宇智波帶土

宇智波帶土

日本動漫《火影忍者》中的人物。來自火之國木葉村宇智波一族成員,擅長寫輪眼的時空間忍術--神威。神無毗橋之戰重傷瀕死,將左眼贈送于摯友旗木卡卡西。後在一族原首領宇智波斑的陰謀下,帶土目睹了暗戀的女孩野原琳的死亡後痛不欲生,從此走上黑暗之路,成為""的實際操縱者,並和葯師兜發動了第四次忍界大戰,更成為世間第二位十尾人柱力

在第四次忍界大戰中與漩渦鳴人的戰鬥中被逐漸感化,想起並渴望重拾曾經保護同伴的夢想。後幫助第七班的成員與大筒木輝夜進行了異空間對決,在替鳴人和卡卡西擋下了輝夜的屍骨脈後犧牲,但靈魂仍在最後的時刻幫助第七班他們戰勝了大筒木輝夜。

  • 中文名稱
    宇智波帶土
  • 外文名稱
    うちは オビト
    Uchiha Obito
  • 其他名稱
    宇智波/內輪帶人(騰訊/香港翻譯)、"阿飛/鳶(トビ)"、"宇智波斑"、"面具男/假面之男(仮面の男)"
  • 師父
  • 特徵
    十尾人柱力、木遁、萬華鏡寫輪眼
  • 身高
    154.2(13歲)→175("阿飛")→182cm(31歲)
  • 性別
  • 本性
    善良、熱情、開朗
  • 愛好
    幫助有困難的人
  • 對手兼羈絆
  • 查克拉屬性
    火、風、雷、土、水、陰
  • 登場作品
    火影忍者》系列及衍生作品
  • 忍者登記號碼
    010886
  • 出身
    火之國·木葉忍者村
  • 血型
    O型
  • 原隊友
  • 配音
    小森創介(少年,卡卡西外傳&劇場版&遊戲版)
    潘惠美(少年,TV563開始)
    高木涉(自稱"阿飛"時&身份暴露後)
    內田直哉(自稱"宇智波斑"時)
  • 年齡
    13(失蹤時)→31歲(享年)
  • 原所屬小隊
    水門班
  • 忍者等級
    下忍(9歲)→中忍(11歲)→叛忍
  • 家族
  • 暗戀的人
  • 體重
    44.5(13歲)→55.9("阿飛")→70.3kg(31歲)
  • 生日
    2月10日(水瓶座)

基本信息

​出自:漫畫《火影忍者

宇智波帶土宇智波帶土

姓名:宇智波帶土(うちは オビト,Uchiha Obito)

又譯:宇智波帶人

聲優:小森創介

出身:火之國·木葉忍者村

忍者等級:中忍

忍者登記號碼:010886

生日:2月10日(水瓶座)

身高:154.2cm(少年),182cm(成年)

體重:44.5kg(少年),70.3kg(成年)

血型:O型

性格:愛伙伴、註重自己的步調

查克拉屬性:火

擅長的術:寫輪眼、火遁·豪火球之術、其他火遁系忍術、時空忍術

喜歡的話:團隊精神、伙伴、棒棒糖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9歲

中忍升級年齡:11歲

任務經驗:D級86次,C級24次,B級24次,A級1次,S級0次

所屬忍者家族:宇智波一族

裝束特征:遮陽鏡、運動服、工具箱(更像是雙肩書包,這使他看上去更像忍者學生)

老師:波風水門宇智波斑

原隊友:旗木卡卡西、野原琳

現隊友:忍者軍團

喜歡的人:野原琳、旗木卡卡西

現狀:已成為十尾人柱力,在漫畫638話中,帶土出其不意的用萬花筒寫輪眼的神威將十尾吸收,成為十尾人柱力,其能力已經遠遠超過初代火影(這是初代再看見帶土成為人柱力後說的)。並且輕而易舉的攻破了四赤陽陣。不再迷茫

在斑擊敗佐助來到帶土所在的戰場後,意圖讓黑絕將體內的半隻九尾與帶土左眼的輪回眼交出,但帶土憑借著自己強大的意志將黑絕拉回..因為失去黑絕的查克拉維持便意味著死亡..帶土道出自己現在不能死,並在宇智波斑的蠱惑後假意投誠,但當帶土與斑的手即將握住之時..帶土將手伸入宇智波斑的身體,並且在左手處出現了區別于宇智波斑的六道的法杖,帶土終于撕下名為“斑”的面具,承認了自己作為宇智波帶土的身份並再次想起自己曾經真正的夢想……

人物簡介

宇智波帶土是宇智波一族有名的“吊車尾”,性格軟弱愛哭,擁有雙勾玉寫輪眼。他最開始是同隊的卡卡西所瞧不起的存在,然而,他用他堅定的信念與對卡卡西父親行為的肯定感動了卡卡西,並且,帶土的死改變了卡卡西的命運以及忍道,最終成為旗木卡卡西最珍視的同伴之一。

火影忍者中阿飛火影忍者中阿飛

為了名譽,為了同伴,直奔戰場的少年!!!

“我來保護同伴!!!”“雖然在忍者的世界裏,違反規定的人會被稱為廢物,但是...不珍惜同伴的人連廢物都不如。既然同樣是廢物,那我會選擇違反規定,如果有人說那樣的人不是忍者,那我就打倒那些所謂的忍者。”

“對了,我都忘記了。隻有我,還沒有送恭喜你成為上忍的禮物。我想了很久,我終于知道要送你什麽了,放心吧,不是什麽沒有用的東西。

我要把我的寫輪眼送給你。不管村裏的人怎麽說你都是了不起的上忍,這就是我的心意,你就收下吧。琳,用你的醫療忍術把我的寫輪眼整個移植到卡卡西的左眼處。我已經要死了,但我會成為你的眼睛,幫你看清今後……”

所以說,卡卡西現在開萬花筒的眼睛其實是帶土的左眼。

但由于斑的地道得以幸存。被利用,對忍者世界失去信心,但因為昔日的牽絆卻沒有完全地對這個世界失去信心。被鳴人打敗後恢復清醒,想用輪回天生之術復活四代,卻因黑絕的背叛而失敗,繼而在黑絕的控製下復活了斑。

人物經歷

波風水門班

在四代的班級中,卡卡西是被譽為天才的忍者。來自精英一族——宇智波一族的帶土卻並不是隊中的精英,但彼此的性格也使得他們經常鬥嘴。

神無毗橋之戰

執行任務的途途中,水門老師和卡卡西他們分開後,卡卡西一組遭受了敵人的打擊,醫療忍者琳被敵人帶走,帶土立刻要去救她。卡卡西因對父親“木葉白牙”的事情耿耿于懷,認為執行任務是第一位的,帶土卡卡西琳以隊長的身份要求帶土繼續執行任務。其實就相當于拋棄了伙伴琳。憤怒至極的帶土狠狠的打了卡卡西一拳,並要求就此分道揚鑣,自己選擇了獨自救出琳。臨走前他對卡卡西說“我認為,木葉白牙是真正的英雄!”並補充道,“雖然在忍者的世界裏,違反規定的人會被稱為廢物,但是...不珍惜同伴的人連廢物都不如。既然同樣是廢物,那我會選擇違反規定,如果有人說那樣的人不是忍者,那麽忍者之道就由我來打破!”卡卡西十分震驚,心中有所動搖。終究卡卡西定下決斷,先救同伴。他為了保護帶土而遭到突襲,左眼受到重創。帶土認為自己總說要保護同伴卻沒一次做到,又連累了卡卡西,心裏十分悔恨。但卻因此直接開啓了雙勾玉寫輪眼,將敵方忍者擊敗。隨後二人聯手救宇智波帶土瀕死出了琳。突然岩屋崩落,石塊崩塌,壓向卡卡西他們。正巧一塊落石砸在了卡卡西的死角,使他一時跌倒在地。一塊巨石也同時掉了下來。帶土立即飛撲過去救出卡卡西,自己卻被壓在巨石下,右半身粉碎,生命垂危。臨死時,他讓琳把遺留在另一半完好身體上的寫輪眼轉接給卡卡西的左眼,隨後被滾落的石塊掩埋。琳卡卡西忍痛抉別。

宇智波帶土

帶土屍體未獲,被認定陣亡,名字被刻在了慰靈碑上。後來,因為卡卡西每天都會去慰靈碑前看望帶土而次次遲到,其理由也成了“我遇到了一位老阿麼......”“正好有個老阿麼向我問路......”這些是當年帶土遲到的借口。

走向墮落獲救于斑

帶土在瀕死之時,斑與帶土在“輪回的夾縫”遇到年老的宇智波斑。原來,斑在與千手柱間的一戰中並未死去,而是依靠臨死前開放的輪回眼和外道魔像存活下來。並且利用戰鬥中得到的千手柱間的細胞,繁衍出了人造體——白絕。白絕無需飲水進食,僅僅依靠查克拉就可生存。斑的身體與外道魔像相連,無法隨意行動。

斑救了瀕死的帶土,並利用白絕的細胞填補了帶土被巨石壓壞的右半邊身體。之後帶土在由初代火影細胞所復製的白絕們的幫助下努力進行康復訓練,終于可以將新身體運用自如,宇智波帶土重獲新生。

在一段時間裏,帶土于斑的地道進行康復訓練無法離開,但他從來都沒有放棄回到木葉的願望。

琳之死

獲救後,帶土得知琳和卡卡西遭遇霧忍襲擊,宇智波帶土有生命危險,奮不顧身要去救琳。在漩渦面具人(類似“白絕”之類的生物)的幫助下終于順利離開斑的地道。奔赴戰場,卻親眼目睹了卡卡西痛手殺琳,琳悲慘地死去的一幕,心痛欲絕。隨即“萬花筒寫輪眼”開眼,又從當場霧隱忍者腦中得知真相,大開殺戒,在場霧隱忍者全部被殺。帶土抱著死去的琳,痛不欲生,激起了對木葉無盡的仇恨,亦即對忍者世界的一切的存在產生懷疑。

之後帶土回到斑的基地,斑趁機將“月之眼計畫”告知帶土:利用十尾的查克拉和無限月讀,創造一個沒有萬花筒憤怒開眼戰爭,永遠和平,心想事成的完美的理想社會,琳也會因此“復活”。隨之帶土見到了在幻術中變得年輕的宇智波斑。在失去琳的巨大悲慟中,帶土為之打動,立志繼承斑的遺願,完成月之眼計畫。斑隨後將六道之術、陰陽遁術,傳授與帶土。由于年老體衰,脫離魔像後不久,斑死去。死前斑將自己的意志註入白絕,形成“黑絕”,並讓帶土作為他在世間的存在。合體的黑白絕成為帶土得力的助手。

由于萬花筒寫輪眼開眼和斑傳授帶土的六道之術及陰陽遁術,帶土實力瞬間大為增強。

為了使琳復活,為了創造一個隻有和平、沒有後悔的完美世界,帶土遂開始傾盡全力實現月之眼計畫。確定自己的人生方向。為實現計畫不擇手段,對世界絕望的他走向了墮落。

九尾來襲

在疾風傳劇情開始16年前,宇智波帶土曾通靈九尾妖狐襲擊木葉。

鳴人的母親漩渦玖辛奈是上代九尾人柱力,尾獸的封印在人柱力分娩的時候會減弱。為防止意外,水門在鳴人出生的地方設定了超高級的結界。三代火影的夫人琵琶湖也在場,當然既身為父親,又兼職火影的波風水門也親自在場保護著。

在離開宇智波斑之後,帶土暗中回到了木葉。在琳的墳墓旁邊,他看到了卡卡西,但是卡卡西已經算不上什麽了。帶土要徹底摧毀木葉。

帶土利用空間忍術,輕易破解鳴人出生地周圍的強力結界。他看到了他曾經的老師四代火影波風水門,默言道“老師……”。

帶土秒殺了三代火影的夫人琵琶子,得到剛出生的漩渦鳴人。以鳴人的生命相威脅,欲讓水門離開玖辛奈,並同時在鳴人襁褓後暗藏起爆符,水門用時空忍術,輕易轉移到其他地點的房子,接著扔掉襁褓以及起爆符,跳出房子,並把襁褓中的鳴人救出。正因為水門的轉移,帶土劫走玖辛奈。

剛生產的玖辛奈身體極其虛弱,帶土趁機放出九尾。失去九尾的玖辛奈瀕臨死亡。

之後帶土使用通靈術召喚九尾妖狐,並用寫輪眼控製九尾。帶土利用九尾,大肆破壞,橫掃披靡。對木葉造成了重大的傷亡和損失。

水門在救走漩渦玖辛奈後,利用空間忍術飛雷神,成功轉移九尾的尾獸炮攻擊,避免更大的傷亡。帶土趁水門不備,使出神威偷襲水門,被水門逃脫。

師徒兩人決戰。四代火影的飛雷神之術顯然更勝一籌。結果其神威被破解,帶土遭四代火影螺旋丸重創,右臂、後背被打斷出血。帶土欲逃走,彈指之間,尚無一絲察覺,又遭四代第二次重擊,九尾的控製被解除。帶土身受重傷,逃跑,臨走時說:“九尾早晚會屬于我,我是註定統治這個世界之人。”

參與滅族

宇智波佐助八歲的時候,同宇智波鼬聯手發動了對宇智波一族的滅族計畫。除佐助外,宇智波一族被屠殺殆盡。佐助的父親,母親亦在此事中被殺害。

可以說宇智波帶土是造成火影忍者第一主角漩渦鳴人和第二主角宇智波佐助雙親死亡的直接凶手之一。

曾用寫輪眼操控三尾人柱力四代水影矢倉,在此之時結識幹柿鬼鮫

利用曉的墮落

曉組織由彌彥,長門,小南建立。此時的曉隻是一個僱傭軍組織,目的是維護世界太平。

帶土謊稱自己是宇智波斑,嘗試拉攏長門,被生前的彌彥識破。

彌彥死後,長門在仇恨的驅使下,外加帶土蠱惑,曉組織改變了性質走向反動。帶土由曉的合作者,逐漸控製曉。帶土要利用曉組織實現“月之眼計畫”。

長門的輪回眼是宇智波斑的輪回眼。斑在年老之時,將輪回眼移植給長門的。帶土表面上隻告訴長門收集尾獸,製造尾獸兵器,並沒有使其知曉月之眼計畫。長門對自己輪回眼的秘密也一無所知。

曉中的鼬可能知道帶土(當時以為是斑)的險惡用心(鼬內心是要守護木葉的),對帶土一直加以阻撓。這可能是鼬加入曉組織的原因。帶土視鼬為眼中釘,恨之入骨。帶土暗中間接幫助佐助將鼬幹掉。

曉組織通曉月之眼計畫的人有:宇智波帶土,白絕,黑絕。

曉組織知道“宇智波斑”(實為帶土)此人存在的人有:長門,小南,宇智波鼬,幹柿鬼鮫

宇智波帶土宇智波帶土

曉組織對“宇智波斑”(實為帶土)此人一無所知的人有:迪達拉,赤砂之蠍,角都飛段

從曉中退出的大蛇丸,漫畫尚未交代。

化名阿飛

帶土以“阿飛”的身份登場時是個性格十分活潑的角色,並且十分善于(或者說是喜歡)搞怪,時常拿“藝術”來和隊友迪達拉開玩笑,迪達拉也經常被自稱阿飛時的他氣地怒發沖冠。這或許更加宇智波帶土與迪達拉接近他的本性吧(見《卡卡西外傳》),和之後冷酷無情的他似乎怎麽也聯系不到一起去。      

據作者岸本齊史說,帶土那時並沒怎麽裝,他是個具有雙重性格的角色。並不是體內的白絕所為。

在蠍死後,宇智波帶土以新人的身份加入“曉”並成為迪達拉的隊友,繼承了原本屬于蠍的“玉”的戒指。跟隨迪達拉一起捕捉三尾,兩人笑料頗多。

在和佐助的一戰中,迪達拉自爆身亡,而阿飛也一度被認為卷入了爆炸而死;但之後宇智波帶土卻以“宇智波斑”的身份重新現身。

幕後現身

迪達拉死後,宇智波帶土也一度被認為卷入了爆炸而死;但之後宇智波帶土卻以“宇智波斑”的身份重新現身,

他的真正身份是曉的幕後主使。

宇智波帶土為阻止尋找佐助的木葉一行,與木葉眾人展開戰鬥。戰鬥過程就像逗小孩,木葉眾人幾乎沒有還手之力。眾人被他拖住,焦頭爛額,手足無措。為和宇智波帶土那種貌似幻術的不可思議的忍術(神威)相抗衡,眾人施展各種絕技。但所有攻擊全部失效,都被避開。

鳴人的攻擊直接穿透了帶土,掉進水池。

大和的木遁攻擊,帶土化為虛無避開,失敗。

志乃的蟲群攻擊包圍帶土,帶土瞬間消失,失敗。

的攻擊直接被帶土閃開,牙撞到地上。

卡卡西想趁帶土不註意突然逃走尋找佐助,帶土以“敲鼴鼠”的方式戲弄並阻撓眾人,每人腦袋上均中槍,卡卡西的計畫失敗。

其他人的攻擊也告失敗。

這時絕突然出現,宣告佐助和鼬的戰鬥已經結束,鼬已死亡。達到目的的帶土突然消失離開。木葉眾人吃驚萬分。

鳴人等人利用雛田的白眼確定了戰鬥之地,動向趕往佐助那裏。但佐助早已被宇智波帶土帶走。此前,帶土已經給佩恩下達了捕捉九尾的指令。不久,佩恩六道毀滅木葉的行動開始。

蠱惑佐助

宇智波帶土在佐助與鼬兄弟之戰後找到並救起已經暈倒的佐助,並告訴了他宇智波家族與木葉曾經的恩怨。

而鼬則竟然是木葉的雙重間諜,他是為了防止戰爭的爆發才選擇親手滅掉宇智波一族的,並且鼬其實一直都在暗中保護佐助。當年鼬沒有殺佐助,並且一直在培植佐助的力量,通過讓他憎恨來不斷將寫輪眼變強,直至後來開啓了萬花筒寫輪眼。因為在鼬認為,佐助比木葉村更加重要。(不過其中關于宇智波斑的部分內容似乎是謊言)

佐助得知真相之後十分震驚與悲憤,佐助加入曉,決定刺殺逼死鼬的幕後黑手——團藏等三位木葉高層,並摧毀木葉忍者村。

之後佐助執行的命令,捕捉八尾。自以為成功,其實隻捕到八尾的一隻腳,帶土甚為失望幹掉團藏的特務。在與五影的戰鬥中,佐助險些身亡,幸得帶土相救。

在帶土的幫助下,佐助開始與“代理火影”志村團藏決戰。帶土殺掉了團藏的兩個特務。佐助為殺團藏,殘忍地將隨同的香磷連同團藏全部刺穿,帶土冷幽默地說道:“這才對嘛”。之後團藏被佐助幹掉。

在殺掉團藏後,佐助與曾經的第七班包括卡卡西相遇。佐助想殺掉小櫻,被卡卡西和鳴人阻止。佐助在與前老師卡卡西的pk中體力不支,被帶土救下。帶土又見卡卡西。

帶走佐助後,帶土安排他移植鼬的萬花筒寫輪眼,由白絕加以看護。佐助在帶土的幫助下,終究煉成永不失明的永恆萬花筒寫輪眼。

佐助為測試能力,將守護自己的白絕本體殺掉。

忍界大戰宣戰

帶土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五影大會上救了與五影戰鬥差點死亡的佐助。宣戰

之後帶土向五影坦露了輪回眼和十尾的秘密。並告知戰爭目的是實現“月之眼計畫”。正式向五影宣布:第四次忍界大戰開始!

但是五影對帶土說辭並不感冒。

葯師兜將各大著名逝世的忍者復活,其中包括真正的宇智波斑,以此為籌碼企圖和帶土合作。帶土不得已答應並嘗試利用葯師兜。

火影忍者中阿飛火影忍者中阿飛

葯師兜復活了早已死去的前任曉成員、歷代各影(除火影以外)、前任人柱力以及曾一度聞名的名將們。並且,兜在捕捉大和之後,將帶土用陰陽遁術製造的十萬白絕加以強化。

而帶土也殺死了小南,奪取了長門的輪回眼,更換了面具。之後戰爭正式爆發。

擊斃小南

為奪取長門死後留下的輪回眼,帶土前往雨隱村。

在雨隱村內,面具炸碎帶土遇見了小南。

帶土索問輪回眼在哪裏,而小南則說要幹掉他。

小南對帶土說:“你是黑暗,在沒有光明的世界裏,花兒隻能枯萎”。

剛開始,小南使用紙手裏劍,被帶土的神威輕松無效化。之後小南使用紙牢之術,夾帶引爆符,要和帶土同歸于盡。帶土在吸收爆炸時實體化,結果白絕製成的右臂被炸掉,面具也被炸碎一隅。

面對實力深不可測的“斑”(帶土),小南發動秘術神之紙者之術,準備了6000億枚起爆符,企圖將帶土炸死。帶土由于起爆符過多無法發動空間忍術,于是使用了宇智波一族的究極禁術——伊邪那岐,將小南的攻擊變為幻覺。而小南卻以為帶土已死。

小南沒有防備,被帶土從背後輪回鐵插穿身體,重傷瀕死。小南仍奮力掙扎,誓要殺死帶土。難耐體力不支,外加帶土實力之深,最終不敵身亡。

帶土由幻術從小南得知長門屍體所在,成功奪取輪回眼,

新的佩恩六道

二尾(人柱力二位由木人)

三尾(人柱力矢倉)

四尾(人柱力老紫)

五尾(人柱力漢)

六尾(人柱力羽高)

七尾(人柱力芙)

此外,帶土取走了金角和銀角的九尾查克拉與八尾的部分查克拉。

帶土利用俘獲的六大尾獸及被葯師兜復活的六個尾獸人柱力,製成新的六道佩恩。

每個“佩恩”分別具有一顆輪回眼和一顆萬花筒寫輪眼,帶土直接控製六大尾獸作戰。

擁有輪回眼,控製七大尾獸和外道魔像,帶土的實力已經深不可測。

尾獸大戰

帶土已經更換了新的面具,這個面具是專門為戰鬥而用。鳴人嘗試用腦袋撞碎,結果失敗。      

帶土利用六個尾獸人柱力與鳴人開始了人柱力pk人柱力的戰鬥。八尾一招大旋轉,將尾獸們打的七零八落。帶土鑽入地下躲避。

但是,四尾和五尾人柱力相繼尾獸化,五尾穆王的角插入了八尾的牛頭。八尾倒地不行了。鳴人後背被珊瑚掌擊中,不能運動。帶土趁機想要消滅鳴人。決戰

帶土的黑手就要碰到鳴人的腦門。帶土說:隻要我的手碰到你,我就贏了。就在帶土的手就要碰著鳴人的那一瞬間,卡卡西邁特凱橫空一腳,踹了帶土。帶土失敗。

雖然凱和卡卡西的一腳被帶土虛化,但帶土也因此沒逮住鳴人。帶土說,多了兩個蛆也無礙大事。

漩渦鳴人與旗木卡卡西,八尾奇拉比,邁特凱聯合與帶土展開戰鬥。六個尾獸集體開出尾獸炮,形式危急。

但九尾被鳴人嘴遁,棄明投暗。鳴人和九尾沆瀣一氣,被卡卡西誤認為鳴人是他的老師四代火影。九尾將六隻尾獸的尾獸玉彈飛,並將尾獸們打倒。

尾獸們相繼被鳴人嘴遁,期間透露了各個尾獸真正的名字。尾獸都認為鳴人就是六道老頭。因為尾獸們已經失敗,所以帶土不得已把尾獸吸回外道魔像。

鳴人問帶土知道尾獸們的名字麽,帶土嚇得汗流浹背,自稱是下雨淋的。

至此,新佩恩六道全部失敗。

真身顯露面具碎裂

新佩恩和尾獸們全部失敗後,帶土直接召喚外道魔像對戰鳴人,奇拉比,邁特凱,卡卡西。外道魔像受到了八尾,卡卡西,鳴人,邁特凱的聯合車輪式攻擊,自顧不暇,情勢危急。

外道魔像

鳴人說帶土臉色看起來不太好。然後又說是猜的。說:“有本事摘面具啊,讓我看看你有多淡定,混球!”,邁特凱對鳴人之語大加稱贊。

帶土說:“不得已,隻有開始了”。于是就把含有九尾查克拉的封印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的神奇給外道魔像吞下。然後稱拖得有點久要踐行諾言。“我要讓十尾復活!”“然後開啓這個世界的終結!”

鳴人一方這才認識到,原來隻具有八尾和九尾部分的查克拉,也可以讓十尾復活。卡卡西說:“決不能讓它復活!”

帶土回應卡卡西:“聽你說的真容易啊,一生都沉浸在悔恨中的可悲男人!”

邁特凱:“你。。你。。你丫的究竟是何方神聖?”帶土回:“告訴你又怎樣,你這家伙的智商連別人長什麽樣都記不住”。

宇智波帶土宇智波帶土

九尾對鳴人透露,十尾復活之時,就是世界毀滅之日,它是查克拉始祖,創世之神。鳴人聽得汗顏。但是太子隨後就不屑一顧。對帶土說:“你隻得到了八尾和九尾力量的一點點,不試試看,怎知孰勝孰敗”。

帶土回應鳴人:“被誤會啊,我並不需要復活完全體十尾,要的隻是大型幻術——無限月讀!”

“希望、未來、英雄,這個世界統統不需要!”

“即便復活的是不完全的十尾,也足夠施展無限月讀!”

“到那時,現實就會終結,隻留下無窮的夢境!”

外道魔像被帶土的宇智波火炎陣保護,鳴人一行始終無法對魔像下黑手。      

在此期間,卡卡西發現了帶土空間忍術的秘密:卡卡西的神威和帶土的異空間竟然相通!!卡卡西隱含地想到了面具男的身份,但是他不敢相信也無法相信。      

鳴人想到了使帶土面具破裂的詭計。帶土在虛擬化鳴人攻擊的同時,沒有想到自己吸入異空間的不是螺旋丸而是鳴人的一個影分身!瞬間,帶土的面具被異空間裏的鳴人螺旋丸偷襲打得粉碎。    

十惡不赦的面具男露出的面孔,竟然是卡卡西一生的羈絆——宇智波帶土。

十尾復活

宇智波斑趕到鳴人所在的戰場。協助帶土作戰。宇智波斑召喚出了千手柱間製服九尾的“木龍”,嘗試隻身一人捕獲九尾和八尾,結果失敗。

帶土對卡卡西說:“你我之間已經無話可說,隻剩下這最後的決戰!”

帶土攻擊卡卡西,卡卡西用帶土送的寫輪眼,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用神威破解了帶土的神威。帶土反遭重擊。

但出乎鳴人、卡卡西和所有人的意料,十尾悄悄地復活了。

十尾在帶土和宇智波斑的控製下,逐漸向完全體進化。帶土不怎麽理會剛出現的宇智波斑,斑不屑一顧。

全體忍界的忍者們全部到達鳴人所在的戰場。終極決戰,終于來臨。

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控製十尾發動攻擊。在十尾的強大的力量下,日向寧次戰死,鹿丸的父親奈良鹿久,井野父親山中亥一,相繼陣亡。

宇智波佐助背叛了帶土,退出曉回到木葉,勵志當“火影”。此時佐助已經練就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佐助殺掉白絕本體,並將自己幹掉的前任師傅大蛇丸復活。

大蛇丸穢土轉生木葉四影(千手柱間,千手扉間,猿飛日斬,波風水門),幾人相繼加入戰鬥,對戰十尾、帶土和斑。

佐助也參加對戰帶土的戰鬥,鳴人,佐助,小櫻卡卡西班重聚首,所謂的“三足鼎立”集成。

和卡卡西的決鬥

佐助和四影趕往戰場的時候,帶土和卡卡西進入了異空間進行單獨對決。兩人宿命的決鬥開始。

帶土與卡卡西帶土與卡卡西

琳當年的死因大白,原來琳是自願死在卡卡西的雷切下的(類似彌彥),而宇智波帶土竟然知道這一切。

宇智波帶土露出胸膛,而裏面竟然沒有心髒:“你看我的這裏,空空的什麽都沒有!”。

兩人開始了宿命的決鬥。

卡卡西對帶土大聲說:“現在我所能做的隻有這個……我能做的事……就是守護過去的帶土(身後出現鳴人)……將現在的帶土……幹掉!”。

之後帶土被卡卡西擊敗並重創。

成為第二位六道仙人十尾人柱力

帶土在異空間中被卡卡西擊敗,從異空間中出來,宇智波斑企圖強行控製他發動輪回天生之術。帶土此時身受重傷,全身疼痛難忍。

趁此良機,四代火影利用當年在帶土身上的飛雷神標記,擊穿帶土胸膛。佐助也乘機攻擊帶土。

四代火影與帶土終于師徒相逢,水門認出帶土就是害自己和妻子玖辛奈身亡致鳴人成為孤兒的面具男,帶土輕言:老師。

此時的帶土瀕臨死亡,身躺在地,斑的術失敗。佐助說道:“真掃興沒意思。。。剩下隻要把斑和腳下的大塊頭(十尾)封印,戰爭就會完了吧...”

然而帶土卻猛的回答佐助:“你憑什麽認為戰爭快要結束了呢...背叛者的同胞阿!”。這時十尾突然發生異變,帶土成為了十尾的人柱力。

原來帶土在假裝被斑控製時,悄悄發動了使自己成為人柱力的術。宇智波帶土成為繼六道仙人之後的第二任十尾人柱力。

成為十尾人柱力的帶土實力無邊。被斑譽為第二個“六道仙人”。

封印十尾的四赤陽陣和十重明神門在他面前不堪一擊,實力之強連初代火影千手柱間都自愧遠遠不如。

十尾人柱力帶土瞬間毀去二代火影千手扉間和初代火影千手柱間的分身,輕松擊敗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將其爆頭。佐助鳴人隨機全力攻擊,但帶土仍然穩佔上風。隨後四代波風水門飛速上前,準備施展大招,而此時帶土的意識忽然被十尾吞噬…………

成為六道仙人

在絕望與無邊的痛苦中,帶土在與十尾意志的鬥爭中獲得勝利,將十尾完全控製,成為六道仙人的模樣。瞬間打斷了四代火影波風水門的苦無,同時製造出一個小型尾獸玉,將四代的胳膊寧斷,無法復原。

小型尾獸玉靠著四代的飛雷神來到了鳴人等人身邊,眾人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千手扉間使用飛雷神時空間結界轉移帶土的小型尾獸玉並解救了水門三人。

隨後,鳴人、佐助、四代火影波風水門和二代火影千手扉間聯合發動忍術。鳴人和佐助在風遁螺旋手裏劍上加上了天照火焰,兩人在水門和扉間的“飛雷神之術”與“互瞬回旋之術”的完美配合下,帶有天照的風遁螺旋手裏劍完全擊中帶土。

四代稱此招為:“灼遁光輪疾風”。

然而塵埃落定後,帶土卻毫發無傷,眾人陷入了極其艱難的苦戰之中。

帶土說:“四代火影是個失敗者,在自己的兒子面前丟人現眼。”鳴人憤怒,配合扉間發動仙術攻擊,擊傷帶土。鳴人這才明白原來隻有仙術能對帶土起作用。

隨後漩渦鳴人開啓仙狐眼,將仙術查克拉融入大玉螺旋丸中,攻擊帶土,失敗。之後又將仙術查克拉融入尾獸玉中攻擊帶土,又告失敗。

帶土隨後開始發動無限月讀,十尾進化為完全體——神樹,神樹的根莖瘋狂地生長開始亂竄,所到之處忍者的查克拉都被吸走,生命力枯竭的人們數不勝數。漩渦鳴人在生命力被消耗完之前被三代火影救走,但看起來弱不禁風。

當神樹的花苞綻放的時刻,既是無限月讀實現的時刻。

絕望之巔之十五分鍾

距離神樹開花,隻有短短十五分鍾。

帶土開始向忍者聯軍灌輸自己的思想,想要所有人放棄。忍者聯軍死傷慘重,眾人陷入了絕望。

這時,佐助突然攻擊神樹。鳴人在佐助的幫助下重拾信念,獲取了四代的九尾之力,並將九尾模式與仙人模式再次融合,佐助在永恆萬花筒開啓的須佐能乎上融入了重吾的查克拉(重吾查克拉源自濕骨林,是自然之力,為仙術),二人聯手向帶土攻擊。五影再次集結,與初代一同支持鼓勵全軍,所有人熱血沸騰,士氣空前的高漲,開始對神樹發起總攻。

帶土擊倒了鳴人和佐助,企圖讓鳴人放棄抵抗,但鳴人堅持自己的忍道——永不言棄。之後鳴人的仙狐模式與佐助的須佐能乎融為了一體……

意志的動搖

神樹的花苞即將開放,鳴人的九尾模式與佐助的仙術須佐結合,形成了野獸之難(須佐九尾)。帶土右手持盾,左手幻化出六道仙人創世用的神劍,刺向鳴人。

鳴人召喚上所有的伙伴——鹿丸、丁次、井野、佐井、小李、天天、油女志乃、牙、雛田,總計九人(小櫻正與綱手一同使用百豪之術,寧次則先前已犧牲)。九位伙伴分別在野獸之難的九條尾巴上控製著一個超大玉仙術螺旋丸。所有的人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了一起,朝著帶土發起最後的終極進攻。與鳴人目光交匯,帶土看到了過去種種,也看到了原本實現當火影目標的自己,看到自己原本可以創造的幸福生活。帶土的決心動搖了,鳴人與佐助的野獸之難就在這時瞬間貫穿了帶土的身體                                                    

被鳴人打動  

鳴人看見了自己的影子,濕了眼眶,那是少年的帶土……

其實帶土真正的夢想是為成為火影,為保護同伴而奮鬥,永不放棄,並且引導世間不再有戰爭。但由于琳的慘死,厭倦世間,開始走一條強行控製眾生來止息戰爭的捷徑……

另一方面帶土其實一直在測試鳴人,他想知道鳴人的意志力究竟有多強大。他覺得鳴人的道路是錯的,鳴人終會放棄,但是他錯了!鳴人沒有放棄!就像過去的自己!帶土的內心出現了動搖……

在帶土的內心世界中,鳴人向帶土伸出了友情之手,但帶土拒絕了鳴人的邀請,掐住了鳴人,但鳴人憤怒的一拳使帶土看到現實世界中的自己與自己所希望的幻術中的世界的對比。現實世界——眾叛親離,沒有同伴,所有人都與自己為敵,所有人都離自己而去,包括水門老師,包括摯友卡卡西,當然有琳,還有那個少年的帶土,而幻術世界——裏面的所有人都失去了感情……隻是一些悲傷的提線木偶,任人想象……

在少年的目光射向帶土時,帶土想起來自己以前說過的話。“在忍者的世界裏,不遵守規則的人被稱為廢物;但是不珍惜同伴的人,連廢物都不如!”撕下面具吧,帶土跨過同伴的屍體所尋求的道路——原來……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一直都是錯誤的!在帶土動搖的一瞬間,忍者聯軍充滿團結與力量奮力的將帶土體內的所有尾獸拉出……

帶土失去了六道仙人之力……緩緩落到地上並向天空伸出手……憂傷地說道:“琳”。

失敗        

帶土倒下後,並沒有立即死去……因為他體內擁有外道魔像的查克拉而不會立刻死亡。佐助想殺死帶土結束戰爭,而卡卡西又想徹底斬斷與帶土之間的牽絆,卻被四代火影阻止。老師與兩位學生進行了久違的見面,帶土想發動輪回天生將功贖罪。復活因戰爭而死的人們。卻沒有想到黑絕趁機而入,控製帶土使用了輪回天生之術,最終將宇智波斑復活!

黑絕意識侵入帶土復活後的斑所向無敵,擊敗鳴人和佐助以及初代火影、二代火影,從帶土體內召喚出外道魔像,從鳴人和比體內抽出了九尾和八尾裝入魔像體內。鳴人因為九尾被抽出性命垂危,而佐助也因被斑刺傷命在頃刻。

黑絕控製了帶土,並說自己附體可以延長帶土的生命。他利用帶土的身體想殺掉四代和卡卡西,目的是拿走帶土的輪回眼。但帶土仍以微弱的意志力與黑絕對抗……小櫻背著垂死的鳴人                                                

此時化身六道的宇智波斑到來,帶土的氣息已經十分微弱,卡卡西甚至已經感覺不到帶土的查克拉!黑絕妄圖將帶土體內的九尾和輪回眼統統交給斑,如果成功後果將不堪構想...

在垂死的最後時間,帶土,卻突然憑借著強大的意志將黑絕反製!將黑絕壓製,阻止其離開自己的身體..帶土認為自己現在不能就這麽死去,質問宇智波斑自己是什麽,斑隨即說道:“對于我來說,你不是什麽……就是“斑”啊”,斑想再次拉攏帶土..就像當初在琳死後拉攏帶土一樣。帶土看似被說服,開始向斑走去....斑即將獲得他想要的力量。

現在的我,不再迷茫。四代火影、我愛羅、卡卡西要阻止帶土並攻擊斑,卻都被斑打敗。

就在帶土與斑的手即將握在一起時,帶土將手插入了宇智波斑的上身……帶土說:“現在的我,是想成為火影的‘宇智波帶土’!”斑遭到了帶土的襲擊,體內的部分仙人之力被帶土奪走!

帶土的左手處出現了六道的禪杖,他終于撕下了封閉了自己內心……十年多的……那個名為“斑”的面具,承認了自己作為宇智波帶土的身份,他已走出迷茫並再次想起自己曾經的夢想……

與卡卡西最後的合作

帶土抽出了宇智波斑體內一部分八尾與一尾的查克拉,並開始與卡卡西聯合使用神威來攻擊斑,“隻有兩隻寫輪眼相互配合才是完整的寫輪眼”斑曾經這樣說過..卡卡西與帶土的兩隻寫輪眼發揮了時空忍術——神威的真正的力量..經過兩人的默契配合後……帶土終于成功的來到了異空間,將自己身上黑絕所吸入的半隻九尾還給鳴人……救治鳴人……帶土承認自己的人生一直在走著錯誤的道路……而自己便將迎來人生的句號……

迎來最後的終結

帶土在異空間力量越來越弱,抵御不住黑絕的力量了……他叫小櫻把他的輪回眼毀掉,卻被突如其來的斑逮個正著。小櫻被帶土放到現實世界,而自己則遭受斑的控製……

悲慘真相

斑在異空間告訴帶土是自己策劃的琳的死,目的是為了讓帶土的內心產生黑暗,便于利用他復活自己,並取走了帶土左眼的輪回眼,將卡卡西那奪來的萬花筒填補回去,但身體已經被黑絕控製,且失去意識……被黑絕控製帶斑離開異空間,回到戰場與鳴人·卡卡西等對峙……

角色定位

1、第四次忍界大戰BOSS

2、曉組織幕後策劃者

3、16年前操控九尾攻擊木葉的忍者

4、將宇智波一族滅族的參與者

5、第四次忍界大戰的發動者、反派領導者

6、月之眼計畫的主要實施者和被害者

7  十尾人柱力

常用忍術

寫輪眼

宇智波一族的血繼限界,擁有催眠眼與洞察眼的特徵。帶土在第三次忍界大戰期間,以雙目雙勾玉形態開眼,在死前將左眼送給了卡卡西。

萬花筒寫輪眼·神威

帶土的寫輪眼開啓萬花筒寫輪眼之後的能力,與卡卡西萬花筒寫輪眼的能力相同。

1.令對手的攻擊無法打中,看上去就像穿身而過,其實是將身體被攻擊的部分轉入異空間。每次最長保持5分鍾,這段時間內也無法對異空間外的對手發起攻擊

2.將自己和附近其他人、物轉移到其他地方(地點選擇條件不詳,目前看來是所有地方)或吸入異空間。由右眼寫輪眼發動,使用時周圍空間呈螺旋狀扭曲。

火遁·豪火球之術

提煉查克拉從口中噴出一發大火球,其威力可以燒出直徑7米的洞穴來,是宇智波一族基本的火遁忍術。

火遁·爆風亂舞

帶土在面具被擊破後使用的第一個術。是配合萬花筒寫輪眼的一種火遁系忍術。施術時先用萬花筒寫輪眼神威製造釋放型螺旋狀空間扭曲,隨後向此空間吐出火焰,故火焰可隨之以螺旋狀打擊很大範圍內的敵人,而且火焰的擴散速度非常快,普通人基本無法躲避,鳴人在九尾查克拉模式終極形態下用九尾的尾巴硬扛下了攻擊。

六赤陽陣

結界系至強忍術,與四位火影聯手布下的四赤陽陣屬同一等級。在漫畫643話帶土使用六道仙人為基礎的能力,從手中射出六根查克拉棒形成六柱體結界,把忍者聯軍圈起來,用以阻止聯軍把四頭霸王花所發射的尾獸彈轉移。此術範圍遠大于四赤陽陣。

通靈·外道魔像

召喚身為“尾獸容器”的“魔像”。需要六道仙人的象征——“輪回眼”才能讓施術者與其同步加以控製。宇智波斑揭示“外道魔像”的實質是“十尾的空殼”。斑在臨死之前開啓了“輪回眼”,將“外道魔像”從其“封印石”——月亮上解放了出來,並教給了帶土通過“六道之術”控製“外道魔像”的獨特方法。

魔像查克拉之鎖

利用查克拉形成的鎖鏈壓製尾獸的力量,限製尾獸的行動。這這個忍術有點類似于身為漩渦一族的鳴人母親漩渦玖辛奈壓製九尾的查克拉鎖鏈,也許二者原本就是一個忍術。外道魔像雙手上也被戴上了鎖鏈,也有可能是此查克拉之鎖,用于防止外道魔像暴走。

黑色血繼

黑色流體,可任意改變形態,普通狀態下呈黑色小型尾獸玉狀。類似大野木的塵遁,但實質融合了四種以上的性質變化,其威力遠強于血繼淘汰。(此非陰陽遁,請勿將其與陰陽遁混淆,兩者完全是不同的能力)

陰陽遁

可將世間一切忍術無效化。比如直接殺死穢土轉生而來的不死之身,使其無法恢復。唯一的缺點是受製于仙術。簡而言之:若沒有仙術輔助,則一切忍術進攻、忍術防御都不具有任何意義。

角色戰績

敗于邁特凱(中忍考試)

宇智波帶土宇智波帶土

敗于邁特凱(中忍考試第二輪)

勝于岩隱忍者(但自身一半身體被大石壓碎,幾近死亡)

勝于霧隱忍者(屠殺)

敗于四代火影波風水門(間接導致四代火影死亡)

勝于宇智波一族(與聯合一起滅族)

勝于油女取根山中風

殺于小南(使用禁術伊邪那岐躲避了小南的神之紙者後將其殺死)

勝于忍界聯軍達魯伊部隊、部分我愛羅部隊(通靈外道魔像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敗于旗木卡卡西(計畫成十尾為人柱力,與卡卡西進入異度空間,佯敗,成為十尾人柱力)

殺于日向寧次(木遁·桿插之術殺死寧次)

殺于初代火影(木遁分身,瞬間毀去)和二代火影(穢土轉生本體,瞬間毀去,但可以復活)

殺于三代火影(穢土轉生本體,瞬間毀去,並且抓住了鳴人和佐助,後三代火影復活)

勝于四代火影(穢土轉生本體,四代苦無折斷,打斷手臂並將黑色查克拉球帶到鳴人和佐助旁邊。陰陽遁使四代的手無法恢復)

勝于忍者聯軍部分隊伍(使用十尾終極形態吸收忍者聯軍大量隊員的查克拉導致隊員死亡)

敗于宇智波斑 (黑絕控製下)

亡于大筒木輝夜 (為了保護鳴人和卡卡西死在大筒木葉輝的查克拉棒下)

勝率:勝11次,敗6次,平0次=64.7%

性格分析

在力量上,帶土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忍者,但在意志上,在做人的信念上,帶土絕對是一個強者,他的話(不重視同伴的人,是廢物中的廢物!)震撼了卡卡西,也成為日後卡卡西向下一代忍者們傳遞的思想,他是當之無愧的英雄!

這樣的帶土喚醒了沉睡在他體內、自己都沒有發現的“強大”。為了保護同伴,帶土勇敢地奔向戰場,帶著那顆對于一個忍者來說太過溫柔的心……

比忍者的規則更重要的、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比任何東西都重要的,就是同伴。這是帶土不僅作為忍者,更是作為人真正強大的地方。

但同時,他也有過迷茫,漸漸失去自我,被宇智波斑影響想要重創世界,但最後還是醒悟了過來。不容易啊。

經典語錄

“我是那個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帶土!總有一天會超過你的!”

“那都是假設吧,怎麽能就為了這個舍棄一直生死與共走到現在的同伴呢!”

“不重視同伴的人,是廢物中的廢物!”

“我來保護同伴!!!”

帶土對不打算去救琳的卡卡西說:“雖然在忍者的世界裏,違反規定的人會被稱為廢物,但是...不珍惜同伴的人是廢物中的廢物。既然同樣是廢物,那我會選擇違反規定,如果有人說那樣的人不是忍者,那我就打倒那些所謂的忍者。”

在帶土臨死前他對卡卡西說:“對了,我都忘記了。隻有我,還沒有送恭喜你做為上忍的禮物。我想了很久,我終于知道要送你什麽了,放心吧,不是什麽沒有用的東西。我要把我的寫輪眼送給你。不管村裏的人怎麽說你都是了不起的上忍,這就是我的心意,你就收下吧。琳,用你的醫療忍術把我的寫輪眼整個移植到卡卡西的左眼處。我已經要死了,但我會成為你的眼睛,幫你看清今後...”

帶土將被岩土所湮沒的時候:“好不容易才跟卡卡西那家伙搞好關系,最終還是沒有能夠跟琳告白啊。多想跟大家再多待一陣子啊。”

出場集數

005話 喪失資格?

——(卡卡西提到慰靈碑時有隱含提及)

040話 一觸即發!卡卡西VS大蛇丸

——(不確定......大蛇丸關于寫輪眼的話隱含提及/在卡卡西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動畫中的殘影 但在漫70畫是卡卡西本人)

080話 三代啊 永恆的!!

——(卡卡西與卯月夕顏的對話中有提及)

108話 看不見的裂縫

——(卡卡西揭開自己心裏的傷疤開導佐助,有隱含提及)

339-340話 卡卡西外傳---戰場上的男孩人生

——(正式出場,外傳中的少年英雄)

379 卡卡西VS佩恩

——(出現在卡卡西瀕死的幻覺中,或者說是卡卡西死前的回憶,應該是兩者都有吧……)

399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負責人上忍 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的回憶,一瞬間閃過)

劇場版6火之意志的繼承者

——(卡卡西的回憶出現)

漫畫599話阿飛面具下是帶土的臉

責備這沒用的,現實已經毫無意義了。

我已對這個世界失去了興趣,反正它已經要消失了。

——(“你……不打算責備我嗎。”卡卡西對帶土說)

經典鏡頭

卡卡西重傷苦戰、琳不省人事,弱小的宇智波帶土無能地呆呆旁觀。局勢危急,壓抑多年的帶土終于爆發,寫輪眼開眼——是非常少見雙目同時開眼,而且未經單勾玉階段,直接雙目雙鉤玉開眼。

“我能看到查克拉的動向!就是所謂的‘寫輪眼’吧?”帶土對卡卡西說。

這也為後來卡卡西登場時三勾玉寫輪眼做出了補充說明,同時也為卡卡西後來的萬花筒寫輪眼開眼成功打下了伏筆

相關信息

喪葬的友情

宇智波帶土是認同卡卡西父親旗木朔茂的第一個人,也許也是當時唯一的一個,他改變了卡卡西的看法。在命運的岔路口上:木葉白牙(卡卡西父親的名號)方是真正的英雄!’這句話當時也許隻是無意間脫出,但對于年少的卡卡西來說,可能正是鎮痛的良葯,是這個少年等了多年最渴望聽到,卻不曾有人道出的話語。從小背負天才之名,對忍者的規則倒背如流,但在父親自殺時,他畢竟還隻是一個孩子。從小,在父親那麽一個出色的人物的熏陶下成長,不崇拜他,是不可能的。而有一天,這樣一個榜樣式的英雄突然走上了末路,被全村的人指責,理由卻是為了救同伴而舍棄任務。

失去至親的痛苦,以及徘徊在人情與規則間的少年卡卡西,得不到同伴的理解,雖然被琳所愛慕,但是那個少女完全不了解他。卡卡西,一直一直很寂寞的一個人,他的內心不對別人開啓,別人也走不進去。唯一能夠進去的伙伴是帶土,但是這段友情卻隨著他的死永遠離去。這段來之不易的友情來得太快也去的太快。帶土死後,名字被刻在了慰靈碑上,被世人以及他的好友卡卡西所懷念。而這段喪葬的友情,恐怕他一輩子也不會忘懷。

《卡卡西外傳》中的帶土

在四代目的班級中,卡卡西是被譽為天才的忍者,12歲就成為了上忍,是至今全木葉晉級年齡最小的上忍(與卡卡西同樣被譽為天才忍者還有,10歲晉升中忍,11歲加入暗部,13歲成為暗部分隊長)。和鳴人那組則剛好相反,來自宇智波一族的帶土並不是隊中的精英,而且是個個性比較膽小,易哭的人,故常被卡卡西恥笑為愛哭鬼。因此宇智波帶土和卡卡西雖在同一隊,但彼此的性格也造就了他們一天小吵三天大吵的輝煌戰績,但卻很在意對方。

帶土在整篇中雖然比較膽小,卻對同伴很重視(這就跟鳴人很像),寧可放棄任務也要先救伙伴。反而卡卡西的父親旗木朔茂在過去戰鬥中,因選擇保護同伴而背棄任務,導致木葉忍村受到嚴重打擊,最終受村人仇視含恨自盡。幼年卡卡西親眼目睹父親含恨而終,記憶猶新。故此他亦相對比較重視任務的完成。認為,身為忍者,不能被感情所牽絆,有時為了完成任務,同伴的犧牲也無法避免。而宇智波帶土常常遲到及找借口的習慣,對于少年的卡卡西來說,認為是違背忍者的原則。關于琳,是位醫療忍者,對同伴非常溫柔,卡卡西和帶土受傷時就是最好的支援。她是帶土暗戀的對象,但她喜歡的人卻是卡卡西。本篇故事中她被岩忍們擄去,成了故事發生的導火索。

故事前因

那天是卡卡西成為上忍的日子,同時也是他第一次作為隊長執行任務的日子。由于木葉村人才緊缺,同為上忍的水門老師和卡卡西要分開執行任務了,而帶土和琳被編為了卡卡西的部下。為了慶賀卡卡西升為上忍,水門老師和琳都送了卡卡西禮物,惟獨帶土沒有。卡卡西伸手向他要,他卻拿不出。在去執行任務的途中,卡卡西用自創的招式千鳥打倒了一大批敵人,而面對來襲的敵人,帶土卻嚇得哭了出來。但身為隊長的卡卡西的執意孤行,不顧同伴,隻是一味遵守忍者規矩的作風讓帶土感到非常不滿。事後,在水門老師口中,帶土了解到:卡卡西的父親(名號木葉白牙),是位了不起的偉大忍者,但在一次執行任務中,為了救同伴,放棄了任務,結果給村裏帶來了巨大的損失,他的父親受村人仇視,就連所救的伙伴也反過來指責他,木葉白牙終其輝煌的一生含恨自盡。幼年卡卡西親眼目睹其父含恨而終,而也是從此後,卡卡西變得冷漠,並且堅持認為,忍者是不需要感情的,隻有執行任務才是忍者要做的。

成長成長

發展

水門老師和卡卡西他們分開後,卡卡西一組遭受了敵人的打擊,醫療忍者琳被敵人帶走了,帶土立刻要去救她,作為隊長的卡卡西還是認為執行任務是第一位的,實際上相當于舍棄了琳。憤怒的帶土狠狠的打了卡卡西一拳,並要求就此分道揚鑣,自己選擇獨自救出小琳。臨走前他對卡卡西說‘違反忍者規定的人,我們稱之為廢物。……可是,不懂得重視同伴的人,連廢物都不如!’,並補充說道:‘木葉白牙方是真正的英雄!’這句話當時也許隻是無意間脫出,但對于卡卡西來說,可能正是鎮痛的良葯,是這個少年等了多年最渴望聽到,卻不曾有人道出的話。

這邊,就在帶土來到岩忍的匿藏地點時,卻被岩忍發現,面臨危險。另一邊,卡卡西表面若無其事,其實內心已有所動搖,踟躇不前。終究他定下決斷,先救同伴。卡卡西及時趕到帶土身邊,斬傷偷襲的岩忍。岩忍大石卻用迷彩隱身術把自己隱藏起來,卡卡西為了保護帶土而遭到突襲,左眼受到重創,左眼處亦留下疤痕。帶土認為自己總說要保護同伴卻沒一次做到,這次又連累了卡卡西,心裏十分難過。他深知健全的雙眼對一個忍者十分重要,更何況身為天才忍者有著光明前程的卡卡西。但卻因此激發起了自己隱藏的寫輪眼的力量,看穿敵人的隱身,並把大石擊敗。

高潮-帶土犧牲

隨後二人聯手救出琳。但此時岩忍火光使出土遁術——岩屋崩落,使洞上的石塊崩塌下來,壓向卡卡西他們。但卡卡西因為左眼劃傷,故看不見從左方下落的碎石,被擊中並倒在地上。帶土看見,立即趕回來救出卡卡西,反而自己卻被壓在巨石下,右半身粉碎,生命垂危。臨死前,他讓琳把遺留在完好的那一半身體上的寫輪眼轉接到了卡卡西的左眼處,也作為卡卡西晉升上忍的禮物,隨後被滾落的石塊壓死。琳忍痛抉別。

後來,帶土的名字被刻在了墓碑上。

再後來,卡卡西養成了每天都會去墓碑前看望帶土的習慣。

因為,這個宇智波一族的萬年吊車尾把他從黑暗中救了出來。

此時正是雨季。

失明了的眼不要緊,有我呢。

請讓我的眼幫你看清這個世界。

宇智波帶土 - 追憶

雖然是一個類似于《火影忍者》前傳的劇情,但看了後依然讓人回味長久。雖然同是宇智波家族,但帶土並沒有佐助和鼬那樣帥氣的臉,甚至,從劇情上看他也是剛剛掌握了寫輪眼的用法就戰死,然後名字就刻上了慰靈碑。

其實從個人角度上來說,火影裏除了白的死以外,接下來就是帶土之死留下的印象很深,特別是《卡卡西外傳》的收尾安排,令人意味深長。

一開始就為卡卡西為什麽一個眼睛是正常的眼睛,一個眼睛是寫輪眼而疑惑,但直至第一部結束,這個疑問都沒有解開。但到了這個疑問解開的時候,卻是看到了一個讓人傷感的故事。

一開場的帶土儼然是一個隻是借著宇智波家族聲望的略帶怯懦的忍者,也是一個正義感外露的性情中人。如果在那個時候他死在一個意外中,那麽應該沒有多少人能記得他,也隻是會被人當成一個跑龍套的角色。

外傳裏著重描寫了角色的成長,成長不需要太多的時間,如同那句話說的那樣:“人的一生都在前進,而最為關鍵的卻隻有幾步。”在這裏帶土學會了堅強,卡卡西也學會了關心別人……

在木葉的記載裏,宇智波帶土犧牲在神無昆橋之戰裏,其實他並沒有到達神無昆橋,也不會再到達了,毀掉神無昆橋的應該是四代目(當時應該還不是火影)和卡卡西。但他同樣被稱為英雄,一個擁有了寫輪眼的英雄…

同浪客劍心的追憶篇一樣,卡卡西外傳也應該算作是火影忍者裏的追憶篇,而每一段追憶的後面,似乎都會有一個傷感的故事…這也許是很多人不想回味以前的事情的原因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