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

日本動漫《火影忍者》中的第二男主角。火之國木葉隱村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忍者,六道仙人長子因陀羅的轉世。

年幼時目睹宇智波一族被哥哥宇智波鼬所滅,從而走上復仇之路。在終結谷與漩渦鳴人大戰一場後叛離村子並追隨大蛇丸。三年後,佐助吸收了大蛇丸的力量並殺死了鼬,進而了解到滅族真相,決定摧毀木葉。後來從穢土轉生的歷代火影處了解到了村子、家族、兄長的一切,決定改變心意,繼承鼬的意志守護木葉。

戰爭結束後,佐助因使世界和平的道路和鳴人不同,而在終結之谷與鳴人進行了宿命的一戰,兩敗俱傷 。佐助最終被鳴人所感動,認同了鳴人使世界和平的道路,並重新成為木葉的一員。之後為了更加看清現在的世界開始了獨自一人的贖罪之旅。

  • 中文名
    宇智波佐助
  • 外文名
    うちは サスケ
  • 其他名稱
    內輪佐助(港版)
  • 配音
    杉山紀彰(日本)
  • 登場作品
    《火影忍者》系列及衍生作品
  • 生日
    7月23日(獅子座)
  • 年齡
    12-13歲(第一部)→16-17歲(第二部)→19歲(劇場版10)
  • 性別
  • 血型
    AB型
  • 身高
    150.8cm-153.2cm(第一部)→168.0cm(第二部)→182.0cm(劇場版10)
  • 體重
    42.2kg-43.5kg(第一部)→52.2kg(第二部)
  • 性格
    沉著、逞強
  • 特徵
    血繼限界、通靈
  • 喜歡話語
    力量
  • 喜歡的食物
    木魚飯團、番茄
  • 忍者編號
    012606
  • 討厭的食物
    納豆、甜食
  • 查克拉屬性
    火、風、雷、土、水、陰
  • 出身
    火之國·木葉隱村
  • 血型
    AB型
  • 妻子
    宇智波櫻(春野櫻)
  • 女兒
    宇智波佐良娜
  • 地位
    木葉下忍→忍界叛忍→木葉高層
  • 特殊身份
    宇智波末裔、因陀羅轉世
  • 家族
    宇智波一族
  • 小隊
    第七班→“鷹”
  • 興趣
    修行、散步

角色形象

家族背景

宇智波一族原是木葉中最強大的家族之一,家紋為火扇,意為手持火焰之扇控製火焰能力極為突出的人。族員大多擅長火遁忍術。部分家系的族員具有血繼限界寫輪眼,在戰鬥中賦予他們強大的洞察力和一些獨特的瞳術。

宇智波的族徽宇智波的族徽

姓名由來

“宇智波”日語發音是うちは,而“団扇”一詞在日文中發音為“うちわ”,參考宇智波一族的家徽,可見“宇智波”最為接近“團扇”之意。在漫畫第500話中提到,“佐助”的名字取自日本傳奇忍者猿飛佐助(真田十勇士之一),同時,“助”一字在日本名字中則是“次官”的意思,也有“第二”的含義,這恰好與佐助在家中的兄弟排行位次一致。

角色經歷

早年經歷

佐助是宇智波一族族長宇智波富岳宇智波美琴的次子。童年時期的佐助在哥哥宇智波鼬的天才光環下長大,父親對佐助要求嚴格,但有時因為鼬而忽視了佐助;母親對佐助的照顧無微不至,教育多以循循善誘為主。盡管有競爭,但兄弟之間感情深厚,鼬會去接佐助放學,並耐心教導佐助忍術。佐助則以鼬為榜樣,在忍者學校取得第一名,在生活中喜歡與鼬一起修煉。

佐助(嬰兒時期)佐助(嬰兒時期)

鼬與父親在工作上產生分歧,關系一度惡化。富岳開始花更多時間在佐助身上,並教授他家族的基礎忍術——火遁·豪火球之術。當佐助第一次嘗試時,隻產生了小範圍的火焰與煙。富岳說佐助果然還是不能像鼬一樣立刻學會,于是告誡佐助不要操之過急,以後有機會再嘗試。隔日,佐助告訴父親自己已經學會了,之後成功地展示了豪火球之術。富岳終于說出“不愧是我的兒子”,同時也勸佐助不要再以鼬為目標。

一天,佐助因為練習手裏劍而回家很晚,等他到達家裏後,卻發現父母倒在血泊之中,而哥哥鼬則站在父母屍體旁邊。鼬告訴佐助,是他殺光了全族,以此來測試自己的“器量”。鼬向佐助揭示了家族被隱藏的秘密地點,並建議佐助去那裏了解宇智波真正的歷史和寫輪眼的真相。同時鼬告訴佐助,要喚醒萬花筒寫輪眼就必須殺掉自己最親近的人,並讓佐助有了同樣的眼睛再來找自己。 佐助受到巨大刺激,開啓了寫輪眼,而後昏迷。從此佐助便以“殺死那個男人”為目標,不斷奮鬥。

晉升下忍

佐助給人一種冷酷,不易接近的感覺,但帥氣的外表和忍者學校第一的成績使得他在學校中擁有眾多“冬粉”,因此很受鳴人反感。在與鳴人和卡卡西老師作為第七班成員相互自我介紹時,佐助表示自己討厭的東西很多,沒什麽喜歡的東西,而他有一個願望,就是殺死那個男人──宇智波鼬。

第七班成立後,佐助一開始對隊員並不關心,不搭理鳴人的挑釁,對櫻的善意舉動也很冷淡。當第七班開始卡卡西的鈴鐺測試時,他從一開始就決定獨自對付卡卡西,根本沒打算要兩個隊友幫忙,在卡卡西毫不客氣地向他指出這一點後,佐助逐漸認識到要成為一個忍者就必須學會團隊合作。當卡卡西宣布鳴人受到的懲罰是不能吃飯後,佐助不顧禁令,把自己的便當給受罰的鳴人吃,無意中使三人通過了卡卡西的測試。

波之國任務

第七班在完成一系列的D級任務之後,終于接到第一個C級任務——護送橋梁建築師達茲納波之國。出發不久,他們就遭到了鬼兄弟的偷襲。面對初次實戰,鳴人心生懼意,失去了抵抗能力,而佐助則沉著應戰,直到卡卡西出手救援,心有不甘的鳴人發誓要在後面的戰鬥裏一雪前恥。之後,桃地再不斬來襲,卡卡西被水牢術困住,佐助和鳴人合作,解開了再不斬對卡卡西的束縛。再不斬被暫時擊敗後,卡卡西決定通過爬樹教三人如何控製查克拉。鳴人和佐助互相競爭,很快都爬到了樹頂,兩人的羈絆也進一步提升。.

戰敗的再不斬帶著一周後再次出現,向第七班復仇,佐助的對手是擁有冰遁血繼限界的白。由于訓練的緣故,佐助很快跟上了白的速度。白為了擺脫劣勢,使出秘術·魔鏡冰晶,將佐助困在其中。此時,匆忙趕到的鳴人沖動地踏進了白的陷阱。佐助在和白的戰鬥中,不斷嘗試,最終成功喚醒了自身的血繼限界寫輪眼。這時的佐助不但可以看穿白在鏡中光速般的移動,甚至還可以掩護重傷的鳴人。白感覺到了不妙,利用攻擊鳴人來造成佐助的破綻。佐助明知是計,仍然用自己的身體掩護了鳴人。為了掩飾對鳴人的保護,他強辯道這樣做不是為了救他,隻是身體不由自主罷了。最終,憤怒的鳴人用九尾的力量擊敗了白,而佐助其實也隻是昏死過去,不久就恢復了知覺。

中忍考試

中忍考試前,李洛克前來挑戰。佐助認為自己的寫輪眼可以復製任何招數,並沒把李放在眼裏。然而李在速度和身手上佔據絕對的優勢,雖然兩人沒戰鬥到最後,但讓李佔優的事實還是讓佐助非常不快。 在中忍考試第一場筆試中,佐助發現自己一題也不會,但他很快意識到考試的重點在于考驗如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抄襲,考察的是忍者的觀察能力(找到有答案的人)以及在無人發現的情況下快速的獲取情報信息的能力(抄襲答案),而不是靠自己答題。佐助利用自己的寫輪眼,通過復製其他考生的鉛筆的移動完成了考題。中忍考試第二場開始後不久,佐助和櫻在鳴人為佐助擋下攻擊死亡森林就遭到了大蛇丸的攻擊。在大蛇丸的恐怖實力之下,佐助非常恐懼、渾身發抖以至于基本無還手之力。就在佐助為了保住性命,要將卷軸交給大蛇丸的時候,鳴人出現並勇敢地和大蛇丸戰鬥。鳴人的舉動和言語激發了佐助的鬥志,佐助使出“寫輪眼操風車·三之大刀”將大蛇丸製住,並用火遁忍術燒毀了大蛇丸的臉。出于對佐助天賦的欣賞,大蛇丸給佐助種下了天之咒印。佐助痛苦地倒下了,而大蛇丸離開前告訴櫻,佐助遲早會來找他獲取力量。因為中了咒印的緣故,佐助和鳴人一樣失去了知覺,櫻在一旁照料。正在這時,一群音忍奉大蛇丸之命來幹掉佐助。盡管櫻得到李的增援,戰況依然十分不利,李還受了重傷。這時寧次和天天趕到,蘇醒的佐助渾身布滿咒印黑色的花紋,憤怒地向攻擊櫻的薩克發難。 由于咒印的力量,佐助佔據了絕對優勢,他用非常暴力的手法扭斷了薩克的手臂,並且準備繼續向其他兩名音忍復仇。櫻察覺到咒印狀態的佐助失去了控製,抱住佐助,求他停手。櫻的舉動讓佐助恢復了正常,在一旁驚恐萬狀的音忍們留下卷軸,趕緊逃離了現場。

佐助接受咒印的力量佐助接受咒印的力量

在第三場考試的初試選拔中,佐助的對手是音忍的赤銅鎧。在比賽前,卡卡西警告佐助不要使用咒印的力量,否則可能直接被淘汰。戰鬥開始後,鎧使用他的吸收查克拉的忍術大量地吸取佐助的查克拉,佔據了很大優勢。在不能使用咒印的情況下,佐助將他從李那裏復製來的體術加以變化,自創了體術獅子連彈,並用意志逼退了咒印的發作,最終一招擊敗了對手。比賽過後,卡卡西封印了佐助身上的咒印以阻止它的發作。此時大蛇丸突然出現,告訴卡卡西和佐助,如果佐助自己願意,咒印是無法被封印的,之後便離開了。

為了防止佐助經受不起力量的誘惑而使用咒印,卡卡西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裏單獨陪佐助修練。佐助在和卡卡西的訓練期間,學會了卡卡西的成名絕技千鳥,同時還針對我愛羅練習了從李處復製來的高速體術。 雖然正式比賽的時候遲到,但佐助這一期間的苦練的成果很快展現出來。他的高速移動讓我愛羅疲于應付,不得不用沙子將自己全身包圍起來。佐助趁此機會首次使用了千鳥,結果穿透了我愛羅的絕對防御,並擊傷了對手。與此同時,砂忍和音忍的木葉崩潰計畫開始實施。我愛羅在砂忍的掩護下從木葉撤退。佐助追擊我愛羅,一路上過關斬將,最終追上了對方。佐助一再使出千鳥,並切斷了我愛羅用沙所凝成的一隻手臂。被激怒的我愛羅使用守鶴的力量反擊佐助,而佐助則由于咒印發作無法動彈,體力不支倒下了。千鈞一發之際鳴人及時趕到,一番苦戰後擊敗了我愛羅。

鼬的復返

在得知卡卡西被突然出現在木葉的鼬擊敗後,佐助去探

望卡卡西並打聽訊息。佐助從看望卡卡西的人那裏得知鼬回到木葉的目的是要尋找鳴人,他立刻前往鳴人處。在與鼬正式碰面後,佐助立刻使出千鳥對付鼬,卻被鼬隨手破解並折斷了手腕。雖然佐助不依不饒,但鼬似乎並不想搭理他。鼬用月讀毫不留情地擊潰了佐助並再三強調他的力量太弱。佐助精神渙散昏迷,被自來也救走,後被邁特凱背回木葉的醫院養傷。

叛離木葉

綱手回到木葉成為五代目火影後,治愈了佐助。 在醫院治療期間,佐助回憶起他在第七班的歷程,覺得自己力量太弱小,無法打敗鼬,甚至被從前的吊車尾鳴人超過。 心情抑鬱的他和前來探望他的鳴人在醫院進行了一次對決,雖然這次對決被趕來的卡卡西阻止,但佐助卻被鳴人螺旋丸的威力所震懾,內心更加不安。卡卡西在事後勸說佐助不要過于追求力量,但佐助已經積重難返。這時大蛇丸派來的音忍四人組吸引了佐助的註意。佐助認識到大蛇丸給予的咒印力量後,決定跟隨音忍離開了木葉,追隨大蛇丸以換取力量。佐助在離村被櫻追上。盡管櫻極力勸說佐助留下,並表白了對佐助的愛意,希望能幫佐助變強,但佐助的內心卻一直充滿復仇的決心,身為復仇者的他沒辦法留在她身邊。佐助隻是溫柔地說了聲“謝謝”,然後擊昏了櫻,離開了村子。

在路上,佐助再次碰到了音忍四人組。這一次音忍給了佐助提升咒印狀態的葯丸,吃下葯丸進入假死狀態的佐助被封印到特製的棺桶中,四人組帶著棺桶前往大蛇丸處。這時候,鳴人、鹿丸、、寧次和丁次組成的小隊在已經成為中忍的鹿丸帶領下開始了營救佐助的任務。小隊成員分別先後和音忍四人組以及後來趕到的君麻呂作戰,李和砂忍小隊也隨後趕來增援。最終,鳴人在終結之谷追上了佐助。

佐助見鳴人窮追不舍,便聲稱要殺死鳴人。鳴人雖然感覺到佐助的殺意,但決心無論用什麽手段都要把佐助帶回村子。兩人開始戰鬥,一開始佐助佔據上風,後來鳴人使用體內九尾的力量壓製佐助,但佐助在對陣中寫輪眼升級,又再度將鳴人擊倒。這時鳴人體內的九尾查克

拉環繞在鳴人周圍,並長出一條尾巴,而佐助則使用了咒印狀態二,變成了鷹的形態。兩人各自使出絕招──鳴人九尾形態的紅色螺旋丸和佐助咒印狀態的黑色千鳥在終結之谷的大瀑布上碰撞。僵持狀態下,佐助擊中了鳴人,而鳴人則在佐助的護額上劃出了一條裂紋。兩種強力忍術的碰撞產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炸的威力足以山崩地裂。戰鬥以佐助的勝利而告終,但是佐助並未殺死鳴人,因為他決定用自己的方式獲得力量,而不是像鼬所希望的那樣,為了開啓萬花筒寫輪眼而殺害同伴。佐助離開了鳴人,來到了大蛇丸的身邊。 (第一部完)

重新登場

佐助對鳴人揮刀

第二部開始時,佐助變得更加冷酷,初次見面就用寫輪眼震懾住了佐井,他自稱斬斷了與鳴人的羈絆,全身心地追求力量。和其他音忍不同,佐助對大蛇丸既不恐懼也不尊重。他沒有佩戴音忍的護額,身上唯一的標記就是宇智波一族的紋章。與新第七班見面後,佐助毫不留情地攻擊了鳴人和櫻。

在第一部到第二部的兩年半時間裏,佐助的能力產生了飛躍,他使用草薙劍作為武器,並對雷遁忍術進行了各種新的開發。由于大蛇丸的影響和自身的努力,佐助完全掌握了控製咒印的力量,瞳力也變得深不可測,甚至可以通過寫輪眼與鳴人體內的九尾對話。九尾妖狐對佐助的出現感到很吃驚,他說佐助的查克拉簡直和以前的宇智波斑一模一樣,佐助對九尾所說的事情不感興趣,並開始壓製九尾的查克拉。九尾退卻,威脅佐助不要殺死鳴人,否則會後悔。在擊倒了所有人後,佐助準備使用絕招將眾人一舉殲滅,這時大蛇丸和葯師兜出現,兜勸說佐助留下第七班,這樣可以削弱“”的力量,便于他對鼬的復仇,佐助勉強同意,接著三人便消失了。

自立門戶

佐助出現在無數個被他打倒的忍者中間,他身上幹幹凈凈,一點血也沒被濺到,而且那些忍者們都沒被給予致命一擊,大蛇丸覺得即使是被稱為天才的他在當年也沒如此實力。這時候的佐助覺得自己已經沒什麽可從大蛇丸那裏學到的了,就在大蛇丸躺床上養病的時候突然對他發起攻擊,而早有準備的大蛇丸則現出真身──“白鱗大蛇”,欲奪取佐助的身體。白鱗大蛇被佐助斬殺後,大蛇丸利用揮發的血液將佐助的意識轉移到自己轉生的異空間,準備奪取佐助的身體。但佐助的成長超出了大蛇丸的預計,在寫輪眼強大的瞳力下,大蛇丸遭到了和當年面對鼬時相同的慘敗,他的異空間完全被佐助吞噬了。

在擺脫大蛇丸控製後,佐助釋放了被大蛇丸關押的水月。接著兩人來到南秘所,說服了具有特殊能力且對佐助抱有愛慕之情的香燐入伙,並釋放了所有的囚徒。之後佐助一行人來到北秘所,準備釋放咒印力量的源頭──重吾。重吾擁有雙重性格,平時很和善,但當咒印爆發時就抑製不住殺人的沖動。佐助利用實力震懾住了處于殺人沖動中的重吾,作為君麻呂生前的好友,重吾為了了解君麻呂不惜犧牲生命來換取的佐助究竟是個什麽樣的人而決定加入。佐助的四人小隊正式組成,取名為“蛇”,目的是要殺死鼬,整個世界都將因“蛇”的出現而發生變化。

兄弟決戰

木葉收到情報,得知大蛇丸被佐助所殺,便開始進行尋找佐助的任務。佐助在搜尋鼬的時候遭遇了“曉”的迪達拉和“面具男”。迪達拉一因曾敗于同樣是宇智波一族的鼬手下,二因佐助殺死了本該由自己殺死的大蛇丸,而對佐助十分不滿,主動挑起戰鬥。經過一番苦戰後,二人兩敗俱傷,最終徹底被激怒的迪達拉自爆身亡。

“蛇”來到“曉”的根據地,佐助再次遇上鼬,鼬指示佐助前往一族的故地來個了斷。戰鬥伊始,佐助與鼬兩人一邊交談一邊進行了幻術上的攻防戰。佐助從鼬口中得知一條驚人的信息──“宇智波一族原首領、木葉創立者之一的宇智波斑仍然活著,而且就是斑跟鼬一起消滅了全族”。佐助又被告知,斑是族中第一個開啓萬花筒寫輪眼的人,還曾以這雙眼睛馴服了九尾。佐助之前已閱讀過關于一族的石碑,了解到了萬花筒寫輪眼終有一天會失明的事實。鼬告訴佐助,本已是萬花筒寫輪眼擁有者的人,能從自己兄弟那兒取來同樣的眼後創造出帶有獨特力量的新眼睛“永恆萬花筒寫輪眼”,而這就是他當年故意留下佐助性命的原因,佐助在聽完鼬的敘述後正式開戰。

兩兄弟不斷使出絕招攻擊對手

兄弟之戰

,佐助的實力早已今非昔比,在交戰過程中,先後破解了鼬最強的精神攻擊“月讀’與最強的物理攻擊“天照”,但也因此耗費了大量的查克拉。最終,佐助決心用自己一手準備的終極絕招來決勝負……原來佐助先前的豪龍火之術射向天空的目的並不是攻擊鼬,而是用來製造出積雨雲,進而產生雷電,並將自然界巨大的雷電之力通過手中雷電引導向鼬。這招“麒麟”一擊將整個據點都擊得粉碎,佐助亦以為鼬已身亡,但意想不到的是鼬在麒麟劈下的瞬間開啓須佐能乎防御住了佐助的攻擊。就在這時,本來被佐助奪去力量、壓製在其體內的大蛇丸,竟趁佐助力量虛耗之際企圖侵佔其身體,使出自己最大最強的術“八歧之術”變化出八歧大蛇。但,歧大蛇的八個頭顱被須佐之男先後斬下,而大蛇丸本人也被須佐能乎的“十拳劍”刺中而封禁在葫蘆裏,佐助的咒印也隨著大蛇丸被封印而從此消失。

此時佐助與鼬都已到了極限,佐助連寫

這是最後一次了

輪眼都使不出來了,鼬的雙眼已經幾近失明,而且不斷吐血,須佐能乎也差點消失。面對鼬強大的“須佐能乎”,佐助唯有不斷以草薙劍和引爆符進行攻擊,但都被鼬的須佐能乎所持的“八咫鏡”彈開。鼬步步迫近,佐助則節節後退。最後,鼬微笑著在佐助的額頭前輕輕點了一下,說道:“原諒我,佐助,這是最後一次了。”接著就此倒下。天空漸漸變暗,陣雨迷蒙,天仿佛在哭泣一般,而天照之火仍在不滅地燃燒著。當佐助看見旁邊的鼬再也不動後,他明白鼬已經死亡,凄涼地笑了一下之後倒在了鼬的旁邊,兄弟二人並列躺在地上,仿佛永遠隔絕的存在。

“面具男”找到並救起已經暈倒的佐助,他對佐助宣稱自己就是“宇智波斑”,同時告訴了他家族與木葉曾經的恩怨,以及鼬的真實身份。原來,鼬是木葉的雙重間諜,當年一族意圖謀反,為了防止戰爭的爆發鼬才選擇親手滅掉家族。而鼬其實一直都在暗中保護佐助,當年他以不殺佐助作為同木葉高層談判的條件,並將佐助托付給三代目,因為在鼬的心中,佐助比木葉更加重要。佐助得知真相之後開始慢慢回憶起鼬的過往,漸漸相信了“面具男”所說的一切,憤怒與悲傷使得他開啓了萬花筒寫輪眼。他將“蛇”改名為“鷹”,並決定刺殺逼死鼬的幕後黑手──志村團藏等三位木葉高層,以及摧毀對家族實行滅族政策的木葉。

捕捉八尾

佐助VS奇拉比

佐助率領的“鷹”與“面具男”所率的“曉”暫時聯手,作為條件,“鷹”為“曉”捕捉身處雷之國的八尾人柱力。在雲雷岟上,佐助與完美八尾人柱力奇拉比交鋒。由于咒印力量的消失,又是剛開眼的首次作戰,導致前期戰鬥有些吃力,連續兩次被其擊倒,後“鷹”合力將奇拉比逼退。奇拉比是忍者歷史上罕見能完美控製尾獸之力的人,他完全尾獸化並對“鷹”步步緊逼。佐助眼見身邊的隊友們為了自己不惜生命,想起了以前的第七班,遂使用萬花筒寫輪眼釋放了──“天照”。熊熊的黑色火焰在八尾身上燃燒,將八尾逐步吞噬,而八尾在掙扎間,將帶有黑火的一條尾巴打向香燐,佐助當即使用千鳥銳槍割斷該部分,但斷尾仍然擊中香燐背部,身上也燃燒起了黑炎。佐助為了保護同伴,情急之下將香燐身上的火焰熄滅,同時也熄滅了八尾身上的火焰,“鷹”返回。然而八尾已經利用佐助為了救香燐而割斷的斷腿逃生,但“鷹”捕捉八尾的行動卻驚動了奇拉比的兄長──現任雷影

五影會談

“鷹”在一番修整之後決定

佐助VS四代目雷影

向木葉進攻,不過途中被告知木葉已被摧毀,于是轉變目標,潛入五影大會,準備刺殺代理火影的團藏!“鷹”由帶領其前往五影大會會場,在到達之後被絕出賣。絕告知五影佐助潛入的訊息,憤怒的雷影立馬開始尋找佐助,隨後找到了目標並開戰。雷影的實力異常強大,戰鬥中佐助使出千鳥及天照,並在此戰中首次開啓須佐能乎,但均相持不下。為了阻擋雷影,佐助使用炎遁·加具土命,可誰知雷影選擇玉石俱焚,寧可同歸于盡也要堅持攻擊佐助。此時五代目風影我愛羅出現,使用砂之盾隔絕了二人間的相互攻擊,雷影暫時退下治療斷掉的左手,而佐助則對上了我愛羅等四人。戰鬥中佐助使用須佐能乎,阻擋眾人的合力攻擊,並隨即放棄與眾人繼續糾纏,直奔團藏所在的會談場所。

在會場,佐助見到了團藏,但卻被與“曉”有深仇的水影照美冥纏上,團藏亦在此時趁機逃脫。水影擁有溶遁、沸遁兩種血繼限界,而佐助因連續與多名達人交戰,導致查克拉不足,同時過度地使用須佐能乎造成全身每一個細胞都疼痛不已,無法抵擋水影的忍術。這時白絕趕來解圍,佐助雖然脫困但已筋疲力盡,此時土影大野木卻突然出現並使出塵遁。在所有人都以為佐助已死的時候,“面具男”架著因查克拉消耗過量而昏迷的佐助出現了,隨即將香燐和佐助轉移至時空間,讓香燐為佐助治療。“面具男”對著風、雷、土、水四影說出了“月之眼計畫”,並威脅其交出八尾和九尾的人柱力。四影在“面具男”的逼迫下仍未改變決心。最後,“面具男”宣布第四次忍界大戰開始了。

“面具男”出現在逃離

佐助VS團藏

會場的團藏面前,在打敗了團藏的兩個隨從後,“面具男”從時空間裏放出佐助與團藏對決。佐助質問團藏關于鼬的真相,在團藏說出真相、稱鼬為木葉的叛徒之後佐助的怒火爆發,用須佐能乎將團藏捏碎,但此時團藏卻又再次出現在佐助身後,兩人繼續對決。佐助不斷使用天照、須佐能乎等招數“殺死”團藏,但團藏仍能不斷“復活”,而團藏更抓住機會使用咒印將佐助定住。

在即將被團藏殺死之際,佐助回憶起了鼬的事情,須佐能乎升級,沖破咒印扭轉局勢,而團藏那種殺不死的能力的真面目也漸漸浮出水面。據“面具男”所言,那是連宇智波一族都將其列為禁術的“伊邪那岐”。在經過了一番艱苦的對攻持久戰之後,佐助靈活套用幻術使得團藏誤判了形式,將團藏擊倒。瀕死的團藏不甘心失敗,竟挾持香燐做人質,佐助此時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竟用千鳥銳槍將香燐和團藏的要害一起刺穿。苟延殘喘的團藏最後發動“裏四象封印”,嘗試將”面具男“和佐助一同封印進體內,但最終也未能成功。

我們的人生也許會顛倒過來

佐助打敗團藏後,櫻、卡卡西、鳴人先後趕來,第七班重聚。佐助的千鳥與鳴人的螺旋丸再次對峙,雙方在精神世界裏交談,兩人始終未能達成一致,但佐助答應了鳴人的決戰約定,之後和“面具男”一起離開了現場。由于頻繁使用萬花筒寫輪眼,佐助的視力嚴重下降,趨近失明,他決定聽從“面具男”的建議,移植鼬的眼睛。

兄弟聯手

佐助成功移植了鼬的眼睛

兄弟聯手作戰

,瞳力的融合使得雙眼升級為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他殺死了監視自己的白絕本體,出關上戰場。途中佐助無意間看到被穢土轉生的鼬,隨即跟了上去。佐助了解到鼬的目的是前往阻止穢土轉生,他答應會告訴佐助想知道的一切,但必須先活捉葯師兜。兄弟二人在戰鬥中互相配合,找回了塵封已久的默契。最終,鼬以禁術“伊邪那美”將兜控製,並讓他說出解開穢土轉生的結印式,從而解開了穢土轉生。戰場上因兜操縱穢土大軍而混亂不堪的戰況得以控製,所有被轉生者開始靈魂升天。 鼬將自己知道的當年所有內情,自己的想法都告訴了佐助,並承認自己因為不相信佐助的力量與意志,而導致佐助離開木葉等行為。但這次,鼬選擇相信佐助,認為他也許能改變一族。最終鼬對佐助說:“無論將來你選擇什麽樣的道路,我都永遠深愛著你。”

我都一直深愛著你

鼬靈魂升天,佐助在與鼬交流之後重新思考:“一族是何物?村子是何物?忍者又是何物?”這時,水月和重吾帶著在大蛇丸據點無意間找到的秘密卷軸來找佐助。佐助翻開卷軸,決定通過它解開心中疑惑。佐助回憶過去卡卡西的封邪法印,反向結印使出解邪法印,通過御手洗紅豆身上的咒印復活了大蛇丸,然後帶著歸隊的水月、重吾與大蛇丸一起出發尋找答案。

尋找答案

與歷代火影會面

佐助與大蛇丸、水月、重吾來到木葉,進入宇智波一族南賀神社的地下室。卷軸上記載的是破解屍鬼封盡的方法,大蛇丸解開了“屍鬼封盡”,釋放出歷代火影的靈魂並找回了過去被三代目封印在死神體內的雙手,接著使用附著在佐助身上的白絕穢土轉生出了前四任火影。歷代火影對佐助講述了鼬的生平、宇智波一族的歷史、木葉的創立過程,在知曉了一切之後,佐助經過思考,得出了要守護木葉的決定。為了不讓鼬的意志湮滅,佐助決定重返戰場。途中遇到越獄逃出木葉的香燐,佐助對香燐道歉。眾人兵分兩路,佐助、重吾與歷代火影前往“面具男”宇智波帶土以及真正的宇智波斑(穢土轉生)所在的十尾戰場,大蛇丸則帶著水月、香燐前去救助現任五影。

忍界大戰

四位火影悉數到達戰場,使出“四赤陽陣”困住

新的三足鼎立

十尾,緊接著佐助也到達戰場,並且對眾人說出自己想法的改變,更說出自己要成為火影以改變村子的現狀。第七班復活後,眾新生代忍者們對十尾發動了猛攻,忍者聯軍勢如破竹,佐助的炎遁與鳴人的風遁在戰鬥中配合產生了巨大的威力,十尾也一度被壓製。眼看著勝利在望,帶土從異空間返回,將十尾吸收並成為了十尾人柱力。

面對能讓所有忍術失效的強敵,眾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而看到熟練操控九尾查克拉和仙人模式的鳴人,佐助的心中也再次冒出了不甘的念頭。帶土為了發動“無限月讀”而釋放出神樹,眼見連鳴人都差不多無法再戰,佐助主動上前劈開了神樹樹枝,重新激發了鳴人的鬥志。為了應對十尾人柱力讓忍術失效的能力,佐助的須佐能乎吸收適應了重吾的咒印轉變成了仙術·須佐能乎,他和鳴人聯手攻擊強大的十尾人柱力帶土,但還是被擊倒在地。 為了重拾希望,鳴人和佐助最後孤註一擲,兩人合力使用威裝·須佐能乎,時隔多年,九尾再次披上了須佐能乎之鎧。在過去同伴的合力下,帶土終于受到了重創。眾人成功解救出了被困在帶土體內的尾獸。

戰敗後的帶土決定

鳴人與佐助聯手對戰六道宇智波帶土

贖罪,然而斑趁帶土虛弱之際使用黑絕控製帶土使用輪回天生之術復活了穢土之軀的自己。佐助與鳴人、佐井對斑展開了攻擊,佐助刺穿了斑的右臂,斑感覺到佐助的萬花筒寫輪眼和自己一樣是直勾玉,打算邀請佐助與自己聯手,但佐助選擇了拒絕。 之後斑將九大尾獸重新捕獲,準備成為十尾人柱力。此時佐助被初代火影傳授能與仙術查克拉呼應並束縛住斑的術,打算以此來阻止斑,而初代選擇佐助的理由是他認為佐助很像斑的弟弟宇智波泉奈。佐助從空中對斑發起突襲,卻被斑用“輪墓·邊獄”定住,斑絲毫沒有顧念同族之情刺穿了佐助的心髒。

瀕死之際佐助回憶起了哥哥的話。此時從伊邪那美中重拾自我的葯師兜來到戰場,以仙人模式出現在佐助身邊,他用自己的醫療忍術,配合已經研究完成的初代細胞加上二代提供的禁術對其進行救治。在精神世界裏,佐助見到了傳說中的六道仙人,從六道仙人處佐助知道了一切的起源,得知自己是六道仙人長子因陀羅的轉世。鳴人和佐助兩人在選擇了各自的道路後,接受了六道仙人饋贈的力量。

佐助蘇醒,獲得了六道仙人贈予的“輪回眼”和封印術式“陰之力”

佐助與鳴人聯手對戰六道宇智波斑

,能觸碰斑的黑棒而不受影響,他借二代目火影的飛雷神之術同鳴人匯合,與斑決戰。 獲得了六道仙人饋贈之力的二人實力今非昔比,戰鬥中佐助看穿了斑的輪墓·邊獄,並分析出斑的影子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回歸本體的弱點。佐助使用“天手力”將斑移動到自己與鳴人中間,兩人合力欲將其封印,危機之中斑使用影子作為替身逃脫。為了對抗實力大進的二人,斑決定集齊自己的一對輪回眼。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取了卡卡西的萬花筒寫輪眼,使出神威進入了時空間。

第七班機緣巧合下再次齊聚。此時,斑集齊了自己的輪回眼,自時空間回歸。斑同時施展輪墓和地爆天星對第七班展開了攻擊,鳴人使出六道仙術和影分身對抗輪墓,佐助開啓完成體須佐能乎飛上天空劈開地爆天星,而斑的所有攻擊其實都隻是在為自己發動無限月讀爭取時間。 無限月讀即將發動,佐助意識到情勢不妙緊急返回地面,使用自己的須佐能乎將鳴人等人保護了起來,避免被無限月讀的光芒照到。 無限月讀施放結束後,斑打算親手消滅第七班,但此時卻發生了一件令所有人匪夷所思的事情,黑絕突然從後面將斑貫穿,並聲稱自己代表的是傳說中的“查克拉之祖”大筒木輝夜的意志。

封印輝夜

地面噴射出大量高密度查克拉,斑的身體因為吸收查克拉過量而不斷膨脹。最終輝夜以斑為媒介復活了。 輝夜立即發動了“天之御中”,將第七班和帶土轉移到異空間,並聲稱要消滅眾人,回收所有的查克拉。眾人猛然發覺自己身處岩漿之上,危急中佐助通靈出鷹,抓住正在下墜的鳴人。佐助表示救鳴人是因為與其合力才能封印輝夜,而救卡卡西和櫻隻是順便的行為,鳴人則說出過去佐助舍身為他擋住白的攻擊一事,暗示佐助救他們其實出于內心本能。

第七班合力封印輝夜

此時,輝夜開始發起攻擊,二人聯手抗敵,但輝夜強大的實力前所未見,兩人先後被“八十神空擊”擊退。接著,輝夜使出“黃泉比良坂”從佐助鳴人背後偷襲,將黑絕附在二人身上吸取力量。黑絕對二人訴說了輝夜的過去,承認自己挑唆因陀羅對抗阿修羅、篡改羽衣留給宇智波一族的石碑內容等等行為,而這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復活輝夜。

三人繼續纏鬥,鳴人的佯攻計畫險些得手,關鍵時刻輝夜再次發動瞳術,將戰場轉換到冰雪世界化解了二人的攻勢。 兩人的實力有點超出了輝夜的預計,黑絕建議輝夜實行各個擊破,于是輝夜單獨將佐助轉移至沙漠世界。 佐助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離開異空間,而此時櫻和帶土合力開啓了空間通道呼喚佐助,佐助在最後時刻使用“天手力”瞬間與遠處空間互換位置,成功離開沙漠,與鳴人重新匯合。

看到二人再度聯手,輝夜也開始擔心了起來,于是她發動了超重力空間,使出絕招“共殺灰骨”打算結束戰鬥。為了保護兩人,帶土壯烈犧牲,但是也為佐助的瞳力恢復爭取了寶貴的時間,同時激發了鳴人的鬥志,並且還在自己死後將查克拉附著于卡卡西身上,使其短時間內擁有萬花筒的能力。最終第七班在卡卡西的指揮下,進行了最後一次完美的配合,封印了輝夜。

和解之印

大戰結束,但佐助並沒有就此和鳴人一起解

終末之谷決戰

除無限月讀,而是揚言要將現任五影處以極刑,接著使用幻術和地爆天星封印了九大尾獸。鳴人決定出面製止佐助,兩人前往終末之谷展開宿命的最終決戰。佐助否認了鳴人追求和平的方式,認為要真正實現和平,應獨自背負著全世界的仇恨,使忍界有一個公敵,才能讓人們團結起來。而鳴人是他現存唯一的羈絆。隻有親手殺死鳴人,才能完成他的這一目標。

經過一天一夜的激烈鏖戰,二人均失去了半隻手臂,而且都身受重傷不支倒地。面對如此堅持製止他的鳴人,佐助表示自己對于鳴人的做法感到疑惑不解,自己也想自我了結來贖罪,鳴人則告訴佐助自己早已將他視為朋友,所以無論如何都會分擔他的痛苦,阻止他身陷泥沼。佐助繼而回憶起迄今為止和鳴人邂逅的點點滴滴,最後笑著承認鳴人才是這場對決裏真正的贏家。

二人和解

之後,櫻和卡卡西抵達終末之谷,為重傷倒地的二人療傷。佐助首次坦然接受內心感情,為先前所鑄下的錯誤向櫻致歉,並且和鳴人一起解開了無限月讀,救出了深陷幻術中的世人。

返回村裏休養直至康復後,佐助告知卡卡西和櫻他即將再度啓程,遠行他方看一看曾經因為自己被仇恨蒙蔽了雙眼而錯過的人和事。佐助婉拒了櫻希望與之同行的請求,並答應自己會再度歸來。才離村沒多久,鳴人出現在佐助的面前,交還當初被自己用螺旋丸劃過的木葉護額。佐助收下護額,承諾履行忍者的職責,兩人就此告別。

大結局

多年以後,佐助與櫻成為夫妻,兩人育有一女——宇智波佐良娜

大結局時的佐助

(第二部完)

父女相聚

成年後的佐助,在五大國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為了調查輝夜之謎,佐助長期在外,自女兒懂事後便沒有回過家,這引起了女兒的不滿。​

某天,佐良娜決定去見見自己的父親,于是跟在第七代火影——漩渦鳴人身後離開了村子,最後在峠塔見到了佐助。經過一系列的誤會、開導和諒解後,佐良娜的心終于再次與父母連在了一起。在和家人短暫相聚後,佐助帶上承載著家人之愛的便當再次出發,佐良娜則下定決心要當上火影。

引領新一代

在輝夜的異空間執行任務的佐助,發現新的敵人大筒木桃式正在逼近,于是來到鳴人處商討對策。此時,從佐良娜那裏聽聞佐助是“鳴人唯一的對手”的鳴人長子漩渦博人,為了知曉父親的弱點而請求佐助收自己為徒。深明朋友狀況的佐助,在提出了“先學會螺旋丸”的條件之後,約定成為博人的師父。在修行過程中,佐助意外地發現了博人的巨大潛力。

三人合力對戰大筒木桃式

博人因在中忍考試中作弊而被削除了下忍資格,忍者護額也被鳴人沒收。這時桃式來襲,鳴人為了保護村子而被抓。同樣曾被削除了下忍資格的佐助,在博人的身上看見了鳴人的身影,于是將自己幼時被鳴人用螺旋丸劃上“叛忍”象征的護額贈給了博人。接著,佐助帶著博人和四影進入異空間解救鳴人。最終,在佐助與鳴人的引導下,桃式終于被博人消滅了。從此,博人決定要成為像佐助一樣暗中守護村子的人,協助選擇成為火影的佐良娜。

角色能力

基本忍術

變身術 D級  

可以變化為其它東西,最常見是變為其它人。

分身術 D級  

以查克拉製造“殘影”,所以並不是實體,用于擾亂敵人的視線。

替身術 D級  

瞬間以動植物與自己的身份對換,用以逃避攻擊;大蛇丸流的替身術通過使自己從製造的替身中脫出從而避免傷害,但此術消耗大量查克拉。

掙脫術 D級  

動畫第三集掙脫鳴人捆綁的繩索時使用過。

瞬身術D級

一瞬間接近對手。

火遁

火遁·豪火球之術 B級  

提煉查克拉從口中噴中一發大火球,其威力可以燒出直徑7米的洞穴來,是宇智波一族基本的火遁忍術,佐助在幼年時由父親教導加上勤奮的練習,已可以使出。

火遁·鳳仙火之術 B級

威力不敵豪火球,但可以用查克拉操控軌跡,並且數量上佔優勢。

火遁·龍火之術 B級  

放出直線型的火焰,速度和威力都是一等一的,威力足夠打斷大型樹木、房屋等。

火遁·豪龍火之術 A 級

在體內聚集大量的查克拉,並將其高度壓縮成炎龍形態,巧妙的操縱炎龍來襲擊眼前的敵人,熟練度高的話可以連續放出數條炎龍。佐助曾用此招來加熱大氣形成積雨雲,作為施展終極雷遁·麒麟的必要條件。

火遁·火龍彈之術 A級

一瞬間釋放的查克拉形成龍形的火焰,向敵人攻去。

雷遁

雷遁·千鳥 A級 

高密度凝聚查克拉集中于手中進行高速沖刺,攻擊時由于電流很強會發出有如千隻鳥鳴叫的刺耳聲音,破壞力巨大,殺傷力之強足以貫穿人體。

雷遁·千鳥流 A級  

讓全身布滿電流,意思就是不是用手來使用千鳥、而是用全身來使用,缺乏原先千鳥的破壞力,僅能使人麻痹。也可凝聚于手掌,通過地面來打出。

雷遁·千鳥刃 A級  

查克拉刀,施展在劍上。劍威力和鋒利度整個加倍,並且可以起到麻痹對手的作用。

雷遁·千鳥千本 A級  

千鳥千本是佐助在千鳥的基礎上自創的A級忍術,將雷遁查克拉藉由手中的千本發射出去,化為極細的雷之千本攻擊對手。可以配合寫輪眼攻擊對方查克拉穴 。

雷遁·千鳥銳槍 A級  

千鳥伸長的形態變化,極其鋒利,曾刺穿大蛇丸雙臂、迪達拉C2巨龍以及八尾,最長距離為五米。

雷遁·千鳥雷光劍 A級  

千鳥的形態變化,變為一把光劍

分別在《火影忍者疾風傳劇場版-羈絆》中佐助所用。

雷遁·千鳥送天

在《火影忍者疾風傳劇場版—羈絆》片尾時,佐助以千鳥送天擬成“完”的字樣結束該片。

雷遁·麒麟 S級  

者之書評價此術為雷遁的極致,佐助巧妙使用火遁術以製造出雷電,並將自然界巨大的雷電力量引向敵人。攻擊時雷電會化成麒麟的形狀,瞬間將巨岩化成灰燼。

體術

影舞葉 B級

復製自李洛克的基本體術,把敵人打飛後,瞬間瞬身到空中以拋物線路徑移動到敵人背後施展連續攻擊。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

獅子連彈 B級  

結合李的影舞葉,在空中連擊後,在最後一擊加上地心吸力的沖力使對手劇烈撞擊地面,攻擊力顯而易見。這是佐助獨創的新術。

風魔手裏劍·影風車 C級

射出的手裏劍的影子中藏有另一手裏劍以攻擊敵人死角。

操手裏劍之術 D級

利用鋼絲操縱手裏劍。

寫輪眼操風車·三之大刀 C級  

利用寫輪眼可以洞察及預判行動的功能,預判“風車·三之大刀”的飛行軌跡,以堅韌的鋼絲來操縱大刀飛行,從而達到將對手捆住的目的。

通靈術

通靈·潛影蛇手 B級

由袖子中放出巨蛇束縛敵人行動。

通靈·潛影多蛇手 B級

從袖中放出多條蛇束縛並攻擊敵人。

通靈·萬蛇 B級 大蛇丸的最強通靈獸,目前萬蛇已在與迪達拉的對戰中被佐助施了幻術而被迫做了佐助的盾牌,結果被迪達拉的終極自爆炸死。

通靈·雷光劍化 B級

隻要觸碰一下手上的“印”就可以瞬間召喚忍具。

通靈·鷹 B級

佐助新的通靈獸,于對決團藏篇初期登場,可騎乘在鷹背上飛翔,亦可配合與佐助攻擊。

幻術

魔幻·枷杭術 B級

貫穿肢體的虛幻楔子可以將敵人身軀的自由全數剝奪。

幻術

在與宇智波鼬一起對戰兜的時候使用,兄弟二人一起對對方使用,從而達到解除兜所釋放的幻術仙法·白激之術的效果。

解邪法印 A級

解除咒印術讓大蛇丸從紅豆的體內復活。

血繼限界

寫輪眼

宇智波一族特有的血繼限界。寫輪眼集觀察眼、復製眼、幻術眼于一體。擁有者具有超乎常人的洞察力,能

看見查克拉,可以施加幻術和看破幻術,可以復製非血繼限界的忍術。初期為二勾玉,在多次使用後會進化到三勾玉,可以看清更快的移動物體。

萬花筒寫輪眼 A級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

萬花筒寫輪眼是寫輪眼再次進化的境界,通過最親密的好友的死可獲得。通過這種寫輪眼和普通寫輪眼的樣子有所區別。一般的寫輪眼是三個分開的勾玉,而萬花筒寫輪眼每個人的樣子都不同(佐助的為六芒星)。萬花筒寫輪眼攻擊能力大幅增強,可是此瞳術會漸漸奪走使用者的光明,眼睛會逐步被封印,最終會失明。

月讀 S級

通過四目對視使對方的精神進入施術者創造的虛擬世界,此世界內一切都由施術者控製,從而摧殘對方的精神。此術目前在漫畫中隻有宇智波鼬會使用,而佐助沒用使用過,他的幻術隻是普通的寫輪眼的幻術。而宇智波鼬的月讀可以隨意在自己創造的空間內控製時間。佐助的幻術與鼬相比存在著天壤之別。

天照 S級

由萬花筒寫輪眼使出的具有強大破壞力的忍術,相傳是來自太陽內部的火焰,是最強的火遁,使用時使眼睛的焦距瞄準到所要攻擊的目標,使目標被黑色火焰吞噬,在目標被燃盡之前不會消失。佐助的天照熟練程度更在鼬之上,可以控製天照的黑色火焰進行形態變化。

註:佐助的天照為左眼發動,右眼可以控製天照,使其形態化。而鼬的左眼為月讀,右眼為天照。

炎遁·加具土命 S級

天照狀態下控製黑火的形態,配合“須佐之男”形成一個堅固的火焰之盾。不僅能大大降低敵人攻擊對自己的傷害,而且還能讓攻擊自己的敵人身受“天照”的焚燒。

須佐能乎(須佐之男) 超S級

是在萬花筒寫輪眼狀態下“月讀”和“天照”兩種瞳術下隱藏在其眼裏的另一種究極瞳術,達到完全體可以召喚出火鬼酒神,鼬的須佐之男武器為十拳劍、八尺鏡、八尺瓊勾玉,鼬曾以此術擋下麒麟的攻擊,並封印過大蛇丸、長門等絕世達人。佐助的須佐之男武器為一把巨弓與若幹支箭(天之麻迦古弓,天之麻迦古箭),攻擊速度之快就連卡卡西也躲不開(隻能用神威轉移攻擊)。可以開眼到須佐之男的寫輪眼非常之稀少,此術是鼬和佐助最快最強的術。最新漫畫574中,佐助的須佐能乎右手掌握一團黑色火焰,與白絕的分身戰鬥中,直接噴射黑炎將其秒殺。

永恆萬花筒寫輪眼 超S級

是將自己哥哥宇智波鼬的眼睛移植給自己後得到的究極瞳術,出現在553話,永不失明。553中須佐多出一把劍,從須佐手上的天照和劍的形狀來看,那把劍應該是天照的另一種形態變化。574中須左之男右手多了一團黑色火焰,應該是由天照演變而來。

仙術須佐能乎 超S級:超S級,佐助的須佐能乎在吸收適應了重吾的查克拉後所轉變的仙術血繼限界,外表是佐助的須佐能乎全身覆蓋著他的咒印紋案。

六勾玉輪回眼佐助從精神世界中接受了六道仙人饋贈的前世力量,蘇醒後左眼開啓六勾玉輪回眼 。佐助的輪回眼能觸碰斑的黑棒而不受影響。看破虛幻,包括斑的輪墓。瞬間移動一定範圍內的非生命物體。輪回眼狀態下開啓的須佐能乎,無限月讀對其無效。在一定範圍內瞬間與別處空間互換位置。

組合忍術

灼遁·光輪疾風漆黑矢零式:奧義級,佐助和鳴人共同施展的忍術,它是由佐助的炎遁·須佐能乎·加具土命和鳴人的風遁·超大玉螺旋手裏劍和組合而成(風屬性螺旋手裏劍增強火屬性加具土命的威力)。

野獸之難:奧義級,漫畫621話中首次出現,宇智波斑與千手柱間終結谷一戰中首次投入實戰,把須佐能乎的鎧甲加身在九尾身上,結合了須佐能乎與九尾兩者力量,威力極強。漫畫651話中佐助與鳴人合力使用。

人際關系

圖片
名字
關系備註
宇智波富岳宇智波富岳 宇智波富岳
父親
宇智波一族族長、木葉警務部隊隊長,宇智波政變的策劃人與領導者。
宇智波美琴宇智波美琴 宇智波美琴
母親
溫柔文靜、善解人意,與鳴人之母漩渦玖辛奈是密友。
宇智波鼬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
哥哥木葉與“曉”的雙重間諜,當年為了阻止宇智波政變而接受滅族任務,並以保證佐助的安全為條件潛入“曉”擔任臥底。
春野櫻春野櫻 春野櫻
妻子
本作女一號,與鳴人、佐助隸屬于卡卡西領導的第七班,第五代火影綱手的嫡傳弟子。
旗木卡卡西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
老師木葉第一技師,精英上忍,第七班的隊長,精通多種忍術,結局成為第六代火影。
宇智波佐良娜宇智波佐良娜 宇智波佐良娜
女兒
佐助和櫻的女兒,相貌類似于母親櫻,而發色、瞳色遺傳自父親佐助,戴著香燐贈送的眼鏡,有父親佐助的說話風格,戰鬥時帶有母親的口頭禪。
漩渦博人漩渦博人 漩渦博人
弟子
鳴人和雛田的長子,擁有過人天賦的“神童”,為了超越父親而拜佐助為師學習忍術。
“鷹”小隊“鷹”小隊 ”小隊
領導小隊
疾風傳中佐助建立的小隊,原名“蛇”小隊,小隊成員有鬼燈水月香燐、重吾,是深受佐助信賴的同伴。

登場記錄

001 漩渦鳴人!拜見!

003 宿敵!?佐助和小櫻

004 訓練!生存演習

005 喪失資格?卡卡西的結論

006 重要的任務!向著波之國出發

007 霧隱的暗殺者

008 以疼痛為誓的決心

009 寫輪眼卡卡西

010 查克拉之林

011 存在過英雄的國家

012 橋上的決戰再遇再不斬

013 白的秘術魔鏡冰晶

014 最出人意料的鳴人參戰

015 零視界之戰寫輪眼崩潰

016 被解開的封印

017 白色的過去秘密的回憶

018 被稱為忍者的道具

019 再不斬隨雪而逝

020 沖入新章!中忍試驗

021 報上名來!強敵出現

022 幹勁120% 鎖定在NOW的挑戰書

023 踢飛對手·九名新人全部集合

024 突然失格超難的第一場試驗

025 決定勝負!進退兩難第10題

026 不能錯過!死之森林進入前報道!這是木葉丸的學級新聞!

027 第二場考試開始!周圍都是敵人!

028 打敗它還是被吃掉!鳴人當誘餌

029 鳴人的反擊~我才不要逃呢

030 覺醒的寫輪眼必殺·火遁龍火之術

031 意志堅持我會至死守護你

032 櫻花盛開決意後的小櫻

033 無敵陣型豬鹿蝶

034 赤丸的恐慌我愛羅 驚異的實力

035 決不能偷看卷軸的秘密

036 分身對決我才是主角啦

037 第二試驗突破!新人9人全部集齊

038 合格者1/2 突如而來的預選賽

039 濃眉小子的妒忌!『獅子連彈』誕生!

040 一觸即發!卡卡西VS大蛇丸

051 暗中蠢動的影子佐助的危機!

055 悲傷的思念載有祝願的一朵花

060 白眼VS影分身!我絕對會贏!

065 激戰!樹葉飛舞 沙子蠕動之時

066 呼風喚雨的男人!!佐助的粗眉毛流體術!

067 不是光遲到而已!究極奧義·千鳥誕生!!

068 ‘毀滅木葉’開始行動

069 等了好久了!A級任務!!

070 逃跑NO.1麻煩鬼不得不幹!!

071 古今無雙!‘火影’級別的戰鬥

072 火影的過失假面下的面孔

073 禁術奧義!‘屍鬼封盡’

074 驚愕!我愛羅的真面目

075 超越極限,佐助的決斷!!

076 月夜的暗殺者

077 光明與黑暗名字叫做我愛羅

078 爆發這就是鳴人的忍法帖

079 沖破極限光明與黑暗

080 第三代火影永別了

081 朝霧的歸鄉

082 寫輪眼VS寫輪眼

083 oh! no! 自來也的桃花劫鳴人的災難

084 低鳴的千鳥怒吼吧佐助!

085 愚蠢的弟弟啊!仇恨吧!憎恨吧!

086 修行開始我絕對要變強

098 放棄做忍者吧綱手的通告

101 想看想知道 想確認卡卡西老師的真面目

102 難得的新任務拯救情理 人情和茶之國

103 擊沉鳴人充滿陰謀的漩渦海面

104 跑起來痛手!呼喚暴風雨波的那岐島

105 終點就在眼前雷鳴轟隆的大激鬥

106 痛手能否到達!執著的最後沖刺

107 想和你比試!終于對峙佐助vs鳴人

108 看不見的裂縫

109 音的誘惑

110-111 木葉五人眾+狗狗銅牆鐵壁的陣形大活躍特別篇

127-128 給我停下來佐助!終于追上了佐助 大爆發

129 兄和弟隔若天涯的存在

130 父與子家徽的裂紋

131 開眼萬花筒寫輪眼的秘密

132 朋友

133 淚的咆哮你是我的朋友

134 淚雨的終結

135 未能信守的約定

143 快跑豚豚就看你的

170沖擊塵封的心扉(說了一句話,在大蛇丸旁邊露了個臉)

171潛入 被埋藏的陷阱 (一晃而過,臉都沒照全)

火影忍者疾風傳

202 忍者們充滿汗和淚水的經典5決鬥,令人期待的番外特別篇

221 歸鄉

266 未完之頁(末尾)

267 毒蛇的巢穴

270 畫冊講述的故事

271-272 佐助登場

273-274 木葉新芽

294 在星空之下

309 力量的代價

310 忍者的決心

311 發現大蛇丸的巢穴

312 遭遇

320 霧中

333 大蛇的瞳孔

334 鷹之眼

335 再不斬大刀

336 鐵壁的看守人

337 北方秘所的重吾

338 結成

341 開始行動的人們

342 搜尋

343 激突

344 藝術

345 消失

346 黃昏

354 往宴會的邀請

355-356 流轉的終結,兄弟再會

357 天照

358 終焉

359 阿飛之謎

360 因緣

361 真實

362 雲雷峽之戰

363 八尾VS佐助 

372-373 鳴人的眼淚!重新振作的誓言

376 超越師父之時

381 姓猿飛名木葉丸(最後的小劇場)

390-391 大冒險!尋找四代火影的遺產特別篇

395 木葉的英雄

396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新人教師伊魯卡

397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伊魯卡的試煉

398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伊魯卡的決意

399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負責人上忍旗木卡卡西

400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稻荷受到考驗的勇氣

401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鳴人復仇指南講座

402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我愛羅羈絆

403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鳴人暴走

405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動物野地

409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佐助的肉球大全

411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卡卡西戀歌

412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寧次外傳

414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最糟糕的兩人三足

415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與第十班合作

416 過去篇木葉的軌跡 前往暗黑的疾馳

417 第六代火影團藏

418 會談前夜

419 五影登場

420 鳴人的請願

421 艱難的抉擇

422 疾走之雷

423 佐助的忍道

424 五影的實力

425 正式宣戰

426 小櫻的心意

427 尾獸VS無尾尾獸

428 作為摯友

429 團藏的右臂

430 禁忌的瞳術

431 志村團藏

432 小櫻的覺悟

433 失去的羈絆

434 應背負的重擔

435 宿命的兩人

436 一流的忍者

438 開始行動的大國

440 大蛤蟆仙人的預言

(其實在疾風傳佐助每一集都有出現,就是在片尾、片頭曲中~)

441-442 火影忍者疾風傳特別篇~第四次忍界大戰!五影的決斷~

455「撫子的女忍」(鳴人的回憶。)

458 佐井的假日 (佐井的回憶。)

467 被盯上的九尾

468 特別篇鳴人出生的秘密(鼬抱著幼年的佐助)

470 珍獸vs怪人 樂園的戰鬥(片首鳴人對佐助的回憶)

476 集結!忍者聯合軍!

477 相會

478 對手

479 龜裂

480 離別

481為了摯友

497 和解之印

498 被狙擊的醫療忍者

550 勝利的預言

551 註視黑暗的眼睛

552 石之意志

553 穢土轉生的風險

554 兄弟 共鬥!!

555 彼此的木葉

586 知曉一切的人們

590 佐助的回答

592 填平之物

593 第七班 集結

600 鳴人出生的日子

601 神樹

602 忍者的夢

603 追隨的夢

604 被同伴填滿的心

劇場版:《雪姬忍法帖》《羈絆》《火之意志繼承者》《忍者之路》《鳴人之死》《血獄》《THE LAST》《博人傳》

OVA:除“炎之中忍試驗!鳴人VS木葉丸!!(與血獄同期上映)”外所有OVA,詳見火影忍者疾風傳詞條。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