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之王

宇宙之王

宇宙之王條目包括:宇宙之王 lyy、小說《宇宙之王》、宙斯的故事以及散文《宇宙之王》。

  • 中文名
    史蒂芬·威廉·霍金
  • 外文名
    Stephen William Hawking
  • 國籍
    英國
  • 出生地
    英國牛津
  • 出生日期
    1942年1月8日
  • 職業
    物理學家、思想家
  • 畢業院校
    牛津大學
  • 星座
    魔羯座

人物簡介

史蒂芬·威廉·霍金(別名:史蒂芬·霍金   外文名:Stephen William Hawking)英國劍橋大學套用數學、理論物理學系教授,當代最重要的廣義相對論和宇宙論家,是當今享有國際盛譽的偉人之一。70年代他與彭羅斯一起證明了著名的奇性定理,為此他們共同獲得了1988年的沃爾夫物理獎。

宇宙之王宇宙之王

主要成就

總統自由勛章(2009年);

科普貢獻獎(2006年);

阿斯圖裏亞斯王子獎(1989年):

沃爾夫物理獎(1988年)

代表作品

時間簡史

果殼中的宇宙

作品簡介

一個生活在富裕家庭的天才少年,他的人生本可以和其它同伴一樣平凡的渡過一生。一本不起眼的書讓他的生活變的多彩起來,給他帶來了痛苦和悲傷也有歡樂和幸福,他在他的王者之路上慢慢的長大也慢慢的成熟起來。也許天才是註定要驚天動地的,使他走向了統治宇宙的王者之路,在他成功之後他又得到了什麽呢?

《宇宙之王》章節目錄內容簡介

作者: 蘭月

故事主要人物高祥,一個生活在富裕家庭的天才少年,一個在學校裏一直保持低調的人,是一個奇怪的學生,圖書館裏的一本古書改變了他的命運,讓他的身體有了某些改變,自此有了超出常人的能力,也讓他走向了統一整個宇宙的本錢再加上他天才的腦子,配合他研製出的智慧型人,成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宇宙之王。

現代章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修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宙斯的故事

宙斯是天界第一主神,雷霆神,也是造福人間的幸福之神。宙斯有時為了考察凡間的情形,就會帶著他的兒子荷米斯,化妝成貧窮的行人,穿著很隨便,投宿村庄的民家。

有一次,宙斯到凡間來,想要在一個村子裏住一宿。沒想到那個村子裏的人都很不通人情,竟然沒有一家肯留他。最後宙斯來到了一間小茅屋。屋裏有一對老夫婦。

「砰!砰!」宙斯一邊敲門,一邊對著門縫問:“有人在家嗎?”老先生出來開門,問:“這 晚了,有什 事嗎?”宙斯說:“我和我兒子流浪到這裏,走累了,肚子也餓了。你能不能留我們住一宿?”老先生立刻表示歡迎,說:“外面很冷,快進屋裏來吧!”老太太也說:“我們屋裏還有些乳酪和面包,我去拿來給你們充飢。快進來吧!”

宙斯和荷米斯都走進了屋子。老夫婦家真的很窮,可是他們卻拿出最好的東西來款待宙斯父子倆,燒熱水讓他們洗臉,拿出乾凈的鋪蓋讓他們用,然後陪他們談天。宙斯和他兒子坐在飯桌前,飯桌很粗,可是擦得很乾凈。在吃飯的時候,老太太還特別把一壺酒拿出來,倒進杯子裏。沒想到,剛剛才倒光的酒壺,一會兒酒又裝滿了。這時候,老夫婦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兩個貧窮的流浪漢竟然是神仙。

於是老夫婦立刻雙膝跪地膜拜。老太太並且要把家裏僅有的一隻鵝殺了添菜。宙斯說:“不必殺鵝了。你們的好意真令我感動。這個村子裏的其他人都太冷酷無情,唯獨你們兩位心腸最好。現在請你們和我到對面的山頂上去,我要懲罰村子裏其他的人。”宙斯帶著老夫婦走到山頂上,當老夫婦回頭一看,自己所住的小村庄已經變成一片汪洋了。

大水退了之後,老夫婦回到自己住的小屋,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間小茅屋竟然變成富麗堂皇的神殿,下面是大理石地板,所有的門窗和牆壁都用黃金的浮雕做裝飾。這時候,宙斯又問老夫婦說:“慈祥的老先生,老太太,你們還有什麽願望嗎?不必客氣,僅管告訴我!”

老夫婦小聲商量片刻之後,很謙虛的說:“請天神任命我們老夫妻擔任這座神殿的祭司,並且讓我們同年同月同日死!”宙斯當然答應了。從此,老夫婦就擔任這座神殿的祭司,直到生命快結束的時候,他們彼此說:“多多保重,再見!”老夫婦話剛說完,就變成兩棵樹。

我以宇宙之王的名義宣誓,永遠發揚天仁的思想。以仁者之心對天下,以宇宙最高的智慧造福宇宙。

宇宙之王霍金

稱他為宇宙之王不是指他在宇宙學方面的建樹,雖然他在宇宙學的造詣也是相當的卓越,但是他更為人稱道的是他的著作,給普通人詮釋的宇宙的概念,讓更多的人了解了宇宙,了解了千百年來人類在探索宇宙中作出的不懈努力,了解了每一個為宇宙學作出貢獻的卓越科學家他的《時間簡史》用一般人都能理解的筆觸,盡量避開了枯燥的公式,向人們解釋了現代的宇宙觀,擴展了一般人對宇宙的認識,將燦爛的宇宙星空,時間和空間的無限延伸,展現在一般人面前,具有相當的震撼力

宇宙之王散文

文 / 櫟社樹

一聲玄妙的音韻之後,一片光明從遠處飄來,澄凈的海波正蕩開所有生命的起初。這海不在別處,它于輕盈的夜聲下,起伏在我心裏,展現在我眼前。我,是宇宙之王。

一顆孤寂的流星悠悠劃過夜空,蕩滌開那滿幅深藍,卻在眼中瀉下無數光寒。我若有所思地低下頭,開始一種神秘的旅行,一種沒有目的、隨心所欲、心騖八極、神遊萬仞的漂泊。一陣蜂鳴在耳畔響起,黑暗慢慢貼近我的眼簾,我仿佛感到自己正在穿過一個又一個虛幻的時空……

夜的影痕,給我蒼白的前路打上烙印,熱力慰貼著此後風浪頻起的一生。我知道,從此,我將得不到徹底的平靜……

我在出神,我正在我不在的地方。

我在的地方隻有一個,而我不在的地方卻可以有無限多,所以說,精神也是可以達到黑帶九段的高度自由。正如老子所言:“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亞裏士多德也同意:“玄想是人類的最大幸福。”事實上清矍的古代中國或印度的智者,其標準神情就是淡淡地出神,心在不在的地方遊離。帕斯卡的《思想錄》裏描述:“人不過是一根蘆葦,是自然界中最脆弱的東西;但它是一根能思想的蘆葦”。樹可以抓住,風抓不住;岸可以留下,水留不下;人可以被囚禁在四壁之間,精神卻依然能夠漫遊向四面八方。哈姆雷特也認可這種思想自由的威力,他說:“即使我身處果殼之中,我依然可以相信自己是宇宙之王。”

閉上眼,隻有過去;睜開眼,隻有我自己。

眼睛眨動的瞬間,思想漂移的速度象一支飛馳得近乎停滯的箭。可以穿過手指、可以穿過腳趾、可以穿過頭發、可以穿過聲音、可以穿過任何細小的物體和無限寬廣的空間。

陽光從玻璃上流瀉,瓶中的花已經枯萎。我看見自己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粼粼流過,落葉、花瓣、浮木、空瓶,一樣一樣從身上流過去,同樣流去的還有握不住的光陰……

漫天飛絮在空中回旋,它們迷惘地、淺淺地笑著,一片白色的羽毛悠然飄上蒼穹,蕩滌著萬物的回聲,它,悠悠飄著,越過群山和森林,向未知處尋覓又尋覓……

靈魂緩緩暈眩昏沉,我聽到白雪從宇宙輕輕落下,輕輕落到世間萬物的身上,仿佛到了最後關頭,再向下融化、沉淪……

寂寞在最負面的時候依然是溫暖的,它隻是在不完美的情況下對完美的一聲嘆息。唯一能做的,就是寧靜地守候、長久地觀察、耐心地等待、安詳地看著世間的萬物隨著時間而產生變遷。

所有孤獨的人應該源于同一種血緣,“我在世上太孤單了,但孤單得還不夠”。孤獨者認為自己和自己並不完全是同一個人,“當你看著鏡子的時候,那是一種對陌生者的冒犯。”所以就需要常常進行自己和自己的交談,有聲或者無聲:“我是誰”?“誰是我”?微微一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們是孤獨的神靈,是傲慢的宇宙之王。

迷離塵世間,我穿梭于嘈雜的人群,和他們相互碰撞、交錯、糾結、經過,但毫無關聯,我走到哪裏,那裏就一無所有,就象穿過一串串的泡沫,它們在我的身前不斷破碎,碎成一片無意義的荒漠,什麽也留不住,什麽都顯不出。一縷強光從那扇慢慢搖蕩開來的門縫中透出,象一雙從未知的遙遠境界緩緩伸出來的手,用它詭異莫測的方式把黑暗撕裂,在單純的心裏灌滿神秘的氣息……

神秘的東西常常是簡單的而不是復雜的,高深的事物往往是寧靜的而不是喧嘩的。《棋經》九品:“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劍術品級中曰:“手中有劍,劍在手中;手即是劍,劍即是手;手中無劍、劍在心中;無心無劍,天淡雲閒。”到了那個境界,清風自在、流水自得、無欲無求。品到山高水長最深處,就是人的出神,是完全孤獨境界的漂移。大象無形,大音稀聲。天地萬物、飛花落葉、菩提明鏡、皆可為心、為棋、為劍。我的思維是靜止的、是安詳的,更是透明的、簡單的,具有王者的沉著與內斂,所以它也是空靈的、神秘的。

我浸沉在黑暗的回憶裏,身形再次單薄成了一個輕如鴻毛的影子,在危險的懸崖舞台上跳舞。我好像曾到過這樣的峽谷,一種沉重壓在心上,我開始行走,亦或是飛翔,矮矮的山丘一掠而去,茫茫的林叢一掠而去。我聽見死寂的曠野發聲了,從地下發出一種聲音,如黑夜中被堵塞了的流水的幽怨和悲鳴,所以我漸漸緩慢了,越來越緩慢,最後站立著。睜開眼睛,看見一種無法言說的東西,那是我遙遠的過去被凍結在平滑的冰層,而我現在踏著的每一條路都隻能通向荒蕪……

正如火山與地震之後可以創造世間美景,戰爭與暴力的廢墟上也能生長出秩序與和平。世間萬物都在交替著、迴圈著、流亡著,我們用記憶和夢想虛構著曾經和未來。我們以為許多年前我們經歷過痛苦和陰鬱時,其實都是在體驗著溫馨,來自思維裏的保護意識會幫助我們遺忘錯誤和虛假,讓似乎美麗的景象迷惑我們的記憶。“我們回想起來的並不是已經發生的事,而是某一天回想起來的東西”。記憶已經幻化成一個泡沫般的謊言,它漂浮在真理的鏡子前發著囈語:“有我,你現在不再孤獨了。”而我卻依舊真實地孤獨著、禁閉著,隻有幻想是自由的、是飽滿的,它帶我脫離眼前的一切,在無數似假非真的意象裏穿梭。所以,我不願相信記憶,我寧可相信夢想。宇宙其實是沒有最高真理的,宇宙總在每個結論的對面豎起一面鏡子,那變形的鏡子裏透出的全是悖論。

夜空之中升騰起璀璨的煙花,就仿佛萬千星辰焚燒著,在頭頂下了一場傾情絕美的雨,我已經完全自失,沉溺在這良夜的神秘韻律中不能自拔。我朝著被流光籠罩的人們微笑致意,轉頭,緩緩地去了。離開喧囂,呼吸尚未平靜,我隻是呆望著那湖面的漣漪,慢慢地蕩漾開來,逐漸模糊……

電光像是冷笑驚醒一切的迷茫,風將頭發吹動著,從發絲的間隙可捕捉到的是冷酷的空洞的世界,我在旁觀飛速消逝的世界如何帶走靜止的自己。我開出層層疊疊的花,開出塵土中的美麗,于無聲處細心體驗那喧囂中的寧靜……

庄子曰:“靜而聖,動而王。”艾略特的家訓說:“保持平靜,訴諸行動。”

真有一種東西能讓我們在靜止的狀態中遁形于虛幻又超越于真實,那就是我們內心的冥想。如果宇宙果真是空間與時間的合一,那思維就可以在其間無限地膨脹,覆蓋整個地球,充斥整個宇宙。最後,玄想會成為宇宙中的黑洞,吞噬一切,包括自己和所有看不見的對手。

希特勒對他的士兵們咆哮:“你們所有的一切都透過我的存在而存在,而我所有的一切都透過你們的存在而存在。”的確,世間萬物都是相互依存的,沒有旁物,就不能佐證自己的存在;沒有自己,萬物似乎都幻滅于無形,而存在最高的價值就是靜止,就是永恆地駐留。

我曾經遊走在平地,如倦怠的沙土;我曾經熟睡在檐邊,如沉寂的琉璃;我曾經看透一切,一切卻讓我漸漸淡薄。我幾乎成為一種幻影,我隱匿了我自己,我仍然是我的影子,我所在的地方不應有我。我漫遊于最遙遠的邊境,卻身處于最冷酷的世界,如同那冬天屋頂的雪上的幽靈。我深入一切的禁地,一切最壞和最遠的地方;我不懼怕任何的禁製,我粉碎我的心所敬重的;我推倒了一切的界石和偶像,我追逐著最危險的願望;我橫跨過一切的罪惡,一切就在我眼前輕而易舉地潰散……

米蘭·昆德拉是個智者,他告訴人們:"回歸"的不可能,人生不可能重復。而生活,從來就不曾被彩排過,沒有預演,沒有前奏,隻要踏出一步,便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這是一個黑色的幽默,它的背後,冷冰凍的是目光刺背的現實。"我隻是想說,凡是決意要改變世界的偉大運動都是絕不能容忍被嘲笑和被輕視的。嘲笑是一種銹,它腐蝕所有它接觸的東西。"因此,想要保持純凈就必須不停地前行,把所有的目光和聲音都拋于腦後。

暮色裏,兀立的孤獨夾雜在寒風中肆意地侵襲,我走過了群山和森林,尋覓又尋覓。我總是在走路,但沒有目的,也沒有歸宿,所以我不是最初,也不是永久,但已無異于遊離的過客。驀然回首中斬不斷的牽牽絆絆已成為我留下的班駁足跡。我沒有忘記我王者的身份,我具有孤獨的靈魂、自由的靈魂,它與生俱來,如影隨形。我沒有忘記讓靈和肉同時飛翔,沒有忘記用我內心深邃的冥想隨時與天空作著遼遠的對話。

我藏匿在不為人知的角落,讓玄想的波濤盡情宣泄,之所以藏匿,是因為再高貴的靈魂也要穴居在卑微的肉體內。人類可以超越時空,可以超越夢想,但如何才能超越自己?

“真的,人類是如此地貧乏。”“我愛偉大的蔑視者,人是要被超越的一種東西。”查拉斯圖拉如是說,他比以前更沉思也更遲緩,那鈍濁的聲音和孤獨的影子一並轉身遠離了。我很象他,因為,他也問自己許多事情,而不知如何回答。

于是,我也象他那樣華麗地轉身了,暫時離開我的幻想,而我,還會回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