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魯班 -三國時期孫吳公主

孫魯班

孫魯班(生卒年不詳),字大虎,吳郡富春人。吳大帝孫權和步皇後長女,初嫁周瑜的兒子周循,後再嫁成為右大司馬全琮之妻。全懌、全吳生母,全緒、全寄繼母。

因為嫁給全琮的緣由,也常被稱為全公主。

吳國中期,由于孫權對她的寵重,她一度權傾一時,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政治勢力,左右了吳國政局。

  • 中文名稱
    孫魯班
  • 別名
    孫大虎、全公主
  • 國籍
    孫吳
  • 逝世日期
    258年
  • 職業
    公主
  • 籍貫
    揚州吳郡富春
  • 相關事件
    南魯黨爭
  • 結局
    被孫綝賜死

​簡介

孫魯班,即三國吳國大帝孫權的女兒全公主。大家可不要把這位公主“孫魯班”與工匠“魯班”混淆。更何況歷史上的巧匠魯班,本名也並非“魯班”,而是姓公輸名般。因為他是春秋末年魯國人,常被稱做“魯般”,般班通用,最後才會變成“魯班”的。——雖然青史留名,留下的名卻與自己的真名一個字也合不上,實在是公輸般先生的人生一大憾事。

人物軼事

孫魯班孫魯班

不知是什麽時候、什麽原因,孫魯班與琅琊王夫人結了仇。

孫魯班唯恐孫和孫霸兄弟任一個做了太子、琅琊王夫人都會當上皇後,到時自己沒有好日子過。所以她變著法子在父親孫權那裏挑撥,不但不肯讓王夫人當上皇後,更不肯讓孫和兄弟好好當傳人。

孫權象大多數男人那樣,雖然對兒子愛得緊,對為自己生兒子的女人卻未見得有多深情。孫魯班眼看直接推翻孫和的太子位不能得手,就轉而在孫權的耳朵邊上吹風進讒,數落琅琊王夫人的不是。

果然,這些話在孫權那裏很有市場,孫權非常相信自己嬌寵的女兒,漸漸地對琅琊王夫人產生了偏見。

孫亮的母親是孫權晚年最寵愛的寧波人潘氏。潘夫人出身低賤,原本隻是後宮織坊的官奴,因為美艷動人而被孫權看中,並很快生下了兒子孫亮。孫亮年紀又小又聰明伶俐,很得孫權的喜歡。而潘夫人則野心勃勃,與孫魯班很有共同語言。

在孫魯班後嫁的全氏家族裏,有一位全尚,按輩分孫魯班是他的堂伯母。全尚有一個非常漂亮可愛的小女兒,很得孫魯班的喜歡,每次進宮都要把她也帶進去開開眼界。——于是,潘夫人和孫魯班私下裏為孫亮和小全氏訂下了婚約。——金童玉女,倒也是一雙可愛的小人兒。可是侄孫女成了弟媳婦,輩分差了幾截,這要是小老百姓,該是個什麽下場?

兩個工于心計的女人決定通力合作、利益均分了。(在這裏有一件奇怪的事情,故太子孫登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說起來長孫繼位也很正大光明,而且他們的母親就是孫魯班從前的周家小姑子,那為什麽孫魯班不扶持他呢?最大的可能就是周小姐跟這位狹隘刻薄的前嫂子關系不怎麽樣,而且也象父親周瑜那樣對名利淡薄,不願卷進權力鬥爭中去。——而潘氏則恰恰相反,跟孫魯班臭味相投。)

孫魯班和潘氏不住地向孫權吹風下葯,想要他廢掉太子孫和,另立幼子孫亮為嗣。孫權被寵妃愛女這麽一倒騰,也很有這個心思。

孫和沒有意識到危險在向他走近,他缺乏政治手腕和敏感。

早在孫權重病、派太子去祖廟祭祀祈福的時候,孫和就犯下了一個嚴重的低級錯誤:他的太子張氏叔父張休正好就住在神廟附近,聽說太子侄女婿來了,便盛情邀到家裏去聚會。孫和不知輕重,居然也就去了。這件事被孫魯班安插在孫和身邊的眼線打了報告,再經孫魯班的嘴說到孫權耳朵裏去時,就完全變了味兒:老父病重,去齋戒祭神的兒子居然不守在神廟裏,跑去跟自己的外戚見面,天知道他們都在談些什麽?——孫權不禁將琅琊王夫人事件聯系起來,對兒子也產生了疑忌之心。

但是廢立儲君畢竟是國家大事,孫權免不了要拿到朝堂上去與大臣們商議。——不用說,大臣們都極力勸諫反對。全力支持孫和的自不用說;就是那些反對孫和的,也不同意立一個尚未成年的小孩兒孫亮。

孫魯班發現,要達到自己的目的,還要在朝廷中找到幫手。

然而在這個問題上,孫魯班卻碰上了一個障礙:全家雖然跟孫亮攀上了親家,她的丈夫全琮卻是一坨生鐵,還是鐵桿的“孫霸黨”,假使費盡氣力勸得父親廢了孫和,卻又換上了同一個娘肚子裏出來的孫霸,這換湯不換葯的事兒怎麽做得?

:赤烏十二年(公元二四九年)正月,全琮病逝。與自己意見不統一的丈夫總算是死了,全公主孫魯班松了一口氣。這時她已四十來歲,再嫁高位權臣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她幹脆不做再嫁的打算,而是開始尋找“志同道合”的情夫。

孫魯班看中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堂侄兒侍中孫峻。

孫峻長得十分英俊瀟灑,作為皇族近親,孫權十分信任他。這個家伙雖然長了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卻是個斯文敗類、衣冠禽獸。他在東吳後宮出出入入,借機勾引孫權的侍妾,已是人所共知的事情,隻瞞住了孫權一個。

孫魯班雖然年紀已不輕,卻風韻不減,而且在大帝孫權處說話很有分量,因此她稍一示意,孫峻立即很識時務地跟堂姑廝纏在了一起。這對亂倫的男女很快就在廢太子一事上達成了共識:孫峻的姐姐就是全尚的妻子,孫亮訂下的小全氏就是全尚之女。如果孫亮登基為帝,孫峻不但是小皇帝的侄兒,更是小皇帝的外家舅父了,立即鳥槍換炮,晚輩做了大舅爺了。

在切身的家族利益方面,孫峻比全琮要有覺悟得多。

孫峻也開始大肆攻擊太子的過失,並且力主更換太子了。孫權對同宗重臣的意見十分重視,終于下定了決心。

公元二五零年,孫權幽禁太子孫和,廢為庶人並趕出京城。同時遭殃的還有孫和的胞弟魯王孫霸——孫霸曾經為了與胞兄奪嫡,在朝中結黨鑽營、坑害臣工。當時孫權還在寵愛琅琊王夫人和孫霸,不但不予追究還幫他出頭。現在孫權變了心意,孫霸的劣跡也就變得令孫權無法忍受,于是清算舊帳,說孫霸是“子弟不睦,臣下分部,將有袁氏之敗,為天下笑。一人得立,安得不亂?”這樣的大帽子蓋將下來,可想而知,孫霸還能有活路?不久便被處死。兄弟相煎,結果是便宜了別人。

同年,孫權年僅十歲的幼子孫亮被立為太子,他的生母潘氏成為東吳帝國活著登上後座的第一人,孫峻更當上了武衛將軍,升官發財。

孫亮當上了太子,潘皇後和全公主孫魯班的第一樁事體,就是為孫亮和小全氏完婚。茫然無知的一雙孩童就這樣結成了夫妻

潘氏當上了皇後,立即趾高氣揚。她從前身份卑賤,在後宮中經常被人嘲弄,現在她終于翻了身,就變本加厲地向從前敢于對自己不夠恭敬的宮人報復,宮女內侍們經常被她借故處罰,不但要受皮肉之苦,還常有性命之憂。

除此之外,潘氏對孫權也不象從前那麽柔順了。更離譜的,當孫權再一次臥病時,潘氏居然喜上眉梢,迫不及待地向中書令孫弘請教呂後執掌實權的手段,想要在吳國也來個依葫蘆畫瓢。

孫權漸漸發現了潘氏的本來面目,追悔不及,想要以“侍父疾”的名義,重新召回廢太子孫和。

孫魯班怎麽會讓老父親又重彈舊調呢?孫和要是回來復位了,這位全公主隻怕死無葬身之地。于是她再次聯合孫峻和孫弘,阻止了孫權的行動。不久後,更通過孫權的手,頒下了這樣的旨意:廢太子孫和為南陽王,貶居長沙;另一位南陽王夫人所生的兒子孫休為琅琊王,出居丹陽;還有仲姬所生的兒子孫奮為齊王,出居武昌。

好了,現在所有比孫亮年長的皇子們都被轟遠了,孫魯班和潘皇後的目的也就該達到了:孫亮可以安安穩穩地準備做吳國皇帝了。

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就在這時發生了。

後宮中的侍從們眼看孫亮登基已成定局,他們恨之入骨的潘皇後就要臨朝稱製做皇太後了,不禁對未來深感恐慌。

怨怒積得久了,總是要爆發的。一天,侍從們趁著潘皇後熟睡之機,來了個先下手為強,將她勒死了。

這個訊息極大地打擊了孫權。老皇帝這時未見得還對潘氏有什麽情意,但是奴僕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底下謀殺自己的妻子,老頭兒不能不感到憤怒悲傷,興起英雄末路之嘆。

潘皇後的橫死,在某種程度上也緩解了孫權意欲更換孫亮的想法——看在暴亡的少妻面上,老頭徹底打消了再次易儲的念頭。

不久,古稀之年的孫權真正到了他人生的末路。神鳳元年四月,曾叱吒一時的東吳開國皇帝孫權去世了。

後人評價三國群英,有這樣的感嘆:“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卻很少有人提及,晚年的孫權是如此昏庸自大,為後來者留下了一個爛攤子。他既開創了吳國,也為覆滅它埋下了炸葯,更把自己的家族和兒孫放在了炸葯引線口上。若是想要家和業興,像他那樣的兒子,還是不要生的好。

孫魯班終于如願以償地將小弟弟兼侄孫女婿的孫亮扶上了皇帝的寶座,她的奸夫孫峻也當上了輔政大臣。孫魯班更為所欲為了。

孫魯班的同胞妹妹孫魯育,因為初嫁朱據,而被稱為“朱主”,即嫁給朱家的公主也。魯育的為人很像她的母親步夫人,沒有姐姐那麽狡詐陰毒,凡事都循規蹈矩。誰知這種美德到了她的姐姐魯班眼裏,卻是罪不可恕,後來更成了她的催命符。

早在謀劃廢除太子孫和的時候,孫魯班就曾經向妹妹謀求支持。不用說,孫魯育是不會同意的,不但不同意,還勸姐姐不要目光短淺,隻為一些宮闈間的爭風就去擾亂國家大事。這樣一來,孫魯班便將妹妹恨入骨髓,時時不忘找機會報復。

五鳳二年春夏之季,吳國孫氏家族內部發生權力爭鬥,故太子孫登之子孫英、以及孫峻的叔父孫儀,不滿孫峻荒淫殘暴,先後嘗試殺掉孫峻,都被孫峻逃脫。

當孫峻誅殺孫英、孫儀時,孫魯班認為報復妹妹的好機會來了。

于是,孫魯班向奸夫舉報,說孫儀的同謀就是孫魯育。

孫峻聽了情婦的話,當然“寧可錯殺一千,不能放過一個”,立馬就把小姑媽孫魯育抓來殺了。

孫魯育到死,恐怕才算是真正明白,她那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姐,已經變得有多麽可怕。

同時被殺的孫英,應該是周瑜的女兒為孫登生的兒子吧?孫魯班既然連親妹妹都要坑進去,當然更不可能為從前的小姑子出頭,救她的孩子——周循如果死而有知,知道自己曾經娶過這樣一個女人,可真是要死不瞑目。

孫魯育的枉死,還牽連到她的女兒也經歷了一場驚險。

孫魯育和朱據有一個女兒,由于品貌出眾,被孫權選為六子孫休的王妃——舅舅娶了外甥女,作主的居然是外祖父,輩分和血緣全亂了套。

孫魯育無辜被殺的時候,朱王妃和她的丈夫琅琊王孫休正在封地江蘇丹陽。 當噩耗傳來時,朱王妃痛哭失聲,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追查朱公主事件,逼得孫休不得不將心愛的妻子送去前途莫測的京城。臨上路的時候,夫妻抱頭痛哭。

總算朱王妃一向謹慎小心,孫魯班雖想斬草除根,卻找不出外甥女的岔子,孫峻雖然心狠手辣,做事卻比他的情婦要公道得多,他認為朱王妃早已遠嫁,怎麽可能參與母親的事呢?于是很快又把朱王妃送回了丈夫身邊。

第二年的秋天,孫峻死在了出征的路上。代他輔佐孫亮的是堂弟孫綝。

不久,孫亮知道了二姐孫魯育冤死的內幕。

潘氏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爭寵奪權上面,對自己的兒子並沒有多少慈愛之心。倒是孫魯育為人溫良,對小弟弟孫亮十分愛護。孫亮與她姐弟情深,得知二姐的死因之後,憤怒不已,質問孫魯班:“你憑什麽說魯育謀殺孫峻的?從哪兒聽來的訊息?如果是你捏造,我可不會饒了你!”

孫魯班沒有想到,自己的大靠山在短短幾年間就全部倒光了。她早知大事將要不妙,卻沒想到來得這麽快。尤其沒有想到第一個找她算帳的就是她一手扶起來的小皇帝。于是她一面眼淚鼻涕,一面在腦子裏面轉風車,想方設法要逃脫罪責。

孫魯班最後想到了一向跟自己關系不錯的兩位外甥:孫魯育的兒子朱熊、朱損。在這性命關頭,孫魯班信口雌黃起來:“那還能是誰給我的訊息?當然是孫魯育的兒子朱熊朱損告訴我的。我怎麽知道,他們會誣陷自己的母親呢?”

此話一出,朱熊朱損兄弟完蛋哉!誣陷和迕逆兩大罪狀之下,他們百口莫辯,更何況他們從前也確實經常和這位大姨私下獨處,說了些什麽又找不到作證的人。因此很快就被報仇心切的孫亮殺掉了。

孫魯班對孫亮扶立有功,孫亮聽信了她的謊話,莽撞地殺掉了兩位朱家外甥,結果不但沒有為二姐報仇,反而使姐姐的血脈徹底斷掉,正中了孫魯班的下懷。

孫魯班蒙混了孫亮,又逃過一劫,更徹底斷了孫魯育的子嗣,免除了日後被外甥報復母仇的憂慮。

從這起事件之後,孫魯班發現自己的好時候已經過去了,孫亮對她沒有多少好感,她終于開始了小心謹慎的日子。

然而慶幸未已的孫魯班沒有想到,她捅了一個更大的馬蜂窩,她的結局將比被她坑害的人還要糟糕。

朱損的妻子是新任輔政大臣孫綝的妹妹。孫綝因妹夫朱損無辜被殺一事,恨透了孫亮。而孫亮大肆封賞與孫魯班有關系卻于國家毫無功勞的外戚全氏家族,鼓勵全氏家族公然與輔政大臣作對,更令孫綝感到無法忍受。

據說孫亮很是聰明,曾經有個侍叢在他吃的蜂蜜裏放老鼠屎,誣告管理員不稱職。孫亮讓人將老鼠屎掰開,發現裏面沒有被蜂蜜浸透,從而為管理員洗刷了罪名。

因為這樁事,孫亮被贊了一千多年,認為是聰明人。

但是,孫亮隻是個有點小聰明的男孩,既不是天才偵探,更沒有帝王的貭素。朱家兄弟的冤死就是一樁血證。而這樣借著小聰明就自鳴得意的小男孩居然坐在了皇位上,不但是國家臣民的不幸,更是他自己的大不幸。

太平三年(公元二五八年),權力鬥爭最後爆發,一場軍事政變後,孫綝大獲全勝,全氏家族一敗塗地,十六歲的孫亮也被廢為會稽王,不久後更被黜為侯官侯,被貶居荒涼的福州,小全氏也隨著丈夫凄凄惶惶地離開了皇宮。

孫綝輕易地放過孫亮夫婦,想來並不是因為他高風亮節,而是他不想背上“弒君”的罪名。但是對付讒殺了自己妹夫的孫魯班公主,那還是綽綽有餘的。即使他不以牙還牙,孫魯班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同年,孫綝迎琅琊王孫休即位,是為東吳景帝,王妃朱氏立為皇後。

孫魯育的女兒成了東吳皇後,害死孫魯育母子三人的全公主孫魯班該有怎樣的下場?

婚姻生活

周瑜身後,留二子一女。孫權感念前情,讓自己的長子孫登娶了周小姐——孫登是吳國的首位太子,要不是他三十歲剛出頭就早死的話,吳國的第二位國母就該是周小姐了。除了讓自己的兒子娶周瑜的女兒,孫權還把自己最心愛的女兒嫁給了周瑜的長子周循。這位出嫁周氏的公主,就是孫魯班了。

可惜,婚後的小日子沒過很久,周循就病死了。

孫權心疼女兒寡居,再次為她選擇了一位丈夫,于黃龍元年(公元二二九年)將她嫁給了“衛將軍兼左護軍兼徐州牧”的全琮。因為嫁給了全琮,孫魯班在史書上就又有了一個名字:全主。即出嫁全氏的公主是也。

:赤烏十二年(公元二四九年)正月,全琮病逝。

這時孫魯班已四十來歲,再嫁高位權臣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她幹脆不做再嫁的打算,而是開始尋找“志同道合”的情夫。

孫魯班看中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堂侄兒侍中孫峻。

孫峻長得十分英俊瀟灑,作為皇族近親,孫權十分信任他。這個家伙雖然長了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卻是個斯文敗類、衣冠禽獸。他在東吳後宮出出入入,借機勾引孫權的侍妾,已是人所共知的事情,隻瞞住了孫權一個。

孫魯班雖然年紀已不輕,卻風韻不減,而且在大帝孫權處說話很有分量,因此她稍一示意,孫峻立即很識時務地跟堂姑廝纏在了一起。這對亂倫的男女很快就在廢太子一事上達成了共識:孫峻的姐姐就是全尚的妻子,孫亮訂下的小全氏就是全尚之女。如果孫亮登基為帝,孫峻不但是小皇帝的侄兒,更是小皇帝的外家舅父了,立即鳥槍換炮,晚輩做了大舅爺了。

後來,孫魯班終于如願以償地將小弟弟兼侄孫女婿的孫亮扶上了皇帝的寶座,她的奸夫孫峻也當上了輔政大臣。孫魯班更為所欲為了。

親屬成員

父母

父:吳大帝孫權

母:步夫人步練師

丈夫

周循(前)

全琮(後)

全緒,長子

全寄,二子

全懌,三子

全吳,幼子

兄弟

孫登,字子高,孫權長子,追謚為宣太子。

孫慮,字子智,孫權次子。

孫和,字子孝,孫權三子,追謚為文皇帝。

孫霸,字子威,孫權四子。

孫奮,字子揚,孫權五子。

孫休,字子烈,孫權六子,被擁立為東吳第三任皇帝。

孫亮,字子明,孫權七子,繼任為東吳第二任皇帝。

妹妹

孫氏(待考),孫權次女,劉纂妻,早卒。

孫魯育,孫權小女,字小虎。

評價

若要評選史上最卑鄙狠毒的女人,舍孫魯班其誰?——不要拿武則天出來比,因為武則天畢竟是一位政治人物,幹事好歹還有個目的,並且也達到了她的目的。而孫魯班沒有任何才能遠見,更沒有任何目的,僅僅是為了睚眥小隙,就做盡了毫無必要的壞事,一副市井悍婦的嘴臉,比武則天差了十萬八千裏。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