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蘭峰

孫蘭峰

孫蘭峰,字畹九,出生于1896年,山東省滕州市人。原國民黨軍第九兵團司令官,陸軍中將,解放後在內蒙古第三屆人民委員會任職。

  • 中文名稱
    孫蘭峰
  • 出生地
    山東省滕州市
  • 畢業院校
    黃埔軍校
  • 逝世日期
    1987年2月27日
  • 別名
    畹九、急火星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895年11月17日
  • 職業
    軍人
  • 民族
  • 主要成就
    陸軍中將、第九兵團司令官

生平簡介

孫蘭峰孫蘭峰

孫蘭峰18歲開始軍旅生涯,後入黃埔軍校。歷任閻錫山部連長、營長,後在傅作義部歷任團長、旅長、師長、軍長,國民黨第12戰區騎兵總指揮,第11兵團司令官,國民黨察哈爾省政府主席,張垣警備司令,第9兵團司令。 在抗日戰爭中,孫蘭峰率部參加了長城抗戰綏遠抗戰、五原戰役。抗戰勝利後,任收復熱河、綏遠、察哈爾先頭部隊司令。

1949年參加“九一九”綏遠和平起義。歷任綏遠省軍政委員會副主席、綏遠省軍區副司令員、綏遠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綏遠省政協副主席、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內蒙古自治區第一、二、三屆人民委員會副主席和第五、六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等職,並曾當選為第四、五屆中國人大代表,第一、二、三、四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五、六屆全國政協常委。

1987年2月27日在呼和浩特逝世,終年91歲。

作戰凶猛

傅作義所部,孫蘭峰素以“勇冠三軍”著稱,作戰中跛一足。人稱“傅作義的兩隻虎,孫蘭峰,董其武”,這兩員大將在傅部從長城抗戰到最後和解放軍的綏遠對峙可謂無役不與,配合默契親如手足,但傅部老人講其實兩個人的氣質大有區別。董其武沉默堅韌,足智多謀,善于指揮步兵,有儒將美稱,孫蘭峰脾氣暴躁,作戰凶猛,善于指揮騎兵,老部下說起他來有一句順口溜,叫做“孫蘭峰,急火星”,充分顯示了他的性格。

傅作義對這兩員愛將的使用也很有心得,常常在作戰中以董擔任正面防御而孫擔任強攻反擊,長城抗戰中如此,綏遠抗戰中如此,太原守城戰中亦如此,往往可守奇效。

國民黨兩大軍事集團--傅作義集團和杜聿明集團,高級將領中居然很能找到對應的人物,比如傅有極信任的共產黨人烏蘭夫,杜有敬重有加的的鄉黨杜斌丞,傅有個善戰的一字並肩王陳長捷,杜也有個隻能算半個部下的邱清泉,傅有董其武吃苦耐勞善于正面防御,杜有鄭洞國忠厚正直能防守,傅有孫蘭峰善于斬關奪隘,杜有戴安瀾極富攻擊精神。

這樣的結果,卻有些對董其武不公平,因為防御戰是“苦活”,雖然艱苦難見功勛,而攻擊往往令輿論振奮,目為英雄。一九三六年,上海明星電影製片廠派人到綏遠拍攝百靈廟抗戰的紀錄片,就專門採訪了突襲紅格爾圖和百靈廟的英雄孫蘭峰旅長,紀錄片放映以後,這位瘸著一條腿的少將旅長,就成了民眾的偶像。孫成了傅部第一個上了電影的將軍。

關于孫蘭峰的善戰,可以在找到不少資料,比如他在奉命堅守紅格爾圖的時候“炮打羊群”–孫蘭峰不是善于進攻麽?讓他防守他也不好好在陣地裏呆著,零下二十度帶偵察兵出去瞧日偽軍的動靜,結果果然讓他看到了新鮮的–陣地前兩公裏居然來了一群羊。孫腦子一轉–不對,零下二十度出來放羊?羊又不是二百五,肯出來嗎?肯定是日偽軍反穿羊皮大衣爬來偷襲。孫立刻返回陣地,下令炮兵對羊群瞄好了狠打。同時,還命令一隊精兵也反穿皮襖爬過去就地反擊。

他琢磨對方指揮官看見同樣的一群羊可能有兩個反應,第一個是立刻明白這是孫瘸子侮辱他,早看明白了他的計謀;第二個是可能要愣一愣,琢磨會不會是自己部隊的跑錯了方向。事實上被孫瘸子琢磨的這位對方指揮官就是偽蒙軍名將,副司令官雷中田。雷被一陣炮火打懵了頭,看到迎面也爬來一群羊,就在孫瘸子的選擇題第二項上畫了鉤。這一鉤把他自己送上了鬼門關。雙方碰面的時候,老行伍的雷司令猶豫了一下,開火的命令晚了一分鍾,被三十五軍先打響了。偷襲的三十五軍弟兄都是神槍手,一個齊射就。。。紅格爾圖保衛戰報告中最大的戰果,就是擊斃偽蒙軍副司令雷中田。

太原守城

在傅作義面前,孫蘭峰是個炮筒子,而他的當面放炮,往往因為其軍事才能大有價值。傅作義的參謀長陳炳謙說太原守城戰中,孫就和傅有過一次當面對壘,差點兒把傅老總當漢奸抓了。

一九三七年,日軍攻陷娘子關,進逼太原,第二戰區兵力捉襟見肘,十一月四日夜,撤回省城的閻錫山任命傅作義為太原城防司令,孤軍堅守危城。

讓傅作義守太原,說起來有點兒名不正言不順,因為傅在戰前本來是綏遠省主席,部隊都來自綏遠,在山西屬于客軍,對太原的城防根本不熟悉,如果換在地部隊防御應該更好些。但要說閻老西有意陷傅作義于死地清除異己也不盡然。傅作義有善于守城的名聲固然是一個因素,更重要的原因還不在于此。更重要的原因十月二十七日東線日軍迂回進攻,娘子關失守時,晉綏軍和中央軍主力都在北方的忻口前線和日軍對峙,十一月二日,閻錫山下令從忻口撤退,前線部隊在作戰中相當英勇,但撤退卻因為軍心動搖混亂不堪,第二天大白天依然在行軍,遭到日軍空襲,大部潰散,前線總指揮衛立煌幾乎是赤手空拳回的太原。遼沈戰役,衛也是把部隊丟下狼狽撤退,幾乎連副官都來不及上飛機,看來這位五虎上將不善于組織退卻是有傳統的。

這裏面隻有傅作義的第三十五軍因為訓練有素幹部團結,基本完整的撤了下來,還帶回了其他部隊丟棄的蘭式高射炮數門,除了傅這支部隊,也沒人可以守城了。大概傅也明白閻的苦衷,所以後來並不太記恨,他守衛太原的主力就是孫蘭峰的211旅和董其武的218旅,加上其他部隊勉強有一萬兵力。實際上,傅隻有一天的時間進行城防部署,因為五日日軍的騎兵偵察部隊就已經開始對太原進行試探性攻擊了。

好在三十五軍貭素不錯,依然軍心不亂,能夠組織防御。傅匆忙間連續下達命令,以孫蘭峰董其武分守東北兩面城牆,配屬的楊維垣旅隻有兩千餘新兵,防守南城,太原守城炮兵火炮總計約百門,傅將炮兵陣地部署在樹木森森的中央公園和其他幾處園林,以期隱蔽。此外,城外的太原兵工廠破壞需要時間,傅下令李思溫(也是傅部名將,一九四八年已經升任師長,在張家口戰役中被俘)團堅守太原兵工廠。

六日晨,北路日軍坂垣師團開始對太原的總攻。戰鬥一開始,坂垣就下令日軍重炮猛轟中央公園

原來,坂垣憑著多年的軍事經驗,和傅對于炮兵陣地的部署得出了幾乎相同的見解。而且,傅部炮兵進入陣地的訊息,已經通過城裏的漢奸報告了出來。

日軍炮火的凶猛,是當時中國軍隊無法正面對抗的,這一陣猛烈炮擊,按日軍估計中國炮兵就算不被全殲,至少也失去了戰鬥力。

可是日軍隨後躍出陣地的步兵,卻遭到了中國軍隊炮火的密集殺傷,炮彈直接砸入日軍沖擊隊形,使日本兵傷亡慘重。

坂垣大驚,急令停止攻擊,從炸點判斷,中國軍隊的火炮幾乎是毫發無傷。

日軍第一次攻城,以失敗告終。

這是怎麽回事?謎底就是孫蘭峰。

原來,五日晚,傅作義一天忙碌完畢,剛剛喘口氣,從陣地上下來的孫蘭峰破門而入,一進門就嚷著要傅作義抓漢奸。

誰是漢奸?

我看見炮兵進了中央公園,誰把咱的炮兵陣地放到中央公園的誰就是漢奸。

傅作義火了,告訴孫蘭峰是我下令的,怎麽樣?

這下子,急火星馬上就蔫了,他誰都敢頂,就是特服傅作義,一聽是傅老總下令的,還有什麽好說?這肯定是傅總另有用意唄。

傅作義火過了忽然明白過來,這孫蘭峰不是糊塗人,他認為這樣部署炮兵陣地有問題,那就肯定有問題,趕緊讓他說明白。

孫就說了–正常情況下把炮兵部署到樹林裏是再正確不過的了,但太原守城恐怕這就不對了,太原城裏就這麽幾片樹林,稍微動動腦子就會明白隻能把炮部署在那兒,日本人不是傻子。。。

傅作義立刻明白過來–他哪裏是另有用意,是忙暈了阿。趕緊下令炮兵變更陣地,命令傳到下面,已經是後半夜了,大炮連夜拉到了幾個中學的操場上,這地方暴露無遺,但日本人想不到傅作義會“蠢”到把炮放在這裏。而漢奸暗探一覺醒來大炮忽然沒了影,再想向皇軍報告可就來不及了。

于是,挨了痛打的日軍隻好咒罵傅作義狡猾狡猾地。

相關圖書

​lt;<愛國將軍孫蘭峰>>

為了記述孫蘭峰將軍抗日救國的軍旅生涯及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作出的貢獻,由山東省滕州市文史資料委員會編著了《愛國將軍孫蘭峰》

本書簡介:

書名:愛國將軍孫蘭峰

ISBN:7503406356

作者:政協山東省滕州市文史資料委員會 編

出版社:北京 中國文史出版社

年份:1993.10

頁數和開本: 279頁 : 照片 ; 20cm

叢編項:

題名:

主題:孫蘭峰(0) > 紀念文集(0)

中圖分類號:歷史、地理

內容簡介:本書記述了孫蘭峰將軍抗日救國的軍旅生涯及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作出的貢獻。

個人年表

年輕的孫蘭峰

孫蘭峰(1895—1987)

生于1895年11月17日(清光緒二十一年十月初一)。山東滕州(今滕縣)人,字畹九。行伍出身。晉綏陸軍軍官教導團、陸軍大學將官班甲級第一期畢業。

1912年入伍當兵,歷任山西巡防第5營班代、北洋陸軍第12混成旅(旅長趙戴文少尉排長、山西陸軍第2混成旅(旅長馬開崧)第4團(團長謝濂)第1營中尉排長。

1925年8月調升山西陸軍第4旅(旅長謝濂)第8團(團長傅作義)第2營第3連上尉連長。

1926年9月第8團擴編為第2師(師長孔繁蔚)第4旅(旅長傅作義),升任第7團(團長張葆亨)第2營少校營長。12月所部改稱第4師(師長傅作義)第4旅(旅長白濡青)第7團(團長張葆亨)第2營,仍任少校營長。

1927年7月所部改稱國民革命軍北方軍(總司令閻錫山)第4師(師長傅作義)第4旅(旅長白濡青)第7團(團長張葆亨)第2營,仍任少校營長。

55歲的孫蘭峰

1928年1月12日在涿州向奉軍作戰時戰敗投降,旋脫逃。6月出任國民革命軍天津警備司令部(司令傅作義)獨立第36團上校團長。9月所部改編為第3集團軍(總司令閻錫山)暫編第12師(師長傅作義)第24旅(旅長白濡青)第4團,仍任上校團長。10月所部改稱第43師(師長傅作義)第128旅(旅長白濡青)第256團,仍任上校團長。

1930年4月所部改稱第3方面軍(總司令閻錫山)第30師(師長白濡青)第88團,仍任上校團長。

1931年1月所部改編為東北邊防軍第10師(兼師長傅作義)第20旅(旅長金中和)第39團,仍任上校團長。6月所部改稱第73師(兼師長傅作義)第211旅(旅長金中和)第421團,仍任上校團長。

1935年5月24日敘任陸軍步兵中校。

1936年5月升任獨立第211旅(轄三團)少將旅長。7月30日晉任陸軍步兵上校。12月21日獲頒五等雲麾勛章

1937年12月獨立第211旅改稱第73師(師長劉奉濱)第211旅(轄兩團),仍任少將旅長。

1938年10月所部改稱獨立第211旅(轄三團),仍任少將旅長。

1939年6月調升新編第31師(轄三團)少將師長。

1940年6月12日升任暫編第3軍(轄暫編第11師、暫編第17師、新編騎兵第3師)中將軍長。5月8日獲頒四等寶鼎勛章。12月5日晉任陸軍少將。

1944年10月帶職入陸軍大學將官班甲級第一期學習。

1945年1月陸大畢業後派任晉陝綏邊區總司令部(總司令鄧寶珊)中將副總司令兼暫編第3軍軍長。8月辭去軍長兼職。10月調任第12戰區(司令長官傅作義)騎兵總指揮部中將總指揮兼察綏挺進軍(司令張勵生)副司令。同月10日獲頒忠勤勛章。

1946年5月5日獲頒勝利勛章。12月26日晉頒三等寶鼎勛章。

1947年3月改任張垣綏靖公署(主任傅作義)騎兵總指揮部中將總指揮兼蒙邊剿匪司令部司令。

1948年1月1日晉頒四等雲麾勛章。2月調任第11兵團(轄暫編第4軍、整編騎兵第5旅、整編騎兵第11旅)中將司令官兼張垣警備司令部司令。9月22日晉任陸軍中將。

1949年1月代理察哈爾省政府主席兼代全省保全司令部司令。7月16日調任第9兵團(轄第111軍)上將司令官。9月19日在綏遠歸綏率部起義。12月2日出任綏遠省軍政委員會(主席傅作義)副主席兼綏遠省人民政府(主席董其武)副主席、人民解放軍綏遠省軍區(兼司令員傅作義)副司令員。

1951年3月當選綏遠省各界人民代表會議協商委員會(主席蘇謙益)副主席。8月綏遠省軍區改稱綏遠軍區(兼司令員傅作義),仍兼任副司令員。9月24日兼任綏遠省軍政委員會土地改革委員會(主委蘇謙益)副主任委員。

1952年8月8日綏遠軍區並入蒙綏軍區,辭去軍區副司令員兼職。

1954年3月當選政協內蒙古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主委楊植霖)副主任委員。6月18日綏遠軍政委員會撤消,被免去兼職。同月19日調任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烏蘭夫)副主席。

1955年2月當選政協內蒙古自治區(主席楊植霖)副主席。

1967年11月免職去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職。

1978年3月當選全國政協(兼主席鄧小平)委員。

1987年2月27日在內蒙古呼和浩特病逝。著有《孫蘭峰文稿》。

人物生平

在抗日戰爭中,率部參加了長城抗戰綏遠抗戰五原戰役。抗戰勝利後,任收復熱河、綏遠察哈爾先頭部隊司令。並曾當選為第四、五屆中國人大代表,第一、二、三、四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五、六屆全國政協常委。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