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穗芳

孫穗芳

孫穗芳系孫中山先生之子孫科的女兒,1936年生于上海,1967年移居美國夏威夷。現任孫中山和平教育基金會主席、夏威夷中國婦女慈善會會長、美國夏威夷太平洋大學校董、中山大學香港校友會名譽會長、燕山大學名譽教授和斯裏蘭卡錫蘭國際大學榮譽博士。為了宣傳孫中山的思想,她在世界各地演講已達800多場,並在深圳創辦了孫中山心血管醫院,著有《我的祖父孫中山》和《我的祖父孫中山先生紀念集》等書。孫穗芳女士1965年與香港前首富王時新之子王守基結婚,婚後生有兩子王祖榮和王祖耀

  • 中文名
    孫穗芳
  • 國籍
    美國籍華人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上海
  • 出生日期
    1936年3月19日
  • 信仰
    佛教
  • 職業
    孫中山和平教育基金會主席
  • 畢業院校
    同濟大學建築系,香港大學商業學系
  • 籍貫
    廣東省中山縣
  • 政黨
    中國國民黨
  • 祖父
    孫中山
  • 父親
    孫科
  • 母親
    嚴藹娟

人物簡介

孫穗芳系孫中山先生之子孫科的女兒,三國吳大帝孫權的後裔。南京中山文學院終身榮譽院長、夏威夷太平洋大學孫中山和平教育基金主席和夏威夷中國婦女慈善會會長的孫中山先生孫女、孫科之女孫穗芳,自1986年後多次回到故鄉中山,瞻仰孫中山故居,拜祭祖先。

孫穗芳孫穗芳

為了弘揚“孫中山精神”和促進祖國統一大業,她不僅積極著書立說,還長期奔走海內外,宣傳募款興教助學,發動捐資扶貧濟困,做了許多卓有成就的有益工作,是孫氏家族中社會活動方面最為活躍的一員。

社會職務

孫中山和平教育基金會主席

夏威夷中國婦女慈善會會長

美國夏威夷太平洋大學校董

中山大學香港校友會名譽會長

深圳孫中山心血管醫院創辦人

生平經歷

孫穗芳1936年3月生于上海,其生母嚴藹娟是孫科的私人秘書兼同居女友,由于孫科移情別戀藍妮,故在孫穗芳出生前,嚴藹娟已經與孫科分手,因此她是在沒有父愛的環境下出生,幼年更經常遭到繼父毒打。而孫穗芳和同樣庶出的妹妹孫穗芬和孫科元配子女一向不和。

1948年,孫穗芳畢業于上海世界國小,年底被母親嚴藹娟帶到台灣,1948年轉到香港,1951年被母親送回到上海姨母家居住。

1955年,孫穗芳在上海第八女子中學高中畢業,雖然成績名列前茅,但在階級鬥爭年代因父親孫科的國民黨背景關系未能入讀大學,惟有寫信向繼祖母宋慶齡(孫中山先生第三任妻子,與孫穗芳沒有血緣關系)求助,終于在一年後成功考入同濟大學建築系。

孫穗芳孫穗芳

1959年,孫穗芳因母親嚴藹娟患心髒病,獲批準前往香港探親,1962年入讀香港大學商業學系,于1965年嫁給香港富商王時新之子王守基,後移居美國夏威夷。

1966年11月,孫穗芳在同父異母長兄孫治平協助下,前往台灣首次見到父親孫科,當時孫科已是75歲高齡。

1986年3月,孫穗芳在孫中山先生誕辰120周年紀念日前夕,首次到訪祖父孫中山先生的故鄉廣東省中山市,瞻仰翠亨村孫中山故居,以及祭祖。自此,孫穗芳不僅積極著書立說,著有《我的祖父孫中山》和《我的祖父孫中山先生紀念集》等書,她還長期奔走海內外,是近年孫中山先生家族中最為活躍的成員。

1995年,獲斯裏蘭卡錫蘭國際公開大學頒授榮譽博士。

2001年10月18日,孫穗芳與兩名兒子王祖榮與王祖耀,一同獲海南省文昌市頒授榮譽市民稱號。

孫穗芳2009年11月在香港科技大學演講時表示,計畫耗資700萬元,于三年內鑄造九尊孫中山銅像,豎立于香港的教育機構,寓意長長久久,並作為2011年辛亥革命100周年紀念。由于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將銅像放置于儲物室近半年,引起孫穗芳不滿,斥責香港中文大學做法不尊重孫中山先生。幾經波折之後,孫中山先生銅像終于在2010年11月10日,豎立于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逸仙樓前。

孫穗芳孫穗芳

2011年1月1日早上,其同父異母妹妹孫穗芬于台北遇車禍命危,傳媒一度誤傳為孫穗芳,她其後亦有致送花籃到新光醫院慰問妹妹孫穗芬。

2011年1月17日,孫穗芳指出,三民主義是中華民族的寶,台灣實行三民主義,人民生活改善,應繼續走這條正確的路,學校也要加強並恢復三民主義考試;她也批判中國共產黨造假指國父講“聯俄容共、扶助工農”,她祖父根本沒說過這八個字。十年前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建立在孫中山“聯俄容共、扶助工農”和新三民主義的政策下,事後她還為此寫信告訴對方“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建立在空的、虛無的上面”,她祖父根本沒有這些政策。她表示,國父或許有“容共”傾向,但沒有聯俄聯共的具體文字和政策,中共的說法根本是造假的。

成長經歷

飽受磨難

孫穗芳雖出身名門,卻飽受磨難。1936年3月,孫穗芳在上海出生。她的母親叫嚴藹娟,在上海交際場女名流藍妮成了孫科的第二夫人時,嚴藹娟也就與孫科分手。因此,孫穗芳在沒有父愛之中孫穗芳降臨到這個世界,很久以來無法見到生父孫科的身影。

孫穗芳孫穗芳

在孫穗芳的記憶中,母親總是向孫科要錢,繼父是脾氣凶暴、十分嚴厲的人,總是虐待自己,他對不是自己親生的女兒毫無感情,隻是打罵她,令孫穗芳的童年充滿悲苦。孫穗芳還有兩個妹妹,分別小她三歲和五歲,均是母親與繼父所生。小弟不僅有奶媽,繼父還規定她和妹妹每天放學都得輪著抱弟妹。

有一次她不小心讓小弟受驚嚇,小弟大哭起來,繼父不問緣由地暴打她,揪起她的頭發往牆上撞,結果耳朵被打得鮮血直流,以致留下了終身的耳疾。每當孫穗芳被繼父痛打時,軟弱的母親總是在一旁做沉默的旁觀者,這令穗芳異常心痛。

孫穗芳明白母親是把她當搖錢樹向父親要錢,她的心都要碎了。她不斷地哀求母親不要這樣做,其實她的內心也非常矛盾,因為隻有如此,她才可以有機會見到自己的父親。1946年,父親最終拿出26根大金條,藍妮拿了14條,母親隻拿到12條。

孫穗芳回憶說,她母親和繼父得到父親那筆數額不小的贍養費後,給了她一筆供她使用的生活費。她自幼喜愛音樂,在痛苦和期待中給父親寫信,訴說自己的境況和希望,結果,父親派秘書買了一架鋼琴送給她。這架鋼琴對她苦難的童年來說是極大的慰藉,成為她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使她由此迷戀音樂,以致長大後,音樂無時無刻不伴隨著她,尤其是古典音樂,她幾乎無法離開它。

晚年她談及音樂,臉上竟會浮現如小女孩般的雀躍之情,她說:“我對音樂真的到了瘋狂的地步,你相信嗎?在聽到樂曲第一個節拍後,我就可以知道下一節的音樂旋律及它屬于誰的作品。”然而,那時孫穗芳畢竟年幼,那筆名義上屬于她的費用,後來被繼父用來作為投資資本,買了上海證券交易所第151號經紀人牌照。

1948底被母親帶到台灣,後因孫科寓居香港,過年又被帶到香港,母親來港是找孫科要錢。孫穗芳不同意母親和繼父拿她當搖錢樹。但她很想見自己朝思暮想的親生父親,這一天終于來了。

1950年初的一天,孫穗芳隨母親來到香港淺水灣71號孫科寓所。走進院落,她和母親在客廳裏坐了下來。孫穗芳的雙眼緊盯著樓梯,盼望父親下來,看上一眼。結果是空等一場。父親沒有下來,倒是年邁的大祖母盧太夫人(孫中山原配盧慕貞)聽說孫女來了,由人攙扶緩步下樓,走到孫穗芳面前,把孫女緊緊地摟在懷裏,並仔細地端詳了孫女好久好久。這是孫穗芳第一次見到大祖母,也是最後一次。因為孫穗芳的面貌太像她父親了,祖母看到孫穗芳一定使她想起了孫科兒時的情形。盧夫人又拿出糧果塞滿了孫女的兩個口袋。但孫穗芳和母親等了好久也未能見到父親,最後帶著深深的失望離去。那天,孫穗芳多麽希望父親能下樓見她一面,哪怕是一眼也好。上了轎車,孫穗芳不肯走,拼命按著車喇叭,聲聲喇叭呼喚著父親,也按出了悲傷的淚水,這次經歷孫穗芳永世都不會忘記。事實上,孫科很想見到從來未謀一面的女兒,但怕大太太陳淑英鬧事,同時又不願見嚴藹娟。孫科曾想把女兒穗芳送到美國讀書,彌補他欠下的父愛。嚴藹娟反對孫科這一主張,孫穗芳登門想見到父親,卻大失所望,也負氣拒絕到美國讀書。

1951年,孫穗芳被母親送回上海,送回上海外婆家和兩個姨媽同住,生活費由母親從香港寄來,她進了上海啓秀女中(今上海市十二中學)讀初二。1955年,孫穗芳從上海第八女中高中畢業,盡管她成績名列前茅,又是“五好學生”。然而,在那個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年代裏,唯成分論成為衡量人的尺度。因為祖父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被定性為資產階級革命,其父孫科又在國民政府中歷任要職,她不能進入任何大學讀書。孫穗芳曾一度被送到上海郊區農村勞動,住所潮濕陰冷,以致患上風濕性關節炎。在絕望中猛然想起時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要職的宋慶齡。盡管她從沒有見過這位祖母,但此時她認定隻有祖母才能幫助自己擺脫困境。孫穗芳滿懷希望匆匆地從上海趕到北京,住在舅舅嚴星華家中。

孫穗芳有生以來第一次來北京,置身充滿悠久歷史文化的古城,她根本無心去遊覽。她隻想早日見到祖母宋慶齡。可事不湊巧,她獲悉祖母因風濕病去外地療養了。孫穗芳在萬般無奈之下,給祖母宋慶齡寫了一封信,傾訴自己的遭遇和想法。在企盼中等待的孫穗芳很快收到祖母的回信。據孫穗芳回憶,宋慶齡在信上開導她說,上大學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不過,在信末最後一行提到,但願她明年能進大學。孫穗芳把祖母的信轉交教育部。不久,有一位幹部來找孫穗芳,安慰她說,這個學期入學太遲了,等明年她一定會獲準進入大學讀書。一年後,孫穗芳經努力終于欣喜地進入同濟大學建築系,然而那時的大學同樣處處充滿階級鬥爭。

1959年,有一天,她得知在內地讀書的學生,憑學生證可以到香港探親,孫穗芳因母親患心髒病,便申請赴港探望生母,獲得批準。到香港之後,來到香港後,孫穗芳發現父親孫科有一個用她的名字作為戶頭的存折,規定母親每月隻能從中去取300元生活費給她,實際上她隻用到父親給她的生活費的十分之一。堅持半工半讀8年。時值內地自然災害,物資奇缺,孫穗芳經常周濟大家。

1965年嫁給香港富商王時新之子王守基,1967年移居美國夏威夷。孫穗芳的丈夫王守基是香港豪門之後,王守基在眾多的兄弟姐妹中屬于能力平平的人,他因此難免有些失落的感覺,並且對待太太有時很粗暴。有一次,他們又吵起架來,王守基動手打了妻子。這讓孫穗芳難以接受,迅即搬出去住。這一年是1978年,孫穗芳和王守基分居了。過了三年他們正式離婚。

離婚以後,她和前夫王守基仍然一直來往,感情反而好了。孫穗芳告訴他,你需要什麽我都會幫你做。他們經常打電話,共進晚餐,看電影。她至今記得,王守基去世前的一周,記得那種熟悉而清新的感覺。他們每天打三四個電話,簡直是在談情說愛,好像把十幾年婚姻中的不好感覺都沖淡了,留下了更醇厚的“友情”。這一天,第四個電話打過來了。孫穗芳拿起電話:“我剛點了香,你又來煩我了呢!”孫穗芳信奉佛教,每天早晨四點鍾起床打坐念經,四個小時雷打不動。 “好好,對不起......”他掛了電話的第二天就去世了。王守基去世後,孫穗芳真成了一個孤獨的行者了。

長大後的願望

見生父孫科,是孫穗芳長大懂事後最大、最強烈的願望。1965年孫科返回台灣定居,1966年11月,孫穗芳終于在大哥孫治平大嫂張佩霞夫婦的幫助下的幫助下,前往台灣第一次正式與父親相見,完成認祖歸宗的願望。由于成長在憂患之中,孫穗芳對父親是孝順的,經常去探望,並給父親買葯品,而二哥孫治強的債務也由其歸還。

此時,孫科已是75歲的老人了,孫穗芳也已經30歲了。孫科說:“就算你把名字改了,我還是知道你是我的女兒。”孫穗芳問:“那你為什麽不要我?”孫科親了親女兒的臉,深情地說:“從來也沒有不要你。”孫穗芳哭了。”現在一切都好了。”孫科輕輕地拍她的後背,安慰她。“相逢一笑泯恩仇”。父女相對,有說不完的話,訴不完的情。孫科詳細地詢問起她生活的情況,並贈給她兩枚孫中山誕辰一百周年紀念金幣和一本《國父孫中山先生傳》,上寫“穗芳留念父贈”。他們在一起拍了很多照片。以後,孫穗芳每年都回台灣兩次看望父親,直到孫科病逝。

1972年,孫穗芳赴台探望父親,一日,躺在病床上的父親孫科突然問女兒:“那個捧著大花瓶要扔的是不是你呀!”孫穗芳沒有回答。孫科又問:“那個在大門外摁了兩個小時喇叭的是不是你呀!”此刻,孫穗芳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苦痛,用英語回答父親:“你認為我當初應該怎麽做?那時我才是個13歲的孩子。”盡管孫穗芳回到父親孫科身邊已經七八年了,孫科卻從未提起二十二年前發生在香港淺水灣寓所的那件事,主要是顧及女兒的想法,但隨著自己即將離去,不得不將深藏內心的話說出來,穗芳完全理解父親。

孫穗芳孫穗芳

1973年9月13日,孫科在台北病逝。大哥孫治平根據父親臨終遺願讓孫穗芳回台灣和從美國趕回來的二哥孫治強、大姐孫穗英和二姐孫穗華等一起參加父親的葬禮。台灣當局為孫科舉辦了隆重的喪禮。孫穗芳受兄弟之托,親自為父親選購黑領結。根據傳統習俗,她在父親的黑領結上釘滿了珍珠,在他的口中也放一顆大珍珠,讓他雙手握著白玉,還在衣服口袋中放了金銀元寶……

回到故鄉

孫穗芳是在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二十周年紀念日前夕第一次回到故鄉中山市的。她穿著一件樸素的中式絲綢旗袍,一條杏黃色披肩自然地垂落在胸前。剛滿50歲,長相酷似孫科。臉上總是掛著甜甜的微笑,說起話來靦腆中又帶有自信,看來是一位性格溫柔又富有敬業精神的現代婦女。

作為孫氏後裔,踏上故鄉土地以後,心情就一直沒有平靜過。孫穗芳一再強調非常感謝國家領導人和故鄉人民的關懷。她說1986年7月,國家主席李先念訪問美國最後一站是檀香山。李主席特意參觀了孫中山1879年至1882年在檀香山讀書的意奧蘭尼和烏阿呼學校。還送給我三件珍貴的禮物:一個很精美的景泰藍大花瓶、一套藍白花飾的中國茶具,和一幅織金的絲綢布料。這次,就是穿著用這幅布料做的旗袍來到故鄉參加祖父孫中山誕辰120周年紀念活動。

發揚光大

1980年9月,孫穗芳應邀回國觀光訪問。1981年6月,她參加祖母宋慶齡在上海萬國公墓的安葬。父親孫科早在1973年去世,第二位祖母宋慶齡的去世又勾起了她對祖父的懷念。回到家中,她把祖父的廣東話和國語演講錄音翻錄了幾聳,每天細聽,“那段日子,我兩次夢見祖父。”信仰佛教的孫穗芳從那個時候起,辨棄了房產生意,開始潛心研究祖父和他的思想,那一年她45歲。

1996年孫穗芳撰寫的《我的祖父孫中山》出版;2001年和2003年,她的《我的祖父孫中山先生紀念集》兩次在南京出版。迄今孫穗芳回中國已經一百多次了。

孫穗芳說她沒見過祖父孫中山,但和祖父卻是精神相通,他的精神一直都在激勵著她。周圍人對他的敬仰之情深深影響著,而且家人都說長得特別像祖父,這讓她感到自豪。

從9歲開始,孫穗芳就留心收集祖父的照片和墨寶,後來她開始思考研究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而這一研究就是40多年從無間斷,並先後整理撰寫了多部回憶孫中山的文章和紀念集冊,收錄了很多反映孫中山先生革命歷程的珍貴圖片資料,對于孫中山先生的精神,孫穗芳更是有著最深刻的理解。

孫穗芳說,在南京的時候就曾夢到祖父孫中山,他在夢中告訴孫穗芳,要把他的精神發揚光大。這已經成了她的一項人生使命。孫穗芳現在海內外擔任多個名譽職務,按理說,年近古稀的她完全可以靜養天年,但是冥冥中這股力量支撐著她走遍全世界去繼續弘揚祖父的精神。20多年來,孫穗芳在中國、北美、北歐以及東南亞等地講演800多場,幾乎把祖父當年走過的地方都走了一遍。

至誠如神

孫中山先生給我們的形象是一個高大的偉人,那麽生活中的他是個什麽樣子呢。孫穗芳介紹,祖父孫中山不是那種高高在上的人,他的生活很艱辛,為了救國,他經常是吃不飽睡不好,顛沛流離。這些年我尋訪祖父足跡的講演經歷,讓我親身體會到他的這種艱辛。祖父“至誠如神”這句話對她影響非常大,她將把弘揚祖父精神的事業堅持到底。孫中山先生畢生為振興中華而奮鬥,國人懷念他、學習他,我身為孫家的子孫,更應繼承他的遺志,竭盡全力,為振興中華民族和祖國統一大業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孫中山是中國人驕傲,從小人家講我很像他,可能脾氣性格也像,我很心直口快。從前人家講我祖父喜歡仗義執言,fightingforjustice。她操一口略略卷舌的北方腔,字正腔圓,朗聲說,實際上他的三民主義就是打抱不平的主義,民族主義思想為民族打抱不平;民權主義為受壓迫的打抱不平;民生主義為小市民打抱不平。

她走遍世界各地,看到許多幸與不幸,最大的感觸是什麽。對大陸來講,中國國民黨連戰主席、親民黨宋楚瑜主席受邀到大陸訪問,兩岸的距離拉近了,用孫中山的思想、祖父的精神作為兩岸的橋梁,這非用他不可,因為孫中山代表著中華民族的尊嚴,是中國人的驕傲。他的思想、精神是中華民族的凝聚。

中國有了和平,即世界也有和平,首先影響東南亞。她信心滿滿地,中國保衛世界和平,保護弱小的民族,用我祖父的助弱扶貧思想。孫中山一生為國為民無私奉獻,強烈的愛國精神,隔代傳到了孫穗芳的思想上,她在中國設立以孫中山為名的醫院、發起建設中山國小、孫中山思想研究所等,為中國的發展付出一分力。

捐贈孫中山半身銅像

2014年9月5日上午,美籍華人、孫中山孫女孫穗芳博士,在民主黨派大廈14樓貴賓室,向民革上海市委捐贈了一尊孫中山半身銅像。銅像長、寬均為0.8米,將安放在民革上海市委機關裏。

上海市人大常委、民革上海市委專職副主委董波在接受捐贈時表示,孫中山為中國民主革命事業所建立的歷史功勛,及其博大深邃的思想、崇高的革命精神和高尚的人格魅力,永遠為世人所銘記和景仰。孫穗芳博士的捐贈之舉,對民革市委工作既是充分信任,也是大力支持。民革市委將以孫中山銅像寄托上海民革黨員對孫中山先生的緬懷之情,並激勵黨員進一步學習、繼承和發揚中山精神。

孫穗芳博士現任孫中山和平教育基金會主席、夏威夷中國婦女慈善會會長、美國夏威夷太平洋大學校董、中山大學香港校友會名譽會長等職。為了紀念祖父的功績,弘揚孫中山精神,多年來她積極著書立說,奔走海內外,宣傳募款興教助學,發動捐資扶貧濟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