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晨宇

孫晨宇

孫晨宇,1984年11月出生,黑龍江齊齊哈爾人,中國男高音。

  • 中文名
    孫晨宇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黑龍江齊齊哈爾
  • 出生日期
    1984年11月
  • 職業
    中國男高音

人物檔案

姓名:孫晨宇   國籍:中國

民族:漢族   出生地:黑龍江齊齊哈爾

出生日期:11月21日   星座:天蠍座

愛好:讀書 游泳 旅遊   畢業院校:天津大學 表演專業

代表作品

藝術歌曲《我的太陽》,歌劇 《軍中女郎》、《威廉退爾》等

我的太陽

義大利文歌詞:

Che bella cosa e' na jurnata 'e sole

n'aria serena doppo na tempesta!

Pe' ll'aria fresca pare già na festa

Che bella cosa e' na jurnata 'e sole

Ma n'atu sole,

cchiù bello, oje n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O sol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sta 'nfronte a te!

Quanno fa notte e 'o sole se ne scenne,

me vene quase 'na malincunia;

sotto 'a fenesta toia restarria

quanno fa notte e 'o sole se ne scenne.

Ma n'atu sole,

cchiù bello, oje n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O sol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sta 'nfronte a te!

中文歌詞:

多么輝煌那燦爛的陽光

暴風雨過去後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氣令人心儀神曠

多么輝煌那燦爛的陽光

(貝司)

啊你的眼睛閃爍著光芒

仿佛那太陽燦爛輝煌

眼睛閃爍著光芒

仿佛太陽燦爛輝煌

(同響)

(男高音起)

當黑夜來臨太陽不再發光

我心中淒涼獨自在彷徨

(切換)

向你的視窗不斷的張望

當黑夜來臨太陽不再發光

啊你的眼睛閃爍著光芒

仿佛那太陽燦爛輝煌

眼睛閃爍著光芒

仿佛太陽燦爛輝煌

仿佛太陽燦爛輝煌

仿佛太陽燦爛輝煌

她的眼睛永遠是我心中的最美

媒體採訪

一位不具備歌唱嗓音的男高音孫晨宇

好嗓子永遠不是保護起來的,而是練出來的——文/摘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音樂生活報》2010年第48期(總843期)封面人物專訪 文/黃聰

採訪

“我認為好嗓子永遠不是保護起來的,而是練出來的。如果我們天天畏首畏尾,前怕狼後怕狼,怕把嗓子練壞而不去練習,那我們的嗓子永遠不可能好。現在很多人聽我說話、唱歌,都異口同聲地說‘你的聲音條件真棒’,為什么我會讓人認為聲音條件好?其實,這都是我練出來的。只要你真正地喜歡聲樂,有了這種思維方式,有足夠的理論依據,有足夠好的方法,並具備學聲樂的頭腦,一個“土”嗓子也必然會變成“金”嗓子,我就是這樣的例子。”  ——孫晨宇

跟孫晨宇聊天,感觸最深的是他的直率和純粹。整個採訪的過程,他幾乎沒有提及關於自己所取得的任何成就,或許在他個人眼中:如今所取得的成就根本不足掛齒吧。相反,他那兩位恩師的名字(朱滄海、吳其輝)竟是他“出口頻率”最高的字眼。讓人不得不佩服他與恩師割捨不斷的情緣。

眼前的孫晨宇,是一個為了夢想而不懈努力的歌者。他雖沒有侃侃而談,但字字句句都是他的觀點,他的個性。跟孫晨宇聊天,實在是件很愜意的事情。談到興頭時臉上的表情也異常生動,甚至即興演唱起來,讓旁人也不由得被他的真誠和簡單所感染。他的直率、坦誠、自信,以及樂觀,讓你不必顧慮該說什么不該說什么,也讓我完全可以丟開採訪提綱即興發揮,盡情痛快地享受這個從黑龍江齊齊哈爾走出來的“東北小伙”,他那連綿不斷的氣息,將樂句毫無痕跡的自由舒展……

父母與老師的一次“合謀”,讓我接觸了音樂

“我小的時候跟普通的孩子沒什么兩樣,非常淘氣,不是把哪個孩子打哭就是把哪個夥伴綁在樹上。男孩子有哪個是不淘氣的?”孫晨宇直言不諱,童年頑皮好動的個性,製造了孫晨宇讓人意想不到的驚訝和詼諧。“但我的父母對我的家教還是比較嚴的,後來,在我7歲的時候,他們就和我們學校的班主任“合謀”起來——找個能栓得住我的東西,讓我別這么淘氣,少惹點事,能讓家裡人省點心。就這樣,我開始跟著老師學習手風琴,在學習手風琴的同時,老師見我的手比同齡人的手都大一些,恰好教手風琴老師(林鐵松)的丈夫又是一位鋼琴老師(李光臨),我就順理成章地學習了鋼琴。”

孫晨宇憑著過人的音樂悟性,飛速般地學習並進步著,總是讓老師、家人和同齡夥伴拍手叫絕、讚不絕口。正是有了父母與老師的一次“合謀”,正是有了兩位老師的悉心培養,孫晨宇走上了音樂之路。但又正由於他的淘氣,弄傷了彈鋼琴的武器——手,但困難並沒有難倒對音樂有著摯愛之情的孫晨宇,他在音樂道路上有著另一個別樣的精彩——他與聲樂結下了不解之緣,並一發不可收拾。

幸遇兩位恩師,讓我在聲樂道路上起跑

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這句話說來容易,做來難,對孫晨宇而言更是這樣,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逆境中堅持的意志,也正是出於對音樂的特殊情節,給了他一個別樣的精彩。當他第一次被專業老師認定不具備學習聲樂的先天嗓音條件的時候,骨子裡有股不服輸勁的他,在一次參加省聲樂比賽為同學鋼琴伴奏的時候,他認識了自己的第一位聲樂恩師——朱滄海。“那時候朱老師聽著我的樂感很好,音樂綜合素質也比較高,就破例收下了我這個學生,直到老師離世。”孫晨宇回憶道。

不論繁忙休憩,孫晨宇對音樂追求的鐘擺總是不停地運行。他的生活變了,他的命運也變了……唯一不變的便是孫晨宇在聲樂道路的發展中,是幸運的,因為他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位“伯樂”——他的第二位恩師——吳其輝。

他說:“對於這兩位恩師,我想是我音樂起跑線上的催化劑,朱滄海老師,他把我由一個‘沒嗓’人變成一個‘有嗓’的人,是把一隻病貓調教成一隻猛虎;而吳其輝老師,就像給了我一雙翅膀,讓我如虎添翼。”

要做好自己的業務,首先要做一個純粹的人

率真的孫晨宇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做一個純粹的人,才能搞好業務”。 有的人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而他卻擅長於把一切複雜的事情簡單化、單純化。他說:“做任何學問,與做人是密不可分的。相信大家都聽過我國古代孫臏與龐涓的故事,論為人,孫臏品質純良,龐涓陰險狡詐, 但最後論兵家的成就,龐涓在歷史上僅僅是一個笑柄,孫臏被後人豎指高贊,成為兵家之孫武之後第二個軍事將相。所以,不管我們學什么,做人和你的學術是完全成正比的。”

抱著這種純粹的態度,孫晨宇總是快樂充實地生活著,因為他的目標如此明確,每天的任務如此具體,他與世無爭,執著追求著自己永恆不變的夢想。他坦率地告訴我們記者:“聰明的人永遠比較的是自己,而那些愚笨的人只會跟他人去比較,他們那些人永遠不可能悟到:自己就是一個世界,自己最大的對手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超越了自己就等於超越所有人。”

永生難忘的“失聲”經歷和第一次獲得“高弱音”

孫晨宇是典型的“古典”男高音,在後天老師的訓練下,他是一位讓人尋覓多時的男高音。然而,命運弄人,這位“古典”男高音也曾有著與“重量級黃金小號”莫納科一樣不盡人意的遭遇——失聲。

當他在大學一年級,獲得了2003年馬來西亞第一屆國際合唱節領唱的《八駿贊》,贏得了A1組金獎後,他失聲了,度過了2年多灰暗的時期,他說:“從那時候起,我的聲音開始走下坡路,等到發現自己走下坡路時,已經晚了,但當時年輕氣傲,還認為自己挺了不起的。我就想憑著自己的方式把聲音找回來,結果常常事與願違。”怎么辦?幾經周折,他想起了自己的恩師朱滄海,他又回到了老師身邊,在師生的共同努力下,他當作自己從零學起,重新把朱老師的一套東西學一遍。“這下倒好,幾個月的時間,把我幾年來的空白都彌補了,正是那幾個月的時間,也正有了那一次的失聲,不僅樹立了我的聲音觀念,讓我重拾起了自信心,還是對藝術、做人、人生都有了更進一步的反思和體會。從那以後,我越唱越好。第一次真正獲得了“高弱音”(highC、highD、highE、highF)的強弱自由控制。”

對話孫晨宇

只要不斷地往前走,就不會有“瓶頸期”

記者:學了音樂以後對你的性格是否改變了,還會那么淘氣嗎?

孫晨宇:學了音樂之後更加年少輕狂了。因為大多數學聲樂的人都是“有嗓而學”,我是“無嗓而學”,是老師用特殊的手段把我教好的,所以我就瞧不起“有嗓”而唱不好的人。

記者:當一個人的技藝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通常會遇到“瓶頸期”,歌唱也會遇到“瓶頸期”嗎?

孫晨宇:我認為這個“瓶頸期”永遠不可能有。人的潛力是無限的,而人的嗓音,可塑造性是最強的。俗話說,活到老學到老,聲樂本身就是一門遺憾的藝術,永遠都沒有絕對的正確,帕瓦羅蒂只說自己的聲音對了百分之六十,所以說,永遠不可能有“瓶頸期”。只要你不斷地去挖掘,只要不斷地去往前走,瓶頸就不會有。甚至到你臨死之前,你都還會發現自己還有一些問題沒有解決。

學好聲樂,首先要具備一個學聲樂的頭腦

記者:據說你學任何東西接受能力都比別人強?

孫晨宇:可能是我的領悟力比較強吧,能非常快地領悟老師的意圖,能很好地吸收別人的長處,然後把它們轉化為自己的東西。

記者:你剛才提到嗓音條件並不是判斷能否學好聲樂的條件,那你認為什么才是決定學好,聲樂的關鍵?  孫晨宇:首先要具備一個學聲樂的頭腦,這個比較抽象。以我個人為例吧,這一點可能會對好多前輩 “不敬”。有些老師、有些前輩善意地向我提起他們個人的“咬字”意見,但我認為唱歌就是要用自己說話方式去咬字,做到字正腔圓就夠了,對他們諸如此類的種種觀點從來都是陽奉陰違,從心裏面就否定他們的有些觀點。後來我師從吳其輝老師,他從來沒有提過我的咬字有問題(吳老師的耳朵相當的厲害)。唱歌,位置必須高,所以我唱歌的時候,我儘量往上哼,當我沒有聲高位置的概念的時候,吳老師已經說我的聲音位置是高的。吳老師的教導為我以後的觀念上,給我加了雙保險。

如今的孫晨宇正為了他那永恆不變的“義大利夢想”努力著、前進著,他說:“對於義大利,我對她有一種朝聖的感覺,因為義大利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他的信念很堅定,因為他知道獲得將意味著什么,懂得等待、執著、不斷努力的意義,所以他不會放棄!

恩師吳其輝點評:

孫晨宇是我所有學生中非常聰明、用功的門生之一,他有漂亮的音色,演唱音域能夠到達聲樂作品中的最高點——High降E,他是唯一能完美地拿下《威廉·退爾》的男高音。他不僅唱得好,鋼琴也彈得非常棒,他能把蕭邦和李斯特的鋼琴作品表現得很入味。基於這樣的基礎,他的演唱表現力非常深邃,是歌唱家中罕見的一位。正如他的師兄袁晨野——因為鋼琴彈得好,所以在柴可夫斯基的比賽中獲得金獎。

總的來說,音樂修養一流,蕭邦彈得很溜,高音越過國境,“斯卡拉”頻頻招手,完勝“威廉·退爾”,“女郎”如履平地,High降E不在話下,9個HighC易過喝粥,百尺竿頭雖高,仍可再進一步!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