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有明天

孩有明天

孩子是朝陽、是希望,孩子的童年應該是美麗且充滿憧憬的。可是對一個患病的孩子來說,童年卻是和病魔永無休止的鬥爭。孩有明天這部充滿愛心、溫情洋溢的勵志片,將真實病例融入劇集,傳達必要的醫葯訊息,並通過三個新入行護士的積極和成長,帶出樂觀向上的精神。

  • 中文名稱
    孩有明天
  • 主演
    鄭斌輝,郭妃麗
  • 類型
    劇情

劇情簡介

一群天真爛漫卻飽受病痛折磨的孩子,一組不分晝夜盡心協力為病人奉獻醫護人員,一部以醫院為主題的超強寫實劇。聚集卡士陳容強大,包括新傳媒俊俏小生鄭斌輝、新進美女林湘萍、陳秀麗台灣偶像劇醜女大翻身》女主角郭妃麗以及首次參與電視劇演出的廣播界紅星徐振榮,全新的搭配,帶給觀眾全新感受。大家也請留意客串演出的影後黃碧仁、李錦梅,資深演員陳慧慧黃奕良和陳澍承等人。

本劇以一所醫院為背景,透過一群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與病人的接觸,反映不同背景和階層的病人對病魔的種種喜與悲、笑與淚。劇裏遭受各種慢性疾病折磨的孩子相信將令觀眾抽泣心酸。在醫院裏,不但隻是病人面對身心,心靈的創傷,醫護人員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要去克服,過程中交織出許多感人的故事。

分集劇情

第1集

醫葯社工珊霓到腎病兒童偉良的家裏作家訪。偉良父親丁叔因糖尿病截了一條腿,靠賣彩票賺點錢幫補家用,生活重擔全落在當清潔女工的丁嫂身上。懂事的偉良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偷偷幫父親賣彩票,也沒到醫院復診,珊霓找到偉良,強把他帶到醫院去。 醫院裏,護士長佩金正在對三個剛加入的新護士訓話。忠耿、秀月和丹美,性格各異。秀月性情冰冷,但做事細心謹慎。丹美迷糊,粗枝大葉。忠耿待人熱情,對冷冰凍的秀月有好感,但常碰釘子。 第一天上班就碰到一個凶巴巴的護士長,丹美感嘆以後的日子不好過。她在進入洗手間小解時,聽到廁格裏傳出哭泣聲,嚇得丹美大喊:有鬼!眾人進入洗手間一看,原來是小病人冰冰因害怕抽血打針,躲在洗手間裏不敢出來。後經過珊霓的輔導,終把冰冰哄了出來。 兒童病房裏的病人都是一些被疾病折磨,每天都在和病魔抗爭的可憐孩童。醫院裏的護士和醫生都得有莫大的能耐,對這些小病人付出更多的愛心和耐心。就像醫院裏的黃俊生醫生,就常常扮小醜,變魔術,來逗孩子開心……

第2集

偉良雖然被珊霓押回家,但卻又因為不忍見媽媽丁嫂為了自己的病,四處向親戚借錢,受盡白眼和譏諷,終暗自減少洗腎的時間,嘗試節省洗腎的葯水…… 因為沒打針和減少洗腎的時間而病發。幸好珊霓到訪,及時將偉良送進醫院裏。偉良的心跳幾乎停止,忠耿慌了手腳,秀月鎮定的喝叫忠耿用心肺復甦法,終把偉良搶救回來。忠耿對秀月更加傾心。 丁嫂痛心的責問偉良為什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偉良流著淚說不想看到父母為了他的病到處借錢,遭人白眼,寧願死掉算了。珊霓目睹丁嫂一家三口抱頭痛哭,為自己的有心無力而沮喪不已。俊生吹口琴開解珊霓,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拉近不少。 6歲的薇薇,是腦癌的病患者。自從動了手術之後,她除了手指和腳會輕微活動外,每天都隻是目光呆滯的望著天花板,形同植物人。薇薇的父親志剛是個德士司機,他在接薇薇出院時巧遇俊生,俊生覺得志剛極為面善,冒然上前打招呼,志剛卻冷漠的表示不認識他……

第3集

秀月的繼父金發趁妻子麗華喝醉酒,闖進秀月的房間,對秀月施暴。家寶欲救姐姐,反被金發推跌在地上,引致癲癇病發作。危急間,麗華被吵醒,她拿起球拍怒摔金發,並將金發打跑。秀月本想打電話報警,卻被麗華阻止,她怒而想離家,但又因不忍心丟下家寶而忍辱留下。 麗華帶家寶到忠耿爸爸洪師傅的中葯店求醫。洪師傅吹噓自己的醫術如何了得。忠耿大力鼓吹中西合璧,勸麗華帶家寶去醫院驗血,找尋病因。見兒子唱反調,洪師傅為之氣結。秀月來中葯店找麗華和家寶,忠耿方知秀月有一個患有癲癇症的弟弟。 忠耿關心秀月,趁上班時追問她的家事,令秀月甚為不悅,後秀月見忠耿並沒有把家寶患癲癇症的事告訴丹美,終對忠耿的印象稍有改觀。 Tommy病情危急,俊生為了要留在醫院觀察Tommy的病況,拒絕與Joanne上律師樓談開診所的事。Joanne大為失望,她不滿俊生把醫院和病人排在第一位,暗暗埋怨俊生心裏根本沒有她的存在……

第4集

秀月拒絕了忠耿的夜宵,後發現麗珠為了夜探兒子連晚飯都沒下肚。秀月折回櫃台,向忠耿討了包子,忠耿以為自己有機會,暗喜,後見秀月把包子轉送給麗珠,又不禁黯然偉良表哥Richard對偉良一家關懷備至,熱心的為偉良安排到外國換腎,但因換腎的費用高達4、5萬,Richard終慫恿丁嫂賣掉組屋給偉良醫病。 珊霓對Richard所言一直存有疑問,她在網際網路上查找資料後,發現Richard介紹的並不是頂尖的醫院。珊霓正在為偉良擔心之際,偉良卻因為拼命工作籌醫葯費而搞到腹部的洗腎管子受到感染。偉良再度入院,情況更見危急…… 偉良因腹膜受感染,已經不能再在家裏洗腎,醫葯費又因此暴升,為了讓偉良早日換腎,丁嫂倉促的在RICHARD的唆擺下以低價賣出屋子,RICHARD見大魚就要上鉤,心裏高興。 小光鬧情緒,丹美和Sally等頗有微言,秀月卻覺病人最需要的是關愛,並主動的去接觸小光,終博得對方的喜愛。眾護士對秀月的細心感到敬佩,忠耿和佩金更是對秀月倍生好感……

第5集

忠耿知自己惹父親不快,終和母親聯手討父歡心,結果卻還是弄巧反拙。 忠耿在護士站送葯包不果,趕去秀月家,剛好看到秀月和母親麗華被金發欺凌。忠耿仗義相助,秀月對忠耿雖有感激,但表面上還是冷然相對,令忠耿心裏更是七上八下。俊生發現偉良情況不樂觀,但偉良卻因自己將到國外換腎而充滿希望,俊生覺偉良不宜舟車勞頓,要珊霓做家訪時再勸丁嫂。珊霓家訪時大力勸阻,無奈丁嫂卻不把珊霓的話放在心上,還因珊霓一再唱反調而態度冷淡,珊霓深感無奈。 有年到廟裏添香油,想起失散多年的麗華和小月決找私家偵探尋訪。 秀月在病房照料TOMMY,珊霓來看偉良。因為錄音帶攪帶,珊霓和秀月為了錄歌給TOMMY聽而談起童年往事,兩人發現彼此小時候竟有過相似的經歷。因為錄音失敗,為安撫Tommy,珊霓到銀行找麗珠,無意間竟發現RICHARD和MONA談起就將拿到巨款的事。珊霓懷疑Richard詐欺丁嫂,再次上偉良家,無奈丁嫂卻拿出剪報,證實確有Richard所提的醫院,珊霓一時無言以對……

第6集

偉良情況進一步惡化,心裏還惦掛著父母,珊霓難過不已,堅持要去找丁嫂和丁叔,佩金反對,要她好好養傷。珊霓偷溜出醫院,誰知俊生早已猜到,駕車來接她,兩人在一起的情景被JOANNE看到,對他們有所誤會。兩人遍尋各處,都找不到丁叔和丁嫂下落,珊霓傷處加劇,俊生背她,珊霓有一陣甜蜜。JOANNE試探俊生和珊霓關系,俊生坦然相告,誤會冰釋後,JOANNE再提開診所的事,俊生不想JOANNE生氣,唯有敷衍著。 丁嫂和丁叔被騙後,隻能寄居在汽車天橋下,處境堪憂,丁叔為了籌偉良的醫葯費,甚至自己有病也堅持不去看醫生。丁嫂想到偉良等著錢去換腎,更是深感無顏去見偉良。夫妻淚眼相對,一片凄風苦雨。 金發帶大耳窿來醫院找秀月麻煩,秀月堅持不肯給錢,這一幕被送貨來醫院的有年看到。父女碰面卻不相認,有年對秀月留下特殊印象,秀月看到有年、佩金和珊霓一家人幸福,想到自己的身世,黯然神傷……

第7集

珊霓無法面對偉良的逝世,避而不出席偉良的葬禮,獨自在海邊吹口琴疏解心中的鬱悶。俊生送上向日葵,鼓勵珊霓重新出發。珊霓在俊生的鼓勵之下,重拾信心。夜晚,珊霓烘製餅幹,想要送給孩子們,並且做了一塊特別的餅幹打算送給暗戀已久的俊生。 珊霓到醫院送餅幹,意外得到俊生即將與JOANNE離開醫院的訊息。珊霓感到失落。珊霓在天台巧遇俊生,俊生為了該不該離職煩惱。珊霓雖然不舍得俊生,卻鼓勵俊生為JOANNE著想。俊生思前想後,終于決定辭職。俊生在送辭職信的當兒,遇到被送入院的薇薇與志剛。俊生主治薇薇,得知志剛經濟拮據,主動提出幫忙志剛,可惜志剛毫不領情。 珊霓為了俊生即將離職悶悶不樂,在洗衣店幫有年折衣服解悶。有年接到偵探社來電,匆匆離開。珊霓招呼顧客時意外發現麗華與秀月的舊照,感到疑惑……

第8集

俊生證實薇薇並沒有患上腦膜炎,表示多觀察一兩天薇薇就可以出院。蓮心哽咽著呼喊薇薇,薇薇卻毫無反應,志剛不禁感到凄酸。珊霓終于勸服志剛接受慈善機構的資助。珊霓進一步想要調解俊生與志剛之間的心結,志剛毅然表示除非俊生醫好薇薇的病,要不然自己是不會接受俊生。俊生聽到志剛的話,反應。 俊生廢寢忘食的研究薇薇的病例。JOANNE不滿俊生終久沒有辭職,忽略她的感受,發俊生脾氣,俊生感到無奈。薇薇的病情毫無進展,俊生偶然看到忠耿幫老員工做腳底按摩,得到啓發,開始研究腳底按摩與腦神經的聯系。珊霓主動做俊生的試驗品,俊生求之不得。JOANNE看到俊生與珊霓做親密的動作,不悅。珊霓得知JOANNE為了薇薇的事生氣,主動告知JOANNE俊生與志剛的心結。JOANNE恍然大悟,終于諒解俊生的苦心。 丹順跟忠耿對換的期票不能兌現,忠耿著急的找丹美。丹美表示無能為力,忠耿著急的上門找丹順。丹順狡猾的以"推"字訣應付忠耿。忠耿見秋玲有了身孕還不懂得養胎,滔滔不絕的教秋玲。丹美慢慢對忠耿起了情愫……

第9集

志剛頸椎受傷,因擔心醫葯費而堅持不住院,蓮心勸服不了隻好依了他,讓他在家裏休養,可是家裏卻因此失去了經濟來源,幸好珊霓介紹蓮心到有年的洗衣店工作,而其實在背後付蓮心工資的是俊生。俊生知道志剛是不會接受他的幫忙,才叫珊霓出面,志剛雖然心疼老婆拋頭露面,但也隻得暫時接受這樣的安排。 有年從私家偵探處查獲麗華下落,于是前往尋找,麗華見到有年,想起當年的被遺棄,怒恨添胸,除大罵有年一頓,還動手打他,並且謊稱當年與有年所生的女兒小月已經賣掉了,有年信以為真。當晚,有年喝醉回來,在迷糊中叫出麗華和小月的名字,佩金晴天霹靂,知道有年與麗華母女有聯絡,追問之下,有年坦言隻是想知道麗華母女過得好不好而已,但佩金已經大受刺激。秀月看出佩金有心事,體貼之,佩金感動下要秀月以後叫她金姨。而麗華擔心有年上門認回秀月,便撒謊躲避大耳窿,要秀月及家寶一起到親戚家暫住。 芊芊煮粥給志剛吃及喂了薇薇喝好流質牛奶後要回學校補習,臨走前告訴志剛廚房還煮著水,志剛說他會看著。不久,志剛聞到燒焦味,焦急的想去廚房看個究竟,卻因為劇痛而無法爬起來,掙扎著爬出房往廚房一看,驚見廚房失火……

第10集

俊生帶洪師傅要來給薇薇做針灸,正擔心志剛會拒絕,恰好珊霓也來探望薇薇,俊生如遇救兵。三人來到志剛家外,驚見屋裏失火,志剛則劇痛得趴在地上。俊生破門而入,志剛叫俊生先救薇薇,俊生見珊霓已經沖入房裏救薇薇,便扶志剛到屋外,俊生見薇薇給珊霓救出來,于是跑回屋裏幫洪師傅滅火。珊霓發覺薇薇不妥,似乎有生命危險,急叫俊生,在俊生鍥而不舍施救下,薇薇終于醒轉,志剛看了眼裏盡是感激之情,正在大家感慶幸之際,獨自滅火的洪師傅沖出來嗆咳不止,而俊生與忠耿也因此事而和解…… 成人部缺乏人手,丹美被調去,與住院的洪師傅有了點小爭執,洪師傅罵她是九流護士,丹美氣呼呼告訴忠耿遇見一個野蠻病人,後來才知道自己口中的野蠻病人是忠耿的爸爸,頓時尷尬不已,借故開溜……

第11集

佩金發現秀月與麗華是母女關系時,內心震驚不已,疑惑到底麗華跟有年說當年私生女小月被賣掉的話是否屬實?便決定到麗華家查探虛實,誰知到麗華家時,目睹麗華生活落魄潦倒,還被麗華臭罵一頓,使到佩金心中的疑惑不但沒解開,還添增煩惱。 丹美被調回兒童部,適逢佩金請假,心情特別好,誰知被忠耿要她向丹順追債,丹美表示自己也被哥哥欠了一筆錢而苦惱,這時,被洪師傅知道,幫忠耿想到將工抵債的解決方法,搞到忠耿啼笑皆非。 在俊生的治療下,志剛的腳傷逐漸康復,可是薇薇的病情卻惡化,令蓮心憂心忡忡,珊霓見蓮心被薇薇的病情搞得心力交瘁,便勸說蓮心回去休息,擔起看護薇薇的責任,俊生見珊霓如此有愛心,主動跟珊霓分擔的任務,誰知他們倆講故事時,不經意的親密動作引起了Joanne的誤會,毅然提出拆伙,頓時令俊生不知所措。 蓮心接到學校的電話,發現芊芊沒去上補習班,還瞞著她去串沙爹賺取零用錢來買芭比娃娃,一時怒中燒,將芊芊痛打一頓,後來在珊霓的解釋下,才知道錯怪了芊芊,母女相擁而哭……

第12集

佩金提前銷假回來上班,對護士的表現表示十分不滿,特別是針對秀月,另其他護士大為不解,尤其是珊霓,一直為秀月說情,可是佩金堅持她是對事不對人,而且澄清沒視秀月為傳人,珊霓不解母親為何突然對秀月改變態度。 忠耿見秀月受到佩金的刁難後,更加努力工作而感到心疼,主動找機會幫忙秀月,卻被丹美介入插科打諢,令他啼笑皆非。 珊霓看出俊生心事,內疚是否因為那晚兩人徹夜給薇薇讀故事書的誤會而引起的?要主動去跟Joanne解釋,俊生坦言不關珊霓的事,而是他與Joanne喜歡看的風景不同。 這時,俊生突然接到Tommy又入院的事,病情比之前更加嚴重.麗珠對Tommy的病覺得內疚,俊生扮小醜逗她和Tommy開心,珊霓卻感覺到俊生有心事,勸他去和Joanne講和。 俊生知悉Joanne的診所找了Chris來做合伙人,感覺多了第三者,Joanne坦言俊生不幫她,隻好找人分擔開銷,並暗示如果俊生還在乎他們的感情的話,就應該遵守諾言辭職與她共創事業,俊生為此感到進退兩難。 薇薇動手術,眾人擔心,珊霓鼓勵大家折千羽鶴為薇薇祈福……

第13集

俊生為無法履行要留下醫好薇薇的承諾,向志剛表示歉意,志剛對俊生的決定表示體諒,兩位好友冰釋前嫌。而薇薇在動完最後一次手術之後,竟然可以開口說話了! 俊生和珊霓望著薇薇出院,心中非常感觸,俊生告訴珊霓他已經辭職了,珊霓覺得這是孩子們的損失。TOMMY的病情出現變化,必須進行手術,植入導管協助他呼吸,麗珠聽了竟然暈倒。珊霓和俊生送麗珠回家,看到麗珠中風的母親大小便失禁,見到麗珠心力交瘁的哭泣,都十分同情。 另一方面,俊生看到JOANNE和CHRIS對診所的計畫竟然是設立減肥配套,心中非常排斥,JOANNE看穿俊生的心理,向他保證隻讓他診斷有挑戰性的病例……

第14集

秋玲亂吃東西導致肚子痛,以為要泄肚子,而把丹美急招回來。丹美趕路而硬逼忠耿把她送回家。誰知二人回到家才發現原來秋玲快生產了!來不及把秋玲送去醫院,二人竟在洗手間裏成功為秋玲接生! TOMMY的病情沒有起色,不斷喊痛,麗珠看了內心十分痛苦,加上被銀行裁員,經濟陷入困境。這天是俊生在醫院的最後一天,大家為俊生搞個別具心裁的歡送會,誰知卻在這個時候,TOMMY不見了! TOMMY不見了,俊生和珊霓焦急地到麗珠家找他。那時,萬念俱灰的麗珠開了煤氣,打算和TOMMY及媽媽自殺,脫離痛苦的人世。幸虧俊生和珊霓及時趕到,救了一家三口。也因為這樣,俊生錯過了出席診所的開幕禮,JOANNE對俊生生氣極了,她知道俊生是放不下醫院的,她也知道俊生一直在遷就勉強,所以毅然和俊生分手,分道揚鑣。

第15集

佩金依舊生氣有年,不管有年如何討好她,她依然和有年打冷戰。有年到診所做內窺鏡檢驗,醫生卻告訴他,他得了胃癌! 金發向麗華掏錢不遂,轉向找有年。有年得知金發有小月的訊息,非常高興,願意出錢換取訊息,金發意外發現有年出手闊卓,竟然獅子開大口,索價五萬! 俊生又重回醫院工作,護士們都很開心,並敲詐俊生回請他們。俊生請他們吃過晚飯後直落PUB,卻巧遇JOANNE和CHRIS。看到二人頗親熱,俊生不是滋味。珊霓設法安慰俊生,甚至想主動握他的手,但卻因俊生表示要專心事業而打退堂鼓。珊霓回家做了心型的餅幹送給俊生,希望俊生看到後能明白她的心意,可惜俊生一直沒機會看到。 TOMMY想念父親,珊霓得知麗珠的前夫不願見兒子,動了惻隱之心,請俊生假扮是TOMMY的父親,錄了一卷錄音帶給TOMMY,這令麗珠對俊生非常感激……

第16集

有年佯稱買了二手洗衣機,叫珊霓送給秀月。佩金知道後,想到有年幫的是麗華那家人,心裏很不舒服。 麗華擔心會失去秀月,不斷提起自己對秀月好,秀月莫名其妙。洗衣機送來,珊霓與秀月詫異是全新的,秀月羨慕珊霓一家都是好人,感慨自己和母親所受的苦皆是拋棄她們的父親造成的,故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Tommy忽然中風,麗珠不忍孩子受苦,哭倒在俊生肩上。麗珠向珊霓傾訴希望有個肩膀可以停靠,珊霓反應。秀月工作辛苦,忠耿來幫她,並成功約到她去看演唱會。下班後,忠耿等秀月,不料丹美要他載她去買坐月的東西,秀月見狀走掉,忠耿生氣丹美搞破壞。 有年接珊霓放工,遇見秀月,提要請她吃飯,秀月推辭不了。餐廳,有年不斷夾菜給秀月,珊霓戲謔他們更象一對父女,有年要秀月以後有困難就來找他幫忙,秀月感激。古尼伯帶阿麗來買綳帶,丹美來買坐月的東西,不小心弄傷阿麗,被洪師傅斥責,忠耿與丹美才知道阿麗有脆骨症……

第17集

丹順跌傷腳,來找洪師傅推拿,丹順說秋玲整天哭,洪師傅說她是得了"髒躁症"。古尼伯帶阿麗來復診,忠耿見兩人顯得無助,深感同情。忠耿煮了"逍遙茶"給秀月喝,說可以解她的鬱悶,丹美不禁心頭酸溜溜的。秋玲與丹順為了孩子,吵個不停,俊生說孩子得了"法絡氏四合症",需要開刀,丹順擔心醫葯費。秋玲向丹美哭訴因為糊裏糊塗,自己這一生算是完了,丹美安慰她。丹順為了籌醫葯費,接下大工程,並向大耳隆借錢。 有年病情加劇,咳出血來。珊霓來勸父親回家,有年帶她去找秀月,意圖撮合她們倆姐妹,秀月不領情,有年吐血,珊霓震驚叫住秀月……

第18集

丹順跌傷腳,來找洪師傅推拿,丹順說秋玲整天哭,洪師傅說她是得了"髒躁症"。古尼伯帶阿麗來復診,忠耿見兩人顯得無助,深感同情。忠耿煮了"逍遙茶"給秀月喝,說可以解她的鬱悶,丹美不禁心頭酸溜溜的。秋玲與丹順為了孩子,吵個不停,俊生說孩子得了"法絡氏四合症",需要開刀,丹順擔心醫葯費。秋玲向丹美哭訴因為糊裏糊塗,自己這一生算是完了,丹美安慰她。丹順為了籌醫葯費,接下大工程,並向大耳隆借錢。 有年病情加劇,咳出血來。珊霓來勸父親回家,有年帶她去找秀月,意圖撮合她們倆姐妹,秀月不領情,有年吐血,珊霓震驚叫住秀月……

第19集

一日,有年無故失蹤,令佩金、珊霓陣腳打亂,珊霓和俊生更到處尋找,雖然感情有所進展,但是怎麽找也找不到有年的蹤影。原來有年獨個兒到金店去為佩金、珊霓和秀月各自打造了項鏈,作為臨別禮物。自己更拖著半條命的身軀,到秀月家去留下一封自己的"遺書"。 終于等到動手術的時間,正當有年被推望手術室的時候,正當佩金、珊霓依依不舍地把有年"送"到手術室門口時,其實,秀月已經哭成淚人地躲在遠處一角,默默地目送著"爸爸"進手術室…… 有年手術進行中,珊霓意外發現秀月躲在一角。珊霓感到欣慰,秀月倔強的托詞自己是來還存折與金鏈的!佩金望著存折與金鏈,百感交集。醫生告知有年的癌細胞已經擴散,而且時日無多,佩金與珊霓呆愣。 麗華悄悄來探望有年,佩金發現。佩金要求麗華勸秀月來見有年,麗華不肯答應,宣泄由于佩金的無情,試自己這些年來受盡了苦,佩金愧疚卻無以補償。

第20集

麗華口硬心軟,勸秀月去看有年,以免他死不瞑目。秀月望著存折,思潮起伏。 丹順回來,遇大耳窿前來追債。丹美責怪丹順借高利貸,丹順信心十足有能力償還。兩人回到家中,驚見屋內滿是煙霧,阿BOY啼哭不停,而秋玲沉睡不醒。丹美發現阿BOY發高燒,緊急送他入院。俊生表示由于照顧失當,造成阿BOY感冒。丹順不滿秋玲疏忽,大罵秋玲,秋玲反駁,兩人不歡而散。 丹順開工,驚聞承包商跑路。丹美來電告知秋玲失蹤,丹順大受打擊。忠耿關心丹順有什麽打算?丹順亂了陣腳,丹美同情丹順的遭遇,竭盡所能幫助丹順。忠耿贊丹美重親情,JJ借丹美譏諷秀月冷血。秀月臉色沉了下來……

第21集

珊霓要秀月去看病重垂危的有年,以了卻有年的心願。秀月倔強不肯答應,還說出絕不會替有年送終的無情話。 珊霓忍無可忍,怒摑秀月,要秀月好好的反省,免得將來後悔一輩子。 有年出院,秀月不敢現身,遠遠跟著,見有年進了廟裏點香。由廟祝口中,秀月知道這18年來,有年一直為她和麗華供奉著祈福的塔香,不禁感動得落淚。 有年回到家裏已經奄奄一息。臨終前為佩金戴上手鐲"如花似玉",也將珊霓托付給俊生。有年心事未了,久久不肯咽下最後一口氣。秀月終于出現,就在她跪在有年床前叫出爸爸後,有年終于含笑而逝……

第22集

珊霓葯性發作,舉動失常,俊生把珊霓送回家時,發現珊霓的書本裏夾著自己的照片和兩人的合照。俊生回想過去與珊霓在一起的種種跡象,終恍然珊霓一直在暗戀著他。當麗珠做了早餐,再次向俊生示好時,俊生拉著珊霓的手,向麗珠表明珊霓是他的女朋友。麗珠失落而去,俊生向珊霓表示一輩子都不會再放開她,珊霓甜蜜。 珊霓見阿麗因為想念阿公而不肯吃飯,心情異常沉重。珊霓知道由于阿公與阿麗非親非故,加上年紀老邁又有病,是絕對申請不到阿麗的撫養權的。珊霓苦惱,不知道該如何向古尼伯開口,俊生鼓勵她要理智處理。珊霓往找古尼伯,見他生病了還在拾紙皮,為的是要賺錢買書包、鞋子給阿麗上學,並對領養阿麗充滿憧憬。珊霓告之真相,古尼伯氣憤。 忠耿邀請秀月回家吃飯,洪嫂知悉珊霓的弟弟患有癲癇症,感覺擔心,令秀月覺得洪嫂不喜歡他。後來在忠耿的表白下,秀月才釋懷,而丹美獲悉忠耿與秀月已成為一對,也豁達的接受了事實。 丹順抱孩子去找秋玲,希望能打動秋玲,誰知道秋玲在見到孩子有所動情之際,又給急躁的丹順搞砸,丹美氣煞責備丹順不解溫柔。 麗珠終于被羅賓的真情打動,願意接受羅賓的感情……

第23集

麗珠被羅賓的真情打動,願意接受羅賓的感情,並打算送Tommy到美國動手術,俊生為麗珠找到歸宿感到欣慰,阿麗又因為阿公沒來看她而不吃飯,珊霓于是上門找古尼伯,誰知竟發現古尼伯已經病死家中;而俊生也發現阿麗因為骨脆症而導致耳朵失聰…… Joanne決定結束診所回來與俊生一起當醫生,珊霓感覺二人似乎舊情重燃,俊生來不及解釋,卻接到阿麗失蹤的訊息。珊霓和俊生四處尋找阿麗,俊生見阿麗危及,竟不顧一切地沖前搶救,結果被車子撞個正著……

第24集(大結局)

在麗珠離開當日,Tommy給了麗珠一個卡帶,麗珠聽到Tommy的聲音有如觸電般,麗珠聽了之後,決定選擇陪伴在孩子身邊,羅賓也沒有強迫,無奈的接受麗珠的抉擇。 丹順哀求秋玲回家,秋玲不肯,這時大耳窿出現,丹順沒錢還債,大耳窿打秋玲主意,為救秋玲,丹順被打傷,秋玲責問丹順為什麽搞到現在這個樣子,叫她怎麽回家?丹順痛心的說是自己沒用,秋玲選擇離開是對的,丹順說完黯然離開。次日,秋玲悄悄上洪師傅的中葯店,才知道丹順已經改變了,後來在丹順的苦求下,秋玲終于願意回家。 不管Joanne和珊霓花了多少心思,俊生始終沒有醒轉過來,珊霓于是安排所有小病人到他病床邊跟他講話、唱歌,希望能把俊生喚醒…… 一直不甘放手的Joanne,在目睹珊霓為俊生所做的一切後,深知珊霓對俊生的感情不是自己可以相比的,也悄然離開了醫院…… 孩子們又興奮的等著看小醜哥哥表演,這時候珊霓也加入表演。又有患病的小孩推進醫院,俊生與珊霓想也不想,急急推著小孩向醫院裏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