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鴻子

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出自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滅絕師太的師兄,舊版叫"孤鴻尊者",被楊逍活活氣死。孤鴻子和楊逍相約比武,為了確保勝算向師妹滅絕師太借了倚天劍,沒想到倚天劍尚未出鞘就被楊逍擊敗,劍也被楊逍奪去。但是楊逍拿著劍竟然笑道:"倚天劍好大的名氣!可在我眼中,卻不過是一堆破銅爛鐵!"竟然棄劍而去。孤鴻子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氣病而死。

  • 本名
    孤鴻子
  • 字型大小
    孤鴻尊者
  • 所處時代
    元代
  • 民族族群
    漢族

小說記載

我接掌本派門戶不久,你師伯孤鴻子和魔教中的一個少年達人結下了梁子,約定比武,雙方單打獨鬥,不許邀人相助。你師伯知道對手年紀甚輕,武功卻極厲害,于是將我的倚天劍借了去。”周芷若聽到“魔教中的少年達人”之時,心中怦怦而跳,不自禁的臉上紅了,但隨即想起:“不是他,隻怕那時他還沒出世。”隻聽滅絕師太續道:“當時我想同去掠陣,你師伯為人極顧信義,說道他跟那魔頭言明,不得有第三者參與,因此堅決不讓我去。那場比試,你師伯武功並不輸于對手,卻給那魔頭連施詭計,終于胸口中了一掌,倚天劍還未出鞘,便給那魔頭奪了去。”周芷若“啊”的一聲,想起了張無忌在光明頂上從滅絕師太手中奪劍的情景,隻聽師父續道:“那魔頭連聲冷笑,說道:‘倚天劍好大的名氣!在我眼中,卻如廢銅廢鐵一般!’隨手將倚天劍拋在地下,揚長而去。你師伯拾起劍來,要回山來交還給我。哪知他心高氣傲,越想越是難過,隻行得三天,便在途中染病,就此不起。倚天劍也給當地官府取了去,獻給朝廷。你道氣死你師伯孤鴻子的這個魔教惡徒是誰?”周芷若道:“不……不知是誰?”

滅絕師太道:“便是那後來害死你紀曉芙師姊的那個大魔頭楊逍!”

性別爭論

蘇版的倚天屠龍記中滅絕有這樣一句話:楊逍,大師姐孤鴻子就是被楊逍活活氣死的!

所以,孤鴻子和楊逍是什麽關系?難道是先是兩情相悅然後楊逍薄情? 孤鴻子到底是男是女?第二版裏沒有說。隻是滅絕對周芷若提到“你師伯孤鴻子......”。舊版中孤鴻子叫孤鴻尊者,與滅絕同門師兄妹,並且暗生情誼,欲定終身…… 所以孤鴻子被楊逍氣死後,滅絕跟他結梁子這麽深 。

第二版滅絕給人最深的印象是她對明教深植于髓的仇恨。滅絕與明教結仇一是因為俗家哥哥方評為謝遜所殺,二是因為師兄孤鴻子被楊逍氣死。第一個原因隻是開始略微提了一下,最主要的還是第二個原因。以前有篇滅絕的前傳,大意是寫滅絕本是如紀曉芙一樣的多情溫柔的女子,與孤鴻子情深意切,最終因孤鴻子之死性情大變,變成了後來的滅絕。由于倚天屠龍記中很少提到滅絕以前的事情,這種看法無法考證,恐怕隻能去問金庸本人了。但書中仍有一些線索,郭襄創造峨嵋派,傳位給徒弟風陵師太。名字自然很容易讓人聯想起風陵渡口,天真無邪的郭襄。風陵師太性格應該近于郭襄,那滅絕的性格至少不是師傳的。而且滅絕極其欣賞的兩個徒弟也俱是溫柔秀雅的女子,至少可以表明在滅絕冷酷的外表下隱藏著對這種溫柔秀雅的向往,丁敏君不為滅絕所喜歡也就不難理解了。滅絕的冷酷很可能起源于某種難言之隱,丁敏君的曲意逢迎真是拍到馬腳上了。滅絕似乎隻有孤鴻子一個同門,難道風陵師太隻收了兩個弟子?並且滅絕對男人有種排斥的心理。峨嵋派的男弟子地位很低。由此可見,滅絕與孤鴻子的關系不一般,而且很可能經歷過性情大變。想想周芷若由秀雅變成冷酷,或許能夠感受到滅絕那顆無時無刻不在為仇恨所煎熬的心。當然滅絕大節還是保持不錯的,郭襄為楊過誤終身,滅絕因為孤鴻子性情大變,再加上周芷若不識張郎是張郎,峨嵋派多是傷心之人。

第二版金庸為了維護名門正派的形象,就改了。但其實,如果隻是一個普通的師姐滅絕不可能如此失態,所以改過以後,滅絕的狂怒就顯得很突兀了。但是網路上其他著作都把孤鴻子寫成男性。

死因之謎

孤鴻子到底是因為什麽而氣死的呢?

原因有二,她真的喜歡上了楊逍,但是一個魔教,一個武林正派,無法走到一起。孤鴻子假借比武,向楊逍表白,這就是為什麽不許他人助拳的原因。結果技不如人,胸部中掌。被年少氣盛的楊逍羞辱而氣死。

原因2 與楊逍比武那是在滅絕繼承了峨眉掌門,或許他想證明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但是卻適得其反,被一個剛出道的少年打敗,真是無臉再見江東父老。想怎麽在峨眉混啊,怎麽在江湖立足啊。掌門被滅絕搶去了,自己還能和她再續情緣嗎?羞憤而死。

滅絕與孤鴻子

在倚天原著,和各個版本的倚天電視劇中,滅絕這個人物有點偏激,對明教的偏見太深,但總的來說還算得上嫉惡如仇、光明正大,但實際是這樣嗎?

先來比較一下,滅絕對師兄和對親哥哥的感情吧!

謝遜親手殺了滅絕的親哥哥方評,但在張翠山一家三口自冰火島回歸後,張無忌無意中說出謝遜是他義父,謝遜未死之後,眾多武林人士一路圍追堵截,想要讓張翠山說出謝遜的下落,峨嵋派也去了,但去的卻隻是一些年輕弟子,還蒙頭蒙面的故意裝作是昆侖派,被俞蓮舟擊敗後,還假惺惺的留下三匹馬,不要說什麽峨嵋派得到訊息比較遲,隻來得及派出一些年輕弟子,其實以滅絕對徒弟的嚴厲,如果她真下了死命令,讓弟子無論如何都要攔下張翠山,逼問出謝遜的下落,那些弟子一定會前僕後繼寧可不要自己的命也要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的,由此可見,這一場攔截隻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

張三豐百歲壽宴時,眾多武林人士名為拜壽,實則是要逼問張翠山謝遜的下落,隻峨嵋派是實為拜壽,順便問一下謝遜的下落,不要說滅絕尊重張三豐,不願峨眉、武當兩派結仇,她才不在乎這些呢!張無忌身中寒毒,需要用武當、峨眉、少林三派的九陽功救命,【本來峨嵋派也傳得一份“九陽真經”,但掌門人滅絕師太脾氣十分孤僻古怪,張三豐曾數次致書通候,命殷梨亭送去,滅絕師太連封皮也不拆,便將信原封不動退回。】在六大派攻打光明頂時,蛛兒向殷梨亭打探張無忌的訊息,滅絕曾當著殷梨亭的面道【“張無忌這孽種,早死了倒好,否則定是為害人間的禍胎。”】所以說,滅絕才不在乎什麽武當、峨眉的情誼呢,撕破臉那也沒什麽大不了,由此可見,滅絕對逼問謝遜的下落,找到屠龍刀,也不怎麽積極嘛!

再看看滅絕對楊逍的態度。

楊逍與孤鴻子的結怨過程,來看看滅絕的原話,【我接掌本派門戶不久,你師伯孤鴻子和魔教中的一個少年達人結下了梁子,約定比武,雙方單打獨鬥,不許邀人相助。你師伯知道對手年紀甚輕,武功卻極厲害,于是向我將倚天劍借了去。】這說明,孤鴻子擔心不是楊逍的對手,所以借了師妹的倚天劍,想靠兵器之利取勝,【隻聽滅絕師太續道:“當時我想同去掠陣,你師伯為人極顧信義,說道他跟那魔頭言明,不得有第三者參與,因此堅決不讓我去。那場比試,你師伯武功並不輸于對手,卻給那魔頭連施詭計,終于胸口中了一掌,倚天劍還未出鞘,便給那魔頭奪了去。”】話鋒一轉,孤鴻子忽然變得正氣凜然起來,死活不讓師妹去掠陣。這裏還說,楊逍【連施詭計】,楊逍這人大家都知道,雖然不是什麽正人君子,但與人比鬥中說他會設計陷害別人那也不太可能,大概隻是用了一些小手段,使計倒是使了,卻未必是詭計,然後楊逍將倚天劍拋到地上,揚長而去,孤鴻子就此氣死,說實話,看到這裏我隻覺得孤鴻子這人忒小心眼了,他的死楊逍未必需要負全部責任吧!但從此滅絕提起楊逍都要咬牙切齒,寵愛的弟子不肯殺楊逍,她就一掌擊斃了她,還讓丁敏君去殺了當時年僅八九歲的楊不悔······

神尼她老人家真是嫉惡如仇啊,做得真是好啊,那些魔教妖人的孩子怎配活在世上,還是早早除去省的以後作惡多端,危害世人。而且神尼她老人家殺了紀曉芙後,對外宣稱紀曉芙失身于楊逍,這才死了,看看啊,這才是說話的藝術呢!人家神尼一句謊話都沒說,人家隻是省略了紀曉芙是她殺得這一小小步驟而已。

從滅絕對謝遜和楊逍的態度,大家就可以看出在滅絕的心裏,到底是師哥親啊還是親哥哥親吧!說她和孤鴻子沒點其他什麽關系,打死我我都不信。

從滅絕對明教眾人,對楊不悔的態度,就可以看出在滅絕她老人家的心裏,明教中人那就不是人,幸虧攻打光明頂時,神尼她老人家沒見到明教那些弟子的一歲孩兒八旬老父,否則這些人也難逃一死哪!不知道她的眾生平等都學到哪裏去了?喔,我說錯了,在神尼老人家心中,確實是眾生平等,但明教中人及其妻兒父母那都不屬于【生】的範疇。

在萬安寺中,滅絕逼迫周芷若發誓【小女子周芷若對天盟誓,日後我若對魔教教主張無忌這淫徒心存愛慕,倘若和他結成夫婦,我親身父母死在地下,屍骨不得安穩;我師父滅絕師太必成厲鬼,令我一生日夜不安,我若和他生下兒女,男子代代為奴,女子世世為娼。】那也罷了,反正那是人家自己的徒弟,人家想讓徒兒幹什麽,那全遂人家自己的意,但她一方面不許周芷若對張無忌動心,一方面又讓周芷若【以美色相誘而取得寶刀寶劍】臨死時還【緊緊抓住張無忌的手腕,厲聲道:“魔教的淫徒,你若玷污了我愛徒清白,我做鬼也不饒過……”】哼!都讓徒弟以美□惑張無忌了,還擔心徒兒清白不保,原來在神尼她老人家的心裏,那張無忌就是一正人君子啊,送上門的美色都不要,隻看看不動手。

還有,神尼老人家不願受魔教的恩惠,寧願摔死也不願讓張無忌托她一下,但若沒有範遙的解葯,她功力未復,未必能托起周芷若吧?受都受了,還假惺惺的裝什麽正經啊?喔,我又錯了,我又冤枉神尼老人家了,那是範遙硬給人家灌得解葯,可不是人家求的。

神尼曾對周芷若說,她有兩個願望,【“為師的生平有兩大願望,第一是逐走韃子,光復漢家山河;第二是峨嵋派武功領袖群倫,蓋過少林、武當,成為中原武林中的第一門派。】依我看啊,神尼一生有三大願望,一是殺了楊逍為情哥哥報仇,二是峨嵋派武功領袖群倫,蓋過少林、武當,成為中原武林中的第一門派,三是逐走韃子,光復漢家山河,這三個願望中,自是第一個願望是首要實現的,而第三個願望那就是天邊的浮雲,如果前兩件事做成了,就做做第三件事也無妨,雖然人家說過【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是神尼老人家讓周芷若用美色誘惑張無忌時說的話),但消滅明教,殺了楊逍才是大事,驅除韃子那也隻不過是小節,就算有相助蒙古人之嫌,但神尼自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寧可背負賣國的罵名,也不能讓明教中人驅走韃子,讓天下落到明教妖人的手中。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