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劍客

孤獨劍客

孤獨劍客,英文名:Janker,所屬組織:黑客基地、劍客山庄。王獻冰就是這其中的一員,太多有關黑客的事件中,都留有他的足印,但黑客永遠不會用真名出名,如同他自己。

  • 中文名稱
    孤獨劍客
  • 外文名稱
    Janker
  • 姓名
    王獻冰
  • 所屬組織
    黑客基地、劍客山庄

著名黑客

孤獨劍客

孤獨劍客

英文名:Janker
  所屬組織:黑客基地、劍客山庄
  王獻冰就是這其中的一員,太多有關黑客的事件中,都留有他的足印,但黑客永遠不會用真名出名,如同他自己。

真實生活

他是一個需要生活的黑客,他也需要事業,他的事業幾乎始終圍繞著信息安全展開——網路帶給我們一個奇怪的思維,比如,我們不可能理解一個出色的小偷去做警察,但我們絕不反對一位著名的黑客成為信息安全企業的技術總監。王獻凍的主要工作是信息安全,黑客也許隻能算是他的副業。“我不喜歡黑客的群體活動,比如2001年針對美國的紅客風波,他們使用的一些技術,我更早的時候曾經教過。”
  他沒有《黑客帝國》中那身很酷的皮夾克,也沒有墨鏡,見到記者的時候,他的頭發有些凌亂,衣服也隻能說是勉強包著身體——典型的單身男人,一切從簡。他還有著中原人的憨厚,有什麽就說什麽,他的故事也許不像一個傳奇,但足以讓我們思考。
  “如果不是朱明方,我想我可能就選擇外企了。”
  做企業是為了掙錢,打工是為了謀生,進外企是為了獲得更好的收入。而對王獻冰來說,去外企的念頭產生,源自他對自己失敗經歷的總結。
  2007年,王獻冰接管黑基網(原黑客基地),負責管理及運營。
  2010年10月,王獻冰、周林亮被警方控製。檢方認為,王獻冰及周林亮的行為,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製電腦信息系統的程式、工具罪。 
  此案一審時,王獻冰對檢方指控提出抗告。他稱,公司是圍繞IT培訓進行經營和宣傳,無上載非法軟體的故意,他也不能識別哪些是違法的黑客工具。網站之前曾經有過一些免殺軟體使用教程,因為這些軟體可能會被他人惡意利用,他已要求移除。另外,涉案的“黑基2009全能工具箱”不是其上載的。檢方指控的次數是流覽次數,非下載次數。現沒有證據證明,有人利用網站的軟體從事非法活動。
  一審法院審理後,確認了檢方的指控。根據王獻冰、周林亮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判處王獻冰有期徒刑5年,罰金60萬元,周林亮有期徒刑4年,罰金10萬元。
  宣判後,王獻冰和周林亮以量刑過重為由提出抗訴。
  近日,市一中院終審裁定駁回二人抗訴,維持原判。

畢業艱苦

1997年,畢業于鄭州大學機電工程系的王獻冰被分配到了鄭州棉麻研究所。雖然才出大學,但喜歡電腦的他很早就掌握了高明的編程技術。“1995~1996年吧,冬天,我整晚上機,學校機房沒有暖氣,冷得厲害,我就披個大衣,為調試程式一晚上要重新啓動機器幾百次。”

生活轉折

他的電腦才能很快就在工作中顯示出來,他也很快成了骨幹。當然,畢竟是國有製單位,他的月收入少得可憐——工作一年,所有工資加起來,不夠買一台當時比較落後的奔騰166電腦。
  但他很快樂,並且開發出來了一些項目,這些項目為研究所帶來了幾十萬元的收入,當然,他並沒有得到什麽。
  網際網路的誘惑讓他感覺到了壓力。其間,他因為給商都信息港寫聊天室軟體,開始大量接觸網際網路,也是從那時起他感覺到了信息安全的魅力——聊天室裏天天都有搗亂者,如何讓他們“閉嘴”,其實是一個學問。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