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逸超

季逸超

季逸超,90後男生,高中開發蘋果應用程式,高三推出"猛獁1"流覽器,大一時推出"猛獁4"流覽器,並獲得Macworld2011的特等獎。

  • 中文名
    季逸超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1992年
  • 職業
    著名程式員
  • 性別

簡介

​季逸超,男,1992年生。高中開發蘋果應用程式,高三推出“猛獁1”流覽器,大一時推出“猛獁4”流覽器(猛獁流覽器),並獲得Macworld2011的特等獎。並獲得天使投資人徐小平的青睞。

季逸超

季逸超從十幾歲開發第一款App時開始就堅持兩個原則:不放廣告,堅持收費;面向全球市場。他開發出了iPhone上個人開發的流覽器中下載量最大 的產品。徐小平對他說“哪怕你失敗了,隻要你還想創業,我仍然出錢”。季逸超說,我的偶像不是喬布斯、比爾·蓋茨,隻是約翰·卡馬克這個著名的“屌絲程式員”。

約翰·卡馬克(John D. Carmack II),是享譽世界的程式員,id Software的創始人之一。id是一家專門開發電子遊戲、電視遊戲的公司,成立于1991年。“他的一生很正,就是一個屌絲程式員的感覺,一步一步在 幹那點事,全靠自己努力。他無法做到像比爾·蓋茨和喬布斯那種高度,但對我來說那個高度已經很牛了。我也想和他一樣不斷做出很酷的東西,讓人們記住我的作品,而不是我這個人,于是我就可以輕松地忙下一個作品了。”剛滿20歲的季逸超對《創業邦》說。

經歷

潛移默化

對商業世界的這份警覺和清醒其實不全來自于矽谷,很大一部分業來自于季逸超媽媽的潛移默化。他媽媽是IT公司的高管,自小每天送他上學的路上,媽媽 都會跟他講講公司裏發生的事,公司最近有什麽決策啦,股份是怎麽回事。“最開始她可能隻是想把心理憋著的事念叨下。後來我因為從16歲開始就自己掙錢了, 就想到我早晚也得混出生路,所以覺得有用沒用先聽著吧。”

高中時代

高中時期UC問季逸超有沒有興趣去工作,聯考結束當天,季逸超給UC優視董事長俞永福發了一條信息,大意是“聯考完畢,隨時可以上崗”。他說,當時 一閃念,還想過談收購的問題。因為隻是想去實習不會長呆,所以他在簽契約的時候還特別留意有無諸如“不競爭條約”或者“職務發明權益”之類的。

季逸超

季逸超在日志裏寫到:“聯考完的這一年是我經歷的最精彩的一年——從國中就說要技術起家,做到了,現在每天睡覺我的產品每月也能帶來幾萬的收入;中考前喜歡上蘋果想在這圈闖闖,做到了,猛獁流覽器拿下了MacworldAsia2011特等獎;好多人打我的名字總弄錯,解決了,現在搜狗輸入法自帶我的名字;聯考前覺得一定要自己闖出一份事業,做到了,在徐小平和紅杉資本的支持下與兩個好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整個高三,季逸超“白天畫草圖,晚上寫代碼。為了一個Bug調試到凌晨三點,解決後覺得特別幸福”。季逸超的同學張驍懿對季逸超的這股子激情勁兒還記憶猶新:“有一次季逸超的家長把他電腦沒收了,于是他就在課上拿本子記了很多idea和偽代碼,最後我把電腦借他,他躲在自己臥室裏刷了一夜,就把猛獁流覽器的更新做出來提交了。”問起季逸超曾被沒收電腦的事兒——“這事兒就不要提了,”他一帶而過。

其實,徐小平特別感慨季逸超父母的開明,自忖自己都很難做到:“我兒子在高二時跟我說‘我不上大學了,我要去做街舞表演者’,我聽完就崩潰了。雖然我佯裝淡定,說‘你去跳吧’,但實際上嘗試用各種陰謀詭計去破壞他的計畫,想方設法誘導他去上大學。”季逸超的阿公阿麼還是很希望孫子能去考大學的,可是他的父母最終支持了他。不過,父親為兒子考慮地更為現實和深遠一些,“無論如何有個學位”。季逸超接受了父親的建議:“我父母對我的希望就是不要餓死。”

張驍懿的成長過程跟季逸超很像,兩人從國小時就是同學。當季逸超還剛開始學iOS時,兩人就合作為學校社團的公益項目做開發,做了個宣傳打工子弟生存狀況的App,季逸超做iOS版,他做Android版。“當時大家都是新手,一邊學一邊開發,兩邊的進度也是時快時慢。做完之後,都覺得自己的開發水準提升了一大截。”後來,他倆經常念叨:“以後咱倆一人開一個公司,競爭。”

那時,學校裏的環境也很寬松。在聊網的創始人徐德塵說,北大附中和人大附中出“技術宅”。季逸超回憶:“即便再忙、有考試,我們學校基本上保證在3 點鍾放學,剩下的時間是我們自己的,當然我選擇學一點東西,寫點程式,掙點小錢。”季逸超當時是TIC(北大附中電腦俱樂部)的社長,平時活動也不是很 多,更多的是社員自己各行其是。張驍懿高二時是北大附中社團聯合會的會長:“如果是其他學校的話估計早就被取締了。”

北大附中的副校長張思明總對他們說,你們不能隻把那些考出600多分的人視為優秀的學生,你考個560多分、540多分不見得就不優秀。他們的化學老師,在課上跟他們講,先學會做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再去做學問。

高三時,季逸超正在花大量時間開發猛獁流覽器,也難免影響學業。那時剛剛建立不久的小米公司打電話找到他,不巧趕上考試,他試探著去向班導請假,老師竟然準了假,還附上一句“別耽誤了大事”。後來,蘋果公司去學校找他,班導直接把他從理綜考場上叫到會議室,和校長一起聊他的事。

臨近聯考,他的語文老師主動拿出一節課的時間讓季逸超給同學們講解蘋果公司的歷史。“老師總會耐心看完我寫的各種內涵文學乃至重口味鬼故事般的作文,並給出神一般的吐槽評語。”

季逸超高二時,和朋友一起破解了全校所有老師的密碼,後來自知手法拙劣其實早已暴露。但直到畢業,相關的老師才與他提及此事:“這要是別的學校你們早被處分了,但我真的很欣賞你們能自己編程而不用別人寫好的工具來搞破壞!”

張驍懿和季逸超都說,“這是個奇葩學校。”張驍懿現在在美國念書,被稱作“疑似最年輕的蘋果總部實習生”。倆人常在網上聯系,季逸超總不忘介紹一句“這是我國小同班、國中高中同校的好基友!該Geek一直在研究攝像頭手勢識別技術。北大附中畢業的技術宅們要是一起創業絕對很牛逼。”

聯考之後,也曾有非常信任季逸超的前輩叫上他一起創業。正在考慮的期間,他拿著剛開發出來的Rasgueado輸入法的初版去給對方看。對方給的反 饋是,有這些時間還不如多做主營業務的開發。于是,他做了決定,回拒了創業邀請。“經過這幾個月,我感到了‘夢想’二字的分量,平時說起來很輕松,其實是血淋淋沉甸甸的。”

猛獁

跟人提起季逸超,知道他的人反應都很一致:“嘿,那個十幾歲開發出猛獁流覽器的年輕人啊。”季逸超不願意總跟人提自己的年齡:“我開心的是自己的每一個產品都是靠產品本身,而不是靠19歲在賣。”猛獁流覽器對他的特殊意義很大一部分就在于,市場不計年齡隻看產品。這款流覽器被測評網站App Advice評價為“重新定義了流覽器的標準”。自Mammoth 1開始,從設計到美工、開發、測試、運營等工作,全部由他一人獨立完成。

季逸超

“年少輕狂”,他已經不止一次用這個詞形容過自己。國中時,他迷上了作業系統研發,因為覺得那才是電腦程式設計的根源。他幾乎試用了所有作業系統。初二時,他和兩個同學想要嘗試開發出比Windows更好的作業系統。“所有瘋狂的程式員,都在做著編作業系統的夢。”回顧這段故事,季逸超也笑言自己是“年少輕狂”。

其實,在開發猛獁流覽器之前,為了掙點零花錢,季逸超已經開發上市了7個蘋果App。之後,他還開發了iPhone手機輸入法Rasgueado。 還在國中時,在百事可樂的促銷活動中得到一張“巨星演唱會”門票,他毫不猶豫地賣掉,轉而買了一部iPod touch。“看到了蘋果系統,我才知道什麽是優雅的、好用的作業系統。”更重要的是,蘋果是一塊新大陸。他去逛塞班論壇,但那裏已經自成體系,他一個新人完全插不上嘴。蘋果論壇就不一樣了,季逸超一下子就參與進去了。于是,他加入了威鋒技術組,還在那裏找到了跟自己年齡一樣小的伙伴,討論技術,嘗試研 發。“蘋果將所有玩設備人的水準拉到了一個起跑線上。”

猛獁誕生

高二暑假,季逸超發現手機網上流覽器繁瑣而又復雜,決定要寫一個簡單快捷的手機流覽器軟體。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從國外的問答網站或者開原始碼中找技術來源。第一版完成時,他見桌子上有一張生物課上拿來的猛獁象圖片,由于純色背景比較容易用PS摳出圖樣做圖示,所以他幹脆給流覽器起名叫“猛獁”,並在 3個月內更新了3個版本。“Mammoth3”發布時, 達到3天12萬的下載量。聯考結束後第二天,他又一頭扎進“Mammoth 4”的更新。

網易公司線上門戶事業部客戶經理陳誠曾經問季逸超,除了Geek,普通人需要用到如此先進和牛逼的流覽器嗎?越是復雜的東西使用者體驗越是難以把握。季逸超回答:“定位不同啦,我不追求使用者量大,但求使用者平均智商最高。”他認為流覽器市場是分層的,低端使用者大多用手機自帶的流覽器,有點意識的使用者會用 免費的老牌廠家的。就流覽器本身來講,隻有高端的使用者願意付費獲得更高、更好的體驗。這雖然不是一個特別廣的市場,但也是個不錯的市場。正是因為這個想法,季逸超拒絕針對流覽器的投資,寧願讓猛獁流覽器的市場回報穩固成長。他甚至拒絕所有的投資,因為不想過早承受投資帶來的盈利壓力。

2010年12月的一天,iPhone冬粉在蘋果手機套用商店裏第一次看到一個名叫“猛獁”的流覽器軟體。下載試用後,他們贊嘆,甚至有人驚呼,“猛獁”顛覆了傳統手機流覽器的概念。它擁有快速多頁面架構,功能多樣、強大,而操作異常便捷,很多功能隻需一個手指的觸摸就可實現。雖然沒有任何推介,第一天上線下載量達到40多次,隨後大幅攀升,而開發者季逸超名字也隨之流傳開來。好奇的人們想一睹“猛獁”開發者的廬山真面目,並期待從他那裏得到更多的創新體驗和驚喜。

20版本

2012年5月7日,季逸超推出了他的iPhone手勢鍵盤Rasgueado 2.0版本,新版本僅用了兩天時間完成(1.0版也是48小時)。

季逸超

Rasgueado本意是弗拉明戈吉他的一種輪指技法,季逸超用這個名字命名,實際上也正體現這種輸入方式的高超之處。Rasgueado讓使用者在打字的時候手指無需離開鍵盤便可以自由的移動游標、段落選取、復製貼上等,大大加快了文檔編輯的速度,同時效率和準確率都非常高。

可供開發者使用[3]Rasgueado 2.0版本則增加了文字反選、斷詞、游標強調、多控制項支持等功能,同時完美支持中文、英文、筆劃等多種輸入方式。

Rasgueado發展過程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蘋果不開放輸入法接口,但季逸超還是通過技術上比較困難的合法劫持UIKeyboard事件的方式來讓其在未越獄的iPhone App中全局使用。

季逸超表示,希望能與開發者合作,將Rasgueado植入到文本編輯、微博或第三方輸入法App中去,來最佳化使用者的文本編輯體驗。目前Rasgueado尚不供普通使用者使用,未來如果有時間和人力的話,季逸超也會推出可用越獄iPhone輸入法全局使用的版本。

產品發布會

2012年10月,在北京藍色港灣的電影院裏,季逸超的Peak Labs召開首場產品發布會。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伙人沈南鵬專程趕來做開場發言,新東方創始人之一、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坐在台下等待著上場。季逸超講完,一個女孩兒喝著彩兒喊了一句“太帥了,我愛你!”台下笑成一片,場面很是歡樂。

季逸超

出生于1992年的季逸超,已是入行10年的“老程式員”。他獨立開發的猛獁4流覽器(Mammoth 4),獲得MacworldAsia2011特等獎。“我們投的是你這個人,去做你想做的最野的事”——真格基金和紅杉資本聯合投資季逸超,成立了 Peak Labs實驗室。季逸超在微博裏寫到,實驗室將“以貝爾和施樂為目標”。

能容納一二百人的放映廳坐滿了被邀請來的媒體和報名而來的人,紅杉和真格基金的工作人員裏裏外外地張羅。觀眾席裏還有幾位是徐小平投過的創業者。聚美優品作為兄弟公司先試用了Peak Labs的新產品線上資料分析系統Jigsaw,聚美優品聯合創始人戴雨森上台演示了這款產品的使用效果。

首場發布會上,Peak Labs發布了3款產品。“如果1萬個小時幹一件事叫專註,並可因此變得專業的話,那為什麽不能花3萬個小時幹3件事?”季逸超在台上講。

任東浩和劉青陽也是90後,比季逸超大兩歲,三個人曾經都是北大附中電腦俱樂部的成員。實驗室一成立,季逸超就把他倆拉了進來。與季逸超已經長期休學創業不同的是,他倆目前正在北大念書。“這是倆神人,”季逸超說。

在產品發布會上,CTO任東浩負責介紹其中一款最復雜抽象的新產品。他看上去像個文弱書生,身形瘦削,語言簡潔、精準、沒有太多修飾。待任東浩講完,負責串場的季逸超上台:“剛才可能大家都沒聽明白,我再介紹一下。”季逸超的語言更通俗一些。

季逸超季逸超

任東浩一路被保送上北大,從小就對圖象、編程特別感興趣,對國際上高精尖的新東西非常了解,季逸超說他“超前得給人靈異的感覺”。他會經常講些國外的最新研究成果,透徹地分析其起因、經過、結果,講完之後就問大家“覺得市場前景怎麽樣”,也不指望馬上就能做出來,但總能讓大家保持一個前瞻的眼光,大家也能互補。任東浩負責帶人做開發。“他把理論轉化成實際的效率也非常高,絕對是我認識的所有人裏面技術最恐怖的,而且他最可愛的是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有 多強大。”季逸超這樣評價他。

“我是他們兩個人中編程水準最差的,所以我隻能做後勤的工作。”劉青陽是CFO,現在在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念書,與季逸超一樣,小時候也在美國生活過一段時間。其實,在國小二年級時,他和季逸超就一起在北大附小機器人隊裏做機器人。據說在中關村一帶的學校裏,他們倆都很出名。劉青陽獲得過全國數學聯賽 (一個全國性的數學大賽)一等獎,也是很早就被保送上北大。季逸超說:“他的理財頭腦超出實際年齡。”

發布會後,季逸超宣布,公司放假2周。當晚,季逸超早早地睡了,因為“累迷糊了”。六個月的時間,Peak Labs開發出了3款產品,其中一款就是Mammoth 5。雖然這次的產品發布會有50個人操持,但Mammoth 5從設計到開發,包括宣傳片的製作和配音都由季逸超獨自完成。“因為猛獁流覽器對我有特殊的意義。”

創立背景

“撒野去吧!”

王晶是在車庫咖啡見到季逸超的投資人之一,無論從個人情感還是投資角度都非常喜歡眼前這個年輕人。他的感覺與蘇菂一樣:“這個年輕人接觸起來讓人感覺非常舒服。與許多他的同齡人比起來,他已經做得很好。”

面對這個謙遜的年輕人,王晶想給他點建議:“可以先到大公司歷練下。”王晶當時的想法是,到團隊當中去歷練一下,學習如何管理,什麽是商業,這個年輕人的創造力才能走得更遠。

後來,在另一個演講之後,季逸超又被人拍了肩膀,“我投你錢,你創不創業?”那個人就是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周逵。季逸超拒絕了。周逵沒有說什麽,他找來了真格基金的徐小平。紅杉資本是真格基金的主要出資人,徐小平被青年學生譽為“人生夢想導師”,周逵請徐小平去跟季逸超談一談。

季逸超回憶說,那天接到一個聲音甜美的女生的電話,請他出來聊一聊。季逸超雖然不願意接受投資,但還是樂意跟投資人聊。見了面,季逸超沒認出坐在對面的徐小平,經人介紹才恍然大悟。徐小平當時一拍自己臉:“難怪沒有預想中的驚喜效果!”

徐小平也非常喜歡這個年輕人。“他不是一個完人,但是他有現在的年輕人中罕見的自由心智和創造力。與那些被聯考、奧數折磨的孩子不一樣,季逸超更像一個正常成長的男孩。與一些不善交流、甚至眼睛都不敢看人的技術宅男不同的是,季逸超又像一個優秀的文科生,他有表達力。有表達力才有說服力,否則成不了 一個企業領袖。”

徐小平建議,可以成立一個實驗室。給季逸超的承諾是,不設時間表,自由發揮。“哪怕你把錢都花光了,失敗了,隻要你繼續創業,我們仍然出錢。”季逸超那時還沒想好要做什麽,聽這麽一講,“何樂不為嘛”。于是,在實驗室的發起人協定上,徐小平把原本厚厚的契約精簡到了幾頁紙,大大減少了投資人對項目的 約束條款。

在Peak Labs的產品發布會上,季逸超在台上講:“網際網路的未來不是分析和定義出來的,而是不斷創造,然後在市場中歷練出來的。當你和投資人討論你心中的 next big thing時,也隻是按照你現有的經驗來減少風險,這就是為什麽我們是一個實驗室。我們願意用探索來創造真正的未來。”坐在觀眾席裏的徐小平一臉笑嘻嘻的表情,長輩一樣地看著台上。

“作為投資人,我當然知道創業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麽。他來找我的時候,我們會一起來幫他。其他的時候,順其自然。”但顯然,這個順其自然裏還是有些潤物細無聲的東西在,裏面有幫襯,也有引導。

實驗室成果

Peak Labs的首場產品發布會,由真格基金的董事之一、公關總監張亞哲任總負責人,真格基金和紅杉調度了50個人參與其中。在實驗室的運營上,徐小平幫季逸超 找了一個大姐級的人物當內當家,包括打理工商、稅務等日常事務,還時不時地引薦業界成功的創業者、管理者傳道授業解惑。

短短6個月內,PeakLabs開發出了三款產品:Mammoth 5、Jigsaw和Zine Project。“Zine一旦成功,不亞于谷歌對世界的顛覆。”季逸超說。這三款產品完全沒有關聯,用季逸超的話說,一個是大眾類的,一個是公司類的,還有一個有無限可能。“前面兩個賺現金流,後面一個賭未來。”按計畫,Peak Labs分成幾個組來維護不同的產品,每到產品要開始維護的時候,就會開始新的產品研發。“我們實驗室就像是一邊賣雞蛋賺錢,一邊下蛋。沒有一個人知道哪一個是金蛋,一直要把蛋都投放到市場,看哪個最值錢,哪個就是金蛋。”

Peak Labs在紅杉的辦公室裏搭建了團隊。做什麽新產品,投資人在不知不覺中幫助他們做減法。某個領域出現了哪幾家值得關註的公司,這個市場可能會值多少錢,會有一個多大的規模,或者某個領域的幾個公司的財報非常慘,這個市場快完蛋了,這些都是在跟投資人聊時經常談起的話題。“他們不會跟你說,你應該做什麽, 什麽值得做,他會告訴你做這個是不行的。”

投資不是不掙錢,但“有的人有知識,可沒有創造力;有的人有創造力,我們能做的就是陪伴”,這與徐小平的投資哲學有關系。在真格基金以往投資的項目裏,徐小平說他總結出一條規律,凡是他隻看重模式忽略了人的項目,大多都失敗了,反而是那些因為喜歡這個人而投的項目成功了大半。“尤其是早期的投資,就是投人。”

在Peak Labs的新產品發布會上,徐小平在台上講:“實際上全世界人民都可以上Facebook,在那上面已經實現了共產主義了。”底下笑成一片。他又問:“中國的世界性產品在哪裏呢?”台下無人回應。其實,徐小平看重季逸超的,正是他的國際化視野。 季逸超4歲時跟父母去美國,國小二年級時回國。在北大附小,因為英語好,被機器人隊的老師招了進去,並常常跟隊參加國外的比賽。那時,他開始接觸電腦編程。迷上蘋果之後,他開始自學,看關于蘋果最晦澀的東西。“看教材,找培訓,看似是捷徑,但捷徑不能把你帶向最前沿的東西。”入門之後,他去泡國內 外科技類的問答網站和論壇。季逸超的父親是大學物理教授,經常拿話敲打他:“什麽事都弄明白點,別不懂裝懂。”季逸超說:“我們的討論是要有答案的,不是大家說了一通之後各自回家。我作為一個程式員學了一個知識就很想套用,這時候我可以做一些項目,比如開源的東西,把我的產品分享出來。經過分享和學習,我 們漸漸地成為了這個領域裏水準稍高一些的人。”

在學校時,季逸超搞過電腦會考培訓班,掙了第一桶金。App Store出現,他便成了蘋果套用的開發者。“編多少行代碼,就能回來多少錢,這種感覺特別踏實。蘋果搭建了那麽好的一個全球平台,為何要把自己限定在中國這個市場呢?”一開始,“Mammoth 4”隻有漢語和英語兩個版本,但一些使用者使用之後發來郵件,願意免費為德語、法語等多語言版本提供翻譯。目前,猛獁流覽器支持7種語言,是iPhone 上個人開發的流覽器中下載量最大的產品,目前在全球有超過30萬使用者。

車庫咖啡的老板蘇菂現在還記得季逸超在車庫咖啡演講時說的一句話,“能找到車庫咖啡的人就學得會開發”,既說明車庫咖啡難找,也表明學程式開發容易。季逸超在車庫演講那天,下面坐滿了人。大家都想看看這個開發出猛獁流覽器的小孩兒到底有多神。蘇菂說,季逸超分享完他的開發經驗,下面的人就都服氣 了。待他下來,總有人過來跟他討論業務,其中也不乏投資人。

職工要求

在接受了真格基金和紅杉的投資之後,季逸超就跟著一隊人馬去矽谷玩兒了。看似是玩兒,其實是投資套餐中的一環:定期訪問。季逸超說:“不像取經那麽嚴肅,倒像是去認識一些狐朋狗友。”去跟facebook這樣的大公司聊,也跟小的創業公司聊。“和創業企業聊天收獲更大,他們和我在同一階段,但走得比我們更靠前一點。他們所面臨的經歷、挫折和化解之道,有更重要的借鏡意義。”他說從矽谷創業者那裏學到的最受用的兩點,一是如何招到靠譜的人,一是公司的 股權分配。

Peak Labs現在的CTO任東浩和CFO劉青陽,用季逸超的話說,知根知底,水準又高。後來季逸超成立實驗室,他們覺得在一起是自然而然的事。雖然還在念書,但Peak Labs不要求天天去辦公室,大家大多是郵件溝通。“我們都已經很有默契了。”

“招人一定要有人推薦,一個是知根知底,還有打心眼裏覺得比自己還牛的人比較靠譜。”Peak Labs現在的核心成員不到10人,都是這樣進來的。“我對你知根知底,也打心眼裏敬佩你,我跟你說,你給我推薦你認識的覺得特別牛的人。不用管他是在工作,還是在創業,還是在上學。寫這3個人,我再去找他們,看他們有沒有意願?沒有意願,就讓他們去推薦他們認識最牛的3個人”。

不惟學歷,不惟經歷。惟一要求的,是希望不管什麽崗位,從研發、客戶體驗到人力資源、媒體總監,都有一定的技術功底或者對技術感興趣。“比如我們招聘美工,就希望他了解編程。這樣一來,當技術人員把想法告訴美工後,他就已經心領神會,可以減少溝通成本。”這個要求和季逸超當時開發猛獁流覽器時的情景頗為相似。當時他一個人獨立開發,要頻繁地在程式員的思維和美工的思維間切換,雖然他大呼“人格分裂,折壽啊”,但也發現這樣確實非常高效,圖像的尺寸、程式的模組都在自己腦子裏,改起東西來速度快、Bug少。

“創業關鍵是能做自己覺得對的事,並且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找到對的投資人、對的哥們兒。”目前Peak Labs最大的一筆開銷就是人。他們採用的是和打電動一樣的升級製。程式員可以根據工作能力晉級,比如6級程式員比5級程式員的報酬要高,每一個加入者都 有自己的股份,但股權分配方式“保密”。季逸超現在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回復郵件,這是他們團隊之間重要的溝通方式。“大家誰有什麽新想法,都會寫郵件給我們,當然我是有絕對話語權的。我會先看一下,從我的常識來判斷一下行不行,然後我們三位會再商量,也會跟紅杉的投資 人們討論。我也會去看代碼、寫代碼。我覺得公司的最高層面一定要懂底下在幹什麽,看看實現的到底是不是想要的東西。我每天都會看提交的所有代碼,不看都睡不著。”

關于股權,在真格基金和紅杉對Peak Labs投資時,季逸超也有自己的想法。具體金額,他不願透露,隻說百萬元。據說,當時投資方說要多投,季逸超沒有同意。“我自己一個人就能幹活,我想我一個人能花多少錢呢?花不了那麽多錢,我何不保住我絕對大股份。現在他們也非常同意我這個觀點。”

榮譽

2012年,為《福布斯》中文版拍攝照片是季逸超人生中第三次穿正裝。在他記憶中,第一次穿別扭的西裝、皮鞋是在成人禮上,第二次就是去年的“Macworld數位世界亞洲博覽會”,那晚的頒獎禮上,這個不滿20歲的年輕人體驗了一回“穿正裝走紅毯”的感覺。

季逸超

季逸超無疑是當晚的明星,憑借由他個人獨立開發的適用于蘋果iPhone手機的流覽器“猛獁4”,季逸超榮獲了當晚最大獎——Macworld Asia 2011Award(2011數位世界亞洲博覽會)特等獎。“竟然有這麽公平的事兒!”季逸超說話方式帶有90後特有的調侃與幽默。

評價

在一次移動開發者會上,網際快車CEO、酷盤投資人兼董事長黃明明見到了季逸超。黃明明後來發微博說:“真乃英雄出少年!告訴他我是他的冬粉,我高中的時候充其量也就是賣賀年卡。”天使投資人薛蠻子、熱門遊戲《二戰風雲》的出品方北京數位頑石無線科技有限公司CEO吳剛等都驚嘆于季逸超和他的“猛獁4”。更有一些知名公司和投資人找到季逸超,希望並購季逸超的項目或者給他投資。

但季逸超明確拒絕了一切投資。“如果有投資,就意味著要盈利。我在流覽器的宣傳語裏明確寫了,拒絕一切廣告,我不願意出現任何廣告。”季逸超說,以後他可能會選擇創業,但一定不會再做流覽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