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華 -北京大學教授

孟華

《牧野流星》的男主角,《遊劍江湖》、《彈指驚雷》、《絕塞傳烽錄》的重要配角之一。

孟元超雲紫蘿之子,「點蒼雙煞」、丹丘生之徒,張丹楓的隔世弟子。

孟華為人敦厚大氣,而不失聰慧睿智,仁義厚道,其經歷極富傳奇色彩

在《彈指驚雷》、《絕塞傳烽錄》等書中已隱然有「天下第一達人」的風範。

  • 中文名稱
    孟華
  • 別名
    楊華
  • 國籍
    中國(清朝)
  • 民族
  • 出生地
    河北薊州
  • 職業
    崆峒派掌門
  • 主要成就
    揭穿清廷挑動西藏教派之爭的陰謀打敗海蘭察參與攻破白駝山
  • 修煉地
    雲南石林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 《遊劍江湖》、《牧野流星》、《彈指驚雷》、《絕塞傳烽錄

提到作品:《劍網塵絲》、《幻劍靈旗》(成為崆峒派掌門)

門派:「點蒼派」嫡傳弟子&「崆峒派」嫡傳弟子&「天山派」記名弟子

父親:孟元超

母親:雲紫蘿

後母:林無雙

弟弟(同母異父):楊炎

表弟:齊世傑

養父:楊牧

外公:雲重山

妻子:金碧漪

岳父:金逐流

岳母:史紅英

內兄:金碧峰

小舅子:金破浪

情敵:江上雲

師傅:卜天雕、段仇世丹丘生、張丹楓

師娘:雲蕾、牟麗珠

師兄:霍天都張玉虎陳石星沐璘

師嫂:凌雲鳳、龍劍虹雲瑚、段珠兒

師姐:于承珠、沐燕

師姐夫:葉成林鐵鏡心

師叔:大松道人、大石道人、郝大志、何洛、大野道人、呂思美、呂思豪

師祖:呂壽昆、點蒼上人、洞妙真人、謝天華

師祖母:葉盈盈

師叔祖:洞真子、洞玄子、洞冥子

師伯祖:董岳潮音和尚、雲澄

太師祖:玉虛子、玄機逸士

朋友:冷冰兒羅曼娜桑達兒江上雲、金碧峰、韓威武、冷鐵樵、蕭志遠

想收他為徒的朋友:奢羅

敵人:海蘭察、宇文博

性格特征:敦厚踏實而不失聰慧睿智仁義厚道,隻是心太軟,以至于段劍青逃之夭夭而做下後來一些更多無恥之事。

武功:「躡雲劍法」、「連環奪命劍法」、「孟家刀法」、十八式「無名劍法」、「彈指神通」、「金家劍法」、「天山劍法」、「大挪移法」、「胡笳十八拍」

內功:《玄功要訣》、「沾衣十八跌」、《洗髓經》、「獅子吼功」、「般若神功」

人物簡介

他是孟元超的兒子,但是從小就是叫楊牧為「爹爹」,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是楊華

親眼見證了「父親」的死,他對這世界開始不滿。

他的師傅都是武林中的頂尖人物,在師傅們的精心指導下,他的性子變了很多,還知道了自己作為一個漢人的使命。

技成出師之後,他才漸漸知道,自己的「父親」並沒有死,而是成了朝廷的鷹犬。

他想勸「父親」回頭,不得不去為父親除掉害了父親一生的仇人孟元超,就在即將同歸于盡的那一剎那,他才知道孟元超才是他的親生父親。

有一個叫金碧漪的女孩闖進了他的生活,並且,一直陪伴著他,和他一起闖蕩江湖,和他一起承擔傷痛。

孟華的一生是順利的,又是不順利的,造成這一切的,隻是因為他父母親之前的恩怨。

隻是,梁老永遠那麽善良,孟華最後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

人物武功

自小拜得三位當世達人「點蒼雙煞」和「崆峒派」第一達人丹丘生為師。

在《牧野流星》,從二師父段仇世手中獲得《孟家刀譜》,石林劍峰意外得到三百年前「天下第一劍客」張丹楓留下的《玄功要訣》和《無名劍法》;得遊俠繆長風、「天下第一劍客」金逐流等當世達人指點,參悟了上乘劍法的要訣「重、拙、大」,更進一層步入上乘劍法之境界。

天山一行,得到了天竺一派武功的上乘心法,又得到了古波斯的武學秘笈,使其在中土上乘武學外接觸到不同的武學領域,開闊了武學眼界;被囚禁于崆峒山地下室絕境中,苦心參悟,最終把這幾個月學到手的天竺波斯天山三種上乘內功和原有的張丹楓隔代相傳的「玄功要訣」融匯貫通,終於達成所願,不但功力恢復,而且更勝從前。

崆峒山上與御林軍統領海蘭察那生與死的對決,這是代表「俠義道」與「清廷」的一場宣戰,也是其融會貫通最上乘武學會的一戰,孟華新近得「天山派」掌門人唐經天指點「天山劍法」的奧義,融合在「無名劍法」之中,相得益彰。而孟家的家傳快刀,也化在劍法之中,又令得他的快劍不但比天山派的「追風劍式」更快,而且更加難以捉摸。單以劍法而論,隻怕起張丹楓於地下,也未必能夠勝得過他了!(原文)

已得了上乘劍法「重、拙、大」三子真髓,「大須彌劍式」在他手中又已創了前人未達的境界。

這一戰不僅讓其名揚天下,更讓其武學修為達到頂尖境界,以致當世第一劍客金逐流感嘆長江後浪推前浪,再過三年孟華的劍術就將超過他。

在《彈指驚雷》,孟華成為與金逐流齊名的劍客;在挨了一掌功力打折扣的情況下,輕松對付楊炎和龍靈珠聯手,楊炎事後承認,若不是孟華劍下留情,楊龍二人死十八次也不為過。

在《絕塞傳烽錄》,孟華十年多來,精心潛研,將各家劍綜合而為一,自成一家;天山峭壁決鬥,借助「冰魄寒光劍」的威力擊敗了當世第一大魔頭「白駝山主」宇文博

繆長風唐加源等人公認金逐流「天下第一劍客」的名號得讓位給孟華了。

出場描寫

現在在靈堂上為楊牧披麻戴孝的親人隻有他的年青貌美的嬌妻雲紫蘿,和他的剛滿七歲的獨子楊華 。

--《遊劍江湖》第一回 武師之死

正當他走到一處光線黯淡的亂石叢中,浮想聯翩之際,忽覺微風颯然,突然有一個人從他背後跳出來,一抓就抓向他的琵琶骨。那人出手之後,方始喝道:「你是什麽人?」

.................

中年書生哈哈一笑,說道:「華兒,你長得這麽高了,武功也大大長進啦!」

此時他們已經站在比較明亮的地方,中年書生定睛一瞧,隻見眼前這個少年,面貌已是和小時候大不相同。但卻是越看越像他的好朋友孟元超了。中年書生想起了孟元超,想起了孟元超的愛侶雲紫蘿。如今孟元超是下落未明,雲紫蘿則已長眠地下。不由得心裏一酸,強自忍住眼淚。

--《牧野流星》第一回 鬼斧神工開異境 丹心俠骨創新天

經典場面

雷震子見海蘭察困獸之鬥,依然如此堅韌,不覺又是暗暗擔心。海蘭察顯然已是作消耗對方氣力的持久戰打算,「孟華劍法雖然精妙,但畢竟是個二十歲還未到的小伙子,怎比得海蘭察數十載寒暑之功?久戰下去,隻怕他支持不住!」雷震子心想。

心念未已,隻見孟華滴溜溜一個轉身,劍花錯落,頓時間,但見劍光,不見人影。孟華出劍之快,快得難以形容,雖然隻是他一個人,卻似有身外化身似的,從四面八方同時展開攻勢。劍光飄瞥,宛如水銀瀉地花雨繽紛,看得所有的人也都眼花繚亂了!

雷震子這才又再松了口氣,驚奇於孟華的劍法之高,還在他的意料之外。心裏想道:「以己之長攻敵之短,這正是最得當的打法。他用這辦法繼續打下去,說不定是可以速戰速決了!」

但在海蘭察的感覺來說,令他最感威脅的還不是孟華的劍法之快,而是他的劍法奇詭之極,瞬息百變。饒是他見多識廣,也看不出孟華使的是哪家哪派的招數,有時好像是崆峒派的連環奪命劍法,突然就變成天山派的追風劍式。他學過這兩派的武功,這還不算為奇,最奇的是在他的劍法之中,還好像有少林、武當峨嵋……諸大劍派的「家數」在內,但每一招又都似是而非。

原來孟華此時正在施展張丹楓所傳「無名劍法」對付強敵。無名劍法本來就是沒有一定的招式的,它是融匯各家之長,臨時應變,採集眾長,隨意揮出,便成新招的。無名劍法與天山劍法同出一源,本有相通之處。孟華新近得唐經天指點天山劍法的奧義,此時融合在無名劍法之中,相得益彰。而孟家的家傳快刀,也化在劍法之中,又令得他的快劍不但比天山派的「追風劍式」更快,而且更加難以捉摸。單以劍法而論,隻怕起張丹楓於地下,也未必能夠勝得過他了!

--《牧野流星》第五十四回 換日偷天驚妙手 引狼入室拼殘生

最後描寫

楊炎大感意外,孟華不待他詢問來意,便道:「弟弟,你忘記了嗎?你殺了白駝山主,應當做本派的掌門弟子,我們是奉掌門之命,接你回山的。希望你和龍姑娘一起回去。」

--《絕塞傳烽錄》第十二回 彈指傳烽消罪孽 驚雷絕塞了恩仇

人物點評

風清月霽,福泰孟華

by 冰楓照雪

【水龍吟·大成望華】

石林峻影峰池,竹仗天高集諸武。

謙正溫玉,品直朗照,一任毀譽。

冰山原野,遠疆塞漠,仁毅唯與。

看風清月霽,人間閱遍,至堪佩,君之度。

壯闊險奇平履,問蒼穹,福星下凡?

德望福泰,大成川匯,厚歸雄氣。

千古流觴,百年清豁,一飲望夕。

浣碧中芳漪,炎暑翠楊,情何潤雨!

-- 賦拙詞以抒懷

他,有著曲折身世,如燭明滅,卻慎以自持,謹而立世,豪而不狂;他,身兼中外絕高,屢奇屢險屢克,所向當屬披靡;卻謙謙如春風,坦坦如莽原,對長輩尊而獨立,對是非辨而不凝滯,善做事更善做人。

曾捫心自問,為什麽喜歡讀孟華,因為忠正平和嗎?不僅僅是;郭靖也是,不過有失靈敏,因為屢有奇遇嗎?也不僅僅是。金書眾主角更是奇遇修煉,眾芳環繞。雖沒有像天驕、丹楓的白馬才俊,卻讓人頻覺福馨:"幸福"是孟華的主色調。如金秋霽朗。看孟華,常如順水放舟,一暢千裏,舒泰愉悅,又如高山瀑布,酣然大氣。不是沒有困難艱險疑惑,可總能克之如平,叫人心舒。不是沒有漣漪起伏的情感,隻是總能逢憂化喜,總能帆舉浪開。隻是總能風拂柳綠,淡水流芳。淡淡然卻處處溫馨甜蜜,提醒著你人間至美:親情一幕幕,愛情一縷縷,友情一曲曲……自信而不倨傲的他,即使當初相信楊牧的謠言,以為是楊牧之子時,也不自卑退縮。更沒有憤世嫉俗。堅忍自信自強的風範性格,使他的人生更坦途,不愧君子,如竹如蘭。有其父孟元超的如山沉穩,又有其母雲紫蘿的溫文淡雅,更兼有幾位師父的博聞強識,能屈能伸,隱忍謙讓,亦剛亦柔,勇毅厚重。焉得不順泰?焉能不集大成?

大方面的社會背景分析和人物形象、武功、奇遇分析曾有仁兄寫過,精彩透徹不再班門弄斧。

疲論是非,他不是不會心機權謀,(在回疆救羅曼娜冷冰兒等與段劍青鬥智鬥勇時靈敏聰慧,)但卻不屑于用。

續奏逸曲,因丹楓遺書,劍氣平添幾縷輕靈空逸的美感,卻大智若愚地歸之平淡。將書歸天山,可見劍魂高。不貪不嗔不滯于物,佛性恬心。難得平常心。

也許太淡太清澈了,光華內斂,精彩悄蘊,孟華不像別的主角那樣叱吒風雲得眾垂青,但在我心中卻很喜歡這樣的淡、這樣的正、這樣的大。不夠完美卻處處讓人放心讓人品味,在跌宕起伏中演繹著自我的堅持和不懈的追求與努力。不管是誤會重重見疑于江上雲金碧峰繆長風等,還是柳暗花明于崆峒大會上,孟華一直是舉重若輕,孜孜不倦。于人事上,不斷尋求真相,探究事理;于武學上,不斷完善自己,不斷追求創新超越。

孟之愛情如柳點清水,也淡淡,卻處處在淡中沉淀著馨香。

先是為了金碧漪跟稍有誤會不聽解釋的金碧峰和尉遲炯各打一場,再是江上雲霸道地不準他與金碧漪見面來往等,即使曾想忍痛成全別人也不許輕捋尊嚴、也還是絕不退縮自卑。回疆美公主羅曼娜未動其心弦,崆峒山上為救所愛不顧一切,陷身囹圄。平淡中輕輕吹皺幾圈漣漪,孟華和金碧漪是雪山清湖邊上倚石看朝霞的一幅水墨畫,寥寥幾筆,什麽身世,什麽門戶,當對與否,浪漫與否,任人評說。他們自己隻在乎那牧野的無邊幸福……

看著父子相傷的揪心和相認的溫馨,看著萬裏探同胞,天山風雨路,後來兩兄弟的誤會相傷相疑而後有相敬相護相攜相持…… 多少疼愛,多少感動,多少心魂的牽縈!……

令人欽佩的還有,極善學習和取長補短見賢思齊,而且不盲目學二師父的憤世嫉俗和三師父的稍顯懦弱(不敢與牟麗珠在一起不過也可以說另有緣由)等。同樣的幾分邪氣師父(段仇世和龍則靈),同樣的有個對立場上的爹爹(至少最初是),孟華甚至沒得像楊炎那樣自幼出身名門正派,唐經天為師,繆長風為父;但卻沒像炎弟那樣性如烈酒豪歌,冷對親情讓身邊一眾關愛他的親人朋友擔心至極。小金川上,他雖沒能像公孫奇的兒子公孫璞那樣罵"父親"楊牧承認奸徒,卻也有自己的意志主見。(公孫璞身受親生父親的親手毒害,又自幼跟隨仇恨父親的母親桑青虹和明明大師等正派人士,罵他父親也是情有可原)在經歷諸多紛繁後,他和金碧漪看得透悟得深了,更鮮明了自我。…… 人的出身不能選擇,但為人處世卻可以自己抉擇……用苦痛迷茫深思和血影劍氣譜寫成的明闊清朗,輝映出後來的福光:人生重要的在乎的,不看你站在何處,而是看你所向何方!我相信就算他真是楊牧的兒子,也會堅持自我正身立世,揚俠天下。

可曾記得大師父卜天雕雖醜卻慈愛之至?童心依戀,也許是孟華童年中珍貴的沉淀:醜陋粗野的面貌不一定就沒有高貴的靈魂。

可曾記得姑姑和娘在"爹爹"的空棺旁激戰?和表弟齊世傑打架?也許多年後錯和痛,居然讓人如此感激,因為這痛楚的夜,刻著的是深深的母親雲紫蘿的最後一面、雋永親情:心傷也不一定就一無是處。

可曾記得藏地寒天,和父親孟元超第一次見面的互傷?也許心中卻感激這傷,銘刻著心結的冰釋和慈父眾友的疼愛:有些傷是回憶中的甜!(雖然我還是覺得不傷更好)

點點滴滴,細數不盡。不深不雋,留待後書……

不喜歡糾結誰是武功天下第一 像金世遺《俠骨丹心》那樣的厲害而謙虛 才更有魅力。像江海天的大度寬厚,才見不易。 喜歡YY誰天下第一自己陶醉去,至于梁書中孟華在後續書《彈指驚雷》和《絕塞傳烽錄》中的武功和綜合貭素各有看法。見仁見智。可以說他後勁不足,也可以說梁老疏忽或是為藝術創造楊炎而犧牲他的塑造。我呢,不和諧的自動忽略,在我心中他是最美即可。武功高低無所謂。懶得參與這種爭論。沒有代入感,也不算崇拜,但是深深沉醉過孟華的幸福,喜歡細品親情,"淡極始知花更艷"。

這麽多人搶著想要他當徒弟,段仇世卜天雕,丹丘生天竺高僧奢羅……想來小孟華一定是個可愛憨憨的孩子。他太淡太低調了,梁像側面渲染納蘭容若的武一樣,靜靜地勾勒孟華的心靈、氣質和形象。

他與張丹楓的關系已經沒一般人想象中那麽密切,換個武林前輩留下的武學或者師傳也是一樣,他厚重的性格和張丹楓更是相去甚遠。成全了一點獨立。而不是簡單COPY一個文雅飄逸、詩劍武情全能的孟丹楓。

他的確沒多少"個性",恐怕也是因為沒多少愛情糾葛,太順利了,像呂四娘那樣沒有讓人替他擔心議論的。而這也正說明他做人很有責任感、很有分寸,不搞曖昧,真正體貼愛人,真正懂得愛情的真諦:羅曼娜、冷冰兒、鄧明珠……他一路遇過許多善良清純美女,但都很快主動坦承自己有心上人,和她們都保持了距離保持了珍貴的友誼,並總給與溫暖的幫助或關懷。看著冷冰兒被曾愛過的人段劍青推下冰湖謀·殺,看著這些女孩被一次次傷害欺負,他一直以兄弟的姿態給與朋友的溫情。冷冰兒太苦了,多年後回憶當年那幾個刻骨銘心的身影時,也許更暖于孟華當年的默默友誼吧,相比楊炎激烈剛猛的紅色,段劍青陰險冷酷的黑色,齊世傑明媚清新的白色,孟華,是她生命中一抹輕柔平和的橙色。一開始就把好朋友金碧漪認定為感情對象,即算使是識人不廣閱人不多時的選擇也堅持到底。金碧漪一直都很放心很幸福,難道天下男女內心深處不都向往羨慕這樣的專註嗎?

淡化冷處理,避免了許多無謂情思和麻煩,正是感情的清醒和嚴肅。

從容淡定是成就他的另一氣質。遇事常鎮定而充滿希望,有方向有目標,也會一定的手段技巧。比如崆峒牢中的潛心努力刻苦,比如和義軍在原野塞外的戰場馳騁。

他對自己認為的好人和壞人都給以尊重,不甚計名利得失面子,如對楊炎、龍靈珠、宇文雷宇文博等,處處有分寸,就連最狡詐最痛恨的段劍青,也不止一次勸正,手下留情甚至為他求情。就算是為了二師父吧,面對曾經屢次陷害謀·殺自己和親友的仇人,真能沉得住氣忍耐得下,說的容易,能做到也不易了。

歷盡磨難好壞閱遍的孟華,要是沒點警覺心就太木了,在小金川尋母墳尋義軍時就曾盡遭猜疑,後又被金兄妹,尉遲炯,義軍某些人、天山派等誤會。小時候更是曾經被楊大姑、宋騰霄、段仇世卜天雕,滇南四虎等搶來搶去,難辨真假好壞。因此有柴達木路上和韓威武鏢頭的互探,有不盲目送書給段劍青的警覺。但更可貴的是盡管這樣,依舊不改純樸敦厚的心性,不憤恨,不介懷,"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他人生一路,是長歌一曲,如清秋賞霽月。

梁書不怎麽偏愛所謂主角,並不喜歡全世界圍繞著轉,而如此濃墨重彩地大幅畫出一個"淡"--孟華,確實不多見。就如長虹貫日一樣的主線鮮明。並不想刻意美化什麽,老實說初看時我還挺煩孟華的,漸漸靜靜回味,方覺拙有拙的好,重有重的妙,大有大的美。更喜歡上他淡淡卻深深的幸福和順暢。

再掐一詞作結^^

【清平樂·暢歌華韻】

景美花馨,恨韶光易逝。快劍玄功俠影系,境闊懷廣天擬。

高陽暖照情許,萬裏晨昏飄絮。諧銘坦蕩風徐,磐堅功映福餘。

折戟消兵歌牧野,沉沙洗甲看流星

之孟華部分

by 天山遊龍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裏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正是"一曲悲歌吊知己,十年隱痛隔幽冥。"十年光陰一彈指,江山代有人才出,誰還記起十年前小金川上繆長風、雲紫蘿與北宮望那一場生與死的決戰?北宮望元凶授首,繆長風大仇得報,雲紫蘿帶著對孟元超的愛意、繆長風的情義而長埋于小金川,留下的是孟元超那無盡思念、繆長風那深深的哀痛。然而這段情感悲劇並不隨著雲紫蘿的離去而煙消雲散,孟元超、繆長風、楊牧依然活在人間,雲紫蘿同孟元超、楊牧所生的兒子終將長大,這段愛情悲劇也于十年後伴隨著下一代的孟華、楊炎的長大而再掀波瀾,上一代的愛恨終于波及下一代,差點又釀成了新的悲劇,作為孟元超和雲紫蘿所生的兒子孟華,自小在迷茫中遠離了母親,十多年間,伴隨著內心的迷惑、自身情感的波折、武學境界的探索、俠義精神的踐行,終成為一代大俠,于此也可告慰著雲紫蘿的在天之靈。

七年前于一場意外間離開了母親,自此之後,相信那一幕幕往事不時困擾著孟華的幼小心靈。幼時父親對他的並不疼愛的態度、父親的突然間自縊、母親與姑姑的爭鬥、不速之客將其從靈堂帶走、落入了兩位師父之手、大師父的慘死、落入崆峒道士之手、再度被三師父相救、隱身石林學藝,一幕幕的往事莫不困擾著這位七歲大孩子的幼小心靈,而七年後二師父的突然出現帶來了《孟家刀譜》,帶來了比武之約,無疑更讓內心的困惑更為增加。兩位師父的受傷後突然失蹤,加劇了他身邊的謎團,他隻有靠自己去揭開那一個個的謎團,欣慰的是母親是抗清的英雄,為小金川的百姓獻身于戰場之上,這讓孟華足感自豪,種種發生的事又表明孟元超與其有著莫大的關系,于是有了小金川之行。遺憾的是,意外相逢那以為"死去多年"的名義上父親楊牧的一番挑撥言語徹底毒害了他那迷惑的心靈,真相宛若"揭開",帶著"謎團解開的痛苦",更伴隨著"父親"是鷹犬的自卑,為"父親"他勢必找孟元超報仇,然殺了孟元超無疑是為虎作悵,俠義道和愛人都不會原諒他的。他渴望找孟元超了結恩仇,他又怕真正面對著孟元超那一刻;獨個內心間在"報仇"的欲望和逃避的茫然中痛苦掙扎著,而這一切無從傾訴,隻能獨個默默地承受;另一方面,因楊牧的原因他更受著金碧峰、江上雲般名門出身的子弟誤解和鄙視,名門子弟那高高在上態度又深深傷害著他,"為什麽江上雲可以托生于名門,他卻註定了要做楊牧的兒子",這一切讓他自卑、讓他灰心失意。而那一場父子間的決鬥終將這場悲劇推向高潮,一場父子相殘甚至是同歸于盡的人間悲劇于一瞬間將要發生,所幸的是這場悲劇于最後關頭終被阻止,惡夢醒來了,真相也大白了,父子相認了,心中的雲翳吹散了,他終于解脫了心頭的迷茫困惑,帶著自信走向人生的未來。

孟華在內心的迷茫的同時,也經受著愛情的波瀾,他在內心最為痛苦迷離中,遇到了深愛著他的女子金碧漪。如果說,唐經天與冰川天女的愛情故事宛如童話中王子和公主般純潔,那麽孟華和金碧漪的愛情故事更似公主與流落與民間的王子的愛情,天下第一劍客金逐流和六合幫主史紅英的愛女,以金家在武林的地位,金碧漪稱得上武林中的"公主"可說是不過分,而孟華作為義軍領袖孟元超的兒子,一定程度上與金家也稱得上"門當戶對",可惜相逢、相愛之時,孟華的公開身份卻是清廷鷹犬楊牧的兒子,這就如同童話中那流落民間而不知身世的王子頗有相似之處。孟華的身世一天未揭開,兩個之間的愛情宛如隔著一條深深的階級鴻溝,金碧漪這一邊的金碧峰、江上雲甚至關東大俠尉遲炯也都譏諷著,觀此深覺等級觀念其實存在于世間的每個角落,武林中也不例外,儼然成為武林貴族的金碧峰和江上雲公然渺視著"出身不好"的孟華,多少人眼中孟華仿佛"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一切種種都為這場愛情設定了不可逾越的障礙,更深深地傷害著孟華的自尊心,讓他于高貴如江上雲面前感到自卑,甚至灰心失意般的想放棄。而惟其如此,更顯現了這段愛情的可貴,是真正的愛情終能戰勝一切,還是金碧漪"慧眼識英雄",在所有人都懷疑孟華時隻有她相信著孟華;在所有人認為她同江上雲才是"天生一對"時,她卻感受到與江上雲的格格不入及孟華才是她的所愛,初次相見,她眼中是一個既幫助了百姓惡戰清廷達人的孟華,又是口口聲聲要殺了孟元超的孟華,眼前究竟是什麽人無疑使她感到好奇,好奇的心令得她慢慢走近孟華,終被吸引而產生愛意,她不辭辛勞千裏奔波,隻為了揭開孟華身上的謎團,避免那一場即將來臨的悲劇決鬥,最終一番辛勞沒有白費,她終于在最危急的關頭阻止了這場悲劇的發生。于孟華而言,他于內心最痛苦、茫然而無法自處之際遇到了金碧漪,既在他受清廷達人包圍地助他脫險,又給予他痛苦心靈以關懷,這一切令他痛苦的心得到了愛情的安慰,也讓他除"報仇"之外更多了幾分愛情的渴求,一定程度上令得他多了一份理智,不致于讓精神于心靈的痛苦掙扎間崩潰,也許姻緣總是天生註定的,愛人間的相互吸引是不需要理由的,盡管他曾因自卑而想黯然離去,然內心間這份真愛卻能沖破一切令得兩人最終走到一起,結局自然是美好的,隨著孟華的身世之謎揭開, "王子"的身份恢復了,于是一切障礙于一夜間不復存在,隨著金逐流對這段愛情的認可為這段愛情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童話色彩般的王子和公主最終締結世間最美好的良緣。孟華與金碧漪的愛情,不是轟轟烈烈、驚天動地的愛情悲劇,沒有更多的第三者插足,兩人之間沒有什麽誤會而引發的波折,有著隻是彼此內心間那無言卻又執著的愛意,也是童話般純潔的愛,讓人讀後泛起一絲感動或是會心一笑,如此足矣!

伴隨著那一份內心的迷茫、感情的波折,是于武學境界中不斷的求索和攀登,于孟華而言,其武學的進境同樣激蕩著人心。記得羅立群先生在評價"梁派武功"中曾有過這樣的評語:"梁派武功的得主,其武功修煉過程,書中往往不予介紹,或隻是簡單地予以描述,缺乏其他新派武功大家(如金庸)那種細細敘述主人公的練功成長的經歷段落,其實,這類主人公練功成長的經歷是不應忽視和遺漏的,因為在這類練功過程中,往往包含對主人公慘痛經歷的敘述和人物本身堅韌性格的表達,同時,還蘊含了那種因禍得福、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哲理意境。缺少了這一點,勢必影響在武功描寫中發掘人性,開闊意境,從而減弱了梁派武功震撼人心的吸引力。羅立群先生的說法當有一定道理,但也存在一定的片面性,其實即就金庸而言,15部小說也不見得每一部都詳細敘述了主人公的練功歷程,同時練功歷程勢必伴隨著太多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奇遇,用得多了頗有俗套之嫌。就"梁派武功"而言,其實也有不少練功的成長的歷程,如霍天都父子兩代苦心創立"天山劍派",雖然沒有多少奇遇,似乎更能表達出人物性格的堅韌,同時奇遇太多了似乎更增添了小說的虛幻色彩。在描述上,"梁派武功"似乎更重視于通過;磨練而不斷開闊眼界,在自身武學的基礎上更進一層樓,從而最終戰勝對手,當然在羽生先生的35部小說其實也是各種描述的手法並用,至于效果好與不好,那自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本書中孟華的練功歷程及武學進境應是綜合了以上兩種描述的手法,既是"細細敘述了他的練功成長",也讓其通過不斷的歷練而開闊自身的武學境界,一方面是不斷獲得奇遇,如自小拜得三位當世達人為師,後從段仇世手中獲得《孟家刀譜》,石林劍峰意外得到張丹楓留下的《玄功要訣》、《無名劍法》,得繆長風、金逐流等當世達人指點,步入上乘劍法之境界,絕處獲得古波斯的武功,又與天竺高僧交流武學而得天竺的上乘武學,再從唐經天處得到天山劍法的精髓,孟華身上奇遇之多,于梁著的全部主角中可謂不多見。

與此同時,伴隨著孟華奇遇的獲得的同時,也讓孟華先後與正邪頂尖達人的對抗而不斷獲得武學的進境,在全書中,孟華先後交戰過洞冥子、繆長風、 "四僧四道五官"、金碧峰、江上雲、衛托平、孟元超、金逐流、歐陽沖、勞超伯、奢羅上人、鍾展、海蘭察、諸青崖等等,就梁著主角中,能與這麽多一流交手交戰而使到武學境界不斷提高,孟華也算得上首屈一指了。 綜觀全書中,孟華似乎有"三次奇遇"和"三場大戰"對其武學進境有著重大的影響,"三次奇遇"之一為石林劍峰得到張丹楓遺下的《玄功要訣》和"無名劍法",這可是中原武學中最上乘的武功,張丹楓的影響力于本書中再次顯現,使其武學境界一下子得到飛升,這次奇遇使其武學超過了同時代的世家子弟金碧峰、江上雲,直迫武林頂尖達人;奇遇之二為于天山一行奇得古波斯和天竺的上乘武學,使其在中土上乘武學外接觸到不同的武學領域,開闊了武學眼界;奇遇之三為被囚禁于崆峒地下室絕境中,苦心參悟,最終融匯貫通了中土、波斯、天竺的上乘武學,從而步進了武學的頂峰。"三場大戰"之一是石林中與洞冥子一戰,這是武功初成與一流達人的一戰,是一次對所學如何運用的磨練,敗中取勝洞冥子,不但增強了自信心更增進對上乘武學的理解;大戰之二是小金川與繆長風一戰,第一次與武林中最頂尖的名家比劍,雖然敗了但是在繆長風的指點下更加參悟了上乘劍法的要訣"重、拙、大",于武學境界上更進一層;大戰之三自是崆峒山上與海蘭察那生與死的對決,這是代表俠義道與清廷的一場宣戰,也是其融會貫通最上乘武學會的一戰,這一戰不僅讓其名揚天下,更讓其武學修為達到頂尖境界,以致當世第一劍客金逐流感嘆長江後浪推前浪,再過三年孟華的劍術就將超過他。"三次奇遇"、"三場大戰"最終成就了孟華,也成就了那獨具一格的美感的"梁派武功"。

"他們的行蹤飄忽,草原上的牧民把他們比作牧野流星,雖然是一閃而過,卻帶來了光亮。"這就是書的結局對孟華行蹤的交待,也是給孟華的一個定位,"流星"雖然是一閃而過,但是在自身消失之後,那一束不滅的星輝將長久地留在人們心中,給人以希望和溫暖,而這束星輝就是孟華帶來的那種"俠義"精神,其實這不僅是對孟華結局的交待,貫穿于整部小說中,孟華所扮演的正是"流星"的角色,從踏出石林開始,孟華的足跡踏遍了西南、西北,小金川、柴達木、青海、西藏、回疆、天山、崆峒、回疆,每一次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作長久的停留,但是每一次都留下了他的俠義事跡,小金川激戰"四僧四道五官",拉薩製止清廷挑動西藏內亂的陰謀,回疆上揭穿了歐陽沖、段劍青師徒的野心,天山上力助天山派抗擊外魔來犯,崆峒山上名揚天下的一戰,匆匆地經過,留下的是足以長久激蕩人心的事跡,相信這些事跡多少年過去後依然有人記起,這就是那一閃而過的流星獨有的魅力,也是孟華身上表現的魅力。 而伴隨著孟華匆匆而過的足跡,踏過是那西部大地的大好河山,且看那"臨異境,林石涌奇峰"的石林之奇,西北大地上雪崩之險,青海草原之宏大,西藏噴泉的奇觀,新疆天山的雄偉,回疆溫泉的溫暖,種種奇觀異境莫不出現于書中,當然更有那"刁羊"的古老而又充滿喜氣的風俗,還有那民俗風情的回疆民歌,一切無不伴隨著孟華走過的足跡而盡展于書中,讀罷全書,仿佛在羽生先生帶領下一遊西北大地,從而得到另一種愉悅和美感。

彈指傳烽消罪孽 驚雷絕塞了恩仇

之孟華部分

by 天山遊龍

"難忘最是兄弟情"。

天山之上,孟華、楊炎這對異父同母的兄弟終于冰釋誤會,重新走到一起無疑讓人為之欣慰。骨肉親情,血濃于血,然而從互不認識、首度相見、彼此誤會、揮戈相向、相互牽念、再到言歸于好,這對兄弟之間實在經歷了太多太多的往事。不同的身世、不同的經歷決定了不同的個性,也使得每次的相遇都將碰出火花。在他們各自身上,孟華更偏重于理性,而楊炎的感性色彩無疑更強,楊炎的任性沖動使他常有驚世駭俗之舉動,不區于世俗之見,而表現出的一臉不屑,但每每當他的驚世之舉不可收拾之際,卻遇到了孟華理性的抑止,在一定程度上也減輕了楊炎舉動帶來的破壞性,盡管這一度使到兩人的誤會加深,但是固有的情誼卻又使得兩人每每沖突之時都會"手下留情",而孟華終于也明白了自己對弟弟的誤會,楊炎最終也體會到哥哥對他那種"愛之深責之切"的強烈情感,固有的兄弟情誼終于無法抑製地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當兩人走到一起時,楊炎是"激動"、"眼中蘊淚"、"哽咽地說",此時楊炎內心已是激動到了極點,孟華卻是搶先說道:"你受了冤枉,我已經知道了。過去我們都做得有點不對,我不會怪你的,請你也不要怪我。"然後就準備一鬥白駝山主,這一幕將兄弟二人的性格差異完全地展示開來。

從孟華、楊炎的經歷中,羽生先生似乎更為肯定孟華的理性,對楊炎的感性給予的是一種"理解",《彈指》、《絕塞》中,任楊炎如何特立獨行,令得正邪兩道為之矚目,卻始終掩蓋不了孟華身上的神彩,甚至每每在孟華面前顯得相形見絀。孟華出場的次數不是很多,然就是在這為數不多的幾次出場人讓人留下深深的印象:第一次比劍輕而易舉地折服楊炎;第二次比劍雖然負于楊炎和龍靈珠的聯手,但是用他高尚的品德再度折服了楊炎;搭救石天行,讓得白駝山的宇文雷、穆欣欣為之喪膽;天山一戰擊敗不可一世的白駝山主;最後攻破白駝山孟華無疑仍是主角,可以說孟華也是羽生先生筆下為數不多的作為上一部書的主角而在續集中繼續著身上的光芒,可惜續集少了金碧漪,否則兩對情侶一起,當會予讀者以別樣的閱讀感受。

"兄弟同心,其利斷金",而當孟華和楊炎身上的理性和感性結合在一起,那麽必將產生驚人力量。天山一役,孟華戰勝白駝山主,得益于楊炎對他的信任,將自己的命運交付于他手上;白駝山上,楊炎手刃白駝山主,得益于孟華力挫白駝山主的凶焰,這個時候,理性和感性互補的意義遠遠大于它們之間的沖突,這將沖破前途任何阻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