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獲 -三國時期南中一帶少數民族的首領

孟獲

孟獲是中國三國時期南中地區少數民族的首領,公元225年起兵反叛蜀漢,被諸葛亮率領大軍七擒七縱後降服,此後不再叛亂。

《三國志》本傳中未記載孟獲事跡,史書《漢晉春秋》和《襄陽記》有記載;小說《三國演義》講述了諸葛亮七擒孟獲的故事。

  • 本名
    孟獲
  • 所處時代
    三國
  • 民族族群
    彝族
  • 地位
    西南少數民族首領
  • 相關事件
    七擒孟獲
  • 性別

人物生平

據《漢晉春秋》有載,蜀先主劉備死亡前後,孟獲(彝族)追隨益州郡大姓雍闓起兵反蜀漢,並誘煽夷人同叛。蜀丞相諸葛亮到南中親征,百戰百捷。聞知有一個名叫孟獲的人,向來被在地的夷人和漢人所敬仰,于是發兵攻打孟獲並在盤東擒獲了他。諸葛亮採納了參軍馬謖的建議,赦免了孟獲來換取蜀國南方的民心。後來南中平定,孟獲隨諸葛亮回到成都,擔任御史中丞。此後直到諸葛亮死前,蜀國南方都沒有人敢再次叛亂。

《NBA英雄》中的孟獲《NBA英雄》中的孟獲

軼事典故

按小說《三國演義》的描述,公元225年,蜀漢丞相諸葛亮為了鞏固後方,率領軍隊南征。正當大功告成準備撤兵的時候,南方彝族的首領孟獲,糾集了被打敗的散兵來襲擊蜀軍。

孟 獲孟 獲

諸葛亮得知,孟獲不但作戰勇敢,意志堅強,而且待人忠厚,在彝族中極得人心,就是漢族中也有不少人欽佩他,因此決定把他爭取過來。

孟獲雖然勇敢,但不善于用兵。第一次上陣,見蜀兵敗退下去,就以為蜀兵不敵自己,不顧一切地追上去,結果闖進埋伏圈被擒。孟獲認定自己要被諸葛亮處死,因此對自己說,死也要死得像個好漢,不能丟人。不料諸葛亮親自給他松綁,好言勸他歸順。孟獲不服這次失敗,傲慢地加以拒絕。諸葛亮也不勉強他,而是陪他觀看已經布置過的軍營,之後特意問他:"你看這軍營布置得怎麽樣?"

孟獲觀看得很仔細,他發現軍營裏都是些老弱殘兵,便直率他說:"以前我不知道你們虛實,所以我被打敗了,現在看了你們的軍營,如果就是這樣子,要贏你並不難!"

諸葛亮也不作解釋,笑了笑就放孟獲回去。他料定孟獲今晚準來偷營,當即布置好埋伏。

孟獲回去後,得意洋洋地對手下人說,蜀軍都是些老弱殘兵,軍營的布置情況也已經看清楚,沒有什麽了不起的,今夜三更去劫營,定能逮住諸葛亮。

當天夜裏,孟獲挑選了五百名刀斧手,悄悄地摸進蜀軍大營,什麽阻擋也沒有。孟獲暗暗高興,以為成功在即,不料蜀軍伏兵四起,孟獲又被擒住。

孟獲接連被擒,再也不敢魯莽行事了。他帶領所有人馬退到滬水南岸,隻守不攻。蜀兵到了滬水,沒有船不能過去,天氣又熱,困難重重。"諸葛亮下令造了一些木筏子和竹筏子,一面派少量士兵假裝渡河,但到了河心一碰到對岸射來的箭立即退回來,隨後再去渡河;一面將大軍分成兩路,繞到上遊和下遊的狹窄處,渡過河去包圍孟獲據守的上城。後來,孟獲又被擒住。

孟獲雖然第三次被擒,但他仍然不服氣。諸葛亮還是不殺他;款待他後又放他回去。將士中有人對諸葛亮的這種做法不理解,認為他對孟獲大仁慈寬大了,諸葛亮向大家解釋說:"我軍要徹底平定南方,必須重用孟獲這樣的人。要是他能心悅誠服地聯絡南人報效朝廷,就能抵得上十萬大軍。你們現在辛苦些,以後就不必再到這裏來打仗了。"

孟獲這次被擒又釋放後,下決心不再跟蜀兵作戰。但時間一長。營裏快斷糧了,他派人向諸葛亮借糧,諸葛亮同意了,但要孟獲親自出來,與蜀軍大將一對一比武。孟獲接連打敗了幾名蜀將,但剛到大堆糧食旁,被絆馬索絆倒被擒。蜀將當即傳達諸葛亮的命令,讓孟獲回去,並把糧食搬走。

在這種情況下,孟獲終于從心裏佩服諸葛亮。為了讓各部族都歸順蜀國,他把各部族首領請來,帶著他們一起上陣。結果又被蜀兵引進埋伏圈,一網打盡。蜀營裏傳出話來,讓孟獲等回去,不少部首領請孟獲作主,究竟怎麽辦。孟獲流著眼淚說:"作戰中七縱七擒(即六次放回七次逮住),自古以來沒有聽說過。丞相對我們仁至義盡,我沒有臉再回去了。"

就這樣,孟獲等終于順服蜀漢,聽從管轄。

如今,雲南許多地方還保留著"七擒七縱"的地點。

親屬成員

孟節(兄)

孟優(弟)

祝融夫人(妻子)

爭議

史上有無孟獲其人

關于孟獲其人,學界一直是有爭議的。民國時雲南地方史志專家張華爛先生作《孟獲辯》稱孟獲是"無是公",他認為:"陳壽志(指陳著《三國志》)于南中叛黨雍闓高定之徒,大書特書,果有漢夷共服之孟獲,安得略而不載?其人身被七擒,而其名即為'獲',天下安有如此湊巧之事?"

黃承宗認為,雖然孟獲的生卒時間無法考證,但孟獲是實有其人的。孟獲的籍貫和家世,多與南中大姓有關。雲南昭通第三中學內著名漢代"孟孝琚碑"是清光緒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在昭通縣縣城南十裏白泥井出土的。該碑記載漢代孟姓在歷史上是南中的最著名的兩個大姓之一。

孟獲到底是漢族人還是彝族人

關于孟獲的史料記載非常簡略,《漢晉春秋》僅記載他是一位"為夷漢所服"的首領。他到底是漢人還是彝人?長期以來形成兩種觀點。一派史家的觀點認為,孟獲的民族是漢族。而另一派史家的觀點認為孟獲是彝族。 支持漢族一派的理由是孟姓雖為南平歷史上的大姓,但孟氏有朱提孟氏和建寧孟氏之分。朱提孟氏自西漢時就有在內地為官者。而建寧孟氏是朱提孟氏南遷而來的。三國時有孟琰(朱提)、孟獲、孟幹、孟通等。彝族中雖有祖先是孟獲的傳說,但也有彝族幫助諸葛亮打孟獲的傳說。所以,孟獲可能是南遷的漢族。

孟獲孟獲

而支持彝族一派認為,歷史上少數民族首領被賜漢姓者歷代都有,因此不能以姓氏來判斷其族別。至于少數民族受歷代統治者挑動而互相殘殺,或奉命征剿。所以彝族幫助諸葛亮打孟獲並不能作為孟獲是漢族,而非彝族的證據。

黃承宗認為,在南中歷史上確曾有楚人王滇記載的一些大姓落籍在南中,其實他們的勢力時有消長,但他們當屬少數人,時間長了與當地民族融合,多數已不知遷徙南中的年代,這種現象在歷史上根本是常見的。這類情況的族屬當然視為當地的土著人。

孟獲的族別應當是彝族,在貴州整理彝文典籍時,也發現了孟氏的譜系記載。

"七擒七縱"是不是史實

"七擒七縱"的最早由來是《華陽國志》卷四《南中志》。另外在《三國志·諸葛亮傳》註引《漢晉春秋》也有簡要的記載。但《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出師表》及當時率軍首領《三國志·蜀志》卷十三《李恢·呂凱傳》均沒有直接記載。而北宋的《資治通鑒》則提到:孟獲被"七擒七縱,而亮猶遣獲,獲止不去,曰:"公,天威也,南人不復反矣。"顯然是採納了《華陽國志》的記載。究竟是陳壽以後的史學家發現了新資料,彌補了《三國志》的不足,還是他們僅僅根據傳說而記入史冊的,有待史學家進一步深究。

孟獲像孟獲像

1983年4月,著名歷史學家、四川大學歷史系教授繆鉞先生在全國首屆《三國演義》學術討論會上指出,諸葛亮哪有那樣大的本事,把孟獲當小孩一樣隨便放了又捉?已故著名滇史專家、西南歷史地理專家、原雲南大學歷史系教授方國瑜先生在《諸葛亮南征路線考記》一文中說,七擒七縱孟獲之事不過是民間傳說,載于志書者更多附會,不值辯論。方先生還在其所著《彝族史稿》一書中對此問題作了一番深入的考證,認定關于諸葛亮七擒孟獲之說"像煞有其事,完全是虛構的。"當代著名三國史研究專家、成都武侯祠博物館館長譚良嘯先生也在《諸葛亮"七擒孟獲"質疑》一文中說,七擒一事,實近乎離奇,諸葛亮俘孟獲不殺當是有的,但"七擒七縱"則令人難以置信。

黃承宗先生指出,關于"七擒孟獲的地點,據《滇元紀略》稱:"七擒孟獲:一擒于白崖,今趙州定西嶺。一擒于鄧賒豪豬洞,今鄧川州。一擒于佛光寨,今浪穹縣巡檢司東二裏。一擒于治渠山。 一擒于愛甸,今順寧府地。一擒于怒江邊,今保山縣騰越州之間。一以火攻,擒于山谷,即怒江之蹯蛇谷。從這些地點的分布來看,覆蓋是雲南省內的廣大地區。從交通情況看,是兵卒步行,輜重馬匹馱運。

諸葛亮的南征開始于建興三年春,平定完叛亂班師回成都是秋天。從成都出發,到了"五月渡瀘深入不毛"的渡瀘處,已經用了三四個月時間,剩下的時間,即使完全不停的走也走不完各點,更談不上還要在七個地點都要打仗。

黃承宗認為,"七擒七縱"的故事實際上是不存在的,後來的《三國演義》和劇本加以渲染,使情節尤為離奇,荒誕不經。而實際上諸葛亮的南征,他重用地方勢力,保障他們的利益;一反兩漢以來委官統治,遣兵屯守的政策。他對南中既不用留人,又不留兵,更不用運糧。既籠絡了地方首領為他效力,又得到了金、銀、丹、漆、耕牛、戰馬。軍資所出,國以富饒。使他能專事北伐中原,而後方南中境內保持安定。

後世紀念

有關孟獲祭祀的歷史非常久遠。據發現的實物資料,最早是唐代和宋代時期。至于建國前西南諸省,或建祠廟,或附祀土主廟以祠孟獲者多處。僅西昌縣石柱子土主廟、青龍寺、五顯廟均設像祭祀。民間所供五顯埴神,其畫軸左側第三層排列中有一孟獲像,俗稱"掃壇蠻王"。

藝術形象

第一版本

東漢末年,魏、蜀、吳三分天下。蜀丞相諸葛亮受昭烈帝劉備托孤遺詔,立志北伐,以重興漢室。就在這時,蜀南方之南蠻又來犯蜀,諸葛亮當即點兵南征。到了南蠻之地,雙方首 戰諸葛亮就大獲全勝,擒住了南蠻的首領孟獲。但孟獲卻不服氣,說什麽勝敗及兵家常事。孔明得知一笑下令放了孟獲。放走孟獲後,孔明找來他的副將,故意說孟獲將此次叛亂的罪名都推到了他的頭上。副將聽了十分生氣,大聲喊冤,于是孔明將他也放了回去。副將回營後,心裏一直憤憤不平。一天,他將孟獲請入自己帳內,將孟獲捆綁後送至了漢營。 孔明用計二次擒獲了孟獲,孟獲卻還是不服,諸葛亮便又放了他。這次,漢營大將們都有些想不通。他們認為大家遠涉而來,這麽輕易地放走敵人簡直是像開玩笑一樣。孔明卻自有道理:隻有以德服人才能真的讓人心服;以力服人將必有後患。孟獲再次回到洞中,他的弟弟孟優給他獻了個計謀。半夜時分,孟優帶人來到漢營詐降,孔明一眼就識破了他,于是下令賞了大量的美酒給南蠻之兵,使孟優帶來的人喝得酩酊大醉。這時孟獲按計畫前來劫營,卻不料自投羅網,被再次擒獲。這回孟獲卻仍是不甘心,孔明便第三次放虎歸山。孟獲回到大營,立即著手整飭軍隊,待機而發。一天,忽有探子來報:孔明正獨自在陣前察看地形。孟獲聽後大喜,立即帶了人趕去捉拿諸葛亮。不料這次他又中了諸葛亮的圈套,第四次成了瓮中之鱉。孔明知他這次肯定還是不會服氣,再次放了他。孟獲帶兵回到營中。他營中一員大將帶來洞主楊峰,因跟隨孟獲亦數次被擒數次被放,心裏十分感激諸葛亮。為了報恩,他與夫人一起將孟獲灌醉後押到漢營。孟獲五次被擒仍是不服,大呼是內賊陷害。孔明便第五次放了他,命他再來戰。這次,孟獲回去後不敢大意,他去投奔了木鹿大王。這木鹿大王之營極為偏僻,孔明帶兵前往,一路歷盡艱險,加上蠻兵使用了野獸入戰,使漢兵敗下陣來。這之後漢兵又碰上了幾處毒泉,使情況變得更為不妙。幸虧不久孔明得到伏波將軍及孟獲兄長孟節指點,他們才安全回到大營。回營後,孔明造了大于真獸幾倍的假獸。當他們再次與木鹿大王交戰時,木鹿的人馬見了假獸十分害怕不戰自退了。這次孟獲心裏雖仍有不服,但再沒理由開口了,孔明看出他的心思,仍舊放了他。孟獲被釋後又去投奔了烏戈國,這烏戈國國王兀突骨擁有一支英勇善戰的藤甲兵,所裝備的藤甲刀槍不入。孔明對此卻早有所備,他用火攻將烏戈國兵士皆燒死于一山谷中。孟獲第七次被擒,孔明故意要再放了他。孟獲忙跪下起誓:以後將決不再謀反。孔明見他已心悅誠服,覺得可以利用,于是便委派他掌管南蠻之地,孟獲等聽後不禁深受感動。從此孔明便不再為南蠻擔心而專心對付魏國去了。

央視三國演義的孟獲央視三國演義的孟獲

第二版本

蜀軍大舉南征,孔明用計挑撥離間,使高定殺了雍闓、朱褒,提著兩人首級來降,永昌之危遂解。太守王伉迎孔明入城,守將呂伉獻上"平蠻指掌圖",孔明大喜,以呂凱為向導官,深入蠻境。正待出兵,忽報天子差使者前來犒軍,乃為馬謖。

孟獲動漫畫像集萃孟獲動漫畫像集萃

孔明問馬謖怎樣才能平定南蠻造反。馬謖說蠻人反復無常,必須令其心服才行。孔明覺得這話很有道理。

孔明大敗南蠻的三洞元帥後,又布下伏兵,讓王平、關索誘敵。二人假裝戰敗,引南蠻王孟獲入峽谷,再由張嶷、張翼兩路追趕,王平、關索回馬夾攻。孟獲抵擋不住,被魏延生擒活捉。

孟獲不服,要與孔明再戰,若再被擒才服。孔明便放他回去。

孟獲在瀘水扎寨,請兩洞元帥相助,他怕中孔明計謀,隻守不戰,要等天熱後讓蜀軍自行退兵。

孔明令軍士在樹林中扎寨以避暑熱,又令馬岱領三千兵從沙河口渡河,繞到蠻兵後方,斷蠻兵糧草,還招降了兩洞元帥作為內應。

孟獲堅守瀘江天險,以為萬無一失,每天飲酒取樂。蜀將馬岱半夜渡瀘水,奪了元帥董荼那的糧草,絕斷了夾山糧道,孟獲得報大怒,令武士重打董荼那一百大棍,免其一死。

董荼那心懷怨恨,趁孟獲大醉,糾集手下將孟獲綁了見孔明。孟獲仍是不服,孔明讓孟獲看過蜀軍軍營,孟獲對弟弟孟優說,我們已知蜀軍軍情,你領百餘精兵去向孔明獻寶,藉機殺了孔明。

孔明問馬謖是否知道孟獲的陰謀,馬謖笑著將孟獲的陰謀寫于紙上。孔明看後大笑,命人在酒內下葯,讓孟優等蠻人吃喝。

漫畫版孟獲漫畫版孟獲

當夜,孟獲帶三萬兵沖入軍中要捉孔明,進帳才知上當,孟優等蠻兵全部爛醉如泥。魏延、王平、趙雲又分兵三路殺來,蠻兵大敗,孟獲一人逃往瀘水。

孟獲在瀘水被馬岱扮成蠻兵的士兵截獲,押見孔明。孟獲說這次是弟弟孟優飲酒誤事,仍不服氣。于是孔明第三次放了他。

孟獲為了報仇,借了十萬牌刀獠丁軍,來戰蜀兵。孟獲穿犀皮甲,騎赤毛牛。牌丁兵赤身裸體,塗著鬼臉,披頭散發,像野人般朝蜀營撲來。孔明卻下令關閉寨門不戰,等待時機。

等到蠻兵威勢已減,孔明出奇兵夾擊,孟獲大敗,逃到一棵樹下,見孔明坐在車上,沖過去便要捉拿,不料卻掉入陷坑裏反被擒獲。孟獲仍然不服,孔明又一次放他回去。

孟獲躲入禿龍洞求援,銀冶洞洞主楊鋒感激日前孔明不殺其族人之恩,在禿龍洞捉了孟獲,送給孔明。孟獲當然不服,要再與孔明于銀坑洞決戰,孔明又放了他。

孟獲在銀坑洞召集千餘人,又叫妻弟去請能驅趕毒蛇猛獸的木鹿大王助戰,正在安排要與蜀軍決戰之時,蜀軍已到洞前。孟獲大驚,妻子祝融氏便領兵出戰。祝融氏用飛刀傷了蜀將張嶷,活捉了去,又用絆馬索絆倒馬忠一起捉了去。第二天,孔明也用計捉了祝融氏,用她換回了張嶷、馬忠二將。

三國志12孟獲三國志12孟獲

孟獲要木鹿大王出戰。木鹿騎著白象,口念咒語,手裏搖著鈴鐺,趕著一群毒蛇猛獸向蜀軍走去。

孔明取出早已準備好的木製巨獸,口裏噴火,鼻裏冒煙,嚇退了蠻兵的怪獸,佔了孟獲的銀坑洞。

第二天,孔明正要分兵緝擒孟獲忽得報,說孟獲的妻弟將孟獲,帶往孔明寨中投降,孔明知道是假降,一聲令下全部拿下,並搜出每人身上的兵器。孟獲不服,說假如能擒他七次,他才真服。孔明于是又放了他。

孟獲又請來烏戈國的藤甲軍,與孔明決戰。孔明用油車火葯燒死了無數蠻兵,孟獲第七次被擒,才真心投降。

孔明見蠻地已平,班師回國。行至瀘水,狂風暴雨大作,兵馬不能過河。當地土人說是鬼怪冤魂作怪。孔明在瀘水邊祭祀亡靈,放聲大哭。瀘水才變得平靜,大軍方能渡河而回。

大軍回到成都,後主劉禪出城三十裏迎接。劉禪與孔明並車而行,設太平筵,重賞三軍。從此每年有三百多個鄰邦向蜀國進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