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茶

孟婆茶

孟婆茶,散文。作者楊絳。"'孟婆店'是習慣的名稱,現在叫'孟大姐茶樓'。孟大姐是最民主的,喝茶決不勉強。孟大姐茶樓是一座現代化大樓。樓下茶座隻供清茶;清茶也許苦些。

孟婆茶,電影。主演: 黎耀祥、羅蘭。

  • 中文名稱
    孟婆茶
  • 出品時間
    2008-3-2
  • 製片地區
    港台
  • 導    演
    劉強富
  • 對白語言
    國語
  • 類    型
    劇情片
  • 主    演
    黎耀祥 羅蘭

散文

作者:楊絳

我登上一列露天的火車,但不是車,因為不在地上走;像筏,卻又不在水上行;像飛機,卻沒有機艙,而且是一長列;看來像一條自動化的傳送帶,很長很長,兩側設有欄桿,載滿乘客,在雲海裏馳行。我隨著隊伍上去的時候,隨手領到一個對號入座的牌子,可是牌上的字碼幾經擦改,看不清楚了。我按著模糊的號碼前後找去:一處是教師座,都滿了,沒我的位子;一處是作家座,也滿了,沒我的位子;一處是翻譯者的座,標著英、法、德、日、西等國名,我找了幾處,都沒有我的位子。傳送帶上有好多穿灰色製服的管事員。一個管事員就來問我是不是"尾巴"上的,"尾巴"上沒有定座。可是我手裏卻拿著個座牌呢。他要去查對簿子。另一個管事員說,算了,一會兒就到了。他們在傳送帶的橫側放下一隻凳子,請我坐下。

我找座的時候碰到些熟人,可是正忙著對號,傳送帶又不停的運轉,行動不便,沒來得及交談。我坐定了才看到四周秩序井然,不敢再亂跑找人。往前看去,隻見灰蒙蒙一片昏黑。後面雲霧裏隱隱半輪紅日,好像剛從東方升起,又好像正向西方下沉,可是升又不升,落也不落,老是昏騰騰一團紅暈。管事員對著手拿的擴音器隻顧喊"往前看!往前看!"他們大多憑欄站在傳送帶兩側。

我悄悄向近旁一個穿灰製服的請教:我們是在什麽地方。他笑說:"老太太翻了一個大跟頭,還沒醒呢!這是西方路上。"他向後指點說:"那邊是紅塵世界,咱們正往西去。"說罷也喊"往前看!往前看!"因為好些乘客頻頻回頭,頻頻拭淚。

我又問:"咱們是往哪兒去呀?"

他不理睬,隻用擴音器向乘客廣播:"乘客們做好準備,前一站是孟婆店;孟婆店快到了。請做好準備!"

前前後後傳來紛紛議論。

"喔,上孟婆店喝茶去!"

"孟婆茶可喝不得呀!喝一杯,什麽事都忘得一幹二凈了。"

"嗐!喝它一杯孟婆茶,一了百了!"

"我可不喝!多大的浪費啊!一杯茶沖掉了一輩子的經驗,一輩子不都是白活了?"

"你還想抱住你那套寶貴的經驗,再活一輩子嗎?"

"反正我不喝!"

"反正也由不得你!"

管事員大概聽慣這類議論。有一個就用擴音器耐心介紹孟婆店。

"'孟婆店'是習慣的名稱,現在叫'孟大姐茶樓'。孟大姐是最民主的,喝茶決不勉強。孟大姐茶樓是一座現代化大樓。樓下茶座隻供清茶;清茶也許苦些。不愛喝清茶,可以上樓。樓上有各種茶:牛奶紅茶,檸檬紅茶,薄荷涼茶,玫瑰茄涼茶,應有盡有;還備有各色茶食,可以隨意取用。哪位對過去一生有什麽意見、什麽問題、什麽要求、什麽建議,上樓去,可分別向各負責部門提出,一一登記。那兒還有電視室,指頭一按,就能看自己過去的一輩子--各位不必顧慮,電視室是隔離的,不是公演。"

這話激起哄然笑聲。

"平生不作虧心事,我的一生,不妨公演。"這是豪言壯語。

"得有觀眾欣賞呀!除了你自己,還得有別人愛看啊!"這是個冷冷的聲音。

擴音器裏繼續在講解:

"茶樓不是娛樂場,看電視是請喝茶的意思。因為不等看完,就渴不及待,急著要喝茶了。"

我悄悄問近旁那個穿製服的:"為什麽?"

他微微一笑說:"你自己瞧瞧去。"

我說,我喝清茶,不上樓。

他詫怪說:"誰都上樓,看看熱鬧也好啊。"

"看完了可以再下樓喝茶嗎?"

"不用,樓上現成有茶,清茶也有,上去就不再下樓了--隻上,不下。"

我忙問:"上樓往哪兒去?不上樓又哪兒去?"

他鼻子裏哼了一聲說:"我隻隨著這道帶子轉,不知到哪裏去。你不上樓,得早作準備。樓下隻停 一忽兒,錯過就上樓了。"

"準備什麽?"

"得輕裝,不準夾帶私貨。"

我前後掃了一眼說:"誰還帶行李嗎?"

他說:"行李當然帶不了,可是,身上、頭裏、心裏、肚裏都不準夾帶私貨。上樓去的呢,提意見啊,提問題啊,提要求啊,提完了,撩不開的也都撩下了。你是想不上樓去呀。"

我笑說:"喝一杯清茶,不都化了嗎?"

他說:"這兒的茶,隻管忘記,不管化。上樓的不用檢查。樓下,喝完茶就離站了,夾帶著私貨過不了關。"

他話猶未了,傳送帶已開進孟婆店。樓下陰沉沉、冷清清;樓上卻燈光明亮,熱鬧非常。那道傳送帶好像就要往上開去。我趕忙跨出欄桿,往下就跳。隻覺頭重腳輕,一跳,頭落在枕上,睜眼一看,原來安然躺在床上,耳朵裏還能聽到"夾帶私貨過不了關"。

好吧,我夾帶著好些私貨呢,得及早清理。

一九八三年十月底

電影

孟婆茶,全名《陰司路之孟婆茶》。

青春少女隻知道玩樂,整天流連風月場所,浪費時光。家裏賢母雖苦苦相勸,但她隻當聽不見,直到母親死後,才知道親情可貴,卻為時已晚,生死相隔……本來是陰陽相隔,不能相見,但命運早有凶靈密布,她以難逃枉死之路。陰風陣陣,腳步浮浮,走到內河橋,喝一口孟婆茶,隻想輪回轉世再重生,但眼前所見的孟婆竟是…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