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元超

孟元超

孟元超,義軍的首領,雲紫蘿昔日的情侶。

孟元超體格魁梧,但眉目之間卻有一般清秀之氣,為人沉默寡言,雲紫蘿曾形容其像是江南的山。

年少時,因種種誤會與傳言,與雲無法結緣,但是他心裏始終記掛著雲紫蘿母子。

很多年後,其子孟華長大成人,二人在藏邊相認,甚而至于楊炎,他體現的父愛之情猶甚。

  • 中文名稱
    孟元超
  • 國籍
    中國(清朝)
  • 民族
  • 職業
    西域義軍首領
  • 住處
    直隸三河縣(今河北)
  • 絕技
    孟家刀法、綿掌

百科名片

孟元超孟元超

基本信息

孟元超

出處:梁羽生小說《遊劍江湖》、《牧野流星》、《彈指驚雷》、《絕塞傳烽錄

身份:小金川、柴達木義軍首領,天下第一快刀達人

師父:呂壽昆

妻子:林無雙

戀人:雲紫蘿

師妹:呂思美

兒子:孟華(雲紫蘿與孟元超之子)、楊炎(雲紫蘿與楊牧之子)

兒媳:金碧漪

親家:金逐流、史紅英

好友:宋騰霄、段仇世

情敵:宋騰霄、楊牧、繆長風

世伯:宋時輪、雲重山

岳父:林北溟

師弟:呂思豪

師妹夫:宋騰霄

家住:直隸三河縣(今河北)

武器:刀

武功:孟家快刀,以後為天下第一快刀,排行第二的是關東大盜尉遲炯

人物簡介

孟元超為梁羽生巨著《遊劍江湖》中的角色,孟元超是小金川義軍的首領,雲紫蘿昔日的情侶,但是因種種誤會與傳言,他與雲紫蘿無法結緣,但是他的心中一直在記掛著雲紫蘿母子。

孟元超是一個大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他對雲紫蘿念念不忘,當他知道再也不能和雲紫羅結為良緣時心中是一片的痛苦,他是愛雲紫蘿的,但是他更希望雲紫蘿以後幸福,當孟元超知道林無雙心中默默的喜歡自己時,他對林無雙也漸漸的不能忘懷,在他知道與雲紫蘿沒有希望的情況下終于選擇了林無雙,他們成了一對神仙眷侶。

出場描寫

小樓一角,燈火猶明。孟元超正在書房看書,尚未睡覺。

——《遊劍江湖》第五回 白衣少女

最後描寫

孟元超繼續說道:“他的爹爹也是我的舊日一位朋友,我們分手十多年剛才方始重逢,隻可惜他為我們建此大功,卻是不能和我一起喝一杯慶功酒了。”

——《絕塞傳烽錄》第十二回 彈指傳烽消罪孽 驚雷絕塞了恩仇

人物評價

《遊劍江湖》第二男主人公,《牧野流星》、《彈指驚雷》《絕塞傳烽錄》主要配角之一,雲紫蘿之友。給我感覺,這個人物梁先生沒能象其它的作品一樣,通過具體的事件反應出他的性格特點,如果說他能忍受受傷之後痛苦就能反應他的性格,或者說他參加義軍毫不猶豫就能反應他的性格,我認為這些都是不可能的,因此我說,這個人物隻能象古龍作品中的人物那樣去理解這一人物形象,那就是象山一樣的堅強,但是這並不是梁先生的特長,遠不如古先生的議論那樣多。

——節選自 金古溫梁黃 《梁羽生筆下一百單八俠個人魅力指數英雄排座次》

如果拋開梁氏營造小說故事的架構,雲紫蘿的悲劇其實孟元超一手造成的,盡管孟對雲的感情在雲一生中始終不渝。孟元超與雲紫蘿少年相愛,合情合理;少年沖動發生婚前性行為,盡管魯莽了一些,但不是太大的錯誤。關鍵是孟元超為了保護師門其實是革命事業,舍棄未婚先孕的雲紫蘿,遠走天涯。相似的故事在《書劍恩仇錄》中餘萬亭與徐潮生也發生過,但餘並為給徐潮生造成太大的傷害。從此少年情侶生離死別,導致最後雲紫蘿不得不委身楊牧,為雲紫蘿以後的人生埋下了深深的禍根。雲紫蘿在誤以為孟元超已死的情況下,假裝嫁人,依然等了孟三年。而直到八年後,孟元超才來尋找兩人的孩子,儼然情天恨海中的痴心情聖。為了所謂的革命事業,孟元超待雲紫蘿何其薄;況且既然投身革命,又為何少年多情,一縷情絲將雲紫蘿栓到死。是孟元超愛惜革命事業勝于愛惜雲紫蘿,還是為雲紫蘿想的太少?雲紫蘿一生凄苦,孟元超要負主要責任。也許是梁氏借雲紫蘿的悲劇暗示所謂革命的虛妄吧。

。。。。。。

孟元超一手造成了雲紫蘿人生的痛苦,但在復雜的糾葛中他們才是兩情相悅的真心愛人。不知道為何八年間為何孟元超沒有尋找過雲紫蘿?這個邏輯上不成立的問題很難說清。兵荒馬亂的亂世之下,少年意氣輕別離,回首卻已是綠葉成陰子滿枝。固然孟元超對雲紫蘿情深未改,隻是傷痕累累的雲紫蘿已再無少女的詩般情懷。終是孟元超虧欠雲紫蘿太多。雲紫蘿再次產子之時,孟元超終于守候在了跟前,一起共同面對生死,做了些許的補償。兩人再次離別之時,

“雲紫蘿抱著初生的嬰孩和他說道:“人生沒有不散的筵席,元超,我能夠見著你,和你相聚幾天,我已是心滿意足了。咱們的孩子,將來你向點蒼雙煞討回,也就等于是我在你的身旁了。這個孩子,我可不能再來累你。我要撫養他成人,咱們是不能復合的了。”

孟元超說道:“你不再嫁,我今生也不再娶!”

孟元超與雲紫蘿孟元超與雲紫蘿

讀到此處,心中黯然,不是為二人的感情,而是為人生無可奈何的辛酸。金世遺在厲勝男死後二十年娶了谷之華,孟元超也終于在雲紫蘿死後情歸林無雙。很多時候,人生的悲喜劇之間很難界定。

——節選自 花無語 《梁羽生之平生蕭瑟:《遊劍江湖》》

最初讀《遊劍》的時候,隻是看了第三本,對于前面的內容並不清楚。隻是記住了雲紫蘿,而孟元超,連名字都沒有記住。隻是可有可無的記作雲紫蘿的前夫。後來,看了七劍系列,萍蹤系列,大唐系列,才開始看到《絕塞傳烽錄》,轉而去看了《彈指驚雷》。而對于孟元超的印象,則是最直接來于《彈指驚雷》楊炎去行刺孟元超的一幕。

那一段的布局不可不謂之精巧,繆長風說出,“可惜你不是楊炎,我也不是孟元逾時,已經讓我驚訝。但是,卻抵不過孟元超走出來,簡單說了一句,“假的楊炎都說得出這樣的話,炎兒更是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孟元超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人。隻願意簡簡單單地看他,一如他簡簡單單地看這個世界,看世人。

同是一個時代的人,不覺會將孟元超和繆長風比較。繆長風才情激昂,而孟元超自然是樸實無華,既無他那樣的才氣,也沒有他那樣的豪邁。但是,慢慢看下去,一點一滴之間,漸漸會發現孟元超的舒服。隻覺那個長歌當哭的繆長風並非那樣脫俗。是他喜歡的人,比如雲紫蘿,被別人說的時候,就覺得沒什麽。而不是他喜歡的人,比如龍靈珠,便怎麽也看不順眼, 認為對方不是好人。

記得有繆長風向蕭夫人說自己伴侶情形的時候,便說過隻要是俠骨與柔腸兼備即可,其他的並沒有什麽關系,至于是不是寡婦更加沒有關系。如此昭然若揭,直接換做我就是看中雲紫蘿不是更好。不然對于龍靈珠,不過就是乖戾了點,天山派老頑固看她不順眼也就算了,你自負灑脫的繆長風又何必看她不順眼,認為她會帶壞你家的炎兒。或者更加直接的換成,凡是我喜歡的才是好的,其他不是我喜歡的都是不好。

反之,孟元超雖不是超凡脫俗,但卻有一種簡簡單單,好好過日子的態度,自覺他有一種不含成見的待人接物法。從《牧野》,《彈指》等後座中,都可以看得出他對楊牧,對段仇世,都沒有讓以往的恩怨影響到對他們的態度。對楊炎,他也是唯一一個簡簡單單相信楊炎本質是個好孩子,就算知道自己身世(甚至是從親父那裏聽來的偏激版)也不會做錯事。對龍靈珠,雖隻是在那混戰之後僅此一面,也算是心平氣和以待。(龍靈珠就是一塊試金石,各自本質是怎樣的,一試即出,孟元超遠要比繆長風沒有成見)

說完對這兩個的印象,回到《遊劍》的那筆糊塗賬。當真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有怪楊牧的,怪雲紫蘿的,自然也是有怪孟元超腹黑猥瑣的。或許真的是有之吧,但孟元超隻是盡力在做對大家都好的打算吧。

先說十年之前的風流事吧。無媒苟合,未婚先性。但或許對于當時的兩人來說,隻是情到濃時的自然而為。對于孟元超來說,他也沒有想到會一索得男,更沒有想到會一去不復返。

等到他知道訊息,也已經是八年之後了,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了。他也沒有太多心思。隻是想要見孩子一面。這裏不得不說一下他的安排:他的信是給楊牧的,隻是想私下讓孟華跟著自己學習,並不會太多影響到楊牧和雲紫蘿之間的生活。這個的確是他為自己打算,但是,也是在不影響楊牧和雲紫蘿的生活的前提下的為自己打算。本來,楊牧可以把楊華送去跟孟元超學藝,或者是拒絕孟元超的提議。想來孟元超也不會強人所難。之後,楊牧仍然可以安安心心和雲紫蘿過日子。但是楊牧心中不甘,想要利用這件事提高自己在妻子心中地位。本來一件簡單的事,生生被楊牧復雜化了。能怪孟元超什麽呢?怪他將楊牧夫妻之間的事情想得太簡單,還是怪他那種想要見兒子的簡單天倫之情?

不要怪孟元超為自己打算,其實雲紫蘿,楊牧等人,哪個不是?唯一不同的便是,孟元超在為自己打算同時,是以兼顧他人利益為前提的,希望找出折中的法子,大家都好,能夠安安靜靜回家過日子,他從未想過要從楊牧身邊搶走雲紫蘿或者是楊華。而楊牧隻是為自己打算,想要爭一口氣。雲紫蘿也是為自己打算或者說是為自己喜歡的孟元超打算。

所以,楊牧同學,孟元超不欠你的,事情是你自己復雜化得,你要賭博,就別怪滿盤皆輸。歷來覺得自己不被人重視的人自己已經先輕視了自己。選擇是你自己做的,阿諛諂媚的態度也是你自己選的。你可以選擇斷然拒絕孟元超,告訴他雲紫蘿是你媳婦,不希望和你有任何瓜葛。你要我體諒你父子天倫之情,你也要考慮我們夫妻相處之法。要知道,你才是雲紫蘿的合法丈夫,決定權在你的手裏。是你自己決定去向雲紫蘿現賤,要為她犧牲,成全雲雲的。一個自信的人,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你心底早就輕視了自己,在雲紫蘿面前,你就是被她踩在腳底的奴隸。但這也是你自己選的,不是嗎?

孟元超

關于孟元超的感情問題,他不是不知道雲紫蘿對自己的心思。他也是覺得自己有欠(註意是欠,不是負)幾次相救,不是那麽容易報答的。但卻是是愛已成往事,隻剩責任,他心中喜歡的是林無雙。他和林無雙,是一種志同道合,也是一種心靈上的默契。他們之間有一種共鳴,是歲月給他們共同的特徵。從漁村出來的女孩林無雙自然要比公主一般的雲紫蘿更加適合質樸的孟元超。他們沒那麽多的才情,也沒那麽多的心思。都是那種簡簡單單的人。但是,感情畢竟不是他們兩個的事,雲紫蘿對孟元超的心思,楊牧對他的恨,都糾纏不清,讓孟元超無法逃脫。他能做的也隻是尋找各方齊美的方法,犧牲自己利益也是他最後的打算,但不到最後關頭,他是不會放棄自己和林無雙之間的感情的。這樣的選擇,還能說他有什麽不對嗎?

作為男子的要有擔當,要去保護自己所愛的人。但是,也得那個女子讓他去擔當,雲紫蘿早就做好了一切打算。讓他無路可選。連個商量的機會都,沒有。

他對雲紫蘿沒有那種刻骨的愛,自然不會如繆長風一般盡心為她打算。但是,作為一個故人,一個朋友,這種打算已經算得上仁至義盡。畢竟愛不愛是屬于感情的事,不是人用理智慧型夠控製的。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的心。難道面對一個曾經愛過,但現在不那麽愛,但對方依然愛自己的人,也要舍盡一切去保護,而不是尋找化解的方法?

其實大家或許忽視了一點,雲紫蘿最後其實是作為一個戰士戰死的,並不是因為流言蜚語羞愧而死。這種死,是一種榮耀,而並非悲劇和不幸。雖然這段七角戀愛相當糾結,並最後以其中樞紐的雲紫蘿死亡作為結束。但若是雲紫蘿沒有死,隨著時間推移,一切也都會慢慢過去,一切矛盾也許會慢慢解開。糊塗賬自有糊塗了法,都是奔三奔四的人了,怎麽還像小兒女一般小家子氣。為一點點感情鬧得天翻地覆?還要牽扯進來下一代。一切,或許都當歸于雲淡風清之中,大家都可以開開心心的過上幸福的日子。因為很多事情,可以簡單,也可以復雜。不過存乎處事者的心,沒有什麽矛盾是大不了的,也沒有什麽結是解不開的。所謂欠或者不欠,其實都隻是人生的經歷罷了。一切終將會過去。

隻願如孟元超一般,簡簡單單看人,不因成見將任何一個人當做壞人,去醜化或者美化之。但是對于那些確定下來的壞人(比如牟宗濤),則會不留情面的回擊之。

——簡單.愛 雲淡風清話孟元超by搗盡玄霜

革命事業和家庭並非是水火不容,至少在這個故事裏並非如此,看孟周圍的人就能兼顧,而孟卻很自然的用這個借口把雲紫蘿排斥在他的未來藍圖外。孟提起雲,習慣用的是過去式。回憶無比美好,卻不屬于未來。投身革命事業,給了他一個不和雲在一起的完美的理由,這個理由足以讓他自己覺得正當。就像雲沒有付出任何真正努力經營和楊的婚姻一樣,孟也沒有付出努力和雲重修舊好的誠意。他們倆還真是一對。

不過,孟元超的算盤打得比雲紫蘿更精。與雲紫蘿相比,新結識的林無雙年輕貌美,武功高強,背後又有扶桑派和天下第一達人夫妻作後盾,並且是純潔的白蓮……

雲紫蘿辜負了很多人,唯獨沒辜負孟元超(雖然她常自認對不起他),可是孟卻辜負了她。

——節選自 春水煎茶 《梁羽生人物-雲紫蘿的糊塗人生》

孟元超啊,孟元超,你也是愛雲紫蘿的!雲紫蘿也是愛你的!你要為雲紫蘿的悲劇負全責,因為你沒有給她一個感情的歸宿!現實的確很殘酷,面對殘酷的現實雲紫蘿的確也說過不想再嫁任何人,可是啊,可是,這是她真心的話嗎?不是的,不是!她還是想和你在一起的,盡管她故意逃避你,製造機會讓你和林無雙在一起,製造謠言讓你誤會她和繆長風。可是,她還是想和你在一起的。她內心深處肯定在等,等你像個男人一樣站出來,像個男人一樣把她摟在懷裏,不在乎過去發生過什麽,不在乎將來會發生什麽,也不在乎林無雙!可是,你沒做到,你最終都沒做到!你是否是真的愛雲紫蘿,如果你真愛她,你為什麽會在好多次想到她時,又同時想到林無雙,甚至還想到呂思美,甚至在心裏把她們做比較?!如果你真是她的知己,你為什麽會相信她和繆長風的謠言?哪怕這謠言是她自己故意製造的!難道你不應該和她是心意相通的嗎?

——節選自 風繼續吹 《那些男人——《遊劍江湖》讀後》

對孟元超:

1、守節?純屬笑話,都已經未婚先有子了,還怎麽守節?在那種時代,你一個女人,又沒有貞節牌坊,又沒有男人,她憑什麽把孩子拉扯大,她憑什麽去面對母親親友以及周圍眾人的眼光。她可是和楊牧約法三章,在杳無音訊之後仍然等了三年,直到聽到“確切”的訊息之後才真正嫁人的,從這點上來說,她並沒對孟元超做錯什麽。

2、聽到訊息後立刻想要去告訴他孩子的訊息,含辛茹苦地一個人拉扯著孩子,善解人意地成全他和林無雙、呂思美的愛情,又最終在戰場上救了他,對孟元超真的已經仁至義盡了。

——節選自 有淚如傾 《雲紫蘿:且由他娥眉謠琢,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問,冷笑置之而已 》

影視形象

2006年版《遊劍江湖》 陳龍飾孟元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