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二冬

孟二冬

孟二冬(1957-2006),生于安徽宿縣(今宿州),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中國古代文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多年來,孟二冬熱愛教育事業,熱愛學生,堅持不懈地教育學生追求真知、樹立正確的人生理想,成為學生健康成長的良師、高尚人格的楷模。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業的發展,2004年3月,孟二冬主動要求參加了北京大學對口支援石河子大學教學的工作。他在劇烈的咳嗽中堅持講完最後一節課,倒在講台上。經醫院診斷,他已患食管惡性腫瘤。2006年4月22日,孟二冬因病醫治無效于北京逝世,享年49歲。人事部、教育部授予孟二冬"全國模範教師"榮譽稱號。

  • 中文名稱
    孟二冬
  • 出生地
    安徽省宿州市
  • 畢業院校
    北京大學
  • 信    仰
    馬列、毛澤東思想、共產主義
  • 逝世日期
    2006.4.22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政治面貌
    中共黨員
  • 代表作品
    中國文學史及中國文學批評史
  • 主要成就
    熱愛教育事業,熱愛學生
  • 職    業
    教授
  • 出生日期
    1957.1

人物簡介

孟二冬孟二冬

孟二東,1957年生于安徽宿縣,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多年來,他堅持黨的教育方針,堅持不懈地教育學生追求真知、樹立人生理想,被北京大學黨委授予“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教師標兵”榮譽稱號。

孟二冬是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多年來,他堅持黨的教育方針,熱愛教育事業,熱愛學生,堅持不懈地教育學生追求真知、樹立人生理想,成為學生健康成長的良師、高尚人格的楷模,多次被北京大學黨委授予“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教師標兵”榮譽稱號。2004年3月,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業的發展,孟二冬同志主動要求參加了北京大學對口支援石河子大學的教學工作。他非常珍惜支教的時光,努力把自己的全部知識奉獻給石河子大學的師生們。在到石河子大學的第二周,他就出現嚴重的嗓子喑啞症狀,盡管每天打針、吃葯,他仍堅持上課。隨著聲音越來越微弱,他不得不在課堂上用起麥克風。校領導和老師們多次勸他休息,但他都微笑著說:“沒關系,我還能堅持。”在師生們的再三要求下,他來到當地醫院檢查,醫生根據病情作出了“禁聲”的醫囑,但他第二天又強忍病痛站在了講台上。2004年4月26日,他在劇烈的咳嗽中,在同學們的掌聲和感動中,堅持講完《唐代文學》最後一節課,倒在講台上,隨後經醫院診斷,他已患食管惡性腫瘤。孟二冬同志的先進模範事跡,充分體現出他對黨和人民教育事業的無比熱愛,體現了一名優秀共產黨員教師的崇高思想境界和高尚道德情操,堪稱“為人師表、品德高尚”的典範。

生平經歷

孟二冬,1957年1月生,安徽宿縣人,中共黨員,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學科專長為中國文學史及中國文學批評史,研究方向為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文學。

多年來,孟二冬堅持黨的教育方針,熱愛教育事業,熱愛學生,堅持不懈地教育學生追求真知、樹立正確的人生理想,成為學生健康成長的良師、高尚人格的楷模。孟二冬淡泊名利,甘于寂寞,潛心治學,撰寫了《中國詩學通論》(合著) 《中唐詩歌之開拓與新變》 《韓孟派詩傳》 《千古傳世美文》 《陶淵明集譯註》 《中國文學史》 (參編)等400多萬字的專著。他歷時七年,經過大量艱苦的研究,完成了100多萬字的 《〈登科記考〉補正》 ,榮獲北京市第八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以及北京大學第九屆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一等獎,得到了我國文學界和史學界的高度評價。

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業的發展,2004年3月,孟二冬主動要求參加了北京大學對口支援石河子大學教學的工作。在到石河子大學的第二周,他就出現嚴重的嗓子喑啞症狀,盡管每天打針、吃葯,他仍堅持上課。隨著聲音越來越微弱,他不得不在課堂上用起麥克風。校領導和老師們多次勸他休息,但他都微笑著說:“沒關系,我還能堅持。”在師生們的再三要求下,他來到當地醫院檢查,醫生根據病情做出了“禁聲”的醫囑,但他第二天又強忍病痛站在了講台上。2004年4月26日,他在劇烈的咳嗽中堅持講完《唐代文學》最後一節課,倒在講台上。經醫院診斷,他已患食管惡性腫瘤。孟二冬在石河子大學期間,除堅持為中文系2002級四個班的學生每周講授10學時的必修課外,同時還為中文系教師開設了《唐代科考》選修課,利用業餘時間積極主動與中文系教師座談,交流教學工作經驗,圓滿完成了北京大學和石河子大學雙方協定的支教任務。

孟二冬在北京治療期間,仍以頑強的毅力坦然面對病痛折磨,堅持課題研究和指導研究生的工作,積極籌備讓自己的研究生去石河子大學為大學部生開設講座。2006年4月22日,孟二冬因病醫治無效于北京逝世,享年49歲。

支教事跡

2003年非典期間,孟二冬在日本東京大學作訪問學者兩年期滿後,回到北京大學。回國還不到一年,當教研室負責人找他商量到新疆石河子大學“對口支援”的事兒時,他二話沒說,愉快地接受了支教任務。2004年3月1日起,孟二冬來到石河子大學中文系,進行為期8周的支教工作。

2004年3月8日,孟二冬到新疆支教的第二周,他的嗓子開始沙啞。他以為是咽炎,堅持每天上課。可是,他的嗓子沙啞得一天比一天厲害,還常伴著劇烈咳嗽。他去了校醫院,每天打針、吃葯,仍然堅持上課。同學們發現,課堂上孟老師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後來不得不用麥克風。校領導和老師請他休息幾天,等嗓子好了再上課,他卻微笑著說:“沒關系,我還能堅持。” 除了給石河子大學中文系2002級138名學生講授《唐代文學》必修課,孟二冬還為中文系教師開設了《唐代科考》的選修課,他把多年研究的心血,毫無保留地奉獻給石河子大學的同行們。此外,他還利用晚上休息時間與中文系的教師座談,為推動石河子大學中文學科建設出謀劃策。4月17日,在老師們的再三要求下,孟老師來到當地醫院檢查。醫生立即給他做了“禁聲”的醫囑。可是,第二天他又站到了講台上。

按照支教安排,4月26日是孟二冬給同學們上的最後一課。孟老師嗓子沙啞得更厲害了,並不時伴著陣陣咳嗽。雖然他表面上看起來很平靜,但同學們都知道,孟老師是在強忍著巨大的病痛。許多同學的雙眼噙滿了淚水……下課的鈴聲響了,孟二冬講完了最後一課,在熱烈的掌聲中踉蹌地走下講台。孟二冬以堅強的意志,忍受著病痛的折磨,完成了每周10學時的教學任務,中間沒有休息一天。下課後,孟二冬來到校醫院。診斷結果令他大吃一驚:一個桌球大小的惡性腫瘤擠壓著他的氣管,使他難以發聲;擠壓著他的食管,使他難以下咽。醫生要求孟二冬立即住院。5月2日,孟二冬被緊急送回北京,在北大醫院胸外科進行首次手術治療,手術進行了近20個小時。

北京大學中文系孟二冬教授在支教、治學、做人等方面的感人事跡。孟二冬忠誠黨的教育事業,不計名利,在新疆支教期間一心撲在教學一線,表現出共產黨員無私奉獻的高尚品格。他甘坐冷板凳,十幾年如一日潛心做學問,求真務實,在學術上成就卓著。他的敬業精神正是我們的社會著力弘揚的精神,他的學術品格正是我們的社會亟待光大的品格。

個人著作

1996年 《陶淵明集譯註》

1998年 《中唐詩歌之開拓與新變》

2003年 《〈登科記考〉補正》

獲得榮譽

人事部、教育部授予孟二冬“全國模範教師”榮譽稱號,教育部黨組作出了《關于向孟二冬同志學習的決定》,並號召全國教育系統廣大教師和教育工作者向孟二冬學習。中華全國總工會向孟二冬頒發了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06年4月,孟二冬獲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獎。中組部追授孟二冬“全國優秀共產黨員”榮譽稱號。

個人評價

孟二冬孟二冬

孟二冬是北大中文系古代文學教研室的博士生導師,他在新疆石河子大學支教給大學部生上課時全身心地投入,備課授課一絲不苟;他甘于寂寞、潛心治學,為完成一部具有重大史料文獻價值的專著,七年如一日,最後完成了100多萬字的《〈登科記考〉補正》;他在一年之內經歷了三次重大手術的折磨,但依然樂觀地面對人生,積極向上。

季羨林先生曾說,中國知識分子最可貴的就是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它在不同時代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孟二冬把對黨和人民的熱愛,全部凝聚在工作中。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了一位人民教師淡泊名利、無私奉獻的崇高品德,看到了一位學者無比豐富的心靈和高尚的情懷。孟二冬是黨培養的知識分子的優秀代表,他在數十年的求學與教學過程中,將做人和做學問和諧地統一在一起,始終把學生放在心上,默默無聞地實踐著一個共產黨員和人民教師的價值標準,用自己的行動再次詮釋了人生的真諦。

孟二冬長期從事中國古代文學的研究,正是優秀燦爛的傳統文化哺育了他這樣的學者。他擁有豐富的內心世界和向上的精神追求,謙和待同事,關愛待學生,始終堅守著知識分子應具有的責任、執著、勇氣和道義,在平凡間顯示出不平凡的品格。

在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今天,我們的教育事業需要更多像他這樣的教師。我們學習孟二冬,就是要學習他處處以共產黨員的先進性標準要求自己,為黨和人民的教育事業淡泊名利、無私奉獻的精神;學習他愛崗敬業、為人師表,為教書育人恪盡職守、嘔心瀝血的精神;學習他崇尚師德、治學嚴謹,為追求學術鍥而不舍、求真務實的精神;學習他珍愛生命、堅韌不拔,為戰勝疾病不屈不撓、積極樂觀的精神。

他是當代知識分子學習的楷模。

在短片裏,孟二冬身體雖虛弱但卻十分樂觀,嗓音雖喑啞但卻很有分量。他對大家說:“唐代詩人劉禹錫有兩句詩,‘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是他在遭受了重大的政治和人生挫折後寫下的,他是在勉勵自己以樂觀向上、積極的態度面對未來、面對人生。我今天也成了‘病樹’,但我這棵‘病樹’也充滿信心,要和你們這些‘參天大樹’們一起迎接新的春天,一起擁抱新的春天。

治學嚴謹

孟二冬兩年前才搬進現在這個90多平方米的新居。此前十幾年,他們一家三口一直住在北大校園內的“筒子樓”裏。他的愛人耿琴老師說,老孟一直舍不得離開那座“筒子樓”,就是因為離北大圖書館近,去那兒查資料方便。

1980年孟二冬從安徽宿州師專畢業後留校任教,其間有幸到北大中文系進修古代文學,開始師從袁行霈先生。1985年,孟二冬以專業課第一名的成績考取袁行霈先生的碩士研究生。1988年,孟二冬研究生畢業後,來到初創的煙台大學任教,擔任煙台大學中文系古代文學教研室主任。1991年,孟二冬又考取了袁行霈先生的博士生,1994年畢業後留在北大中文系古代文學教研室任教。從1994年到2001年初赴東京大學作訪問學者之前,孟二冬一直兼任北大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學術秘書,是袁行霈先生的得力助手。

北京大學社會科學部部長、中文系教授程鬱綴告訴記者,有很長一段時間,為了完成那部具有重大史學文獻價值的專著《登科記考補正》,孟二冬幾乎每天與館員一起上下班,成了北大圖書館古籍善本室最忠實的讀者。《登科記考》是清代學者徐松所著的關于古代科舉方面的名作。1994年,孟二冬查找了大量資料,發現此書內容存在大量缺誤。于是,他開始對這一著作進行研究和整理。孟二冬花了7年時間,終于完成了100多萬字的《登科記考補正》(上、中、下三冊,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2004年,這部專著榮獲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並得到我國文學界和史學界的高度評價,認為這是近些年我國文學界和史學界不可多得的一部力作。寫這部著作時,孟二冬翻遍了能夠收集到的所有相關古籍。經過大量艱苦的研究,僅科舉的人數就比原著增加了一半。他付出了大量心血,得到的稿費卻隻有3萬元。就是這3萬元,他還全部換成了著作,送給自己的老師和學生。 袁行霈先生說,做學問特別講究用第一手資料,孟二冬都是從第一手資料出發,研究功底非常扎實。他洋洋400多萬字的研究成果,從《中國詩學通論》到《千古傳世美文》,從《陶淵明集譯註》到《中國文學史》,都像他的為人一樣厚實可信。

孟二冬在北大並不是一個孤例。十幾年前,國學大師季羨林先生為了編寫《糖史》 ,就曾數年如一日地“泡”在北大圖書館古籍善本室裏。孟二冬這種甘坐冷板凳、一心做學問的治學精神,正是對北大光榮傳統的繼承和發揚。受社會上名利浪潮的誘惑,大學裏確有一部分老師忙于社會活動,到校外講課撈外快,還有一些老師熱衷于攢暢銷書賺錢。憑孟二冬的學問,也有不少地方以高額報酬請他去講課,但都被他推掉了。他的愛人耿琴說,這麽多年,老孟從沒拿過一分額外的報酬。

北大新聞中心主任、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趙為民教授深有感觸地說,在目前的社會中,功利思想嚴重,浮躁之風盛行,而孟老師忠誠于黨的教育事業,全部身心都撲在教學科研上,甘于寂寞,敬業奉獻,這正是目前應該大力弘揚的一種高尚精神。

愛書如命

孟教授家裏最大的一間屋子是書房,東、西、北三壁都是書櫃。加上客廳裏的藏書,他的個人藏書有數千冊之多。“上世紀80年代,我和老孟每月工資隻有幾十塊,但他需要的書還是一摞摞搬回了家。”孟教授的妻子耿女士說,“當初買對面帶閣樓的房子就好了,便于老孟藏書。”相處這麽多年,她最熟悉孟教授的性格,也最支持他的事業。

書房櫃子裏的圖書一列列擺放得整整齊齊。許多書籍都包有磨得發白的封皮,翻檢開來,裏面夾著一張張用于索引的便條,一些沒有封皮的書則已被翻檢得發黑。孟教授深厚的文學修養和功底,就來自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苦讀。住在北京大學44樓的許多年間,孟教授成為學校圖書館古籍閱覽室的“第一讀者”。他每天抱著開水杯,早去晚歸,風雨無阻,多年如一日。正是靠著這種日積月累、水滴石穿的扎實和勤奮,他的力作《〈登科記考〉補正》廣集眾長,推陳出新,一出版就廣受好評。

多才多藝

長期浸淫于傳統文化之中,孟教授深受熏陶。古人那種“尺璧不寶,光陰十金”的惜時觀念也同樣讓他敏感于懷,並化為詩一樣美麗的語言。在《〈登科記考〉補正》後記中他慨嘆道:“寒來暑往,青燈黃卷;日復一日,蕭疏鬢斑,幾不敢偷閒半日。”病前的孟教授酒量極豪,在中文系少有人能出其右。喝酒、讀書、做學問,在他身上有著和諧的統一。從陶淵明李白,古代酒文雙風流者代不乏人。他曾經箋註過魏晉陶淵明的詩文集子,體悟既多,感慨也深,至今仍然被日本友人用作大學的教材。

筆墨紙硯在孟教授的書桌上一樣不少。他的書法有相當的造詣,筆勢典正有力,矯若遊龍。“字如其人。”北京大學國學院院長袁行霈先生如此評價說。練字是孟教授每天的必修課,即使如今身罹病患,他也沒有斷過。古人傳下來的篆刻藝術也讓他著迷。“我們剛結婚那陣子,他天天擺弄那些石頭。”耿女士笑著說。多才多藝的孟教授渾身散發著一股文雅之氣。

豁達淡泊

孟教授平時話語不多。因為病症壓迫聲帶,說話費力,他的話似乎更少了。但沉默的他也有健談的時候。一聊到學術問題,他的興致馬上就來了。

一位進修老師找孟教授請教專業問題,他熱情相待。從先秦聊到隋唐,從古籍聊到古人,滔滔不絕,不覺到凌晨三四點鍾。他的女兒睡在隔壁,第二天早晨對媽媽說:“想不到爸爸不僅一肚子學問,還竟然那麽能說!”在一般人的印象中,他話語不多,專業功力以考證知名,生活應該很枯槁才對。面對這些,孟教授沒有刻意去反駁或者證明什麽。當他在古籍閱覽室讀書思考的時候,他是不是在古雅的字裏行間神遊物外,在與古人的神交中如魚得水?他有沒有在某個時刻突然發現自己到達了美麗的桃花源,精神富足而不足為外人道也?他在眾多的書架間穿梭,他生活在自己詩意而豐腴的世界裏。

在孟教授書房最靠裏的桌上,有厚厚一沓紙。伸展開來,全是孟教授摹寫的王羲之的<蘭亭集序> 。遒勁烏黑的大字,是那樣的醒目。孟教授萬萬沒有想到,病魔會來得如此嚴重而突然。當他敘述病發的過程時,他的語調是平靜的。可是為什麽他要一遍遍摹寫這篇《蘭亭集序》呢?《蘭亭集序》千古不朽,不僅得益于王羲之曠世的書法才華,還因為它本身就是一篇體現魏晉風度的哲理美文,那種“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的生命情懷幾乎引起每個人的共鳴。每天當妻子上班、女兒上學後,空蕩蕩的家中隻剩下他一個人,平時就言談甚少的孟教授在想些什麽?死生亦大,誠乎斯言,個中滋味,歷者自知。那直面病痛的孤獨和落寞,那古今相通的悲憫情懷,沒有表達出口,沒有抒發成文,卻傾註在了對《蘭亭集序》一遍又一遍的摹寫當中。陽光灑在孟教授的臉上。他笑了。

高度評價

孟二冬是北大中文系古代文學教研室的博士生導師,他在新疆石河子大學支教給大學部生上課時全身心地投入,備課授課一絲不苟;他甘于寂寞、潛心治學,為完成一部具有重大史料文獻價值的專著,七年如一日,最後完成了100多萬字的《〈登科記考〉補正》;他在一年之內經歷了三次重大手術的折磨,但依然樂觀地面對人生,積極向上。

季羨林先生曾說,中國知識分子最可貴的就是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它在不同時代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孟二冬把對黨和人民的熱愛,全部凝聚在工作中。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了一位人民教師淡泊名利、無私奉獻的崇高品德,看到了一位學者無比豐富的心靈和高尚的情懷。孟二冬是黨培養的知識分子的優秀代表,他在數十年的求學與教學過程中,將做人和做學問和諧地統一在一起,始終把學生放在心上,默默無聞地實踐著一個共產黨員和人民教師的價值標準,用自己的行動再次詮釋了人生的真諦。

孟二冬長期從事中國古代文學的研究,正是優秀燦爛的傳統文化哺育了他這樣的學者。他擁有豐富的內心世界和向上的精神追求,謙和待同事,關愛待學生,始終堅守著知識分子應具有的責任、執著、勇氣和道義,在平凡間顯示出不平凡的品格。

在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今天,我們的教育事業需要更多像他這樣的教師。我們學習孟二冬,就是要學習他處處以共產黨員的先進性標準要求自己,為黨和人民的教育事業淡泊名利、無私奉獻的精神;學習他愛崗敬業、為人師表,為教書育人恪盡職守、嘔心瀝血的精神;學習他崇尚師德、治學嚴謹,為追求學術鍥而不舍、求真務實的精神;學習他珍愛生命、堅韌不拔,為戰勝疾病不屈不撓、積極樂觀的精神。

他是當代知識分子學習的楷模。

在短片裏,孟二冬身體雖虛弱但卻十分樂觀,嗓音雖喑啞但卻很有分量。他對大家說:“唐代詩人劉禹錫有兩句詩,‘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是他在遭受了重大的政治和人生挫折後寫下的,他是在勉勵自己以樂觀向上、積極的態度面對未來、面對人生。我今天也成了‘病樹’,但我這棵‘病樹’也充滿信心,要和你們這些‘參天大樹’們一起迎接新的春天,一起擁抱新的春天。

榮耀事件

孟二冬孟二冬

孟二冬,一個讓人感動的名字。這位以頑強的毅力、豁達的態度、扎實的工作和深厚的學問贏得無數尊敬的教授,用他“上好每一節課”的樸素信念詮釋了教師職業的深刻內涵。堅守自己的理想,堅守對教育的追求,堅守對師德的認識,堅守對生活的熱愛……在今天這個充斥著各種誘惑的時代,孟二冬以其平凡的堅守促使人們對教師精神進行重新思考:做什麽樣的教師?怎樣做教師?

古人說,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作為學者,孟二冬勤于立言;作為教師,孟二冬立言卻不止于“著書立說”,在他看來,為師者不應止于生產知識與思想,更應擔負起薪火相傳之責。

“做平凡的人是有意義的”,這是對孟二冬人生的寫照,他以一種平凡的方式最終達成了令人景仰的卓越。

今年4月22日,孟二冬離開了這個世界,留給人們無盡的思念和思考。6月5日,他的女兒孟菲致信胡錦濤總書記,寄情、致謝、言志。6月9日,總書記滿懷感情地寫了回信。9月7日,新華社發表訊息,報道這封信在全國教師中引起的強烈反響。老師們說:“這不是寫給孟菲一個人的回信,這是寫給所有教師的。”

在第22個教師節來臨之際,本報記者專訪了孟菲和她的媽媽,使我們得以了解,年輕的孟菲從父親身上讀到的教師精神。

一個平凡人的一生

學科專長為中國文學史及中國文學批評史,研究方向為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文學。孟二冬淡泊名利,甘于寂寞,潛心治學,撰寫了《中唐詩歌之開拓與新變》、《韓孟派詩傳》等400多萬字的專著。他歷時七年,經過大量艱苦的研究,完成了100多萬字的《〈登科記考〉補正》。

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業,2004年3月,孟二冬主動要求參加了北大對口支援石河子大學教學的工作。在到石河子大學的第二周,他就出現嚴重的嗓子喑啞症狀,盡管每天打針、吃葯,他仍堅持上課。隨著聲音越來越微弱,他不得不在課堂上用起麥克風。校領導和老師們多次勸他休息,但他都微笑著說:“沒關系,我還能堅持。”在師生們的再三要求下,他來到當地醫院檢查,醫生根據病情做出了“禁聲”的醫囑,但他第二天又強忍病痛站在了講台上。2004年4月26日,他在劇烈的咳嗽中堅持講完《唐代文學》最後一節課,倒在講台上。經醫院診斷,他已患食管惡性腫瘤。

孟二冬在石河子大學期間,除堅持為中文系2002級四個班的學生每周講授10學時的必修課外,同時還為中文系教師開設了《唐代科考》選修課,利用業餘時間積極主動與中文系教師座談,交流教學工作經驗,圓滿完成了北京大學和石河子大學雙方協定的支教任務。孟二冬在北京治療期間,仍以頑強的毅力坦然面對病痛折磨,堅持課題研究和指導研究生的工作,積極籌備讓自己的研究生去石河子大學為大學部生開設講座。

北大將已故的“陽光教授”孟二冬的銅像安放在天壽陵園,他的骨函也于昨日入土。

在低回的哀樂聲中,學生們捧著白菊向孟二冬教授的銅像三鞠躬,銅像立于白蘭與松柏前,孟二冬教授瘦削的面龐上帶著淺笑,雙目直視前方。

孟二冬教授生前是北大中文系老師,他帶病支教新疆,病情加重後倒在了講台上,最終因喉癌晚期離世。孟二冬教授作為優秀教師的代表曾獲得總書記的高度評。

外界評價

孟二冬長期從事中國古代文學的研究,正是優秀燦爛的傳統文化哺育了他這樣的學者。他擁有豐富的內心世界和向上的精神追求,謙和待同事,關愛待學生,始終堅守著知識分子應具有的責任、執著、勇氣和道義,在平凡間顯示出不平凡的品格。

他是當代知識分子學習的楷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