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武帝

孝武帝

宋世祖孝武帝(430年9月19日-464年7月12日)即劉駿漢族。字休龍,小字道民。宋太祖第三子,廟號世祖。

  • 中文名
    劉駿
  • 別名
    字休龍,小字道民
  • 國籍
    南朝宋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430年9月19日
  • 逝世日期
    464年7月12日
  • 職業
    皇帝
  • 廟號
    世祖
  • 謚號
    孝武皇帝
  • 年號
    孝建、大明
  • 陵墓
    景寧陵
  • 在位時間
    453年―464年

人物簡介

宋世祖孝武帝(430年9月19日-464年7月12日)即劉駿,漢族。字休龍,小字道民。宋太祖第三子,廟號世祖。 

年號:孝建(454--456)大明(457--464)

宋 孝武帝宋 孝武帝

人物概述

初立為武陵王,食邑二千戶,後遷雍州刺史、元嘉末,為江州刺史,都督江州荊州之江夏,豫州之西陽、晉熙、新蔡四郡諸軍事、南中郎將劉劭弒宋太祖,與荊州刺史劉義宣、雍州刺史臧質舉兵進討,元嘉三十年4月,在新亭(今南京南)自即帝位。年號“孝建”、“大明”,重用中書通事舍人戴法興、巢尚之戴明寶,使掌朝政。又分吏部設二尚書,並推行圭斷和課租蔭戶以抑製大族,加強君權。 大明八年甲辰(公元464年閏五月庚申(二十三)日(7月12日)病死在建康宮玉燭殿。

人物生平

南朝宋太祖劉義隆第三次北伐失敗後的第二年,被他的兒子劉劭所殺。劉劭隻當了短暫的三個月皇帝,又被他的弟弟武陵王劉駿擊敗處斬。劉駿在新亭即位,將劉劭全家男女妃妾一並從戮。時人流傳這樣一句歌謠:“遙望建康城,小江逆流縈。前見子殺父,後見弟殺兄。”

孝武帝為人機警、勇敢、果斷、迅速,他學問淵博,文章寫得敏捷華麗,他閱讀書信或奏章能一目七行。同時,他又善于騎馬和射箭,他整天都是開懷暢飲,很少有清醒的時候。經常是伏在案幾上昏睡過去,有時一旦外面有急事呈奏,他馬上抖擻精神,整理好容裝,一點酒意都沒有了。因此,內臣外屬們,對他都十分畏懼,沒有一個人敢做事懈怠。

即帝位

劉駿即帝位後,史稱宋世祖,尊母親路氏為皇太後,冊妃王憲為皇後。當時劉駿二十四歲,膂力強健,而且十分好色。無論親疏貴賤的女子,隻要有幾分姿色,劉駿就召入宮裏御幸。路太後住在顯陽殿中,朝廷內外的命婦以及宗室的女兒,免不了時常進去朝謁太後。劉駿往往在這個時候闖進去,看見合意的就引她入宮侍寢。有時竟在太後的房內一番雲雨。路太後過于溺愛自己的兒子,也不加禁止勸阻。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因此宮闈裏的醜事不久傳遍了都城。不過此事還有另外一種理解,《宋書-後妃列傳》說:“上于閨房之內,禮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後房內,故民間喧然,鹹有醜聲。宮掖事秘,莫能辨也。”似乎劉駿與自己的母親路太後有染,所謂“民間喧然”的不是皇帝臨幸什麽妃子,而是有時在太後的房內做那種事。至于到底實情如何?《宋史》語言模糊。但是《魏書》上提供了十分明確的評論:“駿淫亂無度,蒸其母路氏,穢污之聲,布于歐越。”以及“四年,獵于烏江之傍口,又遊湖縣之滿山,並與母同行,宣淫肆意。”話說得再也明白不過了。

路太後名叫路惠男,丹陽建康人,以色貌出眾選入後宮,被太祖冊封為淑媛。一開始宋文帝對她還是非常寵愛的,隨著年歲的成長,生下兒子劉駿不久,文帝對路淑媛漸漸失去了興趣。元嘉十二年,五歲的劉駿循例封為武陵王。路淑媛不忍心兒子小小年紀一個人在外面,就請求文帝讓她陪兒子一起去。因為路惠男已經失寵,在不在宮廷裏也沒有多大的意義,于是太祖同意了她的請求。這一年她二十四歲,劉駿母子在封地相依為命。直到劉駿當了皇帝之後,路惠男才再一次回到了皇宮。期間的事不再細說。

皇後

劉駿的皇後王憲是琅琊臨沂人,父親王偃是東晉丞相王導的玄孫、尚書王嘏的兒子,母親是東晉孝武帝的女兒鄱陽公主。元嘉二十年王憲被封為當時武陵王劉駿的妃子。她雖然相貌不是很出眾,但常言說小家的碧玉不如大家的丫鬟,王憲出生在世門高族,舉止儀態不是一般的女子比得上的。劉駿沒有當皇帝的時候也很寵愛王憲,當了皇帝以後因為可以隨心所欲召幸女色,所以對王憲漸漸冷淡了下來。後留尋陽,與太後同還京都,立為皇後。

生性好淫

凡是閨房之內不論尊卑長幼,隻要略具二三分姿色,都免不了被劉駿強逼成歡。劉駿的叔父荊州刺史劉義宣的四個女兒自小養在宮裏,她們個個生得花容月貌,劉駿也不管是否堂姊妹,竟一起召幸了。劉義宣十分痛恨,以清君側的名義起兵十萬反對劉駿。劉駿害怕劉義宣兵力強盛自己不能抵擋,打算讓位給他。竟陵王劉誕勸阻了劉駿,劉駿這才派兵遣將去攻打劉義宣。不料劉義宣隻是徒有聲勢,幾次交鋒後便潰不成軍,劉義宣和他的十六個兒子全部被殺。

滅了劉義宣後,劉駿覺得自己不可一世,他每天在後宮宴飲狎褻。以前與劉義宣的幾個女兒還偷偷摸摸,此時幹脆將她們冊封為嬪妃。這四個姊妹中的第二個楚江郡主姿色超出了眾人,麗色巧笑,看一眼就讓人失魂喪魄,因此寵傾後宮。後來懷孕生下一個男嬰,取名叫劉子鸞,在劉駿的眾多兒子中排行第八。劉駿對劉氏更加寵愛,冊封她為淑儀。但畢竟是自己的堂妹,說出去不好聽,于是冒充是殷琰家的女兒,封號殷淑儀。

劉駿不僅好色貪錢,而且喜歡賭博飲酒,好猜忌狎侮大臣。青冀刺史顏師伯入京為侍中,伺候在劉駿的左右,他生平所長隻有諛媚二字,從早到晚哄得劉駿開心不已。劉駿經常與顏師伯用蠱訊牟,一次劉駿一擲蠱訓玫揭桓鯤襞疲不由得心花怒放,自以為肯定會贏錢,卻不料顏師伯擲出了一個盧牌,劉駿臉一下就白了。顏師伯慌忙收起牌說:“差點兒得到盧。”接著他自願認輸。等到玩完了牌,顏師伯輸了一百萬緡錢。劉駿大喜,顏師伯也是喜出望外。輸了錢怎麽還高興?因為他知道隻有輸了錢劉駿才會升他的官,況且這些錢也是平時搜刮來的。

孝武帝有天晚上臨幸了自己的生母,這使他很興奮。太後喝醉,便回宮休息,劉駿站在母親床邊,貪婪的看著半裸的母親欲火更強烈了,母親沒責怪,知道他的心思又不好阻攔。在劉駿再三央求下,兩人寬衣解帶,共行雲雨之事.此後時常行夫妻事。

喜戲謔耍笑

劉駿平時與朝廷大臣說話的時候喜歡戲謔耍笑,他稱呼光祿大夫王玄謨為老傖(傖的意思是粗野、鄙賤、缺乏教養),稱僕射劉秀之為老慳(慳的意思是貪婪而吝嗇)。此外劉駿根據眾人的長短肥瘦黑白妍媸,都各取了一個外號。劉駿嬖寵一個昆侖奴,昆侖奴長得像昆侖國人,身體高大強壯,專門讓他執仗侍立在身邊,劉駿稍微不愜意就命昆侖奴毆擊群臣。

劉駿驕侈一天比一天厲害,因為過度賞賜導致了國庫空虛,便想出一個斂財的方法。每次那些地方的刺史二千石卸職還都的時候,劉駿就召來他們賭摴蒲。那些刺史還隻能輸不能贏,多年搜刮地方積攢的財物都進了劉駿的囊中。簡直與賴子差不多。

劉駿嫌宮殿狹隘,便另造了一座玉燭殿。一次他來到南宋開國皇帝劉裕所居的屋子,裏面陳列著劉裕貧賤時給人當傭工使用的燈籠麻繩之類的東西,目的是讓他的子孫們體念祖先創業的艱苦。待劉駿看見床頭用土作障,牆壁上掛著葛草燈籠,麻繩做的拂,不禁鼻子發出嗤笑聲。侍中袁zhuō有意諷諫劉駿,極口稱贊高祖劉裕勤儉有德,劉駿變色說:“一個種田的用這些東西已經算是過度了!”

劉駿立殷淑妃生的兒子年僅六歲的劉子鸞為新安王,領南徐州刺史。殷淑儀寵擅專房,隻可惜紅顏命薄,大明六年四月得病身亡。劉駿好像喪了雙親一樣悲痛得吃不下飯,他追冊殷淑妃為貴妃,並在皇都立廟。出葬時特別用dc車載奉靈柩,周圍陳列著鑾輅、九旒、黃屋、左纛、羽葆、鼓吹、班劍、虎賁等各種儀仗,前後部羽葆鼓吹比皇後的葬禮還要煊赫。送喪的人數多至幾千,公卿百官與嬪御六宮都穿著白衣服排隊跟在靈柩後面。

劉駿多次領著後妃及群臣到殷淑妃的墳墓前痛哭,並以哭的悲痛與否作為朝臣忠不忠心的表現。秦郡太守劉德願哭得撕心裂肺,全身的衣服都被淚水濕透了,甚至差點昏死過去。劉駿十分高興,立刻封劉德願為豫州刺史。還有個叫羊志的御醫滑稽諧謔。劉駿讓他哭殷淑妃,並說:“隻要你哭得悲痛,會有重賞。”羊志就淚如雨下,悲不自勝地痛哭起來,有幾次還幾乎哭得背過氣去。劉駿便賞賜給羊志許多金銀珍寶。事後有人問羊志:“你那得此副急淚?”當時羊志的愛妾剛剛死去,他說:“那天我自哭亡妾罷了。”

劉駿悲不自勝,讓執事中謝庄作一篇哀悼文。謝庄一向富于文採,他援筆立就千言,辭賦的內容哀艷可泣。劉駿躺在深宮裏看了不到兩行淚水便潸潸而下。等看完全篇坐起來長嘆說:“天底下還有這樣的人才!”說著自己也效仿漢武帝給李夫人寫悼賦,寫了一篇悼念殷貴妃的文章《傷宣貴妃擬漢武帝李夫人賦》,其中有“流律有終,心情無歇。徙倚雲日,徘徊風月。”等句子,可以說字字悱惻纏綿抑揚盡致,但自己覺得好像還比不上謝庄的哀文。當下他命令將謝庄的辭賦刻在墓石上。京城裏的人都私下傳抄,一時紙墨的價格飛漲。其中最得意的莫過于謝庄,他的才名因此飛揚遐邇了。

後宮的佳麗雖多,但自殷貴妃死後,劉駿找不到一個合心意的。漸漸地因愁生病,不能再親理政事,于大明八年夏天三十五歲的劉駿在玉燭殿去世。十六歲的太子劉子業嗣位,這就是劉宋最昏庸殘暴的宋廢帝。劉子業即位後追謚劉駿為孝武皇帝,廟號世祖,尊皇後王憲為太後。可是不到一年,三十八歲的王憲就被兒子活活氣死了。

有一次劉子業指著劉駿的畫像說:“這家伙太好色,不擇尊卑。”因為殷淑妃的緣故,劉子業在東宮一直得不到劉駿喜歡,等到即了帝位,他遣使挖掘殷淑妃的墳墓,將屍骨扔在荒野裏。劉駿當年為殷淑妃造的新安寺也被劉子業拆毀,並殺盡遠近的尼僧。殷淑妃的兒子新安王劉子鸞臨死的時候嘆息說:“隻希望下輩子不再生于帝王家!”

令人吃驚的是孝武帝劉駿的詩文造詣相當高,王夫之評價劉駿《登作樂山》說:“得之于悲壯而不疏不野,大有英雄之氣。”《全宋文》錄其文二卷。可見劉駿其實也有內心深處的另一面。人性是復雜的,可能由于宮廷之內的親情關系過于淡薄,每個人都被權力所左右,包括皇帝在內,當他過早地看慣了世態炎涼,並且時刻如履薄冰,自己的心理必然會發生扭曲。

佛教信仰

一缽雲水

宋孝武帝在位期間對佛教比較支持,他善待高僧,整肅佛教不正之風,對佛教的建康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他最尊敬的是當時的高僧僧導。僧導早在宋高祖之朝便有聲名,宋高祖素聞僧導的大名,就邀他見面,宋高祖對僧導說:“向往法師已經很長時間了,卻滯留于俗務不能抽身。”僧導說:“明公蕩平關中,據有河洛。我們此時相見,不是很好嗎?”高祖凱旋東歸,將他的兒子桂陽公義真留下鎮守關中,臨分手時對僧導說:“我這兒子還很年輕,留他鎮守關中,希望法師能關照他。”後來義真被勃勃赦連所逼迫,離開關中,中途又打了敗仗,敵人的追兵在後面緊迫不舍。僧導率領幾百名弟子擋在路中,對追兵說:“劉公(指宋高祖劉裕)將此子托付于我,貧僧今當以死相送,會不可得,不煩相追。”追兵被僧導的神情氣概所鎮懾,隻好退回去了。

義真逃走後在途中遇到了段宏,才算脫離了危險,這都是僧導的功勞。宋高祖對僧導非常感激,就令子侄們都拜僧導為師。後又在壽春建立了一座寺院,即東山寺。僧導在東山寺講說經論,跟從問學的有一千餘人。在這期間,北魏毀滅佛法,很多避難的沙門投奔東山寺,僧導周濟他們衣食。對那些死難的沙門,僧導都設會行香,為他們流涕哀慟。

宋孝武帝即位後,遣使征請,僧導欣然應詔,來到京師中興寺,孝武帝親自出宮迎接他進京。僧導因孝武帝剛剛登位,三綱更始,緬懷往昔,感慨萬端,悲不自勝。孝武帝也是哽咽良久,僧導于瓦官寺開講《維摩詰經》,孝武帝親往聽講,公卿大臣無不必集。僧導登上講座,說:“昔王宮托生,娑羅雙樹現滅。自爾以來,已逾千載,淳流永謝,澆風不追。給園丘墟,鹿苑蕪穢。九十五種外道以趣下為升高;欲界、色界、無色界的人世間,把世俗世界當作清凈的佛國。豈知上聖流涕,菩薩棲惶。”言罷簇然流淚,眾人也都為之悲傷。僧導又對孝武帝說:“在護法弘道方面,以先帝為最。陛下若能運四等心,矜危勸善,則此沙石瓦礫,便為在天宮。”孝武帝稱善良久,在座的眾人也都很欣悅。後僧導辭還壽春,卒于石澗寺,終年96歲。

孝武帝敬重沙門,還表現在他曾勸高僧慧益焚身修行。建康城內竹林寺的慧益崇仰《法華經》的教示,決心焚身供養。孝武帝聽到風聲之後,立即派遣江夏王劉義恭前去勸諫。但是,慧益決心已定,江夏王的勸說沒有起到一點作用。劉宋孝武大明七年(463)四月初八,慧益乘坐牛車來到雲龍門,孝武帝此時正在雲龍門迎候。孝武帝與慧益見過面之後,便一起來到鍾山南側的焚身場地,諸王的後妃和僧俗士民都尾隨在後。慧益進入油鍋後,江夏王劉義恭走到他身旁,勸說:“修行的方法有很多種,並不一定非舍棄生命不可,請你再考慮一下,能否改變焚身修行。”但這已經于事無補,孝武帝眼看著慧益焚身升天了。

孝武帝統治時期,對于僧團的混亂局面,曾詔令整肅沙門。在《宋書》第九十七卷對此事有記載:世祖大明二年,有曇標道人與羌人高閣謀反。上因是下詔曰:佛法訛替,沙門混雜,未足扶濟鴻教,而專成逋藪,加以奸心頻發,凶狀屢聞,敗亂風俗,人神交怨。可付所在,精加沙汰,後有違犯,嚴加誅坐。于是,設諸條禁,自非戒行精苦,並使還俗。而諸寺尼出人宮掖,交關妃後,此製竟不能行。

因為謀反的曇標是位僧人,高閣是少數民族之人。孝武帝認為佛教由于疏于管理,已經有點變味了,沙門也龍蛇混雜,很多出家人不能承擔其弘揚佛法的重任,而專門在佛門中做一些作奸犯科的事情。各地經常聽到關于僧人行凶作亂、傷風敗俗的事情,引起了民眾的不滿。孝武帝于是下令整肅佛門不法僧人,對于違法亂,戒行不清凈者,勒令還俗。不過,孝武帝雖然下了詔令,但並沒有得道真正的實行,最後不了了之。

孝武帝在位期間,還曾針對東晉以來一直討論不休的沙門是否尊敬問題展開進一步的討論。孝武帝首先招集有司討論沙門見皇帝是否應當跪拜,有司回奏說,沙門覲見都應當恭敬。《高僧傳》第八卷對此有詳細的記載:

夫佛法以謙儉自牧,惠虔為道。不輕比丘,遭人必拜。目連桑門,遇長則禮。寧有屈膝四輩,而簡禮二親,稽顙者臘,而直骸萬乘者哉。……臣等參議以為,沙門接見,皆當盡虔禮敬而容,依其本俗,則朝徽有序,乘方兼遠矣。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佛法自古就是以宣揚謙讓節儉的美德而著稱。並且以布施虔誠作為處世之道。《法華經》中的常不輕菩薩,見到任何人都禮拜。目連尊者,見到尊長都謙恭禮拜。哪裏有對佛、菩薩、聲聞、緣覺禮拜,對父母雙親盡禮,對尊長者禮敬,而獨對具有萬乘之尊的天子不屈身禮拜呢?朝臣們認為,僧人在覲見皇帝的時候,必須對帝王行跪拜之禮。孝武帝接受朝臣的建議,下令實行沙門禮拜王者的製度。

不過沙門是否禮敬帝王的爭論由來已久,孝武帝雖然下令實行沙門禮敬帝王的詔令,但遭到了很多僧尼的強烈反對。為了貫徹這一詔令,宋孝武帝便採用嚴刑峻法來執行。在《廣弘明集》第六卷中有描述:

世祖以大明六年使有司奏議,令僧致敬。既行,刳剖之虐,鞭顏皴面。而斬而人,不勝其酷也。且僧拜非經國之典,亦不行之。

宋孝武帝根據有司的回奏,嚴厲執行沙門敬王的政策。對于那些不遵從這一詔令的出家人,有的處以刳剖之刑,有的被鞭打臉或以刀割面。那些行刑之人,因為覺得刑罰過于殘酷,所以,常常不忍下手。而且僧人禮拜帝王,在國家的法典上也沒有明確的記載,所以,在實行過一段時間之後,因為遭到僧人的強烈反對,最終沒能實行下去。

宋孝武帝作為一位比較支持佛教發展的皇帝,他禮敬高僧,整肅佛門,對佛教的正本清源起到了推動作用。不過,他聽從朝臣建議,對不禮敬他的僧人施加酷刑,嚴重傷害了出家人的感情,遭到所有出家人的反對。因此,他對佛教的態度充滿兩面性,既支持了佛教的發展,也傷害了僧人的情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