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明天皇

孝明天皇

孝明天皇,別號幕末天皇,日本第121代天皇,是仁孝天皇的兒子,明治天皇的父親。支持公武合體明治維新期間,在反對倒幕派時于1867年1月30日突然去世,他的死引起了種種議論,死亡真相至今未解。

  • 出生地
    日本京都
  • 本名
    統仁(おさひと)
  • 幼稱
    熙宮(ひろのみや)
  • 民族族群
    大和民族
  • 所處時代
  • 在位時間
    1846年3月10日-1867年1月30日
  • 字型大小
  • 信仰
    神道教
  • 皇居
    皇都御所
  • 別稱
    幕末天皇
  • 繼位年齡
    16
  • 主要成就
    支持公武合體,反對倒幕
  • 國籍
    日本
  • 去世時間
    慶應2年12月25日(1867年1月30日)
  • 謚號
    孝明天皇(こうめいてんのう)
  • 職業
    日本第121代天皇
  • 陵所
    後月輪東山陵
  • 出生時間
    天保2年6月14日(1831年7月11日)

個人檔案

孝明天皇:第121代天皇

在位期間: 1846年3月10日-1867年1月30日

時代:江戸時代

首都:京都

居所:京都御所

諱:統仁

幼稱:熙宮

陵墓:後月輪東山陵

父親:仁孝天皇

母親:藤原雅子

女御:九條夙子

孝明略歷

孝明天皇孝明天皇

孝明天皇,諱統仁。仁孝帝第四子也。母新待賢門院藤原氏,贈左大臣實光女。天保二年六月十四日,生。稱熙宮。同十一年三月,為太子。弘化三年(丙午)二月,踐祚。時年十六。夏閏五月,北亞米利加船二艘,來舶賀浦,船將必氐荔因。奉行大久保忠豐上書曰:「我國通信支那,吾在華港數月,今將歸國。冀貴國亦許互市如支那。」家慶傅命曰:「我國古來禁通信互市。且外事委之長崎,勿復入此港。」六月,米艦還去。尋米人漂泊擇捉。明年,令荷蘭送還之。秋七月,家慶錮長岐與力高島四郎太夫,擯罰其他二十餘人。八月,英吉利艦入琉球,測量近海而去。

四年(丁未)春三月,信濃地大震,城郭宮室皆崩。夏六月,飯田忠彥著野史,獻有棲川親王。略曰:「恭荷殿下之啓發,得塵乙夜之清覽。一部二百九十一卷,永傳於無窮,以報國恩。積歲志願,一旦獲伸,則臣雖死不朽。」秋九月,天皇即位紫宸殿。冬十二月,大和盜發垂仁天皇陵,又竊布留祠寶劍。或觀之關白政通。政通驚曰:「此非人間所有者,布留社寶刀也!」命檢之,因事覺。至安政中,磔之奈良。

嘉永元年(戊申)秋九月,關白政通辭太政大臣。冬十月,贈大納言廣忠,內大臣。家基,正一位太政大臣。將軍家慶,為左大臣,進從一位。十二月,北亞米利加十五名,漂泊蝦夷。幕府命荷蘭送還。荷蘭辭,以令亞米利加迎之。二年(己酉)春三月,米艦來長崎,受漂人去。家慶帥諸侯及麾下,獵于小金原。夏四月,英吉利船來浦賀,上陸。奉行戶田氏榮,奉教斥之。歸途剽掠下田,測量山海。韮山代官江川太郎左衛門諭去之。五月,家慶令諸侯嚴海岸防御。冬十月,藤堂高猷飜刻『資治通鑒』。是歲,西洋始傳種痘方。

三年(庚戌)夏四月,諸國竹實,大如麥。民取食之。六月,荷蘭上言:「印度人欲貿易日本,請之英國政府見許。米國亦欲來請互市。」冬十一月,京畿西國飢。四年(辛亥)春三月,贈和氣清麻呂正一位,賜謚護王神。五年(壬子)春三月,周防孝女阿米,卒。年六十二。初米六歲喪母,家素貧,父托米於外舅,傭作自給。後罹疾,召還米佐生理,時年十二。米日為鄰裏舂,軀小力微,縛石于腰以舂。夜則紡績達旦。僅得錢養父。父疾久不瘥,精神昏眊,屢欲投水。米防護不離側。夏不幮,冬不爐,夜不解帶。女紅所得,躬不費一錢。父所嗜,必買而供之,務承歡心。父雖貧且病,亦怡怡如也。父死而後,終不嫁雲。夏五月,江戶西城火。魯西亞船來下田。送歸肥前漂民七人。家慶使勛親四家戍房總,築炮台於大森。秋八月,荷蘭報長崎曰:「米人欲以明年來請貿易。即急之將有戰。」是歲,土佐漁人萬次至自米利堅,獻『世界計覽』、『萬國輿地圖』等。萬次以天保末漂流,適米國,業捕鯨,居十三年而還,上陳其風俗事情。尋為幕府所登庸。

六年(癸醜)春二月,豆相參遠地大震。函根足柄諸山崩,小田原城壞。家慶再築西城,命前田齊泰、伊達慶邦、細川齊護、毛利慶親、黑田齊溥、蜂須賀齊裕等,五十二侯助役。夏四月,幕府罪加賀豪商錢屋五兵衛者,收其田八萬五千餘石,海船三十五艘,其他財物稱之。初五兵衛設肆于秋田、弘前,貿易外國,又涸官越沼闢田,沉毒沼中殺魚,使沼上漁人失業。事覺,並其三子磔之。六月三日,北亞米利加公使陂理,帥兵艦四艘來浦賀。奉行戶田氏榮,馳屬吏詰之。答曰:「奉使乞互市。現齎國書、方物,請謁貴國重臣獻之。」氏榮飛書,報之江戶。家慶大驚,急令慶親、齊護、齊裕等戍武、相、房、總海岸。起德川齊昭,參與幕議,日夜會議城中。先是,荷蘭報米國來航,家慶深秘不發。至是事出倉卒,眾情洶洶德川齊昭十議,以論不可和。不聽既而建館於久裏濱,使戶田氏榮、井戶弘道,蒞而受書。米使陂理從兵三百,鼓行而來,獻書函及方物數十種,且曰:「請直達大君殿下。」儀畢而出。其書略雲:「亞米利加大合眾國大統領,姓斐謨(Fillmore),名美辢達(Millard)。欽差大臣水師提督陂理(Perry),呈書於日本國大軍殿下,敬請結好、互市二事。我合眾國產黃白金、水銀、寶玉,許多貴國亦多產同之。乃相往來,必有大利。試市或五年或十年,而貴國不益,則宜罷之。我商舶至支那者,時遭颶而破。倘有乞貸,幸其給之,其直以銀錢雜貨充焉。」家慶得書議之,使氏榮答曰:「事體極大,非可輒變。宜以明年來長崎待報。」慰喻遣歸。初米艦入內海也,發空炮測水底。港吏呵之。則曰:「他日進戰耳。」於是使所司代脇坂安宅具狀以奏。

長崎奉行大澤康哲、宗義和上書曰:「清國廣西省朱天德,稱明帝裔,煽動岳州、衡州,民皆蓄發歸之,著明代衣冠,尊天德為王。京師發兵征討不克。」將軍家慶,薨。年六十一。敕贈太政大臣,謚曰慎德院。尋葬于增上寺。權大納言家定繼嗣。家定,家慶第三子。秋七月,魯西亞水師提督布恬延帥兵艦四艘,樹幟題于呂之也者,來長崎曰:「奉本國首宰呈貴邦執政書,願謁上官獻之。」奉行水野忠篤受之。書旨約三事:「一則修鄰好,一則正彊場、一則開港互市。」乃致之江戶。

八月,德川慶恕上書曰:「宜命荷蘭停雜貨輸入,代以大炮軍艦。」家定從之,更命中島三郎,造兵艦、鑄巨炮,築炮台于品川。釋高島四郎太夫罪。屬江川太郎左衛門,授炮術於眾。九月,家定許諸侯作大艦,及齎火器入江戶。冬十月,家定遣大目付筒井政憲勘定奉行川路聖謨于長崎,賜答書于魯曰:「我邦與貴國,原靡開釁之端。貴國以好意來,我邦何得不以好意相報邪。第邊土之經界,貴國以為甚不明晰,則論飭邊藩,細加查覈,而差大使,與貴國官人會同商議,以歸劃一。然邊藩之查覈,必按圖籍。確有憑據,慎重從事。是非今日所能辨也。若夫貿易往來之事,則祖宗有嚴禁,我邦業已固辭。但現今宇內之情勢大變,貿易之風日長,不可取古例慮今事。須輿論一定,而後報之。」

十一月,詔家定任征夷大將軍,補內大臣。家定令勛親四家及毛利慶親、細川齊護、池田慶政、慶德戍相、房、武、總要沖之地。島津齊彬上書幕府曰:「米艦四艘來琉球那霸港,圖寫山岳,測量海洋。積載英船所漕石炭,前後還去。」德川齊昭獻巨熕七十四門于江戶。家定又鑄一朱銀。安政元年(甲寅)春正月十三日,陂理率兵艦七艘逼近海,申前請。幕府急遣林韑等於浦賀,應接之。而命列藩,益護衛京師、江戶,及諸道要害。韑等引見陂理。會陂理疾不能出。因召副使阿單須曰:「外舶闌入內海,國法所固禁。宜速回船于浦賀。」阿單須曰:「萬裏來行,曠送時日,非所耐也。苟獲報命,即掛帆去耳。猶不得命,則請直赴江戶取決。否則泊品川,以待處分。」又呈書深之。韑等知其不可諭,以橫濱為接使之地,更使林韑及井伊學弘、伊澤政義等接見陂理。陂理曰:「貴國與弊邦,親信日厚,誠兩國民生之福也。顧條約不定,則爭端不息;法度不立,澤民心易惑。請今後泊船乞肉菜者,苟納其直,則給之。如薪資亦準之。士卒上陸散步,以資攝生,亦允之。測量內海、上岸立標,亦勿之禁。漂民告哀者,亦幸撫恤贍給焉。」語畢而出。細川齊護、立花鑒寬,並請以手兵擊米艦。幕府皆不聽

三月三日,命林韑、井護學弘、伊澤政義等,與陂理結條約十二條,許其泊下田、箱館,尋許泊長崎。政憲、聖謨至自長崎,聞許陂理以三港也,以為與前議相反,上書爭之。不省。尋撤武、箱、房、總等戍。戍兵凡三萬六千餘人。執吉田矩方、佐久間啓等下獄。矩方,長門人,慷慨有氣節,夙憂皇運衰替,欲挽回大勢,就啓學西洋兵法。啓,松代藩士也。志合議協,益籌策邊事。既而米魯事起,矩方慨然以為:「方今急務,在遊海外、知彼情。」遂決航海之志。會魯艦來長崎,因欲赴計事,告別啓。啓察其意,賦詩送之。到則艦已去矣,慊然還江戶,更謀之啓。時米艦在下田,矩方往視之。建言幕府,上急務條議,必勝策。不果用。乃攜門人澀木松太郎,再赴下田,密就米使,乞與俱航海外。弗肯。送致之港吏。吏按驗得實,深嘉其志,而以犯國禁,並執罪之。既而各錮於其藩。

夏四月,大內災。天皇奉神器徙桂殿,以為行宮。敕家定造大內。六月,近畿諸國,地大震。鍋島齊正築炮台于長崎近海,至是竣工。家定賜刀賞之。秋七月,荷蘭人上書幕府曰:「聞貴國近,待米魯二國,較過弊邦。弊邦辱貴國眷遇,數百年于此,固非二國一朝之比。而貴國炎涼如此,未解也。然弊邦非敢望過厚,苟以待二國者,待之足矣。夫魯國之陸梁,亦貴國之患也。方今其與歐洲構兵,佛蘭西、英吉利,皆援土耳其伐之。英國獻屬予以東征水師,不日與諸將發艦。顧英國亦傾心貴國,行且通市。貴國苟諒其情,則英兵東向之艦,下錨貴國諸港,乞薪資、要糧食,恐弗得拒焉。敢布腹心。」

閏七月,英國水師提督約蔑私崘幾(JamesStirling),來長崎,上書曰:「昨年魯國遣使大國,約通信貿易。吾王聞之曰:『大國洵君子人,而魯國所謂虎狼之秦也。』頃者魯挾妖教,凌暴土耳其。土國孱弱不能支捂,告急於我。吾王發甲碎其艨艟數十,殺其將數千,將乘其驚魂未定殲之,以作京觀于東洋,無關大國,絕非虛言。若以其嘗有和親之約,不忍傍觀,有一彈以為其後繼,則洩怒於大國,改其所指。夫魯流涎於差我廉者于茲有年,竊為大國寒心,大國其熟慮。通款於大國,不顧體面,而竭區區之意者,欲使大國先得一著於局面也。今英國與大國,得立盟節義,為東西呼應之勢。則魯國形露勢阻,而不得逞其凶虐,以足上報天恩而下安人心。大國亦可嘯詠於高砂浦舟,而樂太平於萬世矣。」八月,水野忠篤奉敕達蘭、英二使曰:「曩日魯國通使于我,有所請求。雖未輒許,亦不可遽示絕。今卿等伐魯國,摟我邦以充軍資,我豈得聽從之。雖然,平心依泊,尋常須需,一如米魯所乞,則何必許於彼,而拒於此。卿等其思之。」二使乃奉命。於是長崎之外,許開函館、下田。九月,魯艦四艘闌入攝海。大阪城代土屋寅直,大驚,遣哨船詰之。魯人托書而去。尋來下田,申請通信互市。十一月,諸國地大震,富士山崩。家定命井伊直弼衛京師,蜂須賀齊裕戍大森羽田。十二月廿一日,命筒井政憲、川路聖謨,與魯西亞結條約九條,許其泊三港。廿三日,詔家定曰:「夫外寇事情,固所深惱宸襟也,況于緇素所可同憂。頃年墨夷再來,入相模海。今秋魯夷渡來畿內近海。國家急務,隻在海防。因欲以諸國寺院之梵鍾,鑄造大炮、小銃,置海國樞要之地,備不虞。速令諸國寺院,各知時勢。本寺之外,除古來名器,及報時之鍾,其他悉可鑄換大炮,為皇國擁護之器。及邊海旡事之時,復又宜銷兵器以為鯨鍾。不可有抗告者。諸國宜承知,依宣行之,符到奉行。」

二年(乙卯)春正月,建講武場。三月,米艦來下田,乞測量近海。不聽。家定命松前崇廣,上其蝦夷。因賜陸奧、伊達郡四萬石償之。夏四月,令伊達慶邦、佐竹義睦、津輕順承,發兵戍蝦夷及箱館。五月,敕改造神嘉殿。櫻町帝以來,每新嘗祭,行儀于假殿。至是,以其狹隘改造焉。秋七月,荷蘭致滊船。八月,島津齊彬模造洋艦,獻之幕府。家定賜刀賞之。九月,大內成。冬十月,江戶地大震,死者十萬人。是夜,藤田彪,卒。年五十。水戶人,從藩主在江戶邸。地震,彪與母出。母欲再入家鎮火,彪馳止之,屋倒壓死。彪猶抱母,母賴得免。彪學通古今,頗達事體。當藩主齊昭之除弊政、調武備,與有力焉。齊昭深悼昔,自題其碑曰表忠。十一月,帝徙御新宮。十二月廿三日,與荷蘭結條約二十七條。三年(丙辰)春二月,幕府始置藩書調所,以箕作玩甫。杉田成卿等為教官。夏六月,政通辭關白。秋七月,米國總領事巴爾理士(TownsendHarris)來下田,乞直呈國書于將軍。奉行井上清直等,百方中沮,竟不能告之江戶。幕府議米使謁見,不決。八月,左大臣尚忠為關白。江戶大風,屋瓦皆飛,多死傷者。

年號陵墓

年號:弘化、嘉永 、安政 、萬延 、文久 、元治、慶應

陵墓:陵墓仿造以前古代佛教石塔,葬在歷代天皇墓所所在泉涌寺內,模仿圓墳建造了後月輪東山陵。在祭祀平安京首任天皇・桓武天皇的平安神宮,于1940年(昭和15年、皇紀2600年)一並合祀平安京最後的天皇──孝明天皇。

死亡之謎

孝明天皇孝明天皇

有一個充滿疑惑的歷史事件——孝明天皇暗殺事件。雖然按通常的說法他是感染天花而死的,但是因為他死得很突然,所以關于他是被暗殺的說法流傳也很廣。傳說,他是在幕末激烈的倒幕·佐幕兩派爭鬥中,被一個叫岩倉具視的長州志士刺殺的,一說是毒殺。不管用的是那種暗殺方法,孝明天皇被暗殺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理由如下: 1.孝明天皇十分信任德川14代將軍家茂。也就是說,孝明天皇本身是傾向與德川將軍家保持協調關系的“公武合體·佐幕派”。

2.孝明天皇居住的皇宮和京都治安的總負責人·京都守護是會津藩主·松平容保。容保也深受孝明天皇信任。也就是說,維新後被稱為“逆賊”的德川將軍家和會津松平家,對孝明天皇來說都是“忠臣”。

3.薩長土肥的志士們把握時代的流向,主張“開國維新”。但孝明天皇卻頑固的堅持“鎖國攘夷”。

對于岩倉具視等薩長土肥的開國·倒墓派來說,孝明天皇不就是阻擋其實現目標的“敵人”嗎?所以孝明天皇被暗殺,倒幕派擁立“幼君”(睦仁親王)為帝,這是很有可能的。順便提一下,孝明天皇頗為信賴的將軍家茂也在同期猝死,據說也是被暗殺的。而且孝明天皇和將軍家茂通過皇女和宮(皇女嫁給將軍),兩人結成“義兄弟”,可見關系很不一般。

死後影響

孝明天皇死後,他年僅16歲的兒子睦仁親王即位,是為明治天皇。岩倉具視、三條實美等人控製了京都朝廷的實權,維新派以新天皇為旗幟,向腐朽的幕府發動最後的攻擊,終于使日本成為一個資產階級國家。孝明天皇被追贈的為漢風謚號,也是最後一個有謚號的天皇。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