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宏

拓跋宏

魏孝文帝拓跋宏(467年10月13日-499年4月26日),獻文帝拓跋弘長子,南北朝時期北魏第七位皇帝(不包括拓跋餘),原名拓跋宏,後改名元宏。傑出的政治家、改革家。即位時僅5歲,公元490年親政。親政後,進一步推行改革:公元495年(太和十九年)孝文帝從平城遷都洛陽;後又改鮮卑姓氏為漢姓,藉以改變鮮卑風俗、語言、服飾。此外,鼓勵鮮卑和漢族通婚;評定士族門第,加強鮮卑貴族和漢人士族的聯合統治;參照南朝典章製度,製定官製朝儀。孝文帝的改革,對各族人民的融合和各族的發展,起了積極作用。公元499年(太和二十三年),拓跋宏病逝,謚孝文皇帝,廟號高祖。

  • 本名
    拓跋宏
  • 別稱
    元宏
  • 民族族群
    鮮卑族
  • 出生地
    平城(今山西大同北)
  • 出生日期
    467年10月13日
  • 逝世日期
    499年4月26日
  • 主要成就
    孝文帝改革
  • 中文名
    拓跋宏
  • 國籍
    中國(北魏)
  • 職業
    皇帝、政治家、改革家
  • 信仰
    佛教
  • 在位
    471年9月20日—499年4月26日
  • 謚號
    孝文皇帝
  • 廟號
    高祖
  • 年號
    延興,承明,太和
  • 陵墓
    長陵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孝文帝拓跋宏,是獻文帝拓跋弘的長子,母為李夫人,皇興元年八月戊申日(農歷八月二十九日,公歷公元467年10月13日),生于北魏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市)紫宮。皇興三年(469年)六月辛未日,被立為皇太子。皇興五年(471年)八月丙午日,受父禪即帝位,改年號為延興。由于北魏實行子貴母死製度,拓跋宏在被立為太子時,生母即被賜死,由祖母馮太後撫養成人。

登基

拓跋宏即位時年紀太小,由祖母馮皇太後執政。公元490年(太和十七年),24歲的拓跋宏開始親政。由于拓跋宏深受祖母馮皇太後漢化改革的影響,親政後繼續推行漢化改革。

馮太後馮太後

他先整飭吏治,頒布俸祿製,立三長法,實行均田製;然後于494年,以"南征"為名從山西大同遷都到河南洛陽,全面改革鮮卑舊俗:規定以漢服代替鮮卑服,以漢語代替鮮卑語,遷洛鮮卑人以洛陽為籍貫,改鮮卑姓為漢姓,自己也改姓"元"。並鼓勵鮮卑貴族與漢士族聯姻,又參照南朝典章,修改北魏政治製度,並嚴厲鎮壓反對改革的守舊貴族,處死太子元恂。漢化改革使鮮卑經濟、文化、社會、政治、軍事等方面大大的發展,緩解了民族隔閡,史稱"孝文帝中興"。

去世

公元499年初(太和二十三年),拓跋宏引兵南征,染疾北返,途中卒于谷塘原行宮。謚孝文皇帝,廟號高祖。

大事年表

公元467年10月13日,拓跋弘長子拓跋宏出生于平城。 公元469年,年僅三歲的拓跋宏被立為太子。

公元471年,拓跋弘禪位,拓跋宏登基為帝。

公元476年,拓跋弘被馮太後毒死。

公元484年,拓跋宏下令實施"俸祿製"。

公元485年,頒布"均田令"。

《魏孝文帝吊比幹文碑》《魏孝文帝吊比幹文碑》

公元486年,推行"三長製",替代"宗主督護製"。

公元490年,太皇太後馮氏死。謚號文明太皇太後。開始親政。

公元491年,魏更定律令,命李沖議定輕重,孝文帝執筆書之。

公元493年,下令遷都洛陽。

公元494年,實行全面漢化。推行漢服、漢語。同年,龍門石窟開始建造。

公元495年,拓跋宏將鮮卑族的復姓改為單姓。自己改姓"元"。同年,清江瞻出山。

公元496年,太子元恂發動叛亂,叛亂平息後元恂被賜死。

孝文帝陵孝文帝陵

公元497年,立皇子元恪為太子。

公元497-499年,元宏多次南征南齊,雖取得勝利,但是沒有滅掉南齊。

公元499年,病逝于南征路上。葬于北邙長陵。太子元恪即位,是為宣武帝。

為政舉措

拓跋部在道武帝拓跋珪建立北魏後,逐步由放牧經濟轉變為農業經濟,社會製度也由奴隸製轉變為封建製,但仍然保留了大量的奴隸製殘餘。特別是在北魏統一北方後,廣大漢族臣服于北魏,各少數民族與漢族生產方式上的差距日益明顯。為了更好的進行統治,改變落後的統治製度,吸納接受漢人先進的文明,向漢人學習,成為必然選擇。自道武帝拓跋珪以來,歷來的北魏統治者都非常註重學習漢族文明。特別是孝文帝從小就由漢人馮太後撫養,自幼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更加傾向于漢化改革。另外在民族征服的過程中,北魏統治者對各族人民實行了民族歧視和殘酷的民族壓迫政策,民族矛盾不斷加劇。為了緩和階級矛盾,鞏固統治,孝文帝登基後,在馮太後的輔佐下,進行了改革,史稱"孝文帝改革"。

北魏孝文帝北魏孝文帝

政治

整飭吏治

公元472年(延興二年),政以久任,滿一年升遷一級;治績不好的即使就任不久,也要受到處罰,甚至降級。

變革稅製

公元475年(延興五年),為改變過去州、郡、縣爭收租調的混亂局面,政府確定隻能由縣一級征收,征收時禁止使用大鬥、長尺、重秤。

頒俸祿製

公元484年(太和八年),頒布俸祿製,申明俸祿以外貪贓滿一匹絹布的處死。次年頒行的均田令中,又規定地方守宰可以按官職高低給一定數量的俸田。所授公田不準買,離職時移交下任。

改革官製

太和年間,議定百官秩品,分九品,每品又分正、從。從品為北魏之首創。十九年,又按照家世、官爵等標準,將代北以來的鮮卑貴族定為姓、族,姓為高,族次之,其中穆、陸、賀、劉、樓、于、嵇、尉八姓,"皆太祖已降,勛著當世,位盡王公,灼然可知者,且下司州、吏部,勿充猥言,一同四姓。"所謂四姓,一說為中原漢族高門崔、盧、李、鄭,一說為漢族甲、乙、丙、丁四種郡姓,後者似為確。班定姓族,使鮮卑貴族與漢士族得以進一步結合。

遷都洛陽

為了便于學習和接受漢族先進文化,進一步加強對黃河流域的統治,拓跋宏決心把國都從平城(今山西大同市)遷到洛陽。 為了這個,他怕大臣們反對遷都的主張,先提出要大規模進攻南齊。有一次上朝,他把這個打算提了出來,大臣紛紛反對,最激烈的是任城王拓跋澄。孝文帝很惱火說:"國家是我的國家,你想阻撓我用兵嗎?"拓跋澄反駁說:"國家雖然是陛下的,但我是國家的大臣,明知用兵危險,哪能不講。"孝文帝想了一下,就宣布退朝,回到宮裏,再單獨召見拓跋澄,跟他說:"老實告訴你,剛才我向你發火,是為了嚇唬大家。我真正的意思是覺得平城不是個用武的地方,不適宜改革政治。現在我要移風易俗,非得遷都不行。這回我出兵伐齊,實際上是想借這個機會,帶領文武官員遷都中原,你看怎麽樣?"拓跋澄恍然大悟,馬上同意魏孝文帝的主張。

公元493年(太和十七年),魏孝文帝親自率領步兵騎兵三十多萬南下,從平城出發,到了洛陽。正好碰到秋雨連綿,足足下了一個月,到處道路泥濘,行軍發生困難。但是孝文帝仍舊戴盔披甲騎馬出城,下令繼續進軍。大臣們本來不想出兵伐齊,趁著這場大雨,又出來阻攔。孝文帝嚴肅地說:"這次我們興師動眾,如果半途而廢,豈不是給後代人笑話。如果不能南進,就把國都遷到這裏。諸位認為怎麽樣?"大家聽了,面面相覷,沒有說話。孝文帝說:"不能猶豫不決了。同意遷都的往左邊站,不同意的站在右邊。"一個貴族說:"隻要陛下同意停止南伐,那麽遷都洛陽,我們也願意。"許多文武官員雖然不贊成遷都,但是聽說可以停止南伐,也都隻好表示擁護遷都了。 孝文帝把洛陽一頭安排好了,又派任城王拓跋澄回到平城去,向那裏的王公貴族,宣傳遷都的好處。後來,他又親自到平城,召集貴族老臣,討論遷都的事。平城的貴族中反對的還不少。他們搬出一條條理由,都被孝文帝駁倒了。最後,那些人實在講不出道理來,隻好說:"遷都是大事,到底是凶是吉,還是卜個卦吧。"

孝文帝遷都洛陽孝文帝遷都洛陽

孝文帝說:"卜卦是為了解決疑難不決的事。遷都的事,已經沒有疑問,還卜什麽。要治理天下的,應該以四海為家,今天走南,明天闖北,哪有固定不變的道理。再說我們上代也遷過幾次都,為什麽我就不能遷呢?" 貴族大臣被駁得啞口無言,遷都洛陽的事,是仿效先祖的美事,就這樣決定下來了。

軍事

平定叛亂

遷都半年後,一場反對改革、反對漢化的武裝叛亂便從朝廷內部發生了。

公元496年(太和二十年)八月,孝文帝巡幸嵩岳,太子元恂留守金墉城。元恂素不好學,體又肥大,最怕洛陽的天氣,每每追樂舊都,常思北歸;又不願說漢語、穿漢服,對所賜漢族衣冠盡皆撕毀,仍舊解發為編發左衽,頑固保持鮮卑舊俗。中庶子高道悅多次苦言相勸,他不但毫無悔改之意,反而懷恨在心。孝文帝出巡給了他可乘之機,遂與左右合謀,秘密選取宮中御馬三千匹,陰謀出奔平城,並親手殺死高道悅于宮禁之中。事發後,領軍元儼派兵嚴密防遏各宮門,阻止了事態的發展。 第二天清晨,尚書陸琇馳馬奏報,孝文帝聞訊大驚,中途急急折返洛陽,當即引見元恂,怒不可遏,列舉其罪,親加杖責,又令鹹陽王禧等人代替自己打了元恂一百多杖,直打得皮開肉綻,才拖出門外,囚禁于城西別館。一個多月後,元恂傷勢有所好轉,方能起床行走。十月,孝文帝在清徽堂引見群臣,議廢太子恂。太子的兩個老師太傅穆亮、少傅李沖一齊脫帽叩頭請罪,孝文帝說:"你們請罪是出于私情,我所議論的是國事。'大義滅親',古人所貴。今日元恂想違父叛逃,跨據恆、朔二州,犯了天下的頭條大罪!這個小子今日不除掉,乃是國家大禍,待我百年之後,恐怕又要發生晉末的永嘉之亂。"十二月,廢元恂為庶人,囚禁于河陽無鼻城,派兵看守,給些布衣粗食,不至飢寒而已。次年四月,孝文帝巡幸長安,御史中尉李彪秘密上表,告發元恂又與左右謀反。孝文帝得報,急派鹹陽王禧與中書侍郎邢巒率人帶著毒酒趕赴河陽,逼令元恂自盡,時年十五歲,斂以粗棺常服,就地埋葬。

拓跋宏碑文拓跋宏碑文

元恂被廢的當月,恆州刺史穆泰、定州刺史陸睿相互合謀,暗中勾結鎮北大將軍元思譽、安樂侯元隆、撫冥鎮將魯郡侯元業、驍騎將軍元超及陽平侯賀頭、射聲校尉元樂平、前彭城鎮將元拔、代郡太守元珍等人,陰謀推舉朔州刺史陽平王元頤為首領,起兵叛亂。元思譽,汝陰王元天賜之子,景穆太子之孫;元業,平陽公元丕之弟;元隆、元超皆為元丕之子。這些人大都是鮮卑舊貴及其後裔,他們不滿意孝文帝親任中原儒士,他們對于遷都變俗、改官製服、禁絕舊語都抱著反對的態度。元丕甚至公然在盛大的朝會上獨穿鮮卑舊服而毫無顧忌,孝文帝看他年老體衰,也不強責。遷洛之初,元隆、元超還曾企圖劫持太子元恂留居平城,起兵割據雁門關以北的恆、朔二州,陰謀雖未得逞,但叛逆之心不死,這次又與穆泰等人醞釀更大的叛亂。

元頤佯裝許諾,以穩住穆泰等人,暗中將叛亂陰謀密報朝廷。時任城王元澄臥病在床,孝文帝立即召見他說:"穆泰圖謀不軌,扇誘宗室。今遷都不久,北人戀舊,倘或發生叛亂,南北紛擾,朕洛陽就難以保住。這是國家大事,非你不能辦。你雖有病在身,但要強打精神為我去北方跑一趟。要根據情勢,妥善處理。如果叛黨勢弱,就直接前往擒獲;若已強盛,可用我的命令調發並、肆二州的軍隊進行出擊。"元澄答道:"穆泰等人愚蠢而糊塗,正由于迷戀舊生活才這樣做,沒有什麽深謀遠慮;臣雖不才,足以製伏他們,願陛下不必擔憂。臣這點小病,怎敢辭絕呢!"孝文帝笑著說:"任城肯去,我還有什麽憂慮的!"遂授給元澄節、銅虎符、竹使符,配給部分禁衛軍,讓他代領恆州刺史。

元澄受命,倍道兼行,經雁門往北直趨平城(恆州治所)。先遣侍御史李煥單騎入城,出其不意,曉諭穆泰同黨,示以禍福,叛黨頃刻瓦解。穆泰無計可施,倉促率麾下數百人攻煥,不克,敗走城西,束手就擒。元澄窮治穆泰同黨,收陸睿等百餘人下獄,民間帖然;並將平叛始末寫成奏章上報朝廷。孝文帝大喜,召見公卿大臣出示奏章說:"任城可謂社稷之臣。看他審案的獄辭,就連古代的皋陶也未必能超過他!"皋陶,傳說是禹的大臣,掌刑罰。又面對鹹陽王禧等人說:"你們當此重任,未必能夠辦到!" 太和二十一年(497年)正月,立皇子元恪為太子。二月,孝文帝北巡,準備到平城親自看看那裏的情況。途中經過上黨銅鞮山,看到路旁有十幾棵大松樹,一時詩興大發,邊走邊作起詩來。眨眼功夫,詩就作成,命人拿給彭城王元勰看,很自信地說:"我開始作此詩,雖然不是七步,但也說不上遠。你也作一首,等走到我這裏,詩要作成。"當時元勰離他僅十幾步遠,遂且行且作,還沒走到其地就作成了。詩寫道:"問松林,松林幾經冬?山川何如昔,風雲與古同。"孝文帝大笑道:"你這首詩也是笑話我罷了。"不數日,來到平城,勞問任城王元澄等人,引見穆泰、陸睿及其黨羽,經訊問,沒有一個含冤叫屈的,人們都很佩服元澄明斷。穆泰及親黨全部被殺;陸睿賜死獄中,妻子流徙到遼西為民;元丕免死,留下後妻、二子,一同發往太原為百姓,殺元隆、元超與同母兄弟乙升,餘子徙敦煌。這次叛亂,留在平城的鮮卑舊貴族多數都參與了,隻有于烈一族沒有卷入。

至此,保守勢力消聲退隱,漢化改革繼續實施。

御駕南伐

公元498年(太和二十二年)六月,孝文帝下令征發冀、定、瀛、相、濟五州兵卒二十萬,準備大舉南伐。就在這時,中書監魏郡公穆羆與穆泰通謀一事敗露,雖在大赦之後,仍被削官爵為民;羆弟司空穆亮也被迫辭職。經過一番準備,八月,孝文帝率六軍從洛陽出發,使任城王澄與僕射李沖、御史中尉李彪等人留守京城,命皇弟彭城王勰暫領中軍大將軍。勰辭謝說:"親疏並用,古人之道。臣是何等樣人,屢蒙陛下寵授!過去陳思王曹植上表魏文帝,求自試率兵攻吳蜀,而得不到允許,今日我不請而授以征伐重任,怎麽差別這樣遠啊!"孝文帝聽後大笑,拉著元勰的手,親切地說:"二曹以才名相忌,我和你以道德相親。你隻要克己復禮,何必再管其他事情。" 孝文帝引兵直趨襄陽,彭城王勰等三十六軍前後相繼,眾號百萬,吹唇拂地。兵至赭陽,留諸將攻取,自率兵南下奔襲宛城,當晚攻克外城。齊南陽太守房伯玉據內城拒守,孝文帝派中書舍人孫延景對房伯玉說:"我這次要蕩平南方,統一全國,不像以前那樣冬來春去,沒有克獲,決不還北。你這座城池首當其沖,不得不先攻取,遠期一年,近止一月。封侯、斬首示眾,事在頃刻之間,宜加三思。"房伯玉率眾堅守,魏軍不能取勝。孝文帝留鹹陽王禧等人攻南陽,自引兵至新野,又遭到齊新野太守劉思忌的頑強抵抗,直到十月,仍然不能攻下。齊明帝急派大將崔慧景率步騎二萬餘人增援襄陽。十一月,南齊韓秀芳等十五將投降北魏,魏兵才在沔水以北取得一次勝利。戰爭相持到第二年三月,北魏終于攻佔了雍州的南陽、新野、南鄉等郡,劉思忌被殺,房伯玉被迫出降。繼而大敗崔慧景、蕭衍于鄧城,斬首、俘獲二萬餘人。孝文帝乘勝率眾十萬圍攻樊城,齊雍州刺史曹虎閉門自守。但渦陽一戰,魏軍失敗,一萬多人被殺,三千多人被俘,軍資器械財物損失上千萬。北魏急調步騎十餘萬往援渦陽,才迫使齊軍撤退。九月,孝文帝得知齊明帝死訊,乃下詔稱說"禮不伐喪",引兵而還。歸途中,身患重病,十多天不能引見侍臣,經過急救,方才轉危為安。

拓跋宏雕像拓跋宏雕像

公元499年(太和二十三年)一月,孝文帝風塵僕僕地回到洛陽,盡管病魔纏身,但還是堅持上朝理事。回京後的第二天,便在宮中引見大臣,他面帶怒容地責問任城王澄說:"營國之本,禮教為先。朕離京以來,舊俗多少有些改變不?"元澄見問,心中惶恐,小心翼翼地低聲答道:"聖上教化日新。"孝文帝斥責說:"朕昨日入城,看見車上的婦人還頭戴帽子、身著小襖,怎能說得上日新!若是如此,你等為何不加查看?"戴帽、穿小襖,是鮮卑婦女舊服,故被責問。元澄解釋說:"穿舊服的少,不穿的多。"孝文帝一聽,心中十分不快,繼而說道:"太奇怪了!任城的意思是想使洛陽全城盡著舊服麽?這不就叫做一言可以喪邦嗎?可令史官記下。"元澄與留守百官面面相覷,一齊脫帽請罪。

南齊為了奪回雍州所失各郡,派太尉陳顯達督率平北將軍崔慧景軍四萬擊魏,屢破魏將元英,圍攻襄陽以北三百裏的馬圈城達四十餘日,城中糧食斷絕,將士以死人肉和樹皮充飢,魏兵被迫突圍,死傷千餘人。陳顯達又派軍奪回南鄉郡,給北魏造成嚴重的軍事壓力。孝文帝十分憂慮地與任城王澄計議道:"顯達侵擾,朕不親自出馬就無法製伏他。"

三月初,孝文帝抱病又一次離洛陽御駕親征,命于烈居守,以右衛將軍宋弁相輔助。孝文帝自染病以來,丞相江瞻常在身邊侍奉醫葯,晝夜不離左右,衣不解帶,睡不安席。孝文帝久病心煩,易于動怒,侍臣稍有過失,動不動就要誅斬;江瞻乘間勸諫,多所匡救。于是以江瞻為使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統領全軍。江瞻辭謝說:"臣侍候疾病,苦無空閒,怎能治軍?願更選一人,總管軍權,臣得以專心侍奉醫葯。"孝文帝感慨地說:"侍疾、治軍都要依靠你。我病成這樣,恐怕不行了。安六軍、保社稷,除了你還能有誰!怎能更選他人以違推心相托之意呢?"魏軍進至馬圈城,與齊軍相遇,孝文帝堅持親自部署指揮戰鬥。均口一戰,齊軍大敗,主帥陳顯達化裝南逃,丟失軍資以億計,盡為北魏所得,魏軍乘勝追奔至漢水而還,齊軍十之七八被殺或投水自溺而死,死者三萬餘人。三月底,孝文帝病情惡化,被迫北還,行至谷塘原,對江瞻說:"我的病日益嚴重,隻怕難以再起。這次雖然摧破了陳顯達,而天下未平,嗣子幼弱,社稷所依,唯在于先生。過去霍光、諸葛孔明,且公有賢德,我方能安心!"江瞻哭著回答說:"臣以軍治,益州方有歲,隻可重回洛陽,管理事之大小,不輕而輔政。"孝文帝默默無言,考慮了很久,最後以穆亮為司空,鎮南將軍王肅為尚書令,尚書宋弁為吏部尚書共同輔政。臨終,遺命眾宰輔說:"……遷都洛陽,定鼎河湹,期望蕩平南方,復禮萬國,上可光耀祖宗,下可普濟蒼生。怎奈病魔纏身,早離人世,大志難遂。諸位公卿大臣要好好輔佐繼子,興我魏室,不也很好麽?大家盡力吧!"四月初一日,孝文帝崩于谷塘原之行宮,時年三十三。

經濟

行均田製

公元485年(太和九年),頒布了均田令,對不同性別的成年百姓和奴婢、耕牛都作了詳盡的受田規定。授田有露田、桑田之別。露田種植谷物,不得買賣,七十歲時交還國家。桑田種植桑、榆、棗樹,不須交還國家,可以出賣多餘的部分,買進不足的部分。還授土地時對老少殘疾鰥寡都給予適當的照顧。

創三長製

公元486年(太和十年),以三長製取代宗主督護製,採用鄰、裏、黨 的鄉官組織,抑製地方豪強蔭庇大量戶口。

改革租製

公元486年(太和十年),孝文帝對租調製度也進行了相應的改革。新租調規定以一夫一婦為征收單位,每年交納帛一匹,粟二石。十五歲以上的未婚男女,從事耕織的奴婢每八人,耕牛每二十頭的租調,分別相當于一夫一婦的數量。

文化

改鮮卑俗

遷都後,督使鮮卑族禁著胡服,改穿漢人服裝;朝廷上禁鮮卑語,改說漢話;規定鮮卑貴族在洛陽死後,不得歸葬平城,並改他們的籍貫為河南洛陽,改鮮卑姓為漢姓;鮮卑貴族門閥化,提倡他們與漢族高門通婚等。

人物評價

總評

孝文帝一生勤學,喜好讀書,手不釋卷。性又聰慧,精通五經,博涉史傳。善談《庄子》、《老子》,尤其通曉佛教義理。輿車之中,戎馬之上,都不忘講經論道。博學多才,擅長文章,詩賦銘頌,任興而作;有大文筆,馬上口佔,侍臣筆錄,不改一字,辭旨可觀。自太和十年以後,詔令、策書皆親手擬寫;至于議定禮儀律令,潤飾辭旨,刊定輕重,也都親自下筆。其他文章,不下百餘篇。愛惜人才,親賢任能,劉芳、李彪諸人以經書見知,崔光、刑巒之徒以文史顯達;對有才能的大臣十分器重,不吝爵賞,如對江瞻、李沖、穆亮、王肅、高閭、宋弁等都一一予以重用,他們在製禮作樂、改革舊俗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親政以後,日理萬機,不辭辛勞,勤于為政。操勞于朝堂之中,奔波于疆場之上,十幾年如一日。祭天地、五郊,祀宗廟,常必躬臨,不以寒暑為倦。尚書奏案,多自審閱;百官大小,無不留心,務于周洽。他常說:"人君怕的是不能處心公平,推誠待人。 能做到這兩點,則胡、越之人都可以變得如親兄弟。" 虛心訥諫,從善如流。他常對史官說:"直書時事,無隱國惡。人君作威作福,史官又不寫,將何以有所畏懼。"一直倡導和鼓勵大家直言進諫,強調"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為戒",對敢于批評進諫的官吏禮遇有加。如大臣李冏"性鯁烈,敢直言,常面折高祖,高祖常加優禮。" 而用法嚴謹,雖王公、貴戚、大臣也從不寬貸;然不計小過,寬以待人。左右進食,曾于食中得蟲,又進湯誤傷帝手,都是一笑了之。 愛惜民力,生活儉樸。每次外出巡遊及用兵,有關官吏奏請修築道路,孝文帝說:"粗修橋梁,能通車馬就行了,不要除草、鏟得過平。"在淮南行軍,如在境內,禁止士卒踏傷粟稻,有時砍伐百姓樹木以供軍用,也要留下絹布償還。宮室非不得已不修,衣服破舊了,洗補以後又重新穿上,所用鞍勒僅鐵木而已。

北魏孝文帝畫像北魏孝文帝畫像

歷代評價

《魏書》評價孝文帝:"有魏始基代朔,廓平南夏,闢壤經世,鹹以威武為業,文教之事,所未遑也。高祖幼承洪緒,早著睿聖之風。時以文明攝事,優遊恭己,玄覽獨得,著自不言,神契所標,固以符于冥化。及躬總大政,一日萬機,十許年間,曾不暇給;殊途同歸,百慮一致。至夫生民所難行,人倫之高跡,雖尊居黃屋,盡蹈之矣。若乃欽明稽古,協御天人,帝王製作,朝野軌度,斟酌用舍,煥乎其有文章,海內生民鹹受耳目之賜。加以雄才大略,愛奇好士,視下如傷,役己利物,亦無得而稱之。其經緯天地,豈虛謚也!"

唐代名臣虞世南在《論略》評價孝文帝:"後魏代居朔野,聲教之所不及,且其習夫土俗,遵彼要荒,孝文卓爾不群,遷都山解辮發而襲冕旒,祛氈裘而被龍袞,衣冠號令,華夏同風,自非命代之才,豈能至此?比夫武靈胡服,不亦優乎!然經國之道有餘,防閒之禮不足,臣主俱失,斯風遂遠。若其威儀技藝,魯庄公之匹也,虧損盛德,吁可惜哉!"

家族成員

家世

祖父:文成帝拓跋浚

親祖母:孝元皇後李氏

嫡祖母:馮太後

父親:獻文帝拓跋弘

母親:李夫人

兄弟姐妹

二弟元禧,字永壽,封昭儀所生。公元485(太和九年)年封鹹陽王,任侍中、中都大官。公元501年(宣武帝景明二年),因謀反出逃,被捕賜死。

三弟元幹,字思直,韓貴人所生。太和九年封河南王,後改封趙郡王,歷任侍中、吏部尚書、豫州刺史等。他死于公元499年(太和二十三年),31歲。

四弟元羽,字叔翻,孟椒房所生。太和九年封廣陵王,歷任侍中、外都大官、大理、廷尉卿等。公元501年(宣武帝景明二年),因淫亂被人毆擊而死,32歲。

五弟元雍,字思穆,韓貴人所生。後封高陽王,任侍中。公元527(孝昌三年)于河陰被殺。

六弟元勰,字彥和,潘貴人所生。太和九年封始平王,後改彭城王。公元508年(永平元年)因受構陷被處死。

七弟元詳,字季豫,高椒房所生。太和九年封北海王,任侍中、散騎常侍。公元504年(正始元年)被糾廢為庶人,暴死。

常山公主

樂浪公主

彭城公主(孝文帝第六妹)

樂安公主

高平公主

後妃

廢後馮清,馮太後侄女,馮潤妹妹,後被廢,被廢後到瑤光寺出家為尼。

幽皇後馮潤,初入宮為貴人,後出宮養病,再入宮,馮清被廢,立為皇後。

昭儀馮氏,馮潤之妹,早薨。

貴人高照容,生二皇子元恪,暴病而薨,或說為馮潤殺死。謚曰文昭貴人,元恪即位為宣武帝,追尊為文昭皇後。

貴人林氏,生廢太子元恂,被殺,追謚為貞皇後,後來被追廢庶人。

貴人曹氏

夫人羅氏

夫人李氏,大臣李沖之女。

嬪趙氏

嬪鄭氏,父鄭羲

嬪鄭氏

嬪王氏

嬪崔氏

嬪崔氏

嬪韋氏

嬪盧氏

子女

廢太子元恂,生母林貴人。公元493年(太和十七年)七月,立為皇太子,十二月被廢,次年四月賜死河陽,年十五。

宣武帝元恪,生母文昭皇後高照容。公元497年(太和二十一年)正月立為皇太子,公元499年(太和二十三年)四月即皇帝位于魯陽,是為宣武帝。在位十六年,公元515年(延昌四年)正月卒,時年三十三,葬于景陵,廟號世宗。

京兆王元愉,生母袁貴人。公元497年(太和二十一)年封京兆王,公元508年(永平元年)八月于冀州起兵謀逆,自稱皇帝,兵敗被執送京師,途中絕氣而死,年二十一。

清河文獻王元懌,生母羅夫人。公元497年(太和二十一年)封清河王。公元520年(正光元年)七月,元叉與宦官劉騰逼迫明帝,幽閉靈太後,囚禁元懌,誣懌罪狀,遂害之,時年三十四。

廣平文穆王元懷,生母文昭皇後高照容。封廣平王。史籍缺載,事跡不詳。

汝南文宣王元悅,生母羅夫人。孝武帝初年,遭忌被殺。

殤王元恌,生母鄭充華。早夭。

蘭陵公主,次女,嫁劉輝

淮陽公主,四女,嫁乙弗瑗

長樂公主元瑛,生母高照容,嫁高猛

華陽公主,嫁司馬朏

西河公主,嫁薛洪祚

順陽公主,嫁馮穆

始平公主,嫁穆平城

濟南公主,嫁盧道虔

義陽公主,母趙充華(嬪),嫁盧仲訓

高平公主,嫁高肇

後嗣分布

魏孝文帝拓拔宏的後代,分為拓、元、袁三支。拓氏一脈多分布于山西、陝西、河北一帶;元氏一脈人數較少,湖南臨湘及江西撫州一帶均有後人存在;袁氏一脈在湖北、四川有分布(字派有"德、光、基、庭、邦"者即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