孛兒只斤·也孫鐵木兒

孛兒只斤·也孫鐵木兒

孛兒只斤·也孫鐵木兒(Yesün-Temür,蒙古語意為"九鐵",1293年-1328年),元朝第六位皇帝,蒙古帝國第十位大汗(1323年-1328年在位)。他是元世祖忽必烈的曾孫、元裕宗真金之孫,元顯宗甘麻剌之子。

早年承襲父親的晉王爵位,鎮守漠北,1323年發生南坡之變,元英宗被弒,晉王也孫鐵木兒被擁立為皇帝,改元"泰定"。他在位時政治上未有太大變動,國家大體穩定,但元朝已進入多事之秋。1328年,也孫鐵木兒去世,死後發生皇位之爭,他的從侄圖帖睦爾(元文宗)奪取了他的兒子阿速吉八的皇位,他也被視為"自立"的非法君主,沒有得到漢文廟號諡號與蒙古汗號,一般以其第一個年號而通稱為"泰定帝"。

  • 本名
    孛兒只斤·也孫鐵木兒
  • 出生地
    漠北晉王府
  • 出生時間
    公元1293年10月29日
  • 去世時間
    公元1328年7月10日
  • 在位時間
    公元1323年登基(在位5年)
  • 年號
    泰定、致和
  • 朝代
    元朝
  • 陵寢
    起輦谷

人物生平

即位以前

泰定帝也孫鐵木兒在元世祖至元三十年癸巳(1293年,《元史》記載為至元十三年即1276年,但又謂其享年三十六歲;結合諸多史料及《黃金史》、《蒙古源流》等蒙文文獻可知泰定帝應出生于至元三十年)十月二十九日出生于漠北晉王府,父親是晉王甘麻剌(後追尊為元顯宗),母親是晉王妃弘吉剌氏普顏怯裏迷失。在他出生前一年,他的父親甘麻剌被封為晉王,受命出鎮漠北,統領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及軍馬、達達國土;在他出生後不到三個月,曾祖父忽必烈(元世祖)就駕崩了,甘麻剌作為故太子真金(元裕宗)的長子,很有希望繼承皇位,卻在上都舉行的忽裏台大會中鎩羽而歸,由真金三子鐵穆耳(也孫鐵木兒之叔父)繼承皇位,是為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年)正月,甘麻剌逝世于漠北,也孫鐵木兒承襲晉王爵位。

也孫鐵木兒作為元世祖的嫡曾孫,頗受厚待,在武宗、仁宗和英宗朝受過多次賞賜。至治三年(1323年),御史大夫鐵失欲弒殺元英宗(也孫鐵木兒的從侄),派黨羽斡羅思來告訴他的弒君及推戴晉王為帝的計畫。當時也孫鐵木兒正在漠北一個叫禿剌的地方打獵,聽到斡羅思述說逆謀以後便將他囚禁起來,並派別烈迷失赴上都告變。別烈迷失還沒趕上,就在兩日後發生了英宗被弒的南坡之變。然而,後來也孫鐵木兒的另一從侄圖帖睦爾(元文宗)奪位以後,指責晉王也孫鐵木兒參與了弒殺英宗的陰謀。從當時的情況來看,元英宗實施改革,停止諸王歲賜,也孫鐵木兒的利益無疑受到很大的損害,而且鐵失等製造蒙古開國以來第一次弒殺大汗的血案(一說貴由被拔都所殺,但真實性待考),不可能沒有強硬的後台而貿然行事,再加上也孫鐵木兒出身世祖嫡派,很可能懷有篡位的野心,至于史書上所說他綁縛鐵失使者並派人告變,也許是也孫鐵木兒為洗刷其罪名而在即位後寫上去的。也有人認為所謂也孫鐵木兒弒君是元文宗散布的抹黑泰定帝的謠言。

登基為帝

英宗死後,元仁宗一系已絕嗣,雖然元順宗一系還有武宗的兩個兒子和世㻋與圖帖睦爾,但作為元世祖長房嫡曾孫的晉王也孫鐵木兒最有資格繼承皇位。鐵失一黨北上將玉璽獻給也孫帖木兒,在英宗駕崩整整一個月以後的至治三年(1323年)九月四日,也孫鐵木兒即位于漠北龍居河(今蒙古國克魯倫河),頒即位詔書曰:

薛禪皇帝可憐見嫡孫、裕宗皇帝長子、我仁慈甘麻剌阿公根底,封授晉王,統領成吉思皇帝四個大斡耳朵,及軍馬、達達國土都付來。依著薛禪皇帝聖旨,小心謹慎,但凡軍馬人民的不揀甚麽勾當裏,遵守正道行來的上頭,數年之間,百姓得安業。在後,完澤篤皇帝教我繼承位次,大斡耳朵裏委付了來。已委付了的大營盤看守著,扶立了兩個哥哥曲律皇帝、普顏篤皇帝,侄碩德八剌皇帝。我累朝皇帝根底,不謀異心,不圖位次,依本分與國家出氣力行來;諸王哥哥兄弟每,眾百姓每,也都理會的也者。今我的侄皇帝生天了也麽道,迤南諸王大臣、軍士的諸王駙馬臣僚、達達百姓每,眾人商量著:大位次不宜久虛,惟我是薛禪皇帝嫡派,裕宗皇帝長孫,大位次裏合坐地的體例有,其餘爭立的哥哥兄弟也無有;這般晏駕其間,比及整治以來,人心難測,宜安撫百姓,使天下人心得寧,早就這裏即位提說上頭,從著眾人的心,九月初四日,于成吉思皇帝的大斡耳朵裏,大位次裏坐了也。交眾百姓每心安的上頭,赦書行有。

這是元朝乃至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白話文登基詔書,按元朝的規定,登基詔書先由文臣以漢語文言文擬寫,再翻譯為蒙古文,頒行天下,但也孫鐵木兒的登基詔書卻純用白話文,而且是由蒙古文直接"硬譯"的文體,可見他即位時身邊沒有漢臣或精通漢文化的人士。也孫鐵木兒即位後,先在大赦中特別宣布赦免謀反謀大逆、奴婢殺主等罪,以穩住謀殺英宗的鐵失等一幹逆黨,而後又對鐵失等人加官進爵。一個月後,他便將鐵失、也先鐵木兒等逆黨全部誅殺。十一月,也孫鐵木兒至大都,又處死和罷免了一批鐵失同黨,流放了涉嫌逆謀的五王。對于泰定帝迅速清洗鐵失一黨的動機,一種說法是出于朝中漢人重臣張珪(張弘範之子)向晉王"密書陳誅逆定亂之宜";另一種解釋則是殺人滅口。不管怎樣,也孫鐵木兒的權力得到鞏固,改元"泰定",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

五年統治

泰定帝即位後,追崇父親甘麻剌為顯宗光聖仁孝皇帝,母親普顏怯裏迷失為宣懿淑聖皇後,並加封晉王妃八不罕(一作八八罕)為正宮皇後,兒子阿速吉八為皇太子。他在位的5年間,以守成和維穩為基本目標,這從他所使用的兩個年號--"泰定"與"致和"可以看出,因此政治上未有太大變動。

當時元朝各地不斷發生天災,許多地方爆發飢荒。至治三年(1323年)冬蒙古大寒大雪,許多畜獸被餓死。泰定元年(1324年)七月,"龍慶州大如雞子"。泰定二年(1325年)十二月,同州地震。江淮嚴重水、旱災。泰定四年(1327年)十二月,寧夏地震。泰定四年(1327年)三月,和寧地震。泰定四年(1327年)五月,洛陽發生蝗災。泰定四年(1327年)八月,四川發生強烈地震。泰定四年(1327年)九月,寧夏再次地震。致和元年(1328年)七月,寧夏又地震。面對這種災異連連的狀況,泰定皇帝在上都召集百官商討對策,當時地位最高的漢臣中書省平章政事張珪向泰定帝請求整飭弊政,提出了肅清鐵失餘黨、對和尚和道士加以限製、裁汰冗官、停止廣州珍珠採辦等10餘條建議,但泰定帝不予採納。

泰定帝在位時,湖廣、雲南、四川等行省的少數民族多次起義反抗,泰定二年(1325年)六月,河南息州人趙醜廝、郭菩薩以"彌勒佛當有天下"為口號反元,被後世史家視為元末農民起義的先聲。盡管這些起義並未成氣候,但可以說元朝已在泰定年間進入多事之秋。

泰定五年(1328年)二月,泰定帝改元"致和"。致和元年(1328年)七月十日,泰定帝駕崩于上都,享年三十六歲,葬于起輦谷。他死後大都發生政變,燕帖木兒奉元武宗之子懷王圖帖睦爾即位,是為元文宗,泰定朝的權相倒剌沙則在上都擁立皇太子阿速吉八即位,是為元天順帝。隨後雙方爆發了一場短暫的內戰,是為兩都之戰,元文宗一方取得勝利,天順帝與倒剌沙皆被殺。泰定帝、天順帝父子被視為非法君主,沒有上漢文廟號和謚號及蒙古汗號,甘麻剌亦被剝奪了"顯宗"廟號,並撤出他供奉在太廟的神主。泰定帝的後妃也被通通送給燕帖木兒為妻妾。

為政舉措

人事政策

泰定帝即位後,在人事上採取宥和政策,盡可能調和統治集團內部的矛盾。他所重用的是他在漠北晉邸的從龍之臣,包括相繼為中書右丞相的旭邁傑和塔失帖木兒,先任中書省平章政事、後為御史大夫和中書左丞相的權臣倒剌沙及知樞密院事按答出。其中回回人倒剌沙是泰定一朝最炙手可熱的人物,在他的主導下,不少回回人入朝擔任要職,回回人在泰定朝取得了空前絕後的高貴地位。倒沙剌"賄賂通行,賣官鬻獄,家有金窖寶海以藏所得金帛珍異",朝政也十分腐敗。

泰定帝的宥和政策表現為:沒有對鐵失一黨斬草除根,而是還給了籍沒的家產、停止追捕餘黨。他將英宗朝被流徙遠地及遣還原籍的"諸王官屬"二十四人調回京師,前朝被冤殺和流放的御史台官亦多被昭雪,存者召還錄用,已死者追加贈封。被遠徙的諸王,也都獲赦還部。宗王圖帖睦爾(後來的元文宗)、阿木哥分別從流放地海南和大同召還京師;同時,他又將自己的外侄女八不沙送往西北作周王和世㻋(後來的元明宗)之妃。遼王脫脫在英宗末年矯旨擅殺宗親不花即裏等百餘人,御史台奏請治罪,但最終被泰定帝寬宥,受厚賜後放還遼東。泰定帝大封諸王,他在位時期封了24個王,而英宗隻封了7個王。英宗時停止的諸王歲賜,也被泰定帝恢復。

泰定年間的漢人大臣從仁、英時代的意氣風發降至較低地位,中書省平章政事張珪是前朝留下來的唯一高官和唯一能夠在新朝廷中起重要作用的漢人。但是他的影響顯然有限,因為他的建議經常不被採納。其他的漢人中書省臣,如楊廷玉許師敬(許衡之子)、史惟良王士熙,官職都不高。但泰定帝在表面上仍對漢人大臣給予充分的尊重,張珪有病,泰定帝命其常見免拜跪,並賜小車,得乘至殿門下。英宗留下的舊臣王約等人,泰定年間仍以"三老"受到尊禮,奉詔商議中書省事。

財經政策

泰定年間起用回回人理財,在災變連年的情況下大體維持了經濟的穩定。這時繼續採用南糧北運的辦法來平抑大都物價,穩定民間市場。泰定三年(1326年)海運糧總數達三百三十七萬石,實到三百三十五萬石,是為元代抵京海運糧的最高紀錄。

自延佑三年(1316年)以來,元政府一直通過壓低鈔幣發行額來抽緊銀根,控製物價上漲。延佑末年,由于財政困難,元政府增加鈔幣發行額來彌補收支虧負,結果引起又一次通貨膨脹。這次漲風一直延續到英宗末年。泰定朝繼續實行顯著減少印鈔數的措施,結果物價逐漸跌落到延佑末年以前的水準,有些物品甚至還低于騰貴前的價格水準。為增加政府收入,這時還實行"入粟拜官"的製度。鹽引的官定價格,仁宗初年漲到一百五十兩鈔一引,泰定二年(1325年)居然又下跌到鈔一百二十五兩,到四年後的天歷年間才恢復舊價。

開設經筵

泰定帝生長于漠北,帶有濃厚的草原背景,對漢文化隔膜很深,他從漠北帶來的那班人馬也都是"椎埋無知、獷悍豪橫",可以說他是忽必烈以來元朝諸帝(除了阿速吉八與懿璘質班兩個幼帝)中漢化最淺的一位。但作為中原王朝的帝王,他不得不尊崇並學習儒家文化。他剛即位就派人前往曲阜孔廟祭祀孔子。英宗朝採用古製,將太廟一年一祀改為一年四祀,泰定帝即位後繼續維持一年四祀的製度,但他又以世祖舊法為由,拒絕像元英宗那樣穿著冕服前往太廟親祀,而是派人攝祀。當時主政的回回人企圖廢除科舉考試,被泰定帝所否決。當然他最重要的尊儒政策,則是開設經筵製度。

經筵作為為皇帝講解儒家經典和帝王之道的製度,一直為漢族王朝所採用,但元朝建立以後遲遲沒有確立正式的帝王經筵製度。泰定元年(1324年)二月,泰定帝採納江浙行省左丞趙簡的建議,開設經筵。泰定朝的經筵是"三日一進講",泰定帝面前放著已被翻譯為蒙古文的《帝範》、《資治通鑒》、《大學衍義》、《貞觀政要》、《世祖聖訓》等書,聆聽儒臣的講解。為泰定帝講經的有王結、趙簡、吳澄、虞集、曹元用鄧文原張起岩、忽都魯都兒迷失、阿魯威等人,可謂"具極一時之選"。

泰定帝開經筵確實起到了籠絡漢人、南人的作用,漢儒聽說這個訊息後歡呼雀躍,傳為盛事,他們認為"故茲曠典之行,實重真儒之寄",作詩贊頌"聖心資啓沃,曠典開經筵。大臣領其職,諸儒進翩翩。講陳堯舜道,庶使皇風宣。恭惟帝王學,繼統垂萬年"。經筵官亦不遺餘力地向泰定帝灌輸儒家思想,張珪在經筵上"懇懇為上敷說皆義理之正,無幾微、權謀、術數之涉焉",吳澄還保留了他在經筵上為泰定帝講解《帝範》和《資治通鑒》的白話講稿。張養浩被召為經筵官,但因病不能赴任,仍作《經筵餘旨》五篇獻給泰定帝。漢儒們之所以這麽激動與重視,是因為他們將經筵看作元朝皇帝漢化與他們能躋身政權核心的重要信號。

不過,漢儒實在是高估了經筵的作用,泰定帝開經筵隻是出于籠絡漢人、虛尊儒學的政治目的,不可能達到儒生們所期待的"致主堯舜政不慚"之效果。泰定帝顯然不是一個好學生,首倡經筵的趙簡就抱怨說"于是四年矣,未聞有一政事之行、一議論之出顯有取于經筵者"。但是泰定帝並非一點長進都沒有,他也通過經筵掌握了一定程度的漢文化,曾書"雪蓬"二大字賜給大臣陳楚舟。

宗教政策

泰定帝繼續維持蒙元一直以來對宗教兼容並包的政策,並崇奉藏傳佛教。他在位時動用大量財政支出和其他花費建造寺院、佛塔和作佛事,還不斷請帝師公哥列思巴為皇家作佛事。帝師在元廷享有的待遇如此之高,以致其弟瑣南藏卜在泰定三年(1326年)被賜封白蘭王並與公主成婚;當帝師抵達大都時,中書省官員都要奉命出城遠迎。還命108名僧侶及倡優百戲導帝師遊京城。不僅帝師的家庭成員得到極大尊崇,許多喇嘛亦得到封號並被賜予金、玉印章。不過他有時也對宗教加以限製,如他在泰定四年(1326年)下令"禁僧道買民田,違者坐罪"。

泰定年間,隨著回回人地位的提高,伊斯蘭教也在元朝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扶植。于泰定元年(1324年)撥款在上都和山西大同建造了清真寺。同一年,下詔免除了伊斯蘭教士(答失蠻)和基督教士(也裏可溫)的差役。回回商人尤其得到了官府的好處。雖然累朝拖欠斡脫(回回商團)的債務已于1324年取消,但是元廷在當年付給斡脫的錢超過40萬錠,在此後的三年中,又付出10.2萬錠,以解決歷朝售寶未付鈔問題。隨著泰定帝死去,人亡政息,伊斯蘭教和回回人再度跌落低谷。

泰定帝在位時,義大利天主教傳教士鄂多立克來華,曾受到泰定皇帝的接見,留下《鄂多立克東遊錄》,對了解當時元朝的宮廷及社會狀況有一定價值。

軼事典故

保護黃帝陵

泰定二年(1325年),陝西黃帝陵軒轅廟西院保生宮發生火災後,泰定帝親自下旨保護黃帝廟宇,嚴禁破壞黃帝廟宇建築設施,禁止砍伐柏樹林木,並下令著專人看守保護(見軒轅廟內碑廊《元泰定二年聖旨碑》),這個聖旨是現存最早的保護黃帝陵廟的法令。軒轅廟內碑廊元朝《聖旨碑》,泰定二年(1325年)刻,聖旨全文如下(□表示文字模糊不清):

泰定帝保護黃帝陵的聖旨碑泰定帝保護黃帝陵的聖旨碑

皇帝聖旨,製陝西等處行中書省,據道人羅德信狀告:

西安路中部縣住持道人,伏為狀告,本縣東古跡保生宮軒轅黃帝殿宇一處,並北山橋陵一所,迄今異代,每年春秋官降錢數□□□等。不畏公法之人,執把彈弓、吹筒,輒入本宮,採打飛禽,掏取雀鳥,將飛檐走獸損壞;又有愚徒之輩,潑皮歹人,齎夯斧具,將橋陵內所長柏樹林木砍伐等事,乞禁治,得此檢會到,欽奉聖旨節,該和尚、先生、也裏可溫答失蠻人等□□□□□祝延□□□聖壽。但屬宮觀寺院裏底田地、水土、竹葦、碾磨、□林,解典庫,浴堂店□□□揀什麽□休差要者,鋪馬祗隻應休著者,地稅、商稅休與者□□□咱每明,降下聖旨,無得推稱。著諸邑授下氣力要呵休與者,別了的人每不怕那什麽欽差,除欽遵外,今據見告省府,給榜文常訓,張掛禁約,無得似前騷擾。如有違犯之人,許諸人捉拿到官,痛行斷罪施行,須議文字者。

右榜省諭,各令通知。

榜示

泰定二年六月八日

西蜀瑩明子成善璋書

白水縣樊裕刊

元泰定帝所頒發的保護黃帝陵廟的聖旨與許多散落各地其他元代聖旨碑一樣,既沒有"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官八股,也沒有古奧的文言文,而是使用當時的白話,並不時夾雜著漢字假名的蒙古語。也許就是採用這樣較通俗易懂的行文,以便讓百姓更易知曉。

這篇碑文距今已有六百八十多年,現儲存在黃帝廟碑林裏,這是中華民族在六百多年前頒發的第一份保護黃帝陵(廟)法令。

家庭成員

父母

  • 父親:甘麻剌: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封為梁王,出鎮雲南,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改封晉王,移鎮漠北,大德六年(1302年)去世,至治三年(1323年)被泰定帝追尊為皇帝,為甘麻剌上廟號顯宗,漢文謚號光聖仁孝皇帝。天歷元年(1328年)元文宗毀太廟顯宗室。
  • 母親:普顏怯裏迷失王妃;甘麻剌的正妻,至治三年(1323年)上謚號宣懿淑聖皇後。

兄弟

  • 大哥松山:至元三十年(1293年)被封為梁王,出鎮雲南,至大二年(1309年),元武宗封老的罕為雲南王,代替松山鎮守雲南,不久之後,松山去世。
  • 三弟迭裏哥兒不花:大德十一年(1307年)元武宗封北寧王,賜螭紐銀印。至大二年(1309年),元武宗以阿速衛五百人隸之,命他駐和林。至大四年(1311年),改封湘寧王,換金印,食湘鄉州寧鄉縣六萬五千戶。至治三年(1323年)去世。

姐妹

妻妾

  • 八不罕皇後:弘吉剌氏,按陳孫斡留察兒之女,泰定元年(1324年)被冊立為正宮皇後。
  • 亦憐真八剌皇後:昌國公主益裏海涯之女。
  • 忽剌皇後
  • 也速皇後
  • 撒答八剌皇後:泰定帝姐姐壽寧公主之女、
  • 卜顏怯裏迷失皇後
  • 失烈帖木兒皇後
  • 鐵你皇後
  • 必罕皇後 弘吉剌氏:兗王買住罕之女。
  • 速哥答裏皇後弘吉剌氏:兗王買住罕之女,必罕皇後的妹妹。
  • 達麻實裏皇後:金氏,高麗人高麗化平君金深之女。原為元仁宗偏妃,致和元年(1328年)被封為皇後。

兒子

  • 長子:元天順帝阿速吉八,泰定元年(1324年)冊封為皇太子,無後,生母是八不罕皇後。
  • 次子:晉王八的麻亦兒間卜,早隕,無後。
  • 三子:小薛太子,早隕,無後。
  • 四子:允丹藏卜太子,早隕,無後。

歷史評價

  • 時人王沂作詩曰:"泰定開皇極,文星拱北辰。雍容治安策,宥密老成人。廟算推先覺,天聰斷若神。百年興禮樂,一德會君臣。超漢開東觀,歸周盡逸民。"
  • 明朝官修正史《元史》宋濂等的評價是:"泰定之世,災異數見,君臣之間,亦未見其引咎責躬之實,然能知守祖宗之法以行,天下無事,號稱治平,茲其所以為足稱也。"
  • 明朝人胡粹中修《元史續編》的評價是:"泰定在位五年,大水旱蝗無歲無之,而又天變于上,則太白經天、白虹貫日、雨土風雹;地變于下,則山崩海溢、地震河決,曾弗之恤,而日事宴樂,新作棕殿,造玉御床,製金寶蓋以貯舍利,屢興工功,建設塔寺以祈福,福何自而至哉?于是飢饉連年,而募民納粟,盜賊並起而立格招捕,民瘼日滋而分道遣使宣撫,宋本言事不報,張珪上疏不從,所謂本之則無如之何者也。享年不永,固其所宜,然國勢衰削,亦自此矣。"
  • 明朝人何喬新的評價是:"泰定自藩邸入纂大統,嗣位之初首開經筵,……斯亦可謂賢矣。使是君也,果能始終此心,始終此學,則其所就,豈不為一代賢主哉?奈何崇儒不如崇帝師之隆,信道不如信梵唄之篤,故終不足以成其德而推諸治也,可勝嘆哉!"
  • 清朝魏源修《元史新編》的評價是:"一代統緒之傳,有正統即有公論,豈一時私意所能傎倒磔裂者哉!世祖明孝太子早卒,皇孫成宗立,追謚裕宗。成宗本裕宗第三子,其同母二兄,一為晉王甘麻剌,一為懷王答剌麻八剌,本無嫡庶,而晉邸居長。成宗崩後無嗣,晉王之子泰定帝即可嗣立,乃因仁宗自懷慶入,先靖內難,迎立其兄懷寧王于漠北,是為武宗。所謂先入關者王之,非晉王子不當立而必立懷王子也。及再傳至英宗遇弒,晉王復出自漠北入靖內難,討賊嗣位,是為泰定。與武、仁之事相埒,非武、仁有功宗社,而泰定無功也。泰定踐阼,即以和林兵柄授周王使代己任,屢通朝貢。又召懷王自海南入朝京師,錫封藩國,移近江陵,屢賜金幣,是泰定于文宗兄弟有德而無怨也。泰定太子冊立已五載,父終子繼,名正言順,懷王、周王安得入幹大統乎!若謂武、仁當日原有傳位周王,嗣及英宗之約,則仁宗實背約在前,可以責仁宗,不可以責泰定也。乃文宗篡立之詔,謂泰定以旁支入繼,正統遂偏,甚至誣其與賊臣鐵失潛通陰謀,冒幹寶位,追毀晉王顯宗廟室。烏乎!以討賊之主,而誣以通賊之罪,是何言哉!若謂武宗二子為人心所歸,泰定當舍子而傳侄,則何以天歷頒詔至關中、至四川、至遼東,皆焚書斬使,起兵拒命,則人心歸泰定之子,而不歸武宗之子,明如星日。是則燕帖木兒之為逆臣,懷王之為逆立,亦明如星日。固不待魯桓弒隱奪國,已無所逃于《春秋》之責,況欲寬其罪于中途弒逆之後哉!斯非難定之案,而數百年尚無定論。請斷之,以折曲沃桓叔之徒假托正誼者。"
  • 清朝史學家曾廉《元書》的評價是:"周太王以國傳王季,設季而無後,則泰伯之子孫遂不可以復承周祀乎?美哉晉王之讓,而泰定之立,亦不可不畏之正也。上都告變,惜已無及,然大節亦明矣。故諸凶遷官非有他也,倉卒之間,形格勢禁,度權力未足以製其命也。榮寵以誘之,俾喜而懈,稍緩須臾,成備而出,而疾雷不及掩耳矣。嗚呼!此帝之所以為權,然豈不果哉!至後紀綱弗振,由不納張珪、宋本之言,而亂是用長也,累受佛戒,亦梁武之儔乎?"
  • 民國官修正史新元史》柯劭忞的評價是:"孔子稱叔孫昭子之不勞。泰定帝討鐵失等弒君之罪,雖叔孫昭子何以尚之?文宗篡立,欲厭天下之人心,誣蔑之辭無所不至。惜乎後世之君子,不引孔子之言,以論定其事也。"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