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 -顧長衛執導電影

孔雀

《孔雀》是一部由顧長衛執導,張靜初呂聿來馮瓅馮礫主演的劇情片。

影片講述了生活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北方小城市安陽的一個五口之家的故事 。

影片于2005年2月18日上映。

  • 中文名
    孔雀
  • 類型
    劇情
  • 外文名
    Peacock
  • 主演
    張靜初,呂聿來,馮礫
  • 片長
    141分鍾
  • 上映時間
    2005年2月18日
  • 對白語言
    國語
  • 導演
    顧長衛
  • 色彩
    彩色
  • 編劇
    李檣

劇情簡介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河南古城安陽,某個五口之家的姐姐(張靜初)、哥哥(馮瓅)和弟弟(呂玉來)在社會劇烈轉型時期,踏上不同的人生之路。 

劇照劇照

姐姐二十出頭,雖看起來清瘦文靜,內心卻剛烈執拗,為實現夢想可以將自己豁出,無奈現實無情,經過多次挫敗後她學會聽天由命;哥哥二十三四歲,因小時得病落下輕微腦疾,父母對他的關愛皆多一層,經人介紹與精明的跛腳姑娘結婚後,他過上自己很滿意的日子;弟弟十七八歲,敏感、憂鬱,內心世界過于豐富,因為某件事被父親趕出家門後,開始在外面找尋屬于自己的生活,然而所獲隻是時間將其改造得面目全非。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高衛紅張靜初姐姐,夢想當傘兵
高衛強呂聿來弟弟,少言寡語
高衛國馮瓅哥哥,憨厚胖子
母親黃梅瑩三姐弟的母親
果子劉磊玩世不恭的青年,暗戀姐姐。
金枝王蘭哥哥的妻子,農村嫁到城裏
父親趙毅維三姐弟的父親
張喜子劉國楠欺負哥哥的青年,曾被果子報復打傷
男傘兵于小偉姐姐以為可以得到他的幫助參軍
小王石俊輝姐姐的第一任丈夫,民政局司機
張麗娜安靜弟弟的妻子,來自南方,帶小孩
幹爸王英傑群藝館會拉手風琴的老人,後自殺
語文老師宗平弟弟的老師
陶美玲楊萌哥哥喜歡的紡織廠漂亮女工
同桌女孩李文穎弟弟同桌
胖姑娘龔娜最終當上傘兵的女孩
胖姑娘姐姐王彤走關系讓妹妹成功參軍,後來成為傘兵的妻子
劉師傅鮑振江冷庫工人,因哥哥的工作失誤受傷
雲南丈夫孫磊姐姐的再婚丈夫,與姐姐生有一女

職員表

出品人:董平
製作人:顧長衛馬保平二勇
監製:馬寶平
導演:顧長衛
副導演(助理):劉國楠 (執行導演)
編劇:李檣
攝影:楊樹
配樂:竇鵬
剪輯:劉沙劉沙閆濤
藝術指導:蔡衛東黃新民
美術設計:蔡衛東
服裝設計:潘傑
錄音:武拉拉
劇務:李偉李凱田海清
場記:劉沙
布景師:姜金才

角色介紹

孔雀

高衛紅 | 張靜初

面孔清秀,也可以說是清淡,人淡如菊。她有一種清教徒式的氣質,外表安靜,內心強烈執拗。她笑起來很單純,不笑的時候很冷清。性格倔犟,因為理想遲遲找不到滿意的工作,一個過于唯美或理想化的人,她一生都活在她的夢想裏。外人看起來以為她不是最被生活吸引的人,對她自己的生活充滿熱望,這樣的女孩子在封閉的小城市裏肯定是個異類。

孔雀

高衛國 | 馮瓅

外號“胖子”,患有腦疾,傻乎乎的,總遭人欺負,看上去很憨厚,實際上也很寬厚,以至于有些愚鈍。但他的眼睛又大又明亮,與他愚鈍的身體很不協調,看著讓人替他著急。他的笑容很燦爛,隨便的笑都會格外開心似的。他胖胖的臉上有一種兒童氣還沒有脫去,很善良,純真。你看他笨頭笨腦的,可心裏很明白。

孔雀

高衛強 | 呂聿來

沉默得像一個影子,卻是這家唯一的希望,內心過于豐富,以至于人累得有些慵懶。眼睛很靈動,像隨時會逃跑的鹿,氣質很復雜,很難一句話說清,因為他還處在青春期,人還沒定型。看上去又清純又陰鬱。這孩子的未來不好說,把握不準,或許是個好孩子,也可能會去殺人。但外表還是文秀的,就像在風雨中搖擺不定的一株纖弱的樹。

精彩花絮

  • 最初的時候,片方希望請大明星,劇組聯系過章子怡,但是她的時間很緊張,最終請了張靜初。
  • 張靜初是在日復一日的試戲中才引起顧導的註意,最終贏得“姐姐”這個角色的。
  • 片中一個女孩扔煙酒的戲反反復復扔了10多遍,總共20多個酒瓶子被扔下河去,又被重新撈起來。
  • 孔雀》初剪版本有4個多小時,後又壓縮到一個接近3小時的號稱“最終版本”。通過審查的該影片長度最後定格為兩個多小時。

獲獎記錄

時間
獎項名稱
具體獎項  獲獎方  備註 
2005年第55屆柏林電影節評審會大獎銀熊獎《孔雀》獲獎
金熊獎顧長衛
  
提名
  
2005年第十四屆上海影評人獎最佳女演員張靜初獲獎
  
2005年第二十五屆金雞獎最佳女配角黃梅瑩獲獎
  
最佳男配角馮璤提名
  
最佳導演處女作顧長衛
  
2006年第六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導演顧長衛獲獎
最佳女主角張靜初
最佳新演員馮礫
最佳編劇李檣
最佳影片孔雀
  
提名
最佳男主角馮瓅
最佳女配角黃梅瑩
最佳新導演顧長衛
最佳新演員張靜初

影片評價

《孔雀》自在而恬淡,盡管小徑分叉、水霧迷離,卻是一次向人性深處的遠行。這是一部自詡雲淡風清的中年人追憶、反省青年時代的電影。顧長衛強調戲劇性,用矛盾的劇情與刺眼的場面來刻琢人物,令人動容,卻不失矯情。但是對規律、情節與人物特質的強調,導致現實主義被矯枉過正;于是人物和劇情裏,多少都可找到斷裂與罅隙,無奈這些斷裂與罅隙卻是影片表現力的呈現重點。鏡頭用盡心思,可惜技術先行,使得影片情節剝離、場景唐突、人物分裂。再說到風格。結尾處這種明顯的意象主義,對于《孔雀》基本穩住的寫實主義基調來講,何止突兀,簡直是一種自毀(外灘畫報評)。

劇照劇照

《孔雀》整部影片以灰色調為主,細膩流暢,演員表演真摯樸實、細膩入微,演員們的“無名”還增加了影片的真實感。主人公戲劇化,在絕望中給人一些溫暖(揚子晚報評)。

《孔雀》雖然主題稍顯沉重,但是還原了一段過去的生活,而且人物命運足夠的有力,足夠動人(南方網評)。

《孔雀》不是一部中國片,這是世界的電影,是可以在任何國家、任何家庭中發生的故事(弗吉尼亞記者丹弗林評)。

《孔雀》描寫的故事是普通家庭的故事,很平淡,也很感人(德國記者瑪麗蓮評)。

《孔雀》中的故事一個接一個地發生,而且很多地方讓觀眾感到震撼,所以看起來一點也不覺得悶。也許對于中國人來說,共鳴會多一些,但大多數西方人都能理解這部片子,因為影片中描繪的人性是相通的(丹麥記者史蒂芬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