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穎達

孔穎達

孔穎達編訂《五經正義》,排除經學內部的家法師說等門戶之見,于眾學中擇優而定一尊,廣採以備博覽,從而結束了自西漢以來的各種紛爭;是他摒棄南學與北學的地域偏見,兼容百氏,融合南北,將西漢以來的經學成果盡行儲存,使前師之說不致泯滅,後代學者有所鑽仰;也由于他的《五經正義》被唐王朝頒為經學的標準解釋,從而完成了中國經學史上從紛爭到統一的演變過程。他是一個對中國經學具有總結和統一之功的大經學家。

  • 中文名稱
    孔穎達
  • 別名
    字沖遠,一作沖遠、仲達、沖澹
  • 國籍
    北齊→北周→隋朝→唐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冀州衡水(今河北衡水市)
  • 出生日期
    公元574年
  • 逝世日期
    公元648年
  • 職業
    學者,官員
  • 信仰
    儒學
  • 主要成就
    總結儒家經學
  • 代表作品
    《五經正義》
  • 地位
    十八學士之一

人物介紹

人物生平

孔穎達--盛世鴻儒,字沖遠(一作仲達、沖澹),冀州衡水(今屬河北)人。孔安之子、孔碩之孫、孔霸的第19世孫、孔延年的第20世孫、孔子的第31世孫。唐朝經學家。生于北齊後主武平五年(574年),八歲就學,曾從劉焯問學,日誦千言,熟讀經傳,善于詞章,隋大業初,選為"明經",授河內郡博士,補太學助教。隋末大亂,避地虎牢(今河南省滎陽汜水鎮西北)。入唐,任國子監祭酒。曾奉唐太宗命編纂《五經正義》,融合南北經學家的見解,是集魏晉南北朝以來經學大成的著作。卒于貞觀二十二年(648年),終年75歲。生有三子:孔志玄、孔志約、孔志亮。

孔穎達孔穎達

孔穎達所疏或正義的經書包括《周易》、《尚書》、《詩經》、《禮記》和《左傳》等。

儒學演變

儒學經過漢晉南北朝的發展演變,家法各異,流派眾多。在漢代有今文古文之爭,家法師法之別。東漢末,鄭玄企圖統一今古,建立兼包並採的"鄭學"體系。三國兩晉,王肅創立"王學",起而與鄭學為敵。南北朝時期,隨著政治的分離,而有南學與北學的紛爭。至于儒學內部群經異說,諸師異論,更不下數十百千。紛紛攘攘,至有互為水火之勢。五經越解越暗,聖學越講越糊塗,十分不利于儒學的經世致用和發揚光大。在中國歷史上,繼承漢學風格,完成解決儒學內部不同流派和不同風格之爭,鞏固儒學壁壘這一統一工程的巨匠,便是唐初大儒--孔穎達。

出身背景

家庭環境

孔穎達,字沖遠,冀州衡水(今屬河北)人。《舊唐書》《新唐書》俱有傳。北周武帝建德六年(574)生于一個世代書香的仕宦之家。曾祖孔靈龜,官拜北魏國子博士;祖父孔碩,為北魏南台治書侍御史。他為官正直,頭戴飾懈豸(神羊)的法官帽子,威重嚴明,"權豪為之屏蹤","風俗以之肅清"。父孔安,北齊青州法曹參軍,執法公平,志在寬簡。這確實是一個有地位、有名聲的富貴之家。但與南北朝的膏粱世胄不學無術異趣,孔穎達並無半點紈絝子弟的習氣,也不希冀憑藉父輩的門前步入官場。

社會背景

孔穎達的幼年時代正是南北朝對峙時期。他出生于北周時期,政教清明,局勢穩定。一些較開明和有遠見的士大夫,在魏晉以來門資恩蔭的驚夢之餘,開始重視教育。如當時自南朝進入北朝的名士名宦顏之推,即告誡子孫:"積財千萬,不如薄技在身。技之易習而可貴者無過讀書也。"仕宦之族,縉紳之家,相率督課子孫,教以儒業。于是,在這個少數民族建立的國度裏,居然儒雅重文之風,不讓衣冠文物薈萃的江南王朝。孔穎達出身于有文化教養的家庭,又趕上這樣一個重教育興文化的時代,可謂兼得天時與地利。他聰明穎悟,自幼便耳濡目染以禮樂為特征的儒家文化。

人生閱歷

歷史變革

公元581年,孔穎達8歲,北周外戚、權臣楊堅取代北周,建立隋朝,是為文帝。隋文帝初年頗重儒術,"超抉奇雋,厚賞諸儒",自京師達于四方,大興學校,廣置生徒。"齊魯趙魏,學者尤多,負笈追師,不遠千裏,講誦之聲,道路不絕",被史書稱為:"中州儒雅之盛,自漢魏以來,一時而已!"

唐五學士圖唐五學士圖

學習路程

孔穎達也在這個時候走上了正規學習的軌道。史稱他"八歲就學,日誦千餘言",悟性特佳。還在少年時代,孔穎這便明悉了服虔所註《左傳》,鄭玄所註《尚書》《禮記》,所箋《毛詩》,王弼註《周易》;于儒經之外,還旁及諸子,兼善歷算之學;更長于屬文,彬彬焉儼然一少年老成之儒士矣! 少年時代,孔穎達曾師從當代大儒劉焯為學。劉焯字士元,信都昌亭人,與孔穎達同郡。劉焯聰敏沈深,學通五經及諸家註解,並對《九章算術》《周髀算經》以及天文推步,測量山海之術,有精到的研究,著作有《五經述議》,見解獨到,多所創見。論者以為數百年以來,博學通儒,沒有比他更好的了。與當時另一位博學宏儒劉炫,同稱"二劉"。當時儒學南北分裂,經籍散亡,學者求師無門,一些精通漢師家法的老師宿儒,如徐道明、熊安生之徒,早已謝世,于是,"二劉"便出類拔萃,秀出其間,遂為後生鑽仰之名師。"天下名儒後進,質疑受業,不遠千裏而至者,不可勝數"(《隋書·儒林傳》)孔穎達就是這千裏負笈的佼佼者。但是,劉焯性情孤傲,懷抱不廣,不僅吝于財貨,責求束修,而且恃才傲物,凌辱諸生。孔穎達初來,很受劉焯輕視,並不以禮相待。但一經穎達向他執經問難、發表意見,劉焯見其答難問對,出人意表,能發人之所未發,乃翻然改容,刮目相看。孔穎達在名師門下兢兢事學,虛心求教,在從前所學的諸經註解外,百丈竿頭更進一尺,《左傳》于服註外又通社預集解,《尚書》于鄭註外再通孔安國傳(即偽孔傳),為後來他勝任《五經正義》的編纂工作墊下了豐厚的學植。學成業就,劉焯欲留穎達同館共授,切磋學問,穎達謝絕了明師的好意,滿載而歸,下帷教授。其時他僅20餘歲。

入士過程

公元604年,隋煬帝楊廣即位,改元大業。隋文帝晚年"不悅儒術,專尚刑名" (同上),關閉天下學校,唯留中央國子學一所,生員72人,于是欣欣向榮的儒教事業,一朝又復歸萎縮。煬帝即位後,重視教育大興文學,又兼生性喜愛文學經籍,于是再開學校,重興儒業,"征闢儒生,遠近畢至"(《隋書·儒林傳》)。孔穎達應時而出,應舉明經,對策高第,授任河內郡學博士。大業年間,隋煬帝廣征天下宿儒,集中于洛陽,由門下省主持,仿當年漢宣帝石渠議經、漢章帝白虎論禮之故事,下令在洛陽舉行大規模的儒學討論大會。孔穎達以明經高第參加了這一盛會。 為回響皇帝明詔,經明行修之士、方步矩領之徒,從四面八方雲集洛陽,以文會友,研經討古,為統一的隋朝政權添上教化大興的濃墨重彩。時承文帝廢學之後,老師宿儒,若陸德明、魯世達、劉焯、劉炫之徒,都應時而出,登壇執經,各窮懸河之辯;論難問對,共研先聖之理。孔穎達少年老成,英才秀發,斬關奪將,舌戰群儒。門下省納言(侍中)楊達評第高下,以穎達為最,奏之皇帝。煬帝以孔穎達為太學助教,陸德明為國子助教。其時穎達年方32歲,是應詔諸儒最年少的大師。

孔穎達作品孔穎達作品

被人報復

被他擊敗的"先輩宿儒"都心懷羞恥,憤憤不平,暗中派遣刺客欲加害穎達,幸得禮部尚書、愛才思賢的楊玄感出面保護,將孔穎達藏于府中,才使少年才子幸免于難。孔穎達憑著自己的淵博學識終于進入國家中央的教育和學術機構,在更好的環境、更高的層次上進行經學研究工作。

文館學士

隋末天下大亂,孔穎達避難于虎牢(在今河南滎陽)。李淵建國,海內一統。李世民因創業征戰之功,特授天策上將、領司徒、封秦王。他悅禮敦詩,愛才若渴,開府治事,形同小朝廷。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李世民在解鞍歇馬之後,愛尚儒教,屬意文學,特設文學館,招攬天下文士,為治國平天下儲備人才。文學館位于宮城之西,地靜景幽,無車馬之喧;典籍充棟,有蘭台之盛。這年十月,孔穎達等18人同日被授為文學館學士,號稱"十八學士"。十八學士都是當時經學通明、文彩飛揚的優秀人物,杜如晦、房玄齡甚至是李世民的心腹謀臣。李世民給他們優以尊禮,予以厚祿,入閣諸君,皆享用五品珍膳。還令大畫家閻立本為諸名士寫真,大文豪褚亮題寫真贊,高懸于凌煙之閣,深藏于禁中秘府。十八學士三班值閣,李世民每當軍國事罷,進謁歸休,常引見學士,與他們討論墳籍,商略前載。儒雅之風,曠古稀有;親近之恩,百代罕及。因此時人稱之"登瀛州"。

國子博士

武德九年(626年),玄武門之變,李世民殺李建成、李元吉,立為太子,秦府官屬皆有封贈,十八學士也加官進爵,杜如晦為太子左庶子,房玄齡為右庶子,虞世南為中舍人,褚亮為舍人,姚思廉為洗馬,孔穎達則擢授國子博士,成為全國最高學府的高級教官。

官職累遷

公元627年即位後的李世民改元貞觀,論功行賞,孔穎達以儒業受封曲阜縣男,轉任給事中。給事中乃門下省要職,掌封駁政令,議論得失,穎達隨侍皇帝左右,倍見親信。屢遷國子司業,祭酒,掌管一國教育。唐太宗對孔穎達寄以厚望,將儲君的教育委與他,任他為太子右庶子,與左庶子于志寧一道,共同掌教太子李承乾。孔穎達兢兢業業,克盡職守,無奈太子承乾愛好聲色,漫遊無度,足智飾非,不聽勸教;又因大宗偏愛魏王李泰,釀成嫡庶相爭之禍。承乾被廢後,其他東宮屬官多被黜退,唯孔穎達、于志寧等由于平時對承乾犯顏直諫,盡心盡職,太宗于是對他們卻獎賞有加,信任如故。 作為當年秦王親信的幾個文臣之一,孔穎達在後來的政治生活中,不像房杜諸人,功業卓著,位至公卿。他在太宗朝的主要貢獻不在于政治,而是在文化事業。他學識淵博,文採出眾,每遇朝廷議論禮歷、商榷經義,他常發高論,多被採納。他曾與魏征、顏師古等修訂《隋書》,有"良史"之稱,被加位散騎常侍;又修訂五禮,進爵為子。

群辯才能

貞觀十四年(640年),孔穎達為國子祭酒,太宗親臨國學,舉行祭祀先聖孔子的釋奠大禮。會上,群儒執經宣義,孔穎達主講《孝經》,他聲若洪鍾,口如懸河,義理分明。太宗令群儒發難辯駁,孔穎達"金湯易固,樓雉難攻";排難解紛,令眾儒師大為折服。太宗手詔褒之曰:"洪鍾待扣,扣無不應;幽谷發響,聲無不答。……思涌珠泉,情抽蕙蘭。關西孔子,更起乎方今;濟南伏生,重興于茲時!"稱贊他為"關西孔子"、西漢伏生,與先聖先師並輝齊明。

經學成就

經學著述

孔穎達在經學上的最大成就是奉詔編纂《五經正義》,為經學的統一和漢學的總結做出卓越貢獻。如前所說,中國儒學從西漢開始便流派眾多,師說不一。當時《詩》分齊、魯、韓三家,《書》分歐陽、大小夏侯,《禮》有《儀禮》、《禮記》,其中《禮記》分大小戴,《易》分施、孟、梁邱、京,《春秋》既分公、谷二傳,公羊又有顏、嚴之學。經學史上稱這些分歧為"師法"。後來經師又在師法的旗號下更生異說,于是又分出"家法",再由家法中分出各種專家之說。就像樹幹分枝,校又分枝,枝葉繁茂,漸失根本,經義難明。故有"學徒勞而少功,後生疑而莫正之嘆"。後來古文暢興,糾葛更生。《詩》有毛傳與齊魯韓爭雄,《易》有高費與施孟爭勝,《春秋》有左傳異軍突起,《禮》又出現《周禮》與分高低,《書》又得壁中古文十六篇。其間經本有無,卷國殘全。文字今古,師說歧異,種種分歧,更擾得經學講壇迷霧重重。

唐前編撰

孔穎達以前共有三次,一是西漢宣帝有石渠閣大會,二是東漢章帝有白虎觀之議,三是東漢末鄭玄不講家法,遍註群經。

議論結果

石渠閣之會,重點討論今文經內部師說繁粹的問題,討論結果,不僅沒有統一師說分歧,反而增立博士,加劇了經學內部異說的產生;白虎觀之議,重點討論今古文分歧問題,結果著為《白虎通義》,用董仲舒的天人感應加西漢讖緯迷信統一意識形態,對古文經說的優秀內容無所取正,這同樣達不到學術統一的目的。因此白虎觀會議後,古文經學不僅沒有歇息,反而從者更多,成就日豐。鄭玄兼通今古文,而以古文為依歸。他起而遍註群經,雜採今古文,今古文之異才日漸消亡。但是鄭玄經註也未臻完善,學者多攻其所短,至西晉,王肅又重註群經,與之抗衡,並借用王朝力量立為學官,遂有"鄭學""王學"之爭。隨著南北對峙局面的形成和玄學的興起,于是又出現清談"玄學"與傳統"漢學"、博學"與"北學"的分歧。在學術風格上,南學主義理,重創新;北學主典實,重故訓。南朝治經《易》尊王弼註,《尚書》用東晉出現的偽孔傳,《左傳》則用杜預集解;北朝,《周易》《尚書》用鄭玄註,《左傳》用眼虔註。《毛詩》《禮》南北同尊鄭註。此其大致。當時南北王朝並未明確將經註定為一尊,學者誰主誰從,都是各行方便,從其所好。特別是在南北勢力交會之處,更是南學與北學混,義理與典實雜。這樣就給後生學習,經義取正,帶來困難。這種情況在政權分離之時,倒還可以容忍,但天下統一之後,特別是自隋王朝設立郡國之學以養士,開設明經、進士科取才以後,沒有一個統一的經解作教材和課試標準,勢必給教育和選舉工作帶來很多麻煩。史載隋文帝下令考試國子學生,準備擇優錄用,可是"自正朔不一將三百年,師訓紛給無所取正"(《隋書·儒林傳》),眾博士無法評出考卷。

孔穎達墓孔穎達墓

五經註疏定本

編撰過程

唐太宗下令孔穎達主持編纂五經註疏定本。 同與編修之事者尚有多人,以孔穎達為其首領。在註疏編纂過程中,義例的製定,是非的考論,皆由穎達我奪。首先,孔穎達在眾多的經書章句中,選擇一家優秀的注解作為標準註本,然後對經文註文詳加疏通闡釋。

編撰所獲

《周易》經註,西漢的梁丘、施、高氏之學,都已亡于西晉,京氏、孟氏流于讖緯災祥,學者不傳。南北朝唯傳鄭玄、王弼易註。鄭氏講爻辰象數,王氏詳玄學義理,相比之下,王註義例明備,"獨冠古今",故孔穎達《易》用王註。《書經》,歐陽、大小夏侯也都亡于永嘉之亂,南北朝多尊鄭註。東晉梅賾進獻《漢書·孔安國傳》,號稱古文,篇章也比鄭註為多,時人不知其偽,大行于南朝,隋代"二劉" 也研習孔傳,孔穎達初本習鄭氏《尚書》,後從劉焯傳孔義,認為"其辭富而備,其義弘而雅"(《尚書正義序》),遂定偽孔傳為圭桌。《詩經》,齊詩亡于曹魏,魯詩亡于西晉,韓詩雖存而無傳人,唯毛詩鄭箋,獨行于世,孔穎達正義,《詩》用毛傳鄭箋。《禮》,本有《儀禮》、《周禮》、《禮記》三經之別,但是《儀禮》、《周禮》為製度儀文,缺乏義理,亦少文採,《禮記》則事文義理兼具,因此三禮之中獨取《禮記》,註用鄭玄。《春秋》,亦有公羊、谷梁、左氏三傳,其中公谷空言說經,不及左氏事富文美,因此以《左傳》附經。孔穎達歷考漢晉訓貼,大多雜取公谷,為例不純,唯西晉杜預集解,"專取丘明之傳以釋孔氏之經",尊經重本,"子應乎母,以膠投漆"(《春秋左傳正義序》)。更重要的是杜氏為《左傳》總結有"五十凡例",補充了左氏在三傳中義理貧乏之不足,與僅重文字訓詁的各家傳註不可同日而語。見解最高,體例最善,故于眾解,獨取杜氏。 《唐會要》(卷77)說:"貞觀十二年國子祭酒孔穎達撰工經義疏170卷,名曰《義贊》,有詔改為《五經正義》"。

孔穎達著作孔穎達著作

評價成就

考本傳,孔穎達貞觀六年除國子司業,七年與魏征等同修《隋書》,十一年修正禮,十二年官進國子祭酒。可見《五經正義》的編修是在十二年孔穎達做國子祭酒任內。從受詔到成書,前後不過一年,文成數十萬字,為卷170,真是神速!神速!究其原因,蓋有二焉:一是得博學諸儒的通力合作。參加修《周易正義》的有顏師古、司馬才章、王恭、馬嘉運、趙乾葉、王琰、于志寧等;修《尚書正義》的有王德昭、李子雲;修《毛詩正義》的有王德昭、齊威等;修《禮記正義》的有朱子奢、李善信、賈公彥、柳士宣、範義囗、張權等;修《春秋正義》的有谷那律楊士勛、朱長才等。參修諸人都是當時儒學的第一流人材,博極群書,精通五經。顏師古,是顏之推之後,"少傳家學,博覽群書,尤精訓詁",曾奉太宗詔考訂五經文字異同,撰《五經定本》,做了經書的文字統一工作;又撰《漢書》註,大重于時,至今仍是研究《漢書》最優秀的古註。司馬才章傳家學,通五經,為國子助教;王恭精三禮,並私撰《義證》,"甚為精博";馬嘉運兼通儒釋二教,"尤善論難",高宗朝為國子博士,侍講殿中;谷那律淹貫群書,被褚遂良稱為"九經庫";朱子奢少習《左傳》,善屬文,為中書舍人;楊士勛、賈公彥都是《春秋》《禮》學專家,楊後來撰有《春秋谷梁傳疏》、賈撰《周禮》《儀禮》二疏,與《五經正義》一並傳為千古儀則,為今傳《十三經註疏》之一。其餘諸君也都以學問官至國子、太學、四門學的博士或助教。(兩《唐書》儒林傳及本傳)孔穎達領導的《五經正義》編纂班子,真是英才薈萃,通儒群集,難怪乎成書迅速。 原因之二,是有前人成果可供借鏡。南北朝時期,儒生依照佛教講疏的形式,對五經作有多種義疏,孔穎達對各家義疏進行比較,選擇優秀底本,再融會眾說、剪裁諸家,折衷以己意。善于利用前人勞動成果,有前人努力為基點,自然見效快,成功偉。這就是《五經正義》成書快的又一個秘密。當時,《周易》,江南有義疏十餘家,但都"辭尚虛玄,義多浮誕"(《周易正義序》),于是孔穎達取其合乎孔子思想,與王弼註並行不悖的說法,著為正義。《尚書》有蔡大寶、巢猗、費囗、顧彪、劉炫、劉焯《正義》,前面數人多互相因循,義理淺略,唯穎達老師"二劉" "最為詳雅"。遂依"二劉"書疏為本,而刪其狂傲和虛華。《詩經》義疏有全緩、何胤、舒援、劉軌思、劉醜、劉焯、劉炫諸家,也是"二劉"詩疏"特為殊絕",于是"據以為本"(《毛詩正義序》),而匡其輕狂,補其疏略。《禮記》有賀循、賀囗、庾蔚、崔靈思、沈重宜、皇侃、徐遵明、李業興、李寶鼎、侯聰、熊安生等疏,皇、熊二家最流行,其中皇氏最優秀,孔穎達乃"據皇氏為本,其有不備,以熊氏補正"(《禮記正義序》)。《春秋左傳》義疏有沈文阿、蘇寬、劉炫等家,孔穎達認為:"劉炫于數君之內,實為翹楚"(《左傳正義序》),故依據劉疏,補以沈氏,若兩家俱失,則申以己見。 雖有前儒義疏可為依據,但孔穎達等人利用這些材料,態度極為嚴謹,除對諸家註疏詳加審定,汰劣取優外,對被選為底本的義疏,孔穎達也認真甄別,嚴格筆削,即使是前輩權威和自己的老師,也決不盲從。劉焯、劉炫,為孔穎達素所敬仰,他稱贊他們"並聰穎特達,文而又儒,擢秀幹于一時,騁絕轡于千裏,固諸儒之所揖讓,日下無雙。于其所作疏內,特為殊絕"。(《毛詩正文序》)但是他又常常指出二人恃才傲物、好非毀先賢,穿鑿附會、自立新說的毛病。如劉焯的《尚書》義疏常常故弄玄虛,求險探深,孔穎達批評他們有"非險而更為險,無義而更生義" (《尚書正義序》),就像在平緩的河流中平掀怒浪,在靜止的樹梢上更震狂飄,實在是無益的遊戲,反教學者更生疑竇。劉炫的《尚書》義疏依焯疏刪繁就簡,但義理過簡,文辭太華,文勝于質,也不足以作為後生典範。劉炫的《春秋左傳》義疏,孔穎達在稱贊之餘,也不忽略其一意在矜伐,性好非毀"(《春秋左傳正義序》)的敝病,以謂劉疏聰惠辯博無人可比,但是發明義理,造詣不高。對于其他各家取作底本的義疏,孔穎達也都每每指陳疵暇,各論得失。刪修筆削,"必取文證詳悉,義理精審,剪其繁蕪,撮其機要"。因此避免了官修圖書,雜而不純的毛病,保證了《五經正義》的質量。

編撰方法

《五經正義》編撰方法是,首先列出經文、註文,接著串講經文大意,然後疏通註文,說明註文之所以然。如《詩經·周南·關雎》"窈窕叔女,君子好逑" 一句,毛傳說:"窈窕,幽閒也。淑,善;逑,匹也。言後妃有關雎之德,是幽閉貞專之善女,宜為君子之好匹。"鄭箋說:"怨耦曰仇,言後妃之德和諧,則幽閉處深宮貞專之善女,能為君子和好眾妾之怨者。言皆化後妃之德,不嫉妒,謂三夫人以下。"正義首先串講經文說:"性行和諧者是後妃也。後妃雖悅樂君子,猶能不淫其色,退在深宮之中,不褻瀆而相慢也。後妃既有是德,又不妒嫉,思得淑女以配君子,故窈窕然處幽閉貞專之善女,宜為君子之好匹也。以後妃不妒忌,可共事夫,故育宜也。"再疏通毛傳說。"窈窕者,謂淑女所居之宮形窈窕然,故箋言幽閉深宮是也,(毛)傳知然者,以其淑女已為善稱,則窈窕宜為居處,故雲幽閉,言其幽然而閒靜也。揚雄雲'善心為窕,言容為窈'者,非也。逑,匹,《爾雅·釋詁》文,孫炎雲:'相求之匹',《詩》本作逑,《爾雅》多作仇,字異音義同也。又回後妃有關雎之德,是幽閒貞專之善女,宜為君子之好匹者,美後妃有思賢之心,故說賢女宜求之狀。……"以下接著又疏證鄭箋。正義有說有證,層次清楚,釋義分明,繁而有要,齊全周詳,就像老師宿儒的講義一樣。因此,于志寧稱之為"萬古之儀型,一代之標的"。正義為了說明註文,往往旁征博引古籍和前賢解說,體大思精,資料至為豐富。如上引為釋毛氏傳文,正義引用了《爾雅·釋詁》和揚雄、孫炎之說。在疏證毛傳關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的解釋時,甚至引達《爾雅》釋估、釋鳥、釋水、《五經定本》、俗本《毛詩》等文獻資料,兼及郭璞、陸機、揚雄、許慎、李巡等人之說,還參證《詩經》江有渚、蒹葭、谷風、採蘩等篇中毛傳鄭箋的解釋,反復周致,論證詳明。人們既可以利用它來研習五經,尋求定解,

孔穎達作品孔穎達作品

五經正義

《五經正義》是教科書,是法典;在古書佚散非常嚴重的情況下,人們也可以通過它儲存的漢晉經說來窺探漢學風貌,研究兩漢以及魏晉經學的歷史,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五經正義》又是舊說府庫、資料寶藏。由此看來,《五經正義》既作為標準範本有功于來學,也作為舊說淵藪有功于前賢。

穎達病死

貞觀二十二年,孔穎達病死,陪葬昭陵,此墓是他的衣冠冢。現孔穎達墓存于河北衡水境內。

歷史遺跡

孔穎達墓

位于衡水市桃城區前馬庄村西300米處,。現存墓地封土高1.5米,,豎有民國九年的墓碑,碑上刻"唐祭酒贈太常卿孔穎達先生"。1983年7月23日定為河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貞觀二十二年,孔穎達病死,其遺體陪葬昭陵--唐太宗墓(在陝西省西安),此墓為他的"衣冠冢"。

孔穎達碑

又名《孔祭酒碑》,于志寧撰文,無書人名氏,唐貞觀二十二年二八四八一立,碑額有陽文篆書"大唐故國子祭酒曲阜憲公孔公之碑銘乙"十六字,正書,計三十五行,行七十六字。

孔穎達為初唐時學者,太宗時官至國子祭酒,授爵為曲阜男,于貞觀二十二年卒,卒後詔許陪葬昭陵,故此碑亦為昭陵陪葬碑之一,碑在陝西醴泉縣昭陵南十裏。

從此碑書寫者的楷法來看,極似虞世南之《孔子廟堂碑》有人疑為虞世南所書。後有人考孔穎達卒時前十年虞世南已作古,故斷為非虞所書。據宋·黃伯思《東觀餘論》雲:"驗其筆法,乃當時善書者規摹世南之書而為之者也,筆勢遒媚,亦自可珍。"細觀此碑,用筆圓潤,體勢端庄,十分接近虞世南之風格,但時挾方筆棱角,結字亦較《孔子廟堂碑》略長略瘦而更疏朗,可知作者雖學虞而能自出己意。通幅觀之,點畫清腴圓渾,用筆沉著遒勁,結字平而不板,正而不拘,顯得神採奕奕,氣息清婉,實為唐人楷書中的姣姣者。唐人楷法學褚者頗眾,而學虞者卻寥若晨星,李宗瀚跋雲:"沖遠(孔穎達)卒于伯施(虞世南)後,此碑非虞書明矣,然其規撫虞書可雲惟肖,秀朗遵勁,極似《廟堂》其深穆凝遠之度不逮也。"

其實書法之變,隻在微妙之間,虞以溫潤見長,此碑則以秀朗相勝,雖從整體風神上未能跳出虞之窠臼,但亦能自立面貌,稍益已意而不失為唐碑中之精品。此碑在清初乾、嘉後已漫漶剝蝕,餘無幾字,最佳拓本以李宗瀚舊藏宋拓為最,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此冊拓墨精良,第一行"右庶子"下"銀"字,字口完好,可見者尚有一千七百餘字。另有上海博物館藏吳縣吳氏本及趙聲伯舊藏本,皆元明間拓本,解放前神州國光社與有正書局曾有影印,近年來日本二玄社亦有影印仿真印刷本問世,解放後此碑從未出版過,上海書畫出版社選用李宗瀚舊藏宋拓本2000年影印出版。

右《孔穎達碑》,于志寧撰。其文摩滅,然尚可讀。今以其可見者質于《唐書》列傳,傳所闕者,不載穎達卒時年壽,其與魏鄭公奉敕共修《隋書》亦不著。又其字不同,傳雲字仲達,碑雲字沖遠。碑字多殘缺,惟其名字特完,可以正傳之繆不疑。以沖遠為仲達,以此知文字轉易失其真者,何可勝數?幸而因餘《集錄》所得,以正其訛舛者,亦不為少也。乃知餘家所藏,非徒玩好而已,其益豈不博哉!治平元年端午日書。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