嫪毐

嫪毐

嫪毐[lào ǎi](?―前238年),戰國末期秦國人。他受相邦呂不韋之托為偽宦官入宮,與秦始皇之母太後趙姬私通,因而倍受寵信,被封為長信侯,並自稱是秦王的"繼父"。後來因事情敗露,發動叛亂失敗而被秦始皇處以極刑車裂而死。

  • 中文名稱
    嫪毐
  • 外文名稱
    Lao Ai
  • 逝世日期
    公元前238年(癸亥年)
  • 職業
    偽 宦官
  • 封爵
  • 國籍
    中國戰國時期的秦國(趙國人)
  • 出生日期
    不詳
  • 相關事件
    嫪毐之亂
  • 民族
    華夏族

​史籍記載

1、《史記·呂不韋列傳》

始皇帝益壯,太後淫不止。呂不韋恐覺禍及己,乃私求大陰人嫪毐以為舍人,時縱倡樂,使毐以其陰關桐輪而行,令太後聞之,以啗太後。太後聞,果欲私得之。呂不韋乃進嫪毐,詐令人以腐罪告之。不韋又陰謂太後曰:“可事詐腐,則得給事中。”太後乃陰厚賜主腐者吏,詐論之,拔其須眉為宦者,遂得侍太後。太後私與通,絕愛之。有身,太後恐人知之,詐卜當避時,徙宮居雍。嫪毐常從,賞賜甚厚,事皆決于嫪毐。嫪毐家僮數千人,諸客求宦為嫪毐舍人千餘人

嫪毐嫪毐

……

始皇九年,有告嫪毐實非宦者,常與太後私亂,生子二人,皆匿之。與太後謀曰“王即薨,以子為後”。于是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實,事連相國呂不韋。九月,夷嫪毐三族,殺太後所生兩子,而遂遷太後于雍。諸嫪毐舍人皆沒其家而遷之蜀。……

太史公曰:不韋及嫪毐貴,封號文信侯。人之告嫪毐,毐聞之。秦王驗左右,未發。上之雍郊,毐恐禍起,乃與黨謀,矯太後璽發卒以反蘄年宮。發吏攻毐,毐敗亡走,追斬之好畤,遂滅其宗。

2、《史記·秦始皇本紀》

嫪毐封為長信侯。予之山陽地,令毐居之。宮室車馬衣服苑囿馳獵恣毐。事無小大皆決于毐。又以河西太原郡更為毐國。九年,彗星見,或竟天。攻魏垣、蒲陽。四月,上宿雍。己酉,王冠,帶劍。長信侯毐作亂而覺,矯王御璽及太後璽以發縣卒及衛卒、官騎、戎翟君公、舍人,將欲攻蘄年宮為亂。王知之,令相國昌平君、昌文君發卒攻毐。戰鹹陽,斬首數百,皆拜爵,及宦者皆在戰中,亦拜爵一級。毐等敗走。即令國中:有生得毐,賜錢百萬;殺之,五十萬。盡得毐等。衛尉竭、內史肆、佐弋竭、中大夫令齊等二十人皆梟首。車裂以徇,滅其宗。及其舍人,輕者為鬼薪。及奪爵遷蜀四千餘家。

3、《戰國策·魏策四》

秦攻魏急。或謂魏王曰:“棄之不如用之之易也,死之不如棄之之易也。能棄之弗能用之,能死之弗能棄之,此人之大過也。今王亡地數百裏,亡城數十,而國患不解,是王棄之,非用之也。今秦之強也,天下無敵,而魏之弱也甚,而王以是質秦,王又能死而弗能棄之,此重過也。今王能用臣之計,虧地不足以傷國,卑體不足以苦身,解患而怨報。

“秦自四境之內,執法以下至于長挽者,故畢曰:‘與嫪氏乎?與呂氏乎?’雖至于門閭之下,廊廟之上,欲之如是也。今王割地以賂秦,以為嫪毐功;卑體以尊秦,以因嫪毐。王以國贊嫪毐,以嫪毐勝矣。王以國贊嫪氏,太後之德王也,深于骨髓,王之交最為天下上矣。秦、魏百相交也,百相欺也。今由嫪氏善秦而交為天下上,天下孰不棄呂氏而從嫪氏?天下必舍呂氏而從嫪氏,則王之怨報矣。”

4、《說苑·正諫》

秦始皇帝太後不謹,幸郎嫪毐,封以為長信侯,為生兩子。毐專國事,浸益驕奢,與侍中左右貴臣俱博飲,酒醉爭言而鬥,瞋目大叱曰:“吾乃皇帝之假父也,窶人子何敢乃與我亢!”所與鬥者走行白皇帝,皇帝大怒,毐懼誅,因作亂,戰鹹陽宮。毐敗,始皇乃取毐四肢車裂之,取其兩弟囊撲殺之,取皇太後遷之于萯陽宮,下令曰:“敢以太後事諫者,戮而殺之!”從蒺藜其脊肉,幹四肢而積之闕下,諫而死者二十七人矣。    

人物簡介

嫪毐(lào ǎi,?-前238),戰國末年秦國的封君。

按照《史記·呂不韋列傳》的記載,呂不韋的舍人嫪毐陰莖大,做愛功夫了得,而太後好淫亂。呂不韋於是將嫪毐介紹給太後,太後大喜,日夜寵愛之。

當時秦王年幼,秦國政權被奸臣呂不韋把持,遲遲不把權力交還秦王。還妄圖勾結太後把持朝政。在嫪毐的作用下,太後最終與呂不韋劃清限。太後也越來越賞識嫪毐,便開始扶植能力強悍的嫪毐製衡呂不韋,將各種事情都交由嫪毐處理。便最終要求為嫪毐封侯,打擊奸相呂不韋。

嫪毐封侯之後,所得的賞賜異常豐厚,雍城的一應事情決于嫪毐。侍候嫪毐的僮僕有數千人之多,投奔嫪毐求官求仕的賓客舍人也有千餘。嫪毐被封為長信侯。以山陽(今河南焦作東南)為其住地,又以河西、太原郡為其封田。

嫪毐之亂

秦王政八年(前239年),嫪毐獲封長信侯,以山陽郡(今河南焦作東南)為食邑,又以河西、太原等郡為其封田。嫪毐門下最多時有家僮數千人,門客也達千餘人。

嫪毐不負所托,已經發展成了能與呂不韋抗衡的勢力。同時嫪毐與呂不韋也勢同水火。秦王政九年(前238年),呂不韋因為嫉妒嫪毐能力過人且深受太後賞識威脅到了自己的地位。派人向秦王誣告嫪毐與太後淫亂。太後與嫪毐決定趁秦王不在鹹陽的時機鏟除呂不韋,在秦王去壅城舉行冠禮時,嫪毐按計畫用秦王與太後印信,引導其僮僕門客和軍隊發動政變,要誅殺呂不韋。想不到呂不韋樹大根深,勾結楚系勢力昌平君、昌文君領鹹陽士卒與嫪毐爭鬥,兩軍戰于鹹陽。呂不韋假冒秦王下令:“凡有戰功的均拜爵厚賞,宦官參戰的也拜爵一級。”嫪毐軍數百人被殺死,嫪毐也深受重創。嫪毐的軍隊大敗,與死黨倉皇逃亡。

最後在呂不韋的壓力下秦王令諭全國:“生擒嫪毐者賜錢百萬,殺死嫪毐者賜錢五十萬。”嫪毐及其死黨被一網打盡,秦皇車裂嫪毐,滅其三族。嫪毐的死黨衛尉竭、內史肆、佐戈竭、中大夫令齊等二十人梟首,追隨嫪毐的賓客舍人罪輕者為供役宗廟的取薪者——鬼薪;罪重者四千餘人奪爵遷蜀,徙役三年。

在呂不韋死後秋天便免除了這些人的徭役,當時,天下大旱,六月至八月乃雨。而呂不韋也由于做賊心虛,死也不敢去蜀地。

史記卷八十五·呂不韋列傳

始皇帝益壯,太後。呂不韋恐覺禍及己,乃私求大陰人嫪毐以為舍人,時縱倡樂,使毐以其陰關桐輪而行,令太後聞之,以太後。太後聞,果欲私得之。呂不韋乃進嫪毐,詐令人以腐罪告之。不韋又陰謂太後曰:“可事詐腐,則得給事中。”太後乃陰厚賜主腐者吏,詐論之,拔其須眉為宦者,遂得侍太後。太後私與通,絕愛之。有身,太後恐人知之,詐卜當避時,徙宮居雍。嫪毐常從,賞賜甚厚,事皆決于嫪毐。嫪毐家僮數千人,諸客求宦為嫪毐舍人千餘人。

……

始皇九年,有告嫪毐實非宦者,常與太後私亂,生子二人,皆匿之。與太後謀曰“王即薨,以子為後”。于是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實,事連相國。九月,夷嫪毐三族,殺太後所生兩子,而遂遷太後于雍。諸嫪毐舍人皆沒其家而遷之蜀。……

太史公曰:不韋及嫪毐貴,封號文信侯。人之告嫪毐,毐聞之。秦王驗左右,未發。上之雍郊,毐恐禍起,乃與黨謀,矯太後璽發卒以反蘄年宮。發吏攻毐,毐敗亡走,追斬之好畤,遂滅其宗。而呂不韋由此絀矣。孔子之所謂“聞”者,其呂子乎。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

嫪毐封為長信侯。予之山陽地,令毐居之。宮室車馬衣服苑囿馳獵恣毐。事無小大皆決于毐。又以河西太原郡更為毐國。九年,彗星見,或竟天。攻魏垣、蒲陽。四月,上宿雍。己酉,王冠,帶劍。長信侯毐作亂而覺,矯王御璽及太後璽以發縣卒及衛卒、官騎、戎翟君公、舍人,將欲攻蘄年宮為亂。王知之,令相國昌平君昌文君發卒攻毐。戰鹹陽,斬首數百,皆拜爵,及宦者皆在戰中,亦拜爵一級。毐等敗走。即令國中:有生得毐,賜錢百萬;殺之,五十萬。盡得毐等。衛尉竭、內史肆、佐弋竭、中大夫令齊等二十人皆梟首。車裂以徇,滅其宗。及其舍人,輕者為鬼薪。及奪爵遷蜀四千餘家。

戰國策·魏策四》

急。或謂魏王曰:“棄之不如用之之易也,死之不如棄之之易也。能棄之弗能用之,能死之弗能棄之,此人之大過也。今王亡地數百裏,亡城數十,而國患不解,是王棄之,非用之也。今秦之強也,天下無敵,而魏之弱也甚,而王以是質秦,王又能死而弗能棄之,此重過也。今王能用臣之計,虧地不足以傷國,卑體不足以苦身,解患而怨報。

“秦自四境之內,執法以下至于長挽者,故畢曰:‘與嫪氏乎?與呂氏乎?’雖至于門閭之下,廊廟之上,欲之如是也。今王割地以賂秦,以為嫪毐功;卑體以尊秦,以因嫪毐。王以國贊嫪毐,以嫪毐勝矣。王以國贊嫪氏,太後之德王也,深于骨髓,王之交最為天下上矣。秦、魏百相交也,百相欺也。今由嫪氏善秦而交為天下上,天下孰不棄呂氏而從嫪氏?天下必舍呂氏而從嫪氏,則王之怨報矣。”

說苑·正諫

秦始皇帝太後不謹,幸嫪毐,封以為長信侯,為生兩子。毐專國事,浸益驕奢,與侍中左右貴臣俱博飲,酒醉爭言而鬥,瞋目大叱曰:“吾乃皇帝之假父也,窶人子何敢乃與我亢!”所與鬥者走行白皇帝,皇帝大怒,毐懼誅,因作亂,戰鹹陽宮。毐敗,始皇乃取毐四肢車裂之,取其兩弟囊撲殺之,取皇太後遷之于萯陽宮,下令曰:“敢以太後事諫者,戮而殺之!”從蒺藜其脊肉,幹四肢而積之闕下,諫而死者二十七人矣。

影視形象

2001年電視劇《尋秦記陳榮竣(前期)、江華(後期)飾演嫪毐;

2001年電視劇《呂不韋傳奇高亞麟飾演嫪毐;

2001年電視劇《宰相小甘羅趙毅飾演嫪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