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花樣年華 -2013年宋丹丹主演的電視劇

媽媽的花樣年華

2013年宋丹丹主演的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媽媽的花樣年華》是一部都市家庭倫理電視劇。由導演餘淳執導,宋丹丹、林永健、王彤、楊紫嫣、周冬齊傅迦周小斌、巴圖、衣珊王領張洪傑、莫岐、楊青譚凱譚松韻主演,並由鳳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製作。主要講述了69歲的國小老師文英終于熬到退休了,而退休後的生活卻不如她想的那樣悠閒。四個兒女有各自的生活煩惱,而文英在一次醫院檢查被告知隻剩下了最後半年的生命。她列出自己的遺願清單,決定瞞著所有兒女,開始按照自己清單去體驗自己以前從未體驗過的事物。該劇于2013年9月3日登入央視八套。

  • 中文名稱
    媽媽的花樣年華
  • 首播時間
    2013年3月18日
  • 編    劇
    李學兵、黃健
  • 集    數
    32集
  • 導    演
    餘淳
  • 類    型
    都市家庭倫理
  • 主    演
    宋丹丹,林永健,王彤,楊紫嫣,周冬齊,傅迦
  • 語    言
    漢語國語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上映時間
    2013年9月3日(上星)
  • 首播平台
    江蘇城市頻道
  • 上星平台
    央視八套
  • 出品公司
    鳳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69歲的國小老師文英終于熬到退休了,而退休後的生活卻不如她想的那樣悠閒。四個兒女有各自的生活煩惱,而文英在一次醫院檢查被告知隻剩下了最後半年的生命。她列出自己的遺願清單,決定瞞著所有兒女,開始按照自己清單去體驗自己以前從未體驗過的事物。

在這個過程中,她逐漸發現兒女們還有著許多讓她割舍不下的擔憂,她不得不將屬于自己的遺願逐個劃去,換上兒女的問題。兒女們得知母親的病情,發現了遺願清單,決定不在母親面前揭穿真相,想辦法幫助母親完成屬于母親自己的心願。母親逐漸也明白兒女們都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病情。當雙方都不得不面對臨終的現實,母親和兒女都對彼此有了重新的認識,這種認識也帶動了身邊的其他人,進一步認清親情的重要及生命的可貴。

分集劇情

第1集

67歲的文英是一個普通的退休女教師,早年喪夫,一個人拉扯四個兒女辛苦生活的經歷,讓她堅強也樂觀著。文英為了參加社區文藝大賽,跟鄰居吳大爺,王歐巴桑、周伯伯在家準備了半個月沙家浜片段《智鬥》,幾個老朋友玩得開心,文英以為自己的退休生活會一直這樣平坦,卻不知兒女們的生活有著各自的煩惱。大兒子蘇可在民政局辦事處專門辦理離婚手續,總是在"勸架"過程中被"誤傷",大兒媳楊霞年前辭掉了銀行職員的工作,加入了炒房團的隊伍。限購令一出台,手裏就砸了一套房,由于房子位置偏遠,交通不便,常常受到租戶的退租要求。談判嗆了,就給當警察的大姑子蘇嵐打電話求援。蘇嵐刑警隊的工作也忙得夠嗆,她沒時間理會嫂子楊霞的無理取鬧,忙著審訊犯人。而她的同事李雅琴卻意外發現蘇嵐的老公馬躍和一個陌生女人因為掃黃而被帶進了派出所。小兒子蘇康正在國外留學,而小女兒蘇岩是電視台的節目主持人,年近三十依然未婚,她有一個男友梁冬,也有一個在國外卻一直追求她的男人文濤,文濤和梁冬是情敵,但也是朋友。文英陪著好友王歐巴桑去醫院查耳鳴,也想檢查一下自己腹痛的毛病,卻被醫生安排了全面檢查,等過幾天才能出結果。這天蘇岩發現自己懷孕了,她向男友梁冬坦白懷孕的事兒,梁冬決定要與蘇岩馬上結婚。

第2集

蘇岩和梁冬商量著婚禮怎樣把文濤請來,梁冬覺得怎樣都是尷尬,蘇岩決定自己把這件事告訴文濤。為了備戰社區文藝大賽,文英想找小女兒蘇岩來幫她解決上台化妝的問題,蘇岩卻對此十分不屑,對自己要結婚的事兒都不準備告訴母親。周末,文英一家人家庭聚會上,文英一家人和"在國外"的小兒子蘇康影片,蘇康說自己在那邊一切都好,一邊上學一邊打工,影片時正是在一家中國餐館裏,他是抽空在和大家影片,還要去刷盤子。說著便匆匆關掉了影片。看到小兒子的近況,文英心中安慰了不少。文英和王歐巴桑從醫院拿檢查結果,報告顯示一切正常,兩人都很開心,回到家裏卻接到醫院電話,說文英的檢查報告拿錯了。兩人回到醫院,文英卻膽怯了,王歐巴桑替她拿到了她的檢查結果--卻是卵巢癌晚期,而且已經擴散了。王歐巴桑下樓看見等著她的文英,對檢查結果卻始終說不出口,隻能說是醫院搞錯了,其實並沒有拿錯結果。回家的路上,王歐巴桑心事重重,被文英看出了端倪,文英強行搜了王歐巴桑的包,拿到了自己的那張檢查結果,當癌症晚期那幾個字映入眼簾,文英清楚知道自己的生活即將產生巨大的變化。回到家裏,文英給幾個兒女分別打電話想讓兒女們到齊後跟他們說說自己的病,卻發現每個人都在忙著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事兒,誰都沒有在意她語氣裏的異常,文英最終還是沒有將自己的病情說出口。

第3集

文英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後,始終處于半迷茫的狀態,她走出家門,卻不知自己要去哪兒,最終在公車上睡著了。王歐巴桑和吳大爺、周伯伯來到文英家活動,卻發現她沒在家,十分擔心的王歐巴桑把文英的病情告訴了另外兩個老伙伴。文英抱著一個買來的壇子回到家裏,發現三個老伙伴兒還在門口等著她,心中明白了大半,她借口讓三個人回家,王歐巴桑卻跟著她進了家門,兩個人回憶起自己的老伴兒,想到自己這一輩子都隻跟了這一個老頭,笑談著自己這輩子太虧了。文英點破王歐巴桑已經將自己的病情透露給了周伯伯和吳大爺,責怪她不保守秘密。蘇岩將自己要和梁冬結婚的訊息告訴了剛回國的文濤,文濤也隻有無言的祝福。文英和三個老伙伴在家裏打麻將休閒,卻發現三個人是在故意給她喂牌,這讓她很不舒服,不願再繼續玩下去。走出文英家,三個老伙伴兒相互指責著對方演技太差。文英來到醫院復檢,醫生告訴她現在這樣的病情治療已經沒有太大意義,化療隻能拖延生命降低生活質量,如果不化療,她也就還有半年的生命。回到家裏,文英向三個老伙伴兒宣布了自己的打算,她希望自己已經不多的生命裏要盡量多一點正常人的歡樂,不希望大家因為她這個病而故意讓著她,可憐她。同時她已經決定放棄最後的化療,不再受那個苦了,也不想告訴兒女。最終老伙伴兒們決定尊重文英的選擇,大家在一起陪著文英過好最後的日子。

第4集

文英正在和三個老伙伴兒在家玩麻將,大兒媳楊霞送來了一個按摩足浴盆,眾人都說文英有個好兒媳,卻不知楊霞拿來的是家裏送不出去的"禮品"。半夜,文英都睡下了,王歐巴桑敲門來給文英送來了一個家傳的玉鐲,希望能夠保佑文英平安。對這份情誼,文英格外感慨,也格外珍惜。吳大爺也為了文英找到他們社區文藝大賽的對手方,希望對方"放水",讓文英贏得這場比賽換取一點開心,卻被對方拒絕。文英和王歐巴桑去超市購物,卻遇到了美容推銷騙局,幸虧大女兒蘇嵐及時趕到,才阻止了母親花錢去辦美容院的"打折卡"。蘇嵐看著母親孤單,覺得是妹妹蘇岩平時不夠關心母親才造成了這種結果,打電話叫回蘇岩。蘇岩正在和梁冬商量結婚的事兒,忽然被姐姐叫回家,兩人嗆茬兒吵了一架,蘇岩無意中透露了自己下個月要結婚的訊息,文英和蘇嵐都不知道這個訊息,猛聽嚇了一跳。文英覺得梁冬是離過婚的,過去才一直不同意蘇岩和梁冬的戀情,以至于這件事讓文英和蘇岩之間的隔閡很深,但轉念想想,蘇岩已經三十五歲了,再不結婚也要耽誤人生了,文英決定不再插手女兒的婚事,讓她自己做主,同時決定給大兒子蘇可一張存折,上面有五萬多塊錢,讓他幫忙去張羅小女兒蘇岩的婚禮。同時讓大女兒蘇嵐叫回國外的小兒子蘇康。大兒媳楊霞卻對此不滿,認為婆婆偏心,幹活兒的事兒都讓蘇可去辦。 一家人都對文英不再幹涉蘇岩的婚事感到意外。

第5集

大哥蘇可給妹妹蘇岩打電話,想以家人的身份來幫她辦婚禮,卻遭到了拒絕。幾個老伙伴兒商量著是否要將文英的病情告訴她的兒女們,最終卻還是決定維持現狀,不告訴孩子們,每天就陪著文英,排練節目,打麻將逗貧,讓她開開心心的,好不去想自己的病。梁冬得知未來岳母不再反對他和蘇岩的婚事,勸蘇岩要和母親把關系搞好,兩人開始在各個酒店考察,選一家做婚宴地點。沒想到竟然在一家酒店的門口碰到蘇岩的小弟弟蘇康,蘇康並沒有在哪個國外留學,而是假裝在國外,實際上卻在這家酒店做門童,替人拎包賺小費。蘇岩找來姐姐蘇嵐,兩人一起就弟弟的問題展開了一場批鬥大會,一致決定要把弟弟送回國外去。蘇康一時也不可能立刻買機票回國外,隻能跟著姐姐蘇岩回她的家。蘇康明面上說是國外不好找工作所以回國,實際上卻是為了一個叫彤彤的女孩兒才回到國內。文英對二女兒蘇岩的婚事其實還是十分在意,她想照著老理兒給女兒置辦好結婚用的婚床婚被,卻被蘇岩一直拒絕。蘇康每天在蘇岩家無所事事,被蘇岩指責。文英想找蘇岩聊聊她的婚事,順便給她拿去精心準備的婚被。卻在她家裏意外碰到了蘇康,蘇康的事兒被徹底拆穿,文英十分苦惱這個不爭氣的小兒子,卻也不像兩個女兒一樣,逼著蘇康回國外去繼續念書。癌症似乎讓她對很多事不再那麽上心,小兒子蘇康就這樣留在了國內。

第6集

楊霞不想讓丈夫蘇可知道自己投資的房子租不出去的訊息,隻能暗自咬牙把房租降下去,期盼能夠盡快用房租還上房貸。醫院裏,醫生告訴文英,要盡快告訴自己的兒女,讓他們有一個心理準備,文英卻還是沒有想好。周末的家庭聚會上,文英又準備了一大桌子菜,大家卻似乎都沒有什麽心情陪母親聊天,都是在各自忙著各自的一灘事兒,文英愈發覺得對自己的事情說不出口。等兒女都離開了,她也隻有看著一桌的剩菜愣神。晚上,王歐巴桑來看文英,文英才能吐露自己的心聲,王歐巴桑告訴她這種事不能躲,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蘇岩看來看去,終于選到了一個心儀的婚禮地點,隻是地點在郊區比較偏遠,她和梁冬決定到時租幾輛大車把親朋接來熱鬧一下。兩人從郊外往城裏趕的路上,由于連日疲憊,竟然出了車禍。蘇嵐想和馬躍商量著蘇岩的婚事家裏要湊多少份子錢,竟意外發現了馬躍的另一部手機,是專門和他外面的曖昧聯系用的。兩人正在爭吵,蘇嵐接到了醫院的電話得知了蘇岩車禍的訊息,急忙趕到醫院。蘇嵐到醫院才知道原來妹妹已經懷孕了,而未婚夫梁冬為了保護蘇岩已經離世了。婚事變喪事,蘇岩受到了巨大打擊,不想梁冬的家人因為梁冬的離世而責怪蘇岩,甚至不想讓她參加喪事,甚至不想告訴她骨灰的處置。作為母親的文英隻能站出來為女兒講理。

第7集

文英與梁冬家人商定,他們可以帶走梁冬的骨灰,但要告訴蘇岩骨灰最後安置何處,讓她將來有一個可以念想的去處。蘇嵐和同事李雅琴念叨著丈夫馬躍可能出軌的事,李雅琴教將一隻錄音筆放在馬躍車上,並告訴她女人要學會保護自己。而馬躍,確實是被曖昧王曉燕纏上了。蘇可想調動工作,不想繼續每天給別人辦離婚,之前倚靠的那個辦事處主任卻被調走了,眼看調動無望,蘇可回到家裏還被老婆楊霞擠兌,心裏十分鬱悶,卻也無可奈何。蘇岩出院了,文英不放心她回自己的住處,怕她觸景生情,蘇岩不願在母親身邊被看著,執意要去姐姐家住。社區文藝比賽的初賽結果出來了,文英她們獲得了復賽資格,幾個人更起勁地排練起了節目。蘇嵐將妹妹接回家,和她聊起了她肚子裏的孩子,勸她早點把孩子做掉。蘇岩暗下決心要自己把孩子生下來。在這個時候,蘇岩竟意外接到了文濤的電話,文濤還不知道梁冬離世的訊息,以為他們已經百年好合,蘇岩不想解釋,卻也十分傷心。蘇嵐回到單位,被李雅琴問起馬躍的事兒,蘇嵐才想起根本沒時間管馬躍,李雅琴讓她上點心,抓住馬躍出軌的證據,就算離婚也要讓他凈身出戶。蘇嵐蘇岩和馬躍在家吃飯的時候,王曉燕打來電話,馬躍卻也不敢接,這讓他在老婆和小姨子面前尷尬萬分,蘇嵐看在眼裏,卻不做聲,隻是冷眼旁觀。

第8集

馬躍向蘇嵐坦白是王小燕給自己電話,自己其實並不想聯系對方。蘇嵐提議自己去見小燕,了斷她的想法,馬躍卻含糊起來。四個老人繼續排練,享受著屬于他們的老年生活。蘇嵐找到王曉燕,兩人開門見山,蘇嵐警嚴重告小燕不要再騷擾馬躍,破壞自己的家庭。同時,蘇嵐和馬躍開誠布公,馬躍承諾,如果自己再做對不起家庭的事兒,就凈身出戶。蘇嵐要蘇岩去醫院把孩子打掉,不要讓文英知道,蘇岩卻嚴辭拒絕。蘇嵐覺得自己可能無法勸阻蘇岩,讓妹妹一個人帶大孩子又是那麽不現實的事情,無奈之下,蘇嵐隻有把蘇岩懷孕的事情告知了文英,打算讓文英勸阻蘇岩。蘇岩獨自在公園看著之前她與梁冬的影片,默默流淚。文英要蘇岩陪自己逛商場 ,回到家中和蘇岩談心,試探她關于孩子的問題,蘇岩知道蘇嵐已經告知了文英,母女二人攤牌,文英勸不能留著這個孩子,並為她展望生下孩子後,未來生活會很難熬,規勸蘇岩替孩子想。蘇岩生氣離開,在文英家門口碰上蘇嵐,蘇岩說自己一定會生下孩子。楊霞的房子還是找不到合適的租戶,連中介都不願意管她這幾套房子的事兒了,楊霞的房貸還沒有著落,急得團團轉。文英有心事,沒辦法和三個老伙伴玩麻將,把蘇岩的事兒跟三人講,三人給意見,王歐巴桑和周伯伯同意打掉孩子,吳大爺不同意。蘇岩和文濤見面,說自己的生活狀態,決定認命。

第9集

文英去蘇嵐家,決定和暫住蘇嵐家的蘇岩再聊聊文英和蘇岩談心,還是不要蘇岩生下孩子,蘇岩不聽。楊霞問蘇可要文英之前備給蘇岩結婚的錢,準備還月供,夫妻爭執,蘇可才知道房子一直沒有被租出去,很惱火。蘇可卻沒有把錢給楊霞。離婚辦事處,一對夫妻辦理手續時候,女方舉刀威脅,蘇可因為家中雜事沒有反應,同事楊柳青青問原因,蘇可訴說起了心事。周伯伯的老伴兒被醫院確診為老年痴呆,文英感慨,人生無常,但是又是公平的。周伯伯咨詢三人,老伴兒生病後自己是該去養老院還是僱個保姆在家裏照顧自己和老伴兒。四人決定一起去敬老院考察,以備之後需要。周伯伯輕唱起歌,講起年輕時候對妻子的虧欠,不自覺留下眼淚。權衡後,周伯伯決定還是找小保姆照顧自己和老伴兒。蘇岩調整好自己,回電視台工作。馬躍回家,小燕打電話說自己就在馬躍家樓下,要求見面。二人在樓下聊天被下班回家的蘇嵐撞見,馬躍解釋,蘇嵐不聽,並趕馬躍離開家,被回來的蘇岩撞上,蘇岩詢問情況,蘇嵐不說。文英打進電話問蘇嵐有沒有勸蘇岩打掉孩子,電話邊蘇岩都聽見了,蘇岩覺得自己影響了姐姐和姐夫的關系,加上文英一直要蘇嵐勸自己,蘇岩決定搬走。晚飯,蘇岩提議馬駿和自己一起睡,讓蘇嵐和姐夫一起睡,蘇嵐起身離開,蘇岩隱約覺得有問題。

第10集

蘇嵐勸文英不要管蘇岩的決定,尊重她的選擇,文英責備蘇嵐作為姐姐不為妹妹考慮,蘇嵐訴苦說自己也有一堆煩心事,但是話到嘴邊又給咽了回去。四個老人湊一起,想決賽的創意,周伯伯提議自己演男版阿慶嫂。蘇岩告訴蘇嵐要和文英徹底聊自己對孩子的打算,蘇嵐囑咐態度一定要好。馬躍和蘇岩說話,蘇岩因馬躍背棄姐姐的事兒對馬躍非常冷淡。蘇岩走後,馬躍和蘇嵐爭論,蘇嵐提出離婚,馬躍要求兒子跟自己,蘇嵐拒絕,兩人決定隱離。四人繼續排練,蘇岩回來要和文英聊天,三人離開。蘇岩開門見山,自己一定會生下孩子,文英傷心的哭出來,訴說生孩子養孩子的不易,她心裏知道自己時日不長,無法幫助蘇岩照顧孩子,甚至可能見不到蘇岩的孩子出生。母女二人爭執起來,蘇岩說自己在生死一線間被梁冬護住保住生命,她有責任生下梁冬的孩子。文英默默落淚,蘇康安慰,詢問原因,文英沒有告知。蘇嵐從蘇康那裏得知蘇岩和母親大吵一架,找蘇岩質問她為什麽惹文英生氣,姐妹兩人不歡而散。蘇嵐看望文英,讓文英放心蘇岩,即使蘇岩的孩子沒有爸爸,至少還有家裏人照顧,況且還有文英。但隻有文英知道,自己的病情並不能陪伴孩子走很遠。蘇嵐給文英做飯,借機打電話給蘇可,讓蘇可來看望文英,其實是想支開蘇可,自己好辦理離婚手續。不料去離婚辦事處辦手續,被楊柳青青以沒有離婚證為由拒絕了。

第11集

蘇岩告訴蘇嵐,騙文英說自己已經把孩子做掉是讓所有人都解脫的最佳方式。蘇嵐拒絕和她一起欺騙文英。文英和王歐巴桑聊起蘇岩的事兒,還是堅持蘇岩不能生下梁冬的孩子,說著說著忍不住想起了孩子們小時候的事兒,感慨自己也許並沒有那麽了解孩子們,邊說邊笑,不經意間眼角就流出了熱淚。蘇嵐催馬躍早點辦離婚手續,馬躍建議等蘇岩身體養好了回自己家再說,不要影響家人。睡前,蘇嵐蘇岩兩姐妹談心,蘇岩給姐姐講自己和梁冬相識相知的過程,訴說梁冬用生命證明了他對自己的愛,蘇岩對梁冬是有責任的,她要把孩子生下來。經過一夜的思量,蘇嵐同意和蘇岩一起隱瞞文英,但是要求蘇岩今後再也不要惹文英生氣。蘇嵐告訴文英,蘇岩已經同意處理掉孩子,文英信以為真,感覺終于松了一口氣。文英對蘇嵐說,雖然知道蘇岩會怪自己,但是總有一天,她會理解母親的苦心。蘇嵐陪蘇岩去保健醫院,看到燉好雞湯的文英守候在醫院門口,蘇嵐攔住文英沒有讓文英走進病房。蘇岩走出病房,假意手術結束,文英一人坐公車回家。蘇嵐和蘇岩回家路上,蘇岩勸姐姐好好處理和姐夫的事兒,並提出自己要搬走。

第12集

工作間歇,蘇嵐和同事聊天,聊起蘇岩為了愛情什麽都無所謂,願意當單親媽媽、承擔所有責任,她頓感自己與馬躍之間並沒有那麽偉大的愛情。文英以為蘇岩已經把孩子拿掉,釋懷了很多,但是還是不打算把自己的病情告知子女,怕給他們增加壓力。文英聯系蘇嵐、蘇可讓他們回家商量照顧蘇岩和給蘇康找工作的事兒。蘇嵐回到小區的時候恰好碰上王歐巴桑離開,王歐巴桑囑咐蘇嵐要多照料家裏的事兒,給文英分擔,話到嘴邊還是沒有說出文英的病情。楊霞想問文英借錢,便代替蘇可回家。和文英、蘇嵐一起商量蘇康工作的時候,楊霞提議,讓蘇康白手起家、自食其力,不要過分嬌慣,言辭中怪罪所有人對康康太寬容,這讓蘇嵐很不高興,蘇嵐和楊霞爭論起來。蘇康沒心沒肺的回到家,蘇嵐朝著蘇康發火,讓他長志氣,楊霞悻悻地離開,文英看大家沒有解決問題還鬧得不愉快,心裏很不是滋味。雖然蘇岩搬走了,蘇嵐還是執意要和馬躍分床睡,半夜蘇嵐被睡在地板上的馬躍鼾聲吵醒,蘇嵐提醒馬躍離婚手續要早點去辦理。馬躍為了兒子堅持不能離婚,並以工作和兒子馬駿為由拖延。文英、王歐巴桑、周伯伯、吳大爺四人在文英家彩排節目,蘇康回到家裏看到幾位長輩,吳大爺詢問蘇康工作狀況,文英訴說兒子找工作的難處,吳大爺答應會幫忙給蘇康聯系找工作。文英分別打電話給三個孩子,詢問孩子們的近況,隱隱覺得有什麽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第13集

接到文英電話的蘇嵐很機警的猜測是不是自己和馬躍的事兒讓文英知道了,她給馬躍電話,馬躍發誓說自己絕對沒有說過。蘇岩接到文英電話後,也是很詫異,以工作忙為由掛掉了電話。 文英給孩子電話後,得知孩子們都很好,覺得也許是自己身體的原因才會有不好的心理反應,終于放心了很多。但是考慮到自己的病情,文英提出四人比賽的節目應該有個備選演員,以防自己的身體拖累了"組織"。四人商量後,決定在小區內選角,平日的時候讓備選彩排,文英還能輕松點。 馬躍為了躲避蘇嵐的離婚要求,假意出差離開了家,蘇嵐不得不接兒子放學回家,這些都是她之前很少做的。 吳大爺托兒子給蘇康安排工作,吳大爺的兒子覺得蘇康沒有什麽特長,不適合自己的公司,但是礙于吳大爺的面子,還是答應下來。 蘇嵐到蘇岩家裏,給她買了防輻射的衣服和山裏的柴雞蛋,並給蘇岩收視家,文英打進電話,蘇嵐告訴文英蘇岩現在很好。蘇岩感嘆,姐姐平日裏很冷淡,其實還是很關心自己。 文英、王歐巴桑四人選角,小區來了很多選手,各自展示自己的"拿手活兒"。一個白發老太太表現的非常好,這讓周伯伯的老伴兒想起了年輕時的情敵李夢露,她和周伯伯爭執了起來,選B角的活動也被迫停止。 蘇嵐隊裏開會,讓每個婚姻有問題的人必須向局裏匯報,局裏人對這個規定很不理解,大家都紛紛調侃,隻有蘇嵐心事重重。 文英給蘇岩電話讓她回家吃飯,蘇岩答應了,文英非常高興。蘇岩回到文英家,文英讓她早點找人嫁了,母女二人又不歡而散。

第14集

蘇嵐接馬駿放學回家,臨時接到隊裏任務要趕回去,顧不上給兒子做飯,隻能讓他吃面包牛奶,馬駿詢問馬躍什麽時候能回家,蘇嵐沒有答出來。王歐巴桑在文英家吃晚飯,嘗文英做的菜特別鹹,文英感覺自己的味覺可能在退化,她擔心自己走後王歐巴桑會孤單,詢問王歐巴桑對吳大爺是否有意思,想撮合兩人在一起。第二天,四人玩麻將,文英把吳大爺留下要和他商量事情,王歐巴桑和周伯伯走後,文英和吳大爺開門見山,極力撮合他和王歐巴桑。吳大爺也直言,自己在老伴臨死前曾承諾,永遠不會再結婚,這麽多年他都信守承諾,以後也不會變。蘇康決心和彤彤一起創業,回家後和文英說謊稱自己被老板重用,以後在公司加班的時間可能會很多,讓文英不要擔心自己,文英聽後很寬慰。大早晨,王歐巴桑就來到文英家,詢問昨天文英和吳大爺聊天,吳大爺是什麽反應,文英委婉的說出了吳大爺的意思,王歐巴桑又尷尬又生氣。周伯伯和吳大爺來到文英家,王歐巴桑以肚子疼為由離開了。蘇康和彤彤在街邊練攤賣內衣,但是生意冷清,兩人很躊躇。馬躍出差在外的日子,馬駿功課出了很大問題,蘇嵐指導後,給馬躍電話,詢問他出差什麽時候回來,馬躍說自己過兩天就回,電話裏不忘囑咐蘇嵐好好照顧馬駿,掛了電話的馬躍心情很復雜。經過文英的勸說,王歐巴桑理解了吳大爺的想法,四個老伙伴又湊到了一起玩麻將。文濤到蘇岩的辦公室找她,告訴蘇岩自己一直沒有忘記她,願意等蘇岩,希望她好好考慮一下。文英在家裏彩排的時候覺得身體不舒服,她有些擔心比賽。

第15集

文英節目參加復賽,三人的表演幽默風趣,現場反應很好。但是文英中場肚子痛,周伯伯老伴兒恰好到現場,臨時替演,角色的替換讓現場觀眾嘩然。其他參賽節目陸續上演,一個現代舞節目表演時,現場評審馬安然突然暈過去,王歐巴桑沖上去非常緊張。蘇嵐陪蘇岩去醫院檢查,一切正常,蘇嵐開車送蘇岩回家,姐妹二人越發的親密。四人比賽完回到家中,覺得今天的表現應該不會再進復賽。文英提起了評審馬安然和王歐巴桑在現場很有默契,馬安然暈倒時王歐巴桑又那麽緊張,詢問王歐巴桑和馬安然之間的關系,王歐巴桑直言馬安然有心髒病,年輕時經常到自己所在的醫院,兩人所以認識。四人正聊天的時候,王歐巴桑接到馬安然兒子的電話,得知馬安然快不行了。王歐巴桑告訴文英,其實自己和馬安然年輕時好過,這次比賽自己找到他,但是答應對方,如果馬安然死在自己前面,必須親他一下。文英和王歐巴桑去探望病床上的馬安然,看到病床上虛弱的老人,文英觸動很大,回家的公車上王歐巴桑和文英都沉默不語。離婚辦事處,一對夫妻因為不孕不育被迫要離婚,蘇可勸告他們不能草率離婚,楊柳青青給了他們老中醫聯系方式,解決了問題。但是楊柳青青沒有結婚卻有治療不孕不育老中醫的聯系方式引起了蘇可懷疑。蘇康和彤彤在街頭練攤,恰好被辦案經過的蘇嵐撞見。蘇嵐把蘇康帶回家,告訴了文英實情,文英起初有些生氣,但是又被蘇康的沒心沒肺逗樂。文英和王歐巴桑、周伯伯、吳大爺聊起蘇岩的狀況,希望大家幫忙給蘇岩找合適的結婚對象。

第16集

老伙伴們忙碌著為文英的二女兒蘇岩找對像,大家一起出謀劃策,有的說電視上能相親,有是說公園裏有相親活動···後來大伙決定分頭行動為蘇岩找對象。王小燕給馬躍打電話說自己病了,頭疼發熱很難受,讓馬躍趕緊過來帶她去醫院就診,馬躍告知王小燕自己在外地出差現在回不來,王小燕隻好說,好吧,掛了電話。周伯伯王歐巴桑文英一同在公園裏找了一圈終于找到了相親會的現場,三個商量著如何開展,經過一番商討決定分頭去找合適的人選。這時候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大爺走了過來,問文英家的兒子還是女兒說自己家是兒子,是報社的記者,文英很滿意的介紹著自己的女兒蘇岩的情況,老大爺也決定很合適,這時候老大爺的老伴走過來拉走了老大爺,嘴裏還說著電視台人主持人不靠譜,應酬多等等,文英一臉的無奈。警局裏為了監視犯罪分子,蘇嵐來到了王小燕家設點監控,王小燕一看是自己深愛著的馬躍的老婆,很是無奈。馬躍到王小燕家看望,撞上在王小燕見監視罪犯的妻子蘇嵐。蘇嵐和丈夫馬躍回家,蘇嵐很生氣,馬躍解釋跟王小燕沒什麽。倆人婚姻走到盡頭。警局裏來了新案子,老公軌老婆情緒激動殺了丈夫,現在要帶著孩子跳樓,蘇嵐上前勸說,救下母女,但是對自己也是很大的打擊。一個人走在路上獨自落淚。公園裏老人們都在為自己的兒女們尋找著合適人選,一位老太太走向了文英,向文英介紹著自己兒子在外企工作,條件非常的好,文英也覺的很不錯,不過老太太文"你們家有家族病史嗎?比如癌症。你女兒是處女嗎?"文英很是難為情。這時候王歐巴桑和周伯伯也找到比較合適的人選,能國去義大利,文英感覺不合適。老伙伴們一起總結一天的相親情況,吳大爺感慨的說現在的婦聯已經不相親了,但得知會所裏相親好,大家不解,文英給他們介紹什麽是會所。老伙伴們再次來到相親現場,再一次受到打擊。

第17集

文英和老伙伴們還在為給蘇岩相親的事情忙碌著,相親會的現在有為大爺在發喜糖,邀請大家去喝他兒子的喜酒,堅持三年的相親路終于找到兒媳了,文英一聽三年,她心裏沒底氣了,因為她活不到三年了。老伙伴們還在幫文英找合適的,文英決定花錢去會所找,找高檔的,會所給文英電話告知安排相親見面,文英見男孩子不錯,得知對方是因為父親得了癌症晚期,他想滿足父親的遺願,如果行一個月內結婚,讓文英開些考了。在會所文英還碰到了自己的老同學,也來找對像,且找了個女朋友很是年輕,倆人互相開起玩笑,感悟認識短暫。文英來到花卉市場,看到這些,難免又憂傷,她還自己有嗎車蘇嵐離婚的事情同事們茶餘飯後的說,隊長安排蘇岩休假,她堅決不休。蘇岩馬躍討好孩子,讓孩子感覺不對勁。孩子發現爸爸睡在地上,問媽媽是不是吵架了。教老爸如何討好女生,說出現在國小生普片談戀愛的現象,淘寶網等。蘇岩做節目的時候在問孩子說謊父母該怎麽解決。文英在電視裏看到了媳婦楊霞和房地產公司吵架,要求退房賠償等。文英擔心她去世後孩子們不團結,組織開家庭會議,幫蘇可解決當前房貸問題,蘇可楊霞因房子的事情吵架。蘇康的同學出主意準備讓他開網店。

第18集

吳大爺他們晨練。文英去了醫院,在醫院腫瘤科見一病友,上前詢問情況,得知是來做化療的,並詢問化療的效果及反問,聽見的頭發,嘔吐,吃不下飯等。文英的孩子們回家聚餐,二女兒蘇岩飯量大增,小孩子們要減肥,蘇嵐發行媽媽守瘦了很多,文英岔開話題,說自己報了個旅遊團下個月要去海南玩幾天,文英問馬躍怎麽沒來,蘇岩應付說去上海出差了。小孩子們鬧成一團說什麽蘋果手機,520"我愛你"等火星語和數位語言。楊霞擔心孩子早戀。老伙伴們繼續來文英見排練話劇,文英告知這段時間不能再來排練了,她決定去醫院做化療,爭取生的希望,她想好好治療,多活些日子。這段時間的相親,孩子為爸爸結婚了遺願,見到老同學心態依然年輕,文英感觸很多,她開始擔心起來,擔心孩子們過不好,過不幸福,決定不再給蘇岩找對象了。文英住院接受化療老伙伴們來醫院陪著,陪她聊天逗她開心,蘇嵐所裏接到個案子不法分子專門騙取老年人錢財,想到在海南旅遊的媽媽,擔心打電話關心一下,老伙伴們一起幫助文英騙過蘇嵐的追問。蘇嵐馬躍繼續的折騰著,能感覺到馬躍是不想跟蘇嵐分開。所裏又新案子,蘇嵐不停的忙碌著。文英出院,老伙伴們到醫院接文英大伙忙前忙後不亦樂乎,周伯伯說幹脆告訴孩子們病情吧,免得以後孩子們後悔。(吳大爺的兒子是房地產開發商,公司搞活動雙飛遊,吳大爺要求兒子給三個名額指標。)王歐巴桑的孩子來電話,說自己中獎了,還是往返的,王歐巴桑很是開心,想著孩子們整想著回了看看,真是好事情啊!這時候周伯伯說怎麽中獎的,現在騙子太多不可信的。

第19集

周伯伯和文英都提醒王歐巴桑,不要被人騙了。隻有吳大爺堅持,要相信"天上掉餡餅"這種好事,沒有講出是自己給安排的"好事兒",眾人終于相信這不是被騙。王歐巴桑、周伯伯、吳大爺三人離開文英家,在小區口聊天,三人感嘆文英化療後身體情況比之前差很多。蘇康和女友為網店進了一大車的貨,但是沒有地方存貨。蘇康提議把貨存到自己家裏,等文英從海南回來的時候,貨應該已經賣完了。兩人回到家裏放好所有貨之後,開始找吃的,文英聞聲從臥室走出來,見到兩人。蘇康向文英解釋滿地的貨箱是為自己網店準備的,而眼前這個女孩正是自己的女朋友。文英沒有怪罪,默默走回自己房間,對著鏡子,文英發現自己開始掉頭發,這是化療後的反應。蘇嵐、蘇岩各自忙著自己的工作。文英照例到醫院準備化療,周伯伯問她能否堅持,文英說為了自己的孩子她必須堅持。文英出院後,四人相約去KTV唱歌,大家玩得都很開心。文英清唱了一首兒時母親教自己的《江南》,唱著唱著文英痛哭起來,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蘇嵐再次陪蘇岩去醫院檢查,囑咐蘇岩要聽醫生的話,什麽該吃什麽不該吃自己要註意。文濤到文英家拜訪,和文英訴說自己對蘇岩的心意,希望文英能幫自己勸說蘇岩。文英知道女兒喜歡什麽樣的男人,委婉的拒絕了文濤。

第20集

王歐巴桑給文英帶了一大袋子蘿卜,說是治百病的偏方。周伯伯和吳大爺也趕到了文英家,文英訴說他們不來的日子裏自己很不適應,正是有這些老伙伴常在自己身邊說說笑笑,自己才特別高興。文英在商場買了一件貂皮坎肩,回家後穿給王歐巴桑看,告訴王歐巴桑說自己走後,會把這件衣服留給她,王歐巴桑聽後低落的哭了。蘇嵐警局裏,小組開完會後,同事說因為上次蘇嵐就跳樓母親的事跡,有記者要採訪蘇嵐。隔天,報紙上刊載了"刑警女超人"躥紅微博的新聞,蘇嵐同事承認是自己,蘇嵐幫她求情,並提醒她不要老是上微博,要安心工作。王小燕在酒吧喝醉了,打電話讓馬躍來接自己。馬躍把小燕送回家,小燕醉後強留馬躍不讓他離開,並讓馬躍和蘇嵐離婚。馬躍滿肚子的話說不出。第二天,小燕在馬躍家樓底下等到蘇嵐,讓蘇嵐不要再牽絆馬躍,放他自由。回到家後,蘇嵐把馬躍的所有衣服都摔在地上,馬躍解釋說自己故意不告訴王小燕自己已經離婚了,不希望她糾纏自己,他希望這個家能維持現有的平靜。文英繼續在醫院接受化療,她詢問醫生自己的化療結果如何,醫生直言這兩次的化療作用不大,文英最終決定放棄化療。馬躍因為王小燕找蘇嵐的事兒,特意找到王小燕家,希望她以後不要再攪合自己的家庭,但是無意中說出了自己已經離婚的事。

第21集

剛做了化療的文老師身體很虛弱,精神也不好。花樣百出的周伯伯想到了為文老師表演雙簧,希望笑聲可以減輕病痛對她的折磨。周伯伯的表演讓文老師很開心,她在三位好友的陪伴下渡過了難熬的一天。文老師去商場買了攝影機,想給幾個子女錄一段影像留念,幾次開頭後都哽咽的說不下去,隻得作罷。又一周的家庭聚會上,文老師新穿了一件皮草,想得到幾個子女的誇獎。蘇嵐對母親不皺眉頭花幾萬直咋舌,楊霞則誇母親穿上顯得高貴還年輕,隻有蘇岩看不慣楊霞的瞎奉承,又說了一通的環保理念,責怪母親不該買皮草。楊霞接到了租房的電話,對方看過後想將3套房子全部租下。楊霞很意外,征詢蘇可的意見,蘇可提醒楊霞多加小心,了解租房者的身份以防被傳銷分子所騙。楊霞卻認為蘇可太過謹慎,在沒得到對方的確切答復下,就心急的將房子高價租了出去。王歐巴桑來給文老師送雞湯時,兩人聊起了各自的子女。文老師對王歐巴桑說,她現在最放心不下的是蘇岩,也說起了她對蘇岩懷有愧疚。文老師打電話想讓蘇岩回家吃飯和回來住,蘇岩因要馬上錄節目又嫌母親啰嗦,拒絕後匆匆掛斷了電話。王歐巴桑想著文老師最近睡眠不好,讓帶她兒子從雲南帶回一個可以安神、治失眠的葯枕。楊霞經蘇可再三叮囑去查看租出去的房子,誰知卻被兩個身高體壯、長像凶猛、像黑社會的男子攔在了門外。文老師趁著周末去看蘇岩,相多陪陪她。可是一向獨立自由的蘇岩卻不喜被打擾,再聽說母親想和她一塊去出差時,更是不滿。

第22集

文老師落落寡歡的回了家。蘇岩打電話給蘇嵐,對不經常上門的文老師和她的反常行為表示不解,詢問母親是不有最近有什麽事?蘇嵐讓她別多想。四位老人逛公園時愛上了騎電車動車。馬躍因再三給王曉燕打電話沒接,上門去找王曉燕。發現她正在收拾東西,以為她生氣要搬走,王曉燕解釋她是要調回公司總部。並向馬躍說了一段她過去的情感往事,並澄清對馬躍並沒有過多的想法,也沒想過卷入他的婚姻生活,對馬躍和蘇嵐的離婚表示抱歉,並謝謝這段時間對她的照顧和關心。王歐巴桑帶著即將回雲南的小兒子和兒媳玲瓏去看望文老師,活潑大方的玲瓏為四位老人唱了一首少數民族歌曲,吳大爺和周伯伯也即興表演了一段。四位空巢老人又渡過了熱鬧的一天。吳大爺對兒子新交的女朋友表示強烈不滿,催兒子盡快定下心來交個正經女人結婚。蘇可又成功勸和了一對沖動想離婚的夫妻。楊霞接到了北京刑偵大隊的來電,原來她的房子被開設了成了地下賭場。她面對的不僅是封房,除了沒收全部租金,還要加罰20%的罰款。楊霞去求蘇嵐找關系幫忙疏通,蘇嵐則責怪楊霞沒按正規程式登記辦理租房手續,沒答應她的請求。蘇可向楊柳青青借錢時也碰了個釘子。蘇可責怪楊霞做事不靠譜,讓她盡快賣房省得糟心,兩人發生了爭執。馬躍得知楊霞的情況後,想通過蘇嵐以她的名義借錢給楊霞,被蘇嵐直接回絕。

第23集

蘇可準備賣車交罰款,因為車價報得太低,沒賣成。他與楊霞因為罰款的事互相埋怨又發生了爭吵。文老師開家庭會議希望幾個子女能齊心協力幫蘇可和楊霞一把,蘇嵐和蘇岩均表示無能無力。文老師失望之餘,向她們講起了從前蘇可為受欺負的妹妹出頭,蘇嵐幫著她照顧妹妹和弟弟。蘇可因家庭困難不顧危險小小年紀去當雜技員,蘇嵐20歲就去當了兵,倆人爭相將朱古力和餅幹寄回來給妹妹弟弟解饞。她希望他們兄弟姐妹幾個像從前一樣能夠互相關愛互相照顧,團結起來,誰有困難都能相助。蘇可發覺了文老師的異常,楊霞卻顧忌不到這些,讓他盡快想辦法籌錢。蘇嵐一番思索後提醒馬躍上次的提議是否算數,馬躍馬上承諾可以借出15萬。吳大爺也說起了他的煩心事,文老師勸解了一番。文老師擔心蘇岩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去節目現場看她,結果被蘇岩以會分心無法錄節目為由請了出去。蘇岩讓蘇嵐勸說文老師不要再去節目現場,這樣會影響她的工作。文老師聽說後,雖然非常傷心和失望卻答應不再去了,擔心會給蘇岩添亂。又一次的家庭聚會上,文老師非常欣慰蘇嵐和馬躍出面幫助了老大,大家其樂融融。"出差"了的馬躍突然現身,讓餐桌氛圍非常尷尬。心細的文老師發現了異樣,提出要與馬躍單獨談談。

第24集

馬躍向文老師坦言他和蘇嵐離婚了,並表示他非常想挽回這段婚姻,懇求文老師能出面解決。文老師聽說後非常震驚和傷心,她意識到自己現在還不能垮掉,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她。蘇可自責對蘇嵐的疏乎,回到辦公室,質問是誰為蘇嵐辦的離婚手續。蘇岩也埋怨自己平時缺乏對姐姐的關心,非常內疚。送了蘇嵐一串佛珠,希望姐姐和她一樣最終找到一份無悔的愛情。蘇嵐能勇敢的走出離婚這一步讓蘇岩很受觸動,她向單位領導和同事坦言自己懷孕了,雖然孩子的父親是梁東,但她決定今後以單身媽媽的身份來撫養這個孩子。領導擔心她的形象會受影響,但蘇岩表示不擔心。家庭會議上,文老師堅決反對蘇岩的離婚,讓她必須復合。蘇岩一言不發,以工作為由離去。楊霞則提議讓馬俊來做說客,文老師不同意讓這些事情對孩子們造成負面影響。讓蘇可出一個好主意,促使蘇嵐和馬躍怎麽能盡快復合。文老師憂心忡忡地又來勸說蘇岩,聊起了蘇嵐結婚前對馬躍的欣賞、離婚後帶孩子的不易,希望她能忍讓,做出讓步。蘇嵐則向母親苦訴了她的委屈傷心,文老師陪著女兒默默流淚。文老師告訴馬躍這事急不得,要多給蘇嵐些時間考慮。楊柳青青看對來辦離婚的一位"三好"男人犯花痴,蘇可打擊她那可是離了三次婚的花心"三好"男人。文老師向三位好友傾訴了她對幾個孩子的愛和不舍,尤其是對兩個女兒的擔憂和顧慮。這一番話也引起了幾位老友的傷感。

第25集

馬躍提出想和蘇嵐帶孩子去泡溫泉,被蘇嵐要回娘家給回絕了。 文老師托蘇嵐查找以前的老鄰居有了回信,文老師很開心,希望蘇嵐盡快抽空能陪她去看望。文老師以再婚的不易,老來沒伴不懈努力著勸說蘇嵐復婚。蘇嵐聽了後頭痛,非常發怵母親舊話重提。蘇可和楊霞同時也在勸說著馬躍。文老師沒撤了向三位老友求助,希望他們能夠出謀劃策如何讓蘇嵐回心轉意同意復婚。蘇嵐陪著文老師看望以前的老鄰居,聊起身體狀況時,文老師怕蘇嵐知道實情,含糊了過去。回程時,文老師突然感覺身體不適。蘇嵐以為母親暈車陪她在公園裏聊天。文老師非常高興能有機會與女兒這樣面對面的聊天,撒嬌著要女兒多陪陪她。晚上回家後,卻堅強的面對病痛的折磨,獨自坐在床頭吃下一粒粒葯。馬俊問馬躍是否與媽媽已經離婚,馬躍面對孩子的早熟和懂事,感到無奈和慚愧。蘇嵐外出執行任務抓捕逃犯,要與市局的林亦男一隊合作。蘇嵐看到林亦男燙著卷發覺得他不夠嚴謹、非常不靠譜,又看不慣他的處事方法。由此質疑他的專業能力,擔心這次的合作。

第26集

馬躍接兒子回到家,責怪他不應該和同學打架,馬駿很委屈。馬躍問馬駿是誰告訴他父母離婚的,馬駿說是自己看出來的,並沒有誰告訴自己,馬躍陷入沉思。文英的身體越來越差,她忍不住給蘇岩電話希望女兒能回家看看,蘇岩因為工作忙碌加上自己的肚子開始暴露,拒絕了文英的請求。孤獨的文英拿出自己買好的DV機,對著鏡頭開始和子女們對話,但是才講了一句就忍不住流出淚,猶豫片刻她還是決定不告訴子女們自己的病情。蘇嵐和同事林亦男一起執行任務,林亦男經過周密的部署成功抓獲匪徒,蘇嵐對這個貧嘴的同事刮目相看。馬躍來看文英,向文英解釋自己和蘇嵐離婚完全是自己的錯誤,瞞著文英是不希望她操心。文英也直言,自己很心疼蘇嵐,不希望她隻拼事業不顧家庭,要挽回這個家庭得馬躍和蘇嵐共同努力,別人幫不上忙。蘇嵐和林亦男趕回局裏,林亦男請求蘇嵐給自己的雙胞胎女兒做模特,蘇嵐答應。兩個女孩給蘇嵐做的頭發讓蘇嵐很不適應,林亦男和蘇嵐敞開心扉聊天,蘇嵐直言自己已經離婚。蘇嵐回到家,馬躍告訴她兒子馬駿已經知道自己和蘇嵐已經離婚,兒子的平靜讓兩個人都有些擔心。晚上,一家三口坐在客廳看電視,馬駿故意拉近馬躍和蘇岩。蘇岩錄節目之前給蘇嵐打電話,她將以單親媽媽的形象出現在觀眾前,擔心文英知道後會生氣,蘇嵐勸蘇岩不要擔心,自己會安撫文英的情緒。思念女兒的文英去電視台看蘇岩,節目錄完後,文英看到舞台上的女兒,她滿含眼淚,被女兒的隱忍所感動。

第27集

因為蘇岩的事,蘇可把弟弟妹妹都召集在一起商量對策,蘇嵐說文英對于這件事沒有爆發很不正常。雖然幾個人湊在一起沒有想出什麽解決問題的辦法,但是大家都感覺相互之間更緊密了。蘇嵐回到文英家,和文英坦白自己對蘇岩的事也是早就知情的,不告訴文英隻是怕她擔心。文英也直言,自己在看到蘇岩挺著肚子做節目的時候,已經選擇欣然接受,至于蘇嵐離婚的事兒,文英不能接受。蘇可和楊柳青青聊家裏現在遇到的問題,楊柳青青怪蘇可對自己的親人不夠關心,蘇可陷入深思。一家人又聚在了一起,大家都非常開心。梁冬的前妻找到了文英家,要和蘇岩聊聊,她把梁冬生前給自己的錢留下給了蘇岩,要蘇岩好好照顧梁冬的孩子。梁冬前妻走後,文英感慨人與人之間能放下心中的死扣需要很大的勇氣,她鼓勵蘇嵐和馬躍處理好兩人之間的關系。蘇岩買了早飯到文英家和她一起吃,母女兩人邊吃邊聊。蘇岩問文英平日在家會不會孤單,自己生下孩子可以陪文英。文英低頭思索,她希望能夠看到外孫出生,但是她也了解自己的病情。想著想著忍不住喃喃的喊外孫的小名兒,心裏很不是滋味。

第28集

王歐巴桑在文英家吃飯,文英感嘆蘇嵐和蘇岩有事都瞞著自己,不像他們小時候那麽聽自己的話,說著說著又想起了自己的病情可能看不到外孫出生,王歐巴桑安慰她一定能看到,不用擔心。蘇岩以單身媽媽身份錄播的那期節目被電視台領導給否決了,蘇岩不理解,領導解釋說為了電視台和欄目的形象,蘇岩不適宜以這樣的形象出現在幕前,蘇岩被安排在家休息。文英得知後,找到電視台領導詢問原因,對方告知電視台也會考慮輿論影響,畢竟蘇岩不僅僅是單身媽媽,她還是未婚媽媽,文英深知女兒背負了多大的壓力,她把自己的心裏話都講了出來,最終憤憤離開。文濤知道蘇岩工作上的事,請求蘇岩能夠嫁給自己,這樣孩子也會合法化,蘇岩拒絕了文濤,希望文濤能做孩子的幹爹,她和文濤之間將永遠是朋友和知己。馬躍買了三張電影票,讓兒子去提議全家人看電影,蘇嵐以工作忙為由拒絕了。蘇岩的調職申請還是沒有得到允許,他非常鬱悶和不解,同事楊柳青青寬慰說蘇可是這個離婚辦事處裏所有人的榜樣,大家都離不開他。王歐巴桑告訴文英、周伯伯、吳大爺自己兒子的畫被人都買了,自己非常欣慰。蘇岩接到台裏領導的電話通知她回去接著做節目,新一期的節目,蘇岩邀請文英和王歐巴桑做節目嘉賓,王歐巴桑表示自己不願意參加。

第29集

一次文英和王歐巴桑去超市回來的途中,王歐巴桑突感不舒服,坐在路邊的長凳休息,文英受王歐巴桑的委托去超市領取牙膏。回來後發現王歐巴桑因心髒病突發已與世長辭,倒在了圍觀的人群中,倒在了長凳上。 事後,文英悲痛欲絕,閉門不出,不願參加王歐巴桑的葬禮,不願接受現實,仿佛自己最好的朋友王歐巴桑還在,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太不真實。得知訊息的周伯伯、吳大爺也難過至極,但是擔心文英的身體,便幾次來訪,但都吃了閉門羹。 在周伯伯、吳大爺的勸說下,痛苦的文英漸漸走出了陰影,幾個老人的一次相聚,吐露了各自的心聲,有了不約而同的決定,決定完成自己的夢想:周伯伯決定再婚,與新娘老太太拍一套婚紗照,不留遺憾。文英決定將自己的病情告訴家人,不給活著的人留下遺憾。 文英的大兒子首先知道了媽媽的病情,悲痛欲絕,同時轉告給了餘下的三個兄弟姐妹,大家都因自己的忙碌而沒有察覺而悔恨,而內疚。 文英回到了家,四個子女們一擁而上,緊緊抱住了媽媽。文英感到了這麽多年來子女對自己的愛和不舍,悲喜交加。

第30集

文濤擔心蘇岩,而給蘇岩送去吃的,蘇岩傷心之餘,跟文濤哭訴自己不懂媽媽,導致現在這樣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後果。蘇岩決定送媽媽一個特別的禮物。 文英跟大兒媳楊霞聊天,向她坦陳--自己知道大家不喜歡她做的飯,上次在家聚會完剛出家門,大兒媳婦和大兒子就在外面找了餐館又吃一頓。楊霞有些驚訝母親所說的這些,母親卻不以為意,還說要教楊霞做大兒子蘇可小時候愛吃的菜。 蘇康的生日快到了,全家人都不願意蘇康鋪張這個生日宴,而蘇康確堅持。生日宴會設在一個鳥語花香的地方。宴會開始,蘇康告訴大家,自己堅持要過生日是因為想請大家吃個飯,謝謝大家從小到大對自己的照顧,自己已經30歲了,長大了也逐漸懂事了,不會再讓大家擔心了。 蘇嵐猶豫要不要聽媽媽的話--和馬躍復婚。蘇岩告訴她如果決定不了,就讓時間來做決定。 馬躍陪文英散步聊天,馬躍承諾不管怎樣都會對蘇嵐和兒子好。文英告訴馬躍緣分來的時候擋不住,緣分要走你也擋不了,不管怎麽說很慶幸馬躍做過自己的女婿。 林亦男約蘇嵐出來向她告白。蘇嵐很欣賞他的直接,接受了他的追求也向他訴說了文英的病情。 文英知道了蘇嵐和林亦男的事兒後,也顯得很開通,跟蘇嵐說合適就帶回來看看吧,自己沒多少時間了不能在等了。蘇嵐將林亦男帶回家,文英看到大女兒生活有了著落也心安了,終于有了一點兒開心。

第31集

蘇岩打電話給大嫂交代一定讓文英看自己今晚的欄目,蘇岩通過和觀眾講述一對母女的故事,像母親表達自己過去的任性,並在電視上說出世界上最普通卻又最難開口對母親說的話:"媽媽,對不起,我愛你!",引得全場觀眾感動落淚。 蘇嵐和馬躍接兒子放學途中,兒子說起學校要跑接力賽,想讓媽媽陪著練習,馬躍知道蘇嵐最近疲憊主動要陪兒子練練,兒子特高興就和爸爸玩了起來。之後馬俊去買水的時候,蘇嵐和馬躍聊起:馬躍同意嵐嵐的觀點大家開始全新的生活,也表示會支持嵐嵐有喜歡的人,到時自己就搬出去。嵐嵐感謝其理解但是現在隻想好好陪著文英。 老大蘇可問媽媽還有什麽願望或是什麽人想見見,文英念叨起以前幫助過自己的老友馮阿姨,又想起有一屆學生的感情最深,特別想在彌留之際見見他們。蘇可答應母親,去和學生張榮國說,讓他召集其他學生。幾日後,文英在蘇岩和蘇康的陪同下,來到與同學們的聚會地點,大家聊起往事,氣氛愉快,學生們穿戴統一並系著紅領巾,想為文英做一次文藝演出,文英看著他們流下高興、欣慰的眼淚。

第32集

周伯伯和吳大爺在公園下象棋,倆人想去探望文英,又怕文英的孩子都在家去了添麻煩,正巧文英來電話讓他倆去家裏,原來文英想單獨和二人告別,還讓蘇可買了副麻將牌作為禮物贈予二人,希望他們與新朋友一起玩,三人含淚惜別。文英想請二人幫忙拍段影片給孩子們留個紀念。 蘇嵐和馬躍研究是否告訴兒子馬俊姥姥生病的事情,二人商量後決定告訴孩子,讓孩子多去看看姥姥。 一家人又在文英家聚齊,文英交代遺囑:存款、房產均分四份,蘇可主動放棄自己那份要給蘇岩。文英希望房子可以留下來,大家能多回來聚聚。文英還說出早年丈夫落水身亡的真相:當年在文英懷老四蘇康時,丈夫有過一段婚外情,被老大蘇可知道了,于是蘇可開始憎恨父親、反叛父親,讓東偏西,父親說離河遠點兒,蘇可偏偏往下跳,父親為救蘇可和另一個孩子犧牲了。于是,不知情的蘇嵐和蘇岩開始怨恨大哥,兄妹疏遠。文英請他們冰釋前嫌,畢竟當年蘇可隻是個11歲的孩子。文英覺得自己挨不過這個春天了,外孫馬俊突然說:"姥姥,要是到了夏天,是不是您就熬過春天了?"文英詫異,蘇可說:"咱們直接過夏天!" 一家人在三亞海灘,文英讓子女陪自己到海邊走走,畫面一轉到一年後,兄妹4人及子女,全家聚在文英老宅,新生命的降臨仿佛沖淡了對逝者的哀痛,大家要為去世的母親過生日,也看看母親留下的VCR,鏡頭重現了文英的身影和拍攝的過程,最後定格在文英美好的笑容上。(大結局)

註:分集劇情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職員表

出品人王鳳長、羅燕妮、張建強、樓忠福
製作人竇霞、張琳
監製鄭力齊、王儉、樓明、劉小平、李依群、儲忠義、薛勝宏景志剛
導演餘淳
編劇李學兵、黃健
攝影葛萌、甄春曉、呂振武、陳鵬
剪輯李風超
錄音張羽
發行竇霞

註:演職員部分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文英 (宋丹丹飾)

退休教師文英,本想開始悠閒生活的她在一次醫院體檢中被查出身患絕症,隻剩下最後半年的生命。這個堅強的老人列出了遺願清單,希望瞞著兒女去體驗自己以前從未體驗過的事物。可是生命中最後的180天裏,文英老師還要幫忙解決子女們生活中各種問題。

蘇岩 (楊紫嫣 飾)

性格極度叛逆,與母親總是冷面對待。楊紫嫣坦言:常人的叛逆期可能持續兩到三年,蘇岩的叛逆期卻始終存在,總覺得家人對她的關愛不夠。

楊紫嫣楊紫嫣

蘇可 (林永健飾)

一位在民政局辦事處專門辦理離婚手續的員工,他總是在"勸架"過程中被"誤傷",有很多讓人啼笑皆非的小幽默事件。然而身為家中的長子,他一方面要處理自己和妻子這一家子的問題,還更要兼顧母親和兄弟姐妹之間的種種關系,這讓他有時又分身乏術,也在這個過程中和大家鬧出了種種小誤會。然而當他得知自己的母親身患絕症之後,突然發現自己在忙忙碌碌之中,看似為了很多人去考慮,其實卻忽略了自己身邊最重要的母親,這也讓他成長和改變。


馬躍 (傅迦飾)

大女婿馬躍,雖然面臨妻子的不解和離婚的現實,但自始至終對前妻的理解和對孩子的呵護,讓這個男人充滿了溫情的正能量。

音樂原聲

歌曲名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風中的媽媽陳曦董冬冬巴圖片頭曲
我們彼此錯過的年華陳曦董冬冬王錚亮片尾曲
時光------插曲
老朋友------
一個人的老去------

影片評價

大結局笑中有淚感人心脾,詮釋大愛引網友熱議親情無價。

同樣的家庭劇,不一樣的感動是廣大觀眾的一致聲音,很多人更是通過這部劇感受到了親情的可貴。有網友表示,"很佩服那樣一個堅強勇敢樂觀的媽媽,以後對自己父母及家人的愛要多一點,寬容多一點,關心關註多一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