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俗

婚俗

各族人民按照自己的習俗,舉行各具特色的婚禮,具有各自濃厚的民族獨特風採。

  • 中文名稱
    婚俗
  • 外文名稱
    marriage custom
  • 拼音
    hun su
  • 詞性
    名詞
  • 定義
    按照自己的習俗,舉行各具特色的婚禮

廣西少數民族

婚姻是人生的大事,廣西少數民族對此十分重視,形成了種種奇情異趣的風俗.壯族男女青年除了對唱山歌拋綉球、投果子表白戀愛之情外,還有碰紅蛋、當街對望、打木槽示愛、贈鞋定情、服飾示戀、手電筒探情等多種向對方表白戀愛之意。結婚時,新郎用牛車去接新娘桂林地區龍勝縣龍脊一帶壯族,結婚時有背新娘、砍梯、拆橋、對歌等獨特婚俗。

新娘出嫁時,通常由一個父母健在、子女雙全的男子或者由姑娘的父親,背著出門,叫做背新娘。背時,要脫去新娘的鞋,到門外才給穿上,表示她腳印已經出門,日後一心向著夫家。也暗示姑娘離家並不情願,是讓人背走的。

新娘出夫家,不坐轎,由十幾位伴娘和歌手陪送。嫁送中必須有給新郎的一雙鞋、一套衣服,給家婆、伯娘各人一塊胸圍,給家公、伯伯各人一條腰帶。新娘到達夫家,要踏著臨時搭的竹梯上樓,再走過為她架的新橋進入洞房。她登完竹梯,一位父母健在的男青年立即將竹梯砍斷。進入洞房,後面又立即有人拆去新橋。砍梯、拆橋,表示新娘後路已斷,今生永落夫家,生育子女,創家立業,也寓意新人結合,如意美滿,白頭偕老,永不變心。晚上,伴娘和歌手要與寨上小伙子們對歌。新娘次日回門,新郎當日或次日接回。晚上伴娘和歌手又要與寨上小伙子對歌,連唱夜,有茶歌、贊歌、情歌等等。

婚俗婚俗

有些青年通過這種機緣機中了意中人。壯族青年傳統的體育文娛活動,和表達愛情意願的獨特方式。綉球 有圓形、方形、菱形,有的還做成各種動物形狀。上端有條彩帶,下端系一束尺多長的彩絲穗子,球內填充谷糠或歌或表演節目。再輪換拋球。綉球作為愛情信物時,拋法又不相同。有的是在對歌時,姑娘趁無人註意悄悄地送給意中人,對方則以手帕、毛巾之類物品回贈,兩人繼續對唱下去,借以增進了解。有的是姑娘看中了誰,便定點拋過去,對方如亦有情意,即系上禮物,還拋過來。綉球能開啟雙方心扉,為彼此的進一步接觸、了解,創造條件。夜婚桂北部分壯族地區婚俗,也稱火把婚。婚期晚上,新郎帶二三十人,點著火把,邊走邊唱,直往女家。到女家村寨邊,先與新娘女伴對歌,一般總是讓男方贏,男方再派一口齒伶俐的小伙子進寨,走近女方家門,又被姑娘們攔住,用歌聲盤問,對答無誤,才準進門迎親。新娘上路,由二三十位女伴陪送,一路上邊走邊與迎親男青年們對歌,在歌聲笑聲中,簇擁新娘,到達男家拜堂成親。新人進洞房後,男女青年繼續對歌,直到天明。通過對歌,他們互相認識、了解,有的交上朋友,進而締結夫妻良緣瑤族的婚姻風俗更奇特,有爬樓說愛,隔牆談婚;有熱飯傳情;還有男嫁女,兩邊頂等多種婚戀習俗。苗族有搶頭巾結戀情,喝泉水定終生婚俗。侗族:迎娶新娘,不備花轎,隻派引路郎和押禮公挑著禮物前往。

入暮到大約半夜時分,才將新娘接到男家,迎親禮物也較簡單,一般是三四十斤肉,二三十斤酒和一些菜餚。新娘出嫁前夕,雞叫第3遍,引路郎將新郎家的燈籠掛在新娘房門上,連催次,新娘依依不舍地走出房門。隨引路郎上路前,新娘剪下燈籠的草繩,掏出早已編好的花絲帶系上,表示她的心和新郎已經相連。青少年,在這天集體祭掃革命先烈和革命前輩墳墓,緬懷先輩業績,開展革命傳統教育,舉于形式多樣的紀念活動。

婚俗婚俗

清明時節,春意盎然,城市人們喜歡趁此良辰佳日,遠足踏青,尤其愛上堯山,賞花,登攀,或進行野餐。清明節的傳統食品是粽子粉蒸肉等。彝族:姑娘和小伙子談情時,不像其他少數民族那樣公開表露,而是極為秘密,待雙方確立了戀愛關系後,姑娘便把自己戴的手鐲脫出來,男女各執一邊,發誓白頭偕老,永不變心後把手鐲拉斷,這便是彝家的秘密談愛,斷鐲定情婚俗。水族訂婚儀式十分奇特,男方挑酒內到女方家設宴定親當天,女方家要殺雞款待,並將整隻雞放入鍋內煮,煮熟後,如果雞眼是開的,說明這門親事定了;要是雞眼是閉的,那親事就拉倒了。

新娘出嫁時,弟弟要扶姐姐出門,姐姐便把事先準備好的雙筷子分出兩雙來給弟弟,寓意出嫁的姐姐不忘弟弟,與弟弟分福共享。佬族:有罵親習俗,姑娘出嫁吉日,新郎家派兩個後生家和媒人一起來新娘家接親,這時,女家的長輩、兄弟、姐妹和親戚便異口同聲大罵媒人,俗稱罵親:罵了媒人既提高了新娘的身份,據說還吉利,所以當母親的便把媒人罵得狗血淋頭。此時的媒人隻好作啞裝聾,任由對罵個痛快。

回族

媒人

回族的婚俗中,有兩種人很重要:一是媒人,一是男女雙方的舅舅。回族有句俗語:"媳婦美不美,全憑媒婆一張嘴"。意思是有了一個好媒人,就能娶到一個聰明賢慧、勤勞善良的好媳婦,足可見媒人的重要性。經媒人多次說合,男女雙方有所了解後,媒人和男方主婚人便攜帶簡單禮品到女方家去相親。在相親過程中,不但由女方父母相女婿,而且要有意安排一個"偶然"機會,讓男女見面,女方家若肯收下男方所贈的禮品,即表示"相中"。然後,商定訂婚的日子。

主麻日定婚期

回族把定婚稱為"道喜"。道喜日期以"主麻日"為佳,這天凌晨,男女雙方家要過乜貼,以寄托美好的希望。定婚前,要贈給女方一定的禮物。然後由男方舅舅或媒人與女方議定婚期,一般也以主麻日為婚期,還要看是否公歷、農歷的雙日。之後女方家長即向未來女婿回贈衣服鞋襪等禮品,等待婚期到來。

路遇水井蓋紅布

訂婚的男女雙方在結婚前一個月,新人不能見面。在結婚的前一天或當天凌晨,新郎才到女方家舉行"尼卡罕"儀式。儀式後,男方即可迎娶新娘。回族稱新娘為"新姐姐"。新姐姐梳洗打扮完畢,臨行前要大哭一場,即使沒眼淚也得擠幾滴,否則,會被別人笑話。在迎娶的路上,若遇到水井,要用紅布或紅紙覆蓋,表示新人將來不會遇到坎坷。娶親途中,還不能與其他的娶親隊伍相遇,若不期而遇,新娘要相互交換褲帶,以防"沖喜"。儀式上,賓客們會向新人索要"喜物"。新郎于是端起早已準備好的一大盤核桃紅棗等撒去,引得男女老少爭相搶拾,以求喜慶。隨後主人邀請賓客入席歡宴,慶賀新婚。

註:由于回族在我國分布較分散,且受到其他民族的影響,各地的婚俗不盡相同,在此就不一一介紹。

苗族

婚俗婚俗

正大光明去"遊方"

苗族婚姻比較自由,青年男女婚前都享有充分的社交自由,父母一般不幹涉,每逢節慶、趕場的日子,他們便利用聚會的時機對唱情歌、談情說愛、互訴衷情。這種婚前戀愛的方式在貴州黔東南稱為"遊方"。遊方是黔東南一帶苗族青年男女自由戀愛的一種傳統習俗。遊方的地點除在每個村寨所設的固定的"遊方坡"外,還可選在離村寨較遠的河岸、撟頭、田間或花木叢生、風景宜人的山谷去進行遊方活動。但都得按照苗家的規矩,青年男女遊方的地點必須在公開的地方進行。如果在隱蔽的地方進行這一活動,一旦被人發現,就會認為是不正當的行為,受到社會輿論的譴責。新婚當夜不同房

經過一段時間的遊方後,如果雙方情投意合,通常是互贈信物或立下山盟海誓,私下訂婚。私下訂婚的男女到了約定的婚期,男方就邀請幾個伙伴到女方寨子"遊方",順便將女子帶回家中。按照習慣,新婚夫婦當夜不能同房,新娘要由男方的姑嫂陪伴過夜。第二天,男方托媒人攜帶禮物去女家提親。如女方同意,便收下禮物,宴請媒人。隨後,女方備一份與男方相等或稍多的禮物回贈男方。男方得知女方贊成這門親事,便設宴招待前來祝賀的親戚朋友。

新婚後不落夫家

過去,,黔東南地區的苗族在新婚後有"不落夫家"的習俗。新娘結婚不久便回娘家居住。屬于父母包辦婚姻的新娘,在舉行結婚儀式的當天或次日,即回娘家居住。住娘家的時間,未成年的早婚婦女一般是六七年,成年婦女一般為三四年。在此期間,僅僅在農忙和重大節日,或遇到夫家喪事時才可暫回夫家居住。

藏族

擇婚

過去西藏貴族家庭的子女,男孩到了16歲,女孩14歲至15歲時,父母們便開始考慮他們的婚姻,選定配婚對象。首先要為子女暗地選好幾家與自己家族地位相當的姑娘或男子後,一般是先委派家族裏的強佐(即管家)作為主人的代表,帶上緞綢、藏銀、食物及哈達等禮品前去已擇定的某個家族提親,並請求告知家府子女的屬相和元素,如果其家族同意作候選親事,便會很樂意地告知子女的屬相和元素。如果不同意,他們就會以子女已經定好親事或不願過早讓子女結婚等為理由來婉言謝絕。當強佐(管家)獲得對方的屬相和元素後,家族要請高僧佔卜,看與誰結緣合適。

求婚和定婚

經高僧擇定與誰結緣後,便由家族內品位最高的兄弟或舅舅帶上豐盛的彩禮和清單,前往擇定的家族求親。送禮談妥後,再請高僧佔卜,擇出訂婚吉日。

婚俗婚俗

訂婚這天,男方要送給女方家中老少尊卑每人一條哈達和豐厚的禮物,女方要準備好酒飯等,盛情款待。雙方代表進入正廳依次入座後,主人家端上"切瑪"敬茶酒。求婚之家獻上禮物,特別向家母送上一塊"幫典",用來作為母親養育女兒之“奶錢”。之後,便把一式兩份婚約放在高腳盤內,由證人高聲朗讀,另一證人認真核對。念畢,證人把兩家的家印當眾蓋在婚書上,然後鄭重地由女方與男方代表分別交給對方父親,接著兩家父母向證人獻哈達,表示謝意。舉行訂婚儀式時,青年男女都不參加,隻是家人出席。儀式結束後,女方家宴請賓客,歡聚一天;傍晚男方家人離開時,女方家庭向每個來客獻一條哈達

舉行婚禮

男方家請星相師卜算黃道吉日以確定婚期(藏語“念孜”)。舉行結婚儀式的頭一天,男方派人把一套漂亮的服裝和眼飾用綢緞包好,送到女方家中,讓新娘穿戴。迎親這天,男方家要找一位有身份的人,帶上一隊人馬和彩箭,彩箭上有明鏡、璁玉、珠飾等,並牽上一匹顏色與女方屬相吻合且是懷孕的、打扮考究的母馬以供新娘乘騎,前往女方家迎接新娘。女方在馬隊到達之前,要舉行敬"切瑪"茶酒等告別儀式。當男方迎親隊伍進門之後,先把彩箭插在新娘背上,接著又將璁玉放在新娘頭頂,表示新娘已屬于男方家人。女方送新娘出嫁,一般帶去一位陪人,當姑娘出門時,女方家人一手拿彩箭、一手拿羊腿,站在樓上高喊:“不要把我家的福氣帶走呀!”反復多次,直到姑娘走遠。

馬隊起程,領隊的應是屬相最好的(一般都請星相師),他穿著白袍,騎著白馬,手中拿著九宮八卦圖,接著便是迎親代表,然後是娘家隨侍新娘出嫁的隨從。一路上,男方家人要侍候在路旁,向馬隊敬3次酒如果路上遇到抬病人、倒垃圾、背空筐子的人,便認為是不吉利,婚後要請僧人念經消災。馬隊行進期間,隨行人員高唱“諧青”(大歌),新娘則要邊行邊哭。

男方在新娘到達之前,必須裝扮大門,專為新娘下馬準備墊子。墊子是裝著青稞麥子的口袋,鋪上五彩錦緞,面上用麥粒畫成“卐”符號。家人手捧“切瑪”和青稞酒在門口迎候。新娘到夫家門前,先喝3口酥油茶再下馬,腳要踩在撒有青稞和茶葉的地上。新郎母親提著一桶牛奶歡迎新娘。新娘用左手中指浸奶水,向天彈灑幾點,表示感謝神靈後,由新郎給新娘獻上哈達,方能迎新娘進門。

傳統的進門儀式十分繁瑣,從下馬、進門、上樓到入廳,每次都得喝一次頌歌、獻一條哈達。新娘進入男方家門後,首先要給家族護法神祈拜。爾後新娘要坐在新郎身旁和雙方親屬圍坐一起會餐、互送禮物。參加婚禮的親友們也獻哈達、送禮品,以表示祝福。然後把一對新人引上房屋頂層,由喇嘛誦經,祈求家神庇護新娘。當屋頂豎立起一桿經幡時,新娘家的代表即庄嚴地宣布:從此,新娘同新郎家族的其他成員一樣享有平等的權利

婚禮一般都要舉行5至15天,這要根據家族經濟狀況來決定。在舉行婚禮的幾天裏,也有特別親近的親戚或朋友包下婚禮中某一天的全部支出。婚禮的幾天裏都請有專人跳藏戲唱歌助興。

藍靛瑤

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可是,巴馬縣所略鄉一帶的瑤族(土瑤)卻與眾不同,是“女大當婚,男大當嫁”,別具一格。這裏的“女婚男嫁”特點,大體上有這麽幾個階段。當男女青年都長到18歲後,就開始講究修飾,喬裝打扮一新,女青年似花蕊朵朵,男青年個個英俊瀟灑。通過趕街、走親訪友、耍老表、節假日唱山歌,打陀螺,拋毽子等方式,進行談情說愛,互相了解,這是認識階段。

在認識基礎上,雙方互請到家做客,彼此進一步掌握對方為人、性格,家庭成員,家庭經濟等情況。這是加深認識、了解、建立愛慕之情階段。每逢農忙季節和節假日,女方總要請男方來幫助犁地、耙田,耕種,收割,蓋房子等,這是考察對方勤勞能幹還是好逸惡勞階段,是最關鍵的階段經過一兩年的交往接觸,雙方產生了深厚感情,女方就偷偷買布,精心地打好精致的布鞋送給男方,男方收到信物後,就選擇買手鐲、頭簪、戒指,耳環或手表等其中的一兩件送給女方,彼此作為定情物,確定自己的心上人。

婚俗婚俗

但是,這些交往仍然是在秘密的條件下進行,屬保密階段。經過以上四個階段以後,女方便請男方派老人帶上幾斤酒,糖,一些煙餅等禮品來訂親,要求上門,將婚事公布于眾,從這以後,女方就負責籌備一切嫁妝床上用品家具等。待東西備齊,女方就擇日接男方過門。

男方出嫁即將離開家時,先由嗩吶手吹上一輪告別父母的嗩吶,然後對空鳴槍(粉槍)三響,放鞭炮,再跪拜祖宗和父母,與親人一一告別,在12-13人送親陪同下高高興興出門。當送親行至離女方家二三公裏時,又對空鳴槍三響,女方家聽到槍聲後,立即鳴槍三響,示意對方,一切備妥,可以進門。

當新郎走到家門時,雙方同時各鳴槍三響,頓時,由一老人扶著迅速跳過燒在門口的火堆和三個竹圈子。以示凈身,就進門拜堂。送親的人一一接受對方前來敬酒後,才能坐下休息,待後入宴席

洞房花燭夜”,本應是小兩口最幸福甜蜜之夜,但是,他們不是溫柔同眠,而是把洞房的新床鋪讓給送親的老人休息,享受女家的厚愛,新郎新娘分別陪同青年男女唱山歌,談情說愛到天明。

婚俗婚俗

男嫁到女家(即上門)後,改用女方家的姓,作為女婿,在家庭成員中有同等的地位,共同享受財產,繼承產權。在村寨裏,分到同等的生產、生活資料,人緣好精明能幹的,還可以當村幹、寨主等要職。在社會上,與眾一律平等,不受他人歧視。瑤族上門,除直接在女方家當家不回一種外,還有另一種叫做上兩邊門,也就是兩邊家都住,耕種兩邊家的田地,贍養兩邊家的父母,享受兩邊家的財產。第三種是倒回門,就是到女家住上若幹年以後,又攜妻帶子回老家住。不論是哪一種,都是經過雙方老人同意,夫妻共同商量決定的。

男人上門好處很多。首先,婚事簡辦,結婚時,男方不辦酒席,女方不向男方索取各種財物和彩禮,男方隻象征性的拿少量禮品就成了。其次,破除了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從根本上徹底解除純女戶沒有人贍養老人的後頤之忱,有利于貫徹計了嫁女長期不落夫家的陳規陋習。最後,上門女婿,自由戀愛,婚姻自主,思想基礎好,感情深。因此,凡是上門女婿很少有離婚的現象。

土家族

土家姑娘在接到男方通報結婚的日子前十大半月,就不再出門做活。先是在吊腳樓閨房架一方桌,置茶十碗,邀親鄰九女依次圍坐,哭起嫁歌來,新娘居中,叫“包席”,右女為“安席”,左女為“收席”。新娘起聲,“安席”接腔,依次哭去,不分晝夜。哭有規矩:母女哭,姑侄哭,姊妹哭,舅甥哭,姑嫂哭,罵媒人……哭三五天,有長達十天半月的。主要內容有回憶母女情,訴說分別苦,感謝養育思,托兄嫂照護年邁雙親,教女為人處世等。

哭嫁歌一般為即席作,見娘哭娘,見嬸哭嫁。哭詞各不相同,也有固定哭詞,如“比古人”、“共房哭”、“十畫”、“十綉”、“十二月”等。哭有曲調,抑揚頓挫,是一門難度很大的唱哭結合的藝術。嫁娘必在此前求師練習(當然是秘密的)。哭時以“嗡”、“蠻”、“啊呀呀”等語氣詞,一泣一訴,哀婉動人。

婚俗婚俗

土家女哭嫁俗流傳久遠。清代土家詩人彭潭秋記載說:“十姊妹歌,戀親恩,傷別離,歌為曼聲,甚哀,淚隨聲下,是‘竹枝’遺意也。”古竹枝詞裏有首詠哭嫁詩:桃夭時節卜佳期,無限傷心敘別離.

哭娘哭嫂哭姐妹,情意綿纏淚如絲.

用哭聲來慶賀歡樂的出嫁,用歌舞來祭祀死去的親人,看似不可思議,卻充分反映了土家族獨特的稟性及文化意識。

滿族

滿族青年男女相愛後,婚前有一個"相看"的程式,即男方母親到女方家觀看姑娘的容貌,尋問年齡,並考察姑娘家的有關情況等。如果各方面滿意,男方母親就送一份禮物給女方家,婚事就算確定了。結婚前幾天,男方家要給女方家送彩禮(俗稱過禮)。彩禮一般經較豐厚,有衣服,首飾,器皿和現金等。結婚前一天,新娘由陪娘陪伴,坐轎或坐車到男方家附近預先借好的住處下榻,俗稱"打下墅",第二天由男方在下榻處迎娶新娘。這種風俗源于歷史清朝軍隊多年征戰,長年不歸,滿族姑娘赴軍營完婚,需先在軍營附近借房暫住,久而久之,便成一俗,現此俗已變,改為在女方家迎娶。

結婚這天,由父母子女俱全的長輩婦女布置洞房,鋪好床後,在被子四周放置棗子花生、桂圓、傈子,取其早生貴子之意,然後在被子中間放一如意或蘋果。同時在洞房內奏樂,稱為響房。喜轎要裝搶得十分漂亮,並擺在院子裏,叫做亮轎。

婚俗婚俗

婚禮這天,新郎由長輩陪同到女方家迎親,在女方家向岳父岳母叩頭後,即可迎娶新娘返家。一路嗩吶高奏,鼓樂喧天,吹吹打打地一直把喜轎抬到洞房外。進洞房前,地下放一火盆,新娘的喜轎從火盆上經過,據稱這是為了避邪。喜轎到了洞房門前,新郎手拿弓箭,向轎門連射三箭,俗稱為箭射新娘,射完後新娘才能下轎,新娘下轎後,有人將一個紅綢扎口,內裝五谷雜糧的花瓶(俗稱寶瓶)放在新娘手中。接著在門坎上放置馬鞍,讓新娘從上面跨過去。當新娘在床上坐穩後,新郎就可以揭去姑娘頭上的蓋布。這時候,新郎新娘按男左女右的位置並肩坐在新床上,舉行坐帳儀式:由長輩婦女把新郎的右衣襟壓在新娘的左衣襟上,然後新郎新娘喝交杯酒,吃半生不熟的面食,以含生子之意。

接著還要舉行拜堂儀式:新郎新娘要拜天地、祖先、父母和長輩,夫妻要對拜。晚上也有鬧房的習俗。婚禮期間,男女雙方家裏都要大宴賓客,接受親朋好友和來賓的祝賀。

滿族婚禮有比較固定和較為繁瑣的禮節,散居在各地的滿族舉行婚禮的過程也略有出入,但總的過程可歸納為:相看、送小禮、過彩禮、婚禮四門五個部分。

台灣

台灣婚禮婚俗:結婚前夕

婚俗婚俗

祭拜:男方在婚禮前天要祭拜祖先,告知有婚事要舉行。

安慶禮:依八字、房屋座向等等,拜母床。

台灣婚禮婚俗:大喜之日

祭祖:男方出門迎娶前,應先祭祖。

迎親:迎親車隊以雙數為佳,六的倍數最佳。

燃炮:迎親禮車應于路途中燃放炮竹以示慶賀。

食姊妹桌:新娘出發前要與家人一起吃飯,表示別離,大家要說吉祥話。 請新郎:禮車至女家時,男童持茶盤恭候新郎,新郎下車後予以男孩紅凶答禮,進入女家。

討喜:新郎與女方家人見面問好之後,應持捧花給待嫁之新娘,此時新娘之姊妹或好友應刻意阻撓。經新郎請求後以九九九元紅包禮成交,喻長長久久。

蓋頭紗:新郎予捧花後,將新娘頭紗放下並挽出大廳。

拜別:新郎與新娘上香祭祖,新娘叩拜父母道別,親郎行鞠躬禮即可。

出門:新娘由福份高的女性長輩持竹飾或黑傘走進禮車。

禮車:應掛棵由根至葉的竹子,根上掛著蘿葡,意“有頭有尾”;禮車後方則有朱墨畫的八卦竹飾。

敬扇:新娘上禮車前,由生肖吉祥之男童持扇置于茶盤給新娘,新娘贈紅包禮。 不說再見:當所有人要離開女方家門時,絕不可向女方家人說再見。

潑水:新娘上禮車後,女方家長將一碗清水、稻谷及白米撒向新娘,代表女兒已是潑出去的水,並祝女兒事事有成、有吃有穿。

擲扇:禮車啓動後,新娘將扇子擲至窗外,謂棄性子;擲扇後應哭幾聲且在禮車後蓋竹篩象徵繁。

迎娶:隊伍以竹篩為先,表竹連根葉,竹端系豬肉一片,防邪神百虎。

摸橘子:由拿著兩個橘子的小孩迎接新人,新娘輕摸橘子,並贈紅包答禮。

牽新娘:新娘下禮車時由男方福氣長輩持竹篩頂在新娘頭上,並扶持新娘入廳。 忌踩門檻:門檻代表門面,故新人應橫跨門檻過去。

新娘入廳後要跨過火盆踩碎瓦片。

拜天: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相拜,送入洞房。

進洞房:以竹篩覆床,桌上置銅鏡壓驚,新人坐在預先墊有新長褲的長椅上,謂兩人同心,並求日後生男。然後新郎掀開新娘面紗合飲交杯酒、吃甜湯,象征早生貴子。

忌坐新床:婚禮當天,任何人皆不可坐新床。

觀禮喜宴:宴請客人,同時舉行觀禮儀式。

送客:喜宴完畢後新人立于門口端香煙、喜糖送客。

吃茶:由男方已婚親友喝新娘的甜茶說吉祥話並贈紅包。

鬧新房……

永善彝族

一、定婚

永善彝族的婚姻,基本上有婚約,這被稱為“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約定,從今天的法律眼光來看,不具備法律效力,但已約定俗成,是彝族大家庭信守的準則,一諾千金,即使一兩歲就定親的娃娃親,也是很少毀約的。婚約的締結,一般遵循以下過程:

提親。男方相中了誰家的姑娘,首先由父母提談,探聽女方父母的口吻,如果口風好,有締結婚約的可能,再請媒人(彝語府嘎)到女方家去議親。其中有一種特殊情形,那就是舅舅家有優先權。舅舅家開口(彝語懇抵)要娶的,其它人家不得再提親。彝族有句名言:“喔呢啊門止”意思是“舅舅當母親”,因此很尊重舅舅,多數姑娘會為嫁到舅舅家,尊養舅舅而自豪,其父母也因能報答後家兄弟而高興。

說親。即男方請人帶上一壇酒、九個熟雞蛋,到女方家商議締結婚約的有關事宜。包括是否應允這樁婚事,商議聘金(彝語府者,俗稱彩禮銀子)及送聘金的時間。聘金多少不等,多則上千元,少則幾百元,尾數為“八”或“九”,一般分三次送,不能一次送完。

燒雞(彝語者灑)。第一次送聘金叫燒雞。即選取吉日後,由媒人帶領求婚的男孩及其長輩、親友數人(必須是奇數,多為九人)帶上一壇酒,九個熟雞蛋、一對小雞(一雌一雄)和約定送呈的聘金,到女方家舉行正式定婚儀式。女方親友數人(多為女性)在大門口往男方前來之人身上潑冷水,以示迎接,進屋乃止。進屋後媒人將酒和雞蛋放在一堆裝滿谷物的升子旁,再將聘金放在升子裏,一起交給主人。寓意財谷豐盈,最後將小雞交與主人喂養,寓意這對小鴛鴦從此相依相伴了。隨即殺豬宰羊以待,主人一般要請親友與近鄰作陪,一是告知大家,雙方聯姻之事;二是共同慶賀。當夜,雙方親友拉家常、敘親情,多道祝福之辭,對酒當歌,通宵達旦。天明道別,女方父母還要打發一點錢給未來的女婿,以示接納。隨後,女方將禮節性地回訪男方,男方隆重接待。燒雞表示婚約的正式締結。

二、結婚

和定婚一樣,結婚也要經過幾個過程。

擇期。男女雙方到一定的年齡,女方年齡為奇數(多為十七、十九、二十一、二十三)時,由男方找“畢摩”先生測算,選擇吉日良辰。測算依據是男女雙方及父母生辰八字。主要看女方家是不是“出人年”,男方家是不是“進丁年”,其次看有沒有其他“相克”。

送期。擇好婚期,男方請媒人帶好一壇酒,九個雞蛋,去告知女方。

接親(彝語下母)。婚禮分二天兩地舉行。第一天女方家為主,男方組織迎親隊攜帶一壇酒,九個雞蛋和為新娘準備的衣服、頭飾、氈衣、裙子、腰帶、鞋襪到女方家迎接新娘、搬運嫁妝。迎親隊除媒人外全為男性,由媒人領頭,一定要有新郎一名弟弟參與,沒有親弟弟,堂弟弟也是可,其他人員不僅要年青力壯,而且能歌善舞、能言善辯,否則女方親友會小看男方,甚至嘲笑男方親友無能人。

潑水。迎親隊到大門口時,新娘的女友姊妹們使勁地往他們身上潑冷水

抹花臉。吃過晚飯,待夜幕降臨,女方的姑娘們以水調勻鍋煙煤、陽塵,先抹新郎之弟(彝語下母北,俗稱花臉頭),再抹到部分迎親隊員的臉上,花臉不能全部抹完,且必須奇數個。抹花臉後來不能再洗臉,要回到新郎家一起洗後將水潑到新娘床下。

對歌。抹花臉後,女方兩名女歌手開始挑戰,迎親隊的兩名歌手迎戰。形式兩人對兩人,你一句我一句,你一首我一首,同曲同詞,邊舞邊唱。內容或天文地理、古今中外,竟比知識淵博;或互相戲謔,引親友開心、愉快;或表達傳統、倫理與先哲,教誨後生晚輩;或述說人間至純至真的親情。舞姿古樸,曲調優雅,詞意華美,回答往返,蕩氣回腸。雞鳴時改唱留親歌(彝語仍得格)。形式由二對二改雙方集體對唱,各自由一名歌手領唱,用同一曲調,各用各的唱詞;內容一是女方對迎親隊的調侃、鞭撻,二是對新娘的挽留,三是迎親隊表達一定要接走新娘的決心和對後家的安慰,幽婉的曲調,感傷的詞句,把新娘與親人之間的依戀和離愁別緒表達得淋漓盡致。與此同時,新娘已梳妝打扮穿上嫁妝。

婚俗婚俗

扯耳朵(彝語撓北克,俗稱搶親)。黎明將至,女方的年青男女一層又一層地把新娘圍護在中心,迎親隊則一次又一次地保護新郎之弟沖入人牆去扯新娘的耳朵,直到扯著為止。

哭親。扯了耳朵,新娘已成別家之人,開始哭別親人。首先是父母,往下是兄弟姐妹等,內容歷數父母的養育之恩,兄弟姐妹的手足之情,以及難以報答的憂傷。

背新娘。哭親後即發親,由新娘之弟將新娘背出門交予迎親隊,新郎之弟背著新娘往男方進發,婚禮主場也是由此轉到男方。接親的人一部分抬嫁妝,一部分輪流背新娘,一直背到新郎家。新娘不能著地,中途換人背時,先墊上草席供其踩踏,送親的人中專門負責拿草席的是新娘的小表弟(彝語席帖)。也隻有草席這東西是由送親人拿。

送親(彝語府母)。女方要派親友護送新娘至男方,願意前往的都可以參加送親,一般數十人不等。還要從中挑選兩三個姊妹陪伴新娘。

進親棚。新郎家在大門外適當的地方搭一個簡易露天棚子迎接新娘,謂之親棚。將至新郎家,迎親隊將新娘背入親棚,送親的人們圍坐兩側,新郎家抬出酒,每人斟一碗,賓主相互勸飲,氣氛熱烈。

梳頭。親棚裏,仍由在後家給新娘梳頭之姑母(新娘父親之姐妹)將來時的一股辨子分梳為兩股,寓意此青絲已分屬娘家與婆家。彝語有句話“外侄100根頭發有50根是舅舅家的”根源于此。

入房。斟酒梳頭完畢,仍是新郎之弟將新娘背入新房。送親的姐妹與新娘同臥,直至三天後回門,此期間,新郎不得與新娘同寢。是夜,再次對歌,風格一改女方的婉約,以高亢歡樂為主旋律。

送客(彝語嘎灑)。第二天早飯後,男方為女方送親的人餞行。先把客人招呼在頭天搭親棚的地方坐好,再用簸箕抬出羊卦、豬苦膽、豬連貼及感謝媒人、孝敬長輩的謝媒錢(府嘎者)、舅爺錢(喔呢者)、伯父錢(拋喔者)、姑母錢(啊伯者)以及打發兄弟、表弟和其他送親小孩的兄弟錢(麻之者)、表弟錢(席貼者)、小孩錢(確渣革渣),每份錢物搭一瓶酒。每組錢都不多,隻是禮節性的。媒人看了豬苦膽、豬連貼,祝福說:“苦膽亮汪汪,苦膽把把長,兩家親情地久天長。”

回門(彝語約哪古)。三天後,新郎新娘及陪同的兄弟姐妹一行,多則十餘人,少則幾人,帶上一壇酒,有的還要牽一隻羊回謝後家。後家再次殺豬宰羊以待。此後三五日,新郎獨自將新娘接回圓房,正式成為夫妻。

送清凈菩薩(彝語寫俄布)。婚後,男女雙方都有要請畢摩先生送清凈菩薩,解除污穢,驅逐鬼怪。清除口舌是非,以圖全家清清凈凈、和睦安康。

三、婚後拜年(彝語角古)

結婚後,每逢過年,夫妻都有要回家拜年,所帶禮物主要是一壇酒、九個熟雞蛋、半邊豬頭。

四、婚配禁忌

永善彝族乃至整個彝民族都很尊崇血緣和宗法製的家族關系,嚴禁家族內通婚。解放前多禁等級外通婚,禁與外民族通婚,現已開放。故有人稱永善彝族的婚姻為“等級內、家族外婚姻”。姨媽、姨娘家子女互稱兄弟姐妹,一般不相許配。

五、常用數位

永善彝族婚姻過程中多用“三、五、九、十一”等奇數位,偶數字僅有“八”偶爾用一兩次,最喜歡用“九”。“九”彝語讀“固”,“固固口口”表示牢固久遠之意,這是父母希望子女感情久遠,婚姻美滿,家庭穩固、幸福,可謂用心良苦。忌諱“四、七”。

佤族

佤族家庭屬下父系製,女子一般從夫居。佤族青年男女結婚前,男子要為女方家幹一段時間的活,少則幾個月,多則一兩年,以作為對娶走女方姑娘的補償。這種形式帶有從妻居到從夫居過渡的痕跡。

青年男女結婚一般都選擇在農閒季節:一是在農歷四月,即佤族舉行砍牛尾巴祭祀活動到蓋木鼓房前這個月內;二是九月至十二月之間,從修完房屋曬台到祭祀水鬼這段時間內。佤族姑娘出嫁,父母要為她準備嫁妝。嫁妝主械有衣服、被蓋、紡織工具和生產工具。姑娘出嫁時所戴的銀器飾品一律不陪嫁,而是採取借戴的形式,借戴一兩年後歸還娘家,要不就由新郎家出錢購買。

婚俗婚俗

佤族的結婚儀式比較簡單,婚期共三天。第一天,男女雙方各自請本寨的鄉親們來吃一餐酒飯。第二天,男方給女方家送去聘禮,聘禮中含有部分現金、部分結婚用品和送給女方家的禮物。第三天,父母牽著姑娘的手歡歡喜喜同迎親隊伍一起送到男方家。新娘來到男方家後,由魔巴殺雞看卦,並對新婚夫婦祝福。歷史上,佤族部分地方保留有搶婚的習俗:男方乘姑娘在外勞動之機,邀約伙伴把姑娘搶回自己家裏,然後再舉行婚禮。這種習俗現已鮮見。佤族現在實行一夫一妻製,歷史上也有多妻的現象,在一夫多妻家庭裏,大老婆在家庭中沒有特殊地位,小老婆也不受歧視。

過去,佤族也有轉房的習俗。丈夫去世妻子可以轉房給弟弟,如弟弟已婚,經嫂嫂和弟媳同意,亦可轉為弟的小老婆。如女方不願意轉房,也可另嫁,但必須由新夫家付聘禮給亡夫之弟或同姓家族。夫妻不和,也可以離婚,但若為男方主動提出,則不退聘禮;若女方提出,則要退回聘禮。

水族

水族青年男女結婚要請陰陽先生選擇吉日,然後男方要給女方家送去較豐富的聘禮。聘禮中選擇吉日,然後男方要給女方家送去較豐富的聘禮。聘禮中除現金外,一般還有豬肉、紅糖、項圈、衣服、首飾等。女方則根據自己家庭的經濟狀況而置辦嫁妝。嫁妝中含有糯谷、生豬、布匹、衣服、箱櫃、腳踏車電視機等。婚前一兩天內,要舉行吃媒酒的儀式;男女雙方各請兩個證婚人,證婚人對飲一碗酒,青年男女的婚姻關系就算正式確立。

結婚這天,男方家置辦酒席,賓客盈門,嗩吶高奏,場面十分熱鬧,新郎在十多名同伴的簇擁下,帶著禮物和嗩吶手,喜氣洋洋地去女方家迎親。有的地方新郎不去迎親,而請一個未婚女子和7-9個小伙子代迎。迎親的隊伍到達女方村寨後,要與分發禮物給她們,才能到達新娘家。到新娘家後,迎親的小伙子們還要向姑娘們對歌,對歌聲來表達對新郎新娘的祝福。接著,迎親的人們受到女方家的盛情款待,席間還要吃新郎帶來的姐妹雞,新郎還要給廚房參廚錢等。女方家洋溢著熱烈的喜慶氣氛。

婚俗婚俗

當日或第二天(路遠者),迎親的隊伍迎上新娘離開女方家。新娘打扮得端庄而又漂亮。新娘打扮得端庄而又漂亮;長發盤結挽于頭頂,上面插滿了銀花和銀釵,身穿對襟、銀扣、寬袖的青紫色短衣,腰系紫色百褶圍裙,下穿長褲,頸戴各種閃閃發亮的銀項圈,胸佩雙龍戲珠、鸞鳳和鳴的銀壓頂,手戴三四雙銀手鐲,腳穿尖鉤扎金花鞋。新娘在陪娘、媒人的伴隨下,跪拜祖宗靈位,接著向父母、親人以及送行的人們告別。這時候,父母和親人要給新娘磕頭錢,親戚們要給新娘離家錢。新郎新娘還要用一丈多長的紅布或紅綢纏掛在手上,並系在陪郎陪娘的腰上,俗稱"掛紅",以象征吉利祥和。新娘出門時,要哭泣,並唱(哭嫁歌),同時手撐陽傘由兄長扶持上路。

新娘來到男方家門口時,要先為新娘褪喜神和捏喜鎖,接著在門坎上放一幅馬鞍,讓新娘從上面跨過去,並請一老年婦女持青竹梢一束,指掃新娘以示驅邪。新娘進入男方家後,要先向新郎及家人贈送自己親手縫製的布鞋

舉行婚禮時,新郎新娘要先叩拜祖宗牌位,然後向長輩和親友鞠躬,接著新婚夫婦向大家敬喜酒、喜糖、喜煙和葵花籽,並向大家致謝,同時接受大家的祝福。舉行婚宴時,新郎新娘要到每一桌來敬酒。當晚要鬧洞房。屆時,陣陣歡笑聲和歌聲從新房內傳出……按水族的婚俗,結婚當天新天新郎新娘不能同房,新娘由陪娘陪伴歇宿。

第二天早上,新娘由新郎陪同去挑一擔水回來,以示新娘已開始操持家務和在夫家生活。婚後,新娘要回門,小住娘家三五日後便回夫家生活。有的地方則新娘婚後在夫家住的時間很少,一般在娘家住半年以後才到夫家長住。

水族有招贅的習俗,如男方入贅女方家,其婚禮程式亦大同小異,隻不過以女娶男嫁的方式進行。婚後夫妻感情不和可以離婚,但限製甚嚴,若女方先提出,則要償還男方在結婚時所花費的錢財。寡婦可以再嫁,但不能嫁到夫家宗族居住的村寨內,且要由新夫家付給前夫家一筆彩禮。寡婦出嫁時,可以帶走自己的財物。如果情況特殊,寡婦也可以招男人上門,以繼承前夫的財產。

雲南傈僳族

德昌傈僳族新娘獨具特色的蓋頭極引人註目。蓋頭是黑色土布,蓋頭大,有的碩大無比,蓋頭使傈僳族婚禮充滿神秘氣氛。

婚俗婚俗

結婚這一天,新娘在娘家打扮妥當,由伴娘給她裹上頭帕,裹法和平時包頭帕不一樣,新娘的頭帕很大,包得如車輪一般。傈僳族的陪嫁物極簡單,數件頭帕、一件衣物和一床被蓋而已。頭帕是娘家親戚送的,娘家的兄、舅送的頭帕新娘就必須包起,于是新娘頭上的頭帕一般都是四五件土布,每件一丈二或一丈五,包時在最外層將布垂下,構成嚴嚴實實的蓋頭。現在的新娘好多了,包得並不是很多;而以前,有的新娘要裹上十件布的頭帕,致使蓋頭碩大無比。新娘雖被箍得頭痛欲裂,也隻好默默忍受。

送親開始了,屋內領親舞跳過之後,新娘就遮著蓋頭由伴娘陪著出了家門,離家門約幾十數停頓一下,伴娘為新娘取下遮著面的蓋頭,僅留扎得緊緊的車輪似的頭帕,如頭帕實在太大太沉,可適當取下一兩件布下來,減輕新娘的負擔,揭去蓋頭的新娘被眾女簇擁上路。

進男方家門前稍息,這時又要給新娘蓋上蓋頭,恢復原狀,欲進家門前眾女在新娘頭上撐開被蓋,遮住新娘,被男方家搶去被蓋後才進屋。進屋後蓋著蓋頭的新娘與新郎並排而坐,還要經過復雜的請拜、取名等儀式後,由伴娘揭去新娘的蓋頭,新娘的面目這才露出。舊時,因是包辦婚姻,不少新郎不知蓋頭遮住的新娘是啥模樣,對揭蓋頭忐忑不安。現在則不同了,多是自由戀愛,新娘是美是醜他自然知道,但蓋頭這一古老習俗在德昌傈僳族中沿襲至今,傈家婚禮隆重熱烈,這新娘蓋頭又平添神秘氣氛。

蒙古族

蒙古訂婚送禮多

如果蒙古小伙子看上了哪家姑娘,在訂婚前,要托媒人帶著象徵和諧甜蜜旺盛的白糖茶葉膠等物品,用一塊白手巾包著前去撮合,若女方收下,婚事則可以進行。女方收下訂婚禮後,男方還要向女方送三次酒,如女方將這三次酒全部收下喝掉,這件婚事便確定下來。當接近婚期,男方要給女方送一次禮,一般是煮整羊一隻,還有酒茶哈達。女方對送禮者熱情招待,雙方祝酒,口頌吉祥語句,對歌慶賀。

婚俗婚俗

新郎受掰羊脖考驗

鄂爾多斯蒙古族新郎以及迎親隊伍到達新娘家後,總會被女方家當作上賓熱情招待,大家在一起又吃又喝又唱又跳,好不熱鬧,這時,男方祝頌人會悄悄地離開宴席領著新郎來到新娘的房間裏。待他倆在客位上坐下以後,陪娘們就會端上來一個煮熟了的羊脖子招待新郎,並請新郎把羊脖子從中間掰斷,以試新郎的力氣大小。為了戲弄新郎,陪娘們早就將一根紅柳棍或一根鐵棍子巧妙地插進羊脖骨髓道裏。新郎如果事先有人指點,他就會識破其中奧妙,取出柳棍或鐵棍,很容易地將羊脖子掰斷。有的新郎則不識其中秘密,因而費盡力氣,弄得滿頭大汗,像烏龜一樣,又著急,又羞愧。而陪娘們則趁機用十分辛辣刻薄但不懷惡意的語言挖苦,取笑新郎。被譏笑得滿臉通紅的新郎,此時恨不得腳底下突然有一個可以藏身的地洞。娶親路上巧爭先

娶親路上,依照習俗,彼此都想搶先到家,男女雙方互相追逐戲逗。有時,女方的送親人搶去新郎的帽子,挑在馬鞭上,或扔在地上,新郎沒法,隻好下馬揀帽,這樣就耽誤了時間。有時,聰明的男方也有辦法,在離新郎家不遠的地方設一桌酒席,款待送親人,女方盛情難卻,隻好下馬喝酒,男方趁機搶先到家。一路上這樣縱馬奔騰,你追我趕,氣氛熱烈,富有濃鬱的生活氣息。

不拜天地拜爐火

娶親的日子,由男方殺雞佔卜選定。當天,由女方父母與介紹人一起把姑娘送到新郎家。新郎家準備酒肉招待。新娘到後與新郎一起握刀殺一隻,看雞肝紋路所示吉凶如何,如不吉利則由新娘新郎各自再殺一隻,待殺到雞肝出現吉象紋路為止。接著,新娘新郎舉行喝酒儀式,每人面前放一碗酒,碗邊抹上酥油,自己先喝一口,再喝交杯酒。新娘新郎喝完交杯酒,還共同招待介紹人和所有客人。然後雙方客人以及來賀喜的親戚朋友一起不斷地飲酒唱歌和跳舞,直至通宵達旦。

撒拉族

神聖界定的天命

撒拉族一般實行早婚製,女子9歲男子12歲就要承擔婚嫁“非日則”的安排。從此,符合年齡的女子

婚俗 - 台灣阿美族

婚前實習

中國台灣省的阿美人把婚姻看得特別著重,他們在女子出嫁之前必須先到男方家實習,男方家認為滿意後,才能結婚。阿美人認為,女子持家能力的強弱直接關系到家庭的興敗。因此,阿美人的家庭事務多由女方負責。女子在婚前到男方家實習,是為了鍛煉和檢驗女子的持家能力。阿美人把這段時間稱為婚前難關。男女青年戀愛後,女方要主動去男方家實習。接受男方家的考驗。在實習期間,女子除住宿在自己家外,吃飯、幹活都在男方家。在男方家實習過程中,要把她當成一家人來看待。男方家對女子的實習感到滿意後,就通知女方實習結束,這時男女雙方就可喜結良緣了。

白族

“轉山嶺”找情人

白族是個古老的民族,有著自己燦爛的文化,在戀愛、結婚、家庭問題上也是高度的文明和開化。雖然有婚外情的人會受到投江溺死的嚴厲懲罰,但是如果婚姻存在問題,每年都會有機會“轉山嶺”去尋找真愛。白族規定,每年在某個時段要給每個家庭成員三天時間,凡是婚姻存在些問題的家庭成員,在這三天中可以找往日的情人去到周圍山中某個安靜的地方互訴衷腸,可以卿卿我我甚至可以同居,以宣泄這一年的思念之情,別人無權幹涉。三天過後則必須回歸家庭。

彝族

新婚潑水

彝族認為,清水能驅惡除邪,帶來幸福。因此,彝族新婚時一定要潑水,為能經受住這個考驗,在迎親時,男家要選派未婚小伙子去接親,既要身體強壯,招架潑水的受寒之苦;又要精明能幹,完成“搶走”新娘的艱巨任務。有些地方的迎親是通過“搶”的方式完成的。在“搶親”的頭一天晚上,姑娘們會向小伙子展開猛烈的水戰。于是,聰明的小伙子便在天黑以前找到存水的地方,悄悄地倒掉一部分,以減輕“水災”的襲擊。

雲南拉祜族

已婚女子剃光頭

是中國雲南雙江縣的拉祜族婦女一種獨特的風俗習慣。她們認為光頭更好看。傳說,在很早以前,拉祜族人善長打獵,每次男人出去打獵,妻子也要去幫忙。為了防備在打獵中被猴、熊、虎、豹這類動物抓住頭發,都把頭剃得光光的。現在,拉祜族婦女已經不再和男人一起進山打獵,但她們仍覺得剃光頭舒適、衛生、不妨礙勞動,同時覺得這是民族婦女美的標志。因此,姑娘們從結婚之日起就把頭剃得光光的。

雲南普米族

出嫁忌回頭

在中國雲南普米族的婚俗中,也有許多禁忌。在迎娶新娘時,不能當天進男家,隻能在村邊的一個僻靜的地方留宿一夜﹙如新娘、新郎相隔很近,能在早晨太陽剛升起的時候把新娘子接到男家,可以不留宿野外),男方要先搭好木棚,留宿之夜男方家和村子裏的人都可以前去遊玩、作伴。入睡前由主人燒香,念上幾句祝詞,一般不舉行什麽儀式。另外,新娘在出嫁途中不能回頭張望,是一心向著夫家的象徵。新娘子不能騎騾子和穿白衣服。是出于對生育和忌白的表現。

長毯圍腰 求愛標志

在雲南德宏的傣族小伙子們有一種奇特的求偶方式,無論春夏秋冬,小伙子們如果想找情侶,他們就會拿一條寬大的毛毯把自己連頭帶身都裹起來,隻露出兩隻眼睛,然後站在大路邊,等待姑娘的到來,這也是未婚小伙子們的臨時標志。而沒有對象姑娘則會穿淺色大襟短衫、長褲,身束小圍腰。小伙子隻要看到這樣打扮的姑娘經過,都會上前說話求愛,如果姑娘們看上了小伙子,小伙子就會取下身上的毛毯,拉上姑娘的手離開大路去幽會。

傣族

傣家串姑娘 小伙子樓下訴愛意

串姑娘,傣語叫做“邀少”,是小伙子主動追求姑娘的主要方式。每當夜幕降臨,未婚的小伙子則會換上幹凈衣服,披上毯子,懷揣手電筒,握竹筇或琴,三五相約,去尋姑娘談心。對本寨姑娘無意的小伙子,往往會穿越田野,到外寨去尋意中人。串姑娘的小伙子一般不冒然登樓,隻在姑娘的竹樓下吹竹或拉琴,用委婉的琴聲傾訴愛慕之情,召喚姑娘下樓幽會。姑娘如果有意與小伙子相會,便會收拾打扮一番走下竹樓與小伙子相見,若想與小伙子進一步交往,則會在父母進入臥室之後,邀請小伙子登樓,在火塘邊傾心交談。

幽會俊小伙 姑娘夜間“儒控”

傣族開門節之後的幾個月,是小伙子串姑娘,姑娘借用紡場談情說愛的最好時機。傣族姑娘們,一般不會主動到小伙子家中串訪,她們尋求伴侶的方式,主要是借助夜間到寨場上紡線的機會與中意的小伙子幽會。這種方式,在傣語中稱為“儒控”。“儒控”的姑娘在天黑前梳洗打扮好後端上紡車,帶上兩隻竹凳到自己參與布置的場地上紡線。每位姑娘的長筒裙下都各藏一隻凳子,以紡線為名招引小伙子。而欲串姑娘的小伙子們,見到寨場上的火光,也會梳洗打扮,披上毯子,帶上手電,或吹竹或拉琴走進紡場。與紡線的姑娘們初次照面的小伙子,一進入紡場便開啟手電筒,照射姑娘的臉。姑娘們半遮半掩,忸忸怩怩地讓小伙子照來照去。小伙子看中某個姑娘以後,便會主動靠攏傾訴愛慕,而姑娘們若對小伙子有意,便會抽出筒裙遮掩的竹凳,讓伙子坐在自己身邊;如對來者無意,則任其挑逗也決不讓坐,隻是一個勁搖車紡線,對面前的小伙子熟視無睹。遭到冷遇的小伙子,便知趣地離開,重新找尋中意的姑娘。紡線的姑娘,一旦讓某個小伙子坐在跟前,便會與之熱情交談,時而停住紡車,逗樂嬉戲。夜深人靜之後,有情的男女便會合披一條毯子竊竊私語,直到黎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