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羅門

婆羅門

婆羅門(印地語: ब्राह्मण)源于梵天之口,婆羅門意為"祈禱"或"增大的東西"。祈禱的咒語具有魔力,咒語可以增添福祉消除災難與罪惡,因此執行宗教祭祀的神職者被稱為婆羅門。婆羅門是祭司貴族。婆羅門階級主要掌握神權,佔卜禍福,壟斷文化和報道農時季節,在社會中地位是最高的。婆羅門教將人分為四個種姓,婆羅門是最高種姓。

  • 中文名稱
    婆羅門
  • 外文名稱
    Brahmins
  • 讀音
    Póluómén
  • 分類
    祭司貴族

地位職責

印度四姓中,最高級種姓、祭司和學者的階級。為古印度一切知識核心人群,印度社會中最崇高的種姓。長阿含卷六小緣經、卷十五種德經、慧琳音義卷二十九等皆載此階級由梵天之口生,顏貌端正,清凈高潔,以習吠陀、司祭祀為業。依摩奴法典規定,四姓中婆羅門有六法,即學習吠陀、教授吠陀、為自己祭祀、為他人祭祀、布施、受施。故四姓中除最下之首陀羅族外,其餘三姓皆得誦吠陀、自作祭祀,然為他人祭師、教他人吠陀、受施等則僅限于婆羅門

婆羅門婆羅門

婆羅門由于職責和地位的特殊可享有許多特權。他們可以免交各種,因為人們認為,婆羅門已經以自己的虔誠行為償清了這種債務,他們不得被處以死刑或任何類型的肉刑,因為婆羅門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向婆羅門贈送禮物的人則得到祝福,他們將在今生或者來世,獲得一定的善報。最受歡迎的禮物是土地,它可以"解除贈送者的一切罪孽"。因此婆羅門佔有大量地產,常常是整座村庄。

婆羅門多數為素食者,但阿薩姆婆羅門有許多非素食的食物,其中大多是魚、、鴿、羊肉和鴨蛋(多數是祭神後的牲禮)。孟加拉的婆羅門吃魚。

除了祭司外,他們也擔任宮廷文士、科學家(星象家,數學家),教師和公務員。在二十世紀上半葉。婆羅門在某些領域政府職位佔75%。

​起源

印度社會洋溢著濃鬱的宗教氣氛,祭司被人們仰視如神,稱為"婆羅門"。"婆羅門"源于"波拉乎曼"(即梵),原意是"祈禱"或"增大的東西"。祈禱的語言具有咒力,咒力增大可以使善人得福,惡人受罰,因此執行祈禱的祭官被稱為"婆羅門"。

特權

婆羅門由于職責和地位的特殊可享有許多特權。可以免交各種捐稅,因為人們認為,婆羅門已經以自己的虔誠行為償清了這種債務,不得被處以死刑或任何類型的肉刑,因為婆羅門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向婆羅門贈送禮物的人則得到保證,將在今生和來世獲得一定的報答。最受歡迎的禮物是土地,它可以"解除贈送者的一切罪孽"。因此婆羅門佔有大量地產,包括整座的村庄。 音譯又作婆啰賀摩拏,意譯凈行、凈志、外意、承息、靜胤等。為印度社會階級製度中之一階級。此一階級之人自認為是梵天的後裔。平素讀誦《四吠陀》,行祭祀,位居四姓(四種階級)之最上位。在印度的階級製度中,除了四姓中的最下層賤民之外,其餘三姓(剎帝利、吠舍、首陀羅)皆可讀誦《吠陀》,且可為自己行祭祀供犧。但隻有婆羅門可以教授他人《吠陀》,為他人行祭祀,接受布施。故印度宗教上的權力可說完全掌握在此一階層之中。印度以婆羅門階級最具勢力,故該國又有婆羅門國之別稱。其民眾所奉之宗教,稱之為婆羅門教。《長阿含經》卷十五,種德婆羅門曾說婆羅門成就五法,謂生為此階級者,具有五項條件︰一者婆羅門七世以來父母真正(種姓純正),不為他人輕毀。二者學習《吠陀》,諷誦通利,種種經書盡能分別,世典幽微靡不綜練。又能善于大人相法,明察吉凶祭祀儀禮。三者顏貌端正。四者持戒具足。五者智慧通達。

婆羅門婆羅門

分期

婆羅門的一生可分四期:(一)梵行(梵brahma -ca^rin )期,八歲就師,其後十二年學吠陀,習祭儀。(二)家住(梵gr!ha -stha )期,返家結婚生子,祭祖靈,營俗務。(三) 林棲(梵va^na-prastha )期,年老則家產讓子,棲居樹林修苦行,專心思惟,入宗教生活。(四)遁世(梵sam!nya^sin ),絕世俗之執著,被粗衣,持水瓶,遊行遍歷。遁世期婆羅門之行法,其後為佛教沿用者不少,如遊行、乞食、雨安居等即是;又此期行之婆羅門稱比丘(梵bhiks!u )、沙門(梵s/raman!a )、遊行者(梵parivra^jaka )亦是例證雜阿含經卷十七、卷二十九、中阿含卷四十八馬邑經、增一阿含經卷四十七等,更以沙門與婆羅門同義。長阿含卷十六'三明經'列有誦持流布吠陀之婆羅門阿吒摩、婆摩、婆摩提婆、婆婆悉、毗婆審、伊尼羅斯、蛇婆提伽、迦葉、阿樓那、瞿曇摩、首脂、婆羅損陀等。瑜伽師地論卷二十九更別婆羅門為三類,即:(一)生于婆羅門種之家者稱為種姓婆羅門,(二)假呼為婆羅門者稱為名想婆羅門,(三)驅擯惡不善法而行善行者稱為正行婆羅門。

婆羅門婆羅門

影響

婆羅門教對緬甸文化影響較大。首先婆羅門教是緬甸人最早信奉的宗教,婆羅門教神被作為佛教的保護神而引入佛教的範疇,帝釋天作為緬甸至今仍然信仰的37位傳統神的第一位大神而備受崇拜;其次,婆羅門教的宗教儀式被廣泛吸收和套用在緬甸封建王朝的各種儀式中,緬甸歷代封建王朝宮廷中都聘用婆羅門祭司,用婆羅門教禮儀主持宮廷大典和國家大典;再其次,婆羅門教的花紋圖案普遍被套用在緬甸的佛教和民用建築藝術上;第四,婆羅門教的佔星術傳入緬甸,至今流行于緬甸社會;第五,婆羅門教的神話故事傳入緬甸,形成了傳統節日;最後,婆羅門教的故事對緬甸文學也有較大的影響,羅摩衍那戲劇至今長盛不衰。

思想

婆羅門教是多神教而又帶著一神教的色彩,崇拜各種自然的神碉,盛行祭祀祈禱以招福禳災,而以梵(Brahma)為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梵從口生出婆羅門,從肩部生出剎帝利,從腹部生出吠舍,從足部生出首陀羅,以此定四姓的貴賤,這就成為種姓製度的根據。人應當服從梵天的意旨,因此應當信奉《吠陀經》,奉事婆羅門,嚴格遵守種姓製度。後來婆羅門教義有所發展,它把'梵'抽象起來做為宇宙的本體,或宇宙生起的最高原理;一方面又從個人觀察,認為'我'是個人的主宰和本體,人的身體由'我'而生,人的活動由'我'而起,外界萬物也都因'我'而存在。由此推論出'我'與'梵'本來不二,人所應當努力的就是經過修行以達到梵我一致的境地,這樣才能免去輪回之苦而得到大自在。

佛教中婆羅門

修行故事

簡述

過去許多世之前,有一個婆羅門隱居在一座叫"雪山"的深山裏修行。這座"雪山",實際上是青山綠水、果林滿坡、清泉叮咚、鳥語花香的好地方。婆羅門獨自一人坐禪修行,隻有山中禽獸為鄰,餓了採幾隻果子吃,渴了掬捧山泉喝,就這樣專心致志地修行了不知有多少年,但始終求不到真言妙法,也看不到有真佛出世。婆羅門毫不氣餒,仍然矢志不遺地苦修。

婆羅門婆羅門

故事過程

婆羅門的虔誠感動了三十三天之上的帝釋天。帝釋天想,雖然看到這個婆羅門一心修行,無須無惱,行為清凈,心懷聖潔。但車子要有兩個輪子才行走自如,鳥兒需要兩個翅膀才能高高遠翔,雖能在深山苦修,但內心是否具備高深的智慧、超常的堅韌,無比的虔誠,是否深曉佛家要義,勝任成佛的重任,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才須待七年期。帝釋天決定親自去考驗考驗。

帝釋天聳身一搖,變幻成一個羅剎鬼,下凡來到雪山,走到婆羅門居住的地方,用清新優雅的聲音朗誦了半句過去佛說過的話:"世界上任何事物都不會永恆存在的,任何有生命的事物終究要滅亡。"婆羅門聽到這半句偈語,茅塞頓開,如雷貫耳,欣喜若狂,似商賈在危險艱難的夜行途中,失去旅伴,心生恐怖,突然重逢,激動萬分;似患者之久滯病榻,偶遇良醫,葯到病除,歡喜非常;似人落大海狂濤中突遇航船;似沙漠旅人漫漫跋涉中發現清泉綠洲;似農夫幹旱之年天降甘霖。

婆羅門急忙起身離坐,用手把頭發往後梳了梳,出門四下觀看,尋找朗誦偈語的人。未見一個人影,山青青,水青青,隻見一個相貌醜陋、面孔猙獰的羅剎鬼。婆羅門想:"是誰'舉世皆濁吾獨清',朗誦出這麽好的偈語,周圍沒有別人,難道是這個羅剎鬼?如果是,相貌怎麽那樣猙獰恐怖呢?也許是我無知,他雖外形醜陋,內心卻靈慧呢!也許他見過過去諸佛,從過去諸佛那裏聽來的這半句偈語。我應該走過去問問他。"婆羅門走到羅剎鬼面前,拱手施禮,彬彬有禮地問道:"敢問大師您是從哪裏得到的至理真言,這乃是過去、現在、未來諸佛世尊所說的妙法真言,為世間無量眾生終生求索而不可得。"

羅剎鬼回答說:"大婆羅門,你不應該向我打聽這些。我已經多日求食不得,飢餓難忍,這偈語是我在心煩意亂中胡謅的,並非出自我本心,你何必當真呢?"

"大師不必謙讓,我恭耳聆聽,大師若能為我把這後半句偈語誦完,我寧願終身做您的弟子。"婆羅門誠心誠意地說。

"我不是謙讓、也不敢做你的師傅,我餓得連話都快說不出來了,怎麽能為你誦偈語呢?"羅剎鬼吃力地說。

"大師要吃什麽?我給您去求乞。"婆羅門急忙問。

"你不要問,你也求乞不到,我吃的東西說出來會嚇死你。"羅剎鬼說。

"我一人獨居深山,無所畏懼,你說吧,我決不會害怕。"婆羅門截然說。

"除了人的新鮮血肉,我不吃別的東西。我尋覓了幾天,仍沒有找到一個可吃的人。世間人雖多,但都有福德,有諸天神護佑。"羅剎鬼說。

"隻要您把後半句偈語誦給我聽,我就把我的血肉奉施給大師。"婆羅門要求說。

"為聽半句偈語,送掉一條性命,你說笑話吧?"羅剎鬼問。

"我是真心實意,我的血肉之軀為虎狼雕鷲吞食,得不到一毫之福報,把它施舍給您,卻能聽到至妙真言。譬如有人,施舍一個瓦器,得到的卻是一個七寶鑲嵌的器皿;施舍一條血肉之軀,得到的卻是一個金剛不朽身。您說,何樂而不為呢?我決不食言,有大梵天王、帝釋天、四大天王、諸菩薩和十萬諸神為我作證。"婆羅門回答。

"你如果真的能把血肉施給我,我就給你誦完後半句偈語。"羅剎鬼應允了。

婆羅門婆羅門

婆羅門非常高興,立即解下自己身上穿的鹿皮衣服,在樹墩上為羅剎鬼敷置了一個法座,請羅剎鬼上座,自己叉手長跪在法座前,恭恭敬敬地聽羅剎鬼朗誦後半句偈語。

"人們隻要解脫生死輪回,就不會再投生到痛苦中,就會獲得永恆快樂的寂靜。"

婆羅門聽完偈語,頓解,欣喜若狂,唯恐自己死後無人知道這妙法真言,就在石上、壁上、樹上、路上,到處寫上這句偈語。然後爬上一棵高樹頂端。樹神不解地問道:"你爬上樹頂想做什麽?"

"我要縱身跳下,以自身血肉供奉羅剎鬼,報答他為我朗誦偈語的大德。"婆羅門平靜地回答說。

"講一句偈語有多少恩德呢?"樹神疑惑地問。

"你不知道,這句偈語乃是過去、現在、未來諸佛所說的真言至道,它能普救眾生脫離苦海。我不為名利財寶,為真言而獻出生命是值得的。"婆羅門回答說。

說完,婆羅門縱身從樹頂跳下,這時天空中瑞樂飄渺,仙花繽紛,羅剎鬼還復帝釋天原身,從半空中接住婆羅門,平穩地放到地上。諸天神在婆羅門前稽首施禮,同聲贊頌說:"善哉,善哉,真是菩薩,您為無量眾生利益,在無明黑暗中點燃大法炬。帝釋天為考驗菩薩,變幻成羅剎鬼,冒犯了您,請多多恕罪。您將來一定能得道成佛,濟度眾生。"

說完,諸天神和帝釋天忽然都不見了。

婆羅門教

在古老的印度次大陸,哈拉巴文化時期便有了宗教的萌芽,其內容主要是崇拜自然,有著圖騰崇拜的原始痕跡。公元前1500年左右,雅利安人大舉侵入,與當地的土著文化相融合,于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前1000年期間編纂了原始的宗教文獻《吠陀》,並在此基礎上建立了婆羅門教。與世界上的其他宗教相比,由于婆羅門教誕生的時間較早,所以內容也較為龐雜。一方面,它不像基督教或伊斯蘭教那樣,有《聖經》、《古蘭經》之類的根本經典。而是將《吠陀》、《奧義書》、《往事書》,以及其後的各類法典統統作為教義的源泉。另一方面,它也不像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那樣,有單一而明確的神,而是將成千上萬個神明作為頂禮膜拜的對象。

與世俗生活中的種姓製度相一致,婆羅門教的神也是分層次的。最高層次的神是梵,它不是一種人格化的神,超越時空,不具有任何形式,但卻是隱藏在宇宙背後的絕對實在、終極本體。第二層次的神是梵的具體形態,顯現為梵天、濕婆、毗濕努三大主神,以及他們的各種化身、配偶和子嗣。作為梵的具體化身,三大主神功能不同,梵天是世界的創造者,濕婆是世界的破壞者和重建者,毗濕努是世界的維護者。第三層次的神是人格化了的自然對象,如太陽神、月亮神地母神等等,種類各異、名目繁多。從這裏,不難看出:層次越低的神,越具有圖騰物的原始痕跡;圖騰越高的神,越具有遠離圖騰物的抽象色彩。值得註意的是,"吠陀教諸神中除了佔主要數量的自然神靈外,還有一些屬于祖先和英雄人物的行列,是祖先崇拜和英雄人物崇拜觀念的延伸。因此,吠陀中有一個鮮明特點就是,既崇拜自然神靈,同時又尊敬亡人。"

印度社會階級

關于婆羅門,《中華佛家百科全書》:"【婆羅門】……為印度社會階級製度中之一階級。此一階級之人自認為是梵天的後裔。平素讀誦《四吠陀》,行祭祀,位居四姓(四種階級)之最上位……印度以婆羅門階級最具勢力,故該國又有婆羅門國之別稱。其民眾所奉之宗教,稱之為婆羅門教……《瑜伽師地論》卷二十九曾為婆羅門作分類,謂有種性、名想、正行等三種婆羅門。種性婆羅門,謂生在婆羅門家者。名想婆羅門,謂假名為婆羅門者。正行婆羅門,謂能驅擯惡不善法者……在原始佛典中,曾列出釋尊對婆羅門階級的看法。他以為古代的婆羅門是一種各方面皆合乎理想的階級,但到釋尊之時,婆羅門階級已告墮落……" 《佛學常見辭匯》【婆羅門】婆羅賀摩拏的簡稱,為印度四姓之一……是奉事大梵天王而修凈行的種族。"可見,婆羅門是一個階級。其中,正行婆羅門則是"能驅擯惡不善法"的修行者。 然然則婆羅門果為何者耶? 其人也,不論其為誰某也,能證會"自我"不二者也。---《金剛針奧義書

婆羅門是祭司貴族,屬于瓦爾那之一,它主要掌握神權,佔卜禍福,壟斷文化和報道農時季節,在社會中地位是最高的。

雅利安人相信,藉著苦修、祭祀奉獻,這一生就可以得到神的保佑和賜福:婆羅門由于掌握神和人的溝通渠道,所以佔據了社會上最崇高的地位。

中國文獻記載

在印度傳入中國的宗教中,以佛教為獨盛,中國古人的腦袋中,幾乎將佛教當了印度文化的別名,凡從印度傳來的東西,常常委之于佛教。對于印度成分的東西皆被籠統地看成佛教的術語和思想,然而這是不正確的。婆羅門傳入中國的時間更在佛教之前,為佛教的雛形。

東漢永平年間佛教傳入中國。伴隨著許多佛門高僧相繼來中國布道,一些婆羅門教士來到中國。據《高僧傳》載,有名有姓可考的具備婆羅門身份的高僧就有如下幾人:

"佛陁耶舍,此雲覺明,罽賓人,婆羅門種,世事外道。"[3]

"求那跋陀羅,此雲功德賢,中天竺人,以大乘學故,出號摩訶衍,本婆羅門種。幼學五明諸論,天文書算,醫方咒術,靡不該博。後遇見阿毗曇雜心,尋讀驚悟,乃深崇佛法焉。其家世外道,禁絕沙門,乃舍家潛遁,遠求師範,即投簪落發,專精志學,及受具戒,博通三藏。……元嘉十二年至廣州。"[4]

"元有南天竺波羅奈城婆羅門姓瞿曇氏,名般若流支,魏言智希,從元象元年至興和末,于鄴城譯正法、念聖、善住、回諍、唯識等經論,凡一十四部八十五卷。"[5]

以上列舉的3人,原先皆是婆羅門,後改奉佛法。因為《高僧傳》所記皆是佛教高僧,對婆羅門教士不感興趣。那麽,漢唐之際,有沒有純粹的婆羅門教士來到中土呢?回答是肯定的。我們在《全唐詩》裏找到一首清江寫的《送婆羅門》詩,其詩雲:"雪嶺金河獨向東,吳山楚澤意無窮。如今白首鄉心盡,萬裏歸程在夢中。"[6]詩人跟遠道而來的婆羅門教士有應酬交往。

唐代詩人劉禹錫患眼疾,大概是白內障,經婆羅門教士用金蓖術治好,故有贈婆羅門僧詩一首傳世。其詩曰:"三秋傷望遠,終日泣途窮。兩目今先暗,中年似老翁。看朱漸成碧,羞日不禁風。師有金蓖術,如何為發朦?"[7]

婆羅門的醫術,當時處于世界領先的地位,並介紹到中國。《隋書》經籍志載有《婆羅門諸仙葯方》二十卷,《婆羅門葯方》五卷,便是最好的佐證。由此推斷,先後來到中國的婆羅門教士決非一人二人。

在《隋書·經籍志》中,有一些冠以"婆羅門"名義的典籍,這裏姑且稱之為婆羅門典籍。它們主要分布在《經籍志》的子部和經部裏、史部裏也有,即:

《婆羅門書》[1]一卷;

《婆羅門天文經>>二十一卷,婆羅門舍仙人所說;

《婆羅門竭伽仙人天文說》三十卷;

《婆羅門天文》一卷;

《婆羅門演算法》三卷;

《婆羅門陰陽算歷>>一卷;

《婆羅門算經》三卷;

《婆羅門諸仙葯方》二十卷;

《婆羅門葯方》五卷;

《大隋翻經婆羅門法師外國傳》五卷;

南詔曾信奉婆羅門教

南詔是公元7世紀中葉至10世紀初存在于雲南大理一帶的由彝族和白族先民建立的地方政權。南詔的宗教信仰十分復雜,有原始的巫教,後又傳入佛教密宗和道教。最近有人又從《南詔德化碑》和《南詔圖傳·文字卷》中找到南詔曾經信奉婆羅門教的證據。

《南詔德化碑》現存大理城南15裏之太和村,建于唐大歷元年(766年),碑高3·02米,寬2·27米,厚0·58米,正面是碑的正文,約3800字,背面是職銜和姓名,約1000餘字,漢文書寫,是研究南詔歷史的重要實物資料。

《南詔德化碑》雲:閣羅鳳在當王儲之時"不讀非聖之書,嘗學宇人之術。"溫玉成先生認為,"宇人"即應是《摩登伽經》所譯的"仙人",或"初人"。"宇人之術"的"術",專指婆羅門教《四吠陀》之四。玄奘《大唐西域記》卷二雲:"其婆羅門學《四吠陀》,一曰壽,謂養生繕性;二曰祠,謂享祭祈禱;三曰平,謂禮義、佔卜、兵法、軍陣;四曰術,謂異能、伎熟、禁咒、醫方"。由此可知,閣羅鳳亦學習婆羅門教之《吠陀》也。

《南詔德化碑》雲:閣羅鳳派兵擊敗唐節度使鮮于仲通,乃是"先靈冥佑,神炬助威,天人協心,軍郡全拔"。其中的"神炬助威"一句,尤值研究。"神炬"者,神火也。依婆羅門教的"祭祀萬能"論,舉行"修陀羅摩尼祭"("火祭"之一種),可以"攝伏"敵人,得到火神的助力。

《南詔德化碑》雲:贊普鍾三年(754年),閣羅鳳命擊潰雲南郡都督、侍御使李宓等人時,"伏屍遍毗舍之野"。毗舍即吠舍(Vaisya),是印度種姓製度中,次于婆羅門、剎帝利的第三種姓,指農民、商人及手工業者階層。此碑文用語,有力暗示南詔國受婆羅門教影響之深。

《南詔德化碑》雲:閣羅鳳安定大局後(765年),"坐南面以稱孤,統東偏而作主。然後修文習武,官設百司,列尊敘卑,位分九等。闡三教,賓四門,……"。其中"闡三教"者,就是在禮製建設中,把闡揚儒、佛、梵三教定為國策。[10]

除《南詔德化碑》外,《南詔圖傳》是現存南詔時期的另一重要歷史文物,畫于南詔中興二年(898年),現藏日本東京都有鄰館。《南詔圖傳》前半部分是畫卷,後半部分是文字。圖畫的內容可以分為三部分:一、巍山起因,也就是梵僧化齋的故事。二、鐵柱記,即祭鐵柱的故事。三、西洱河記,舜化貞為立王霸之業"用牲牢而享祀西洱河(洱海)"。

有人認為,《南詔圖傳》中的巍山聖僧是一位婆羅門教徒。因為梵僧頭戴"赤蓮冠",有胡須,似非佛教徒之像。而且梵僧在巍山頂向蒙細奴邏妻及兒媳"受記"時,"左有朱鬃白馬,上出化雲中有侍童手把鐵杖;右有白象,上出化雲中有侍童手把方金鏡,並有一青沙牛。"這裏應是虛構的一個婆羅門教祭祀場面。馬神陀第克罹(Dadhikra)、象神、濕婆之子犍尼薩(Ganesa)均以侍童面貌出現。濕婆神之牛,名難陀(Nanda),用青沙牛代表。[11]

《南詔圖傳》第四化裏被殺害的梵僧頸下掛一條白帶子,就是婆羅門教中學通"五明"的學者(班詰)所佩用的"項帶"。《真臘風土記》曰:"為儒者呼為班詰,……于頸上掛白線一條。……頸上之線終生不去。"班詰,讀音Pandit,源于梵文,今泰文沿用其音,指有學問的人。真臘時期被稱為班詰者,多為婆羅門教士,因為當時知識被婆羅門壟斷,一般民眾沒有受教育的機會。所以周達觀在《真臘風土記》中說:"由班詰入仕者,則為高上之人"。由于他們是婆羅門教士,所以他們頸上那條標志婆羅門身份的白線終身不去。[12]

除此而外,南詔時期滇池、洱海一帶廣泛存在的對大黑天神的崇拜,也證明婆羅門教一度經蜀身毒道由印度直接傳入雲南。大黑天神梵名"摩珂迦羅"(Mahakala),摩珂是大,迦羅是黑,故大黑天神是意譯。他的原型就是婆羅門教崇拜的大自在天王濕婆。白族和彝族把大黑天神當作"本主"和"土主",即"本境之主"和"本土之主",是他們保境安民的土地神。現今滇池、洱海地區仍然保留著許多供奉大黑天神的本主廟和本土廟。這是婆羅門教與當地巫教進行融和的證據。

傳播

以上證明了有不少婆羅門教的成分在隋以前曾傳人到東土,並顯示了它們在古代中國的存在,當然在規模上是遠遠不能和同時代的佛教相比。那麽如此情況能不能視作婆羅門教已經傳人了中國?這就涉及到如何看待宗教的傳播和如何認識宗教存在的標準。

宗教的傳播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從開始進入一個新的地域到站住腳跟之間的歷程往往很長,其中甚至還有曲折和反復。就拿佛教進入中國來說,其傳人之起始,史家或是放在西漢元帝元壽二年(前2年)大月氏使臣伊存向博士弟子景盧口授浮屠經,或是東漢明帝在永平七年(64年)某夜夢見金人而派遣郎中蔡悄等出使西域探訪佛道,或是蔡悄等將中天竺僧人攝摩騰、竺法蘭及佛像等帶回洛陽在寺中居住。不管以上那一種說法成立,佛教在西、東漢之間傳人中國,已成了學界之共識。如果以這個作為一個外來宗教傳人中國的標志,那麽隋以前婆羅門教在中國的存在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個標準。甚至可以說,魏晉以前關于佛教在中國顯示存在的史料也是非常少的,至少不比本文所列舉的隋以前婆羅門教在中土的史料多。而且,就像中國古代分不大清楚婆羅門教與佛教之間的區分一樣,"漢代佛教道家本可相通,而時人也往往混為一談也"[45],蒙上其它宗教色彩來進入一個新文化地域是宗教傳播中常見現象。因此,即使婆羅門教由于種種原因,後來沒有在中國站住腳跟,形成整體規模,也應該視作它在隋以前傳人過中國。否則的話,按同樣標準,那佛教傳人中國的時間隻能下延到東漢末,甚至在兩晉之間,因為直到西晉末動亂之後的東晉十六國時,官方才允許漢人出家。

其實婆羅門教到中國後,也不是在隋以前曇花一現。來自婆羅門教的音樂、繪畫、雕塑、醫葯、天文、數術、佔卜術、咒術等等,對中國文化起著重大而持久的影響。雖然這些往往是和佛教的文化影響混淆在一起,但還是能夠分得清的。如石窟或寺廟中的多首多臂像都是源于婆羅門教,雖然後來是以佛教的名義出現,至于我們在《隋書·經籍志》中所見到的婆羅門典籍,更是非常清楚了。在幾百年後的《宋史·藝文志>>裏,我們還可以發現諸如《婆羅門僧服仙茅方》一卷這樣的書籍的存在與流傳,證明婆羅門教還頑強地保持著它的一些特徵。

即使從宗教的角度講,婆羅門教在中國籠罩了佛教,但由此也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佛教本身,至少對密宗在中土的流播起了很大的作用。至于這種佛教與婆羅門教之間的相通成了佛教後來在其本土被印度教吸收的一個重要原因,雖然不在本文所討論的範圍,但足以說明婆羅門教在宗教信仰中的潛影響。因此婆羅門教在中國的存在是能夠和摩尼教、襖教等相比較的,而不應該被我們所漠視。

人物

婆羅門(?-524) 521年在汗位

婆羅門為豆侖之子,阿那瓌從兄,柔然第十八位可汗。柔然建昌十三年(北魏正光元年,520),柔然內訌,醜奴被殺,阿那瓌繼位,為族兄示發擊敗,投歸北魏。不久,婆羅門率兵擊破示發(示發投奔地豆于被殺)。約正光二年被擁立為主,號彌偶可社句可汗(意為"安靜之王")。是年七月,為高車所逐,率十部落至涼州(今甘肅武威)歸降北魏,被置于西海郡(今內蒙嘎順諾爾即居延海西南)。北魏正光三年率部眾投姻戚口厭噠,途中被北魏涼州軍擒歸洛陽。正光五年(524)卒于洛陽,被孝明帝追封為使持節,鎮西將軍,秦州刺史,廣牧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