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你不後悔

娶你不後悔

娶你不後悔,中國大陸上映的25集電視連續劇。

  • 主演
    連奕名
  • 集數
    25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溫成林
  • 中文名
    娶你不後悔

基本信息

娶你不後悔

基本資料

片名:娶你不後悔

地區:中國大陸

語言:國語

年份:2007

集數:25集

發行人:左新華、張嬌娜

《娶你不後悔》劇照《娶你不後悔》劇照

總監製:徐雄、周溥雄

編劇:劉侗、劉長華

導演:溫成林

攝影:崔新平

美術:張林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陳躍進 連奕名 ----
江 蘭涓 子----
胡永紅 劉 孜----
周 生趙 濱----
陳報國趙毅維 ----
伍桂香柏 寒----
江海潮周傳一----
江 岩劉 禹----

劇情介紹

70年代末期,北方評劇團復排歷史劇《秦香蓮》,彼此鍾情的陳躍進和胡永紅經過考核競爭一個飾演陳世美,一個飾演秦香蓮。倆人在台上唱戲珠聯璧合,在台下熱烈相戀。可就在他們談婚論嫁、憧憬美好未來的時候,陳躍進家的救命恩人楊琴因病已生命垂危。楊琴臨終將在北大荒農場勞動的女兒江蘭托付給

娶你不後悔圖娶你不後悔圖

陳躍進,希望陳躍進能把江蘭娶回北京,陳躍進面對楊琴的臨終囑托隻好答應下來。此時,身在北大荒兵團的江蘭因患風濕性心髒病住院,她的戀人常嘉銘為了逃避殘酷的現實,也離她而去回了上海,旋即去美國繼承遺產向她提出分手。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打擊使江蘭失去生活的信心。

陳躍進見到江蘭的現狀,不忍心再讓她受到刺激,把要說的話埋在心底,幾經周折,把江蘭帶回北京。

胡永紅得知陳躍進從北大荒帶回江蘭頓時疑慮重重,再三提出登記結婚。陳躍進的父親陳報國和江蘭的父親江海潮是生死之交的老戰友,老部下,在楊琴去世後要求陳躍進兌現對死者的承諾立刻與江蘭結婚。一邊是同學、同事多年的且相愛至深的胡永紅,一邊是從小一起長大親如兄妹的江蘭,陳躍進被卷裹在中間難以抉擇,十分被動和苦惱。

江蘭在北大荒的張連長來到北京,要帶剛剛病發出院的江蘭回北大荒,陳報國對陳躍進逼得更緊了。陳躍進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幾經激烈的思想鬥爭,最終決定犧牲與胡永紅的愛情與江蘭結為夫妻。

胡永紅怎麽也不相信陳躍進在幾天之內,會拋棄她,轉眼之間變成陳世美,從此拒絕與陳躍進同台演出,陳躍進隻有默默的承受著胡永紅的指責。

已成美藉華人的常嘉銘在搞商業項目投資時結識了陳躍進,雙方準備合作開發評劇團的場地。洽談業務時陳躍進請大學法律系任教的江蘭幫忙,江蘭見了常嘉銘之後勾起往事憤然離開,但常嘉銘見了江蘭卻驚喜得很,他這次來華投資的另一主要目的就是要找到江蘭,他要補償對江蘭的愧疚。然而卻沒想到他的補償方式使陳躍進與江蘭陷入矛盾重重。內憂外患的陳躍進酒後留在了胡永紅家……。

陳躍進和江蘭離婚後希望她能與常嘉銘重修舊好,但江蘭不肯原諒常嘉銘的過去。就在這時,身心交瘁的江蘭心髒病復發需要做搭橋手術,幾十萬元的費用愁壞了江家和陳家,東拆西借仍湊不齊,幸虧常嘉銘及時幫忙才渡過難關。

胡永紅為了幫助陳躍進掙錢還賬,不惜放下架子背著陳躍進到周生開的歌舞城唱歌掙錢,胡永紅的行動起初遭到陳躍進的誤解,當了解到內情後深受感動。

江蘭離婚後出于對陳家老人的感情離婚不離家,依然幫助陳躍進照顧老人和家務,胡永紅對此十分不滿,經常為此和陳躍進發生矛盾。

在社會上闖蕩了幾年的周生以雄厚的經濟實力回到評劇團,取代了陳躍進的團長位置,他當了團長後入廢棄了評劇隻搞能夠賺錢的歌舞。退位于藝術總監的陳躍進對周生打著評劇團的招牌卻不唱戲的行為很憂慮也很氣憤,理論幾次無果反遭到上的領導的批評。心灰意冷之下辭掉藝術總監的職務,決心一輩子不再登台唱戲,回家開了陳記包子鋪。他在胡永紅心中的形象也隨即破滅。

周生因經營方向問題不但賠了幾百萬還受到停職處分,再一次失魂落魄地離開評劇團。陳躍進離開劇團並沒放棄評劇事業,在賣包子的同時還搞起了一個少年評劇班。當他歷盡難把已經倒閉的劇團恢復起來、自己也官復原職的時候,胡永紅跟他提出分手,也徹底告別評劇,和周生走了。

三年後,陳躍進的事業蒸蒸日上,與江蘭復婚後家庭和睦而美滿。團裏新增的劇院也落成了,準備復排《秦香蓮》。上級要求此戲的女主角非胡永紅不可。這讓陳躍進感到既棘手又為難,江蘭勸他打消顧慮去找胡永紅談談。

陳躍進在請胡永紅重返舞台時發現,原來她和周生非但沒走到一起,兩個人都很落魄。這讓陳躍進心裏十分難過。此後,他費盡了周折,不但在事業上幫助胡永紅和周生人,想辦法讓二人回團出演男女主角,還在愛情和生活上讓二人納入正軌,重新走到一起。

分集劇情

第1集

1977年秋,北大荒。 北大荒的知青都走的差不多了,原本是六個人住的宿舍,現在隻有江蘭一個人了,正在江蘭給家裏寫信的時候,江蘭在北大荒的戀人常嘉銘來找江蘭,他告訴江蘭家裏又來電話催他回上海,倆人戀戀不舍的偎依在寒冷的屋裏,暢想著今後的生活。

第2集

陳躍進去北大荒的這段時間,生子有意接近胡永紅。在排練場,他向胡永紅表示他對她的愛慕之情。胡永紅索性直言不諱地告訴他,這事兒他就甭胡思亂想了,她跟陳躍進已經戀愛了!但周生也直截了當地表示:隻要你們沒結婚,我就有追求你的權力!

第3集

早上,陳躍進又來到醫院,向大夫告詢問江蘭的病情,大夫說她的心髒病很嚴重,要多住幾天醫院。陳躍進征求江蘭意見,江蘭說一切聽躍進的。陳躍進義不容辭的簽了字。 就在陳躍進帶江蘭在各科室檢查的時候,遇到周生。周生看見陳躍進背著江蘭去檢查,回去就把這件事添油加醋地告訴了胡永紅,讓她多個心眼,千萬別讓陳躍進給涮嘍!胡永紅聽完臉都氣白了。

第4集

陳躍進找到胡永紅,痛苦的告訴她自己要和江蘭結婚了,胡永紅開始不信,當她確認陳躍進沒有和他開玩笑的時候,胡永紅說,陳躍進你是不是早就有著心思,你真是個陳世美,胡永紅發誓這一輩子不再理陳躍進! 胡永紅決定徹底忘掉陳躍進,他把陳躍進給她寫的信全部找了出來,淚水漣漣的用報紙都包了起來,到郵局都給陳躍進寄了回去,然後自己象被掏空了一般,一屁股坐在郵局門口嗚嗚地哭泣。

第5集

陳躍進托栓子幫忙給江蘭找個工作,栓子很當回事辦,沒幾天他就給蘭蘭找了一個在副食店做售貨員的工作。 江蘭很高興的上了班,她見伍桂香的衣服袖口都破了,打算等掙了第一個月的工資就給伍桂香買一件新衣服。 周生家,孟溫馨也在非常嚴肅地和周生談話,周生坦言自己喜歡胡永紅,要跟胡永紅結婚。孟溫馨表示看不上,說生子現在還小,還沒到談婚論嫁的時候,應該把心思用在事業上,總之,娘倆個誰都說不服誰。

第6集

胡永紅和周生結婚,陳躍進心裏像打碎了五味瓶子,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但這事使江蘭和陳躍進的關系有了緩和。 陳躍進回到家中發現蘭蘭把以前上學時的課本都找了出來,他以為蘭蘭準備賣掉,但是蘭蘭說要恢復聯考了,找出以前的課本,想看看書,準備考大學,陳躍進不理解就說,你現在身體不好,考什麽大學啊,過幾天等戶口關系來了,你找份工作上班,咱們好好過日子。江蘭嘴上沒說什麽可還是抱著書本不放。陳躍進見江蘭如此執著,從此便主動幫江蘭尋找復習資料,聯系補課老師。而這時伍掛香卻出面反對江蘭報考大學,她認為女人結婚後就應該一心顧家,相夫教子,不應該再有什麽非份之想心氣高了。江蘭解釋半天老人家也想不通,于是婆媳之間互不理解,生活中開始磕磕碰碰。伍桂香和江蘭的矛盾使陳躍進處在兩難境地。在這個家裏,除了江蘭別人都很忙碌,她這個大家閨秀整天閒在家裏卻什麽家務活兒都不會做,即使做起來也是丟三落四,毀碗砸盤……

第7集

陳躍進後悔不該搬進江家住,便和江蘭商量想搬回陳家住,江蘭知道是江岩在裹亂,于是找江岩談話,江岩隻好向陳躍進賠禮道歉,一場風波總算平息。 陳躍然在學校學習集體舞,教他們的是班導留校的工農兵大學生蔣銳,蔣銳的舞姿吸引了陳躍然,情竇初開的陳躍然一下子就喜歡上了他。 江海潮從療養院回來了,還帶來了一個朋友──療養院的營養師王思嫻。 王思嫻的到來引起了江岩的不滿,在飯桌上,江岩的話讓王思嫻很是下不來台。陳躍進實在看不下去了說了江岩兩句,遭到江岩的無情奚落。

第8集

陳躍進憋著一口悶氣還要出去,迎面碰上了聞聲而來的江海潮。剛剛落實政策的江海潮身體狀況很不好。他一邊打量著陳躍進,一邊問他幹嗎去。陳躍進忙堆上笑臉,說幾天沒回家了,去看一下父母有事沒有就回來。 胡永紅家,周生勸胡永紅以後別去跳舞,胡永紅問為什麽?周生說他就是看不慣男男女女的摟在一起,好多夫妻就是因為跳舞才離婚的。胡永紅說還真看不出來你怎麽封建保守,要想離婚不跳舞也能離。周生說不過胡永紅,就是強調以後不許再去跳舞!

第9集

陳躍進上班上路上腳踏車掉了鏈子,他下了車正琢磨怎樣把它掛上,碰巧周生從倉庫出來。陳躍進納悶地問周生,這兩天你不去排練怎麽在這兒?周生告訴陳躍進自己正在這倒賣機車,陳躍進則說,生子,你什麽時候當起倒兒爺來了?該上班也得上班,演好戲才是你的正差兒,別跟我這輛破車似的,一要點勁兒就掉鏈子!周生卻不屑地說,你陳躍進剛當上官就想教育人?打鐵首先本身硬,可你自己人品就不正! 陳躍進想跟周生解釋一下,但此時團裏還有事,也就不再多說。

第10集

周生在公安局還沒出來,胡永紅走投無路找到陳躍進,江蘭非常同情胡永紅的遭遇。 由于周生配主動合公安機關破案,他很快被釋放,回到家的周生認為是陳躍進把他做買賣的事給報告的,他要找陳躍進算帳。 團裏開慶祝會,小玲起哄的讓胡永紅跟陳躍進跳舞,陳躍進不會跳,胡永紅就大方的教陳躍進,倆人經過多日的艱苦排練,終于取得了成功,倆人都高興的笑了。

第11集

五年後…… 陳躍進幫胡永紅爭取分到了一套樓房,帶胡永紅去看房的時候,胡永紅面對空空的新房,看著身邊這個仍然不屬于自己的陳躍進卻怎麽也高興不起來…… 評劇團越來越不景氣了,演出也不像以前那樣多,過著單身生活的胡永紅不甘寂寞,每天進出各個舞場,因為那裏熱鬧。陳躍進看到胡永紅每天醉生夢死,心中很難受,于是就勸胡永紅有時間多練練功。可是胡永紅說,練也是白練,一個月演不了一場,台下最多三五個人看戲,唱著都沒精神,練功有什麽用!陳躍進面對這個形式,雖然心裏著急,也苦于沒有好的辦法。原來每天熱鬧的排練場,如今空空蕩蕩。

第12集

胡永紅搬完家後請陳躍進去"溫居",說是約了很多人,但陳躍進去了發現,房間被精心的布置了,窗簾低垂,屋子顯得有些暗。牆壁上還掛著一張大幅照片,這是一幅《秦香蓮》的劇照,照片上除了秦香蓮扮演者胡永紅外,還有陳躍進。這時陳躍進才知道,原來胡永紅隻約了他自己,他看出胡永紅是有意在製造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機會,三思之後還是決定借故告辭,胡永紅失望的關上了門。 轉天上班,胡永紅來到陳躍進的辦公室,把一張請調報告拍在了陳躍進的辦公桌上,她要求調離評劇團。陳躍進希望胡永紅不要鬧情緒,不要把工作和生活混為一談,兩個人不歡而散。

第13集

胡永紅和陳躍進兩個人都喝多了,陳躍進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的身邊躺著胡永紅,陳躍進趕緊走出房間。 伍桂香和陳報國去探望住院的江海潮。伍桂香把江蘭叫到一旁,她問江蘭,都這麽多年了,江海潮為什麽不再找個老伴呢?如果身邊能有個老伴,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老年孤單,她告訴江蘭,老伴的作用是再系孝順的兒女都替代不了的。江蘭回到家中,和陳躍進商量後,決定去找王思嫻。

第14集

陳躍然已經成為醫院的大夫,而蔣銳卻成了學校的保全,陳躍然回到家越看蔣銳越覺得窩囊,言語中不停的抱怨,顯然兩個人的關系已經出現了裂痕。 劉栓病了,來到陳躍然所在的醫院看病,談話中劉栓得知躍然想買一輛機車,劉栓二話不說就送給陳躍然一兩嶄新的機車。 機車的事情被陳報國知道後,指責陳躍然是不勞而獲,父女兩人又爭的面紅耳赤,陳躍然一賭氣又離開了家。

第15集

陳躍進向上級機關提出了請長假,可是文化局要進行機構改革,不同意陳躍進請假,無奈之下,治病的事隻能讓江蘭自己去了。可巧這時星星放暑假,江蘭考慮到陳躍進的感受,便帶著星星一同去上海治病。 陳躍進請常嘉銘喝酒。酒桌上陳躍進告訴常嘉銘自己已經和江蘭離婚了,並把江蘭托付給常嘉銘。

第16集

陳躍然為了有一個安靜的環境學習英語讓劉栓幫忙找臨時住所,劉栓痛快的答應了。 周生知道了胡永紅在自己的歌廳唱歌後,告訴歌廳的經理,不管胡永紅有什麽要求都要答應,並未胡永紅準備了她最愛喝的菊花茶。 江蘭和陳星終于從上海回來了,大家都很高興,隻是陳躍進發現兒子有意在跟自己保持距離。江蘭告訴陳躍進,孩子已經知道了他們離婚的事了。可是他們沒想到的是,陳星把陳躍進和江蘭離婚的事告訴了陳報國,陳報國勃然大怒。回到家中,陳報國把自己關在房間裏誰也不見,一個人生悶氣,結果急火攻心,暈倒在地。陳躍進趕緊把陳報國送進了醫院。在醫院,陳報國病情極重,接受搶救。為了不讓伍桂香過于痛苦,陳躍進讓躍然送伍桂香回家休息,但是伍桂香擔心陳報國,沒讓躍然送她,自己一個人回家了;沒想到回家以後看著陳報國摔倒的地方,胸口一憋,也暈了過去,這一暈便再也沒能醒過來。

第17集

晚上,一家人在吃飯,陳報國提議讓江蘭母子留下來住幾天,陳躍進趕緊阻止,他告訴陳報國家裏地方小,又新來了保姆,江蘭母子沒有地方住,可神經已經不很清醒的陳報國不理會這些,堅持讓江蘭母子留下來。小陳星突然認出了這個小保姆就是那個拆散自己家庭的"秦香蓮",便嚷嚷著不要這個保姆,不明就裏的陳報國便讓陳躍進辭掉保姆…… 面對著這一老一小的"攻擊",胡永紅終于頂不住壓力,回到房間哭著收拾起了自己的東西。

第18集

圓圓的家人鬧到了醫院,醫院迫不得已讓躍然寫書面檢查,性格倔強的躍然一氣之下辭了職。 評劇團的老同志對周生的工作有意見寫了聯名信,請躍進遞交到局裏,陳躍進堅決支持,也簽了字。這時局紀檢組找陳躍進談話,陳躍進滿懷希望的以為局裏終于重視了評劇團的問題,沒想到局裏找陳躍進談話是希望陳躍進註意一下自己的作風問題,因為機關接到一些民眾的舉報材料,反映陳躍進個人生活作風上有不檢點的行為,具體地說,就是和胡永紅長期姘居。陳躍進解釋自己和胡永紅是在談戀愛。但是紀檢組長認為,作為一個普通黨員,未婚同居這樣的行為已經很嚴重了,更不要說陳躍進還是劇團領導幹部。

第19集

胡永紅為陳躍進的事找到江蘭,商量如何能找到江岩,希望江岩能給陳躍進澄清事實,但江蘭卻擔心江岩已經出國了,說找不到江岩。胡永紅誤會江蘭不管陳躍進的事,很生氣的走了。當她看到陳報國走過去要跟老人打招呼,沒想到陳報國沖著他就叫蘭蘭,胡永紅目瞪口呆。 檢察院找到了江蘭,調查她當年看病的錢是哪裏來的,江蘭解釋說除了兩家老人給的,其餘都是跟常嘉銘借的,並且她給常嘉銘立了字據。法院讓江蘭把那份字據從常嘉銘手裏拿來,好證明陳躍進是清白的。

第20集

陳躍進傷透了心,他準備到局裏討個說法,胡永紅來本想安慰陳躍進,勸他別較真了,沒想到陳躍進正在氣頭上,和胡永紅吵起來,這時,陳報國出現在門口,又把胡永紅當作江蘭,胡永紅一氣出了門。 陳躍進到局裏,並沒有得到領導的支持,被逼無奈的陳躍進最終選擇了辭職…… 陳躍進在家裏蒸起了包子,原來他這幾天沒事做在一個工地溜達,碰到了一個工地的工頭,正好這個工頭想找個地方包伙,不想多花錢,隻要能吃飽就成,陳躍進會蒸包子,兩個人一拍即合。

第21集

陳躍進以租賃的方式接受了江蘭的房子,胡永紅心裏仍然很別扭,找到陳躍進說,隻要你開一天包子鋪,我就不會嫁給你!陳躍進說,你要是不想嫁給我,不要找理由。胡永紅說,我去唱歌完全夠咱倆的生活。陳躍進說:我怎麽能讓你養活呢?那我成什麽了? 馬團病了,周生接著陳躍進和胡永紅去看馬團,馬團交給陳躍進一個任務,就是他退休後教了幾個孩子學評劇,現在他希望陳躍進能繼續教下去,陳躍進答應了。

第22集

常嘉銘臨走前來看望陳躍進,告訴陳躍進不打算再回來了,陳躍進終于把星星的身世告訴了常嘉銘,常嘉銘大吃一驚,他找到江蘭提出想在見星星一面,被江蘭拒絕。 陳躍然的寵物狗病了,他和趙鵬達來到寵物醫院給狗看病,沒想到接待他們的是蔣銳,現在蔣銳已經是主治大夫,他告訴陳躍然,他能有今天還要感謝當年陳躍然給他的刺激……。

第23集

晚上胡永紅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容顏不再落下淚來。 劉局長帶著一幹人員來到陳躍進的包子鋪,讓他把原班人馬招集回來上班,準備準備進入正常運轉。但要求陳躍進要用原班人馬重拍秦香蓮! 當晚,陳躍進來找胡永紅,沒想到胡永紅告訴陳躍進她再也不會唱秦香蓮了! 新的劇場終于矗立起來。陳躍進站在院子裏迎接同事們的到來。大家像久別的親人一樣。 排練場又熱鬧起來。小玲和玉珍等都在練功。國小員們在排練,唯獨不見胡永紅和周生。陳躍進回憶以前和胡永紅一起練功走戲的時光,不僅感慨萬端。 這時胡永紅來了,她既是報到來的,也是請假來的。這段時間她要到外地演出,不能來劇團上班。陳躍進則以團裏缺人手為由而不予批準。胡永紅氣憤地說,你就有本事欺負我,咱劇團你能管的了誰呀?胡永紅說罷轉身就走了。

第24集

陳躍進正在犯愁,胡永紅忽然打來電話說,因為國家對涉案題材的電視劇嚴格審查,周生投資的電視劇沒通過審查下馬了,錢也要不回來了!周生現在已經傾家蕩產,這會兒正在家裏鬧死鬧活地折騰呢。陳躍進當即趕過去看看情況。 這裏是當年胡永紅和周生結婚的家,時過多年,舊貌未改。胡永紅好言規勸他。陳躍進的到來讓情緒敗壞的周生覺得太丟面子而非常反感,不容分說便把陳躍進攆出門外,隨後又遷怒于胡永紅,怪她不該將此事告訴陳躍進。他認為這些年他左一檔子右一檔子倒酶就倒在她身上了。胡永紅既委屈又氣憤,這回卻一反常態沒發脾氣,而是淌著淚水陪著他,安慰他,恐怕他鬧出什麽事來。

第25集

陳躍進和周生一起喝酒。二人聊起過去的時光全都感慨頗多。陳躍進又問周生是同意和胡永紅一塊回團唱戲,還是同意讓胡永紅重返舞台跟他陳躍進一塊唱戲。周生實話說這兩條他都沒意見,可他做不了胡永紅的主!二人趁著酒勁就走起戲來,你一句我一句唱的挺來勁兒。 婚禮在劇團多功能廳舉行,節儉而不失隆重。陳躍進為二人主婚。當他宣布下面請新郎講兩句話時發現,才發現生子不知去向,原來生子發現自己有了很多白發,一早就去美發店做染發,結果做著半截停了電,就在陳躍進等人四處尋找的時候,周生濕著頭發狼狽的跑來了,胡永紅一見氣不打一處來,轉身就要走,周生急忙追去…… 陳躍進和江蘭欣慰的看著倆人一前一後的跑去,陳躍進也著急要去追胡永紅,被江蘭攔住,江蘭告訴陳躍進說咱們也該回家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