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節目

娛樂節目

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觀念的轉變和思想的進一步解放,中國電視從一本正經到遊戲娛樂觀眾,隻用了不到5年的時間,全國上下一片風風火火的"遊戲娛樂節目"掀起了第5次電視浪潮。隨著娛樂風的越刮越強,大眾傳媒的娛樂功能引起了政府更多的關註和利用。本文在此對娛樂節目的性質、功能和作用進行了再認識,探討如何堅持以人為本,以科學發展觀來指導中國的娛樂節目,使其真正成為一種能滿足廣大人民民眾精神文化需求而又讓人喜聞樂見的節目形式。

  • 中文名稱
    娛樂節目
  • 性質
    平民性 通俗化
  • 特點
    以人為本泛娛樂化
  • 代表
    超級女聲
  • 作用
    滿足廣大人民民眾精神文化需求
  • 類型
    電視節目

基本信息

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觀念的轉變和思想的進一步解放,中國電視從一本正經到遊戲娛樂觀眾,隻用了不到5年的時間,全國上下一片風風火火的“遊戲娛樂節目”掀起了第5次電視浪潮。隨著娛樂風的越刮越強,大眾傳媒的娛樂功能引起了政府更多的關註和利用。本文在此對娛樂節目的性質、功能和作用進行了再認識,探討如何堅持以人為本,以科學發展觀來指導中國的娛樂節目,使其真正成為一種能滿足廣大人民民眾精神文化需求而又讓人喜聞樂見的節目形式。

平民娛樂

2005年的“超級女聲”活動從今年3月份開始又一次拉開了序幕。在延續2004年超級女聲基本規則的前提下,引入和設計一些新的元素,在海選階段,會在選手“想唱就唱”的基礎上加上觀眾“想說就說”的環節,避免觀眾產生“審美疲勞”,增加節目互動性、趣味性。這場由湖南衛視2004年夏天推出的節目——口號為“想唱就唱”的選秀活動,在開播僅2個多月的時間裏,創下了極高的收視率,在長沙、武漢、成都、南京等分賽區的報名點引發報名狂潮,其中湖南、湖北報名的選手都過萬人,引起社會轟動和媒體的高度關註,被《新周刊》雜志的“2004生活方式創意榜”評為“創意TV秀大獎”。同年8月底,一台名為《夢想中國》的電視選秀節目在央視經濟頻道正式啓動,號稱要打造頂級的“平民偶像”。而此時,湖南衛視的《金鷹之星》、華娛電視的《我是中國星》等同類節目已經如火如荼。

娛樂節目

可以說,中國的電視娛樂節目經過幾個時期的發展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即平民“娛樂時代”的來臨。最初的娛樂節目是以《綜藝大觀》為代表的聯歡時期——歌舞兼具,主持人與觀眾沒什麽互動;然後是以《快樂大本營》為代表的遊戲娛樂時期——主持人和觀眾部分互動、以明星的參與作為賣點;接著以《幸運52》為代表的益智時期——觀眾走上舞台,成為節目中的主體,與主持人進行互動,但是這種互動的門檻較高,需要之前的審核和初試;而現在的“超級女聲”則代表的是平民造星時代,這類娛樂節目的特點是平民參與和評判過程的完全公開化。節目的全程跟蹤式直播是吸引人們眼球的亮點。

這種形式的娛樂節目打出的是“平民參與、觀眾做主”的口號,肯定了娛樂本身的平民性以及與大眾進行親密接觸的可能性。從傳播學的客群理論來講,娛樂節目變得越來越看重客群的主動性,加強傳者和受者之間的互動,對于節目的生存和發展是有積極意義的,也及時回響了十六大提出的以人為本的可持續發展電視觀。但與此同時,我們也可以從這些娛樂節目中思考中國娛樂節目現存的一些問題。

節目前景

要解決娛樂節目中存在的上面問題,就要我們把握下面幾點

首先,我們要正確認識娛樂節目。人們往往狹義地理解“娛樂”二字,總是把它簡單地與歌星、影星聯系起來。而《現代漢語詞典》裏對娛樂一詞的解釋是:使人快樂;快樂有趣的活動。遊戲娛樂是人的天性。人們需要一種輕松和娛樂,以形成對工作勞動的調劑和補償,早有藝術產生于遊戲(娛樂活動)一說。而電視的出現,為娛樂的發展提供了一個最好的載體;它以人自身作為傳播符號,實現了對感官的全方位調動;它在交流互動中還原了人最初始的人性化娛樂狀態,並以這種人際親密的放松狀態舒展了人的天性,與人的生命狀態相和諧。可見,電視原本就是一項以人為本的愉悅身心的方式。

娛樂節目娛樂節目

因此,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娛樂節目:就是用令人愉悅的方式使人受到啓迪的節目,能讓人在娛樂中學到東西,才能成為一台真正為大眾所喜愛的優秀娛樂節目。就算是比較嚴肅的節目,它能讓你懂得人生哲理,為你點亮心中明燈,使你豁然開朗,難道你能不高興嗎?中國的電視人,是不是也應該用一種新的眼光重新定義一下娛樂節目,使我們的娛樂節目更有可品味性,更有嚼頭,更能體現以人為本的娛樂精神?

在這方面,我認為央視的《藝術人生》節目做得比較好。這台節目十分藝術化,雖然請來的都是些影視界的名人大腕,但節目旨在挖掘這些影視歌名人成功背後的感人故事。使喜愛他們表演的觀眾在賞心悅目的同時,也能從他們身上學到一些做人做事的方式和態度,使自己受到啓迪。

目前我國資訊類娛樂節目,如《中國娛樂報道》、《娛樂無極限》《娛樂樂翻天》等節目採用娛樂化新聞、全球化視角,創新的風格及市場化運作這幾大元素來經營,已漸現成熟;真實類娛樂節目也在積極學習國外的先進模式,成功推出類似美國《生存者遊戲》和《學徒》這樣的節目;但我們看到國內的一種益智類娛樂節目的場面往往是一個表情嚴肅的主持人加上一排神色緊張的選手對決,有時候看得叫人喘不過氣來。這樣的節目,顯得有些知識性有餘,而娛樂性不足,加之節目模式單一,沒有太多創造的成分,定位于娛樂節目而又不能讓大多數觀眾得到身心的釋放和相應的輕松、愉悅、滿足感,已漸漸導致客群市場的流失。可見,娛樂節目既要體現以人為本的娛樂精神又要盡量避免庸俗化,隻有充分認識到這一點,才能做出好看的節目。

其次,要巧借主持人代言娛樂節目。筆者對新浪網上的一個名為《你最愛看哪個台的娛樂節目,為什麽?》的調查性問題的網民跟貼做了一個粗略的統計,有26人回答問題“為什麽”一項。其中提及因喜歡主持人風格而觀看此娛樂節目的人數佔14個,約佔總人數的54%;而另9個人則大多回答因為節目的主題與興趣相投。

可以看出,一位娛樂節目的主持人與節目本身的生死是戚戚相關的。人們往往因為願意看特定的主持人而看一個特定的節目,有一個優秀的主持人而牢牢記住這台節目。因此,在知名的傳媒集團的運營策略中,形象經營和明星效應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鳳凰衛視》基本上是明星欄目製,每個欄目都培養了自己的明星主持人,《中央電視台》打出了李詠牌,《湖南衛視》最近幾年也以培養了李湘、何炅這樣一批自己的明星主持人,而我國的其他電視娛樂節目在這方面還有很大欠缺。

我們應該認識到註重形象經營,有計畫有步驟地長期實施形象戰略,可以使電視娛樂節目得到廣泛的客群支持,並有助于吸引大量的廣告業主,從而獲得源源不斷的大量的資金來源。 “明星,作為品牌的代言人,是商業領域的推銷手法,通過對偶像的認知,達到對節目品牌的認知,這體現了流行文化的構成要素:知名度,非理性,接觸頻率,崇拜心理,趨從心態,時尚需求等等”。因而我們的電視娛樂節目應該試著為明星主持人提供弘揚個性的舞台,對于那些有潛質而又不太出名的主持人,我們也要採取明星包裝路線進行培養,為他們建立形象,塑造形象和提升形象。

娛樂節目娛樂節目

既然主持人這麽重要,那麽節目該如何選擇和培養合適自己的主持人呢?筆者認為作為優秀的電視節目主持人應該思想貭素好、敬業精神強,術業有專攻。 但是現在許多主持人離這樣的標準尚有一段距離。這和我們主持人培養機製、觀念、敬業精神等都有關系。“在西方許多國家,沒有專門培養主持人的大學和專業,新聞主持人一般都是由經驗豐富的資深記者擔當,娛樂節目主持人則從演藝明星裏面篩選,分工明確、各自專攻自己擅長的領域。”而並非像中國許多主持人一樣幾乎什麽節目都能主持,無論是新聞類、娛樂類、生活類、經濟類,隻要能出境的節目都可以說上兩句,這樣一方面導致主持人無暇顧及自己的主攻方向、不容易在觀眾心目中形成某一領域權威或定勢;另一方面也是對觀眾的極為不尊重。所幸這個問題已引起了中國電視界的重視。央視有一條“不允許主持人從事娛樂演藝事業”的規定是十分有道理的。

最後,運作理念上註重泛娛樂化。泛娛樂化是全世界流行的娛樂潮流。無論在哪種娛樂業態,都不可能以某個人的娛樂作為中心點來使娛樂最大化。泛娛樂化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最小的空間內無限製參于娛樂的主體都是中心點,都是娛樂的輻射點。從傳統的綜藝節目可以看出,我們的綜藝節目娛樂氣息不濃是由于長期以來我們堅持綜藝節目主持人中心化這個落後的理念。主持人中心化和主持人串聯節目的功能,這兩種節目理念在我們這個娛樂時代是非常落伍的。泛娛樂化就是要打破主持人中心化和串聯節目的功能屬性,改變主持人是中心的觀念,在最短的時間內由主持人、嘉賓和現場觀眾“打鬧在一起”,從時間和空間上製造並延長娛樂的全新感覺。

這一點在日本電視益智娛樂節目《超級變變變》得以體現,在《超》中,參賽節目註重原創性,創意最為重要,參賽者激情參與遊戲;而主持嘉賓則多以娛樂造型出場,主持人、評審、與參賽者一齊緊張,一齊歡笑。這樣的節目在娛樂中巧妙地讓主持人、表演者和現場觀眾在節目中將競技、遊戲兩者很融洽地合為一體。叫場外的觀眾如何不被吸引、打動呢?

優秀的娛樂節目,全部都是在嘗試主持人、嘉賓和現場觀眾的泛娛樂化:我們可以看到不是主持人一個人呆呆地說,在身旁還有不少嘉賓和現場觀眾都在說,並且主持人絕對不是娛樂的總發動機,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是娛樂的發動機。《東方夜譚》可不是劉儀偉一個人在說,在讓你笑,最關鍵的最妙的是小蔡也在說,並說的我們哈哈大笑。央視的娛樂節目《星光大道》、《非常6+1》都沒有嘗試泛娛樂化的節目理念。觀眾期待的是參賽選手、嘉賓、現場觀眾同時出現在舞台上,通過整體“脫口秀”,通過每一個人的娛樂發動機,為我們製造更多娛樂氣息。但願我們的電視娛樂節目能真正讓觀眾高興一下,娛樂大眾而非愚弄大眾。

面臨問題

立意不遠,傳達錯誤導向

從語言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性格,從電視節目看出一個民族的精神狀態。不僅如此,電視節目還可以傳達一種精神上的導向,引導客群的精神狀態,這是因為節目首先是一種大眾傳播工具,在其範圍內可以產生傳播功效。娛樂節目作為一種通過一定的中介形式和大眾參與,在相互交流中形成一種娛樂氛圍的節目形態,不可否認也扮演著傳播思想,推銷觀點的角色。而在現代社會,人們也習慣了用媒介傳播的“信息環境”作為判斷標準去認知客觀環境。因此,電視節目如果沒有正確的指導思想在背後作引導,不明白其傳播主旨是什麽,選取的題材立意不遠,最終會“告知”大眾一些錯誤的認識,傳播一種不正確的導向,從而帶來一些隱形的社會問題,不利于整個社會健康、良性地發展。

具體到娛樂節目來講,比如現在風行的平民造星類娛樂節目所展示就是具有一定特長的一種普通人短時期內很快成功的語境。本來是一個默默無聞的自己的同齡人,隻是參加了這樣的節目,展示了自己,就會得到別人的關註,而且還很會被經紀公司包裝,成為一個風光的明星。節目的核心是將有強烈對比的普通平民和耀眼的明星聯系起來,傳達的一個信息就是成功的獲得並不困難,作為其主要客群群的青少年在這樣的一個信息環境中獲得了對“成功”這一概念的認知,並且覺得這樣的邏輯在實際的生活中也是如此。如果長期浸淫在這樣的媒體環境中,首先就會覺得“成功”容易得到,隻要參加這樣的節目並且成為優勝者,那麽風光豪華的生活觸手可及,導致他們難免會幻想通過這類節目不勞而獲,而忽略了在現實中成功的都要有踏實的學習和辛勤的付出。當這類節目在浮躁的給出一夜成名的模板時,人們的心態也會越來越浮躁,而導致“泡沫意識”的產生。其他一些赤裸裸的有關金錢的遊戲節目也或多或少地存在著這類問題。

顯而易見,這與我們國家廣電改革發展的基本思路是格格不入的,廣電總局新聞發言人朱虹曾明確表示,進入新世紀新階段,人民民眾的生活水準提高,對文化的需求日益成長並出現明顯的變化,選擇範圍大大擴展,消費能力增強,鑒賞水準提高,廣電改革就是要製造出豐富多彩的各類節目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民眾不斷成長的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

山寨節目泛濫,創意不足

電視娛樂節目有它的優勢:貼近生活,講究觀眾參與性,很適合于休閒娛樂。1998年,湖南衛視推開的娛樂節目《快樂大本營》以一種蓬勃的朝氣沖進了人們的視野,這股清新之風使那些快要偃旗息鼓的綜藝娛樂節目重新振作,並開始紛紛效仿。一時間“克隆”者雲集,娛樂節目走俏,各地的電視台都有娛樂節目,于是觀眾滿眼都是“娛樂”。 2004年的《超級女生》則帶出了一批諸如華娛電視的《我是中國星》、央視經濟頻道《夢想中國》的電視選秀節目……,娛樂節目本應是電視熒屏中一個充滿新生力量的陣地,但在互相“克隆與模仿”中,缺少變化與創新,似乎走上了崎嶇之路。

電視娛樂節目雖然泛濫成災,但並非是娛樂節目的過剩,相反,娛樂節目的發展空間還很大。目前成功的娛樂節目形式太少了,也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那幾檔節目,而更多的節目還處于“弱智階段”,創意不足,在借鏡國內國外節目形式的時候好東西沒學來多少,而粗俗的搞笑、巨額博彩、販賣“真情”、明星“走位”、暴露隱私等等娛樂垃圾卻比比皆是,在一片繁榮的泡沫之中露出非常難看的“借來的尾巴”。

其實早在綜藝娛樂節目一窩蜂地“沖刺”時,有不少專家便亮出了警告牌,他們指出娛樂節目過多過濫,缺少文化品味,將會導致一大批模仿者迅速枯萎、中途夭折。而如今兩年過去了,有些盲目追風尚未打響的娛樂節目變得更加的悄然無聲,而有些一度很火的娛樂節目的收視率也出現了大的滑坡。一些委員指出綜藝娛樂節目收視的滑坡,當然有電視節目增多造成收視群體分流這一客觀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還在于沒有掌握當今觀眾們的口味,隻是一味地打打鬧鬧,缺少文化品味,沒有不斷創新與變化,跟不上觀眾水準提高的步伐。現在觀眾的品味不斷在變,電視娛樂節目的形式也要變,如何更鮮活、更適合觀眾的欣賞心態是亟待解決的問題。現在,融娛樂性、知識性于一體的電視節目吸引了不少的觀眾,像“開心辭典”、“幸運52”等節目收視率不斷提高,也反映了觀眾口味的變化,這或許能給電視製作人員一些啓發。

格調不高、媚俗味過于重

在娛樂節目中,娛樂是應該的,搞笑也是可以的。但有些娛樂節目不止是搞笑和娛樂了,而完全是在遊戲人的情感。博君一笑,勝過無數。這樣的無聊文化導致的娛樂元素在當今的社會表現得很明顯,湖南台火爆的《超級女聲》,人們最愛看的是海選現場的片段,因為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人在上面出醜,紅衣教主黃薪因此成名;“人們抱著復雜的心態觀看節目,萬人空巷共賞少女出洋相的‘超級女聲’,宣告了跨媒體時代關于“平等溝通”神話的終結,不知情的表演者們被暴露在與他們的夢想無關的目光之下,成為新世紀‘喜劇暴力’的犧牲品”。台灣如今當紅的節目《康熙來了》,以女主持人小S捉弄來賓為大賣點;于她無聊透頂的先鋒姿態恰好擊中了當今青少年價值觀的癢處。

而有些節目不僅很難博人一樂,還全都使人直起雞皮疙瘩。比如有個節目的主持人常問參賽者:“你欣賞什麽樣的異性?”如是女性參賽者,在對方說完喜歡什麽樣的男性後,主持人則說:“我聽著像我呢!”其油腔滑調給人以庸俗的感覺。南方都市報曾報導華娛電視于3月25日前後推出一檔“另類”遊戲節目《時間就是錢》,大膽挑戰金錢尺度。特邀嘉賓們對這個頗具爭議的內地遊戲節目表達了不同的看法:“這個節目比較直接吧,跟錢聯系在一起。”而另一位嘉賓對該節目“赤裸裸派錢”的手法則說節目設計得還是比較新穎的,通過娛樂的形式提醒年輕人珍惜時間才能掙到大錢的觀念。但製作節目的觀念仍跟不上港台,設計得太像做戲,反而使人覺得尷尬。”

娛樂節目的這些兩會會員馮驥才委員的語氣有些沉重:“我們的文化正走向粗鄙化,即粗糙、粗俗,這決不是危言聳聽,需要引起我們的註意。有的電視節目真的是不倫不類,缺少文化氣息。” 全國政協委員姜昆為此發表感慨:“明星在台上打打鬧鬧,或者問答一些無聊的問題,希望靠出醜來博人一笑。面對這樣的電視娛樂節目,你還樂得起來嗎?”他呼吁:有關部門應當規範電視娛樂節目,促使其提高文化品味、文化含量,對公眾的欣賞趣味起到積極的引導作用。

​節目排名

1.《非誠勿擾江蘇衛視

主持人:孟非

2.《快樂大本營》 湖南衛視

主持人:(快樂家族何炅李維嘉謝娜杜海濤吳昕

3.《天天向上》 湖南衛視

主持人: 汪涵歐弟(歐漢聲)、田源錢楓俞灝明矢野浩二、小五(金恩聖

4.《星光大道》 CCTV-3

主持人:現由朱軍主持(前任畢福劍,2015年8月,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央視主持人畢福劍用調侃的方式損害老一輩黨和國家領導人形象的影片在網上流出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臨時機關黨委、機關紀委認為這是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的行為,責成央視機關紀委嚴肅處理。)

5.《8090》 湖南衛視

主持人: 曹穎 陳正飛

6.《魯豫有約安徽衛視、鳳凰中文台

主持人:陳魯豫

7.《背後的故事》 湖南衛視

主持人: 張丹丹、何炅

8.《時刻準備著》 江蘇衛視

主持人:彭宇李好李響陳漢典

9.《我們約會吧》 湖南衛視

主持人:何炅

10.《我愛記歌詞》 浙江衛視

主持人:朱丹、華少(胡喬華)

台灣的綜藝

康熙來了 台灣收視王牌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現已低潮

我愛黑澀會 已停播

我愛黑澀棒棒堂 收視欠佳

模範棒棒堂 已停播

少女時代 收視慘敗

完全娛樂 持平

黃金計程車 已停播 瑤瑤 退出 鬼鬼 接班

娛樂百分百 收視不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