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要嫁人

娘要嫁人

《娘要嫁人》是由中央電視台上海尚世影業有限公司天視衛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廣播電視劇製作中心、東陽華海時代影業傳媒有限公司等聯合出品的一部年代情感劇。該劇由喬梁執導、嚴歌苓擔任編劇,蔣雯麗于榮光李立群領銜主演。

該劇講述了俏寡婦齊之芳一直在為愛而"婚"和為生存而"婚"之間搖擺,先後遭遇了多個靠譜或不靠譜的男人的故事。于2013年3月27日登入北京衛視東方衛視天津衛視深圳衛視上星播出。

  • 中文名稱
    娘要嫁人
  • 外文名稱
    Mother will Marry
  • 集數
    46集
  • 首播時間
    2013年3月27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編劇
    嚴歌苓
  • 主演
    蔣雯麗于榮光李立群,呂中,張魯一,徐敏曲亮鵬
  • 導演
    喬梁
  • 出品時間
    2012年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首播平台
    東方/天津/北京/深圳衛視
  • 拍攝地點
    遼寧省大連市旅順口區
  • 類型
    年代、情感
  • 出品公司
    東陽華海時代影業傳媒有限公司
  • 總監製

基本信息

影片名稱: 娘要嫁人

出品時間: 2013年

導演: 喬梁

編劇: 嚴歌苓

主演: 蔣雯麗于榮光張魯一李立群劉鑒李桓曲亮鵬

集數: 46集

類型: 劇情片

上映時間: 2013年

首播時間:2013年3月3日登入江蘇城市頻道第一劇場

劇情簡介

三十歲左右,漂亮大方,精明能幹的齊之芳失去了丈夫,一個人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肚子裏還有一個遺腹子,懷著極大的委屈傷心,忍受著被眾人憐憫的屈辱,她倔強地維持著尊嚴和體面,堅強地活著。她不允許孩子們向外人伸手,教育他們寧可餓著也不求援。總是有男人欣賞這樣獨立自主,美麗孤傲的女人,肖虎、戴世亮、李茂才,他們以各自的方式對她表達著愛意。齊之芳愛上戴世亮,感激李茂才,最後傾心于肖虎,然而因為種種原因,她總是與他們擦肩而過。家庭、愛情、尊嚴,直至暮年的齊之芳最終得到了屬于自己的那份幸福。

娘要嫁人

演職員表

演員列表

  角色  演員
備註
齊之芳    
蔣雯麗
報務員,單親媽媽
肖虎      
于榮光消防隊隊長,一直暗戀著齊之芳  
李茂才    
李立群狡黠的老幹部,一直在暗中幫助齊之芳  
戴世亮      
張魯一公交司機、文藝知青,與齊之芳有段甜蜜的戀情
老梁    
劉鑒感情騙子  
王東
李桓;衛芃宇(少);郝漢(小)
齊之芳大兒子  
王方    
潘之琳;陳詩丹(少);郜耀平(小)  
齊之芳大女兒
王紅      
許歌;韓雨燁(少);王戴銹非(小);葉潼(幼)
齊之芳小女兒  
齊之君      
陳銳齊之芳哥哥
  魏淑青楊青齊之君老婆  
齊母      
呂中----  
齊父      
徐敏----  
崔淑愛  
遊悠
----  
趙雲翔
----  
----  
孫燕
石佳靈
----  
童彤    
丁文博
----  
劉文英      
魏麗萍
----
孫燕的弟弟曲亮鵬

職員列表

製作人:王海斌

▪ 導演:喬梁

▪ 編劇:嚴歌苓

導演

喬梁,1990年畢業于東北師範大學中文系獲學士學位,同年分配到吉林藝術學院戲劇系任教;1996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獲碩士學位同年留校任教;1997年12月獲得副教授任職資格;2005年9月在北京電影學院攻讀電影學博士學位。導演代表作有電視劇《愛了散了》、《雙城變奏》等。

編劇

嚴歌苓,享譽世界文壇的華人作家,是海外華人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以中、英雙語創作小說,是中國少數多產、高質、涉獵度廣泛的作家。其作品無論是對于東、西方文化魅力的獨特闡釋,還是對社會底層人物、邊緣人物的關懷以及對歷史的重新評價,都折射出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識等。代表作品:《小姨多鶴》、《第九個寡婦》、《赴宴者》、《扶桑》、《穗子物語》等。

角色介紹

齊之芳

齊之芳是一個漂亮、堅強、善良、開放的單身女性。在丈夫意外去世後獨自拉扯大三個孩子,自己也先後與三個“典型”男人展開了糾結半世的蹉跎情緣。對于這樣一個個性鮮明的女性,蔣雯麗在接受採訪時評價說:“齊之芳是個寧願在腳踏車上笑,也不願意在寶馬車裏哭的女人,這種對愛情的堅守是最可貴的。”極具文藝氣質的齊之芳內心向往浪漫的愛情,但現實生活總是讓她與浪漫擦肩而過,讓人心生憐惜。

娘要嫁人

蔣雯麗,安徽蚌埠人。著名女演員,獲得眾多專業獎項。1993年與電影攝影師、導演顧長衛結婚。作為一名演員,蔣雯麗從《牽手》到《刮痧》再到《大宅門》,其所塑造的每一個人物形象都深受觀眾喜愛。1994年日中合拍的電視劇《大地之子》在日本播出後,蔣雯麗還被評為“日本公眾最喜歡的女人”和“最好的妻子”。2011年獲得第28屆電視劇飛天獎優秀女演員。

肖虎

于榮光扮演的肖虎是典型的“經濟適用男”,他的愛樸實而真摯卻過于內斂;李立群扮演的高幹雖然是個“大老粗”,但卻能給人優越的生活條件;張魯一扮演的戴世亮雖然比蔣雯麗扮演的齊之芳小了不少,卻是個小資青年,善于用浪漫表達感情。

娘要嫁人

對于這個“經濟適用男”角色,于榮光非常喜愛,“肖虎剛開始確實是去關心、體貼下屬的家人,到最後變成了愛,後來這個角色的家庭散了,本該大膽示愛了,但這哥們兒又不太敢去說,那個年代的人不是那麽直接,不那麽敢去說愛,他被拉去勞動改造後,就更不能表現出他的愛,于是就送點水果,偷偷地關心蔣雯麗母子”。

于榮光說,他很羨慕肖虎對蔣雯麗的那種愛,“他的愛從頭到尾沒有消散過,一直圍繞在蔣雯麗的身邊,厚重深沉,尤其在那個年代,對于一個寡婦,是最需要的,所以這個角色讓我覺得男人的愛更應該註重行動,而非嘴皮,才能長久。”

于榮光,演戲、導戲、當監製,這位北京國劇院的武生,至今已出演了80多部電影和40多部電視劇,被譽為“開了內地硬派小生之先河”。在香港銀幕上,于榮光常扮演黑社會老大;但在內地,他一直是銀幕上秉直、剛毅的象征。他總是用他那張硬朗、冷峻,幾乎永遠在思索的臉面對觀眾。

戴世亮

年輕的公車司機戴世亮,是一個敢愛敢做的熱血青年,他對齊之芳的愛超越了世俗的偏見,並展開了大膽的追求,不僅讓齊之芳體會到了愛情的甜蜜,也讓她無比快樂。而在那個連填飽肚子都困難的年代,殘酷的現實讓兩人不得不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痛苦抉擇。對于這段感情,齊之芳隻能概嘆“這世界上啊,有些人,可能註定就要留下來陪你過日子,有些人,就是用來懷念的。”

娘要嫁人

張魯一,北京人,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99級導演系,現為北京大學MFA藝術碩士。曾執導話劇《和空姐同居的日子》,在話劇《琥珀》、《櫻桃園》、《艷遇》、《門背後》、《魔山》、《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安妮日記》等多部經典劇目中均有出色的表現。早期曾和蔣雯麗合作電視劇《玉卿嫂》,之後兩人在劉心剛執導的《女人幫》裏再次重逢,《娘要嫁人》是張魯一和蔣雯麗合作的第三部戲。正值上升期的他受第六代新銳導演管虎之邀,與“三大影帝”劉燁黃渤張涵予一同拍攝新劇《火線三兄弟》,飾演田家三兄弟的主要對手“高木”。

李茂才

而適合過日子的大叔級追求者李茂才,對齊之芳一直採用糖衣炮彈的“攻堅戰”,承諾給她一個衣食無憂的生活,在當時的情況下,這不失為一種實用而充滿誘惑的追求方式,但是對于齊之芳來講,內心並不甘願為了物質滿足,出賣自己的情感。李茂才選錯了戰略戰術,沒能博得齊之芳的芳心。相對于前面兩位男人的瘋狂攻勢,肖虎卻是一個典型的“愛在心口難開”的執著男人,選擇了默默守護的“深沉戀”。從最初的偷偷救濟到後來的默默愛戀,肖虎始終沒能明白:愛,需要勇敢說出來。

娘要嫁人

李立群,台灣著名舞台劇相聲演員、影視演員。祖籍河南孟縣,出生于台灣,中國海事商業專科學校航海科畢業,跑船8個月,1976年退伍,演出舞台劇“一口箱子”,1978年參加華視演員訓練班。著名劇團表演工作坊的核心團員,曾在西餐廳做表演秀達2000餘場,橫跨電影、電視、劇場三棲。

精彩花絮

嚴歌苓《娘要嫁人》首次不出書即拍劇

華人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女小說家之一,小說已被翻譯為英、法、日、泰、荷、西等多國文字,並有多部小說被改編成影視劇,如《天浴》、《一個女人的史詩》、《梅蘭芳》、《幸福來敲門》、《鐵梨花》、《金陵十三釵》等。

娘要嫁人

近幾年,根據嚴歌苓作品改編的影視作品備受關註,不過嚴歌苓卻表示,自己並不喜歡與影視太接近,“當編劇要佔用好多時間,而且遠不如文學創作那麽自由。”但嚴歌苓卻破例首次為電視劇《娘要嫁人》量身打造了劇本。對此,該劇策劃人黃誠堅表示,《娘要嫁人》的劇本經過了近四年的磨練。黃誠堅與嚴歌苓家是世交,曾參與《小姨多鶴》、《鐵梨花》多部電視劇的策劃,多年前他與嚴歌苓、蔣雯麗一起閒聊中,便結下了這個約定,嚴歌苓因此破例寫了第一個原創電視劇劇本,蔣雯麗也應約出演。

該劇中漂亮寡婦齊之芳,並邀請到美術大師韓美林為該劇題詞(題寫片名)。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劇中使用糧票情節,孩子們鬧飢荒,這些情節在年青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事,但的確是事實。當時每人都有定量,買油條、烤餅都要糧票,除了糧票以外還有布票、油票等等。”一位觀眾在看過《娘要嫁人》後寫下此番評論。誠然,劇中的一些經典場景和情節開啟了人們塵封已久的時光記憶。

娘要嫁人

除了腳踏車、鋁飯盒、搪瓷缸、電報、電車等老物件,為了真實反映那個年代“無票寸步難行”的困境,糧票更是成為《娘要嫁人》故事開篇的一個重要道具。齊之芳在遭遇丈夫去世後,除了內心的悲痛,更多的是對將來生活的擔憂,少了一個人工作,就意味著家裏的糧票很難養活三個孩子。因為糧票,她默默接受著肖虎的無私援助,為後面心生情愫埋下伏筆;因為糧票,她眼睜睜地看著戴世亮鋃鐺入獄,幸福姻緣被無情斷送;因為糧票,她頂著巨大的精神壓力,來取悅家境優越但年齡卻與父親相仿的李茂才。可以說,齊之芳的感情糾葛幾乎都與糧票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糧票也成了她生活的重要部分。

然而單純的一張糧票似乎還不足以挑動人們塵封的記憶,導演喬梁更是把反映當年真實生活的細節搬上了熒屏。一次,齊之芳聽說有便宜的無殼雞蛋,不限量不要票,便二話不說拿起家裏的搪瓷缸沖了出去,洶涌的人潮中,成百上千的搪瓷缸叮當亂響,場面極其震撼,為了搶到不要票的雞蛋,齊之芳被擁擠的人群擠到了地上,最終導致流產。而在醫院,為了買到用來補血的紅糖,都要請醫生開具證明。對此,喬梁直言是親身經歷的演繹:“(小時候)我去副食店買東西,大家很多人都等在外面,門一開往裏面沖,結果跑到賣肉的地方給滑倒了,但我還是排到第三個,站在那裏哇哇大哭,非常委屈,搞得前面的人隻好讓我站在第一。這是那個年代真實的故事。”

娘要嫁人

看到這裏,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觀眾最有感觸。網友“奇特的思維”表示:“這幾天老人在家看《娘要嫁人》,感覺喚起了他們的回憶,頻發感慨。”對于親身經歷過那段時期的人們來說,這樣一部老照片式的電視劇,很容易帶他們回到過去,產生情感共鳴。

除了以場景回憶成功俘獲了中老年觀眾,《娘要嫁人》還憑借女主人公的坎坷尋愛之路,籠絡住許多年輕群體的心。劇中齊之芳與三個男人的情感糾葛,更是引發了大家對“什麽是真正的愛情”的討論。

負面評價

日常生活中的錯誤讓觀眾產生不真實感,削弱了劇情的感染力,讓蔣雯麗演繹的寡婦顯得做作。

從《天浴》到《一個女人的史詩》,嚴歌苓向來擅長打造大時代背景下女性人物的心靈命運史。《娘要嫁人》明顯也在嘗試向這個方向努力,可惜的是,時代的變幻與動蕩並沒有很好地投射在寡婦齊之芳的生活起伏中,而蔣雯麗也沒能深刻地表現出這個角色的命運感。問題就出在編劇的細節。

娘要嫁人

有些疏漏,是無關故事發展的小細節,比如1962年時街道邊的牆上出現了珍寶島事件(1969年)後才有的標語。但還有一些與劇情緊密相關的錯誤,則容易讓觀眾經常跳離出戲。比如為了突出齊之芳的生活不易,也為了說明她與自己不喜歡的男人交往是迫于生活,劇中經常出現她三個孩子喊餓,自己吃窩窩頭度日的鏡頭(大飢荒時期之後的1965年也是如此)。實際上,稍微做一下考證,就知道當時的話務員工資標準和消防員的撫恤金標準,合計大約每月超過100元,而當時的物價是每塊豆腐2分錢,每斤米3毛多錢,齊之芳的生活完全不至于如此窘迫。這些日常生活中的錯誤,會讓觀眾產生不真實感,因此削弱了劇情的感染力。

核心情節的問題則顯得更為嚴重,比如身為右派的戴世亮在追求齊之芳時,後者幾乎沒有因戴的政治身份有絲毫猶豫。按照當時的政治氣氛,這頗有點匪夷所思。在《娘要嫁人》這部劇中,相當多的戲劇沖突來自齊之芳的數個追求者之間,其中有一場激烈沖突的起因是兩個追求者在同一時刻造訪她家——這當然是因為此前他們都經常在齊之芳的帶領下出入齊家,但考慮到那個年代的緊密社群關系、老舊的道德觀念,一個註重榮譽和體面的寡婦很難下決心把未確定關系的男人帶進家門。這些明顯不符合劇情的邏輯。

除了故事背景的細節設定,人物的深度不夠。故事隻停留在表面的戲劇沖突,而並未觸及女性的成長和覺醒。情愛在齊之芳生活中的比重太大,而她明顯對此缺乏認識和自省,甚至還將愛情失敗導致的負面情緒發泄到孩子身上。人物缺乏深度的後果,則是導致蔣雯麗演繹的這個角色沒能被觀眾喜愛、同情——一旦觀眾對她失去了理解和寬容,她的風情就會被認為是做作。

分集劇情

第1集

1961年齊之芳是一家郵局的報務員,一天接到丈夫王燕達同事肖虎的電話,丈夫在執行任務中受了重傷需要動手術要輸血。王燕達的血型很稀少AB陰性隻有小女兒的血型才與之相配。

齊之芳趕緊去了托兒所接女兒毛毛,齊之芳抱著女兒趕公車,公車師傅戴世亮聽到齊之芳的遭遇後一路直接幫她送到了醫院。

肖虎在醫院門口接著齊之芳和孩子一起奔了手術室。王燕達還是沒有救活。齊之芳問肖虎他一句也沒說嗎?肖虎隻是勸著齊之芳先回家後再說。齊芳之和父親和哥哥也直到了醫院。哥哥齊之君擔心以後齊之芳的生活對著肖虎說話的時候帶著沖勁。肖虎答應一定會為齊之芳爭取最高的撫恤金。公車司機戴世亮下班後也到了醫院,他隻是悄悄的看了看齊之芳並撿起了齊之芳掉下的一個手絹。齊之芳到消防隊整理王燕達的遺物看到箱子裏一條圍脖並且上面綉了一個愛字,齊之芳認為王燕達外面有了別的女人。肖虎在一旁盡力的替王燕達開脫。齊之芳問肖虎王燕達最後給她留話了嗎?還是給別人留了話。

深夜齊之芳一個人對默默流淚的看著王燕達的遺物,當看到一個日記本內的紙條時齊之芳恨恨的把王燕達的遺物都扔到了地上。

家裏沒了男人的齊之芳一大早就要為三個孩子忙碌,送走了大兒子王東和大女兒王方上學後還要坐公交送王紅去托兒所。齊芳之每天都會乘坐戴世亮所開的那班公車。戴世亮對齊芳之有點特別的感情。

齊之芳很想知道和王燕達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順著紙條留下的地址找了過去。齊之芳到了地方後家裏沒人。但是從看門大爺的口中得知那是一位老紅軍的住處且王燕達總是和一個女人去找那位老紅軍。

齊之芳在和同事劉大姐聊天的時候對王燕達的感情表面帶著恨意心裏卻留著淚。劉大姐問齊之芳有沒有見過那個女的。齊之芳恨恨的說一定要把她找出來。

戴世亮給齊之芳送去了她的手絹並且還送了一些糧票給齊之芳。當時國家正發了洪水糧食異常緊張,戴世亮知道齊芳之的情況。

齊之芳追了出來要把東西還給戴世亮,戴世亮善意的告訴齊之芳那就是她的,齊之芳把東西放到地下便走了。

第2集

肖虎在傍晚來看齊之芳,齊之芳還是要問他王燕達最後到底有沒有留下話。這時候三個孩子在屋裏喊餓,三個孩子餓的一個捧個杯子喝水。肖虎給孩子們帶了些餅幹和蛋糕。齊之芳拿了吃了分開孩子,告訴他們以後家裏再來客人不許當著人面再喊餓。

肖虎在臨走前勸齊之芳別再瞎想了,齊之芳覺得肖虎一定有話瞞著她。齊之芳求肖虎把真相告訴她,這樣她就可以不用整天整夜的再想著王燕達,這樣她就能恨王燕達。肖虎苦口婆心相勸後便走出齊之芳家。

齊之芳追了出去就是要問出來王燕達說了什麽。齊之達拿出了紙條說王燕達和一個大姑娘找一個老紅軍收集音樂素材借著收集素材搞腐化。肖虎看瞞不過去就告訴齊之芳看過那個女人的照片但照片已經被王燕達撕了。肖虎苦口婆心的勸齊之芳人都不在了就別想那麽多了,齊之芳告訴肖虎不行,她一定要把那個女人找到。

日子就這麽一天天的過去兩個月,齊之芳下班的時候戴世亮已經等在了郵局門口又給齊之芳送糧票來了。齊之芳不要便坐著公車走了。戴世亮騎著腳踏車追在公車後面,齊之芳看到後臉上露出了笑容。

齊之芳回到父母家三個孩子也都在這,小女兒拿出了件東西,戴世亮把糧票和油票送到了幼稚園。齊母問齊之芳別人給他介紹的那個對象怎麽樣。正說話呢齊之芳的嫂子回來了,看到齊之芳一家人在這吃飯臉色一變飯也不吃就回自己屋了。

齊之群過一會兒也回來了,齊之君帶了點同事的喜糖回來見幾個孩子都在就分開孩子們。齊之君問齊母老婆回來了沒有。齊母說在屋裏給孩子喂奶呢。齊之君一進屋老婆魏淑青就和齊之群吵了起來,話裏話外就是嫌齊之芳一家人總回娘家來吃飯。

齊之芳心裏不得勁讓兒子去買兩根香腸要請大家開個葷。齊母和齊之芳在廚房內,齊之芳對齊母說要不說寡婦難當呢要不就找個人嫁了算了。齊母和齊之芳正說呢王東買香腸回來了,齊之芳便去叫大哥和嫂子出來吃香腸。因為三個孩子吃了香腸一家人因為香腸鬧的很不愉快,齊之芳領著三個孩子回家了。

戴世亮給郵局打電話找齊之芳。齊之芳讓劉大姐幫忙說如果是一個姓戴的找他就說她不在。接完電話劉大姐說小戴人不錯勸齊之芳跟他算了。

到了午飯的時候齊之芳為了給孩子省糧連食堂都不去。戴世亮又打了電話過來,齊之芳依然沒接。電話響聲把齊之芳的科長引了過來,齊之芳借了兩斤豆腐票。

齊之芳正好接到了肖虎家人的電報,趕緊打電話告訴肖虎是他家人從災區發過來的,家裏一切平安。肖虎也告訴齊之芳王燕達的憮恤金批下來了。

齊之芳下班的時候還沒出門便看到了戴世亮等在郵局門口。齊之芳就從另外一個門走了出去。戴世亮給辦公室打電話知道齊之芳下班後趕緊跑到了另一個門口終于把齊之芳逮住了。戴世亮告訴齊之芳其實他在高中的時候就見過她了。

第3集

戴世亮給齊之芳講了自己的一些經歷也表達對齊之芳的愛慕之情。戴世亮騎著車子送了齊之芳回家。

齊之芳為了三個孩子不但每天白天要正常的上班,每天的晚上還要做手套來貼補家用。

這一天齊母來到齊之芳家幫著帶三個孩子,齊母問她是不是和人談了對象,雖然齊之芳沒有承認但齊母也看得出來齊之芳心裏有他。齊之芳告訴母親那人叫小戴。齊母勸齊之芳要抓住這個人。

齊之芳本來要去排練唱歌,但三個孩子吃飯的時候鬧了起來把湯弄到了齊之芳的裙子上。齊之芳進屋換裙子的時候在衣櫃內看到王燕達的衣服又哭了起來。

齊母知道女兒了承受了太多,勸女兒這個世上沒有什麽過不去的事。齊母對齊之芳說記著沒有一個人的心上不是千瘡百孔的,我的女兒是打不垮的。齊之芳被母親的這句話逗笑了。

齊之芳去排練唱歌的時候戴世亮又到了台下默默的看著齊之芳。齊之芳在唱歌的時候突然身體不舒服。戴世亮跑出來看齊之芳怎麽樣。齊之芳對戴世亮說她懷孕了,問戴世亮還跟著她嗎?戴世亮愣了一下對齊之芳說那我也跟著你。齊之芳讓戴世亮去另一個屋等他說一會有東西要交給他。

齊母以為三個孩子都睡了但關好門走了,王方見姥姥走了便偷偷起身偷吃起家裏的好吃的。

齊之本在排練完本是要把各種票證還給戴世亮到了那間屋子的時候戴世亮已經不在了。

齊之芳回到家後一個孩子都沒在家頓時著急起來也驚動了鄰居。這時候大兒子背著小女兒回來了。齊之芳二話沒說上去一個掌巴子,大兒子轉身就跑了。小女兒這問媽媽找到姐姐了嗎?剛才哥哥帶著她去找姐姐了。齊之芳趕緊追加了大兒子。大女兒其實是到街上撿吃的在街上睡著了。一家人報了警,齊父和齊母及大哥也都過來了等著訊息。

齊母看女兒這樣不是辦法自己帶著三個孩子不容易就問她和那個小戴怎麽樣了。齊之芳以為戴世亮沒等她是不想和她在一起了便對齊母說自己和小戴沒有一點關系。齊之芳告訴母親自己又懷孕的事,齊母問她告訴沒告訴小戴,小戴說了什麽。齊之芳說什麽都沒說,跑了。

齊之芳家裏沒了茶葉要給父母和哥哥弄點糖水,齊之芳拿出糖罐的時候發現糖一點都沒有了,立刻想到知道女兒去哪了。齊之芳和齊之君在甘蔗攤找到了二毛。看著在甘蔗攤睡著的二毛齊之芳對齊之君說不管是誰隻要能讓我的孩子們吃飽飯我就嫁給誰。

第二天齊之芳去戴世亮的單位找他,戴世亮的同事告訴齊之芳戴世亮主動調到了9路。戴世亮曾告訴齊之芳他開5路就是為了能開開看到她。

齊之君把自己單位的領導李茂才介紹給了齊之芳。李茂才對齊之芳的情況很滿意,齊之芳覺得李茂才的人也還不錯就是眼睛太流氓。

第4集

李茂才的條件很好,齊之芳問齊之君和沒和李茂才說肚子裏孩子的事。齊之君告訴她李茂才不介意。

齊之芳領著三個孩子去李茂才家看看,李茂才家的條件很好。大毛看到李茂才兒子滿屋子的航模很是喜歡。二毛和三毛對李茂才家也很喜歡。當三個孩子在外面玩的時候李茂才便要對齊之芳動手動腳。因為孩子在外面齊之芳奮力反抗有點生氣。

單位的劉大姐問齊之芳他哥給她介紹的那個對象怎麽樣。齊之芳告訴劉大姐人倒是不錯但就是有一點。如果他來發電報的話隻能是上床上床上床,如果再加幾個字就是快點快點快點,把劉大姐逗的夠戧。

肖虎把憮恤金給齊之芳送到了單位。齊之芳和肖虎開了幾句玩笑肖虎便要走了,臨時走齊之芳讓肖虎哪天到家裏給他做野菜餡餃子。林之芳開啟肖虎拿過來的東西時面還有一封信,信雖短卻也充滿了關心。

林之芳休息時會帶著孩子去李茂才家,李茂才和三個孩子相處的很好。李茂才的人確實挺好隻是有一點點好色吃飯的時候還用腳碰林之芳。

吃完飯的時候孩子們說李茂才像電影裏的小鈴鐺,李茂林轉身進屋了,林之芳以為李茂林生氣了,沒想到李茂林進屋卻拿出了一盒糖給孩子們分了起來。

送林之芳回家的時候李茂林問林之芳兩人的事什麽時候辦。李茂才看林之芳的肚子就要大了想和她早點把事辦了這樣孩子出生的時候別人也不會有閒話自己還能照顧出生的孩子。

林之芳帶著孩子們上車的時候她沒註意,但是司機正是戴世亮聽到了李茂林後天要接她去照相的事。

第二天林之芳上班的時候戴世亮帶個口罩悄悄的跟著林之芳,當林之芳下車的時候聽到了賣票員喊戴世亮。

戴世亮又去看了林之芳排練而且在門口等著林之芳出來。林之芳問戴世亮來幹嘛上次不是被她嚇走了嗎?戴世亮上次確實是躲了他以為離開5路就可以忘了林之芳但沒到上次在9路看到林之芳後又崩潰了,這次來找她就是想和她在一起。林之芳對戴世亮說自從遇到老李後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一是能讓孩子們吃飽飯,二是一個永遠不會離開我的人。

林之芳到老李家的時候就看大毛一句話不說的往外跑,林之芳趕緊在後面追問大毛怎麽回事。大毛說李茂才兒子的模型壞了賴在他頭上了。大毛受了冤枉不得勁了。林之芳勸好了大毛告訴大毛媽也沒辦法,怕他們餓著,就是餓不著也想讓他們像其它有爸爸的孩子一樣一天能吃上兩頓肉。

林之芳因為大毛的事和李茂才生氣了領帶孩子回家了。齊父不同意林之芳和李茂林的事,怕幾個孩子受了委屈。齊之君說齊之芳自己也有點責任,太袒護孩子了。

第5集

齊母指導齊之芳不要和李茂才硬頂,要抓住他的心,讓他離不開你,讓他在生活上和感情上依賴你。這樣再讓他做什麽,他就是不想做也由不了自己啦。齊母的一翻勸解讓齊之芳的好受了很多。要吃飯的時候大嫂回來了見齊之芳一家都在說話不陰不陽的讓齊之芳一家留下吃飯,齊之芳領著孩子們回家了。

齊之芳領著孩子們到家後便要給孩子做個打鹵面,去買菜的時候二毛帶著妹妹出去了。

齊之芳回來做好飯後沒見著二毛和毛毛便問大毛人哪去了。大毛說看兩人出去了。原來二毛帶著毛毛去鄰居家吃飯了,二毛饞人家做的黃豆芽了。齊之芳謝過鄰居領著孩子回到家打了二毛一頓,齊之芳是個好強要臉面的女人。

李茂才帶著一堆好吃的來找齊之芳,這些東西已經可以引起鄰居的圍觀。

李茂才是來道歉的,臨走的時候告訴齊之芳他查出王燕達的相好的是誰了。是流芳國小的一名音樂老師。齊之芳想要去找她。李茂才勸齊之芳不要去怕她受了氣。

齊之芳一上班就聽劉大姐說有便宜的雞蛋就是沒殼,但是不限量不要票。齊之芳被洶涌的人潮擠倒了暈了過去。戴世亮救了齊之芳,但齊之芳肚子裏的孩子沒了。

戴世亮接了三個孩子過來,一起守在齊之芳的病床前。大毛告訴齊之芳沒把她住院的訊息告訴姥姥和姥爺。醫院開飯的時候戴世亮拿了飯票讓三個孩子挑自己喜歡的買。

孩子沒了齊之芳傷心的哭了,戴世亮勸她現在最重要的是養好自己的身體。戴世亮和齊之芳聊起自己的經歷。戴世亮是被下放開公車的,原來他是一名老師,戴世亮說自己當時可狂了指點這個,指點那個,後來大家一起指點他,說他是一名右派被下放了。齊之芳問戴世亮是不是因為他被劃成右派才悄悄離開5路。戴世亮說這隻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點就是他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當不了三個孩子的爸爸。

戴世亮照顧著齊之芳和三個孩子,戴世亮到病房的時候齊之芳問他今天幾號,齊之芳自己說著遭了忘個精光。戴世亮這知道齊之芳忘了什麽。忘了和李茂才照結婚照了。齊之芳告訴戴世亮不去了。齊之芳還是很喜歡戴世亮這種文藝範。

李茂才不知道齊之芳在醫院的事自己在照相館等的睡了一個下午。李茂林打電話到郵局去人劉大姐沒告訴他齊之芳住院的事。

李茂林找到齊之芳家的時候正看著戴世亮帶著三個孩子做飯呢。戴世亮好似男主人的身份接待了李茂才。李茂才問大毛二毛齊之芳到底怎麽回事,人去哪了。三個孩子的回答就是不知道。

第6集

李茂才對著孩子們說齊之芳背著他搞小白臉,李茂才生氣了差點和戴世亮打起來。鄰居阿姨給二毛送了點餃子讓二毛給齊之芳送醫院去。李茂林這才知道齊之芳生病住了醫院但沒人告訴他齊之芳生了什麽病。李茂才讓大毛告訴齊之芳明天下午會派車去接她。

第二天齊之芳沒等到李茂才的車過來就回家了,戴世亮騎車送她回去的。李茂才的車也沒訂著等他到醫院的時候人早走了。

齊之芳先回的父母家,今天下午大毛才把齊之芳住院的事告訴二老。父母發現齊之芳住院回來人變的開朗了很多就是太缺營養了。

齊之群睡醒後看妹妹回來了問她小產動手術的事李茂才知道不知道。齊之芳告訴哥哥說兩人的事還是算了吧。

二毛帶著毛毛在陽台玩的時候看到李茂才找來了。齊之君這時候這正勸齊之芳應該和李茂才在一起呢。齊之芳求齊之君告訴李茂才就說她不在。

齊之君熱情的把李茂才讓進來讓李茂才一起吃飯,剛坐下來李茂就問齊之芳在沒在家。齊之君騙他說齊之芳去朋友家了。

齊之芳就躲在廚房,齊母悄悄的溜進廚房問齊之芳是不是又看上別人了是不是又和小戴在一起了。

李茂才吃飯的時候不吃菜光喝酒,李茂才自己把自己灌醉了,一家人都看出來李茂才心情不順。齊母對李茂才說李處長是不是有什麽不順心的事啊別憋著。李茂才說再喝兩杯就憋不住啦。喝了兩杯後李茂才便大喊大叫齊之芳你給我出來。李茂才知道齊之芳就在家了故意不見自己。李茂才傷心的說自己隻是關心她的身體想看看她,送點吃的慰問慰問她,怎麽就躲我躲成這樣了跟躲野獸似的。大毛給齊之芳拿了一瓶白酒,齊之芳自己喝上了想借著酒勁出去。

李茂才終于醉倒了,齊之君告訴齊之芳等他把李茂才弄進自己屋裏後讓她趕緊帶著孩子走。齊之君剛要把李茂才弄他屋裏去睡覺戴世亮在樓下大喊齊之芳,他給齊之芳送葯來了,齊母告訴他齊之芳不在家,可毛毛一聽是戴叔叔來了就跑了出來還把齊之芳給暴露了出來。

齊之芳一看躲不了了就走了出來,李茂才看著齊之芳出來就要往外走,走到門口李茂才對齊之芳說了幾句話意思就是齊之芳是一個不正經的女人。說完就往外走。

齊之芳一聽這話不幹又把李茂才拉了回來問他剛才說的什麽意思。兩人吵了幾句李茂才問齊之芳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誰的,還說自己經過調查後齊之芳肚子裏的孩子就是戴世亮的。齊之芳受不了這種污辱再加上身體虛弱暈倒了。一家人趕緊把齊之芳抱到床上。

戴世亮在外面敲門毛毛給他開了門,李茂才看戴世亮進來又罵起戴世亮來說他和齊之芳幹了見不得人的事。

第7集

戴世亮告訴齊家一家人和李茂才自己和芳子之間沒做過任何見不得人的事,隻是自己被打成了右派。說完這話戴世亮對齊之芳說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李茂才看事情已經這樣也就走了。

齊父不想讓齊之芳和戴世亮好,齊之君也勸妹妹一個右派將來會給她的生活帶來多少倒酶的事情。齊父也講了自己為什麽是一直是個小職員的原因,就是因為齊母是一個資本家的小姐。齊之芳問父親後悔了嗎?齊父說自己怎麽會後悔你媽和我吃了一輩子苦。齊之芳說自己寧願和相愛的人吃一輩子苦,也不願和不愛的人吃飽飯。齊母不再勸齊之芳讓她按自己想的去做。

齊之芳在單位看著戴世亮寫的情書,劉大姐取笑著齊之芳說要不你也發個4分錢的吻。戴世亮真的接到一封電報,上面有個吻字。

轉眼到了1962年的冬天,齊之芳在舞台上表演。齊之芳的科長看著台上的光芒奪目的齊之芳替她不值和一個右派在一起。

肖虎也來了,在後台等著齊之芳。肖虎也知道了齊之芳和戴世亮的事。齊之芳告訴肖虎打算春節就結婚。肖虎問齊之芳他哪吸引你了讓你這麽奮不顧身。齊之芳說完戴世亮的喜好後肖虎說這不又是一個王燕達嗎。齊之芳說戴世亮和王燕達不同,戴世亮專註。肖虎認為戴世亮和王燕達一樣,說話不註意一下提到了和王燕達在一起的小崔。齊之芳生氣肖虎還和小崔來往。肖虎告訴齊之芳沒和她來往,就是小崔去消防隊取貓的時候聯絡了一下。齊之芳問小崔哭了沒有。肖虎告訴她小崔抱著貓哭了半天。這讓又勾起了齊之芳的傷心事。

這時候正好演出都結束了,肖虎也就先走了,肖虎沒走幾步有個女人便喊他說了幾句話。齊之芳隱約猜出就是小崔。

齊之芳在單位的時候和劉大姐說著閒話,一到12點齊之芳趕忙去接電話,兩個約好了時間打電話,戴世亮給齊之芳送午飯來了。本來兩人約好了看電影但戴世亮說單位給他安排了一堆活不能去了。這要是以前自己就拖著了,但現在不一樣了有了她啦,她還有三個孩子呢。戴世亮要努力表現早點把右派分子的帽子摘了。臨走的時候戴世亮給齊之芳不少的票證。

李茂才在單位碰到齊之君的時候為那天事道了歉並約他晚上一起吃個飯。

李茂才推心置腹的和齊之君聊了起來,說隻要還能和齊之芳當個朋友就還能繼續幫她,有些事還真得他辦。李茂才還提到了小崔。齊之君這才知道王燕達外面還有個女人。

齊之芳下班坐公車的時候意外的看到了街道上的小崔,齊之芳趕緊下車一路跟著小崔到了他們學校宿舍。

第8集

齊之芳去了和王燕達在一起的女人小崔的學校,看門大娘把小崔叫下樓的時候的齊之芳卻走了。

齊之芳去戴世亮單位找他了,戴世亮向單位門衛大爺介紹齊之芳的時候說是自己的愛人。

戴世亮和齊之芳在飯店吃飯的時候,齊之芳告訴戴世亮她找到了小崔,戴世亮生氣了。戴世亮認為他隻是王燕達的一個參照物,覺得齊之芳還糾結在過去了,不知道齊之芳這麽糾結下去到底為了什麽。戴世亮不想讓齊之芳對過去的感情影響到他們今後的生活。齊之芳也生氣了走了。

戴世亮在交了錢就追了出去了,齊之芳已經做公車走了,戴世亮在交錢的時候掉了一些肉票,飯店的師傅拿著戴世亮掉的肉票看出來了是假的。飯店的小姑娘知道戴世亮就在附近工作。

齊之芳回到家的時候孩子們正在外面玩呢,齊之芳回了家就洗起衣服。戴世亮騎著車追到了齊之芳家,路過的時候喊了大毛。其它小朋友調笑大毛還玩啊你媽相好的來了,大毛和他打了起來。

戴世亮進了屋後齊之芳不想再和戴世亮好了,齊之芳告訴戴世亮她和王燕達有三個孩子,每個孩子都流著他的血,在每個孩子的身上都能看到王燕達的影子。戴世亮隻是不想讓齊之芳無休止的追究而受到傷害。齊之芳說自己當然要追究,她要知道哪不如小崔,不如她的地方要學。做女人這次失敗了難道下次還失敗嗎?齊之芳說上次戴世亮消失就知道他是一個什麽樣的人,他根本沒辦法和她一起承擔這個家。正說著話呢大毛他們三個回來了,齊之芳讓三個孩子再出去玩會。

大毛帶著妹妹出去的時候又遭到小朋友的調笑說他新爸爸又不讓他回家,大毛氣的帶著妹妹們回來了。

大毛他們回來的時候正好戴世亮走出去,齊之芳也很難過讓三個孩子去睡覺。

大毛沒有睡覺,大毛出去把和他打架那孩子家的煤球都踩的稀碎,進屋的時候齊之芳把一件東西讓大毛明天去公交公司還給戴世亮,曾經戴世亮送給她的發卡。

第二天齊之芳上班的時候劉大姐拐著勸她,在劉大姐心裏還是覺得李茂才比較好。

大毛到公交公司的時候看到戴世亮站在樓頂,大毛趕緊跑到郵局告訴齊之芳,芳之芳和大毛來的時候戴世亮已經下來了,大毛悄悄的把發卡遞給了齊之芳。

齊之芳和戴世亮和好了,在戴世亮單位裏齊之芳告訴戴世亮說她就是舍不得王燕達。戴世亮說他明白這種感覺,曾經也有和女朋友分手的經歷。戴世亮說不提這些不開心的了,讓齊之芳唱歌給他聽。

晚上齊之君過來找齊之芳,齊之君告訴她今天李茂才給他道了歉而且李茂才還幫她徹底調查了一下戴世亮。齊之芳一聽李茂才去調查戴世亮就不高興了。

第9集

齊之君告訴齊之芳李茂才調查到戴世亮的單位準備給他摘掉右派的帽子,說不定師範學院還能調戴世亮回去教書。而且李茂才給齊之芳道歉。齊之君說其實李茂才不是壞人心地挺善良的。齊之芳也同意李茂才這話。齊之君走的時候齊之芳拿了些票證讓他帶回去給父母。

飯店已經把假票證的事報到警察局,警察說這已經是第二家來舉報的了。

大年三十的當天戴世亮和齊之芳去商場買東西,戴世亮買了好些東西讓齊之芳拿回家,齊之芳問他哪來的這麽多票證啊。戴世亮說自己攢的。買完東西戴世亮自己先回單位了。

肖虎帶著一些吃的到了齊之芳家,齊之芳沒在肖虎給了幾個孩子壓歲錢,毛毛拿了一張肉票給肖虎說這是自己肖叔叔的壓歲錢。肖虎聽毛毛說戴叔叔總給齊之芳這些票,肖虎仔細的看了看票證。

齊之芳帶著孩子們一起回的娘家過年,一家人等人戴世亮下班過來。齊之芳見挺晚了戴世亮還沒過來就去外面給戴世亮單位打電話。這時候的戴世亮正被警察帶走,戴世亮求警察讓自己把電話接了,警察沒有答應。

齊之芳見打電話沒人接就跑到了戴世亮單位,但是單位的大門緊鎖。齊之芳又找到了戴世亮的宿舍,戴世亮的同事也沒人知道他去哪了。齊之芳走出宿舍樓的時候正好幾個警察上樓去取證。

齊之芳回家的時候孩子們都睡了,齊母看出齊之芳臉色有些不對。齊之芳讓母親先睡,齊之芳整整等了戴世亮一宿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第二天齊之芳在車站等車的時候齊之君趕過來了,齊之君回家後知道戴世亮昨天沒回來特意過來勸齊之芳別瞎想,雖然上次小戴消失了這次可能是真有事了。齊之芳以為這次戴世亮又消失了。

戴世亮這次真的消失了,戴世亮留給齊之芳一封信還有些錢。戴世亮被判了十年,他沒有告訴齊之芳被關在什麽地方。

戴世亮的事影響了齊之芳一家的生活,小朋友對孩子們的嘲笑,同事對齊之芳的冷眼。

齊之芳想找到戴世亮被關的地方可沒人告訴她。齊之芳沒辦法了想找肖虎幫幫忙,肖虎告訴齊之芳是他檢舉的戴世亮。

齊之芳回家的時候大毛沒在家,等大毛回來的時候腦頭是血,大毛對齊之芳說恨她都是因為她。

第二天齊之芳要加班讓孩子們先上姥姥家等下班去接他們,齊之芳下班後齊母哭著說大毛找不著了。大毛自己上了一列火車。

第10集

一家人找不到大毛家裏急的不行,齊母擔心大毛身上連點錢都沒有。齊之芳說大毛拿走了家裏五塊錢,齊母這下更擔心了五塊錢都夠跑關東的了。齊之君趕緊勸齊母別著急說公安局會把大毛的照片分發到附近的收容所去如果發現大毛就能送到收容所。一家人著急的時候屋裏齊之君老婆不樂意了閒吵了把家裏弄的雞犬不寧。齊之君剛要發脾氣讓齊父叫住了。

齊之君進屋後媳婦魏淑青就大聲嚷嚷這個家不歡迎罪犯的未婚妻,說齊之芳花著死人的錢用著活人的假票證。齊之芳聽不下去進來問嫂子就這麽恨她麽。魏淑青當面齊之芳面說齊父齊母偏向她,自己用的吃的都不行。齊之芳忍不下去了和刁蠻的魏淑青吵了起來。要不是齊母攔著齊之君非得打她一頓。齊父看家裏鬧成這個樣子不管外面下著大雨就要去旅館住,齊之芳趕緊拿了把傘追出去。

魏淑青越鬧越厲害抱著孩子站在窗戶上假裝要跳樓,齊之君沒管他。

大毛沒買車票上的火車,火車上開始查票了,大毛躲進了列車員的休息室。之前大毛幫這名列車員幹了不少活大姐就幫了大毛。

警察到了齊家告訴他們有了一點線索在站台撿到了大毛的學生證。大毛把身上的所有證件都自己扔掉了。那列車是開往撫順的問家裏撫順有沒有親戚。

齊母認為大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才跑掉的,責怪齊之芳要是跟了李茂才多好,李茂才怎麽說也是個首長這樣孩子也體面,可她選了個罪犯。齊之芳告訴齊母我為他戴世亮守著,他是為我犯的罪,我小產的時候他第一次犯的罪,到現在都沒有告訴我關在哪怕連累我,我承他的情。

齊之芳不顧外面的大雨去了火車站要買到青海的火車票,當售票員問她要哪天票的時候齊之芳沒買做公車回家了緊緊抱著自己的兩個女兒。

兩個月過去了已經到了春天,戴世亮現在的樣子已經沒有了一點文藝青年的樣子,大毛在陌生的城市流浪。

齊之芳帶著兩個女兒在門口坐著,鄰居家領著孩子過來說二毛偷了她家女兒發卡。齊之芳問了幾次二毛到底拿沒拿,二毛肯定的說自己沒拿。鄰居還要進屋去搜,齊之芳當然不讓,鄰居說話就難聽了。正好肖虎來了告訴所有人誰要欺負齊之芳和她的孩子們別怪他不客氣。鄰居說話更難聽了侮辱齊之芳什麽樣的男人都有。

肖虎護著齊之芳和兩個孩子進了屋自己在外面和一幫子人鬥了起來。

第11集

肖虎轟走了圍著齊之芳家的一群鄰居,肖虎進屋後把王燕達的撫恤金給送過來了又多了五塊錢,齊之芳因為肖虎舉報戴世亮的事對他很冷淡。雖然齊之芳態度冷淡但肖虎依舊很關心齊之芳的生活告訴她大毛他會幫著找。

大毛一個人和一群流浪的孩子在一起,大毛也很想家。

小崔到了郵局去找齊之芳,等齊之芳下來的時候隻看到了一隻紙鶴和一束花。

大毛為了生活每天和流浪兒一起偷煤有時候為了爭奪一塊煤會打起來。大毛挨了打又沒飯吃被一個老頭領回了家。

老頭的家裏還三個孩子,老頭忽悠了年幼的大毛,大毛要自願留在這裏。老頭騙大毛要先學綉花,把手指練的和綉花針一樣。

第二天一早四個孩子在綉花的時候老頭帶著老二老三走了說是去執行任務。老大在家欺負大毛把大毛罵了,大毛和老大打了起來。

老頭回家後看老大把毛毛綁了起來,老頭問怎麽回事,老大說大毛不好好綉花,大毛反駁他罵了我媽。老頭讓老大給大毛賠禮道歉教訓四個孩子要相親相愛。老頭說今天帶著老二老三出色的完成了任務應該提出表揚。大毛不知道老頭帶著老二老三出去幹了什麽還讓老頭帶他出去。老頭說大毛的綉花練的還不行,大毛說自己一定會好好練習要幹大事業。

大毛半夜還在練習水中夾肥皂吵到老大睡覺,老大罵大毛說他夾個肥皂都夾不起來還想夾錢。這回大毛知道老頭可能是讓他偷錢。大毛進屋後問了老頭練習夾肥皂是不是為了夾錢,夾錢那可是偷錢啊。老頭騙大毛這是為了革命事業,是為了偷取敵人的秘密情報。大毛相信了老頭還保證一定會努力練習。老頭讓大毛先出去直接把老大叫進來。

老大進來後老頭威脅老大別瞎說,老大的媽媽進了監獄騙老大如果不好好就弄整他媽。老大為了媽媽求老頭,老頭又來了軟的答應老大跟他幹五年等他媽出來的時候給他三千塊。

第二天老頭要帶著四個孩子出去實戰,老頭帶著他們四個孩子到了火車站。老頭讓老大和大毛把一個帶眼鏡人的公文包拿下。老頭騙他們包裏一定有秘密檔案。老大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麽不想幹,大毛就以為自己是為了革命事業。老大沒辦法故意和大毛打起來老頭偷走了包。最後警察把大毛抓著了。

大毛在警察局啥也不說,這個警察正好是肖虎的老戰友,知道他叫大毛他媽叫齊之芳。大毛畢竟是個孩子就知道保守秘密但還是被肖虎的戰友套了出來。

大毛帶著警察找到了老頭的住地一舉拿下,老頭叫邱老三是個慣犯。

肖虎的戰友叫陳貴西給肖虎去了封電報告訴他大毛已經找到由自己照管。

第12集

齊之芳是第一個收到電報的立刻跑去消除隊交給肖虎,肖虎正在忙齊之芳便把電報放在了肖虎的門口,肖虎看到電報就知道是誰了出去找齊之芳的時候人就走了。

陳貴西照顧了大毛一些時日後把大毛送上的回家的列車並約定六年後再回來當兵。大毛上火車後對面坐著的人叫老梁和大毛下起象棋來。

肖虎和齊之芳在站台上焦急的等著火車到來。等著列車的時候肖虎想給齊之芳介紹個對象,齊之芳告訴肖虎她要等戴世亮。肖虎說你等不了的,那些男人會不停的麻煩你。

肖虎和齊之芳聽到廣播說這趟列車會晚點,肖虎就帶著齊之芳先吃點午飯。肖虎還想再提提齊之芳和戴世亮的事,齊之芳說戴世亮是因為她才進去的自己一定會等她。肖虎一直暗戀著齊之芳默默的關心著她。

由于路段維修,火車再次延誤了。肖虎繼續陪著齊之芳等大毛。肖虎一直想勸服齊之芳不要再等戴世亮,告訴齊之芳給她約好了周日相親。肖虎認為戴世亮是一個罪犯是一個垃圾。這些想法讓齊之芳很生氣,齊之芳不允許別人這麽說戴世亮。

火車終于到站了,齊之芳緊緊的抱著兒子。老梁也和齊之芳寒暄了幾句。

三年過去到了1965年大毛依然保持著部隊的習慣。鄰居家的孩子們都羨慕大毛覺得大毛現在是一個軍人了因為大毛有軍裝。

大毛對妹妹們很好對有困難的人也熱情相助隻是對齊之芳好像還是有心結。

第13集

齊之芳在單位的時候和劉大姐說不知道自己兒子的想的是什麽,覺得大毛怪怪的哪裏怪又說不出來,整的自己都有點怕他。大毛現在一分錢都不管齊之芳要了自己做地下童工。齊之芳一個人的時候還是會想起戴世亮。

老梁找到了郵局來看齊之芳。老梁和齊之芳聊了起來說自己是個單身父親,老梁的口才很是不錯,說自己和王東是個忘年交了解了她家的情況出差的時候給她家三個孩子一個帶了一雙襪子。

說了幾句老梁就告辭了,老梁到門口的時候看齊之芳沒追出來有點失望。當聽到齊之芳喊他的時候露出了得意的奸笑。

齊之芳問老梁晚上有沒有空,老梁說晚上有個廠子請他吃飯。齊之芳說本來想請他到家去吃餃子呢王東看著他一定會高興的。最後老梁讓齊之芳帶著三個孩子一起過來吃飯。

二毛和毛毛去郵局把大毛離家出走的事告訴了齊之芳。李茂才陪著齊之芳去派出所讓警察幫著找。路上李茂才告訴齊之芳王東在他那借了20塊錢。在派出所的時候因為警察當著齊之芳的面說李茂才老,這讓李茂才覺得在齊之芳面前失了面子和警察鬧了一會。還是齊之芳和李茂才說二毛和毛毛還餓著李茂才趕緊和齊之芳回家。

小崔去電報局沒找到齊之芳就去找了齊之君,齊之君指責小崔破壞和他妹妹和妹夫的家庭。小崔很吃驚,小崔解釋她和王燕達根本沒有談戀愛。齊之君很激動可不相信小崔這話。齊之君說事到如今都證據確鑿你還想抵賴,問小崔是不是給王燕達織過一條圍巾。可是小崔根本不會織東西,讓齊之君可以去調查。

第14集

小崔和齊之君的談話很不愉快,小崔走的時候圍巾忘拿了齊之君給送出去的時候看小崔的圍脖上也有一個愛字。齊之君問小崔到底和王燕達有沒有那個意思。小崔說對王燕達確實有好感。不過王燕達還不知道小崔對他的感覺。

小崔告訴齊之君今天找他不是談王燕達的而是今天王東來找過她。齊之君問小崔王東怎麽會認識她。小崔說王燕達一直讓王東背後齊之芳和她學鋼琴。王東早上在小崔那也借了錢。小崔來找齊之君就是要告訴他不要讓王東再離家出走了。這一翻話讓齊之君對小崔也改變了印象。

齊之芳要留李茂才吃晚飯,李茂才說還是先找到大毛再說吧,李茂才很高興和齊之芳斷了的情緣又續上了。

齊之芳去鄰居孫大姐家借了一個雞蛋要給孩子們做炸醬面。齊之君來了告訴大毛和人借了十塊錢但沒說是小崔。齊之君讓齊之芳這回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大毛。齊之君要拉著齊之芳去找大毛,齊之芳告訴他警察都出去了,李茂才幫忙找的。齊之君臨走的時候硬塞了20塊錢給她。

齊之君回家的時候齊母問他是不是齊之芳那出事了,齊之君沒說大毛走的事隻是說看芳子太苦了給他們拿了20塊錢。這話屋裏的魏淑青聽得是一清二楚。齊父和齊母都為芳子的事發愁,都想勸芳子不要再等小戴了。

半夜大毛自己回來了,全身都成了小黑人還給二毛和毛毛買了糖而且給了齊之芳7毛錢。大毛告訴齊之芳和人借了錢買了輛舊三輪以後放學就給人送煤球去。

二毛和毛毛睡覺後齊之芳問大毛昨天打他是不是恨自己了。

第15集

齊之芳對大毛說恨也就是一會的事,明天睡醒了就不恨媽媽了。齊之芳讓大毛看著兩個妹妹自己要去趟派出所別讓人再找了。

齊之芳去完派出所後去了肖虎家,不過肖虎沒開門。肖虎看著齊之芳離去的背影又追了出來告訴齊之芳自己剛下班。齊之芳知道肖虎是編的說肖虎是怕寡婦進他的家門。齊之芳說自己隻是來領撫恤金的,肖虎問他是不是大毛的事,說和大毛之間還有一個約定。肖虎問齊之芳怎麽這麽急著要錢。齊之芳說要還錢,大毛和人借錢買了輛三輪車給人送煤球自己著急把錢還給李茂才,不想讓李茂才對她有非分之想。

齊之芳回家的時候大毛正騎著車拉兩個妹妹玩呢,看齊之芳回來拉著齊之芳也溜了一圈。

齊之芳哄二毛睡覺的時候二毛告訴齊之芳大毛說送煤球可以掙很多錢,等以後掙了錢給她和毛毛買奶糖買新衣服,要幫著齊之芳養活二毛和毛毛,那樣齊之芳就不用出去和那些叔叔那樣笑了。齊之芳的心很疼。

齊之芳帶著毛毛回家給齊母送葯的時候正趕上家裏吃飯,魏淑青一看齊之芳回來就不陰不陽的故意讓齊之芳和毛毛在這吃飯,齊之芳哪能吃啊。齊父說自己說飽了讓毛毛吃,就隻有一個孩子吃魏淑青還是刁蠻的數落孩子。齊之芳和魏淑青吵了起來。齊之君要拉著魏淑青回屋的時候魏淑青把熱湯灑在了兒子身上。

第二天一早齊之芳做好了早飯讓孩子們吃,毛毛和二毛看著齊之芳穿著綠毛衣很漂亮,可大毛說媽媽穿綠毛衣的時候保不準又是去見哪個叔叔,大毛又鬧了脾氣。

二毛和大毛不小心打碎了家裏的糖罐子,齊之芳罵兩個孩子問是誰讓他們拿了,大毛說是自己讓他們拿。齊之芳沒話說了,現在和大毛間那層隔膜怎麽也去不掉。齊之芳把大毛的三輪車鎖上了不讓大毛再幹運煤球的活。

齊之芳上班的時候劉大姐要給齊之芳介紹個對象叫圖強,劉大姐拿了張電影票告訴她晚上早點去。但齊之芳不去告訴劉大姐自己還在等戴世亮。劉大姐勸齊之芳可能小戴放出來她都認不出來了。讓她趁現在年紀不大趕緊找個吧。

齊之芳給肖虎打電話肖虎病了不在,從肖虎同事口中知道了原來這些年她的撫恤金都是肖虎私人給她的。

齊之芳正算這些年她欠了肖虎多少錢的時候,老梁讓齊之芳同事給了齊之芳一樣東西。齊之芳追出來的時候沒看著老梁。老梁正給家裏打電話告訴老婆這邊事沒完晚回去幾天,老梁這個感情騙子要騙齊之芳。

肖虎在房間要安排秘書把自己的工資寄給齊之芳,秘書告訴把今天電話的事告訴了肖虎。原來王燕達的撫恤金根本沒辦下來都是肖虎用了自己的了四分之一的工資幫助齊之芳。

大毛捅開了三輪車的鎖不顧腿上的傷還是去運煤球了。

劉大姐又拿了電影票讓齊之芳去相親,齊之芳告訴她自己去不了。齊之芳告訴劉大姐自己剛剛發現欠了一屁股債。把肖虎幫助她的事告訴了劉大姐。劉大姐問齊之芳是不是肖虎對她有那個意思。齊之芳從心裏感激肖虎默默的幫助了自己好幾年。

第16集

齊之芳要把首飾還給老梁,老梁說什麽要齊之芳收著說自己是在當鋪買的才值50塊錢,老梁又想和齊之芳去飯店坐坐,齊之芳說孩子們都在家等著呢,老梁說想和她多呆會非要送齊之芳回家。在公車上老梁對齊之芳表達著愛慕之情。

老梁和齊之芳下了公車後老梁還是和齊之芳說著甜言蜜語,兩人正好被拉著煤球的大毛看到,大毛一副恨恨的表情。

老梁對齊之芳是緊追不放非要陪著齊之芳去副食店買東西,老梁總是說要追齊之芳這讓她有點不得勁,告訴老梁自己有愛人了。老梁也知道戴世亮的事。林之芳問老梁怎麽知道的,老梁說在火車上和大毛說了一句兩句。齊之芳想讓老梁送自己回家,老梁表現出很大度很體貼的樣子。最後還是死纏爛打的拉了齊之芳一起去吃點飯。

齊之君替齊之芳把錢還給了李茂才,李茂才好像明白這是齊之芳不想和他多扯上關系。

吃飯的時候齊之芳問老梁是什麽時候離婚的,老梁裝做很可憐的樣子來博取齊之芳的同情。老梁的演技很不錯,想要齊之芳把項鏈帶上給他看看,齊之芳同意了。大毛在飯店看到了齊之芳和老梁的事。

齊之君又去了學校把錢還給小崔,小崔告訴齊之君在見過齊之芳後覺得她是個很難得的女人,覺得王燕達是幸福,提到王燕達小崔有些傷心,為了讓小崔開心齊之君請齊之芳去看電影。

齊之芳回家的時候老梁給孩子們帶了鍋貼。大毛裝做什麽也不知道問齊之芳怎麽回來這麽晚,齊之芳騙他說加班了。大毛一直盯著齊之芳的項鏈讓齊之芳很不自然。

齊之芳和老梁去看電影了,大毛回來的時候問妹妹媽媽去哪了,妹妹說去加班了。大毛開啟家裏衣櫃一看綠色的毛衣穿走了就知道肯定是約會去了。

大毛氣的飯也沒吃正算這些天掙多少錢的時候肖虎來了。肖虎把二毛和毛毛去出去要單獨和大毛說會話。

老梁在送齊之芳回家的時候想讓她去他的賓館坐坐,齊之芳不肯要回家照顧孩子們。齊之芳想要把兩個人的事情都告訴孩子們和孩子們公開的見一面把兩人的事情定下來。

肖虎來找大毛是因為大毛這些根本沒去上學每天送煤球掙錢而且還自己做了假的請假條來騙老師。

第17集

大毛告訴肖虎自己是買了豬血才化驗中胃病4個加號,肖虎問大毛為什麽要這15天假。大毛說掙錢,再送兩個月煤球就能把買車的錢還上了。肖虎讓大毛明天趕緊上學要把大毛三輪車的軲轆拆了,大毛現在就要把錢還他。肖虎生氣了問大毛放著好好學不上就願意幹這個啊?大毛說自己就是為了掙錢讓齊之芳看看他能幫著養家,用不著和不三不四的男人出去,這麽晚了還和大流氓在外面鬼混。肖虎煽了大毛幾個耳光告訴他不許這麽說他的母親。

齊之芳回來的時候二毛和毛毛拉住她告訴她肖虎在裏面訓大毛呢。肖虎對大毛說齊之芳辛苦把他們拉扯大就這麽說她啊。大毛說老梁是流氓一看眼神就知道。

齊之芳這時進來了把二毛和毛毛都叫下來坐下了。齊之芳對大毛說他為了減輕自己的負擔在外面做苦力對不住他,也連累了肖虎為家裏花了這麽多錢。齊之芳說怪自己前些年太任性還等著戴叔叔,現在想明白了,齊之芳說老梁不錯要和他把關系定下來。準備要辦手續結婚。大毛不喜歡齊之芳和老梁在一起。

肖虎一句話沒說就要走了,齊之芳讓肖虎陪她坐會。肖虎覺得是自己幫齊之芳被她發現後不願欠自己的人情才急著把自己嫁出去。肖虎對齊之芳說這些何止掏錢,掏心掏肝你還得了嗎?說完話肖虎就走了出去。齊之芳追出來,齊之芳知道肖虎喜歡她。齊之芳問肖虎娶得了她嗎,他有家有老婆,不明不白的受了他這麽大的恩惠算怎麽回事。齊之芳讓肖虎以後不要再來找她了,因為有他在別的男人好像都不是男人,她就沒法死心的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齊之芳雖然要和老梁在一起但她永遠不會忘了戴世亮。

老梁再次過來的時候帶了很多東西,老梁讓齊之芳先回去自己一會到。老梁給家裏打了一個電話知道了他女兒失蹤了,老梁的女兒偷偷跟著老梁也來了。

齊之芳先回到家後準備給老梁包餃子,大毛要收買二毛和毛毛幫他做件事。大毛讓二毛往餃子裏放牙膏。讓毛毛在胡同口貼了張姓梁的不許入此院。

齊之芳出來接的老梁,齊之芳看到了毛毛貼的紙也看到了老梁的女兒,但她不知道是誰。

老梁吃餃子的時候大毛的熱情讓齊之芳覺得不對勁,老梁還是吃著了那個餃子。齊之芳問大毛他們搞什麽鬼。大毛不吃了走了出去。二毛和毛毛也出去了。

三個孩子出去就看到老梁的女兒站在門口,大毛問她是誰。老梁的女兒進了屋。老梁愣了問她怎麽來了。老梁女兒進來就說老梁她媽治病還沒有錢呢他把錢都貼這來了。老梁女兒罵齊之芳不要臉破鞋,三個孩子直接把老梁和他女兒打了出去。

平淡的日子轉眼就到了1971年。三個孩子都已經長大了。王方(二毛)已經成了下鄉知青並且喜歡上了一個男孩趙雲翔。

第18集

王方和趙雲翔相戀了,王方最喜歡的就是趙雲翔為她讀詩。

一天王方再次來到和趙雲翔相約的地方時來人是雲翔的哥們小輝。小輝告訴王方雲翔回家了過段時間就會回來。

王方不相信小輝說的,偷偷跟著小輝,趙雲翔被關了起來。等小輝走後王方緊張的問趙雲翔為什麽被問了起來。趙雲翔說自己沒事犯了點小錯誤,讓王方先回去要是被人發現兩人的關系他會更慘。話音剛落還真的被村長看到了。趙雲翔被開了批鬥會。全村高喊打倒趙雲翔。王方在下面看的心都碎了。

王方回到知青點的時候衛紅告訴她鄰村來電話了說她不出工去上官村找對象,村長很生氣要給她處分。衛紅讓王方去給村長認個錯。

衛紅陪著王方到村長家認了錯,村長告訴王方不要和那個右派狗崽子在一起了。出來的時候村長讓王方先走特意叮囑衛紅看著點王方。

趙雲翔又吹號約王方出來,王方剛要跑出去衛紅勸她別出去了,這樣對她很不好。在趙雲翔失望的要走的時候王方來了。

有一天衛紅出了大事,衛紅死了。聽村長說衛紅在鄰村有個相好的夜裏偷偷去約會,回來的時候衛紅掉下了山澗。王方在衛紅的兜裏發現了一本毛主席語錄第一頁上有個名字叫劉玉剛。

王方和趙雲翔約會時說衛紅太可憐了自己現在就隻有他一個人了。

到了1972年冬天的時候齊之芳這時候很忙都是家長給下鄉的孩子們發電報,希望孩子們可以回家過年。劉大姐讓齊之芳也裝病發電報給二毛。劉大姐還問了齊之芳大毛怎麽樣,大毛已經在兵工廠幹了4年了。

家裏隻有王紅一個孩子了,有天以為家裏來賊了呢卻不想是小輝。小輝告訴王紅王方在醫院呢,王紅想去醫院看王方,小輝告訴王紅確切的說王方在醫院牆根下。王方不想讓齊之芳知道她回來了而且還病了。小輝問王紅能不能借點錢給王方看病。

趙雲翔陪著王方就在醫院的大門口,大冬天還飄著雪。王方已經流血了。王紅沒辦法去找姥姥借了錢。王紅在醫院門口看著了王方。趙雲翔讓王紅先去繼續借錢,王方看病還差很多。

王紅想到了肖虎可能會幫他。王紅去肖虎的單位的時候才知道肖虎在1969年就被打倒了,工資也凍結了,而且父母都已經去世老婆還和他離了婚。

王方的病很重是懷孕讓村裏的大夫刮宮出了毛病。趙雲翔是要啥啥沒有大夫人不管。趙雲翔和小輝拿刀逼住了大夫威脅她。

王紅又去找齊之君單位找他,齊之君去工廠了卻碰到了李茂才。李茂才認出了王紅知道王方出事了立刻借錢幫忙。

在趙雲翔和小輝的威脅下大夫算是把王方的手術做了,但大夫也偷偷給保衛科打了電話。趙雲翔和小輝躲了起來。兩人看著王紅來的時候讓她進去看看出來再把王方的情況告訴他們,如果有人跟著她那就明早在市委門口再見。

排練演出的齊之芳接到了齊母的電話,把王紅借錢的告訴了她,齊母看王紅著急那樣以為是齊之芳出了事,現在看齊之芳沒事就放心了。

第19集

齊母剛打完電話,李茂才也來找齊之芳了。李茂才也是擔心是不是齊之芳出了事。李茂才一看不是齊之芳出事就把毛毛借錢的事告訴了齊之芳說二毛病了。

毛毛正在醫院伺候二毛呢,二毛就躺在醫院樓道的長椅上。毛毛告訴二毛那邊有二個警察盯著他們,趙雲翔說了要是警察問他們就把他和輝供出去。

李茂才跟著齊之芳回到家看到毛毛不在,李茂才說不行就挨家醫院找吧。齊之芳先給李茂才做了點飯。李茂才還惦記著能和齊之芳再在一起。

在醫院裏王方受了欺負受了屈辱,護士都不給王方好臉色叫她女流氓。隻有毛毛守護著自己的姐姐。

李茂才陪著齊之芳找了好些醫院都沒找到人,李茂才想二毛這麽不想知道別人她得的什麽病那就可能是婦科。

毛毛要出去通知一下趙雲翔二毛的情況,毛毛出去喊趙雲翔的時候他們看著了警察跟在後面沒敢露面,卻正想被齊之芳和李茂才看到了毛毛。

齊之芳和李茂才看到二毛後齊之芳既心疼又羞愧。

齊之芳和李茂才被警察叫了去,警察對他們當然沒有好態度,李茂才可不吃這套和警察嗆了起來,警察拿出了槍,李茂才仍然不懼打掉警察的槍甩出了自己的工作證。這警察才軟了下來。

警察對李茂才說二毛犯的是作風錯誤,可是他的同伙卻用武器脅迫醫生為王方做手術那可是犯罪了。齊之芳不相信要去問問王方。當齊之芳出來的時候王方不見了樓裏的窗戶開著。齊之芳嚇壞了以為二毛跳樓了。李茂才趕緊帶著齊之芳和毛毛去找王方。

王方一個人到了姥姥家。王方求姥姥不要把她在這的事告訴齊之芳說自己病了兩三天就好了。王方身體很虛弱,齊母讓她好好在這養兩天。

找不到王方李茂才就把齊之芳和毛毛送回了家,齊之芳到家門口看家裏有人以為是王方回家了,沒想到是王東回來了。齊之芳看兒子回家了很高興趕緊先給兒子做點飯吃。齊之芳給兒子做了面條王東看裏面的雞蛋就隨口說這是給誰坐月子呢吧。齊之芳呆不住了讓王紅陪著哥哥說自己去加班。

齊之芳走後王東問王紅媽怎麽了?王紅說是姐姐出了事。

第二天一早齊母就給齊之芳打了電話,齊母問她和王方鬧了什麽矛盾。齊母看王方那個樣心疼啊說著說著老太太還哭呢。齊之芳放了電話就往這邊趕。

齊母回家和齊之君兩口子吃飯的時候魏淑青知道二毛在這住的時候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了。齊之芳在門外都沒敢那時候進。齊之芳進來後魏淑青又拿齊母拿給毛毛五塊錢的事說起來。齊之芳立刻拿了五塊還給她。

第20集

魏淑青對齊之君說的越來越過份讓齊之君煽了一巴掌,齊之芳說媽早晚得讓她氣死。齊之芳進了房間看王方,王方假裝著睡著了。齊之芳要出門的時候王方說話了,齊之芳心疼的啊這個哭啊。王紅到了和趙雲翔的約定地點,趙雲翔和小輝看到還是有人跟著王紅沒敢露面。警察到學校找到王紅把她給誆了。齊之芳對齊母說這幾天就讓王方先住這吧,要給媽拿20塊錢花,齊母不要說前兩天賣了對金戒指。說起首飾讓齊母想起了死去的齊父。齊母還是想讓齊之芳趕緊再找一個,齊母還問齊之芳肖虎怎麽樣。

齊之芳臨走的時候還是要把錢給齊母,齊母讓她當著魏淑青的面給她。肖虎來齊之芳家看著王東回來了。王東和肖虎聊了一會說想調到廠籃球隊去那樣能多掙點。說話的時候王東說就看好肖虎和他媽在一起。兩人正說呢齊之芳回來了。王東為了讓齊之芳和肖虎聊會就趕緊說要去看姥姥了。王紅把警察帶到了姥姥家,王紅讓警察先在樓下等著怕姥姥經不住。王紅進門後齊母沒在家。王方見妹妹來了就問看到趙雲翔和小輝了沒。屋裏魏淑青偷聽著兩人說話。

王東在要進樓口的時候警察給王東攔了下來。肖虎和齊之芳聊著天,肖虎要請齊之芳看個電影,齊之芳還不知道肖虎現在的情況。警察把王方的情況告訴了王東,王東說這事就交給他吧,他一定把那兩個小子的情況摸清楚。警察給王東介紹趙雲翔的父親是原來市委書記,小輝的父親是市委秘書長,兩個人都是文革時期被打倒的。所以兩個人對社會仇視情緒較大身上都帶著武器讓王東小心。

王東進門的時候王方和王紅正在吵呢,王紅要王方和警察說清楚。兩人見王東進來就趕緊停下來。王東讓王紅幫他忙。王方進屋後魏淑青跟了進來又鬧了起來。齊之君為了不讓兩個兒子長大像魏淑青一樣下了血本要讓兩個兒子學鋼琴,當然教鋼琴的就一定是小崔了。齊之芳和肖虎看了電影又散了步,齊之芳覺得肖虎開竅了,把這些年欠下的浪漫補了回來。齊之芳臨走的時候要肖虎後天來看她的獨唱。齊之芳回的齊母那,齊母問她怎麽回來的時候看兩個孩子都在哭。齊之芳告訴了齊母王方不是生病是流產。

齊母知道這個訊息在吃飯的時候就忍不住要說王方幾句。齊母責怪王方不該這麽不珍惜自己做出這種事,丟了一家人的臉,要王方說出趙雲翔和小輝的下落。王紅說自己在鄉下受苦受罪的時候有誰知道,又有誰能照顧得了她,都是趙雲翔。就算趙雲翔是江洋大盜自己也要跟著他。齊母沒想到王方吃了這麽多苦。齊之芳告訴王方不管用什麽辦法一定把她調回來不再讓她吃這些苦,但齊之芳告訴王方的意思也是讓王方和趙雲翔斷開。要王方吃完飯就回家,沒有她和王東同意不許出門。

第21集

齊之芳去消防隊找肖虎的時候知道了肖虎現在過的是什麽日子而且肖虎已經被送走了。齊之芳找了原來肖虎的秘書知道了肖虎地址。齊之芳在回家的路上才想明白為什麽那天肖虎要請她看電影和臨別時的不舍。王方在家收到了趙雲翔的信,王東告訴她毛毛不回來他是不會走的,家裏總得留個人看著她。齊之芳給李茂才送了張票,請老李晚上去看她的演出。王方想了辦法要把信寄出去可她不知道不是被王東發現並把信要了回來。

齊之芳演出的那晚趙雲翔和小輝也去看了,小輝還問趙雲翔王方約他們在哪見。齊之芳演出完下台和李茂才商量這回一定不能再讓王芳回去了。李茂才對齊之芳說如果王方要會跳會唱的話他就能有辦法了。王方借上洗手間的機會偷偷溜出去和趙雲翔見面了。趙雲翔和小輝要帶著王方走。剛要走王東到了一把抓住了趙雲翔用刀逼著他,讓趙雲翔不要再和王方見面不然就把他送到公安局。王方苦苦哀求王東給他跪下了說她以後再也不和趙雲翔見面了。毛毛告訴齊之芳出事了,齊之芳和王紅也來了。

齊之芳讓三個孩子先走,齊之芳單獨和趙雲翔聊了聊。齊之芳對趙雲翔說王方剛才說的話你聽見了吧。你如果再出現我會讓你知道一個母親是什麽事都幹得出來的。齊之芳回家後和王方說了心裏話。問王方還記不記得小戴叔叔。齊之芳給王方講了戴世亮走後她是怎麽過的。王方問後來呢。齊之芳告訴王方沒有後來了戴世亮死了。齊之芳告訴女兒自己以為熬不過去,這不也過來了嗎。

齊之芳把精力都放在了王方身上,為了王方留下來還找人教她唱歌。正月十五的那天一家人請了李茂才到家來吃飯。齊之芳做飯的時候問毛毛是不是去找過肖虎從毛毛那齊之芳知道了肖虎已經離婚了。第二天齊之芳帶了東西去水庫看肖虎了。齊之芳走到水庫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幹活的肖虎,自己也一下累的坐到了地上。肖虎趕緊和領導請假把齊之芳帶到了方便的地方。

王方正式的第一節課很成功。齊之君陪著,小崔給彈的琴,還有一個專門教聲樂的陶老師。肖虎把齊之芳帶著走了挺遠才敢和齊之芳說話。齊之芳心疼肖虎工資凍結這麽多年了還這麽幫著她,肖虎的這份情誼讓齊之芳特別感動。齊之芳怪肖虎沒把他離婚的事告訴他。肖虎說就他現在這個樣子告訴不告訴還有什麽不一樣,你還能嫁給我?齊之芳笑著說那可不一定!

第22集

王方和齊之君回家的時候問他小崔這麽好的女人還受得了舅媽啊。齊之君告訴王方過去小崔愛過她爸爸。要進門的時候齊之君特意叮囑王方別在魏淑青面前提小崔。齊之芳給肖虎帶了許多好吃了兩個現在是正式的開始戀愛了。王方早上一邊做飯一邊練唱歌,魏淑青不樂願意了不讓王方唱。王方為了氣魏淑青故意跟著她唱。王東拉住了王方,齊之君拉住魏淑青。肖虎推著獨輪車送齊之芳走,有三輪車三人都沒坐,肖虎一邊推齊之芳一邊唱。

時間到了1973年齊之芳還是每個月去看肖虎,有了愛情的滋潤齊之芳也越來越快樂。李茂才把王方送到了宣傳隊,李茂才走了宣傳隊的幹部知道王方走的後門就讓她打鑼。1973年夏天的時候齊之芳去看肖虎的時候對肖虎說好像有不少的人已經解放了,肖虎想勸齊之芳不要再等他了,齊之芳告訴肖虎一等到底就是勝利。王方找到齊之君告訴他知青辦來人了,要找她這樣的人談話。王方想讓齊之君去找找小崔問問她們區文化館招不招人。齊之君和小崔也是相互間有點意思,齊之君本不想找小崔,為了王方能留在城裏也不得不去。

王東回家了齊之芳給兒子做了好多菜讓王紅去給姥姥打電話過來吃飯。王方回家的時候被趙雲翔和小輝叫住了,兩人過來特意找王方的。王紅打完電話正好看著王方和兩人在一起趕緊回去告訴齊之芳。趙雲翔想拉著王方走,王方雖然還喜歡趙雲翔但確實不會再像當初一樣不管不顧了,趙雲翔認為王方變心了要硬拉走王方,多虧齊之芳和王紅趕來。晚上吃飯的時候齊之芳也叫了李茂才來,李茂才沒少喝告訴齊之芳王方的事她給辦了但辦不辦成不好說。李茂才一直還想著和齊之芳在一起。

一家人飯還沒吃完的時候居委會主任來了意思就是讓王方再回鄉下去。王方不吃這一套和主任吵了起來。鄰居家不少的孩子都回來可主任就是要盯著王方什麽時候走。李茂才買煙回來的時候看著這麽多人圍著拿出工作證把事情擺平了。半夜一家人都睡不著覺,齊之芳過來看王方,王方告訴齊之芳這好像不是她的家,今天看到趙雲翔也覺得陌生。王東和王紅都變了。齊之芳說那媽媽呢。王方也不知道。王方覺得齊之芳現在也有撐不住的時候了要是李茂才是她爸爸也不錯。第二天齊之芳帶王方去參加文藝團體的考試,王方一緊張唱的並不好。王方知道自己水準不好所以才緊張不自信。王方和齊之芳急了她不想回鄉下。

相關資訊

于榮光為真愛“出軌” 《娘要嫁人》愛在心口難開

娘要嫁人

由著名導演喬梁執導,金牌編劇嚴歌苓首次親當編劇的電視劇《娘要嫁人》將于3月27日首登東方衛視夢想劇場。該劇匯集了蔣雯麗、于榮光、李立群、張魯一、呂中等眾多實力明星。劇中,于榮光所飾演的肖虎,對蔣雯麗所飾演的漂亮寡婦齊之芳一見鍾情。面對深愛的齊之芳,肖虎卻因自己已有家室,而選擇發乎情,止乎禮,默默的守護自己的真愛。這讓向來塑造爽直鐵漢的于榮光深刻的體味了一回愛在心口難開的奇妙滋味。

于榮光為愛隱忍 締造“世紀戀曲”

劇中,漂亮寡婦齊之芳與肖虎的戀情可謂是一波三折,兩人因各種原因屢屢擦肩而過,在經歷了長達四十年的愛情長跑,締造了一段感人的“世紀戀曲”。此番,于榮光所飾演的肖虎為愛隱忍,一直默默守護在齊之芳身邊,為觀眾展現了一個痴情硬漢的形象。對此,于榮光描述道:“肖虎的家庭散了後,他本該大膽示愛,但他又不太敢去說,那個年代的人不是那麽直接,尤其是他在文革當中被打倒後,走私派、壞分子,一堆帽子扣在他頭上,把他拉去做勞動改造,他就更不能表現出他的愛,于是隻能送點水果、偷偷地關心齊之芳一家。”劇中,肖虎對齊之芳的愛一路升溫,但他卻也始終恪守著自己的本分,將愛默默埋藏在了自己心裏,相信這段年代版“柏拉圖之戀”必將深深感動東方衛視的觀眾朋友們。

最終,深情的肖虎能否為了真愛大膽表白呢?齊之芳與肖虎的“痴情虐戀”究竟會如何展開呢?“出軌”背後的真相究竟為何?東方衛視《娘要嫁人》將于3月27日起每晚19:30為您細細品味這段“世紀戀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