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靈頓公爵

威靈頓〔威靈頓(1769—1852)〕英國元帥,第一任威靈頓公爵,反拿破崙戰爭中的聯盟軍統帥之一,以指揮滑鐵盧戰役聞名于世。

  • 去世時間
    1852
  • 出生時間
    1769
  • 國    籍
    英國
  • 主要成就
    贏得半島戰爭、滑鐵盧戰役首相任內解放天主教徒
  • 本    名
    威靈頓公爵

人物簡介

第一威靈頓公爵(Arthur Wellesley, first Duke of Wellington 1769.5.1,愛爾蘭 都柏林~1852.9.14,英格蘭 肯特 沃爾默城堡) 阿瑟-韋爾斯利。別名鐵公爵,拿破崙戰爭時期的英軍將領,英國在1832年5月的危機時達到最高潮,眼看要產生法國七月革命那樣的結局。國王拒絕冊封足夠的新貴族以戰勝敵對的上議院議員,格雷辭職了,威靈頓拼湊一個輪替的政府班子沒有成功。面對著混亂不堪的局面,威靈頓依然反對改革,然後為了國家的利益而撤退,勸說他的追隨者在6月改革法案成為法律之前與他一同不出席國會。然而,在「滑鐵盧日」他受到憤怒民眾的襲擊。「選擇這個奇特的日子」他隻講這麽一句話。

威靈頓棄權拯救了上議院,在領導上議院托利黨期間他繼續控製他們不與下議院發生災難性的沖突。隻要有可能,他就支持國王的政府。1834年威廉四世以政變方式解散輝格黨,召請威靈頓組閣;但是,65歲的公爵回答應任皮爾為首相。對一個政治人物來說,此種讓賢的舉動最罕見,因而受到一些稱贊。他在皮爾內閣中擔任外交大臣(1834~1835)和不管部大臣(1841~1846)。他還擔任牛津大學名譽校長、倫敦塔總管、漢普夏治安長官和領港協會十三主持會員之一(後為會長)。另外,維多利亞女王尊之若父。他犯下的錯誤是在餘生10年中一直擔任軍隊總司令,因為他已不再實施後來迫切需要的各項改革。但是,當憲章派即將起事的時候,由于他的冷靜處理,防止了任何騷亂行動。他在1848年顯示的舊本領又重演了一番。由于他再一次命令上議院議員「向後轉」(這回是就《谷物法》問題),他得以使皮爾將此法廢除。1846年起威靈頓退出公職生活,但仍向各派提供咨詢意見。海德公園街角的阿普斯萊府是他的城內公館,人稱「倫敦門牌1號」。作為五港同盟的總監,他在自己喜愛的住所沃爾默城堡(Walmer Castle)因中風去世。死後舉行盛大的國葬,這是英國最後一次顯示各種紋章的葬禮。埋葬場所為聖保羅大教堂

提琴少年

威靈頓是莫寧頓伯爵第一的第四子。少年性格鬱鬱寡歡,喜歡孤獨的散步,在伊頓公學就讀沒有什麽好處,母親為節約學費供他弟弟上學,便讓他去學律師,結果一年時間他唯一幹的事就是拉小提琴,其寡母認為他「隻能去當炮灰,做不了別的事」,便把他送往法國昂熱軍事學院學習,在那裏他學會了跳舞和騎馬,以及如何成為一個紳士。他18歲即從軍,在第73高地步兵團謀得掌旗官職務,後來又在其他幾個團隊裏服役,1791年晉升上尉,給愛爾蘭總督當副官。這一時期他還作為家族代表繼承特裏姆的席位,成為愛爾蘭國會議員。24歲時威靈頓雖然欠債仍向朗福德勛爵的三女兒凱瑟琳·基蒂·帕克南求婚,但遭拒絕。被告知混成一個大人物10年後再來找她,威靈頓為此燒掉了自己心愛的小提琴,終生未再拉一曲。集中精力從事自己的業務。1793年他花錢在第33步兵團買了個中校軍銜,1794~1795年在法蘭德斯服役,從長官們的失誤中汲取經驗。由于求文職不得,1796年自願被派往印度。

私生活

公爵一再使用「國王和人民的忠實僕人」以及諸如此類的詞句來形容自己,這些詞句恰如其分地表達出他主要受到尊敬的自我奉獻精神。在服裝和通信方面許多有趣的個人特點再加上對答如流的機敏天才使得他不但是英雄而且是個「名角」。他對一個敲詐勒索者的著名回答是︰「你公開發表好啦!」他的婚姻不甚美滿,凱瑟琳既過分疑慮又極端崇拜他,她于1831年4月24日去世。他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曾編輯他的最後「訊息」,二兒子的孩子們很受他鍾愛,正如他對所有的孩童一樣。他與倫敦著名的七公主俱樂部的女主人哈麗特(查理之妻)、安傑拉、布岱特-古茨、哈麗特·阿巴斯諾特以及其它一些女人的熱烈友情顯示他如果與一個聰明的女子結合可能會是美滿幸福的。不過,在其部下的軍人大家庭的友愛中,他可能是最幸福的。有些近代歷史學家反對「鐵公爵」的謚號,理由很充分,因為他既不冷酷,又非鐵石心腸。然而,他本人倒是往往以嚴格維護紀律自誇。在他喜歡講的一句格言「我隻是個堂堂男子漢」中表現出他那打動人心的坦率真誠和毫不浮誇的純樸天性。

大事件

1787年入英軍服役。1794~1795年參加對法蘭西共和國的戰爭。威靈頓雕像

1796~1805年在印度率英軍進行了征服印度王公部隊的戰爭。

1808~1813年在伊比利亞半島指揮英、西、葡聯軍同拿破崙·波拿巴一世軍隊作戰,靈活地運用防御戰術,多次主動撤退和適時進攻,抗擊並打敗了數量佔優勢的法軍。

1814年法國波旁王朝復闢後,任英國駐巴黎大使。

1815年指揮英荷聯軍對法作戰,在滑鐵盧會戰中抗擊了法軍優勢兵力的進攻,最後,在普軍的配合下擊敗拿破崙·波拿巴一世,進軍巴黎,統率盟國的駐法佔領軍。戰後,多次參加反法聯盟各國重新瓜分勢力範圍的會議。

1828年後,歷任英國首相、外交大臣和不管部大臣,並長期任陸軍總司令。曾反對"改革法案",鎮壓1848年憲章運動。威靈頓對于建設具有較高戰鬥力的英國陸軍作過一定貢獻,發揚了英軍擅長防衛作戰的傳統,培養了部隊的勇敢堅定精神,但在政治上反對改革,在軍事上也堅持舊的觀點和製度,要求按門第選拔軍官,並主張棍棒紀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