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布萊克

威廉·布萊克

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英國第一位重要的浪漫主義詩人、版畫家,英國文學史上最重要的偉大詩人之一,虔誠的基督教徒。主要詩作有詩集《純真之歌》、《經驗之歌》等。早期作品簡潔明快,中後期作品趨向玄妙深沉,充滿神秘色彩。 他一生中與妻子相依為命,以繪畫和雕版的勞酬過著簡單平靜的創作生活。後來詩人葉芝等人重編了他的詩集,人們才驚訝于他的虔誠與深刻。接著是他的書信和筆記的陸續發表,他的神啓式的偉大畫作也逐漸被世人所認知,于是詩人與畫家布萊克在藝術界的崇高地位從此確立無疑。

  • 中文名
    威廉·布萊克
  • 外文名
    William Blake
  • 國籍
    英國
  • 出生地
    倫敦
  • 出生日期
    1757年11月28日
  • 逝世日期
    1827年
  • 信仰
    基督
  • 職業
    浪漫主義詩人、畫家

人物生平

威廉·布萊克1757年出生于倫敦一個貧寒的襪商家庭,未受過正規教育。14歲當雕版學徒,後于1779年入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學習美術,1782年結婚。不久以後,布萊克印刷了自己的第一本詩集--Poetical Sketches。

第一本詩集--Poetical Sketches第一本詩集--Poetical Sketches

1784年,在父親過世後,布萊克開始與著名出版商約瑟夫·約翰遜合作。在約翰遜的合作者中包括當時英國許多優秀人物,如:約瑟夫·普萊斯利、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和托馬斯·佩恩等等。布萊克同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很快成為了好友,並應邀為其作品創作插圖。1788年後,他陸續出版了四本詩集。

1825年開始,布萊克陷入疾病的折磨,之後他決意要在死去之前有限的時間裏,完成為但丁神曲插圖的工作。可是直到死去,他也未能完成這一浩大的工程,但其仍有大量的著名畫作傳世。

早年

威廉·布萊克出生于倫敦一個男子服飾經營商的家庭,由于個性獨特,不喜歡正統學校的教條氣氛拒絕入學,因而沒有受過正規教育。他從小就喜歡繪畫和詩歌。10歲起就進入繪畫學校學習了三年並表現出非凡的藝術才能。其父有意讓他師從一位著名的畫家繼續深造,但威廉考慮到家庭負擔及弟妹的前途而主動放棄了這次機會,去雕版印刷作坊當了一名學徒。14歲他當了雕版匠人巴塞爾的徒弟,跟他學了七年。他還被派往威斯敏斯特教堂製作墓碑雕刻。

雖然出生微賤,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但這並不能遏止威廉·布萊克非凡才智的發展。他博覽群書,甚至潛心于洛克和博克的哲學著作,很早便對這個世界有了深刻的認識。1779年,22歲的布萊克學徒期滿出師,成了一個自由的手藝人,靠當一名雕刻匠掙錢糊口。後來,他選擇了去英國皇家美術學院學習,實現自己的畫家之夢。

25歲那年,他與花匠的女兒凱瑟琳·布歇結了婚,教妻子讀寫,好讓她幫助自己的工作。這對年輕的夫妻以"DIY"方式,攜手出版了一本名為《純真之歌》的詩畫集。出版從頭到尾全是他們親自動手:布萊克在銅版上刻上自己的詩和畫,凱瑟琳則負責壓印、上色和裝訂。不過,夫妻二人的努力並沒有在當時換來賞識和金錢,雖然一本書僅僅隻賣幾先令,卻依然賣得極為緩慢(今天,這本書的復製品都可以隨便賣到上千美元)。

除了他的妻子,布萊克也在教導他的弟弟羅伯特畫圖、塗色、雕刻。1787年冬天,羅伯特生病去世。羅伯特死的時候,悲痛的布萊克看見他弟弟的靈魂穿過屋頂冉冉上升,"歡樂地拍著手"。他相信羅伯特的靈魂會繼續來看他,在一次夢中,羅伯特告訴布萊克印刷的方法--在一塊銅版上蝕刻詩與插圖。布萊克大部分的繪畫作品都是蝕刻版畫,他自己也創作了一種獨特的方式把寫的詩和畫的插圖刻在銅板上,然後用這種銅板印成書頁,再進行上色。布萊克的詩和畫是不可分的。詩往往是他自刻的畫頁中的一個部分,兩者互作印證。

jacobs ladderjacobs ladder

盡管生活拮據,布萊克依然堅持做自己作品的出版人,而不是被別人簽約。在藝術創作方面,這位極有個性的詩人也始終堅持用水彩和蛋彩,而不是長期以來在藝術中佔權威地位的媒介油畫。當時皇家美術學院的掌門人、著名肖像畫派大師喬舒亞·雷諾茲並不賞識布萊克,他認為布萊克在畫中註入了太多的"主觀感情和幻想的成分"。在當時這所著名的藝術學府,年輕的威廉·布萊克並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詩歌

1784年,布萊克開始與著名出版商約瑟夫·約翰遜合作。布萊克與約翰遜的合作者瑪莉·渥斯頓克雷福特很快成為了好友,並應邀為其作品創作插圖。1788年後,他陸續出版了四本詩集。他的詩集《純真之歌》(1789年)反對教會的禁欲觀點,肯定生活和人生的美好,這與他反對專製、同情民主革命的思想是有關。他對耶穌和天使的歌頌,則是出于他虔誠的基督信仰。其詩集《經驗之歌》(1794),揭露英國政府和教會對童工和青少年的摧殘,其中還有對被驅作戰的士兵的嘆息和販賣女子為娼者的詛咒。

18世紀70至90年代,美國獨立戰爭法國大革命的浪潮席卷歐美,英國國內也展開了反封建、反殖民主義的鬥爭。這時期布萊克寫了預言詩《法國革命》(1791年)和《亞美利加》(1793年)等,歌頌資產階級民主民族革命,痛斥封建專製,要求人類平等,後一首詩還抨擊英國的殖民主義政策。

1804年的長詩《四天神》,揭露了英帝國的工商業繁榮是建立在剝削和奴役之上的。他把統治者描寫為一個建造帝國的大工頭,以工業支持殖民戰爭。工人們日夜勞動替工頭建立一座擁有12間房子(象征一年12個月)的黃金大廈。工頭在這座巨宮中白天從事戰爭,夜間朝拜來歷不明的鬼神;無數人帶著腳鐐手銬在宮中呻呤。布萊克對磚窯工人的疾苦作了真實生動的描寫。

天才的孤獨

盡管年輕時默默無聞,但布萊克的悟性、才華依然在當時的藝術圈光輝四射。在同時代人夏洛特·布利女士的日記中,記載了她第一次見到布萊克的印象。那是一次當時有名的藝術家聚餐會,其中包括當時的皇家學院院長勞倫斯,她這樣寫道:"除了勞倫斯爵士之外,在場的還有M夫人,以及另一位不太出名的藝術家,名叫布萊克。他不是一個常規的職業畫家,而是一個酷愛藝術,以追求藝術為幸福的人。他充滿了美的想像力和天賦。布萊克先生顯然已經拋棄了世俗世界的所有關註。他看起來憂鬱而溫和,但在談到他熱愛的藝術時,他的臉上放出奪目的光芒。""雖然他具有如此的天賦,但顯然缺乏勞倫斯先生那樣的世俗技能,即在世俗社會獲得成功的才能。他所談到的每一個詞顯示出他的藝術思想完美而深刻,對這個世俗世界的事物他是完全隔離的。"

基督復活基督復活

布萊克確實是一個"遠離塵世"的瘋狂天才,讓人們不禁聯想到另一位19世紀偉大的瘋狂天才--梵穀。有一次,有人看到布萊克和妻子一絲不掛地坐在院子裏的樹陰下讀《失樂園》,看到有人來,他高興地喊道"進來,這就是亞當和夏娃,你知道吧。"他曾與師兄弟合伙做過印畫生意,以後靠出版自己的蝕刻銅版畫和詩歌集為生。同時,布萊克的藝術創作內容也完全不同于其他畫家。眾所周知,在西方美術史上,無數名家們畫了無數聖經題材的作品,但隻有威廉·布萊克將其作為自己表現夢幻的手段,用的是完全個人化的視角。

"所有的形式都在詩意的構想中完美,但這不是抽象,也不是來自自然,而是來自想像。"他說,"思想從不在天堂中遨遊的人不是藝術家。"1809年,布萊克舉行了一場個人畫展,在畫展目錄的前言中他寫道:"難道繪畫僅限于單調乏味地摹寫真實,僅僅表現瀕死和死亡的對象,不是像詩與音樂那樣有它自己的創造與夢幻?不!不是那樣!繪畫也像音樂一樣,在不朽的思想中存在與狂喜。"

晚年

由于虔誠的宗教信仰,布萊克也常描述基督的仁慈和博愛。他晚年的作品《彌爾頓》(1808年)和《耶路撒冷》(1820年),強調"溫和善良的救世主"能夠改造暴君,而理想的耶路撒冷城的"基石是憐憫,磚頭是溫情,油漆是愛和仁慈"。

基督為人類的救世主基督為人類的救世主

1817年,威廉·布萊克與年輕畫家約翰·林內爾結識,後者對這位畫家非常的崇拜,並介紹他認識了別的一些年輕畫家,其中包括塞繆爾·帕爾默等。這些真誠的朋友的友誼和欽佩,給了年老的布萊克許多安慰。在林內爾的支持下,布萊克完成了聖經《約伯之書》的水彩插圖,1820年又開始了工程浩大的《神曲》插圖,這組插圖共有102幅,1825年開始,布萊克陷入疾病的折磨,之後,他決意要在死去之前完成為但丁《神曲》的插圖工作,但是直到死去,他也未能完成這一浩大的工程。直到1827年8月去世前的幾天,他仍然在工作,"叫人用最後的幾個先令去買炭筆",畫完最後一幅畫把它放下,說道"我已經盡力而為了"。1827年,70歲的布萊克在倫敦斯特拉德噴泉街一所簡陋的寓所裏去世,身邊有林內爾、帕爾默等幾位好友陪伴。雖然畫家自己的生命終結了,但他偉大的藝術影響力卻隨著時間流逝而不斷成長、發酵。

人物影響

布萊克的詩擺脫了18世紀古典主義教條的束縛,以清新的歌謠體和奔放的無韻體抒寫理想和生活,有熱情,重想象,開創了浪漫主義詩歌的先河。他的浪漫主義氣息遠比其後的浪漫主義詩人,如華茲華斯、濟慈、雪萊等更加深刻。

布萊克還有一些箴言式的讀書筆記,引起人們的興趣。他在這些筆記中直抒所感,發人深省,特別是他對于理性主義的批判,一針見血。

布萊克是風格獨特的詩人,被20世紀的學者們譽為英國文學史上最重要的偉大詩人之一。中國有《布萊克詩選》中譯本。 布萊克的版畫創作也有著其獨特的進步內容和宗教色彩,在英國版畫史上佔有非常高的地位。

人物解析

多才多藝

他是一位復雜的多重人物:除了詩人,他同時還是畫家、雕刻家。他藝術的一面影響著另一面。他用自己發明的方法,把寫的詩和畫的插圖刻在銅板上,然後用這種銅板印成書頁,再給它們塗色。細讀布萊克的作品,可以發現,它們是由圖像和文本結合的整體。文本不僅僅是用來說明圖畫,圖畫也不僅僅是用來表現原文。兩者都需要解釋性或推測性的閱讀

基督下降基督下降

想象思考

談論威廉·布萊克必然要澄清有關對他的諸多猜測,有人說他是瘋子和魔鬼信仰的杜撰者、散播者,就像倫敦夜間人們能夠聽到的墓地裏走出來勾小孩靈魂的新年老人。當然,布萊克不可能如拉伯雷與阿萊丁諾一樣對世俗做徹底的思考或澄清,也許他信仰的是迷霧,但那也是飽蘸著痛苦和愛的"紫霧"。布萊克開創了一種借想象力促成幻覺而進行的思考,從這一點上,他啓發了艾米莉·狄金森和迪蘭·托馬斯,甚至阿爾蒂爾·蘭波。布萊克是想象力的先知,是經驗的忠實記錄者,是從 "魔鬼作坊"裏沖出來的最優秀的凈化知覺的長者。

幻想幻覺

從童年時代起,布萊克就充滿了豐富的想像力,並且時常經歷幻想。他說他曾看見過綴滿天使的大樹,曾見到過安葬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中的古聖先賢,並給他們畫過畫像。他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用繪畫和詩歌表現出來。他的畫大多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變形人體或表現他幻覺中所見到的人物。如他為自己的詩《歐洲:一個預言》(1794年)所作的插圖就是源自他的幻覺。據說,當布萊克住在蘭伯斯時,他曾站在一個樓梯的頂端,看見過類似的一副幻象出現在空中。從這幅畫面上可以看出:混沌初開,一個裸體老人白發白須飛揚,伏在一個黃邊紅裏的圓形物體內,伸出左手,在用一幅巨大的圓規測量下面的一片沉沉黑暗。這位神秘的老人顯然是《聖經》裏的上帝耶和華。在《舊約·箴言》裏有一段"智慧"所說的話可以佐證。

神秘慈悲

布萊克除了自寫自畫之外,還常常為別人的詩文作畫。名為《憐憫》的畫,就是他為莎士比亞的名著《麥克白》的第一幕第七場所作的插圖。麥克白在即將弒君奪位時,內心充滿猶豫和矛盾。他說:"憐憫像一個赤條條的在狂風中飄遊的新生兒,又像一個御氣而行的天嬰,將要把這可憎的行為揭露在每一個人的眼中,使眼淚淹沒天風。"布萊克在這裏構想了一個神話般的場面:

在深沉的夜幕下,"憐憫"這位充滿慈悲的人物,騎著一匹飄逸的白馬"太虛使者",無聲無息地掠過夜空。大地上躺著一位剛剛生產的母親。她非常虛弱,無力照顧新生的嬰兒。"憐憫"關切地俯下身去,張開雙臂迎接一個新的生命。而這個幼小但充滿活力的新生兒,從大地母親身上一躍而起,撲到"憐憫"的懷中。在"憐憫"的身後,有一個夜的使者,正張開手臂飛翔著,靜靜地掠過夜空。整個畫面顯得那樣寧靜而深沉,充滿著夜的神秘感和博大的包容性。無邊的夜幕,掩蓋著無數的罪惡、不幸、歡樂、憂傷、生命和死亡、溫柔與猙獰······所有的一切,都在它的包容下沉寂,構成了深不可測的神秘內容。

人物評價

布萊克一生都沒有得到當時世俗官方或公眾的賞識。在當時人們 的眼中,它是個反理性主義者、夢幻家和神秘主義者,一個遠離塵世的瘋子和偏執狂。他的作品在當時沒有受到重視。直到十九、二十世紀之交,詩人葉芝等人重編了他的詩集,人們才驚訝于他的虔誠與深刻。接著是他的書信和筆記的陸續發表,他的神啓式的偉大畫作也逐漸被世人所認知,于是詩人與畫家布萊克在藝術界的崇高地位從此確立無疑。

威廉·布萊克繪畫作品威廉·布萊克繪畫作品

時至今日,諸多評論家將布萊克列為英國文學史上與喬叟、斯賓塞、莎士比亞、彌爾頓、華茲華斯齊名的最偉大的六位詩人之一。由于他的畫作在文藝復興以後,開啓了不重形似而重精神力量的創作新路,他又被贊譽為"英國藝術方面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劍橋大學菲茨威廉博物館(FitzwilliamMuseum)為布萊克開設了專館,且館藏十分豐富。僅在2002年米迦勒學期 MichaelmasTerm 劍橋大學英文系的課程表中,就有三門有關布萊克研究的課程,它們是:"威廉·布萊克"、"布萊克的復合藝術"(Blake sCompositeArt)和"布萊克的微細特例"(Blake sMinuteParticulars)。布萊克的成就及魅力由此可見一斑。正如王佐良教授所斷言的:對于後來者來說,布萊克是挖掘不盡的---無論從思想、象征、神話出發,還是從格律詩藝繪畫藝術出發,他的作品裏還有大量需要深入研究的東西。

作品特點

布萊克一生都保持著宗教、政治和藝術上的激進傾向。他濃厚的宗教意識、藝術家的天分和豐富的人生閱歷,給他的詩歌提供了取之不盡的創作源泉,並使它的詩歌具有明顯的宗教性預言性哲理性藝術性等幾大特點。他對英國詩歌,特別是浪漫主義詩歌所作出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其前期詩作主要包括《詩歌素描》、《純真之歌》及《經驗之歌》等。

前期的詩作,語言上簡單易懂,且以短詩為主,音節也能短則短,題材內容則以生活中的所見所聞為主;而後期的詩作篇幅明顯成長,有時長達數百乃至上千行,內容也明顯地晦澀起來,以神秘、宗教,以及象征為主要特征。

布萊克最被人們引用和傳誦的,也是後代文學大家反復贊美的幾首詩歌如《擦煙囪的少年》、《保姆之歌》、《病玫瑰》、《老虎的贊美詩》,皆可以看作構築布萊克之"天國原形"的一部分。自比為以西結的少年,四歲就看到了宗教幻象,並且可以用一種親喃的語言和"白色諸神"寂靜地交談。盡管世風低落,文途滯澀,但布萊克懷著極大的天真和壯麗的想象力與戰鬥力,投入了類似班揚和馬婁的"世俗反諷"運動中。

布萊克在和他相伴一生的鄉村姑娘凱瑟琳的邂逅與共處中,獲悉了平民心中的童話與貞潔,並以此與自身的經驗和想象作為對比,參照了很多從中世紀就開始進行和流傳的童話寓言式寫作,並加上了自己獨一無二的意象創造力,布萊克留下了18世紀最重要的詩集《天國與地獄的婚姻-想象力的贊美詩》和《純真與經驗之歌》。布萊克構築了世界的宏偉與庄嚴教堂的頂層,在那裏,理想現實的箴言熠熠閃光,時時提醒著聖母般的潔凈與肅穆。

布萊克從不否認自己是一個借豐富想象而進行創作的人,但同時代的人除了為他的怪異舉止和熱情四溢的精力而感到困惑外,還為他的面貌的高深與可敬而感到迷惑。布萊克顯然不是為屬于他身體命運的那個時代寫作的作家,同阿蒂爾蘭博一樣,他藉一種基于神秘與夢幻經驗而"對感官不同程度"的擾亂,找到了一條通向自由和贊美的 "天國詩歌"的皈依與信仰。也許,這就是布萊克留下的最重要的經驗與價值,布萊克"玫瑰的哭嚎"和"真理總是隱藏在瘋狂的暮靄中"的大膽語句,找到了些許從"黑暗的煙囪"延伸到"玫瑰色天國"的神秘體驗路途。

威廉·布萊克詩集威廉·布萊克詩集

布萊克的關于:"在荒原盡頭,手指可以觸天"的詩句,啓發了西班牙畫家格列柯和達利,在《柔軟的時間》和《西班牙內戰的諷喻想象》中,達利用天才的畫筆表達了對這位十八世紀最偉大詩人的緬懷與贊美。

布萊克1810年的《米爾頓》,至1916年,休伯特·帕裏爵士為此詩的自序譜上音樂,改名為《耶路撒冷》,成為英國最受歡迎的贊歌之一。

詩作選譯

​天真的預言

英文原詩

Auguries of Innocence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A Robin Red breast in a Cage

Puts all Heaven in a Rage.

A dove house fill'd with doves & Pigeons

Shudders Hell thro' all its regions.

A dog starv'd at his Master's Gate

Predicts the ruin of the State.

A Horse misus'd upon the Road

Calls to Heaven for Human blood.

Each outcry of the hunted Hare

A fibre from the Brain does tear.

A Skylark wounded in the wing,

A Cherubim does cease to sing.

The Game Cock clipp'd and arm'd for fight

Does the Rising Sun affright.

Every Wolf's & Lion's howl

Raises from Hell a Human Soul.

The wild deer, wand'ring here & there,

Keeps the Human Soul from Care.

The Lamb misus'd breeds public strife

And yet forgives the Butcher's Knife.

The Bat that flits at close of Eve

Has left the Brain that won't believe.

The Owl that calls upon the Night

Speaks the Unbeliever's fright.

He who shall hurt the little Wren

Shall never be belov'd by Men.

He who the Ox to wrath has mov'd

Shall never be by Woman lov'd.

The wanton Boy that kills the Fly

Shall feel the Spider's enmity.

He who torments the Chafer's sprite

Weaves a Bower in endless Night.

The Caterpillar on the Leaf

Repeats to thee thy Mother's grief.

Kill not the Moth nor Butterfly,

For the Last Judgement draweth nigh.

He who shall train the Horse to War

Shall never pass the Polar Bar.

The Beggar's Dog & Widow's Cat,

Feed them & thou wilt grow fat.

The Gnat that sings his Summer's song

Poison gets from Slander's tongue.

The poison of the Snake & Newt

Is the sweat of Envy's Foot.

The poison of the Honey Bee

Is the Artist's Jealousy.

The Prince's Robes & Beggars' Rags

Are Toadstools on the Miser's Bags.

A truth that's told with bad intent

Beats all the Lies you can invent.

It is right it should be so;

Man was made for Joy & Woe;

And when this we rightly know

Thro' the World we safely go.

Joy & Woe are woven fine,

A Clothing for the Soul divine;

Under every grief & pine

Runs a joy with silken twine.

The Babe is more than swaddling Bands;

Throughout all these Human Lands

Tools were made, & born were hands,

Every Farmer Understands.

Every Tear from Every Eye

Becomes a Babe in Eternity.

This is caught by Females bright

And return'd to its own delight.

The Bleat, the Bark, Bellow & Roar

Are Waves that Beat on Heaven's Shore.

The Babe that weeps the Rod beneath

Writes Revenge in realms of death.

The Beggar's Rags, fluttering in Air,

Does to Rags the Heavens tear.

The Soldier arm'd with Sword & Gun,

Palsied strikes the Summer's Sun.

The poor Man's Farthing is worth more

Than all the Gold on Afric's Shore.

One Mite wrung from the Labrer's hands

Shall buy & sell the Miser's lands:

Or, if protected from on high,

Does that whole Nation sell & buy.

He who mocks the Infant's Faith

Shall be mock'd in Age & Death.

He who shall teach the Child to Doubt

The rotting Grave shall ne'er get out.

He who respects the Infant's faith

Triumph's over Hell & Death.

The Child's Toys & the Old Man's Reasons

Are the Fruits of the Two seasons.

The Questioner, who sits so sly,

Shall never know how to Reply.

He who replies to words of Doubt

Doth put the Light of Knowledge out.

The Strongest Poison ever known

Came from Caesar's Laurel Crown.

Nought can deform the Human Race

Like the Armour's iron brace.

When Gold & Gems adorn the Plow

To peaceful Arts shall Envy Bow.

A Riddle or the Cricket's Cry

Is to Doubt a fit Reply.

The Emmet's Inch & Eagle's Mile

Make Lame Philosophy to smile.

He who Doubts from what he sees

Will ne'er believe, do what you Please.

If the Sun & Moon should doubt

They'd immediately Go out.

To be in a Passion you Good may do,

But no Good if a Passion is in you.

The Whore & Gambler, by the State

Licenc'd, build that Nation's Fate.

The Harlot's cry from Street to Street

Shall weave Old England's winding Sheet.

The Winner's Shout, the Loser's Curse,

Dance before dead England's Hearse.

Every Night & every Morn

Some to Misery are Born.

Every Morn & every Night

Some are Born to sweet Delight.

Some are Born to sweet Delight,

Some are born to Endless Night.

We are led to Believe a Lie

When we see not Thro' the Eye

Which was Born in a Night to Perish in a Night

When the Soul Slept in Beams of Light.

God Appears & God is Light

To those poor Souls who dwell in the Night,

But does a Human Form Display

To those who Dwell in Realms of day.

譯作

1919年周作人在《少年中國》一卷八期上發表了《英國詩人勃來克的思想》一文,首次介紹了布萊克詩歌藝術的特徵及其藝術思想的核心。文中說,布萊克是詩人、畫家,又是神秘的宗教家;他的藝術是以神秘思想為本,用了詩與畫,作表現的器具; 他特重想象(imagination)和感興(inspiration),其神秘思想多發表在預言書中,尤以《天國與地獄的結婚》一篇為最重要,並第一次譯出布萊克長詩《天真的預言》的總序四句:

一粒沙裏看出世界,

一朵野花裏見天國。

在你掌裏盛住無限,

一時間裏便是永遠。

這首詩前四句有多種譯法

《天真的預言》譯文

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國,

君掌盛無邊,剎那含永劫。

--李叔同譯 (宗白華在《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所引用)

一粒沙裏有一個世界

一朵花裏有一個天堂

把無窮無盡握于手掌

永恆寧非是剎那時光

--陳之藩 譯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無限掌中置,剎那成永恆。

--徐志摩譯

一顆沙裏看出一個世界,

一朵野花裏看出一座天堂,

把無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永恆在一剎那裏收藏。

--梁宗岱

從一粒沙子看世界

從一朵野花見天堂,

把無限握在你手掌

永恆在一瞬間收藏。

--徐淳剛

其他譯文:

在一顆沙粒中見一個世界,

在一朵鮮花中見一片天空,

在你的掌心裏把握無限,

在一個鍾點裏把握無窮。

--張熾恆譯

從一粒沙看世界,

從一朵花看天堂,

把永恆納進一個時辰,

把無限握在自己手心。

--王佐良譯

一顆沙塵看世界,

一朵野花定乾坤,

無限可以在你的指間,

永恆也可以是瞬間。

--化童譯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雙手握無限,

剎那是永恆。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一樹一菩提,

一葉一如來。

天真的預言,

參悟千年的偈語。

愛的秘密

威廉·布萊克/作,張文武/譯

千萬別嘗試說出你的愛,

愛永遠不能被說出來;

因為你不能聽到或看見,

那吹拂的微風。

我曾經說出我的愛,我曾經這樣,

我向她傾訴了我的衷腸;

她渾身顫抖,如陷冰窟,充滿恐懼,

啊!她離我而去!

她剛離開我,

就來了一個過客,

他輕嘆一聲,便將她帶走,

你聽不到,也看不見。

天真之歌

英文原詩

Spring(春天)

Sound the Flute!

Now it's mute.

Birds delight

Day and Night.

Nightingale

In the dale

Lark in Sky

Merrily

Merrily Merrily to welcome in the Year.

Little Boy

Full of joy.

Little Girl

Sweet and small.

Cock does crow,

So do you.

Merry voice,

Infant noise,

Merrily Merrily to welcome in the Year.

Little Lamb,

Here I am,

Come and lick

My white neck.

Let me pull

Your soft Wool.

Let me kiss

Your soft face.

Merrily Merrily we welcome in the Year.

譯作

把笛子吹起!

現在它無聲無息。

白天夜晚

鳥兒們喜歡。

有一隻夜鶯

在山谷深深,

天上的雲雀,

滿心喜悅,

歡天喜地,

迎接新年到。

小小的男孩

無比歡快。

小小的女孩

玲瓏可愛。

公雞喔喔叫,

你也叫聲高。

愉快的嗓音,

嬰兒的鬧聲,

歡天喜地,

迎接新年到。

小小的羊崽,

這裏有我在。

走過來舔舐,

我白白的脖子。

你的毛柔軟,

讓我牽一牽。

你的臉嬌嫩,

讓我吻一吻。

歡天喜地,

我們迎接新年到。

以上三首詩歌點評

這首詩的三節像三個變焦電影鏡頭:由遠而近依次是山谷樹林、村庄農舍,然後聚焦在一個與羊羔相戲的兒童身上。意象鮮明、具體、生動,趣味盎然。而詩以兒童的口吻寫出,反映了孩子們對春天的感受。詩行由片語和短句組成,註意押韻和反復,幾近童謠,輕松自然,琅琅上口,讀來有春天氣息撲面而來的新鮮。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