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威斯特摩蘭

威廉·威斯特摩蘭

威廉·威斯特摩蘭,空降兵出身,最年輕的西點軍校校長,越南戰爭前期的美軍駐越南總司令,用冷血的屠殺戰略來對付遊擊戰,當美國人民得知越南戰士的不屈不撓和美國民主的神話在越南變成暴行時,戰爭意志被摧毀,國內形成強大的反戰運動。最終導致美國撤出越南。威斯特摩蘭後半生就沒有遠離過爭議的漩渦。他辯駁道:他領導的軍隊沒有打輸過任何一場戰役,卻因為無知的文人官僚使他失去了整個戰爭的勝利。

  • 中文名稱
    威廉·威斯特摩蘭
  • 外文名稱
    Gen. William C. Westmoreland
  • 國籍
    美國
  • 主要成就
    美國最年輕的西點軍校校長

生平概述

威廉·查爾斯·威斯特摩蘭(Gen. William C. Westmoreland,1914年3月26日--2005年7月18日)。朝鮮戰爭時的空降團團長,西點最年輕的校長,越戰的美軍司令,最後成為美國陸軍參謀長,他的名字和越南戰爭是不可分割的,他的濃眉就給人一副姿態強硬的感覺,好鬥的他常被比喻為美國的一架"B-52轟炸機",如鷹般在空中俯沖,毫不手軟地扔下炸彈。在歐洲和朝鮮戰場,威斯特摩蘭掌握了當代戰爭的法則,但在把這些法則套用到越南戰場時並沒有成功。濫用古典時代的屠殺戰略來指導現代的戰爭,使他成為第一個被輿論信息戰完全擊敗的將軍。

他至死不明白也不承認他的錯誤,從世界上第一個進行反遊擊戰的法國元帥 托馬斯·羅貝爾·比若·德·拉比貢利開始,到火燒亞特蘭大的威廉·謝爾曼 ,到轟炸日本平民的寇斯特·李梅,都是為贏得戰爭不擇手段的進行屠殺,他從軍校學習的也是如何快速高效的進行殺戮,為什麽他忠誠執行命令卻被指責為殺人犯。他不明白對輿論的正義而言,時代已經變得無法容忍他這種行為了。

在人們的記憶中,他噴灑的落葉劑在越南貽害至今;他的凝固汽油彈令越南人生靈塗炭。美國《時代》周刊說,威斯特摩蘭不可能成為艾森豪威爾式的美國英雄,他是一名敗軍之將,他註定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

戰火青春

1914年3月26日,威廉·威斯特摩蘭出生在南卡羅萊納州一個從事銀行和紡織生意的中產家庭。他的父親詹姆斯·裏普利·威斯特摩蘭年輕時畢業于南卡羅來納軍校,卻沒有軍事方面的經歷,他本想當律師,但沒有成功,于是他渴望他唯一的兒子威廉·威斯特摩蘭能幹上他錯過的行業,到了上大學的年紀,老威斯特摩蘭希望兒子能跟隨自己的足跡,到契塔特爾大學讀法律專業,而母親則希望他讀醫學,將來成為一名醫生。 在契塔特爾大學呆了一年後,年輕的威斯特摩蘭認為這不是自己想要的職業,很小的時候,威斯特摩蘭就顯示出對從軍的強烈興趣,他加入了鷹級童子軍(EagleScout,美國最高一級的童子軍),並參加過一年的大型軍訓。1932年7月,威斯特摩蘭經父親的朋友詹姆斯·貝爾納斯參議員推薦!,考入了西點陸軍軍官學校。他在校的成績優異,曾在學生軍訓隊中擔任最高指揮。1936年畢業時,威斯特摩蘭由于視力稍差,沒能去陸軍航空兵服役,而是選擇了去野戰炮兵工作。1936年秋,他在俄克拉荷馬州西爾堡野戰炮兵學校所在地得到了一項職務,第18野戰炮兵團炮兵連少尉軍銜,每月領取125美元薪資,在那裏,學員們還在訓練如何用馬拉大炮作戰,那些大炮全都是19世紀末法國大炮的模型。

1938年,威斯特摩蘭到夏威夷8野戰炮兵團炮兵連任連長,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他在北非和西西裏指揮第9步兵師第34野戰炮兵營,參加突尼西亞和西西裏的作戰,30歲時取得上校軍銜。作為一名指揮官,威斯特摩蘭本來不需要出現在戰鬥的最前線,但他總是身先士卒,贏得手下士兵的尊重。1943年夏,威斯特摩蘭在西西裏認識了82空降師師長馬修·邦克·李奇微少將和炮兵指揮官馬克斯韋爾·泰勒準將,這為他以後的升遷打下了很好的基礎。1944年他在法國任第9師的炮兵主任參謀,後來在法國擔任第9師炮兵司令和上校參謀長,1945年任駐法國美軍第60步兵團團長。

浪漫婚姻

1946年,威斯特摩蘭率領隻剩下基幹人員的第71步兵師回國,在布雷格堡!威斯特摩蘭擔任第504傘兵團團長剛一年,接著就連3年擔任第82空降師參謀長,1946年秋季,威斯特摩蘭的生活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其根源要追溯到10年前在西爾堡那一次星期日上午的打獵。

那時,斯斯特摩蘭在第18炮兵團的活動基本上局限于兵營,那裏的社交活動有時就像執行軍事勤務一樣嚴格,在晚餐會上,軍官必須穿上便服上衣,打上黑蝴蝶結,除了在軍官俱樂部的業餘戲院舉行的正式晚餐會和舞會外,很多社會活動都集中在馬身上,如賽馬、獵馬鍛煉、馬球,還有星期日早晨穿上載統的粉紅色外衣騎著馬進行豐富多彩的打獵活動,打獵之後照例是長時間的獵隊早餐會,大量的啤酒激人歌興大發,獵歌,民謠,各放異彩。在最初的幾次打獵中,有一次威斯特摩蘭發現獵隊的前頭有一個9歲的姑娘,揚著小辮,騎技嫻熟,人馬宛然一體,後來他才知道,她叫卡瑟琳·範杜森,是兵營主任參謀埃德溫·範杜森中校的女兒,顯然!他的著名騎術已經傳給了女兒,大家都管她叫基蒂,她是個早熟的女孩,聰敏機智,說話機靈,範杜森夫婦在兵營裏是大家最熟悉的,他們的住處離威斯特摩蘭的單身宿舍隻有幾門之隔,因此他常見到基蒂這個活潑的女孩,過了兩年,正當威斯特摩蘭準備前往夏威夷擔任新職之時,他在兵營一直約會的女朋友同另一個軍官結婚了,當地的年輕女子都非常同情他,在他離開之前不久,他坐在軍官俱樂部裏,低落的情緒顯而易見。11歲的基蒂坐在他椅子的扶手上,對威斯特摩蘭說:"振作起來吧,威斯特,不要苦惱,我很快就長大了,就能做你的女朋友了"。

1946年冬季的一天,82空降師參謀長的威斯特摩蘭上校的電話鈴響了,"威廉·查爾茲·威斯特摩蘭,我是基蒂,1個女子的聲音,記得我嗎。"威斯特摩蘭稍微躊躇了一下,說記得,並且問她,你現在長大了吧,她答道:你為什麽不來親眼看一看呢,威斯特摩蘭原定那天晚上到一個朋友家裏去吃晚飯,這時的威斯特摩蘭已經32周歲了,兵營裏的夫人們對他是否還結婚都沒有什麽信心了。聽到基蒂的電話,他心中一亮,心想朋友家的夫人一定會歡迎他帶一個女友去的,于是威斯特摩蘭便在電話中約基蒂一起去,她很高興地接受了,當威斯特摩蘭再次看到基蒂時,威斯特摩蘭發現她的小辮子沒有了,那次打獵一馬當先的小姑娘已長成一位漂亮的年輕女郎了,7個月之後1947年5月3日,他們在布雷格堡郊外費耶特維爾的聖約翰聖公會教堂結了婚。基蒂後來為威斯特摩蘭生了三個孩子,他們一直很幸福。

斯威特摩蘭一家斯威特摩蘭一家

空降師長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時,威斯特摩蘭在利文沃斯堡的指揮與參謀學院當教官。此後又在賓夕法尼亞卡萊爾兵營的陸軍軍事學院任教兩年,1952年中,他就任美國駐南朝鮮和日本的,187空降團團長,在參加朝鮮戰爭中#他指揮實施過兩次空降作戰,1952年秋,第187空降戰鬥隊撤到日本作為預備隊。

1953年末,威斯特摩蘭晉升準將,回到五角大樓,負責陸軍兵力辦公室工作。1954年他在哈佛大學進修,1955年威斯特摩蘭改任陸軍參謀部秘書長,這個職務實際上等于是參謀長泰勒將軍的參謀長。這項工作還成了他後來當參謀長的見習階段。

1958年,威斯特摩蘭任,101空降師師長,任職才一個星期,就在一次演習中發生了一起悲慘事故,同所有跳傘的人一樣,威斯特摩蘭很關心風勢變化,並指派一位最有經驗的空降軍官魯本·塔克準將去核查跳傘區的情況,在他發出綠色信號彈後,第502空降步兵團的傘兵們開始跳傘,威斯特摩蘭也跟著跳了下去,當他正在著陸時,突然刮起一陣時速約35公裏的大風,把他搞得在地面上踉踉蹌蹌,即使他也沒法站住腳,陣陣狂風還是把他一次又一次地拖倒在地,等到先行著陸的人把他的降落傘收攏時,他已被大風吹了好幾百米遠,結果,那次大風拖死了7個人,為了使部隊能夠去越南作戰,威斯特摩蘭開始集中力量對第101師進行特種作戰訓練,重點是小部隊行動;此外,他還建立了一所師辦專門學校,名為偵察與偷襲訓練學校,由一位富于想像力的軍官劉易斯·米利特少校任校長,此人在朝鮮當上尉時曾因勇敢地拼刺刀沖殺而被授予國會榮譽勛章,訓練以獨立的巡邏小隊為單位,他們花兩個星期的時間從事艱苦的意志和體格鍛煉,從懸崖絕壁上吊繩滑下,使用或不使用指南針測定方位,以最小限量的口糧在森林裏生活,以及鍛煉野戰應急能力,諸如用步槍和折疊的帆布小帳篷做成筏子渡過河流等項目,訓練的最後3天用來考驗學員們的耐力,每個受訓人員在結業時都在師徽上附加一個特別標記,黑白兩色象征不分黑夜與白天,上指和下指的箭頭象征既能在空中作戰又能在地面作戰,這塊附加標記很快的在師裏成為一種受尊敬的記號。

西點校長

1960年,威斯特摩蘭被任命為西點陸軍軍官學校校長,接替比他大10歲的加裏森·霍爾特·戴維森中將。威斯特摩蘭出任西點校長時46歲,是繼馬克斯韋爾·泰勒之後最年輕的西點校長,他在許多方面也刻意效仿泰勒,成了泰勒的門徒。當他就任西點校長時,許多觀察家加到他頭上的神鷹偵察員的形象仍未受到玷污。雖然威斯特摩蘭這時在軍外還鮮為人知,但在軍內卻早已是大名鼎鼎,如雷貫耳,人們稱他為水行人、鐵漢子。他躍升到明星地位的速度和過程叫人有點眼花繚亂,目不暇接。他29歲便指揮一個師,38歲即被提升為準將(與麥克阿瑟被提升為準將同齡),42歲晉升少將,是陸軍最年輕的少將,他在西點尤其吃得開,紅得發紫,這不僅僅是因為他畢業後取得了輝煌的成績,而且還因為他是1936年屆的學生隊長----這是學生在校期間能謀取的最高職務,軍校對擔任這一職務的學員歷來跟蹤觀察。

斯威特摩蘭在校期間發動了兩項對學校具有巨大影響的計畫,一項是提高管理運動計畫,他是這一運動定下的口號是"西點指明效率的方向。"另一項從二年級開始,學員在巴克納兵營的夏季計畫中增加一項偵察突擊訓練,這類似與美國海軍陸戰隊的那種特別訓練。

1963年,斯威特摩蘭出任第18空降軍軍長,1964年1月已經升任三星將軍的威斯特摩蘭來到越南戰場,擔任美軍軍援司令部副司令,受當時駐越南大使的亨利·卡伯特·洛奇直接指揮。他是林登·約翰遜逐步升級戰略的積極推行者。

越南戰爭

戰爭的逐步升級

美國對越南的幹涉始于1961年,當時的美國總統肯尼迪派遣美國顧問團到南越進行"特種戰爭",到1963年顧問團的規模已經達到1.6萬人,但這並沒有挽救南越政府的困境。斯威特摩蘭管轄的軍援司令部,是一個陸海空軍聯合司令部,為了組織和實施對北越部隊的襲擊,他建立了一個聯合觀察大隊,由各軍種和中央情報局聯合協調,經過小規模實驗以後,到1964年他接替哈金斯擔任司令的時候,這隻部隊已經擴充到2500美國人和7000越南人,實施了"跳躍的列那狐""草原野火"等一系列特種作戰,還利用功率強大的"黑色"和"灰色"電台對北方進行宣傳鼓動。

斯威特摩蘭在越南斯威特摩蘭在越南

但戰場的形式依然不樂觀,南越政府控製不了廣大的鄉村,靠特種戰爭無法挽回局面。斯威特摩蘭兩次返回美國,參與決策會議,擬定了戰爭升級三部曲。于是美國政府蓄意製造北部灣事件,誣陷越南快艇攻擊美國軍艦,發兵越南,1965年2月,美國空軍大規模進襲越南北方,這標志著美國終于走向前台。

殲滅和摧毀戰略

威斯特摩蘭極力推行所謂的"搜尋和摧毀"戰術。在65年4月的同帥戰鬥中,美國第173空降旅的1200名傘兵隨著1600名越南人和澳大利亞人一起對越共遊擊隊進行窮追。威斯特摩蘭把這次任務命名為"搜尋和摧毀",德浪河谷戰役以後,這個詞便一直被用來描述在那幾個月中逐漸形成的搜尋和殲滅越共軍隊的戰略,用意是要使越共軍隊不能及時補充戰鬥人員。基于這種戰術,威斯特摩蘭傾向于讓美軍單打獨鬥,很少和南越軍隊形成呼應。 與此同時,北越軍隊則執行消耗戰略,在精心準備的有利地形下吸引美軍進攻,激戰至傷亡達到一定程度就撤離戰場。

時代周刊1965年度風雲人物時代周刊1965年度風雲人物

1965年6月30日,美國決定在南越派兵19.4萬人, 威斯特摩蘭希望在1965年底用44個營來確保均勢,他還希望獲得更多的部隊,以便在1966年奪取優勢,到1966年初,他已經有23.5萬美軍士兵,他用2個師的海軍陸戰隊在北部五省作戰,用2個師在中部叢林和以農業為主的沿海地帶不斷掃蕩,用4個師在西貢周圍激戰,迫使北越部隊退出根據地,撤往高棉邊界,1966-1967年間,他接連發動三次大規模發動旱季攻勢,打通交通線,捕捉越南南方局中心,為鞏固已經奪取的地區,他把美軍主力集中到內線,固守西貢,順化,峴港等大城市和主要基地,構築堡壘障礙,製造無人區,以小股兵力在不遠離基地的情況下,實際直升機機動作戰,而在農村,則有空軍支援南越軍隊作戰,由于他的一系列措施,北越人民軍受到很大削弱,他也不斷地向國內報告美軍所取得的勝利,而實際上,為了應付北越似乎無窮無盡的攻勢,駐越美軍在1967年底已達到50萬,為搜羅炮灰,他屬下還有2個韓國師,一個澳大利亞師,一個菲律賓團和一個泰國團。

威斯特摩蘭還熱衷于空襲戰術,聲稱"越戰揭開了運動空戰的新篇章"。在隨軍記者看來,越南戰爭的特點是不分青紅皂白狂轟濫炸,造成無辜平民大量傷亡。當記者問威斯特摩蘭,這種情況是否使他感到困擾時,他回答說:"有點,可是那也減少了敵人的人口,是不是?"

消耗戰略的失敗

為了達到擊敗和消滅殘存的敵軍這一目標,1966年,他要求到1967使戰鬥部隊從67個營增加到124個營,達到1967年越戰高峰時期,威斯特摩蘭曾對約翰遜總統說,如果增兵至68萬人,兩年內可結束越戰。他還認為,美軍的越戰戰場應該擴大到越南北部、寮國和高棉。但威斯特摩蘭的意見並沒有得到認同。1968年3月31日,春節攻勢結束後,越南南方人民軍損失慘重,他認為勝利在望,要求在當時49.5萬美軍的基礎上繼續增兵20萬,一鼓作氣打垮南方人民軍。但春季攻勢從各方面都是一個轉捩點,從軍事上說,春季攻勢沒有打下任何一個有價值的據點,沒能大量消滅美軍,相反,在南方的人民解放戰線卻損失了80%的力量。但政治上,卻對美國民眾產生了重大的震撼,斯威特摩蘭一直說越共正在被逐步消滅,而美國民眾從媒體上得到的信息卻是鋪天蓋地的越南人民軍在南越的各個地方都在作戰,實際上,由于有蘇聯和中國的支持,北越有不顧傷亡打下去的決心,美軍是無法徹底消滅遊擊隊員的,再打下去也是個無底洞,美國民眾不再相信斯威特摩蘭正處于勝利邊緣的說法,不願在一個遙遠的東方小國每月承受800-1000人的損失,美國不想打了,計畫以軍事力量消耗越南的美軍終于在意志消耗戰中失敗了,國內爆發了大規模的反戰運動。約翰遜總統發表演講,表示美軍將逐步撤出越南。

這場戰爭使斯威特摩蘭沾上污跡,就像他使任何東西沾上污跡一樣,他的許多同胞對這場戰爭產生了懷疑,他們對他越來越不信任,曾經製定計畫的文官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抽出身來(比如國防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他們現在認為這是一場打不贏的戰爭,不值得付出任何代價。但斯威特摩蘭卻深陷泥潭,擺脫不了,他的名字和這場戰爭的聯系比其他任何事物都來的緊密。再說,他的手下還陷在那裏,拔不出來,以致他無法脫身,而且,公開的矛盾將以他為中心展開,甚至那些原來稱贊他責任心強,行為謹慎、品德高尚的人現在也疏遠了他。1968年6月,克賴頓·艾布拉姆斯將軍接替威斯特摩蘭指揮在越美軍。美軍的戰略已經失敗,現在變成怎樣不丟臉的撤出這個國家了。

戰後風波

輸掉參聯會主席和州長競爭

從越南戰場回國後的1968至1972年間,威斯特摩蘭擔任了美國陸軍參謀長的職務,並因處理軍中復雜的管理問題得當而備受好評。但對威斯特摩蘭在越戰中的作用,卻很少有人提及。最終,威斯特摩蘭被提拔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願望落空。失望之下,威斯特摩蘭退休回鄉。

1974年,回到故鄉的威斯特摩蘭希望通過競選州長職位重返政界,但卻敗給了一名來自共和黨的州參議員。"我是一名不稱職的候選人,我習慣軍中嚴密的組織,但不知道怎麽對付千頭萬緒的民政事務。"競選落敗後,威斯特摩蘭說。

越南戰爭結束後的幾十年來,美國人對這場戰爭成敗得失的爭論從來沒有停止過,多數人認為,威斯特摩蘭指揮了美國歷史上唯一一場敗仗,對這一指責,威斯特摩蘭至死都不承認。

"準確來說,我們的國家沒有完成在南越的任務。"不過,威斯特摩蘭承認,他不知道歷史將對自己有怎麽樣的評價。"我在越南指揮陣地戰4年,幾乎沒有其他美國將領擁有相同的陣地戰經歷。他們把我扔在越南,然後就忘記了我的存在。可是,我實實在在呆了4年,一個星期7天,每天14~16個小時地工作。"

"對越戰的結果,我並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也沒有任何遺憾,我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回國後,我被無情取笑,成天受攻擊,他們要怎麽說就怎麽說去吧。"威斯特摩蘭說。

打不贏告媒體誹謗的官司

越戰結束後,他猛烈批評約翰遜和尼克松政府處理越戰的方式。他還指責美國媒體歪曲報道,煽動民眾背叛戰爭。退休將近10年後,威斯特摩蘭重新卷入與越南戰爭有關的另一場戰爭:狀告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誹謗官司。1982年,CBS在它的紀錄片《數不盡的敵人---越南騙局》中,暗示威斯特摩蘭欺騙了當時的美國總統約翰遜和美國公眾,在越南軍隊實力問題上誤導了美國。

節目播出後激怒了威斯特摩蘭,他以誹謗罪把CBS一紙告上法庭,索賠1.2億美元。威斯特摩蘭憤然說:"這不是越南戰爭對錯的問題,而是在美國這片土地上,是否一個電視節目可以毀滅一個人的聲譽的問題。"這樁公案在當時活像一出熱鬧非凡的肥皂劇,引起了很多人的註意。官司持續兩年多後威斯特摩蘭放棄起訴CBS,取而代之的是CBS作出公開道歉,申明無意質疑威斯特摩蘭對國家的忠誠。

在自傳《一個士兵的報告》中,威斯特摩蘭描述了自己對新聞媒體愛恨交織的感情:"在越南的時候,我盡量避免與任何媒體結下仇怨,但我不得不花費時間和精力去糾正他們報道的錯誤、曲解、主觀判斷和捏造,對此,我厭惡到極點。"

與老兵交流成晚年精神支柱

在晚年,威斯特摩蘭經常應邀對越戰老兵發表演說,應邀對他們進行訪問,據他的兒子回憶,威斯特摩蘭慰問越戰老兵團體的足跡踏遍美國50個州。"事實上,與越戰老兵交流已經成為他生存的精神支柱了。對越南戰爭,他有自己的看法,但他很少與外界爭辯什麽,他隻是穿上軍裝,容光煥發地去看望那些越戰老兵。"威斯特摩蘭的兒子說。

威斯特摩蘭的兒子還透露,威斯特摩蘭是一個思想老派的軍人,他從來不會利用自己的名氣和經歷賺錢,他的所有演說和慰問都是免費的。

自我評價

他曾在1976年出版的自傳《一個戰士的報告》中,預言幾十年後,歷史學家將作出公正的評價。他說:"為了東南亞這麽一個小國家付出了這麽大代價究竟值不值得?至少有4任美國總統和不計其數的華盛頓高官,都曾經把越南看作通往東南亞的鑰匙,但現在歷史卻把卷入越戰定性為這個國家的最大錯誤之一。"因此,當美國政府承認發動戰爭是錯誤政策後,威斯特摩蘭依然認為自己無需認錯:"很少人有我這麽長時間的戰地指揮經驗。他們把我派到那裏,然後又忘了我。我總是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超過14小時。我沒有遺憾,不需要道歉,我盡了最大努力。"

許多在越戰中成長起來的美國高官,由于有過那段特殊的戰爭經歷,都主張美國有限介入戰爭,比如波斯灣戰爭、科索沃戰爭,還有阿富汗戰爭都體現了這一點,這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美國在20世紀後半段的軍事思路。 但威斯特摩蘭絕對不是這些人的其中一員,他從不願意認真反思這場戰爭,更不願假設歷史,認為"這完全是浪費時間"。威斯特摩蘭真正在意的是他對上司的忠誠,無論總統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他都是很忠實地執行自己的任務,這點讓他自豪不已。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