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帝圭

姜帝圭

姜帝圭,1962年11月27日出生于韓國慶尚南道昌原市,韓國編劇 、導演、製片人。

1998年,姜帝圭拍攝了第一部電影《銀杏樹床》,獲得第34屆韓國電影大鍾獎和第17屆韓國青龍電影獎最佳新人導演獎。1999年,姜帝圭拍攝第二部電影《生死諜變》,獲得第35屆百想藝術大賞電影類和第20屆韓國青龍電影獎最佳導演獎。2004年,憑借執導的戰爭片《太極旗飄揚》獲得第25屆韓國青龍電影獎最賣座韓國電影獎。

2014年,執導愛情微電影《戀慕》。

  • 外文名稱
    Je-gyu Kang
  • 姓名
    姜帝圭
  • 國籍
    韓國
  • 出生地
    安陽(韓國)
  • 出生日期
    1962年12月23日
  • 職業
    導演、編劇、製片人
  • 畢業院校
    韓國中央大學電影專業
  • 代表作品
    《生死諜變》《銀杏床》《太極旗飄揚》
  • 星座
    摩羯座

個人介紹

姜帝圭進入電影圈後寫過5部電影劇本,處女作<銀杏床>在韓國的走勢凌厲,為進一步商業探索積蓄了經驗。姜帝圭的商業影片明顯從好萊塢類型片中汲取了充沛的養分,

姜帝圭姜帝圭

其敘事之流暢、細節之考究,都足以令人欽佩其學技之精。但是影片成功的真正原因是他對韓國社會熱點和民眾心理的敏銳把握,這是區別于好萊塢空中樓閣式視聽享受的文化特質。《生死諜變》在南北分裂的背景下講述政治角色和情感角色的不可調和,<太極旗飄揚>則大開大閡,展現同胞戰爭帶來的人性痛苦。兩片在情感上一脈相承,姜帝圭的歷史反思視角昭然若揭。拋開政治外殼,關註個體情感命運折射下的朝韓分治創痛,使人們對朝鮮戰爭歷史意義和南北冷戰的弊端進行反思,是姜帝圭影片商業化包裝後呈現的溫暖人性核心。

自《生死諜變》後,姜帝圭退居幕後打理姜帝圭電影公司,製作了許多優秀的電影作品,<彩虹過後>、<夢精記>、<海底深藍>都出自他的公司。面對<指環王3>和票房大熱的<實尾島>的雙重夾擊,在業內人士普遍不看好《太極旗飄揚》票房時,姜帝圭採取一系列強勢電影宣傳手段,使《太極旗飄揚》重新整理了《實尾島》剛剛創下的票房紀錄。可見,姜帝圭不僅能夠對作品藝術質量進行掌控,在影片運作上也具有一個優秀電影商人的敏銳和行動力。隨著商業回報的豐裕和在國際上的聲勢漸大,他對于自己作品的控製力也空前高漲。姜帝圭的下一步影片與過往的本土題材不同,將是一部“國際化敘述”的影片。從中我們能夠看出,在經歷了迅速的資本原始積累後,姜帝圭的視野更為廣闊,使他不愧“韓國的斯皮爾伯格”的盛名。

姜帝圭無疑是目前韓國最具票房號召力的導演,在絕大多數中觀眾的印象裏,韓國電影就是從《生死諜變》開始的。姜帝圭挑戰了朝韓關系的敏感題材,超過600萬名的觀眾和3500萬美元的票房對小國寡民的韓國來說,足以使姜帝圭榮膺韓國百年影業裏程碑奠基者身份。直接間接地,《生死諜變》吸引了韓國人對本土電影的熱情,使進入影院看國產電影的觀眾大增,韓國電影重整旗鼓之日由此開始。

作品介紹

主要作品

1. 太極旗飄揚 (2004).... 編劇 導演

2. 隔世琴緣 (2002).... 導演

3. 生死諜變 (1999).... 編劇 導演

4. 銀杏床.... 導演

作品特點

1、好萊塢化的動作場面

1、表現人物政治身份和情感身份的分裂

2、通常有親情的破裂,但不是內部沖突造成,而是外部變化導致

洪尚秀洪尚秀

《太極旗飄揚》

導演:姜帝圭

演員:元斌 張東健

片長:104分鍾(min)

拍攝年份:2004

類型:動作戰爭

國家/地區:韓國

劇情簡介

1950年6月24日。為了全家人的生計,振泰(張東健飾)每天在漢城鍾路為人擦皮鞋,日子雖然過得辛苦,但隻要一想到因自己的努力而終于步入大學校園的弟弟振錫(元斌飾),還有即將與戀人英信〈李銀珠飾〉結婚而充滿希望和幸福時,他就感到無比欣慰。可是正當振泰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世界時,突如其來的噩耗卻改變了一切。有一天,從學校歸來的振錫,漲紅著臉告訴振泰即將爆發戰爭的訊息。同一時間,收音機的廣播裏、外面的街道上,到處彌漫著戰爭的氣氛。滿載大兵的軍用卡車和軍事演練一次又一次的經過面前,街上人群神色匆忙,一下子昔日繁華的鍾路陷入了一片混亂之..

洪尚秀洪尚秀

<銀杏樹床>

導演:姜帝圭

演員:韓石圭 張熙瓊 Sun-kyungKim

片長:88分鍾(min)

拍攝年份:1996

類型:愛情 動作 奇幻

國家/地區:韓國

劇情簡介

藝術系教授Su-hyun跟外科醫生Sun-young是一對情侶,兩人關系亦發展良好。一天Su-hyun看見在自己的大廈外有一張被遺棄的銀杏樹床時,便將它拾了回家。而Mi-dan公主的靈魂正依附著這張床。在數個世紀以前,Su-hyun的前生是為Mi-dan公主演奏的樂師,而他們亦在熱戀中,可是這卻惹來勢力龐大的Hwang將軍的嫉妒,結果Hwang將軍殺死了Su-hyun。後來這對戀人化身成兩棵相鄰的銀杏樹,而Hwang將軍則化身成一隻兀鷹。閃電把屬於Su-hyun的一棵樹摧毀,而屬於Mi-dan的另一棵銀杏樹後來便造成了一張床。在一個雨夜中,Hwang將軍的鬼魂來了現代世界,以殘殺汲取其...

洪尚秀洪尚秀

<那麽,偶爾抬頭看看天空>

導演:金成鴻

演員:李美妍 全美善 崔真勇

片長:100分鍾(min)

拍攝年份:1990

類型:劇情

國家/地區:韓國

劇情簡介

高中2年級5班的慧珠(李美妍飾)和銀京(全美善飾)是班裏凡事爭第一的對手。性格內向的泰浩本身並沒有出色的實力,但父母給予的壓力讓他為了得到好成績而拼命,唯一能讓他支撐下去的是偷偷喜歡慧珠的秘密。隨著期末考試將近身體不好不能全力以付準備考試的慧珠為了考第一名結果考試時做弊,看到這一過程的銀恩很憤怒,而慧珠為自己竟然做弊的行為也感到深深的自責。第一天考試就砸鍋的泰浩想到父母嚴厲的樣子不敢回家,于是偷偷來到了可以決定生死的辦公室打算偷試卷,可是剛把試卷拿到手中的泰浩意識到老師就在門外,驚慌之下泰浩從窗戶跳了下去。摔傷的泰浩被送入...

個人影響

姜帝圭姜帝圭

姜帝圭改寫韓國電影史

1999年以前,韓國人不上電影院看電影,也不看本國電影。

《生死諜變》上映後,一切都改變了。

28個獎杯在座椅後面,每一座都是一個獎項,它們的主人都是姜帝圭——一位韓國電影界的大人物,任何書寫韓國電影發展史的人,都無法繞開他。

四月末的漢城,暑氣漸盛。這位有“韓國張藝謀”之稱的導演在自己公司的辦公室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的專訪。

年過四十的姜帝圭,溫文爾雅,著一件深藍色的卡通T恤,展示了一個與韓國正統精英背道而馳的形象。他的辦公室之外,是整一層樓的開放辦公場所。

韓國導演擁有自己的公司很不容易,<我的野蠻女友>的導演郭在容曾羨慕地說——隻有姜帝圭才能有自己的公司。原因之一在于漢城的地價之高實在駭人,結果,往往是導演的辦公室有多大,他的名氣就有多大。

這一標準,完全適用姜帝圭。在國際電影節獲獎無數的韓國名導演金基德,曾替自己的同行排了位次,其順序是——李昌東、姜帝圭、金基德。

他的兩部代表作——1999年的《生死諜變》以及2004年的《太極旗飄揚》,中國多數年輕觀眾並不陌生。特別是前一部電影,被視為點燃韓國電影復興的火炬,一掃之前韓國電影的頹唐局面。

為韓國電影搭建架構

著迷電影的原因很簡單,姜帝圭將之歸結為自身的藝術天分在起作用,在姜帝圭眼中,韓民族本身就是一個有著極高藝術稟賦的民族。高中畢業之後,姜帝圭進入韓國中央大學電影專業學習。畢業後,順理成章地成了助理導演,開始邊寫劇本,邊熟悉導演工作。5年後,他拍出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銀杏床》。

這部取材于韓國神話傳說的電影,講了一個類似<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故事:兩個相愛的年輕人由于家族問題不能在一起,死後變成兩棵銀杏樹。這部電影的最終上映卻是在1998年,那一年,有著20多年歷史的電影剪閱製度(一種審查製度——編者註)結束,取而代之的是電影分級製度。類似于鬼片的《銀杏床》,劇情和動作在當時都令人耳目一新,顯得很特殊,引起了韓國電影界的轟動。姜帝圭一直想“通過一部電影給韓國電影搭建一個架構”的願望實現了。

這部電影在商業上獲得了巨大成功,作為韓國第一部獲得銀行貸款的影片,其最終回報率高達30%,投資人非常滿意。適逢當時亞洲金融風暴,手中有資金的韓國企業苦無出路。投資電影成為重要的投資模式。而電影業又因為有保護本土電影的“銀幕配額製度”(ScreenQuota),保證國產電影每年146天的上映時間。為此韓國政府建立了投資基金管理機構,管理投資電影的資金。因此,現在韓國普通人都知道,拍電影的人都很有錢。《銀杏床》的成功讓姜帝圭成了投資商們爭奪的焦點。他迅速開始了第二部電影《生死諜變》,獲得了25億韓元(約2000多萬人民幣)的投資,而當時平均一部電影的投資是15億韓元。

姜帝圭與馮小剛姜帝圭與馮小剛

改變觀眾觀影習慣

姜帝圭語速舒緩,儒雅淡定,染成褐色的頭發使他更顯年輕,很難想象,他竟是1999年韓國電影人“光頭運動”中第一個剃光頭的。

事情起源于1998年4月7日,美國電影協會亞太地區副會長訪問韓國文化觀光部和產業資源部時提議:“如果韓國政府緩減目前的銀幕配額製度,美方將投資約5億美元在韓國20個城市建立各有10個銀幕的multiplex電影院。”11月26日,姜帝圭等人被文化觀光部邀請參加“非公開懇談會”,文化觀光部承認,已向美方提出銀幕配額製度縮小方案,並稱美方要求以後完全廢止銀幕配額製度。

這一製度如被取消,無疑對韓國電影人的生存提出了最後挑戰。從70年代就開始實行的“銀幕配額製度”是韓國本土電影生存的警戒線,而且90年代以來,好萊塢電影已經佔據了韓國電影市場的70%,本土電影的份額隻有20%。姜帝圭有切身的憂慮,此時他正在籌拍《生死諜變》,“銀幕配額製度”如果取消,對他電影的影響也是無法估量的。得到政府決定不再保護國內電影市場的訊息後,一怒之下,姜帝圭剃了個光頭、金基德也剃了光頭,老一輩導演林漢澤也剃了,甚至還有女導演林順禮……150多個導演、演員、劇作家剃了光頭,聚集在市政廳,還有人當場剃發。

政府被迫妥協,決定繼續維持配額製度,而韓國電影人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凝聚力,姜帝圭說這是隨後韓國電影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他認為《太極旗飄揚》這樣的大製作,可能不受影響,但是小電影,如果沒有配額製度,就沒有在電影院上映的機會。但那些藝術的、精致的小電影,是電影產業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抗爭勝利之後,姜帝圭的“大片”《生死諜變》于1999年末上映,最終改變了韓國觀眾的觀影習慣,先前韓國觀眾一直心儀好萊塢大片,對本國電影少有問津。這部影片創造了韓國商業片的神話,僅有4800萬人口的韓國有超過600萬人次走進電影院,本土票房高達360億韓元(約3000萬美元),遠遠超過<鐵達尼號>在韓國的票房,開啟了韓國電影的新局面。

他點燃了韓國人對于本土電影的熱情,1999年之後,韓國電影的發展可以用一句俗話“突飛猛進”來形容:李昌東、林漢澤、金基德等多名導演在國際電影節上相繼獲獎;好萊塢大片的市場佔有率下跌到三分之一,而本土電影上升至二分之一;觀眾的觀影習慣有了根本轉變,姜帝圭滿有自信地說,“現在韓國觀眾大部分認為,比起好萊塢電影,韓國電影更有意思。”

姜帝圭姜帝圭

姜韓國投資最大的電影

姜帝圭推出戰爭大片《太極旗飄揚》,這是一部講述兄弟倆被無情卷入朝鮮戰爭的電影,票房又一次大獲成功。這部電影延續了南北韓題材,投資達到150億韓元,是韓國電影史上目前為止最高的製作投入。

提及這部電影,他異常興奮,畢竟這部電影的回報實在沒法令他不滿意,本土票房有781億韓元,約6500萬美元,在美國、日本相繼上映,僅日本票房就有1500萬美元入賬,下月中旬即將在歐洲上映。

他指著左側的《太極旗飄揚》海報,問記者喜歡影片中哪一位(主角是兩位兄弟),記者笑著說是“弟弟”。但是問及他自己的想法,卻隻是微笑,年輕的翻譯說:“他從來不和我談論自己的電影。”不過,姜帝圭承認加入了自己對于現實政治的一些看法。但有許多評論認為這部電影太像美國大片《拯救大兵瑞恩》,甚至把姜帝圭稱作韓國的“斯皮爾伯格”,姜帝圭表示他自己想不通,甚至問我們“為什麽”。其實,他透露參考較多的則是電視劇《兄弟連》和一些反映戰爭的紀錄片。

對這部電影最好的評論來自美國。他記得很清楚,一家美國網站投票選出2004年最受歡迎的電影,《太極旗飄揚》位列第一,而奧斯卡的熱門影片《飛行家》和<超人特工隊>隻分別排第9和第10。但和《生死諜變》一樣,《太極旗飄揚》也未能進入中國市場,當他知道中國的年輕人看他的影碟時,卻開心地大笑,補充說這樣也很滿足。

給藝術家的自由,姜帝圭認為是韓國電影興盛的最重要因素。如果電影剪閱製度沒有取消,那麽他的兩部電影根本就沒有拍攝的可能,“肯定拍攝之前就被文檢部刪下來了”。1998年前他有過這樣的遭遇,兩個完成的劇本沒有能通過審查:一個是描寫國小老師的不良行為,另一個則是講述全鬥煥政權時的一所學校,專門將地方上的流氓改造成對國家有用的人,但這個過程中不少無辜的人被卷入。“如果中國電影有分級製,中國的電影產業會得到非常迅速的發展”,和大多數韓國人感受到生存危機一樣,姜帝圭用開玩笑的口吻表達他的擔憂:“我很害怕啊!”

個人成就

姜帝圭姜帝圭

自《生死諜變》後,姜帝圭退居幕後打理姜帝圭電影公司,製作了許多優秀的電影作品,<彩虹過後>、《夢精記》、《海底深藍》都出自他的公司。面對<指環王3>和票房大熱的<實尾島>的雙重夾擊,在業內人士普遍不看好《太極旗飄揚》票房時,姜帝圭採取一系列強勢電影宣傳手段,使《太極旗飄揚》重新整理了《實尾島》剛剛創下的票房紀錄。可見,姜帝圭不僅能夠對作品藝術質量進行掌控,在影片運作上也具有一個優秀電影商人的敏銳和行動力。隨著商業回報的豐裕和在國際上的聲勢漸大,他對于自己作品的控製力也空前高漲。姜帝圭的下一步影片與過往的本土題材不同,將是一部“國際化敘述”的影片。從中我們能夠看出,在經歷了迅速的資本原始積累後,姜帝圭的視野更為廣闊,使他不愧“韓國的斯皮爾伯格”的盛名。他的作品有著好萊塢化的動作場面,表現人物政治身份和情感身份的分裂,通常有親情的破裂,但不是內部沖突造成,而是外部變化導致。

姜帝圭進入電影圈後寫過5部電影劇本,處女作<銀杏床>在韓國的走勢凌厲,為進一步商業探索積蓄了經驗。姜帝圭的商業影片明顯從好萊塢類型片中汲取了充沛的養分,其敘事之流暢、細節之考究,都足以令人欽佩其學技之精。但是影片成功的真正原因是他對韓國社會熱點和民眾心理的敏銳把握,這是區別于好萊塢空中樓閣式視聽享受的文化特質。《生死諜變》在南北分裂的背景下講述政治角色和情感角色的不可調和,《太極旗飄揚》則大開大閡,展現同胞戰爭帶來的人性痛苦。兩片在情感上一脈相承,姜帝圭的歷史反思視角昭然若揭。拋開政治外殼,關註個體情感命運折射下的朝韓分治創痛,使人們對朝鮮戰爭歷史意義和南北冷戰的弊端進行反思,是姜帝圭影片商業化包裝後呈現的溫暖人性核心。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