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廣孝

姚廣孝

姚廣孝(1335年-1418年),幼名天僖,法名道衍,字斯道,又字獨暗,號獨庵老人、逃虛子。長洲(今江蘇蘇州)人。明朝政治家佛學家靖難之役的主要策劃者。

姚廣孝年輕時在蘇州妙智庵出家為僧,精通佛、道、儒、兵諸家之學,與高啓楊基等人結為好友,後被明太祖挑選,隨侍燕王朱棣,主持慶壽寺,成為朱棣的主要謀士。朱棣靖難時,姚廣孝留守北平,建議朱棣輕騎挺進,徑取南京,使得朱棣順利奪取南京,登基稱帝。

成祖繼位後,姚廣孝擔任僧錄司左善世,又加太子少師,被稱為"黑衣宰相"。永樂十六年(1418年),病逝慶壽寺,追贈推誠輔國協謀宣力文臣、特進榮祿大夫、上柱國、榮國公,謚號恭靖。

  • 中文名
    姚廣孝
  • 別名
    天僖,道衍,斯道,獨闇
  • 國籍
    明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蘇州
  • 出生日期
    1335年
  • 逝世日期
    1418年
  • 職業
    和尚、謀士、政治家、詩人
  • 信仰
    佛教
  • 葬處
    房山縣東北姚廣孝墓塔
  • 獨庵老人,逃虛子
  • 謚號
    恭靖
  • 籍貫
    江浙等處行中書省平江路長洲縣
  • 其他成就
    輔佐朱棣奪得天下
  • 其他作品
    《逃虛集》

​人物簡介

姚廣孝(1335—1418),長洲人,即今江蘇吳縣人。俗姓姚,初名天僖。十七歲時,度發為僧,改名道衍,字斯道,號獨庵,亦自號逃虛子。三十歲時,姚廣孝前往徑山隨師習禪。其間,他遊歷四方,與當時許多吳中文人往來頻繁,交遊酬唱,評書品畫,所以有人把他列為“北郭十友”之一。及至四十八歲,姚廣孝經人舉薦,入燕府輔佐燕王朱棣,並密勸燕王舉兵,策動“靖難之役”。靖難之謀既成,做了皇帝的朱棣便拜姚廣孝為資善大夫、太子少師,並復其俗姓,賜名廣孝。不過,姚廣孝雖貴極人臣,卻不改僧相,仍居僧寺,清凈自修,且重新監修了《明太祖實錄》及《永樂大典》。永樂十六年(1418),姚廣孝八十四歲,病逝于久居之慶壽寺,受追封為榮國公,謚號恭靖。姚廣孝居于吳地,位列“北郭十友”之一,與北郭社的成員常有同遊、酬唱之樂。他曾寫過《題張山人適樂圃林館十首》,乃是與北郭諸友同詠之作。其中有“去官歸故裏,僑隱倚高林。花月尊前友,松風席上琴”一首,言同裏張適辭官退隱山林,諸友人相訪之事。當時同往樂圃的,亦有高啓、倪瓚等人,眾人飲酒、吟誦,頗得逍遙情致。而“巷僻無車馬,閒扉掩薜蘿。籠馴傳信鶴,池蓄換書鵝”一首,則是姚廣孝寫樂圃林館幽靜、空寂之味。遠遁山林,避俗世之喧囂,乃是元末明初,文士們向往之境。而馴鶴與蓄鵝的閒情逸致,又增添了一分物我同境之美,恰合了禪者圓融于心之參悟。

姚廣孝

姚廣孝既是通曉文藝、擅長詩文的僧人,自然與文人交往頗多。于此十餘年,姚廣孝與社中靈魂人物高啓最相投契,贈答尤多。高啓是元明之際最出色的詩人。按照清人趙翼的說法,其詩“使事典切,琢句渾成,而神韻又極高秀,看來平易,而實則洗煉功深”。此即是說,高啓作詩,有兼師眾長,待其融于心而渾然自成的特色。而姚廣孝亦“讀古今聖賢書,研究道理,作為詩文,刻意追古”。兩人彼此切磋,漸成相通之作詩、賞詩的標準與理念。譬如,高啓以為作詩“必兼師眾長,隨事摹擬,待其時至心融,渾然自成,始可以名大方而免夫偏執之弊矣”。姚廣孝未有此類言說,卻循此躬行實踐。所以,高啓在為姚廣孝《獨庵集》作序時,言其愛廣孝之詩,讀之不厭,更贊其詩“濃淡迭顯”、“圓轉透徹”,“將期于自成而為一大方者也”。可見得,廣孝詩染當時之文風,通達古今,與文人切磋,彼此影響,漸成一派。

姚廣孝曾作《綠洲曲》,五言四句,寫自然山水之境,不涉佛語,卻入禪味。禪宗以“以心傳心,不立文字”為其教義之一,故禪與詩的關系,譬如春與花,“春在于花,全花是春;花在于春,全春是花”。思與詩,融會通達而無滯礙。宋代嚴羽以禪喻詩,言“論詩如論禪”,“禪道惟在妙悟,詩道亦在妙悟”。清人王士,亦主詩禪一致,拈出“神韻”二字,以言透徹玲瓏之境。詩境與禪境,並不全同,以禪喻詩亦非以禪說詩。詩之美,在于氣物感人、吟詠情性,以自然之春風秋月、夏暑冬寒,人事之悲歡離合、生活際遇,感發心靈。而禪之深,在徹見自性,于山色雲林,平常生活中,參悟佛之諸法實相。詩之“言有盡而意無窮”,譬如禪之世尊拈花、迦葉微笑,皆以“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為勝。故禪味入詩,即是于心靈感發之中,了悟人生價值與宗教體驗,以臻審美與圓融之境。姚廣孝曾作《雜詩八首》,其中一寫孔子,一寫秦始皇,可見出姚廣孝對現實生活種種之歷史感悟。孔子一篇雲:“仲尼昔在魯,裏呼東家丘。誰知百王師,聖德與天侔。要令臣子懼,筆削成春秋。遺經勤後來,一變乃從周。”秦始皇一篇雲:“祖龍並六國,勢大莫與爭。欲愚世上人,肆暴坑儒生。群經化灰燼,法令從吾行。劇政若牛毛,哀哉若疲氓。鴻鵠驟—舉,四海如沸鐺。不逢赤帝子,天下誰能平。”27其所謂“筆削成春秋”,實于思想的角度,言孔子經典作為後世之規範,有治國安民的效用,亦能構建一個頗有秩序的社會。而所謂“鴻鵠驟一舉”,則表現了一種救世心態。秦漢之際,與姚廣孝所處之元季亂世十分相似。他以赤帝子,也即劉邦為喻,則是期待一明君出世,平治天下,以救民于“劇政”之痛苦中。此即姚廣孝心中對人世之關愛。姚廣孝本是醫家子,自是熟諳種種病痛人之苦難。為醫者,救鄉人于肉身頑疾之痛;為聖為賢者,則救世人于精神妄念之苦。姚廣孝陷溺于此,成為一種在世的情感牽系。

姚廣孝

姚廣孝常懷耽溺之苦痛。前述所言,于姚廣孝心底,有感性的、耽溺于世的一面。他牽系政治,欲以儒家之理想社會救人世之苦難,故其寫詩,常有現實之感懷。且此種感懷,常是自信與積極的。譬如他寫“悠悠範陽郡,蔚蔚婁桑村。村民深居稠,雞犬日相聞。閭相具揖讓,古來風俗淳”。或有桃花源中真淳之民風,或有盛唐詩人敞亮之精神。然此一《秋蝶》,卻有淡然之陰霾,好像另一種聲音,言理想未得之苦痛。

廣孝潛心習禪,亦懷人間事之理想及抱負。其理想及抱負,非一己之功名,乃是化眾生為善,待佐明君,平治天下,救民于亂世之苦痛。然元季明初,政綱混亂,盜賊四起。雖有張土誠割據江南,偏安一方,後亦有朱元璋統一中原、建立明朝。然此二者,皆非姚廣孝所理想之人物。故長久以來,他始終活在“機”之期待裏。至遇見當時之燕王朱棣,姚廣孝年近五旬。而至輔佐燕王成為一代永樂大帝,姚廣孝則年近七旬,已是垂垂老矣。生命之流逝,于姚廣孝而言,譬如鍾擺往復于左右,成為—種永恆。而在此永恆與無限裏,個體之生命譬如渺小之螢蟲,被吞噬于時間之維。于是,一種惶恐之感,自然而然地滋生了。在不少的詩作中,姚廣孝往往以此自喻。譬如,那首《秋蝶》以蝶喻心。蝶之遇秋,譬如心之遇霜。蝶遇寒秋而“凋殘”,心則在無盡之等待裏“憔悴”。一種歸宿難覓之感,一種“南北驅馳十五年,人間事業任茫然”之慨,乃是顯然可見的。

知性使姚廣孝有一種超然精神。他可以無心一己之利害得失,亦可以擯棄任何有目的之欲求。深嶺之中,雲松之間,可以棲心;晝夜交替,四時變化,皆是自然而然。對他而言,心存于此境,便也澄澈了,便也能夠了悟應對宇宙、生命的生生不息之法了。來與去,終與始,總是順此因緣。就好象“聲來本無始,聲去寧有終”,而“禪翁已深悟,焉能動乎中。”30姚廣孝晚年曾作《少師真容自跋》。詩雲:“幼讀東魯書,長習西方教。抹過兩重關,何者為悟道。不厭山林空寂,不忻鍾鼎尊榮。隨緣而住,任運而行。猶孤蟾之印滄海,若片雲之浮太清。了無他說,即此,便是人問我,更何如手裏欒珠一百八。”算作此種反省與自識。參禪使姚廣孝秉有一種知性,去觀照廣袤無垠的宇宙,周而復始的生命。而儒家聖賢之學,則使姚廣孝寄廣博之愛于人世間。一種感性的、人世之愛,與另一種知性的、出世之悟,鬱結心中,便全在一句“何者為悟道”裏了。所以,姚廣孝的生命裏,始終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濃鬱而澹泊、熱烈而清冷的氣息。

生平經歷

姚廣孝,長洲人(祖籍福州長樂),生于1335年,出生亂世的他從小好學,擅長吟詩作畫,十四歲出家,取名道衍。通儒、道、佛諸家之學,善詩文,精通陰陽術數。交際廣泛,與文學家宋濂、楊基等交友,又從靈應宮道士席應真習道家《易經》、方術及兵家之學。遊嵩山寺,相者袁珙說他:“是何異僧!目三角,形如病虎,性必嗜殺,劉秉忠流也。”二十三年(1363)于徑山從愚庵大師潛心于內外典籍之學,成為當時較有名望的高僧。但始終未曾放棄成就大業的抱負,追求功利,仰慕元初僧人出身的開國功臣劉秉忠,欲成開國建業之功。 因為洪武十五年(1382),朱元璋選高僧侍諸王,為已故馬皇後誦經薦福。經人舉薦成為燕王朱棣的重要謀士,隨燕王朱棣至北平(今北京)住持大慶壽寺。從此經常出入燕王府,參與奪位密謀,成為朱棣的重要謀士。朱棣“靖難”稱兵前,他曾推薦相士袁珙以佔卜等方式,並通過對當時政治、軍事情勢分析,促使燕王朱棣堅定信心;又于王府後苑訓練軍士,打製軍器,作好軍事準備;建文元年(1399)六月起兵前夕,計擒北平布政使張昺、都指揮使謝貴。靖難之役中,他留守北平,建議燕王輕騎挺進,徑取南京,“毋下城邑,疾趨京師,京師單弱,勢必舉”,又勸朱棣勿殺方孝孺:“城下之日,彼必不降,幸勿殺之。殺孝孺,天下讀書種子絕矣!”。十月,輔佐燕王世子率萬人固守北平,擊潰朝廷數十萬北伐之師。此後,仍多贊謀帷幄,終使朱棣奪得皇位。朱棣即位後,初授官僧錄司左善世,收鄭和為菩薩戒弟子,法號福吉祥。永樂二年(1404)再授為太子少師,復其姓,賜名廣孝。同年八月,姚廣孝回鄉省親訪友,至長洲拜訪其姐,其姐閉而不見,訪其友王賓,賓亦不見,但遙語曰:“和尚誤矣,和尚誤矣。”又跑去見其姐,其姐又罵他。廣孝為之惘然,體會到了眾叛親離的滋味,臨死之前他請皇帝釋放建文時的主錄僧溥洽,明成祖答應了他。永樂十六年(1418年)三月十八日病逝慶壽寺,“帝震悼,輟視朝二日”,以僧禮葬,百官吊唁者竟達“肩摩踵接,添郭溢衢”。追贈推誠輔國協謀宣力文臣、特進榮祿大夫、上柱國、榮國公,謚恭靖。賜葬房山縣東北。洪熙元年,加贈少師,配享成祖廟庭。晚年,姚廣孝既厭懼官場爭鬥的凶險,又不甘心放棄畢生事業的追求,故雖然受官,卻未改變僧人身份,主要承擔太子、太孫的輔導講讀,及主持《永樂大典》、《明太祖實錄》等書的修纂,又著《道餘錄》專詆程朱,人稱“黑衣宰相”。其博通精深的學識和修養對皇太孫(明宣宗)有較大影響,對《永樂大典》的完成也起了很大作用。是朱棣的唯一朋友。

主要著作有《逃虛集》十卷,續集及補遺各一卷,《逃虛子詩集》、《逃虛類稿》五卷等。

明史文載

姚廣孝,長洲人(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陽澄湖鎮湘城人),本醫家子。年十四,度為僧,名道衍,字斯道。事道士席應真,得其陰陽術數之學。嘗遊嵩山寺,相者袁珙見之曰:“是何異僧!目三角,形如病虎,性必嗜殺,劉秉忠流也。”道衍大喜。

姚廣孝

洪武中,詔通儒書僧試禮部。不受官,賜僧服還。經北固山,賦詩懷古。其儕宗泐曰:“此豈釋子語耶?”道衍笑不答。高皇後崩,太祖選高僧侍諸王,為誦經薦福。宗泐時為左善世,舉道衍。燕王與語甚合,請以從。至北平,住持慶壽寺。

出入府中,跡甚密,時時屏人語。及太祖崩,惠帝立,以次削奪諸王。周、湘、代、齊、岷相繼得罪。道衍遂密勸成祖舉兵。成祖曰:“民心向彼,奈何?”道衍曰:“臣知天道,何論民心。”乃進袁珙及卜者金忠。于是成祖意益決。陰選將校,勾軍卒,收材勇異能之士。燕邸,故元宮也,深邃。道衍練兵後苑中。穴地作重屋,繚以厚垣,密甃翎甋瓶缶,日夜鑄軍器,畜鵝鴨亂其聲。建文元年六月,燕府護衛百戶倪諒上變。詔逮府中官屬。都指揮張信輸誠于成祖,成祖遂決策起兵。適大風雨至,檐瓦墮地,成祖色變。道衍曰:“祥也。飛龍在天,從以風雨。瓦墮,將易黃也。”兵起,以誅齊泰、黃子澄為名,號其眾曰“靖難之師。”道衍輔世子居守。其年十月,成祖襲大寧,李景隆乘間圍北平。道衍守御甚固,擊卻攻者。夜縋壯士擊傷南兵。援師至,內外合擊,斬首無算。景隆、平安等先後敗遁。成祖圍濟南三月,不克。道衍馳書曰:“師老矣,請班師。”乃還。復攻東昌,戰敗,亡大將張玉,復還。成祖意欲稍休,道衍力趣之。益募勇士,敗盛庸,破房昭西水寨。

道衍語成祖:“毋下城邑,疾趨京師。京師單弱,勢必舉。”從之。遂連敗諸將于淝河、靈璧,渡江入京師。成祖即帝位,授道衍僧錄司左善世。帝在藩邸,所接皆武人,獨道衍定策起兵。及帝轉戰山東、河北,在軍三年,或旋或否,戰守機事皆決于道衍。道衍未嘗臨戰陣,然帝用兵有天下,道衍力為多,論功以為第一。永樂二年四月,拜資善大夫、太子少師。復其姓,賜名廣孝,贈祖父如其官。帝與語,呼少師而不名。命蓄發,不肯。賜第及兩宮人,皆不受。常居僧寺,冠帶而朝,退仍緇衣。出振蘇、湖。至長洲,以所賜金帛散宗族鄉人。重修《太祖實錄》,廣孝為監修。又與解縉等纂修《永樂大典》。書成,帝褒美之。帝往來兩都、出塞北征,廣孝皆留輔太子于南京。五年四月,皇長孫出閣就學,廣孝侍說書。

十六年三月,入觀,年八十有四矣,病甚,不能朝,仍居慶壽寺。車駕臨視者再,語甚歡,賜以金睡壺。問所欲言,廣孝曰:“僧溥洽系久,願赦之。”溥洽者,建文帝主錄僧也。初,帝入南京,有言建文帝為僧遁去,溥洽知狀,或言匿溥洽所。帝乃以他事禁溥洽。而命給事中胡濙等遍物色建文帝,久之不可得。溥洽坐系十餘年。至是,帝以廣孝言,即命出之。廣孝頓首謝。尋卒。帝震悼,輟視朝二日,命有司治喪,以僧禮葬。追贈推誠輔國協謀宣力文臣、特進榮祿大夫、上柱國、榮國公,謚恭靖。賜葬房山縣東北。帝親製神道碑志其功。官其養子繼尚寶少卿。廣孝少好學,工詩。與王賓、高啓、楊孟載友善。宋濂、蘇伯衡亦推獎之。晚著《道餘錄》,頗毀先儒,識者鄙焉。其至長洲,候同產姊,姊不納。訪其友王賓,賓亦不見,但遙語曰:“和尚誤矣,和尚誤矣。”復往見姊,姊詈之。廣孝惘然。

姚廣孝

洪熙元年,加贈少師,配享成祖廟庭。嘉靖九年,世宗諭閣臣曰:“姚廣孝佐命嗣興,勞烈具有。顧系釋氏之徒,班諸功臣,侑食太廟,恐不足尊敬祖宗。”于是尚書李時偕大學士張璁、桂萼等議請移祀大興隆寺,太常春秋致祭。

人物墓塔

姚廣孝墓塔,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建于明代永樂年間,位于房山區常樂寺村北。為八角形九級密檐式磚塔,坐北朝南,通高33米,整座塔坐落在一級四方形的平台上。最下面是八角形基座,基座上立有兩層八角形須彌座。須彌座式塔座束腰浮雕壽字和菊花、蓮花和西番蓮花的造型圖案,其上為三層外頃的蓮花瓣。中間塔身,四正面雕仿木隱作隔扇假門,其它四面則雕有仿木欞假窗。正面門楣之上嵌方石一塊,其上楷書:“太子少師贈榮國恭靖公姚廣孝之塔”。塔身往上是九層疊澀檐,各角均懸銅鈴,風吹作響,聲音悠揚。塔剎鐵製,狀似葫蘆,為蓮花形剎座的仰蓮托著球形剎身,剎桿串起的相輪、圓光、仰月和寶珠,構造清秀勻稱。剎由八條鐵鏈錮之于檐角上。姚廣孝墓塔整體結構勻稱,塔身上的花卉圖案別致,且雕刻精細。整個塔身輪廓清秀而挺拔,充分體現出明代塔的建築風格。。塔前立有明成祖朱棣"敕建姚廣孝神道碑"一座,碑立于宣德元年(1426),高4米,寬1.1米,厚0.33米。

姚廣孝

詩作特色

情深思睿

姚廣孝詩之特色大致有三;其一,登覽山水、訪師問友之作,常有深摯之情與睿智之思。此一特色,乃是就姚廣孝詩之內容而言。靖難以前的姚廣孝,為一方雲遊僧,行于諸方,與道徒、文士結伴,參禪學道,觀覽勝概。故其于所到之處、所遇之人,作詩以記,抒之以情,寓之以理。譬如“偶來值禪侶,清談忘永夕”;“忘彼區中緣,樂此塵外境”。

因之,在人與事一面,有送別思懷、贈答宴遊之作。如“我住城西寺,君歸湖上山。馬聲知驛路,樹色認鄉關”,寫離別之事。于姚廣孝而言,雲遊經歷一方面增益他在哲學與詩學上的修養與磨礪;另一方面則使他與友人相知相交,結下深厚的情誼。所以,“離人千萬意,都在短亭中”。短亭築在城外,立于路邊,其中融入了客遊人無限之離別意。且在離情別緒裏,更平添一分對往昔樂遊之追憶。譬如他寫,“去年折花寄鄰叟,今年鄰叟無何有。可憐見花不見人,腸斷東風繞花走。但願東風休作惡,且使北人相與守。一枝送爾表情親,侑花得句何須酒。”乃是寄思念之情于東風,追憶與友人把酒言歡、切磋詩藝之真趣。

姚廣孝居于吳地,位列“北郭十友”之一,與北郭社的成員常有同遊、酬唱之樂。他曾寫過《題張山人適樂圃林館十首》,乃是與北郭諸友同詠之作。其中有“去官歸故裏,僑隱倚高林。花月尊前友,松風席上琴”一首,言同裏張適辭官退隱山林,諸友人相訪之事。當時同往樂圃的,亦有高啓、倪瓚等人,眾人飲酒、吟誦,頗得逍遙情致。而“巷僻無車馬,閒扉掩薜蘿。籠馴傳信鶴,池蓄換書鵝”一首,則是姚廣孝寫樂圃林館幽靜、空寂之味。遠遁山林,避俗世之喧囂,乃是元末明初,文士們向往之境。而馴鶴與蓄鵝的閒情逸致,又增添了一分物我同境之美,恰合了禪者圓融于心之參悟。

在景與理一面,則有登覽、題畫及懷古之作。其中,登覽與題畫之作,多以今之眼光,或繪自然之景,或抒感懷之情,亦或寓哲理之思。如《洞庭謠》,以“七十二峰在其下”,“太湖三萬六千頃”,極寫洞庭的磅礴氣勢,由嵐雲水氣之晦明變化,到陽動開

姚廣孝

霽之波平湛湛。山水景物,千態萬狀,盡在三十二句七言詩裏了。又如《題畫》一首,寫“小小板橋斜路,深深茅屋人家。竹屋夕陰似雨,桃源春暖多花”,以六言道出山裏人家之恬淡與真淳。“小小”、“深深”迭音,竹屋、桃源交融,夕陰似雨,春暖多花,似有自然而然、清麗澄徹之味。另一類題畫詩,如《題倪雲林墨竹》,則常有睹物思人之意。詩中寫“開元寺裏長同宿,笠澤湖邊每共過”,即言姚廣孝與倪瓚往昔交往之情誼,淡泊而真摯。

至于懷古之作,亦常有以古之眼光,觀照現世。如《春日過顯忠墓》一首。姚廣孝立于墓冢前,遙想古人昔時龍風姿,一時“四海服威怒”。然轉瞬間,恍惚如夢,萬物皆空,隻嘆“焉知大化中,天地同旅寓。事業水上漚,功名草頭露。死生諒莫測,榮華何足顧?”對姚廣孝來說,古人的經歷與事業,譬如浪花卷過,江水浮影,流逝不返。而現實之功名與死生亦輾轉如煙,緣去緣來,終在歷史與自然裏歸于空凈,終在永恆中歸于消散。所以于功名、死生、榮華之執念,全可拋棄。這種超越的觀照,既是禪佛之體悟,亦是內心曠達之流露。另外,如《淮安覽古》、《過順德城》等詩,皆如此類,寓古今融通之情致。

由是,拈出姚廣孝詩之第二個特色,乃“兼採眾家,不事拘狹”,有唐宋及漢魏的風格。元代詩人,寫詩常染纖之習,而姚廣孝好學古人之道,作詩往往有擬古之跡,詩風清新雅淡,亦有高格。譬如“古淡豈易學,五字真吾師”,“蕭梁事業今何在?北固青青客倦看”。此一特色,與當時文人風氣有關。

姚廣孝既是通曉文藝、擅長詩文的僧人,自然與文人交往頗多。元至正二十年(1360)至明洪武七年(1374),是北郭詩社結社的時期。于此十餘年,姚廣孝與社中靈魂人物高啓最相投契,贈答尤多。高啓是元明之際最出色的詩人。按照清人趙翼的說法,其詩“使事典切,琢句渾成,而神韻又極高秀,看來平易,而實則洗煉功深”。此即是說,高啓作詩,有兼師眾長,待其融于心而渾然自成的特色。而姚廣孝亦“讀古今聖賢書,研究道理,作為詩文,刻意追古”。兩人彼此切磋,漸成相通之作詩、賞詩的標準與理念。譬如,高啓以為作詩“必兼師眾長,隨事摹擬,待其時至心融,渾然自成,始可以名大方而免夫偏執之弊矣”。姚廣孝未有此類言說,卻循此躬行實踐。所以,高啓在為姚廣孝《獨庵集》作序時,言其愛廣孝之詩,讀之不厭,更贊其詩“濃淡迭顯”、“圓轉透徹”,“將期于自成而為一大方者也”。可見得,廣孝詩染當時之文風,通達古今,與文人切磋,彼此影響,漸成一派。

禪佛哲理

姚廣孝詩之另—特色,即詩中有禪佛哲理。詩人寫詩,常于現實之此岸世界,吟詠山水,抒情寫意。而姚廣孝既為禪僧,又作詩人,故詩有禪境,亦有對彼岸圓融世界之悟性。譬如“冥觀了無法,何有寂與喧”,“竹雲時駐影,桂露夕闌香”。

姚廣孝曾作《綠洲曲》,五言四句,寫自然山水之境,不涉佛語,卻入禪味。禪宗以“以心傳心,不立文字”為其教義之一,故禪與詩的關系,譬如春與花,“春在于花,全花是春;花在于春,全春是花”。思與詩,融會通達而無滯礙。宋代嚴羽以禪喻詩,言“論詩如論禪”,“禪道惟在妙悟,詩道亦在妙悟”。清人王士,亦主詩禪一致,拈出“神韻”二字,以言透徹玲瓏之境。詩境與禪境,並不全同,以禪喻詩亦非以禪說詩。詩之美,在于氣物感人、吟詠情性,以自然之春風秋月、夏暑冬寒,人事之悲歡離合、生活際遇,感發心靈。而禪之深,在徹見自性,于山色雲林,平常生活中,參悟佛之諸法實相。詩之“言有盡而意無窮”,譬如禪之世尊拈花、迦葉微笑,皆以“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為勝。故禪味入詩,即是于心靈感發之中,了悟人生價值與宗教體驗,以臻審美與圓融之境。

這首詩的開端:“夕陽閣遠樹”,此句所寫之景象,開闊且絢麗,使人自覺地有一種遠眺與醉心之感。“閣”是動態的間隔。夕陽底下,雲蒸霞蔚,譬如紅花映照、金線鑲嵌,彌散于山林遠樹之間。白居易有“日出江花紅勝火”,寫旦明之景。此處則將日暮之瑰麗,幻化成人境之亭閣樓榭,于寫景中加以造境,別致且有韻味。後一句繼之以“春雲散澄江”,遂使日暮綺麗之景,驀地添了一分疏野與清淡。此句中之“雲”,乃是詩人常用之字。然境之不同,意亦有別。佛之公案曾說,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後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休歇處,依前見山隻是山,見水隻是水。本是講未悟、初悟與徹悟的三個階段。于“雲”而言,亦應是見雲是雲。

然而參禪境界不同、觀物方式之差異,使禪僧詩人在心境上視野上,對雲之體悟有了不同的感受。姚廣孝寫“春雲”,于視野而言,把春之青色著于白雲。春雲如碧,融于夕陽之曼妙,似可以江淹“日暮碧雲合”稱之。而就心境來說,雲有逍遙閒適之意,亦有清寂孤高之味。姚廣孝用一“散”字,卻將悠然自得、心曠神怡之情致,活潑地顯現出來了。雲散于江水,而詩人之情思又散于浮雲,水流雲在,皆是澄澈、明靜了。此一靜慮的心境,正是禪者所修之“不住心”與“平常心”。平常心是道,乃是禪者常用之語。姚廣孝于“春雲散澄江”一句,不著一字,卻盡得純粹心靈的澹泊與寧靜。

至于後兩句“不見蕩舟人,空對白鷗雙”,則寫近景。王國維標舉境界,分有我之境與無我之境。由是觀之,姚廣孝“不見蕩舟人,空對白鷗雙”之句,似是入了無我之境,與紛繁外物皆無對立。小舟無人,白鷗雙飛。詩人以超然之心立于空寂之景,似乎觀物而忘我,融會物我合一之境。這與佛之事事無礙、萬物融通的理趣頗為相近。姚廣孝習禪之餘,常遊山水,亦于山水中體會佛理圓融之旨趣。又譬如,他曾寫“五仗石邊琴一曲,桃花三月鯉魚飛”,人與境諧協,物與我俱融,乃天然妙合之景。

姚廣孝另有一些明言佛理與禪機之作。譬如“禪翁指示人,又在第二義”,即言第一義不可說。禪宗以為最高的真諦,是任何話語皆無以表達的。若強說之,則會落入言筌。由是引申出類似“無言得真趣,何用覓玄音”此種不立文字,見性成佛的教義。禪宗所謂不立文字,以心傳心,實是取消了文字的權威性,取消文字于日常事理之中心性與導向性,而代之以本心之感悟。故以禪心觀世,更為真淳與澄澈。

事實上,賞閱姚廣孝詩文,至為重要的乃是以詩觀人。世人議論廣孝,常以異僧詆毀之。其中的原因大抵是他勸導且幫助燕王奪太祖嫡孫之位,既違背了佛法戒律,亦忤逆了儒家君臣之禮。然而觀其終究不改僧相之舉,則不能單以純粹之功利心定論。由是,以其心中鬱結之感性與知性矛盾去返觀,仿佛恰當些。這種鬱結使姚廣孝在精神修養上,對宇宙、生命秉有一種圓融之理解。而另一面,在現實生活中,又使他對人世充滿了實在而寬闊的真摯情感。

相關資料

圖書簡介

本書自姚廣孝出生寫起,直寫到他老死于慶壽寺。他一生困頓坎坷,險象環生,小小年紀就成了全國通緝的“欽犯”……最後,幾經周折,終于成為燕王的心腹謀士。本書還生動塑造了朱棣、範若虹、華雲龍、高煦、方孝孺等眾多人物形象。讀罷本書,你不但可了解姚廣孝其人其事,而且還可領略明朝初年的風雲際會,從而感悟人生,洞明事理,獲得教益。

圖書目錄

第一回 姚長林晚年得子 小後生幼懷奇志

第二回 遊南山雙雙遇險 吸膿血心心相印

姚廣孝

第三回 選御醫郎中接旨 點宮痧倩女悟世

第四回 喪生父避禍範府 失戀偶逃往滁州

第五回 起禍心惡僕欺主 棄塵緣廣孝出家

第六回 崇道學師徒論教 存佛心佛道貫通

第七回 贈僧袍殺機暗藏 遇險境宗泐解圍

第八回 交雲龍化險為夷 放朱棣初次結緣

第九回 選儒僧巧遇朱棣 施妙計蹤隱幕府

第十回 征元軍道衍用智 奏凱歌燕王受獎

第十一回爭頭功二次掃北 助燕王運籌兵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