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巡按 -1998年李惠民導演台灣電視劇

女巡按

1998年李惠民導演台灣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女巡按》由李惠民導演,孫翠鳳、陳道明主演的台灣電視劇,共6個單元。

該劇講述了一名女巡按的查案故事。

  • 類型
    劇情
  • 主演
    孫翠鳳、陳道明、翁虹、謝冰鈺、葛蕾
  • 出品時間
    1998
  • 上映時間
    1998
  • 製片地區
    中國台灣
  • 導演
    李惠民
  • 編劇
    陳江
  • 中文名
    女巡按
  • 電視劇
    導演:馮小剛,主演:王姬飾
  • 電影
    導演:楊帆,主演:李菁

職員表

製作人楊佩佩
導演李惠民、賴水清、譚 銘
副導演(助理)董碧玲、陳鬱文
編劇陳 江、博 華、張 炭、陳惠妍、葉廣蔭
攝影蕭碧村林合隆
剪輯陳桂綸、崔德華、周迪祺
美術設計張錫華
動作指導劉志豪
造型設計張叔平、戴美玲
燈光陳澤霖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包秀秀孫翠鳳
劉 非陳道明
翁 虹孟如意
文小寶謝昀杉
葛 蕾鳳四娘
文必正張鐵林
潞王爺李立群
潘 虹錢 廣
邵 芳張 虎
無風道長王益民
張 協黃仲昆
馬甜甜陳紫函
協 母常汝言
王 彪黃 坤
趙師爺金書貴
杜 鵬春 生
趙 文陳寶國
安樂公主蔡燦得
洪大娘劉莉莉
劉 孜洪平安
洪大吉黃格選
徐月翠太 後
呂若男吳君如
李 亮關禮傑
呂 滔敖路
劉知府于子健
鮑岱年修宗迪
文必正張鐵林
丁 飛鮑 峰
鮑夫人趙麗娟
吳 剛傻二(龍天)
杜春帆陸詩雨
孫 興段 玉
劉 是岳躍利
孫小紅李冰冰
哈哈兒張大禮
皇 帝劉小鋒
皇 後侯俊傑
知 府邵萬林

故事梗概

包秀秀出生于江湖藝人家庭,從國小得一身好功夫和好戲法,她性格豪爽耿直,心地善良,唯一缺點是沒機會讀書識字,以至常鬧笑話。她下嫁了窮秀才文必正,並生下兒子小寶。文必正在小寶出生後不久便上京赴考,一去經年,音訊全無。秀秀以為他已遭不測,遂帶著兒子以江湖賣藝為生,又為了免遭別人欺侮和白眼,秀秀更女扮男裝,母兼父職,兩母子相依為命,生活倒也平靜無波。

一日,八府巡按出現,秀秀與小寶驚悉巡按大人就是文必正,喜出望外,一家三口終相認重逢,唯文身邊多了一個妻子孟如憶。原來文赴京途中遇險,為如憶所救。如憶雖出身青樓,但有情有義,在她細心照顧和鼓勵下,文終于考取狀元,更被皇上委為八府巡按。秀秀和如憶性格不同,時起紛爭,水火不容,弄得文必正頭大如鬥。

河南大旱,文必正奉命前赴河南找潞王開倉賑災,唯潞王早有謀反之心,不想放糧,更派人把文必正殺掉。秀秀如憶悲憤欲絕,二人一為救災民于水火,二為丈夫報仇,決意留下與潞王一鬥。

文必正的師爺劉非足智多謀,他不恥潞王所為,既感文對他有恩,又同情秀秀如憶和小寶孤寡無依,決心共同進退。他知潞王沒見過文必正,遂叫秀秀假扮巡按逼潞王開倉賑災,並暗中找尋潞王殺人和謀反的罪證。

潞王野心極大且心狠手辣,他放糧之後心有不甘,遷怒秀秀,又因謀反之事敗露,狠下心要把秀秀除掉。秀秀多番遇險,幸得劉非機警,一一化險為夷,更在如憶和小寶合力之下,終把潞王除掉,報了殺夫殺父之仇。

秀秀報仇之後,本欲隱姓埋名,重過新生,奈何世間不平之事層出不窮,秀秀關心百姓疾苦,看不過眼,乃一再冒充巡按,欲罷不能,從冒牌的女巡按,變成為民請命的女包青天。

導 播:陳烈

統 籌:鍾侃燮

製 片:郭星輝、張可欣

分集劇情

第1集 女巡按

包秀秀出生于江湖藝人家庭,從國小得一身好功夫和好戲法,她性格豪爽耿直,心地善良,唯一缺點是沒機會讀書識字,以至常鬧笑話。她下嫁了窮秀才文必正,並生下兒子小寶。 文必正在小寶出生後不久便上京赴考,一去經年,音訊全無。秀秀以為他已遭不測,遂帶著兒子以江湖賣藝為生,又為了免遭別人欺侮和白眼,秀秀更女扮男裝,母兼父職,兩母子相依為命,生活倒也平靜無波。 一日,八府巡按出現,秀秀與小寶驚悉巡按大人就是文必正,喜出望外,一家三口終相認重逢,唯文身邊多了一個妻子孟如憶。原來文赴京途中遇險,為如憶所救。如憶雖出身青樓,但有情有義,在她細心照顧和鼓勵下,文終于考取狀元,更被皇上委為八府巡按。秀秀和如憶性格不同,時起紛爭,水火不容,弄得文必正頭大如鬥。 河南大旱,文必正奉命前赴河南找潞王開倉賑災,唯潞王早有謀反之心,不想放糧,更派人把文必正殺掉。秀秀如憶悲憤欲絕,二人一為救災民于水火,二為丈夫報仇,決意留下與潞王一鬥。文必正的師爺劉非足智多謀,他不恥潞王所為,既感文對他有恩,又同情秀秀如憶和小寶孤寡無依,決心共同進退。他知潞王沒見過文必正,遂叫秀秀假扮巡按逼潞王開倉賑災,並暗中找尋潞王殺人和謀反的罪證。潞王野心極大且心狠手辣,他放糧之後心有不甘,遷怒秀秀,又因謀反之事敗露,狠下心要把秀秀除掉。秀秀多番遇險,幸得劉非機警,加之二人配合默契,一一化險為夷,更在扮作巡按夫人的如憶和兒子小寶的合力之下,終把潞王除掉,報了殺夫之仇。

第2集 救風塵

秀秀報仇之後,與劉師爺、如憶、小寶一行四人來到歡喜鎮,看到物庶民豐,本欲隱姓埋名,重過新生,卻發現歡喜鎮上娼妓風行,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秀秀忍無可忍,不惜再扮巡撫,命知縣張協取締妓院,強令妓女從良。一時間歡喜鎮內風聲鶴唳,人心惶惶。 如憶出身風塵,同情妓女,劉非亦不贊成一刀切,以免引起社會動蕩,秀秀對二人嗤之以鼻,執意孤行。 師爺劉非在深夜教秀秀讀書寫字時,一些無意的曖昧動作與話語遭到秀秀的誤解,二人產生隔閡,再加之劉非多次提醒秀秀禁娼之事不可操之過急,需從長計議,更令秀秀不滿。妓院老鴇風四娘為報復巡按禁娼政策,陰謀設計師爺劉非和如憶,用反間計讓秀秀誤認二人有奸情,秀秀一怒之下將劉非趕走,逐出如憶。 歡喜鎮發生血案,多名妓女被殺害,秀秀獨自一人辦案,深感劉非的重要性,于是請師爺回到自己身邊,並與師爺暫釋誤會,定下"君子協定",合力辦案。 此時,知縣張協的種種異常行為引起了二人的註意……經過各種曲折迂回,案情終于水落石出,張協為母扛罪,不幸身亡。老鴇風四娘為感謝"巡按大人"的救命之恩,關閉妓院,並坦白對師爺和如憶的誣陷,解開秀秀、如憶和師爺之間的誤會,秀秀也從此次事件中更深刻地理解了如憶曾墮入風塵的辛酸與無奈,自此和睦相處,親如姐妹。而風四娘此時卻被"巡按大人"的風流倜儻、正直體貼所感動,欲隨侍身旁,秀秀一再躲避不行,不得已隻能滑稽地向風四娘攤明自己實是女子的真相,風四娘哭笑不得……

第3集 真假公主

秀秀一路視察民情,在與如憶逛街時救助了一個因飢餓偷吃包子而被店家扣住不放的女孩兒樂樂,秀秀因為樂樂孤苦流浪,與自己以前的江湖經歷產生共鳴,對她多有關懷。如憶卻因樂樂流落街頭卻口氣不小感到十分不滿,立即打發了樂樂。 秀秀回到官家驛館後,收到皇上密函,卻由于師爺外出拜訪朋友,三個女人一個小寶都因為識字不多無法讀出密函內容,隻得等師爺明日回來再看。誰料想風四娘保管密函出錯,信件字跡湮沒,導致秀秀因未能收到秘密任務而慌亂不已。劉非安慰秀秀可以去附近留芳縣向同樣收到密函的知府打聽函中內容,秀秀領會其意,放下心來,面露喜色,卻發現劉非此刻註視她的眼神暗含溫柔,秀秀緊張避開劉非的曖昧眼神,吩咐即刻朝留芳縣進發。驛館門口秀秀踩滑石階,師爺伸手去扶,卻意外把秀秀抱個滿懷,二人正在尷尬難解之時,秀秀發現樂樂昏倒路邊,急忙將其帶回驛館休息,對樂樂充滿同情共鳴之感的秀秀堅持帶樂樂同行。 樂樂看到"巡按大人"儀表俊美、文武雙全,又對她關懷備至,對其暗生愛意,無意中闖進秀秀正在洗浴的房裏,卻聽見如憶給秀秀遞肚兜,大驚失色,以為如憶用風塵狐媚手段引誘巡按做出荒唐行徑。秀秀也擔心帶著樂樂會惹來身份被識破的麻煩,準備打發樂樂,樂樂情急之下卻爆出自己其實就是當朝的安樂公主! 到達留芳縣衙後,秀秀和師爺從知縣處得知密函內容是皇室急于尋找因逃婚而離宮出走的安樂公主,驚喜萬分,向知縣趙文報喜說已經找到安樂公主,並一路同行而來,殊不知趙文府衙內也住著一位安樂公主,一場啼笑皆非的真假公主鬧劇拉開序幕……

第4集 酒國情緣

秀秀巡查至杏花鎮,卻遭遇當地酒商的掌門女兒呂若男張揚鄉裏,氣勢跋扈,更倚仗其"天下第一酒"的御賜稱號連巡按也不看在眼裏,秀秀對其驕傲無禮的作態心生不滿,認為呂家可能有魚肉鄉民,欺行霸市的行徑,誰想經多方調查並未找出呂若男的不良事跡,隻得作罷,吩咐繼續前行。 恰值師爺劉非的生日,秀秀、如憶、風四娘做東請師爺吃宴,酒席之上說說笑笑、其樂融融,師爺對秀秀頻送眉目,秀秀卻毫不察覺。吃罷宴席出門之時,得知呂若男大擺鬥酒比賽,應賽男子全部敗陣。師爺因看不慣呂若男的驕橫自大,決心應賽,簽下鬥酒契約,在風四娘化酒湯的作弊幫助下,贏得酒賽,才發現比賽契約末尾的一行小字協定挑戰勝利者可入贅呂家,接管酒廠。師爺推辭與呂若男的婚事,卻遭到呂家的堅決反對,甚至秀秀以巡按大人的身份求情也是徒勞,更令劉非有口難言的是,秀秀竟勸他趁此機會成家立業也是不錯的歸宿,畢竟跟著她這個假巡按當師爺是危險萬分的,劉非第一次鼓起勇氣暗示秀秀,願意一直相陪,秀秀礙于自己"文夫人"的身份勸阻了劉非的表白,失意的劉非隻得出逃。而此時秀秀從知縣那裏得知呂若男歷年招親來的八個未婚夫全部在大婚之前死于非命,秀秀覺得八條人命事關重大,死得蹊蹺,決心調查,並找到在小亭中苦悶醉酒的師爺,讓他幫忙假意答應與呂若男的婚事,以便引出凶手。對秀秀暗藏愛戀的劉非雖滿不情願假娶若男,卻拗不過秀秀的懇求,也因為懲惡緝凶的正義感同意了秀秀的計謀。 劉非回到杏花鎮,登門呂家致歉,並表示願意入贅,娶呂若男為妻,暗地裏卻配合秀秀打聽死去的八個未婚夫的事情。隨著時間流逝,調查卻陷入僵局,呂若男又提前了婚期,讓劉非暗自叫苦。劉非借酒消愁,被秀秀撞見,劉非借著酒意吐出心中痛苦,並再次對秀秀表情,卻被秀秀及時擋回。 秀秀為了引蛇出洞,並幫師爺拖延婚期,略施小計讓呂家未婚夫連連喪命之事浮上台面,開始了公開調查,連師爺也對秀秀的智謀佩服有加。師爺依舊擔心與呂若男的婚事弄假成真,于是決定告訴若男自己已有意中人,假結婚隻是為了調查命案。若男惱羞成怒,憤而離去,卻被秀秀勸回,于是同意配合二人引出真凶。隨著調查的深入,呂家雜役李亮幾次蒙面出現威脅劉非,終落入秀秀、若男之手,可實際上真凶另有其人……

第5集 鐵面無私

包秀秀一行因公途經登州府,劉非當年是知府鮑岱年的門生,借此機會上門拜望恩師。 鮑岱年為官清廉、執法如山。他曾親自判自己的獨生子死刑。 在街上行乞的何梅氏認出寺廟裏的雜工傻二就是當年的惡霸龍天。鮑岱年查出龍天曾打劫過文必正,並被文緝捕,故請文大人過府相認。如憶也認出傻二即是當年的龍天,大驚!劉非卻認為龍天當年跌落懸崖後,失去記憶。 秀秀等人清點賑災銀兩,銀兩卻不翼而飛,鮑岱年認定是如憶所竊,遂將如憶押人大牢。 原來,官銀失竊乃捕頭趙海一手策劃,他造謠並唆使災民暴動,岱年自責,決定舉行公祭,以慰枉死的亡魂。當日,在混亂中棺蓋被撞開,露出了黃金,趙海劫持岱年打算逃走,秀秀救回鮑岱年並奪回黃金。 劉非向岱年說出秀秀的身份,岱年決定將此事稟明皇上,不想卻突發心髒病……

第6集 闖天關

被流放召回的潞王將滄州大牢裏的死囚"花狐狸"段玉劫了出來,段玉答應勾引如憶,以陷害巡按大入。 秀秀等人來到滄州城,縣官盛情接待。如憶與風四娘上街遊玩,偶遇段玉,段玉向如憶展開追求,如憶不禁砰然心動。 劉非和秀秀為了調查一樁命案到義庄驗屍,本來故作膽大的秀秀轉頭看到屍房裏一個人影從棺材裏蹣跚爬出,嚇得撲進劉非懷裏,不明狀況的劉非受寵若驚,會錯意思,正要開始柔聲細語時被秀秀打斷,才發現那個從棺材裏站起來的邋遢酒鬼正是失散多年的胞兄劉是,而劉是對劉非冷淡如同陌路,劉非決定查出真相。 劉非因為親兄劉是之事而煩憂,醉酒消愁,秀秀更是在縣官的招待下喜遊夜市喝得酩酊大醉;段玉深夜來找如憶,如憶恐被發現,隻好隨之而去。秀秀深夜起床解手,然後稀裏糊塗地誤返劉非的房間,爛醉如泥的兩人一夜同床共枕。秀秀清晨醒來,看到躺在身旁熟睡的劉非大吃一驚,才意識到自己晚上走錯房間,慌張逃出。如憶恰好撞見從師爺房裏衣冠不整跑出的秀秀,誤以為兩人已暗中相許,更堅定了與段玉長相廝守的決心,並向段玉和盤托出假扮巡按的真相,寫下事情始末,交給段玉。 秀秀和劉非得知如憶闖下大禍,潞王已經獲悉他們假冒巡按的秘密,于是急速出逃。如憶得知段玉的真正目的,擺灑準備騙段玉交出供詞,不想被潞王下了迷幻葯,在不受控製的情況殺了段玉。 劉非和秀秀逃到城外後,劉非返回尋找小寶,卻得知如憶殺人事件。將小寶送到秀秀身邊後,劉非告知秀秀如憶殺死段玉之事,並表示無法相信如憶會殺人,要回去調查此事,此刻的秀秀卻心如死灰,加之對如憶出軌的不滿,不願回去。劉非看著秀秀帶著小寶離開的背影,大喊"天涯海角……",後半句"我也會找你。"卻隱在喉間。不再回頭的秀秀已經淚盈滿眶。 劉非返回滄州城,和哥哥劉是一起調查案件。秀秀在城外歇息的廟庵裏偶然發現了劉非與劉是之間因為小紅而產生誤會的真相,決定完成自己的諾言,要幫助劉非兄弟解開誤會。潞王突然出現在滄州府,質問劉非巡按大人身在何處,劉非一時無言以對。秀秀在此刻及時出現,幫劉非解圍,劉非大感欣慰。 皇上得知巡按夫人手刃奸夫一事移駕而來,下旨立即查處此案。秀秀聽劉非主意,借口墜馬毀容,帶上黑紗蒙面,才瞞過皇上。查案期間,秀秀還幫皇上解決了他與皇後之間的誤會隔閡,大得皇上賞識。 同時如憶案情大有進展,劉是巧施布局,讓潞王產生幻覺,自揭其野心。真相終于大白,如憶沉冤得以昭雪。皇上得知秀秀等人假扮巡按的欺君之行後,鑒于其一路上甘心為民請命、關心百姓疾苦、平反世間不平之事,將功抵過,正式加封秀秀為古今中外第一"女巡按"。 大劫過後,有驚無險,皆大歡喜。劉非和秀秀之間的情意卻是霧裏看花,終隔一層,雖然彼此早已互通心意,卻礙于禮法、身份之束縛,始終發乎情,止于禮。劉非借詩向秀秀表情,末句寫到"隻怕情多累夫人" ,秀秀會意,半點心酸半坦然,提筆書下兩點,舉在胸前示意劉非,劉非接過這怪異的回復,琢磨不透。清晨,秀秀準備攜小寶、如憶和風四娘出發,黯然發現劉非已經離開。本已決意離去的劉非在路上突然了悟秀秀暗示--"點點滴滴在心頭",急忙調轉頭來,追上秀秀,又開始了五人同行、為民請命、懲惡揚善的巡按之旅。

劇情簡介

第一單元《女巡按》

包秀秀出生于江湖藝人家庭,從國小得一身好功夫和好戲法,她性格豪爽耿直,心地善良,唯一缺點是沒機會讀書識字,以至常鬧笑話。她下嫁了窮秀才文必正,並生下兒子小寶。

女巡按 劇照女巡按 劇照

文必正在小寶出生後不久便上京赴考,一去經年,音訊全無。秀秀以為他已遭不測,遂帶著兒子以江湖賣藝為生,又為了免遭別人欺侮和白眼,秀秀更女扮男裝,母兼父職,兩母子相依為命,生活倒也平靜無波。

一日,八府巡按出現,秀秀與小寶驚悉巡按大人就是文必正,喜出望外,一家三口終相認重逢,唯文身邊多了一個妻子孟如憶。原來文赴京途中遇險,為如憶所救。如憶雖出身青樓,但有情有義,在她細心照顧和鼓勵下,文終于考取狀元,更被皇上委為八府巡按。秀秀和如憶性格不同,時起紛爭,水火不容,弄得文必正頭大如鬥。

河南大旱,文必正奉命前赴河南找潞王開倉賑災,唯潞王早有謀反之心,不想放糧,更派人把文必正殺掉。秀秀如憶悲憤欲絕,二人一為救災民于水火,二為丈夫報仇,決意留下與潞王一鬥。

文必正的師爺劉非足智多謀,他不恥潞王所為,既感文對他有恩,又同情秀秀如憶和小寶孤寡無依,決心共同進退。他知潞王沒見過文必正,遂叫秀秀假扮巡按逼潞王開倉賑災,並暗中找尋潞王殺人和謀反的罪證。

潞王野心極大且心狠手辣,他放糧之後心有不甘,遷怒秀秀,又因謀反之事敗露,狠下心要把秀秀除掉。秀秀多番遇險,幸得劉非機警,加之二人配合默契,一一化險為夷,更在扮作巡按夫人的如憶和兒子小寶的合力之下,終把潞王除掉,報了殺夫之仇。

第二單元《救風塵》

秀秀報仇之後,與劉師爺、如憶、小寶一行四人來到歡喜鎮,看到物庶民豐,本欲隱姓埋名,重過新生,卻發現歡喜鎮上娼妓風行,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秀秀忍無可忍,不惜再扮巡撫,命知縣張協取締妓院,強令妓女從良。一時間歡喜鎮內風聲鶴唳,人心惶惶。 如憶出身風塵,同情妓女,劉非亦不贊成一刀切,以免引起社會動蕩,秀秀對二人嗤之以鼻,執意孤行。

女巡按劇照1女巡按劇照1

師爺劉非在深夜教秀秀讀書寫字時,一些無意的曖昧動作與話語遭到秀秀的誤解,二人產生隔閡,再加之劉非多次提醒秀秀禁娼之事不可操之過急,需從長計議,更令秀秀不滿。妓院老鴇風四娘為報復巡按禁娼政策,陰謀設計師爺劉非和如憶,用反間計讓秀秀誤認二人有奸情,秀秀一怒之下將劉非趕走,逐出如憶。

歡喜鎮發生血案,多名妓女被殺害,秀秀獨自一人辦案,深感劉非的重要性,于是請師爺回到自己身邊,並與師爺暫釋誤會,定下"君子協定",合力辦案。

此時,知縣張協的種種異常行為引起了二人的註意……經過各種曲折迂回,案情終于水落石出,張協為母扛罪,不幸身亡。老鴇風四娘為感謝"巡按大人"的救命之恩,關閉妓院,並坦白對師爺和如憶的誣陷,解開秀秀、如憶和師爺之間的誤會,秀秀也從此次事件中更深刻地理解了如憶曾墮入風塵的辛酸與無奈,自此和睦相處,親如姐妹。而風四娘此時卻被"巡按大人"的風流倜儻、正直體貼所感動,欲隨侍身旁,秀秀一再躲避不行,不得已隻能滑稽地向風四娘攤明自己實是女子的真相,風四娘哭笑不得……

第三單元《真假公主》

秀秀一路視察民情,在與如憶逛街時救助了一個因飢餓偷吃包子而被店家扣住不放的女孩兒樂樂,秀秀因為樂樂孤苦流浪,與自己以前的江湖經歷產生共鳴,對她多有關懷。如憶卻因樂樂流落街頭卻口氣不小感到十分不滿,立即打發了樂樂。

秀秀回到官家驛館後,收到皇上密函,卻由于師爺外出拜訪朋友,三個女人一個小寶都因為識字不多無法讀出密函內容,隻得等師爺明日回來再看。誰料想風四娘保管密函出錯,信件字跡湮沒,導致秀秀因未能收到秘密任務而慌亂不已。劉非安慰秀秀可以去附近留芳縣向同樣收到密函的知府打聽函中內容,秀秀領會其意,放下心來,面露喜色,卻發現劉非此刻註視她的眼神暗含溫柔,秀秀緊張避開劉非的曖昧眼神,吩咐即刻朝留芳縣進發。驛館門口秀秀踩滑石階,師爺伸手去扶,卻意外把秀秀抱個滿懷,二人正在尷尬難解之時,秀秀發現樂樂昏倒路邊,急忙將其帶回驛館休息,對樂樂充滿同情共鳴之感的秀秀堅持帶樂樂同行。

樂樂看到"巡按大人"儀表俊美、文武雙全,又對她關懷備至,對其暗生愛意,無意中闖進秀秀正在洗浴的房裏,卻聽見如憶給秀秀遞肚兜,大驚失色,以為如憶用風塵狐媚手段引誘巡按做出荒唐行徑。秀秀也擔心帶著樂樂會惹來身份被識破的麻煩,準備打發樂樂,樂樂情急之下卻爆出自己其實就是當朝的安樂公主!

到達留芳縣衙後,秀秀和師爺從知縣處得知密函內容是皇室急于尋找因逃婚而離宮出走的安樂公主,驚喜萬分,向知縣趙文報喜說已經找到安樂公主,並一路同行而來,殊不知趙文府衙內也住著一位安樂公主,一場啼笑皆非的真假公主鬧劇拉開序幕……

第四單元《酒國情緣》

秀秀巡查至杏花鎮,卻遭遇當地酒商的掌門女兒呂若男張揚鄉裏,氣勢跋扈,更倚仗其"天下第一酒"的御賜稱號連巡按也不看在眼裏,秀秀對其驕傲無禮的作態心生不滿,認為呂家可能有魚肉鄉民,欺行霸市的行徑,誰想經多方調查並未找出呂若男的不良事跡,隻得作罷,吩咐繼續前行。

女巡按劇照2女巡按劇照2

恰值師爺劉非的生日,秀秀、如憶、風四娘做東請師爺吃宴,酒席之上說說笑笑、其樂融融,師爺對秀秀頻送眉目,秀秀卻毫不察覺。吃罷宴席出門之時,得知呂若男大擺鬥酒比賽,應賽男子全部敗陣。師爺因看不慣呂若男的驕橫自大,決心應賽,簽下鬥酒契約,在風四娘化酒湯的作弊幫助下,贏得酒賽,才發現比賽契約末尾的一行小字協定挑戰勝利者可入贅呂家,接管酒廠。師爺推辭與呂若男的婚事,卻遭到呂家的堅決反對,甚至秀秀以巡按大人的身份求情也是徒勞,更令劉非有口難言的是,秀秀竟勸他趁此機會成家立業也是不錯的歸宿,畢竟跟著她這個假巡按當師爺是危險萬分的,劉非第一次鼓起勇氣暗示秀秀,願意一直相陪,秀秀礙于自己"文夫人"的身份勸阻了劉非的表白,失意的劉非隻得出逃。而此時秀秀從知縣那裏得知呂若男歷年招親來的八個未婚夫全部在大婚之前死于非命,秀秀覺得八條人命事關重大,死得蹊蹺,決心調查,並找到在小亭中苦悶醉酒的師爺,讓他幫忙假意答應與呂若男的婚事,以便引出凶手。對秀秀暗藏愛戀的劉非雖滿不情願假娶若男,卻拗不過秀秀的懇求,也因為懲惡緝凶的正義感同意了秀秀的計謀。

劉非回到杏花鎮,登門呂家致歉,並表示願意入贅,娶呂若男為妻,暗地裏卻配合秀秀打聽死去的八個未婚夫的事情。隨著時間流逝,調查卻陷入僵局,呂若男又提前了婚期,讓劉非暗自叫苦。劉非借酒消愁,被秀秀撞見,劉非借著酒意吐出心中痛苦,並再次對秀秀表情,卻被秀秀及時擋回。

秀秀為了引蛇出洞,並幫師爺拖延婚期,略施小計讓呂家未婚夫連連喪命之事浮上台面,開始了公開調查,連師爺也對秀秀的智謀佩服有加。師爺依舊擔心與呂若男的婚事弄假成真,于是決定告訴若男自己已有意中人,假結婚隻是為了調查命案。若男惱羞成怒,憤而離去,卻被秀秀勸回,于是同意配合二人引出真凶。隨著調查的深入,呂家雜役李亮幾次蒙面出現威脅劉非,終落入秀秀、若男之手,可實際上真凶另有其人……

第五單元《鐵面無私》

包秀秀一行因公途經登州府,劉非當年是知府鮑岱年的門生,借此機會上門拜望恩師。 鮑岱年為官清廉、執法如山。他曾親自判自己的獨生子死刑。 在街上行乞的何梅氏認出寺廟裏的雜工傻二就是當年的惡霸龍天。鮑岱年查出龍天曾打劫過文必正,並被文緝捕,故請文大人過府相認。如憶也認出傻二即是當年的龍天,大驚!劉非卻認為龍天當年跌落懸崖後,失去記憶。

秀秀等人清點賑災銀兩,銀兩卻不翼而飛,鮑岱年認定是如憶所竊,遂將如憶押人大牢。 原來,官銀失竊乃捕頭趙海一手策劃,他造謠並唆使災民暴動,岱年自責,決定舉行公祭,以慰枉死的亡魂。當日,在混亂中棺蓋被撞開,露出了黃金,趙海劫持岱年打算逃走,秀秀救回鮑岱年並奪回黃金。 劉非向岱年說出秀秀的身份,岱年決定將此事稟明皇上,不想卻突發心髒病……

第六單元《闖天關》

被流放召回的潞王將滄州大牢裏的死囚"花狐狸"段玉劫了出來,段玉答應勾引如憶,以陷害巡按大入。 秀秀等人來到滄州城,縣官盛情接待。如憶與風四娘上街遊玩,偶遇段玉,段玉向如憶展開追求,如憶不禁砰然心動。

劉非和秀秀為了調查一樁命案到義庄驗屍,本來故作膽大的秀秀轉頭看到屍房裏一個人影從棺材裏蹣跚爬出,嚇得撲進劉非懷裏,不明狀況的劉非受寵若驚,會錯意思,正要開始柔聲細語時被秀秀打斷,才發現那個從棺材裏站起來的邋遢酒鬼正是失散多年的胞兄劉是,而劉是對劉非冷淡如同陌路,劉非決定查出真相。

劉非因為親兄劉是之事而煩憂,醉酒消愁,秀秀更是在縣官的招待下喜遊夜市喝得酩酊大醉;段玉深夜來找如憶,如憶恐被發現,隻好隨之而去。秀秀深夜起床解手,然後稀裏糊塗地誤返劉非的房間,爛醉如泥的兩人一夜同床共枕。秀秀清晨醒來,看到躺在身旁熟睡的劉非大吃一驚,才意識到自己晚上走錯房間,慌張逃出。如憶恰好撞見從師爺房裏衣冠不整跑出的秀秀,誤以為兩人已暗中相許,更堅定了與段玉長相廝守的決心,並向段玉和盤托出假扮巡按的真相,寫下事情始末,交給段玉。

秀秀和劉非得知如憶闖下大禍,潞王已經獲悉他們假冒巡按的秘密,于是急速出逃。如憶得知段玉的真正目的,擺灑準備騙段玉交出供詞,不想被潞王下了迷幻葯,在不受控製的情況殺了段玉。

劉非和秀秀逃到城外後,劉非返回尋找小寶,卻得知如憶殺人事件。將小寶送到秀秀身邊後,劉非告知秀秀如憶殺死段玉之事,並表示無法相信如憶會殺人,要回去調查此事,此刻的秀秀卻心如死灰,加之對如憶出軌的不滿,不願回去。劉非看著秀秀帶著小寶離開的背影,大喊"天涯海角……",後半句"我也會找你。"卻隱在喉間。不再回頭的秀秀已經淚盈滿眶。

劉非返回滄州城,和哥哥劉是一起調查案件。秀秀在城外歇息的廟庵裏偶然發現了劉非與劉是之間因為小紅而產生誤會的真相,決定完成自己的諾言,要幫助劉非兄弟解開誤會。潞王突然出現在滄州府,質問劉非巡按大人身在何處,劉非一時無言以對。秀秀在此刻及時出現,幫劉非解圍,劉非大感欣慰。

皇上得知巡按夫人手刃奸夫一事移駕而來,下旨立即查處此案。秀秀聽劉非主意,借口墜馬毀容,帶上黑紗蒙面,才瞞過皇上。查案期間,秀秀還幫皇上解決了他與皇後之間的誤會隔閡,大得皇上賞識。

同時如憶案情大有進展,劉是巧施布局,讓潞王產生幻覺,自揭其野心。真相終于大白,如憶沉冤得以昭雪。皇上得知秀秀等人假扮巡按的欺君之行後,鑒于其一路上甘心為民請命、關心百姓疾苦、平反世間不平之事,將功抵過,正式加封秀秀為古今中外第一"女巡按"。

大劫過後,有驚無險,皆大歡喜。劉非和秀秀之間的情意卻是霧裏看花,終隔一層,雖然彼此早已互通心意,卻礙于禮法、身份之束縛,始終發乎情,止于禮。劉非借詩向秀秀表情,末句寫到"隻怕情多累夫人" ,秀秀會意,半點心酸半坦然,提筆書下兩點,舉在胸前示意劉非,劉非接過這怪異的回復,琢磨不透。清晨,秀秀準備攜小寶、如憶和風四娘出發,黯然發現劉非已經離開。本已決意離去的劉非在路上突然了悟秀秀暗示--"點點滴滴在心頭",急忙調轉頭來,追上秀秀,又開始了五人同行、為民請命、懲惡揚善的巡按之旅。

劇中歌曲

主題曲:愛是一道光芒

原詞曲:KIM HYUN-CHUL SHIN JAE-HONQ

改變詞:厲曼婷

主 唱:徐懷鈺

片尾曲:感謝無情人 / 主 唱:黃乙玲(台灣版) 愛一個人好難/主 唱:蘇永康(大陸版)

主題曲:愛是一道光芒

歌手:徐懷鈺

幸福是柔軟的圍巾

貼著我放松的身體

輕輕地甜甜地

說著美的秘密

秘密有花朵的香氣

載著我幻想中飛行

柔柔地綿綿地

溶化了我的心

愛是一道光芒

停在高高天上

我抬頭望

是你的臉龐

你眼中的善良

讓我看到夢想

星光燦爛

想要歌唱

我的幸福是你

就在剎那

明白了我的幸福是你

天空降下訊息

你我在今天相遇

愛是一道光芒

停在高高天上

我抬頭望

是你的臉龐

你眼中的善良

讓我看到夢想

星光燦爛

想要歌唱

我的幸福是你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