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氏

女媧氏

女媧:中國上古神話中的創世女神 。又稱媧皇,女陰娘娘,史記女媧氏,是華夏民族人文先始,福佑社稷之正神。 相傳女媧造人一日中七十化變,以黃泥仿照自己摶土造人,創造人類社會並建立婚姻製度;後因世間天塌地陷,于是熔彩石以補蒼天,斬鱉足以立四極,留下了女媧補天的神話傳說。

女媧不但是補天救世的英雌和摶土造人的女神,還是一個創造萬物的自然之神,神通廣大化生萬物 ,每天至少能創造出七十樣東西 。她開世造物,因此被稱為大地之母 ,是被民間廣泛而又長久崇拜的創世神和始母神 。

  • 中文名稱
    女媧
  • 外文名稱
    Nv Wa
  • 主要成就
    造物造人,補天救世社稷福神,先靈聖賢女皇之治,製樂立媒
  • 別名
    女希氏、有蟜氏
  • 地位
    大地之母、陰皇

生平經歷

上古時代,在華胥國有個叫“華胥氏”的姑娘,到一個叫雷澤的地方去遊玩,偶爾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腳印,便好女媧(右)伏羲(左)像頁(故宮博物院藏)奇地踩了一下,于是就有了身孕,懷孕十二年後生下一個兒子,這個兒子有蛇的身體人的腦袋,取名為伏羲。伏羲有一個也是蛇身人首的妹妹,叫做女媧,號曰女希氏。

女媧稱王

伏羲一統華夏各部落一百一十一年以後去世,女媧接替了伏羲的位置,統治華夏。女媧延續了伏羲留下來的婚姻製度,繼續教人民織網打魚、打獵、飼養家畜。女媧還發明了一種叫笙簧的樂器。

相關傳說

相傳女媧的母親華胥氏外出,在雷澤中無意中看到一個特大的腳印,好奇的華胥用她的足跡丈量了大人的足跡,不知不覺感應受孕,生下伏羲。伏羲人首蛇身。《三家註史記·三皇本紀》說:“女媧氏亦風姓。蛇身人首。有神聖之德。代宓犧立。號曰女希氏。無革造。惟作笙簧。故《易》不載。不承五運。一曰。亦木德王。蓋宓犧之後,已經數世。金木輪環,周而復始。特舉女媧,以其功高而充三皇。故頻木王也。當其末年也,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強霸而不王。以水承木。乃與祝融戰,不勝而怒。乃頭觸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維缺。女媧乃煉五色石以補天,斷鰲足以立四極,聚蘆灰以止滔水,以濟冀州。天是地平天成,不改舊物。”

女媧補天

女媧,是中國神話譜系中一位古老的女神。她的主要神跡:一是煉石補天,二是創造人類。關于女媧“摶土造人”的神話見于《風俗通義》:上古的時候,盤古從混沌中開闢了天地,臨死化身,又創造了山川河流。日月星辰、草木蟲魚,但就是忘了造人。女媧神取了一些黃土,摻些清水,和了一堆泥巴,然後用水照著自己的形象捏了一個小人,往地下一放,這小人竟然活了,圍著女媧又唱又跳。女媧又繼續用手揉和摻了水的黃泥,造了許多男男女女。女媧想用這些小人去充實大地,但大地畢竟太大了,她工作了很久很久,已經相當疲倦了。最後她拿起一根繩子,伸到泥漿裏去,然後用力一揮,泥點濺落的地方,立即出現了一個個歡喜跳躍的小人。這些小人成群地走向平原、谷地、山林,從此以後,地球上才有了人類。

摶土造人

還有傳說女媧與伏羲兄妹相婚,教人民結網漁獵,佔卜八卦,伏羲建立了婚姻製度。《三家註史記·三皇本紀》記載女媧在伏羲去世後管理族人,但是她隻是行伏羲之道沒有變革,倒是製造了一種叫笙簧的樂器,于是人們又奉女媧是音樂鼻祖之一。

一說女媧是一個真實存在過的歷史人物,主要活動于黃土高原,她的陵寢位于山西省臨汾市洪洞縣趙城鎮東的侯村。女媧陵的存在時間可能在三四千年以上,同黃帝陵一樣,也是中國古代皇帝祭奠的廟宇。當地在每年農歷三月初十前後,均舉行長達7天的大型廟會和祭祀活動。

關于女媧的傳說很多,一直流傳至今,影響甚為廣泛深遠。

漢族傳說

在歷史上的中國,漢族先民古代華夏,一直就是土生土長的中國的主體民族,他們憑借著穩步發展的農耕經濟,獨步于時的封建文化,凝聚和推動著統一的多民族中國的歷史進程,以及中華民族的發展壯大。漢族也和世界上許多古老民族一樣,有著自己的創世紀歷史。漢族先民是將自己關于世界起源、始祖活動和民族形成等,傳說時代的歷史歷經久遠地口耳相傳之後,再由後世的歷代文人,記載並保留在有關漢文古籍中的。在漢族的創世紀神話和傳說中,流傳甚廣的伏羲和女媧的傳說,就是反映傳說時代漢族的始祖夫婦,在創世紀之時孕育後代、開啓黃土地上農耕文明的歷史蹤跡。

女媧是孕育漢族的神人

漢文古籍關于伏羲和女媧的記述,大多是經歷漢族長期口耳相傳之後,再由後世歷代文人加工載錄的。所以在有些內容上,存在不少怪譎、重復和難解之處;還有一些內容則有著明顯的虛構、夢幻和錯謬的地方。但是,這些古代華夏的創世紀神話和傳說,絕非是全然的荒誕和虛幻性的騙言。事實上,正是這些神話和傳說,蘊含著漢族對自己創世紀歷史的深邃認識和淺近質樸的表述。  關于伏羲和女媧傳說的記述,在漢文古籍中顯得比較凌亂。根據《世本·帝系篇》的記載稱:“太昊伏羲氏。”由此可知,漢族早就明確認為,伏羲即為太昊伏羲氏。而在漢文古籍中,太昊又被記作大昊、大皞、太皞;伏羲也可記作包羲、庖羲、皰犧、伏犧、宓犧、炮犧和伏戲等。 值得一提的是,伏羲的事跡有許多是和女媧的事跡,相互聯系在一起的。如五代蜀杜光庭,在《錄異記》卷八便記載了:“陳州不太昊之墟,東關城內,有伏羲女媧廟。”根據這個記載,我們可以知道,大約是在唐末之時,伏羲和女媧兄妹成婚、繁衍後代的傳說,就已經在華夏民間廣泛流傳著了。按照歷史唯物主義和社會學、民族學的解釋,實際上這正反映出傳說時代漢族,所經歷的氏族內部兄妹互相婚配的社會發展階段。

用黃土孕育漢族的始祖

女媧造人傳說對漢族影響深遠。《淮南子·說林訓》對此的記述頗具神化色彩:“黃帝生陰陽,上駢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媧所以七十化也。”按漢末學者高誘所說:“黃帝古天神也,始造人之時,化生陰陽。”“上駢、桑林,皆神名。”所以,《淮南子·說林訓》是說明“女媧王天下者也,七十變造化。此言造化治世非一人之功也。”這不僅較客觀地折射出了,女媧是在“眾神”的襄助下,才能完成“造人”這一社會進化大業的。同時,也科學地反映了,伏羲和女媧時代的漢族,正處于母親氏族社會的歷史實體。  《太平御覽》引《風俗通》所載的女媧造人傳說,是這樣記的:“俗說,天地開闢,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絙于泥中,舉以為人。”這個記載雖然較晚,但其起源或許更早于《淮南子》所說。它最浪漫和最有意義的地方是,女媧“摶黃土”造人。女媧用“黃土”孕育了漢族,既浪漫而生動地揭示了女始祖,孕育漢族的社會發展蹤跡;也科學而經典地反映了漢族,與滋養他們和農耕文化的黃土地,有著生俱來的、不可分離關系的歷史根基。 《風俗通》還記有一個傳說:“女媧禱神祠,祈而為女媒,因置昏姻。”這個傳說所反映的內涵,既耐人尋味,又令人發思。它一方面固然是女媧造人後,社會進化的繼續和發展。另一方面則深刻地反映和揭示了,伏羲和女媧時代的漢族,正在發生著的婚姻,以及由婚姻而引起的,社會製度上的重大變革。那就是,處在由女始祖率領“禱神祠”的母系社會,正在逐步向“為女媒,因置昏姻”的父系社會過渡。

女媧時代母系農耕文明

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的社會發展規律告訴我們,伏羲和女媧時代的漢族,正好處于母親氏(部)族社會,向父系氏(部)族社會過渡的時期。處在這個時期的漢族,基本上是按母親的世系進行傳承的,所以就在漢文古籍中便說他們:“隻知其母、不知其父。”隻是當時漢族,也正在逐步向父系社會過渡。于是他們才會推舉出像伏羲那樣,被後世敬奉的男性始祖來,並且將這位男姓始祖描繪成,是“神”和女性結合後降生的,具有神奇力量的“神人”。

按《雲芨七籖》卷100輯《軒轅本紀》所雲:“黃帝遊華胥國,此國神仙國也。”註“伏羲生于此國。”可見,傳說中的華胥,不僅是生伏羲的“伏羲之母。”而且還是傳說時代漢族的一個國名,或者說是一個氏族、部族名。所以,誕生伏羲的華胥國,實際上就是現在民族學家們說的,實行氏族(部族)內通婚的母系氏族(部族)社會。

在這樣的母系氏族(部族)社會裏,流行的是氏族(部族)內,輩份不同的男女,自相婚配、繁衍後代。因此,我們就看到了傳說中的伏羲和女媧,彼此既是兄妹、又是連為一體的夫婦。當時的漢族,不但清晰地知道其母華胥氏;同時也由于社會的發展,促使他們能夠推測,或者說杜撰出其父系始祖之父,乃是留下“大跡”,卻又無可追溯的“神”。

母系農耕時的早期治水

在漢族的傳說中,女媧除了摶黃土作人,繁衍人類之外,還有一個偉大的功績就是補天。關于女媧補天的傳說,《淮南子覽·覽冥訓》是這樣記載的:“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鷹攫老弱。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然而,從這則文字記載來看,女媧補天的最後目的,主要乃是“積蘆灰,”“止淫水。”

在這則女媧補天的傳說中,女媧所斷殺的巨鰲和黑龍,其實都是被漢族認定為興風作浪、為害人民的水怪。女媧斷鰲足和殺黑龍的目的,就是為了消除水怪以平息水災。所以說,她的目的就是為了平息水災和治理水患。

女媧為補天所煉的五色石,與其說是為了補天,還不如說是為了治水。對于從事農耕漢族來說,水患和水利是歷來是首要關註的大事;五色石料和蘆灰,都是早期治水的重要必需品。所以,女媧補天的傳說所折射出來的,應該是母系氏(部)族社會時的人類,在自己女性首領帶領下,進行較大規模的“止淫水”的治水歷史。同時,這樣大規模的早期治水也反映出了,女媧時代的漢族,母系氏(部)族社會農耕文明的繁榮情景。

神話傳說

1、出自《淮南子·覽冥篇》:“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背方州,抱圓天。”天地崩亂,洪水為災,女媧救世,煉石補天,治理洪水。

2、《山海經·西山經》載:又西北三百七十裏,曰不周之山。北望諸(囟+比)之山,臨彼岳崇之山,東望泑澤,河水所潛也,其原渾渾泡泡。爰有嘉果,其實如桃,其葉如棗,黃華而赤柎,食之不勞。

這段記載是說水神共工氏與火神祝融氏在此山決鬥,共工失敗而怒撞向山,因此山已變形而不全,故稱不周山。後來的成語水火不相容即由水神與火神之戰。

水神共工與火神祝融爭帝,共工兵敗怒而用頭去撞不周山。不周山乃撐天之柱,被共工一撞,發出了驚天動地的一聲響。山體崩塌,天柱折斷,大地向東南傾斜,海水向陸地上倒灌。平原上的人多數都被淹死了,幸存者隻好逃往山上。但是,山林是獸類的領地,它們受到侵擾後十分憤怒,向人類發起瘋狂的攻擊。又有許多人被野獸咬死,吃掉。人類遭遇到了空前的災難,有的被洪水淹死,有的被崩塌的山石砸死,有的被凶猛的野獸和大鳥殺害,人類面臨著滅絕的危險。女媧補天是三晉大地影響最廣泛的神話。

在洪荒時代,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因故吵架而大打出手,最後祝融打敗了共工,水神共工因打輸而羞憤的朝西方的不周山撞去, 哪知那不周山是撐天的柱子,不周山崩裂了,撐支天地之間的大柱斷折了,天倒下了半邊,出現了一個大窟窿,地也陷成一道道大裂紋,山林燒起了大火,洪水從地底下噴涌出來,毒蟲猛獸也出來殘害、吞食人民。人類瀕臨滅絕的危險。

女媧目睹人類遭到如此奇禍,感到無比痛苦,于是決心補天,以終止這場災難。她選用各種各樣的五色石子,架起火將它們熔化成漿,用這種石漿將殘缺的天窟窿填好,隨後又斬下一隻千年大龜的四腳,當作四根柱子把倒塌的半邊天支起來。女媧還擒殺了殘害人民的黑龍,剎住了龍蛇的囂張氣焰。最後為了堵住洪水不再漫流,女媧還收集了大量蘆草,把它們燒成灰,埋塞向四處鋪開的洪流。經過女媧一番辛勞整治,蒼天總算補上了,地填平了,水止住了,龍蛇猛獸斂跡了,人民又重新過著安樂的生活。但是這場特大的災禍畢竟留下了痕跡。從此天還是有些向西北傾斜,因此太陽、月亮和眾星晨都很自然地歸向西方,又因為地向東南傾斜,所以一切江河都往那裏匯流。當天空出現彩虹的時候,就是我們偉大的女媧的補天神石的彩光。經過這場浩劫,人類幸存者已經很少。為了使人類能再次發展增多,女媧便以黃土和泥,用雙手捏起泥人來。

相傳女媧在補天之後,開始用泥造人,每造一人,取一粒沙作計,終而成一碩石,女媧將其立于西天靈河畔。此石因其始于天地初開,受日月精華,靈性漸通。不知過了幾載春秋,隻聽天際一聲巨響,一石直插雲宵,頂于天洞,似有破天而出之意。女媧放眼望去,大驚失色,隻見此石吸收日月精華以後,頭重腳輕,直立不倒,女媧始祖大可頂天,長相奇幻,竟生出兩條神紋,將石隔成三段,縱有吞噬天、地、人三界之意。女媧急施魄靈符,將石封住,心想自造人後,獨缺姻緣輪回神位,便封它為三生石,賜它法力三生決,將其三段命名為前世、今生、來世,並在其身添上一筆姻緣線,從今生一直延續到來世。為了更好的約束其魔性,女媧思慮再三,最終將其放于鬼門關忘川河邊,掌管三世姻緣輪回。當此石直立後,神力大照天下,跪求姻緣輪回者更是絡繹不絕。

陶器是新石器時代的標志之一。中國的陶器是在伏羲氏時代未期,古人在葫蘆底部塗泥防火以便燒煮食物的過程中發明了陶器,而歷史傳說則暗示女媧氏時代緊接伏羲氏時代,說明女媧氏時代其實正是以陶咼或陶鬲為代表的陶器時代。

傳說列表

女媧造人

根據傳說,女媧是人首蛇身的女神,某一天,她經過黃河的河畔,想起盤古開天闢地,創造了山川湖海、飛禽走獸,改變原本一遍寂靜的世界。但是,女媧總覺得這世界還是缺了點甚麽,但又一時想不起是些甚麽。當她低頭沉思,看到黃河河水裏自己的倒影時,頓時恍然大悟。原來世界上還缺少了像自己這樣的“人”。于是,女媧就參照自己的外貌用黃河的泥土捏製了泥人,再施加法力,泥人便變成了人類。

女媧高媒

女媧造了男人和女人,女媧想他們是人,總會有死的一天。死了怎麽辦在做一批太麻煩了。于是女媧去求天帝,安排男婚女嫁,並使他們結合,于是有了婚姻,故又被視為媒神。

女媧製樂

女媧創造了瑟、笙簧、塤等中國的傳統樂器。

女媧補天

根據《史記·補三皇本紀》記載,水神共工造反,與火神祝融交戰。共工被祝融打敗了,他氣得用頭去撞西方的世界支柱不周山,導致天塌陷,天河之水註入人間。女媧不忍人類受災,于是煉出五色石補好天空,折神鱉之足撐四極,平洪水殺猛獸,人類始得以安居。女媧雕像

其他古籍記載有差別。《淮南子·天文訓》記為共工與顓頊之戰;《淮南子·原道》記為共工與高辛氏之戰;《雕玉集·壯力》記為共工與神農氏之戰;《路史·太吳紀》記為共工與女媧之戰。

女媧補天是一個很著名的傳說。《紅樓夢》的第一回即引用這個傳說,女媧為了補天,煉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石頭,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但剩下了一塊未用。有人認為,不周山暗喻房柱,其實補天就是蓋房子,女媧補天的故事,其實是講女媧這個人很聰明,會煉石蓋屋

三苗傳說

中國遠古的那些優美的神話傳說,一直影響著中國境內各民族及周邊境外地區,這些民族和周邊境外地區,都會利用中國的原始的神話傳說,來編造本民族的的起源神話傳說,因為文化文字、語言風俗的不同,所以傳來傳去會形成很多互相矛盾、百般可笑的故事,這在傳說時代是常見的現象。

關于女媧的傳說在中國各民族的傳說最多,這說明了母系社會是人類的重要組成階段。至今中國雲南的苗族、侗族還將女媧作為本民族的始祖加以崇拜。民間流傳的各種傳說,不同的民族因語言文化差異有不同的叫法,儺(nuo)公儺娘,粳兄粳妹,諾亞諾娃,亞儺兄妹,東山老耆南山小妹,江郎江妹等。傳說原來的人類被大洪水淹死完了,隻剩下伏羲兄妹,後來的人是伏羲兄妹的後裔。

這段傳說比較系統,伏羲兄妹的母親生了他們12兄妹,王龍,王蛇,王雷,後羿(後蟻),王素(可能是王燧-燧人),儺兄,儺妹(還有傳說是儺兄儺妹是老祖婆的孫子孫女)等。12兄妹爭執不休,其中最小的王素最聰明,那天比賽爬山,結果王素鑽木取火,把山燒了。母親就著急呀,在山下提醒,王龍下水,王蛇鑽洞,王雷沒地方躲,結果被燒了,王雷脾氣暴躁,一心想要找王素報仇,每次都被王素聰明地躲過。母親病了,說是隻有王雷的肉才能治她的病。王雷當然不願,不過還是要找王素報仇,最後陷入王素的陷阱被關了起來。那天儺兄去種地了,其他人都不在,隻有善良的儺妹看管王雷。王雷騙說快渴死了,向儺妹討水喝,軟磨硬泡,儺妹心腸軟還是給了他一碗粥。王雷就說,要是有碗清水就更好了,于是儺妹就給他碗清水。王雷剛喝完,便雷光大作,破開牢籠出來了,拔下一顆牙齒送給了儺妹,算是報答,說見天門開時種下。雷聲隆隆,天門開了,而那雷神牙種下怎麽都沒反應。後來儺兄將它按次序種于八方(八卦相應的屬性可能跟農耕有關),最後長出了一隻巨大的葫蘆(古語音,僕,伏羲氏有葫蘆崇拜)。天河倒懸,這時飛來一隻啄木鳥,把葫蘆掏空然後儺兄儺妹就鑽了進去。葫蘆隨著水不斷升高,期間收了很多動物。一直升到天上,找到了王雷。要王雷收了洪水,王雷不聽。然後就是打架,王雷怕了,之後答應收了洪水。儺兄就說了,你立即收了洪水是要摔死我們呢?沒辦法,王雷隻好招來10個太陽把洪水曬幹,但是水幹之後就陷入了大旱,人都死完了。儺公請來後羿(後蟻),後羿飛上扶桑樹(傳說是人神兩界連線的神樹)用尾針把太陽射了下來,儺公就覺得沒了太陽就沒有光明了,就在下邊要後羿留兩個,一個在白天出來,一個在晚上出來,扶桑樹也被後羿踩斷了,從此人神兩界便不能方便地來往.其實原因是他們的母親借王雷之手毀滅他們,他們的爭鬥會毀了這個世界,當然她稱病也是假的。

其中還有一段是儺兄儺妹三次佔卜(與僕古音相通,可能也是伏羲留下來的),兄妹成婚。在不周山山頂往兩個方向滾碾子,結果在山腳碾子撞在了一起;在兩邊生火,煙在天上合在一處;結果儺妹害羞呀,就說你要是追上我就嫁給你,圍著山跑儺妹在前邊跑,儺兄在後邊追,然後有人看著急了呀,土地公就出來跟儺公說,你轉過身朝那邊跑不就得了?最後和儺妹碰面。儺妹出嫁了,害羞呀,就拿扇子遮住臉。儺兄形象是紅臉突目,傳說是被10個太陽曬的了,儺妹聰明用手帕蓋住臉所以依然白凈,女媧是婚嫁之神,生育之神,這也就是中國婚嫁習俗,用珠簾或者蓋頭的原因吧,還有就是宗親不能成親的規矩可能也是女媧在位時定的。

這段傳說中可能包括兩個女媧傳說,一個女媧是造人的女媧也就是12兄妹的母親,第二個就是婚嫁生育的女媧,也就是儺妹。

歷史典故

女媧造人的記載

《風俗通》中有關女媧的兩則短文:

1.原文:俗說天地開闢,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劇務(勞動非常辛苦),力不暇供(供應),乃引繩于泥中,舉以為人。故富貴者,黃土人;貧賤者,引繩(繩,粗繩索)人也。

譯文:民間傳說,天地開闢之初,大地上並沒有人類,是女媧摶捏黃土造了人。她幹得又忙又累,竭盡全力幹還趕不上供應。于是她就拿了繩子把它投入泥漿中,舉起繩子一甩,泥漿灑落在地上,就變成了一個個人。後人說,富貴的人是女媧親手摶黃土造的,而貧賤的人隻是女媧用繩沾泥漿,把泥漿灑落在地上變成的。

2.原文:女媧禱神祠祈而為女媒,因置婚姻。

譯文:女媧在神祠裏禱告,祈求神任命她做女媒。于是女媧就安排男女婚配。

《太平御覽》:女媧在造人之前,于正月初一創造出雞,初二創造狗,初三創造豬,初四創造羊,初五創造牛,初六創造馬,初七這一天,女媧用黃土和水,仿照自己的樣子造出了一個個小泥人,她造了一批又一批,覺得太慢,于是用一根藤條,沾滿泥漿,揮舞起來,一點一點的泥漿灑在地上,都變成了人。為了讓人類永遠的流傳下去,她創造了嫁娶之禮,自己充當媒人,讓人們懂得「造人」的方法,憑自己的力量傳宗接代。另一種傳說《獨異志》是:女媧是與伏羲為兄妹。當宇宙初開時,天地之間隻有他們兄妹二人,在昆侖山下,而天下未有其它人民。相議想為夫妻,又自覺羞恥。兄即與妹上昆侖山,咒曰:「天若同意我兄妹二人為夫妻,請您將天上的雲都合起來一團,要不就把雲散了吧。」于是天上的雲立即合起來,他們倆就成了夫妻,中華民族都是他們倆的子孫後代。

《風俗演義》:凡有女媧廟的地方,都盛行到女媧廟求子的習俗。雖然,這是沒有科學依據的,卻浸透著一種原始生殖崇拜文化。原始時代,部落戰爭十分殘酷、頻繁,而且全靠人力對抗,死亡者眾多。所以,人們期望女性大量生育,使氏族人丁興旺,才能避免滅亡的命運。

根據中國神話的描述,開始她使用黃土捏人,但因為速度太慢,便使用柳條甩泥土的方式造出大量的人。先前用黃土捏出的人是達官貴族;後來甩泥土方式造出的人則是平民百姓。造人的方式存在區別,這樣的傳說也被認為是在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時,統治者為了向民眾灌輸“天命論”,以達到維護統治的利益。

女媧造人與母系社會

女媧造人的神話,反映出早期人類社會的生活狀況。眾所周知,人類歷史上存在母系氏族社會時期,當時婦女在生產和生活中居于重要地位,子女隻認得自己的母親,不認得自己的父親。女媧造人的神話不正含有母系社會的影子嗎?女媧造人的神話,並非純粹杜撰,而正是早期血緣時代之母系社會中女性佔據人口生產主導地位的反映。對于女性而言,男性在一開始處于劣勢。男性對于自己在人口生產中作用的認識,來得太晚。

但是,父系社會的確立,主要並不是因為男性終于認識了自己在人口生產中不可或缺的地位;而是因為當物資生產(包括生活資料的生產和生產工具的生產)取代人口生產而逐漸佔據主導地位的歷史過程中,男性比之女性,具有特殊的有利條件。在血緣時代之母系社會的公社生活中,土地、房屋、森林、水源等生活、生產資料實行公有製,食品、衣服和其它生活必需品實行公有、分配製。而在此同時,外出作戰、漁獵、放牧的男性,則率先開始了諸如弓箭、魚叉、拋石索、獨木舟等武器以及小型勞動工具的私有化進程,並在以物易物的交換過程中,開始了對牲畜等生活資料的私人佔有。

女性在這個過程中,有點太大公無私。男性在私有製建立初期所具有的歷史有利條件,以及男性在物資生產過程中所具有的天生體能優勢,使得男性很快成為新的社會主角。人類歷史之父系社會取代母系社會的進程,乃是以人口生產為其主導的血緣社會向以物資生產為其主導的物緣社會的轉變。此一轉變一旦完成,社會的主要意識形態,便不再是血緣情結,而轉變成為物緣情結以至金錢情結。物緣關系即物質的依賴關系,成為此時人類社會群體的主要人際關系。物緣關系即物質的依賴關系,成為此時人類社會結構的主要功能要素。在此“物緣時代之父系社會”中,即使是“血緣關系”,也逐漸由女性為中心轉變成為以男性為中心。

出土的文物說明,在突出女性性征的女神塑像之後,世界各地都開始製造突出男性性征的男神塑像。女性生殖器崇拜向男性生殖器崇拜的轉變,以及產翁製(一種在孩子出生之後,立即讓母親離開,而讓父親上床懷抱嬰兒,臥床坐月子的風俗)的發生,都說明:在物緣時代,女性不僅沒有掌握物質生產的控製權利,而且也失去了人口生產的主導地位。

史籍記載

《楚辭·天問》:“女媧有體,孰製匠之?”王逸註:“女媧人頭蛇身。”

《說文解字》:“媧,古之神聖女,化萬物者也。”

《山海經·大荒西經》郭璞註:“女媧,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變。”

《山海經·大荒西經》:“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化為神,處傈廣之野,橫道而處。”

《淮南子·說林篇》:“黃帝生陰陽,上駢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媧所以七十化也。”

《太平御覽》卷七八引《風俗通》:“俗說天地開闢,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于泥中,舉以為人。”

《繹史》卷三引《風俗通》:“女媧禱神祠祈而為女媒,因置婚姻。”

《淮南子·覽冥篇》:“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斬鱉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

《博雅》引《世本》雲:“女媧作笙簧。笙,生也,象物貫地而生,以匏為之,其中空而受簧也”。

《帝王世紀》:“女媧氏,風姓,承皰羲製度,始作笙簧”。

相關景點

酈道元《水經註》在講到渭河支流葫蘆河時特別提到該地古老的女媧祠。在葫蘆河畔,與大地灣相距不遠的秦安隴城鎮,有女媧洞,又有女媧廟,祭祀女媧,隴城又稱“媧皇故裏”。女媧也以風為姓,至今其地有風台、風瑩、鳳尾村等地名,均與女媧氏有關!

女媧補天台

山東省日照市南的堯王城遺址一帶有女媧補天台。

女媧補天的故事據說是發生在處于東海之濱的山東省日照市的丘陵地帶。在距離日照不遠的天台山極頂(現在是日照湯谷太陽文化源旅遊風景區的一部分),在依山抱海的群山之中,補天台高聳在上,神鰲低臥台下,神跡茫茫,山岩蒼蒼。對于故事的出處,清朝琅琊人王隕的文章裏面有記載(見附屬檔案)。連女媧煉石用的五色土都是出自日照。《史記·正義》引《太康地記》記載:“城陽姑幕有五色土,封諸侯賜之茅土,以為社”。日照商時屬姑幕,漢代歸城陽。後來羲和氏族用此女媧補天台作觀象台,又稱觀星台,遺跡尚存。

附:《天外來客---隕石收藏錄》清琅琊 王隕

《山海經》曰:“地之所載,六合之間,四海之內,照之以日月,經之以星辰,紀之以四時,要之以太歲,神靈所生,其物異形,或天或壽,唯聖人能通其道”。然吾觀古往今來,能通其道之聖人者可謂廖矣。蓋天路漫漫,星月渺渺,凡人不可通也。《左氏傳》雲:“隕石,星也”。隕石之與世上芸芸眾生,無異于中原黃土之賤也。然其之與聖人,乃天外之來客,通天界之橋梁,達上帝之使者也。餘傾畢生之財力物力,餐風露宿,跋山涉水,欲收集天下隕石于一屋。然世界之大,宇宙之廣,歲月之無窮,天下隕石非人力所能窮也。收藏雖少,卻每每把玩,如獲至寶,如數家珍。嗚呼!快哉,樂哉!歲月無情,廉頗畢竟老矣。乃將畢生之所聞、所見、所集記于此,以傳後人:日照隕:沂州府日照縣南40裏石盆山。山巔尚有馬蹄形隕石坑依稀可辯,隕石散落于其間,山下有隕石立于濤雒南門外。土人傳曰:盤古開天闢地,日月星辰各司其職,四海一統,其樂融融。不 女媧煉石(10張)意太陽爆,隕石降,竟至石破天驚,“四極廢,九州裂”,民不聊生者也。幸得女媧補天于高山之巔,羲和浴日于東海之濱,救得萬眾生靈。乃建老母廟于山下以祀女媧羲和,堆隕石于高台以祭太陽神靈。其廟已毀,其碑尚存;其台已去,隕石可見。壽光隕:青州府壽光縣西50裏。《宋書》雲:“魏明帝青龍三年正月乙亥,隕石于壽光”。乃地有落星村,村邊有隕石狀如石臼,又名星落石臼,為壽光八景之一。李振栝詩雲:“海宇村名系落星,幽人選勝此留停。誰操玉杵回天象,似借高舂揭地靈。”

陝南女媧山

陝南平利縣城西15公裏處有座海拔988米的女媧山,古稱中皇山,異峰獨秀,因後有女媧宮而得名女媧山。山上建有女媧廟,氣勢宏偉,殿宇紛繁。

商代,平利為大巴山區族落良國的封地;周初,良隨周武王伐紂滅商,故得襲封舊土,建都上良,平利仍屬良國統治。五代蜀·杜光庭《錄異記》是最早記載女媧廟在平利的史料。房州即今毗鄰平利的湖北房縣,西晉時平利屬房州管轄,“上庸界”即現平利,故女媧廟在平利的歷史由來久遠。

唐李冗《獨異記》中“天若遣我兄妹二人為夫妻,而煙悉合,若不,使煙散。于煙即合”的記載與當地百姓“滾磨為婚”的傳說有異曲同工之處。在女媧山東北方向不遠處,現有一條山溝名叫“磨溝”,此溝因伏羲女媧兄妹“滾磨成婚”的傳說而得名至今。

《淮南子·天文訓》一文中“天柱折、地維絕……女媧斬鰲足撐天傾”的所謂“天柱”折斷後,天空就會坍塌下來,女媧于是“斬鰲足撐天傾”,用“柱子”將蒼天撐住。後來,女媧在南山採五色石煉之再“修天補洞”,並用金釘加固,今天才有了天空的五彩流雲和夜空繁星閃爍的天象。在安康東南距平利五六十公裏的地方,有座巍峨挺拔的大山名叫“天柱山”,據傳此山乃鰲足演化而來。

女媧煉石補天的所在地也在如今的女媧山。女媧山地處秦嶺南端、大巴山北麓,位于陝、鄂、渝三省、市交界處,物華天寶,人傑地靈,歷為兵家必取之地。從女媧阻止炎黃之戰的地理位置上看,黃帝居于渭北黃龍,炎帝居于鄂西神農架,女媧所在二者間的位置正是平利女媧山。

女媧廟所在山峰向南500米有座山叫“偏頭山”。據當地百姓講,當時女媧在煉石之成後,奮力舉石補天,第一腳踏力過猛,將此山踏歪偏向山南一側,故得名“偏頭山”,相傳山上曾留下女媧的腳印。此山現為女媧山鄉七裏村村民承包的責任林山,傳說中的腳印已被墾荒植樹。女媧第二腳踏向中皇山,將該山山頭西側夷為平地,在平地上建起女媧廟,中皇山因廟而又得名為女媧山。

女媧廟坐落在女媧山鄉七裏村。據當地百姓介紹,解放初期的女媧廟十分龐大壯觀,在平利堪稱第一寺廟,有四扇大門,房宇百餘間,殿堂三層,故又稱“三台寺”;廟內住僧人二三十餘、居士若幹。但在歷經了戰亂、土改、“文革”等重重劫難後,現僅存一間正殿和“平心門”的殘牆斷壁。

就女媧廟儲存完好時的壯觀景象,筆者特地分別採訪了何家溝村85歲高齡的王道芳老人、何家溝村最有文化的長者現年74歲的退休教師張友中和女媧廟現惟一的守廟人46歲的何中山,他們都講述了從自己記事起印象中的女媧廟。

相傳,女媧採金州(現安康)南山五色石煉之補天,救民于水火,從此百姓康泰,風調雨順。女媧在此地修造了一座土地廟,教南山民眾種桑養蠶,取絲紡綢,福祉于民。當地民眾為祭祀女媧的賢能聖德,將土地廟改建為女媧廟,供奉香火,頂禮膜拜。

為頌揚女媧“補天”之功,夏代在女媧山始建寶靈寺,後改為中皇廟、女媧廟,香火極盛,“登探者淑匿紛來,瞻禮者賢否沓至”。《路史》雲:“女媧始治于中皇山,繼興于驪山之下,中皇山即女媧山,有天台鼎峙,今建女媧廟。”唐宋以來,女媧廟歷經修葺擴建,尤其是清乾隆元年重修後,擁有正殿四重、房屋百餘間,是當時平利最大的寺院,被譽為“名勝之方”。

解放初期,女媧廟仍儲存完好。此時的女媧廟共分三層殿,即在三台自然地貌上建築,又稱“三台寺”。一層是天井,內有一棵五六人方能合抱的千年桂花樹,人稱“中皇古桂”。二層是拜殿,殿外兩條滾龍抱柱,樓宇古樸,雕龍畫棟,氣宇不凡;殿前有一頂門神“胡敬德”的官帽,大贏二尺、厚寸餘、重約八九十公斤,據說此帽為胡敬德朝廟上香時的遺忘之物。三層即正北為正殿,供奉女媧娘娘、十八羅漢諸神。另分東房、西房和南房。東、西房各有一門,南房有兩門,即山門平心門。

在女媧廟西南側一裏之遙的山巔,建有一座玉皇宮,即玉皇大帝的宮殿,四合大院,一個天井,內設正殿和火神廟,正殿供奉玉皇大帝。玉皇宮僅住三四個和尚,規模遠不及女媧廟,但與女媧廟遙遙相對,獨成景觀。玉皇宮解放初期儲存尚好,卻毀于六十年代。

女媧廟、玉皇宮和塔院的建築十分講究。建築所用木材就地取材,但寺廟塔院所用上千柱墩石卻來自安康旬陽縣的火岩石,此石堅硬無比,千年不化。採石後經眾纖夫從灞河用船運自徐家壩,再用牛拉、人抬、木滾等方法運至女媧山。廟院的磚瓦也很獨特。從古至今,女媧山一帶的山民大多沿襲土牆、木梁、石蓋的砌房方式,女媧廟卻單一色的青磚青瓦,而且磚的大小規格有七種之多,形狀又有圓磚、方磚、長磚和厚磚、薄磚、花磚之別。工匠們考慮到建廟耗磚瓦之巨,質量之高,特在女媧廟後山修建了窖場,至今後山還有“窖場”的地名。

平利縣收藏一塊《中皇山女媧氏廟碑》,系清雍正十三年修葺寺廟時由當任知縣古灃撰文,博引古今文獻較系統地闡述了女媧神話傳說。廟碑高3.3米、寬1.3米,歐體楷書,由3塊梨木精刻而製,工藝極為考究,系平利發現最大的木質碑刻。

長治媧皇廟

長治縣北15華裏上郝村北天台山,也有媧皇廟一座。據說女媧曾經在這裏“煉石補天”七七四十九天。在此期間,她因為思念留在數百裏以外中(霍)皇山下女媧治所——趙城侯村的親生兒女,曾經登上這裏的山頭,眺望家鄉,所以人們把這座面積不大的小山頭命名為望兒台。奇怪的是每年夏至日這一天,無論是早晨、中午或傍晚,人們都看不到陽光照射“天台”的陰影;一年四季,在其周圍也看不見它的山影。所以自古以來“天台無影”就成為著名的“長治八景”之一。這座天台山媧皇廟本來已經遭到破壞,但當地民眾自發地化緣集資,予以修復,香火十分旺盛。

諸如此類的媧皇廟建築,還分布于晉東南地區平順縣南耽車村、黎城縣廣志山、潞城縣七裏店、襄垣縣仙堂山,以及晉中地區左權縣葦子溝,平定縣東浮山等地。其中平定縣東浮山一處比較特殊,傳說它的山頭有一個大坑,乃是“女媧補天”的“煉石灶”所在。大坑的周圍還堆積有許多五顏六色、布滿孔隙的浮石。當地百姓傳說這就是女媧煉石時所產生的渣滓。但是地質工作者考察認為:這裏曾經是古代火山的一處噴發口,那些浮石也是火山活動的遺留物。當地人對于“煉石補天”也別有一說,明代人陸深曾經撰文認為:女媧“煉石補天”乃是發明燃燒煤炭,製造光明,以補遠古長夜漫漫、渾沌黑暗之缺。此見雖然與燒煉石灰不同,但亦可聊備一說,以供識者辨析。

山西女媧廟

黃土高原山西境內,除了在洪洞趙城鎮侯村有女媧的長眠之地媧皇陵和數千年來一直享受歷朝歷代皇帝尊奉、祭祀的國家級神廟媧皇廟,以及女媧“摶土造人”聖地——萬榮縣汾陰雎女媧和伏犧成婚、避暑聖地——吉縣人祖山、女媧“殺黑龍以濟冀州”截斷洪水之地——蒲縣黑龍關,和吉縣柿子灘女媧岩畫等重要遺跡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山西晉東南太行山地區,留下了為數眾多的“煉石補天”遺跡,星羅棋布地分布在這些遺跡之地的眾多媧皇廟、媧皇宮等古老的紀念建築,使得地處北方黃土高原的山西太行山成為除了山西中部的霍山之外,在中華民族文化和歷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的神聖地區。

​女媧文化

女媧是中華民族的共同人文始祖,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母親。女媧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內容豐富,是史前文明和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也是已經開展的中國史前文明探源的重要研究對象。《楚辭·天問》、《禮記》、《史記》、《山海經·大荒西經》、《淮南子·覽冥訓》、清朝嘉慶《涉縣志》等史料都有關于女媧的記載。相傳上古時期,始祖女媧就是在涉縣的古中皇山上煉石補天、摶土造人的,長期以來形成了膾炙人口、流傳廣泛的女媧文化。在整個古文化系列中佔有重要地位。它是人類發展史和民俗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價值一是有突出的歷史文化研究價值,是傳承華夏文明和民族精神的重要史料;二是具有實現民族大融合、增強民族凝聚力、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作用;三是對增強創業精神、充實中華民族文化寶庫、促進文化交流具有重要作用;四是體現了奇特的民間、民俗文化現象,對人生禮儀、人類生存、文化傳承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

歸屬

1.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隴西成紀有女媧洞,女媧廟,還有大地灣遺址:傳統說法上的“媧皇故裏”

2.陝西平利縣:多部史書中記錄的女媧的故裏,生態縣。當地也保留大量關于女媧的傳說和足跡,有女媧山和女媧廟。出士了大量的遠古時期的陶片。

3.河北省涉縣:宣傳起步早。

4.山西晉城澤州:宣傳較弱,建有“華夏女媧文化園”

5.河南省周口市西華縣:有個女媧捏土造人的女媧城

地位

女媧的地位時有變化,有時在三皇之上,有時在三皇之內,有時在三皇之下。據說原因有三:一、神話女媧與伏羲交合圖傳說中女媧化生萬物,地位非常高,在三皇之上;二、傳說中伏羲、女媧既為兄妹又為夫妻,均為一家人,列入三皇時有時兩個人都選中,有時隻選一人作為代表,具在三皇之中;三、尚書在經書中的顯赫地位使得它所宣傳的伏羲、神農、黃帝三皇觀點為大多數人認可,而且女媧所在的是母系社會,之後是父系社會,以男為尊,所以在三皇之下。

後事

根據《山海經》,女媧在肉身死後,她的腸化作了十個神人,到了西方的大荒廣粟之野守護去了。有人認為,其寓意是說女媧肉身死後被人吞食,原始部落的人感覺吃下自己祖先或族中受尊敬的人會有安全感。另據傳說,女媧死後埋葬在今中原河南省周口市西華縣。故西華縣又名媧城。傳說女媧靈魂後來升天,由神獸白矖和騰蛇保護著去了天宮,成為天神。

雕塑

河南省周口市西華縣有女媧補天雕塑一尊。造形為女媧補天,雙手舉起五彩石,抬頭上揚,雙目凝視天上,意為女媧 補天。

甘肅省天水市七裏敦三角花園處有現代女媧雕塑一尊。造形為女媧補天,底座四周環繞人類幼兒,意為女媧造人。詳圖可見谷歌地球甘肅省天水市七裏敦三角花園處。

罕見復姓淵源

單一淵源:源于風姓,出自遠古伏羲大帝之妹女媧氏,屬于以先祖名字轉意為氏。女媧之後,社會逐漸由母系氏族社會轉向父系氏族社會,其部族民眾中有以女媧之名為姓氏者,稱女媧氏,是非常非常古早的原始第二氏。

分布

女媧氏今在北京市東城區、海淀區一帶有零星分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