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那話兒

女人那話兒

《女人那話兒》:是由黃真真執導,該片以紀錄片形式拍攝,更找來“性女”鍾愛寶、導演許鞍華、過氣艷星、名模及港姐各不同範疇女性講述對愛情觀等。完完全全的女性題材電影,如果說這個片子都不被列入“女人必看”,難道該片算是“男人必看”?不過男人也需要看看,以加深對女人思想的了解。

  • 中文名稱
    女人那話兒
  • 外文名稱
    women's private parts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攝影指導
    鮑海倫
  • 類    型
    紀錄片
  • 語    言
    粵語
  • 主    演
    Annabel Chong,許鞍華
  • 上映時間
    2000
  • 製片人
    劉小慧
  • 色    彩
    彩色
  • 片    長
    100分鍾
  • 出品公司
    東方電影出品有限公司

基本信息

《女人那話兒》,由導演黃真真執導,該片以紀錄片形式拍攝,找來"性女"鍾愛寶、導演許鞍華、過氣艷星、名模及港姐各不同範疇女性講述對愛情觀等,是一部完完全全的女性題材電影。

劇情簡介

超過63位不同的女性,透過銀幕講出女性最想講的說話.一部全女班實錄式的記錄 片。名導演許鞍華:「…我歧視男人,或者我太upbringing…」; 性工作關註組織紫藤代表嚴月蓮:「…男人對用避孕套完全沒有觀念…」;香港妻子: 「…正室得到的是丈夫夫家的問題、鄰裏的問題、債主追債的問題…這堋多的問題, 我寧可選擇做二奶算了…」;深圳二奶:「…我喜歡要他來便來,去便去…」 四歲半雯雯?『…我怎樣來這個世界?我是媽媽從坑渠檢回來的,然後放進了媽的肚內, 待她肚痛我便可以出來了…』

女人那話兒女人那話兒

導演黃真真伙同全女班製作組,花上六個月的時間心思, 捕捉現代女性最豪最傲及最真的一面,拍攝過程中全是謝絕男賓,以達到這群女性至情至性的境界。

究竟現代女性怎樣看男人?怎樣看性?怎樣看…… 現90分鍾,就由女人話事吧!

女導演黃真真以紀錄片的形式展現香港現代女性的人生觀、價值觀、尤其是對性愛的心得體會,通過對不同的女性人群,包括性工作者、專職太太、情婦、女演員、艷星、女導演、女同性戀、女中學生等人的訪問與跟蹤拍攝,深刻地描繪了進入21世紀後香港女性對自己的重新定位、對女性價值的重新探討與對兩性關系的再認識。具有深刻的揭示意義,也引起大眾的深思。而且相當部分的鏡頭是真實情境,譬如性工作者提供性服務的全過程,因而也被香港定為三級片。

場景語言

1、酒吧中,嘈雜的女人們圍著看各種膚色,各種體型的男人跳脫衣舞。一位女士說喜歡那個胖胖的,很好玩。挺此話我不仇視自己身上的贅肉了。另外,我覺得甭管是處于平等還是別的什麽原因,應該有這樣的地方供女士休閒娛樂。

女人那話兒相關圖片女人那話兒相關圖片

2、性工作者(私奔還問我是什麽人呢!我說應該就是這邊的計畫生育工作人員吧!我覺得是)向大家展示了女用避孕套,口兒有這麽大,想象賽進去時的形狀,挺可怕的,怪不得她說,設計這東西的家伙,腦子長在屁股上了。

3、採訪一對女同志時,我覺得其中一個小平頭很漂亮,很可愛,很可惜。採訪過後有一段被處理後的同志親熱場面,真的很美!

4、人妖很熱情的演示如何SM,沒什麽感覺。有個物件挺有趣的。

5、幾個女人一致通過寧可老公嫖雞也不想他們有情人,女人對心靈的背叛的反應勝過身體的背叛?

6、牛郎說,20-25歲的最受歡迎,要長的帥,要溫柔,沒怎麽說功夫應該好到如何。說20幾歲的顧客最好應付,她們一般還很羞澀,30~40歲的最難應付。40幾歲和50出頭的倆阿姨認為30多歲的牛郎最合適,太小的容易產生亂倫印象。

7、大家記得鍾愛寶麽?十小時連續性交251次的世界紀錄保持者,本片也採訪她了。穿插她破紀錄時的照片,很壯觀。她說當時男人們因為當眾做所以很多就是不行,而且對她的興趣還不如相互之間比大小的興趣大。有人問她如果她的女兒長大像破她的紀錄怎麽辦,她說會告訴女兒勇敢的走自己的路,別走別人走過的路。

8、一個70年代的三級艷星,訴說了自己的苦惱:她的兒子在八歲的時候問她為什麽拍那樣的電影?她說第一次是被騙了,以後除了拍這個別人不再請她,她還要活下去。兒子說同學們都嘲笑他,她告訴兒子,讓嘲笑他的孩子回去跟自己的母親說這件事,以後就再也沒有人再說此事。她說常回內地拍電視劇(我沒見過),兒子還會囑咐她,別再受騙,別拍那個。

9、女導演許鞍華說自己像有個孩子,尤其是進入更年期之後。一直沒結婚生子,一直看不起男人,因為她的祖母和外祖母,還有媽媽都是女強人,她深受影響。雖然工作中別人都不把她當作女人,但她仍不承認自己是女強人。我覺得她不是女強人,隻是強人。

10、片中有嫖妓紀實的露點鏡頭及字眼上頻頻出現性器官,所以被列為三級。

影片評論

黃真真在這部女人談性的紀錄片《女人那話兒》裏以無所不在的姿態出現在每個場合,從跳鋼管秀的舞男身邊旋轉到被男人拋棄從而改做情人的"二奶"一側,從採訪台北鴨子到深圳情人,她和片中被採訪的63個女人笑得用力而誇張,無論是聲音還是表情,她們燦若春花,態度熱烈。而被採訪的男人,從聲音到外形,都經過特殊處理,在灰暗的光線下,他們暴露的是點煙的手、翕動的嘴唇,甚至是扭動的穿著丁字褲的下半身。黃真真是這部獲過大獎的以女性視角出發的電影的導演,她不像我們印象中的女導演,她很女人,描著細眉、叼著香煙、短裙高統靴,伶俐活潑,儼然是片中的主角。與她相類的是那些受訪的女人,她們有:《女人四十》的導演許鞍華,她比我們想象得更雄偉壯闊,自嘲說她看到鏡中的自己會被嚇倒,然而回答是否後悔過沒有結過婚時,已過更年期的她有一絲黯然;創造過十小時251次性交世界紀錄的鍾愛寶平凡清秀,也不怎麽豐滿,甚至還有些害羞地說起那些協助她破紀錄的男人根本就不看她,而隻顧與其他的選手比大小;一對女同性戀相信彼此會天長地久,卻也不排除將來和男人結婚的可能性;一個專為妓女服務的性工作者譴責那些安全套生產商對顧客極不負責,生產出一些能塞進拳頭的安全套。看得出這部紀錄片讓黃真真和她的女同事們很開心,帶給她的不僅是榮譽和金錢,不然她就不會繼續拍下一部作品《男人那話兒》。這是部收看效果與《藍宇》相同的電影,自認為正常的男子都對《藍宇》斥為"惡心",而女人卻感動得掉眼淚。黃真真根本也沒打算在片子裏運用任何有美感的技巧,她的導演水準給許鞍華當助理都不配。片子的後半部有一段顯然是偷拍的嫖娼過程,機位固定,畫面模糊,兩位演員的表演比前面的被訪者要松弛許多,這段鏡頭也是該片被列為三級的主要原因吧。讓人不爽的是,嫖客與妓女都講國語,與片中其它人的粵語涇渭分明。

導演專訪

踏入電影圈

"拍什麽電影都沒有對與錯"

黃真真黃真真

因為覺得自己做演員沒前途,黃真真想趁著年輕練就真功夫,她發現了自己喜歡的電影,一鼓作氣前往紐約學習。在紐約經歷了人生的種種挫敗後,她終于拍攝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留下買路情》,雖然是一部生澀的小製作,卻燃起了她創作的火花,激發她在返港後創作出後來令她一舉成名的《女人那話兒》。

南都娛樂:最開始怎麽會想到去紐約學電影?

黃真真:其實我一開始,我讀演技的,在香港演藝學院學過演員,學完之後就覺得自己個子太小,如果畢業了去演戲的話可能有限製。當時很小嘛,就十幾歲,就想還有時間,或者試試其他看有什麽喜歡。那當時其實還有電台、廣播電台還有就是香港話劇團還有TVB電視台也叫我簽約,我就選了去電台,做DJ,是因為覺得自己學多一點嘛,當DJ的時候就很喜歡看電影,然後就決定去New York去學電影,就是這樣。

南都娛樂:在那邊有學到一些什麽?那段學習經歷對你有些什麽影響嗎?

黃真真:我去紐約學習,我班裏面的同學都是從不同地方來的,有的是歐洲啊,有的是日本,有的來自非洲,就好像一個小小的聯合國。然後我們拍出來的東西完全不同,好像我們開始學短片的時候,其實不同文化拍出來的電影是很不一樣的,這和你的成長經歷有很大關系,那我覺得其實也啓發很大,拍什麽電影都沒有對與錯,這都是你的看法,所以我覺得人生的經歷很重要,因為你經歷多一點那可能你的電影比較豐富一點。

南都娛樂:據說剛畢業的時候希望留在紐約?

黃真真:對啊,我在紐約呆了七八年,我畢業了以後希望在New York拍電影,我就打電話去電影公司啊,沒人見我也沒人理我,那我呢就寫劇本,寄到電影公司又給退回來,開都沒有被開封過,因為在外國他們很嚴厲嘛,如果你沒有經紀人,他們不看你的,那意味著我完全都沒有機會。後來我就想到了一個方法,就是有一個明星,Robert De Niro(奧斯卡影帝羅伯特·德尼羅),他的公司就在我家附近,他的公司是一個大廈,你不可以進去的,那我就想我可以等他,我在他的公司外面等他,我想等到他後我就會給他一個劇本,他喜歡就可以投資來拍了吧,他可以當主角。那我呢就去他的這個大廈對面等了五天,從天亮等到晚上,那五天沒有見他,沒有見他來,到第五天他的那個保全就過來了,他過來就跟我說,我幾天都見到你了,你究竟做什麽?我說我其實是想把這個劇本給羅伯特·德尼羅,他以為我是那種瘋狂的影迷,他說他有個秘密的通道,所以他不會在這裏,然後我就很失望了,他說他可以幫我傳劇本,當然我給了他以後沒有回音。

南都娛樂:你有一段時間在紐約開公司,當時經營的狀況如何?

黃真真:我畢業之後不是找公司拍電影了嗎,當時我就跟我以前的那個男朋友成立了這個公司,是拍新聞的,我幫ABC、CCN等等拍,我幫他們拍文獻片,每天幫他們拍國際新聞,就是賺錢囉,當時就是想賺了錢就可以拍電影嘛,當時就不夠錢拍。

南都娛樂:有沒有去想別的辦法?

黃真真:在美國,我找不到老板給我投錢拍。我的朋友就跟我說,股票好啊,你投了,你的錢很快就可以三倍地來,那你們就可以拍了,我就試試,然後就拿自己的錢去炒股票,結果,我炒股票炒了三個月差不多破產了。所以那個時候我就很傷心啦,因為拍電影為什麽那麽難啊?我就在家裏哭,就覺得自己好蠢。最後找到最後一張額度卡,當時還有五六萬美金,我就跟自己說那把它用完吧,就用這五萬,把這小小的獨立電影拍出來吧,拍完了就回到香港。

南都娛樂:是1997年拍的那部《留下買路情》嗎?

黃真真:對。《留下買路情》其實是很長的故事,但是沒錢嘛,所以就把其中三分之一最便宜的那一部分,把它拍成一個長的故事,就是一個男的,一男一女,老公老婆,他們呢,有一個夢想,大家一起,這個男的是個發明家,就是發明電腳踏車的那個離合器。但他搞來搞去都不成功,然後就有這個精神分裂,對,所以最後他瘋了,那老婆根本已經受不了了,就走了,一開場他就把老婆綁架回來,那就覺得自己一定可以成功的,要這個老婆支持他,所以是一個悲情的愛情。

南都娛樂:聽起來和《女人那話兒》是完全不同的題材。

黃真真:其實《女人那話兒》是這樣,那時我去美國已經去了大概七八年了,很多朋友都是外國人,我的外國朋友都常常以為,中國的女性還是要站在男人後面,很保守那種。我就說哎呀,已經不是這個年代了,等我讀完書就回來,和我香港的女朋友出來喝酒了,那我們就談,談什麽,談男人啊,工作,什麽都談,因為有時談的是男人啊或者關于性的問題就很低聲音地談,但是笑得很大聲,因為我們的台子在一個男洗手間旁邊,很多男的就過來,貌似想去洗手間,其實想聽我們說什麽。那我就覺得,女人心中想的東西,可能很多男的很有興趣聽,所以我就想,不如我拍一個這個主題的紀錄片,當時我是想拍給外國人看,因為他們不明白嘛,那所以就拍了這個。

南都娛樂:當時是不是一窮二白了?資金上是怎麽解決的?

黃真真:剛開始我也沒有投資,就是我寫了一個劇本去申請那種政府的基金,但是我有一天就收到一個電話,他說請問你是黃真真嗎?我是黃百鳴。那我就嚇了一跳,因為我不認識他嘛,我就想是不是開心鬼(笑),打電話給我,說這劇本的基金沒申請下來,但看了我的劇本,覺得蠻好的,我們見見面吧,那我們見面呢談了幾次就拍了這部,那就開始我的電影的路途了。

南都娛樂:好多人都覺得你一帆風順,第二部電影就紅了?

黃真真:後來是慢慢就比較順利,很多人就覺得啊,黃真真你的路很順利,我就說其實我也不是順利,我覺得不會有一個人的路很順利,每一個人都應該經過不同的奮鬥喔。我想我在美國的那段時間學到的就是那種不要放棄、堅持的感覺,所以在香港我拍戲沒有什麽覺得是做不來的,也不太怕失敗,因為差不多要破產了。什麽都沒有了,還可以站起來,所以,好像是比較有信心。

南都娛樂:那你後來又拍了那個《男人這東西》,似乎反響不如《女人那話兒》?

黃真真:對,因為拍了《男人這東西》隻拍了一半,拍完了但沒有開始剪,那時黃百鳴跟我說,我們停一停吧,因為他是投資人嘛,《女人那話兒》對他來講沒有賺錢,他覺得要停一停不要那麽急去搞男人這個,當時我也覺得拍女人會好玩很多,拍男人是不同。那我也沒所謂啦,就停一停,但是後來因為女人這個出來了很火,黃百鳴就沒問過我意見,就拿我拍的男人的那些交給另外一個人去剪,剪完了出DVD。我也沒所謂,但是有一點是不同的,《男人這東西》出來比較像電視一樣。

女性導演身份

"我好像比較open,但我其實過了二十歲才……"

在男性王國的導演界,作為極少見的女性導演,黃真真一直備受媒體寵愛,更由于她拍攝的電影題材火辣,因此她變成了女性、女權主義的代名詞。但黃真真堅決否定自己是女權主義者,當然也不會喜歡大男子主義的大行其道,她隻是比一般人更好奇,更有觀察力,用女性獨特的視角,以銀幕為視窗,闡述現世的悲與喜。

南都娛樂:很多人看了《女人那話兒》,覺得你是一個特別有女性意識、很open很前衛的女性,你怎麽看自己?

黃真真:我覺得在很多人心中我可能好像比較open(笑),但其實我沒有,我不介意談愛情啊、性啊,或者我是去了外國一段時間,所以很多東西我覺得也沒所謂,實際我跟平常人沒有什麽分別,其實我覺得我不是處女的年齡太老了,哈哈。你知道嗎,我過了二十歲才……所以很多時候觀眾不明白一點,有時候人是表裏不統一的,我不是說我很保守,但有時你看見一個男生,哇,很帥啊,其實不一定是花花公子,一個好像不是很突出的男孩子啊,中年男子,可能他也很……所以不可以去以貌取人。

南都娛樂:好像後來就有很多兩性的節目來找你,把你奉為兩性專家?

黃真真:對啊,好像那些訪問啊節目啊,要談性的問題,就找我談,那有段時間我沒有去了,我覺得太悶了,常常問這些問題煩死人了。我覺得《女人那話兒》裏面其實不是隻有性的一個題材在裏面,有很多嘛,我們女人心裏是有很多東西,很復雜,不是那麽簡單就是講性。

南都娛樂:看了你的新片《分手說愛你》,為什麽又突然想到拍這個題材,很青春的故事?

黃真真:因為我回來了差不多九年、十年了嘛,我已經拍過很多比較主流的戲,那時我就想,好像很久沒有拍一些獨立的作品。那時就想到一個店,每一個人都把自己的愛情當做主角,我生日啊,女朋友今天做了什麽啊,我想唱歌啊,我覺得當年很流行,那我就想出來拍這個,我跟我的拍檔寫出這個劇本來時,也有找過投資人,很多人看完我的劇本之後說我不知道你在寫什麽,他不明白。那後來我就想申請香港政府這個基金,又找好朋友去投啊,就拍出來了,那這種的感覺很不同,就是真的好像是在講自己年輕時候的故事。

南都娛樂:你一直關註女性內心,但隨著年齡成長,這幾年你是不是又有一些新的觀點和感悟,在作品中不斷體現出來?

黃真真:對,好像我新拍的這部戲《完美嫁衣》,就是講楊千嬅是個中女嘛,她是女強人,那她認識了林峰,比她小,地位沒有她那麽高,但是相愛,最後成不成功,她最後接不接受,是女性的一個心理過程。我的觀點比較簡單,我就覺得其實女的比男的大也沒所謂,像麥當娜,有二十多年的年齡區別,但是我覺得有愛情就可以了,能開心我覺得就已經很特別,因為我們越來越大的時候,要fall in love 是越來越難。因為我覺得女性比起同齡的男性,是容易成熟一點的。

南都娛樂:在電影圈女性導演還是很少的,在一個男性為主的圈子裏工作,會有什麽困難?

黃真真:年輕女導演比較少,但我想應該會越來越多吧,其實大多數女導演沒有什麽太大的問題,就是旁邊全都是男的,然後當女導演有一點很重要,就是不要理人家怎麽看你。還有就是,有一些女孩可能覺得到某一個年紀應該結婚啊,生孩子,所以就可能沒有想到要去發展電影了,因為電影要很多時間嘛。我每天一睡醒就是搞電影啦,來這裏啦,回去宣傳啦,全部時間都是電影,那如果想結婚生孩子可能不太容易,除非你的伴侶很理解,我覺得。

小成本電影

"劇本意味著我的風格"

在商業氣氛無所不在的香港,想要突圍實屬不易,沒有足夠的資金實力,小成本電影成為了一些年輕導演的首選。在成名之後,黃真真拍片仍主要以拍小成本電影為主,但也絕非排斥商業的模式,她既會用默默無聞的演員,也愛起用大明星,一切沒有定論,隻要故事能打動她的心,更重要的是,這個故事,一定要由她自己來撰寫。

南都娛樂:在《女人那話兒》之後這些兩性題材電影之後,你好像開始拍一些青春題材的,像《六樓後座》,是興趣的轉向嗎?

黃真真:其實我什麽題材都喜歡,我喜歡年輕啊,我喜歡女人啊,所以其實我對很多題材都有興趣,但是有時候拍戲好像拍拖一樣,就是講緣分,有時候好像這一年很多老板找我拍年輕人,好像2003年,都找我拍年輕人,那我有興趣我就拍了,那後來男人的故事《六壯士》我也拍,我也喜歡,沒所謂,最重要的是我想要我的劇本由自己創作,然後是自己要喜歡。

南都娛樂:一定要自己創作?

黃真真:對,因為劇本意味著我的風格,這樣我才會喜歡,我就可以投入,你說如果有一個人他已經寫了一個劇本給我,叫我去拍,可能我的興趣沒有那麽大。

南都娛樂:那你覺得自己是個什麽風格呢?

黃真真:我比較喜歡自然一點的,真實一點的,像偽紀錄片這樣。《分手說愛你》好像一般是舊片才用這種拍戲的手法,但是《完美嫁衣》也不是,所以每一個片也不同,但是我希望表達、反映真實的每個人的內心是怎麽樣,我想這個是我喜歡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麽樣的風格,我覺得拍好笑、感動的電影就是很棒的事情。

天平座性格 天秤座的理性與感性 在這次金雞百花電影節中,很偶然地遇見黃真真,打扮入時的她,看起來似乎依舊如當年拍《女人那話兒》般意氣風發,未見歲月的痕跡且依舊率性如初。採訪結束時,她和我探討起星座的話題,天秤座的她自言很感性,"因為我很感性,但是我的工作不可以太感性,所以常常就是感性理性在鬥爭。"而正是這份女性的感性與敏銳,輔之韌性,造就了她那些觸動我們心緒的電影。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