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花 -姚曉峰執導電視劇

女人花

2008年央視八套黃金檔播出的四十集電視劇《女人花》,由姚曉峰執導,劉濤、馮紹峰、秦海璐塗黎曼、張超、黃明張彤等主演。

該劇以民國為時代背景,以安慶吳、劉兩家恩怨、刺殺宋教仁的驚天大案、袁世凱倒台為主要事件,以黃梅戲名角黃梅兒與吳雨聲的情感、命運為紐帶結構全劇,將一幕時代大背景下"亂世佳人"的故事呈現給觀眾。

劇情簡介

公元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安慶總兵劉鎮邦奉命查抄參與變法的大學士汪文謙府第。當天夜裏,得到訊息的汪文謙將3個未成年的女兒負托給丁管家。為了日後相認,汪老爺將一塊佩玉劈為3塊,分別縫在三個女兒內衣中。管家領著她們從排水口逃出府第,遇上官兵追殺,三姐妹失散。當夜汪家被滿門抄斬,宅院被一把火燒盡。

汪家的三姐妹之一,大姐汪子倩,後改姓林名雪蓮。人稱小寡婦,長得眉清目秀。小妹汪子櫻, 改名巧菊,自小隨大太太潘氏嫁入吳家,對英俊瀟灑的吳少爺情有獨鍾。 二姐汪子吟,改名黃梅兒,被黃梅戲班鄧清風夫婦收留。

15年後,即公元1914年,民國三年,袁世凱竊取勝利果實當上大總統,剛剛建立起的民主政權風雨飄搖。安慶作為長江下遊的重鎮,成為袁世凱和革命黨雙方必爭之地。一場大風暴即將來臨。此時汪子吟(黃梅兒)已長大成人並成為安慶清風班當家花旦。這一年的國慶日,安慶城裏的一場選民國小姐活動讓這個本可以安安穩穩過平靜生活的女孩卷入了一場命運的漩渦中。

吳劉兩家是安慶兩大家族。吳家是安慶的商界領袖。少爺吳雨聲留學日本,拜宋教仁為師,成為宋最得意的弟子。回國後擔任安慶司法官。劉家父輩劉鎮邦曾是前清總兵,兒子劉劍雄仗著劉家在安慶的勢力,欺行霸市,胡作非為。劉劍雄看上了黃梅兒,為了得到她,故意讓黃梅兒當選,卻被黃梅兒拒絕。他惱羞成怒,設奸計誣告小寡婦林雪蓮(大姐汪子倩)和黃梅兒的戀人小裁縫謝楊柳通奸,並利用前清師爺,現安慶警察局長胡鳴九把兩人抓入大牢,折磨得命懸一線。一直欣賞黃梅兒的吳雨聲緊要關頭伸出援助之手,種種有力證據表明小寡婦林雪蓮和小裁縫無罪。為防奸計敗露,劉劍雄歹毒得在獄中放火要燒死兩人。小寡婦林雪蓮和小裁縫雖然大難不死,但小裁縫失憶,林雪蓮為防劉劍雄再次殺人滅口,隱姓埋名避往他處。不知內情的黃梅兒悲痛欲絕。為了娶到黃梅兒,不肯善罷甘休的劉劍雄,又逼死黃梅兒養父母並要強娶黃梅兒,黃梅兒被逼上了絕路準備與仇人同歸于盡。吳雨聲在幫助黃梅兒的過程中從欣賞到漸漸喜歡上了這位有情有義的女子。他不顧家人反對,準備與從未同房的大太太離婚,娶黃梅兒為妻。得知黃梅兒嫁給了吳雨聲。劉劍雄恨得咬牙切齒。認為吳雨聲處處和劉家作對,挑起了安慶城裏的更大的風波。巧菊因黃梅兒嫁給了吳雨聲,當姨太太徹底沒指望了,因愛成恨,受劉家利用成了陷害親姐姐的幫凶。

正當安慶城內龍爭虎鬥之際,宋教仁被刺。吳雨聲因暗查刺宋案,受到袁世凱一派的陷害被捕入獄。劉家人趁機報復要置他于死地。

黃梅兒四處奔走營救夫君,恰恰此時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世。

而吳雨聲不屈不撓在獄中堅持鬥爭,終于查出了殺害宋教仁先生的凶手,並揭穿了袁世凱的暗殺陰謀。

革命勝利後,吳雨聲痛定思痛,掛印而去,追隨黃梅兒浪跡天涯,一個大寫戲文,一個四處傳唱,終于讓黃梅戲發揚光大。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黃梅兒劉濤
吳雨聲馮紹峰
林雪蓮秦海璐
李清泉張超
歐陽秀張彤
謝楊柳黃明
陳巧菊塗黎曼
劉劍雄程思寒
吳老夫人李宗華
歐陽父高蘭村
潘嫻雅孫清
吳文洪軍傑
朱順鞏崢
丁如松劉昌偉
胡鳴九馬捷
劉鎮邦崔可法
劉安邦王政鈞
陳笑天賈雨萌
謝聲浩田管家
劉母李明珠
二叔公孫寶光
汪文謙
金道台喬立生
錢夫人張敏
關獄長戴曉旭
應氏曲寧
鄧清風于雷
翠花孟旭
小芳
小鳳陳臻
二太太陳琳
溫濟澤孫中藝
馬連冀白仁庚
九齡童徐敏
黃家山
鐵蛋楊波
光頭胡楊
郭秘書方野
仇鄉董尚言生
暴洪濤孫隊長
蘇茂華蘇副官
老警察苗金鍾
日本軍火商袁銘

職員表

監製陳志榮、徐奔奔、周秋同、李建、張合運、王文勤
導演姚曉峰
編劇吳啓泰、王琛
攝影周海波
配音導演程寅
美術設計路齊
服裝設計丁冀燕
燈光趙振剛

分集劇情

第1集

公元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安慶總兵劉鎮邦奉命查抄參與變法的大學士汪文謙宅。汪文謙將將一塊佩玉劈為3塊,縫在三個女兒內衣中。汪府管家白仁庚受命領著三姐妹逃出汪家,遇官兵追殺,姐妹失散。 15年後,袁世凱已竊取勝利果實當上大總統,這一天正好是雙十節,安慶城裏以劉劍雄為首的富紳們準備搞一個選秀活動,推選一位安慶花魁。 寶鼎行大老板吳秋桐為了讓兒子吳雨聲有出息,將他送到日本留學。大學畢業後,吳雨聲與李清泉一起回到國內。吳雨聲任職安慶司法官。李清泉擔任安慶新軍的營管。 這天,李清泉請吳雨生到鴻賓樓看戲,吳雨聲不禁被清風班當家花旦黃梅兒的精彩演技和美貌所吸引,一見傾心。這時李清泉手下的幾名新軍進場看戲,與戲班的人發生爭吵,當眾羞辱黃梅兒,暗戀黃梅兒已久的小裁縫謝楊柳上前相勸被打,戲班的人將這幾名新軍轟出了戲園。 劉家少爺劍雄在戲散之後宣布花魁得主為黃梅兒,卻沒想到被婉言謝絕,惱羞不已。

第2集

被打的士兵搬來了救兵,老板娘林雪蓮上前求情,士兵們根本不理睬,關鍵時刻吳雨聲出來解圍,幫黃梅兒化解了這場危機。 黃梅兒當眾推掉花魁一事,感動了安慶女校校長歐陽秀,她表示願收黃梅兒為女校學生。 以劉鎮邦為首的眾鄉坤到金道台府狀告歐陽秀,說她妖言蠱惑人心,沒想到當眾被歐陽秀煽了耳光。 劉劍雄為得到黃梅兒以連娶幾房未得子嗣為由,要求父母同意向黃梅兒提親。一天晚上,丁老板找上門,說他打聽到劉老爺夢寐以求的名畫《夜宴圖》在鴻賓樓老板娘林雪蓮手裏。 劉少爺表示無論花多代低價也要得到這幅畫,事成後重謝他。丁如松神秘地一笑,說如果他幫黃家兄弟告倒大嫂林雪蓮,討回家產,黃家願意將這幅畫白送給他。

第3集

李清泉奉命到學堂帶歐陽秀回衙門問話,卻發現歐陽秀與自己同是在日本留過洋的革命同志,李清泉設計打傷自己,私自放走歐陽秀。 歐陽秀與李清泉結因志同道合、日久生情,在雨生和黃梅的見證下結為夫婦。歐陽對黃梅兒大講自由戀愛的才是真感情,建議她當眾挑明跟謝楊柳的戀人關系。以決劉劍雄的非分之想。

第4集

劉劍雄在鴻賓樓宴請黃梅兒,黃梅兒把小裁縫謝楊柳也一同帶來,坦言小裁縫是她的相好,為感謝劉少爺的捧場,想讓小裁縫想給劉少爺做一身洋裝。劉劍雄惱羞成怒,認為謝楊柳竟然在他嘴裏偷食,是活得不耐煩了。為得到黃梅兒和《夜宴圖》,劉劍雄想出一個十分歹毒的計畫。

第5集

劉劍雄跟父親說已查到了《夜宴圖》的下落,並表示他會想辦法將畫弄到手。劉鎮邦終于同意兒子娶黃梅兒。為了不失身份,決定請清風班來家中唱堂會,見一下這位女戲子。正好下月初三,在北京總統府當秘書官的兄弟劉安邦回老家省親,于是決定將堂會時間安排在下月初三。不料當天是吳家老夫人60大壽,吳家已早向清風班預交了堂會訂金。鄧班主不敢得罪劉家,十分為難。黃梅兒認為吳家有約在先,堅持到吳家唱堂會 當天下午,劉劍雄領著一班人到吳家大鬧,李清泉將劉劍雄痛打一頓,攆出吳家。兩家舊恨未了,又添新仇。  幾天後丁老板跑去找林雪蓮,說現在民國了,不興守寡,故意勸她嫁給小裁縫,以此試探她態度。林雪蓮本來就對小裁縫情有獨鍾,以為丁如松一心想成全她和小裁縫。答應把小裁縫請來喝酒。

第6集

劉家到清風班提親,鄧清風妻子應氏對女兒和小裁縫偷偷相好早就不滿,正好借這個理由讓他們分手。應氏向劉劍雄提出條件,要3000大洋聘禮,沒成想丁如松代劉少爺一口同意,應氏答應說服丈夫,選個好日子定下這門親事。黃梅兒聽說父母同意劉劍雄娶她為妾,與他們大吵,明確表示這輩子非謝楊柳不嫁。 晚上,丁如松按計畫好的,將謝楊柳請到林雪蓮家中,以喝酒為名,勸謝楊柳不要與劉家作對。丁如松偷偷在小裁縫酒杯裏下了迷葯。

第7集

丁如松借故有事先走了,林雪蓮將小裁縫帶到後院廂房休息。小裁縫一直酒醉不醒,林雪蓮坐在燈下痴情地看著他。 早就暗中守候的林雪蓮丈夫二弟黃家山突然帶人闖進,以二人通奸,害死親夫的名義將他們扭送官府。 劉劍雄不斷向黃家施壓,逼黃家山交出《夜宴圖》。黃家山在當鋪店和鴻賓樓翻了個底朝天,硬是找不到這張畫。情急之中,他跑到大牢見林雪蓮,逼她說出這幅畫的下落。林雪蓮說此畫是已被人贖回,其它的再不肯透露半個字。 黃梅兒得知謝楊柳關進大牢,心急如焚,吳雨聲同意出面救人。

第8集

林雪蓮侍女小鳳找到丁老板下匆忙中遺落的鼻煙壺,發現裏面裝的都是迷葯,她將此事告訴林雪蓮和黃梅兒。 劉安邦找來劉劍雄,要他找人幫一個朋友做件洋裝,劉劍雄親自去監獄讓小裁縫連夜趕製一身洋裝。 不久傳來宋教仁被殺的訊息,吳雨聲悲痛之餘決定辭去法官之位,表面是沖冠一怒為紅顏,幫助黃梅兒打官司,實際為了暗中調查宋先生的死因。

第9集

警察局長胡鳴九提醒劉劍雄,吳雨聲在抗訴中提出有人作偽證,並且有證人可以證明丁如松在酒裏下了迷葯,劉劍雄決定對小鳳下手。 小鳳的線索斷了,黃梅兒去找劉劍雄。提出如果劉劍雄能救出小裁縫,她便嫁給他。劉劍雄擔心救了謝楊柳,黃梅兒賴賬怎麽辦,兩人當場當下字據。事後黃梅兒將字據捅到了報紙上。一時間輿論嘩然,紛紛指責該案系劉劍雄與官府串通陷害好人。

第10集

劉劍雄為了致小裁縫和林雪蓮于死地,悄悄與土匪頭子劉七勾結,準備在獄中放火。 張差官得知對方要對小裁縫下毒手,連夜通知吳雨聲。吳雨聲決定將計就計。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大牢火起,小裁縫迅速穿上方獄長送來的獄警製服,經過女牢時,發現林雪蓮正在大叫救命。 小裁縫不顧一切地拉著她沖出大火。 黃梅兒在約定地點等小裁縫,久等不見,吳文前去監獄打聽,得知小裁縫死訊,黃梅兒傷心欲絕,躲進尼姑庵拜佛念經。

第11集

鄧班主欠了劉家賭債,為得到黃梅兒,劉家逼鄧班主3天內連本帶利還清賭債。 鄧班主帶銀票到劉家還債,劉府管家朱順暗中調包,誣陷鄧班主送來的是假銀票。鄧班主絕望中吊死在劉家 。應氏去劉府為丈夫報仇未果,也含冤而去。應氏臨死交給黃梅兒一塊斷玉。 清風班的人抱著牌位,將劉府大門團團圍住,要求嚴懲凶手。

第12集

朱順帶著手下一幫人跑到清風班搶親,幸好李清泉及時趕到,趕走了朱順。 官府準備拍賣鴻賓樓,為逼迫黃梅兒低頭,劉劍雄指示朱順不惜代價拿下鴻賓樓,讓清風班無處可去。 胡鳴九派人以負債子還為名將黃梅兒投入監獄。限她在規定時間內替父親還清債務。 走投無路的黃梅兒想到了自殺,被默默關註黃梅兒的吳雨聲救起。

第13集

李清泉查抄了丁如松的麻將館,丁如松被迫交待曾在小裁縫酒裏下葯。在吳雨生的追查下,假銀票案也證明是劉府家丁所為。丁如松、黃家山受到應有懲罰。但卻沒有證據指證劉劍雄是幕後黑手。 劉劍雄拿出黃梅兒為救小裁縫與他簽的字據給吳雨生看,讓黃梅兒履行字據嫁給他,並聲稱如果除非吳雨聲敢娶黃梅兒,否則決不罷休。

第14集

吳雨聲為追查宋教仁案準備北上法務部就職。黃梅兒答應跟隨吳雨聲北上離開這個傷心之地。歐陽秀勸黃梅兒找個依靠,並說吳雨生一直暗戀黃梅兒,是最好的人選。吳雨聲終于決定不顧家人的反對娶黃梅兒為妻。但兩人約定一年不同房。 吳雨聲的大太太潘氏比他大3歲。吳雨聲因反對這門親事一直拒絕與她圓房。潘氏寂寞之下染上了鴉片,更讓吳雨聲反感。巧菊是大太太身邊的丫頭,黃梅兒未進吳家時,吳母曾想讓兒子納她為妾。巧菊認為黃梅兒搶了她的位置,懷恨在心。

第15集

陳笑天告訴黃梅兒,她聽丁如松喝醉酒後講出,大牢裏抬出的屍體不是小裁縫謝楊柳的,大牢起火時其實他跑出來了,可是後來被劉家買通的強盜,活活給打死了,埋在南門外土地廟邊的樹林子裏。 黃梅兒在附近水塘邊找到了一隻謝楊柳的鞋子。她決定暫時不跟吳雨聲去北京,留下查清謝楊柳的真正死因。 一天,清風班到王村演出,黃梅師姐陳笑天無意中發現小裁縫擠在人群中,可小裁縫卻根本不認識她。陳笑天將見到小裁縫的事情告訴了黃梅兒。黃梅兒和師姐一起來到王村找小裁縫。不料已人去屋空。

第16集

黃梅兒跟師姐陳笑天外出被巧菊看見。巧菊添油加醋,告到老太太那兒。黃梅兒不顧丈夫雨聲的阻攔,說出有人看見小裁縫未死,所以自己去找他。吳老太太聽後大怒。指責黃梅兒不守婦道。 劉劍雄依靠他二叔勢力成立了一家叫皖和商行的公司,出任董事長,並通過劉家勢力放出丁如松,讓丁如松擔任皖和商行副總。胡鳴九找來劉劍雄商量稅收問題,劉劍雄告訴胡鳴九,吳府偷偷販賣鴉片,拿這件事做文章,並說他手下一直盯著吳家。 黃梅兒在給父母上墳的時候,瞧見一個老頭在為她父母的墳地鋤草,自稱叫白仁庚,原是汪府管家,並聲稱黃梅兒是汪家的二小姐。當年汪家滿門抄斬,老爺交代讓他帶她們姐妹三人逃走,並取出一塊佩玉讓黃梅兒看,竟然跟應氏臨死前交給她的那塊斷玉嚴絲合縫。

第17集

黃梅兒半信半疑,悄悄找到白老頭,詢問汪家之事。白仁庚告訴她,15年前,當地鄉紳聯名上書,指證汪老爺為維新黨,致使汪家被滿門抄斬。 為了證實自己身世,黃梅兒四處了解當年汪家被害經過,她通過陳笑天找到當年冒險到汪家送信的趙思遠。但他對聯名上書一事諱莫如深,避而不談。 一天下午,黃梅兒去清風班看望眾人。當眾唱了一段《仙女散花》,博得滿堂喝彩。這事被暗中跟蹤她的巧菊報告給了吳家老太太。

第18集

吳老太太大認為辱沒吳家,大發雷霆,將黃梅兒趕出家門。巧菊經常去葯鋪為大太太買鴉片。掌櫃是朱順。但巧菊並不知道他是劉府管家。一天晚上,巧菊在在街上遇見朱順,巧菊說黃梅已經被趕出吳家,不是吳家的二太太了。 朱順將巧菊說的情況報告劉劍雄。劉劍雄巧菊認為這個內線人物很重要,要緊緊抓住她不放。 李清泉潛入法務部竊取檔案被追蹤,雙方在吳雨聲處打鬥時,檔案失落被追回。但檔案中一枚紐扣遺落在吳雨聲北京家中。因為涉嫌檔案失竊案,吳雨聲被取消了查閱檔案的資格,又得知黃梅兒被趕出了吳家。決定先回安慶避避風頭。

第19集

吳雨聲到安慶,求黃梅兒看在夫妻情份上跟他回家。正在這時吳文一頭闖進,說家裏頭出大事了。 吳雨聲匆忙趕到家時,警察正在吳家前四下搜查,說他們家私存鴉片。吳老太太氣得昏死過去。警察不顧吳雨生是法務部官員的身份,強行將吳雨生帶走。 吳家老太太經此劫難,身故而去。吳家亂成一團。在眾人的懇求下,黃梅兒決定放下恩怨,回吳家,主持大局。

第20集

在北京等待陸軍部軍火的李清泉接到吳雨聲被抓的訊息,急忙給金道台寫信,敦促衙門放人。金道台告訴胡鳴九,讓吳家交上一筆保金,了結此案。 黃梅兒來到寶鼎行,將李掌櫃、庫房田二明等有關人員叫來,仔細詢問庫房搜出鴉片之事。黃梅兒用計,將田二明伙同劉七手下栽贓的情況摸清,附上田二明口供,送到金道台手中。

第21集

金道台再次要求胡鳴九立即放人。胡鳴九仗著背後有劉家人撐腰,表面答應放人,跑去告訴劉劍雄,田二明什麽都招了。劉劍雄派人悄悄摸進吳家庫房,毒死田二明。 潘氏主張花錢消災。黃梅兒認為交了錢,等于承認有罪。黃梅兒通過記者在報紙上登出文章,批評警察局亂抓人。金道台再次將胡鳴九叫來,讓他盡快結案。胡鳴九主動找到陳笑天,讓他帶口信給黃梅兒,約她在酒樓包房見面。 在去酒樓途中黃梅兒突然看見謝楊柳。不料小裁縫根本不認識她。躲在街角監視的巧菊,匆匆跑回家吳家報告。

第22集

黃梅兒約劉七喝酒,設計逼迫劉七承認,是劉家指使他偷放鴉片到吳家庫房。黃梅兒帶著口供找到胡鳴九,胡鳴九看了目瞪口呆,表示會盡快放人。送走黃梅兒,胡鳴九跑去將劉七已供出真相一事告訴劉劍雄。劉劍雄氣得七竅生煙。眼看陰謀得逞,沒想到又被黃梅抓住了把柄。 身在北京的李清泉見其他新軍都領到了新式軍火,而可惟獨他這一營沒有領到武器,斷定必是劉安邦從中作梗,扣住了這批軍火,他決定要自己籌買。

第23集

田管家勸大太太聯合劉家對付黃梅兒,他告訴潘氏黃梅兒讓李掌櫃拋售貨物換取現金,如不盡早下手,吳家早晚毀在她手中。 朱順聽巧菊說二太太最近跟一個老頭鬼鬼祟祟見面,而且小裁縫沒死,大吃一驚。朱順帶著巧菊找到白仁庚,說自己叫吳文。代表二太太來看他,請他喝酒。白仁庚很快喝多了,說老天有眼,吳家遭難是報應。並險些說出了黃梅兒的身世,但朱順已察覺黃梅兒跟汪家有著什麽莫大關系。

第24集

劉劍雄約黃梅兒在鴻賓樓見面,說你既為汪家後人,今後我們應該聯合起來整垮吳家。黃梅兒說他信口雌黃。 劉安邦秘密來到安慶,表面上是為了檔案失竊大案,可真正的意圖是為袁世凱當皇帝充當說客。 胡鳴九偷聽到劉安邦、劉劍雄叔侄說自己是小人不可重用,大發脾氣。拖人帶話給吳家,說隻要掏出五萬元就讓吳雨聲保外就醫。

第25集

吳雨聲讓黃梅兒籌錢,交給李清泉購買軍火。為救雨生和見李清泉,黃梅兒決定去北京。臨行前,黃梅兒決定把自己的全部交給深愛自己的吳雨聲。 去北京前歐陽秀送交給黃梅兒一塊手表,說萬不得已時可以去找錢楓亭,他一定會出手相助的。錢楓亭曾是國會議長,因不滿袁世凱當權,賦閒在家。歐陽秀是錢老女兒,因與家裏鬧翻,去日本留學,後與家中斷了聯系。 黃梅兒跟吳文到了北京。李清泉已因失竊案事發被通緝不知去向。黃梅兒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為了救丈夫,隻好去找以前的師父名角九齡童。事有湊巧,錢楓亭請九齡童的戲班去他家唱堂會祝壽,堂會上,黃梅兒深得錢老和夫人的歡心,錢楓亭認黃梅兒作了幹女兒。

第26集

劉劍雄擔心黃梅兒去北京再次壞他的事。也趕到北京找二叔探聽訊息。錢楓亭雖賦閒在家,但在司法和知識界追隨者眾多,袁世凱派劉安邦來見錢楓亭,探聽錢楓亭對他當皇帝的態度。 黃梅兒隨錢老走進客廳,大吃一驚,沒想到劉安邦、劉劍雄都在。劉安邦向錢楓亭提出到書房談一些公事。兩人離開後,劉劍雄說吳雨生與李清泉涉嫌合謀偷竊檔案賣給日本人。這是殺頭的大罪。底牌捏在他二叔手上,隻要他肯幫忙,救吳雨聲並不難。黃梅兒冷笑說,你當初不是也親口答應救謝楊柳,結果你不但不救他,反而對他下毒手。

第27集

劉安邦派特務跟蹤黃梅兒,因受到特務騷擾和驚嚇,黃梅兒雨中流產。 由于錢楓亭出面,北京方面決定暫時放吳雨聲回家。黃梅兒叮囑吳文將雨生住處所有的書和各種檔案整理好,哪怕一張紙片也要打包運回去。 安慶這邊,大太太湊足了胡鳴九要的五萬大洋,決定先贖吳雨聲出獄,保外就醫。 黃梅兒匆匆從北京趕回吳家時,吳家上下正在為少爺出獄而慶祝,雨聲因聽信了黃梅兒在北京不盡力救自己,卻置辦房產的謠言對她很冷淡。黃梅兒收拾衣物 默默離開了吳家。

第28集

雨聲聽吳文說了事情真相,得知黃梅兒在北京這段日子的艱辛,而且因為救他還失去了他們的孩子。知道錯怪了來黃梅兒,悔恨交加。歐陽秀答應吳雨聲,一定會幫他勸黃梅兒回去。歐陽秀勸黃梅兒放下個人恩怨,回到吳家,為了國家協助吳雨聲找到宋教仁被刺案的線索。 胡鳴九讓吳雨聲作證,證明李清泉曾經向他打聽過法務部機要室的位置所在,坐實李清泉偷竊重要檔案的事實,剝奪李清泉的兵權,置李清泉于死地。

第29集

劉安邦吩咐劉劍雄派人盯住吳雨聲,有什麽異常舉動馬上抓起來。劉劍雄讓朱順利用巧菊這個眼線,盯住吳雨聲和黃梅兒,有什麽情況馬上匯報。 歐陽秀帶領學生前去省府請願,被保皇派和警察驅散了。她趕回軍營,決定利用清泉的新軍力量起義,但倪督軍帶軍隊到來,宣布復原李清泉的職務,讓胡鳴九接管新軍。 李清泉突然出現在安慶,他此次回來是要發起武裝暴動。李清泉在北京向日本商行訂購的大量軍火,不日就會運到安慶。但由于劉安邦在北京搗鬼,軍火全部被換成了大石頭,李清泉,明知失敗的結局,仍然決定以血醒民,帶領新軍去攻打督軍府。

第30集

李清泉打響了安慶反對復闢的第一槍。報紙上吵得沸沸揚揚,劉安邦他們十分恐慌,說是士兵們為鬧餉所為,對所謂的反復闢,避而不談,私下秘密緝拿李清泉。 起義失敗後,李清泉在廣濟寺秘密養傷,黃梅兒帶著吳雨聲悄悄去見李清泉。分手前,李清泉執意將他們送到經堂門邊。黃梅兒突然發現後院門邊閃過一條人影,李清泉說後院外常有放牛娃,跑進院中偷無花果吃。 人影正是巧菊,她一大早秘密跟蹤吳雨聲和黃梅兒。巧菊無意中將李清泉和吳雨聲秘密見面的情況告訴了朱管家。胡鳴派警察將廣濟寺團團圍住,為了不連累方丈,李清泉被抓。 得到李清泉被抓的訊息,黃梅兒急忙安排吳雨生逃離吳家。

第31集

巧菊趁機又在二叔老爺、潘氏面前挑撥,說少爺剛放出來,二太太就帶他去見李清泉,她就是個災星,她到哪兒,災跟到哪兒。 二叔老爺告訴黃梅兒,巧菊說有人曾看見李清泉和吳雨聲秘密見面,黃梅兒讓吳文將巧菊帶來,當著眾人的面,黃梅兒質問巧菊,為什麽她的鞋子上沾滿了隻有廣濟寺才有的紅泥,,還有人看見她和劉府的管家朱順在一起。巧菊說他不認識什麽劉府的管家,那人是中葯鋪的朱老板。在事實面前二叔老爺和潘氏無話可說,決定把巧菊趕出吳家。

第32集

走投無頭的巧菊想尋短見,被趕來的朱順救起,並告訴她黃梅兒本是汪家二小姐,是吳家的仇人之後,她為了報仇才害得吳家家破人亡。 白仁庚終于找到證據,林雪蓮是黃梅兒失散的大姐汪子倩。田管家說車夫病了,親自駕車送黃梅兒去梨陽鎮。黃梅兒以路窄為借口,讓田管家在小巷外等候。 黃梅兒見到大姐,拿出祖父留給三姐妹的斷玉,林雪蓮確定她真是二妹汪子吟時,姐妹相認抱頭痛哭。 劉劍雄通過跟蹤白仁庚找到了林雪蓮住處,他讓監獄中的殺手邢桂成出手幹掉林雪蓮、小裁縫。

第33集

林雪蓮勸黃梅兒,既然雨聲是仇家之後,就算不為汪家報仇,也應盡早離開吳家。林雪蓮忽然動了胎氣,田管家駕車送大家去醫院途中,邢桂成出手,馬車翻落山坡。昏死後醒來的小裁縫認出面前之人是自己深愛的黃梅兒。 趙公子在臨死前告訴了黃梅兒汪家被害的真相。雨聲父親吳秋桐手上有一幅《夜宴圖》,內藏驚天秘密。袁世凱為得到此畫,授意劉鎮邦陷害汪大人,一手策劃了聯名狀告的陰謀,聯名信底稿上吳秋桐的筆跡是仿造。當時派趙公子到汪家報信的人正是吳雨聲的父親吳秋桐,汪大人感報信之恩,讓趙公子將《夜宴圖》交給家吳秋桐儲存。

第34集

警察局抓到了吳雨聲,將他和李清泉同關在同一牢房,希望偷聽他們談話。經驗老道的李清泉用日語提醒雨聲有人偷聽。兩人改用日語交談。躲在在牢房隔壁偷聽的獄警不懂日語,無法交差。 巧菊被將黃梅兒真實身份告訴了大太太潘氏,說二太太原姓汪,是仇家孫女。說黃梅兒幫吳家是假,害吳家是真。她安排吳少爺與李清泉見面,暗中早與警察局串通好,將責任推到我的頭上。

第35集

潘氏決定同朱順見面,核實黃梅兒的身世。朱順說黃梅兒當時在北京,曾經從劉少爺手上拿走安慶鄉紳狀告汪文謙犯上作亂聯名信的底稿,而這封底稿正是吳雨聲的父親親筆所寫。加上黃梅兒與汪府管家白仁庚的秘密接觸,這還不能證明黃梅兒是吳家仇家之後。 錢楓亭派溫濟澤到安慶設法營救李清泉,溫濟澤告訴黃梅兒,現在情況緊急,隻有劫獄才能救清泉、雨聲。並叮囑黃梅兒一定要找到失竊檔案中關鍵證物那枚紐扣。 黃梅兒剛到家就被二叔老爺派人抓了起來,說她是吳家的仇人,嫁到吳家就是來報仇的,決定把黃梅兒按家法處置,沉塘。

第36集

林雪蓮偷偷跑到吳家柴房見黃梅兒,告訴她吳家的丫環巧菊是她們的三妹。巧菊拿著朱順給的當年吳家陷害汪家的聯名信底稿,去找二叔老爺,二叔老爺當即決定將黃梅兒按家法處置。 劉劍雄聽說黃梅兒要被沉塘,帶著警察局的人趕到吳家,想趁火打劫,表示如果黃梅兒嫁給他,馬上放人,被嚴辭拒絕。 溫濟澤、歐陽秀怕胡鳴九秘密處死雨聲和清泉,決定馬上劫獄。

第37集

由于監獄防範甚嚴,冒充上級檢查防火的溫濟澤等人被識破,一時警鈴大作。突圍過程中,為掩護眾人撤退,李清泉被一直躲藏在獄中避風頭的刺宋案疑犯刑桂成打死。歐陽秀當場昏死過去。 吳文到獄中告訴吳雨聲,二太太黃梅兒要被家法處置。雨聲急忙寫下血書讓吳文帶回,叫他們務必放人。正帶領眾家人祭拜祖宗,準備施行家法的二叔老爺,無視雨聲血書,他們命令把黃梅兒裝入麻袋沉入了江中。黑夜中,一條小船駛向江中。 吳雨聲得到黃梅兒被沉入江中,萬念俱灰。吳雨聲決定用一百萬大洋換一條人命。

第38集

吳雨聲與歐陽秀在獄中見面,兩人都爭著用這一百萬大洋換取對方的命。 吳家一時湊不上一百萬大洋,吳雨聲決定讓李掌櫃賣掉寶鼎行,來湊齊這一百萬大洋。 死而復生的黃梅兒拿著《夜宴圖》回到吳府,決定用畫救出吳雨聲。 吳文到獄中去看少爺,告之黃梅兒沒有死,吳雨聲萬分驚喜。   劉家得到了《夜宴圖》的上半部,發現了其中的玄機,畫中竟藏有當年光緒皇帝給汪大人的密詔,內容是袁世凱背信棄義,明則與皇帝同心,實則在首鼠兩端反對新政。 林雪蓮把巧菊帶到她們的藏身處,拿出了阿公留給三姐妹的斷玉。但巧菊無法接受跟一致視為自己仇人的黃梅兒是姐妹。

第39集

劉劍雄到獄中向吳雨生索要那一百萬,沒想到錢老也在獄中,吳雨聲委托錢老,將那一百萬大洋全部捐給蔡鍔將軍,助他組織軍隊替國殺賊。 黃梅兒到獄中探望吳雨聲,告訴他當初陷害汪家的並非吳家而是劉家。出事當晚,派人給汪家送信,正是雨聲的父親。 劉劍雄安排朱順,讓巧菊去大牢跟吳雨聲告別。其實他早在酒裏下了毒葯,準備毒死吳少爺,朱順為自己後路將此事告訴了黃梅兒。黃梅兒急忙趕到監獄,但巧菊已喝下一杯毒酒,吐出黑血。巧菊臨死前後悔因為得不到少爺的心幹了很多錯事,並告訴了黃梅兒那枚紐扣的下落。 林雪蓮和小裁縫來看黃梅兒,小裁縫看到黃梅兒手中的紐扣,說枚紐扣上面有他的暗記,並記起曾替劉家的神秘客人做過一身洋裝。 各種證據都指向獄中的刑桂成,黃梅兒等人設計製服了刑桂成,見大勢已去,刑桂成承認曾受劉安邦的指使行刺宋教仁。

第40集

黃梅兒提出押送邢桂成去南京,為黃梅兒安全,也為遮人耳目,林雪蓮、小裁縫一同前往,沒想到出城後遇到了劉劍雄的關卡,為保護林黃梅兒,林雪蓮、小裁縫被劉劍雄殘忍殺害,關鍵時刻,歐陽秀領人趕到。面對眼前親人的屍骨,想起國仇家恨,黃梅兒舉槍朝劉劍雄射擊,劉劍雄嚇的屎尿橫流。袁世凱八十三天的皇帝夢,在護國軍的槍炮聲中搖搖欲墜。劉安邦被一杯毒酒賜死。 革命勝利,劉家垮了,劉劍雄瘋了,朱順成了安慶商會會長。胡鳴九接管了安慶新軍。吳雨聲被任命為道台。看到流血犧牲換來的革命如此面貌。吳雨聲痛定思痛,掛印而去,追隨黃梅兒浪跡天涯,一個大寫戲文,一個四處傳唱。

音樂原聲

序號曲名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1《女人花》李安修陳耀川佳瑤、玫子片頭曲
2
《我不哭》插曲
3《慌張》插曲
4《新天仙配》插曲
5《牽手飛》張世彬張世彬秦海璐李漢昭插曲
6《紅塵語夢》插曲
7《入眠》張世彬邢志文、張世彬插曲
8伊人紅妝張世彬張世彬玫子片尾曲

幕後花絮

秦海璐參演《女人花》亦為懷念梅艷芳

《女人花》是秦海璐接拍的少數幾部古裝戲之一。 秦海璐不僅擔綱主演,還重新詮釋了梅艷芳生前經典歌曲"女人花",借此歌表達對昔日好友的懷念之情。

楊柳依依楊柳依依

賈雨萌男裝扮《女人花》

賈雨萌在這部女人戲中,反串"安慶清風戲班"小生"陳笑天",雖然在劇中沒能以民國少女的模樣出現,但賈雨萌對自己的男裝扮相感覺不錯。

塗黎曼《女人花》與劉濤爭奪心上人頻挨打

塗黎曼在戲中,被人追打耳光、墜井、服毒,這類受欺負被奚落的鏡頭特別多,以至于拍攝後期劉濤每次再抽塗黎曼耳光時候都下不去手,劇中扮演大太太潘氏的孫清更是在抽她之前把指甲剪短,避免在抽耳光過程中過長的指甲誤傷塗黎曼。

梅戲名伶劉濤,穿上古裝戲服"唱一段"

在《女人花》裏劉濤扮演的黃梅兒是個黃梅戲名伶,要在戲中穿上古裝戲服"唱一段。為此,劇組特意為劉濤聘請了一位黃梅戲老師,復雜的戲曲上妝程式讓劉濤犯了難,幾十斤的行頭一上身,人都快撐不住了,再一勒頭,一會兒就開始頭痛,讓她體會到戲曲演員的不容易。

馮紹峰劉濤不打不相識

《女人花》劇組也以年輕人居多,偶爾私下開玩笑、說話比較不註意方式,直來直去的,結果有一次劉濤開了個玩笑導致馮紹峰真的生氣了。不過第二天馮紹峰就把這件事給忘了,繼續和劉濤有說有笑。劉濤這才發現原來馮紹峰跟自己是一樣的人,什麽不愉快事情第二天都忘了。自那以後,兩個人反而相處更好了,頗有點"不打不相識"的意思。

影片評價

愛情與陰謀、家族恩怨,法庭、商戰、案件、政治鬥爭與武裝鬥爭,戲曲、風光、精美服飾、英雄、刺客、美人…… 《女人花》可謂融合了大量的劇情元素。在其中,關註歷史的觀眾可以在片中看到獨特的歷史氛圍;喜歡戲曲的觀眾可以在片中欣賞到很多膾炙人口的黃梅戲小調;關註人文的觀眾可以在片中看到民國時期江南地區的特色美景、風土人情……(網易娛樂評)

提及這部電視劇,很多觀眾最感興趣的是其間優美的景色。這部電視劇的故事發生在安慶,但劇中很多外景鏡頭是在安徽黟縣、歙縣一帶拍的。比如在黟縣的宏村南湖取了很多景,還有歙縣的棠樾牌坊群、漁梁壩和徽州古城的民居,而室內戲則是在橫店影視城拍攝。

外景地景色頗有意境,劇中劉建雄替小裁縫和林老板立雪冤的牌坊,居然用了棠樾牌坊群的一座牌坊為道具。據悉,鮑氏棠樾7座牌坊已經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早已聞名遐邇,但該劇隨便選取其中的一座來做劇中人物的牌坊,實有太過隨便的感覺。(中國娛樂網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