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林匹克精神

奧林匹克精神

國際奧委會在《奧林匹克憲章》中"奧林匹克主義的原則"條款中有這樣一段話:"每一個人都應享有從事體育運動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視,並體現相互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的奧林匹克精神"。也稱現代奧林匹克精神。

  • 中文名稱
    奧林匹克精神
  • 範疇
    精神文明
  • 類型
    奧林匹克
  • 代表人物
    顧拜旦

基本介紹

在奧林匹克運動語境中,“奧林匹克精神”有專門的含義顯然,《奧林匹克憲章》賦予奧林匹克精神的內容是“相互理解、友誼長久、團結一致和公平競爭”。

奧運精神

奧運會是集體育精神、民族精神和國際主義精神于一身的世界級運動盛會,象征著世界的和平、友誼和團結。和平、友誼、團結就是奧運精神。

歷史發展

奧林匹克精神的源頭是古代希臘文明,古代希臘對人的體格力量與健康的崇尚是奧林匹克運動競技比賽的基礎。古代奧運中對人的體能、技巧的挑戰體現著古希臘人競爭與開拓意識。古代奧林匹克神聖休戰既是對和平的渴望,也體現出希臘人對神和自然的敬畏。在古代奧運會文化背景中,有一種堅定的信念,那就是極其重視個人價值,捍衛個人的獨立性。古代希臘奧林匹克運動的這些價值觀念都已成為現代奧運的核心價值。現代奧林匹克運動復興以來,奧林匹克精神經歷了從挑戰自我、追求人的身心協調和全面發展到追求運動競技的人性化、人類文化的多元和諧、人與自然的和諧共存的歷史演變。在現代奧林匹克運動的歷史上,曾經有“永遠爭取第一,永遠超過別人”的口號。今天,許多有識之士認為僅僅提倡“更快、更高、更強”是遠遠不夠的,我們必須提倡一種更為人性化的,更為團結的奧林匹克精神。用1908年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大主教主持講道時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參與比獲勝更重要”。現代奧林匹克興起之時,也正是人類科學技術突飛猛進之時。一個多世紀以來,科學技術對人類的生活帶來天翻地覆的變革,也從各個方面深刻影響了奧林匹克運動的發展和演變,為奧林匹克精神註入了鮮明的時代特征。一方面,西方文化中民主、自由、競爭、拼搏、開拓、進取、重視個體、尊重科學等要素構成了現代奧林匹克精神的靈魂與核心,這使奧林匹克運動染上了濃重的西方文化色彩。另一方面,隨著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全球的開展和奧林匹克精神的普及,奧林匹克運動已成為各國文明與文化集萃、對話與交往的論壇,成為全球文化多樣性與差異性互補共存的平台,尤其是成為東西方文明交融與互動的平台。在當代科技、人文,生態倫理的互動影響下,奧林匹克運動的這種文化多樣性與文化對話主義已經成為全球化時代人類文化發展的重要表征之一。從奧林匹克文化的生產與消費情況來看,奧林匹克運動已經成為全球化的超國家、超文化、超等級、超地域的百姓的巨型狂歡節,成為一種由國家主義、消費主義、商業主義共同主宰的泛文化。當前奧林匹克運動中出現了過度商業化、濫用興奮劑、職業性腐敗等問題。黑分、黑哨、假體育、假比賽、假球,使奧林匹克運動失去魅力和價值,危及了奧林匹克理想,玷污了崇高的奧林匹克精神。這些都與作為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核心價值的西方理性中心主義文化有著根本的內在聯系。奧林匹克運動中出現的問題無法僅靠西方文化去解決,需要從其它文化形態,特別是東方文化中尋求有益的啓示。

指導作用

奧林匹克精神對奧林匹克運動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導作用。

首先,奧林匹克精神強調對文化差異的公正對待和理解。奧林匹克運動是國際性的運動,它不可避免地面臨著世界上文化間的各種差異及由此引發的各種問題。來自各國的運動員、教練員、體育官員以及觀眾生有不同的膚色,穿著不同的服裝,說著不同的語言,有著不同的生活方式,進行不同的宗教儀式,用不同的行為方式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這些種族的和文化的差異,又常常由于各國間在政治體製、經濟製度和意識形態等方面的沖突而強化。從一定意義上講,四年一度的奧運會將世界上所有的體育文化集中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和時間範圍內,于是不同文化之間的差異尤為引人註目。差異就是矛盾,矛盾就可能引發沖突。奧林匹克精神強調相互了解、友誼和團結,就是要形成一種精神氛圍。在這種氛圍中,人們可以擺脫各自文化帶來的偏見,在不同文化的展示中,看到的不是矛盾與沖突,而是人類社會百花齊放、千姿萬態的文化圖景,從而使文化差異成為促進人們互相交流的動因,而不是各自封閉的藩籬;使矛盾成為互相學習的動力,而不是互相輕視的誘因。也隻有在這種氛圍中,人們才能打破各自狹窄的眼界,以世界公民的博大胸懷,去認識和理解自己民族以外的事物,領悟到各個民族都有著神奇的想象力和巨大的創造力,學會尊敬其他民族,以比較客觀和公正的態度去看待別人和自己,虛心地吸取其他文化的優秀成分,不斷豐富自己,從而使奧林匹克運動所提倡的國際交流真正得以實現。

奧林匹克精神

其次,奧林匹克精神強調競技運動的公平與公正。奧林匹克運動以競技運動為其主要活動內容,競技運動最本質的特征就是比賽與對抗。在直接而劇烈的身體對抗和比賽中,運動員的身體、心理和道德得到良好的鍛煉與培養,觀眾也得到感官上的娛樂享受和潛移默化的教育。但是,競技體育的教育功能和文化娛樂功能的基本前提是公平競爭。隻有在公平競爭的基礎上競爭才有意義,各國運動員才能保持和加強團結、友誼的關系,奧林匹克運動才能實現它的神聖目標。正如已故美國著名黑人田徑運動員傑西·歐文斯所說“在體育運動中,人們學到的不僅僅是比賽,還有尊重他人、生活倫理、如何度過自己的一生以及如何對待自己的同類”。

產生背景

奧林匹克精神是皮埃爾-德-顧拜旦提出的。

為了把一種充滿活力的新教育體系介紹給祖國,顧拜旦從青少年時期起,就潛心鑽研同時代的不同教育體系和古希臘的歷史。他希望法國青年能接受一種新的教育體系,即在加強道德修養和增強信心的同時,鍛煉身體,培養勇敢精神和堅強的個性。

通過對古奧運會的考察,顧拜旦認識到,古希臘人組織競賽活動,不僅僅是為了鍛煉體格和顯示一種壯觀場面,而且是為了教育人。他認為,體育競賽活動能磨煉人的意志,培養人的個性,同時又能鍛煉身體。

顧拜旦一直致力于古代歷史和奧運會研究。當他聽到希臘的伊文格羅斯-瑞卜斯願為當地舉辦奧運會慷慨解囊的訊息後,一個復興古奧運會的想法在他的腦海裏出現了——要像古希臘人那樣,通過體育競賽教育青年。從此,他便周遊世界,到處宣傳自己的主張。

顧拜旦提出復興奧運會的主張並不復古。他建議恢復奧運會的組織形式和慶典儀式,但又認為有必要註人新的成份、以適應現代社會的要求。運動會的國際性,運動形式的多樣性,運動員的業餘性,以及人民之間的友好合作,將使世界和平得到鞏固和加強,種族歧視也將會被廢除,這便是奧林匹克精神。

1894年,顧拜旦召集了第一次國際體育大會,會上提出了復興奧運會的建議並得到贊同,于是,成立了國際奧委會。

1896年,第一屆現代奧運會獲得極大成功。奧林匹克精神誕生了。奧林匹克精神的目的在于促進人類的精神發展,以此造就全面發展的人。它的意圖是教育人,鍛煉人的性格,培養人的道德,發展古希臘人的理想——“美麗、健康”。奧林匹克精神的教育對象不隻是那些參加體育運動的人,還包括人民大眾。

奧林匹克精神

奧林匹克精神是現代社會文明的一大奇跡。它期望建立一個沒有任何歧視的社會,培養人們之間真誠的理解、合作和友誼、承認在平等的條件下為獲得榮譽的公平競爭,為人們在社會的其他領域樹立了一個獨特而光輝的榜樣。

顧拜旦認為,奧林匹克精神是一個國際體系.它是完全獨立的。因此,他從一開始就不允許任何來自政治、經濟或社會的因素對其進行幹涉。他還為此建立了一個獨立的國際奧委會,規定了國際奧委會的主要職責是,用其忠誠和獻身精神來保證奧林匹克理想和原則的實現。通過這種方式奧林匹克精神的自主獨立在世界範圍內得到了保證。

內容詳解

實質內容

《奧林匹克精神》是顧拜旦1919年4月在瑞士洛桑慶祝奧林匹克運動恢復25周年紀念會上的演說,是奧林匹克運動的重要文獻,顧拜旦用詩歌般的語言闡述了奧林匹克精神的內涵與價值。

在簡要回顧五年的歷史後,顧拜旦說明了奧林匹克精神與純粹的競技精神的不同之處。他認為,純粹的競技精神隻能帶給運動員心理上自得其樂的悅樂感,奧林匹克精神帶給人們的將是美感、榮譽感。這正是顧拜旦心中崇尚的精神,在《體育頌》中,他也曾熱情地謳歌,贊美體育是美麗、藝術、正義、勇敢、榮譽、樂趣、活力、進步與和平的化身。

顧拜旦是一位教育家,教育思想是他體育思想的核心。在演說中他闡釋了“敲響重開奧林匹克時代鍾聲的原因”:基于改革教育的願望。他不滿“青少年往往為陳舊、復雜的教學方法,愚蠢和嚴厲相交替的說教以及拙劣膚淺的哲學所束縛而失去平衡的現狀,希望通過復興奧運會來改變傳統教育方法與內容,從而促進青少年全面、均衡、協調地發展。顧拜旦曾經考察研究過希臘雅典古代奧運會的遺址,認為“古希臘人組織競賽活動,不僅為了鍛煉體格和顯示一種廉價的壯觀場面,更是為了教育人”。可以說,顧拜旦復興奧運會的根本宗旨就是通過體育競賽來教育青年。因此,他決心“把盎格魯撒克遜人的運動功利主義同古希臘留傳下來的高尚、強烈的觀念結合起來,開闢奧林匹克新時代”。

如何將奧林匹克精神變成現實?顧拜提出了一個重要的理念:“大眾”參與,即使“地位最低下的公民’’也應該能夠“享受”這種精神。顧拜旦的一句名言“參與比取勝更重要”(也有翻譯為“重要的是參與而不是取勝”),同樣強調了這一奧林匹克思想的精髓。在另一次演講中,他曾指出:“先生們,請牢記這鏗鏘有力的名言。這個論點可以擴展到諸多領域。對人生而言,重要的絕非凱旋而是戰鬥。傳播這些格言,是為了造就更加健壯的人類——從而使人類更加嚴謹審慎而又勇敢高貴。”可以看出,顧拜旦提倡和復興奧林匹克運動有著非常廣闊的胸懷,是以全人類不斷完善自我為出發點,絕非號召人們單純為奪取桂冠和金牌而拼搏。

那麽,奧林匹克精神的內涵究竟是什麽呢?在第5段中,顧拜旦作了具體的闡述。他認為,奧林匹克精神是人類吸收古代傳統構築未來的力量之一,這種力量體現在:雖“不足以確保社會和平”,但仍可促進和平;雖“不能更加均衡地為人類分配生產和消費物質必需品的權力”,但仍可促進公平;雖“不能夠為青少年提供免費接受智力培訓的機會”,但仍可促進教育。和平、公平性、教育性,在他看來就是完整、民主的奧林匹克精神。

精神內涵

自從2000多年前,奧林匹克運動會作為一種健康向上的體育競技在神聖的奧林匹克興起,它就成為古代希臘人奉獻給人類的一種寶貴的精神-文化財富。今天,奧林匹克運動的內涵已經遠遠超出體育競技的範疇,它成為全人類的文化盛會和文明遺產,它的豐富內涵和它對于人類生活的重要性正在與日俱增。關于奧林匹克精神的內涵,我想強調以下幾個方面:

奧林匹克是一種競技精神。奧林匹克精神是一種“更快、更強、更高”的自我挑戰精神,同時它也是公平、公正、平等、自由的體育競技精神。奧林匹克包含的這種自我挑戰精神和公平競爭精神構成了當代人類自我完善和社會交往的基石。

奧林匹克是一種生活態度。奧林匹克精神強調人通過自我鍛煉、自我參與而擁有健康的體魄、樂觀的精神和對美好生活的熱愛與追求。這種樂觀積極的生活態度是我們擁有完全自信和戰勝一切挑戰強大動力。

奧林匹克是一種人生哲學。奧林匹克憲章指出,“奧林匹克主義是將身、心和精神方面的各種品質均衡地結合起來,並使之得到提高的一種人生哲學。”奧林匹克將體育運動與文化和教育融為一體,使人們身體與心靈,精神與品質得到完滿的和諧,使人類的潛能與美德得到充分的開發,它是迄今為止人類最優良、最完善的生活哲學。

奧林匹克是一種和諧,自由,健康,積極的現代倫理。奧林匹克主義所要建立的生活方式是以奮鬥中體驗到的樂趣、優秀榜樣的教育價值和對一般倫理的基本推崇為基礎的。奧林匹克精神中的倫理價值是對人的潛能與自由創造、人類的文明與優良秩序的最大尊重與倡導,是對人類一切優良道德價值與倫理規範的繼承與發揚。它引導人們追求一種最為最佳化的生存與發展的倫理觀念,這種倫理觀念是人類與環境協調共處、個人與社會協調發展的保證。

奧林匹克運動是一種人類文明的共同遺產。熱烈興奮的比賽、青年志願者的培訓、體育場館的興建、城市規劃的構思、精彩紛呈的藝術表演、覆蓋全球的賽事轉播與收看都成為寶貴的奧運遺產。在全球化時代,奧林匹克運動已成為各國文明與文化共同進行精神創造的盛會。

今天,奧林匹克已經成為全人類的一種共同的願望、一種共同的期待,一種共同的祝願。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不斷豐富,不斷增添新的內涵,成為人類不斷創新、不斷成長的寶貴精神文化遺產。

歷史發展

奧林匹克精神的源頭是古代希臘文明,古代希臘對人的體格力量與健康的崇尚是奧林匹克運動競技比賽的基礎。古代奧運中對人的體能、技巧的挑戰體現著古希臘人競爭與開拓意識。古代奧林匹克神聖休戰既是對和平的渴望,也體現出希臘人對神和自然的敬畏。在古代奧運會文化背景中,有一種堅定的信念,那就是極其重視個人價值,捍衛個人的獨立性。古代希臘奧林匹克運動的這些價值觀念都已成為現代奧運的核心價值。

現代奧林匹克運動復興以來,奧林匹克精神經歷了從挑戰自我、追求人的身心協調和全面發展到追求運動競技的人性化、人類文化的多元和諧、人與自然的和諧共存的歷史演變。在現代奧林匹克運動的歷史上,曾經有“永遠爭取第一,永遠超過別人”的口號。今天,許多有識之士認為僅僅提倡“更快、更高、更強”是遠遠不夠的,我們必須提倡一種更為人性化的,更為團結的奧林匹克精神。用1908年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大主教主持講道時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參與比獲勝更重要”。

現代奧林匹克興起之時,也正是人類科學技術突飛猛進之時。一個多世紀以來,科學技術對人類的生活帶來天翻地覆的變革,也從各個方面深刻影響了奧林匹克運動的發展和演變,為奧林匹克精神註入了鮮明的時代特征。一方面,西方文化中民主、自由、競爭、拼搏、開拓、進取、重視個體、尊重科學等要素構成了現代奧林匹克精神的靈魂與核心,這使奧林匹克運動染上了濃重的西方文化色彩。另一方面,隨著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全球的開展和奧林匹克精神的普及,奧林匹克運動已成為各國文明與文化集萃、對話與交往的論壇,成為全球文化多樣性與差異性互補共存的平台,尤其是成為東西方文明交融與互動的平台。在當代科技、人文,生態倫理的互動影響下,奧林匹克運動的這種文化多樣性與文化對話主義已經成為全球化時代人類文化發展的重要表征之一。從奧林匹克文化的生產與消費情況來看,奧林匹克運動已經成為全球化的超國家、超文化、超等級、超地域的百姓的巨型狂歡節,成為一種由國家主義、消費主義、商業主義共同主宰的泛文化。

當前奧林匹克運動中出現了過度商業化、濫用興奮劑、職業性腐敗等問題。黑分、黑哨、假體育、假比賽、假球,使奧林匹克運動失去魅力和價值,危及了奧林匹克理想,玷污了崇高的奧林匹克精神。這些都與作為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核心價值的西方理性中心主義文化有著根本的內在聯系。

奧林匹克運動中出現的問題無法僅靠西方文化去解決,需要從其它文化形態,特別是東方文化中尋求有益的啓示。

活動形式

奧林匹克精神是一個普遍的概念。所有能使人變得更好的原則,都包容它明亮的光環裏。

奧林匹克精神的初級活動形式是奧林匹克運動,它是永恆的。它不分男、女、老、少,不分運動水準高低,面向所有的社會階層,包括一切運動和競技項目,旨在參與。

奧林匹克運動是人們學習奧林匹克宗旨、騎士精神、理想主義及奧林匹克精神的永恆的學校。人們將它視為生活的原則,並進一步發展到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

所有的體育活動都是奧林匹克運動的組成部分。奧林匹克運動是對大眾而言的,它的目標不是讓少數人去挑選金牌,而是為所有的人提供機會,讓不同年齡和性別的人們都去進行體育鍛煉。它的口號是“體育為大眾”。

奧林匹克運動會是奧林匹克精神的另一種活動形式。

奧林匹克運動和奧運會保證了奧林匹克精神的實現,二者是一個有機的整體,不能分割。

奧林匹克精神是奧林匹克運動的實質內容,《奧林匹克憲章》指出,奧林匹克精神就是相互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的精神。通常它包括參與原則、競爭原則、公正原則、友誼原則和奮鬥原則。

“參與原則是奧林匹克精神的第一項原則,參與是基礎,沒有參與,就談不上奧林匹克的理想、原則和宗旨等等。”“參與比取勝更重要”這句格言最早是美國一位主教提出來的。1908年倫敦舉行第4屆奧運會時,顧拜旦引用了這句話。後來,顧拜旦在1936年奧運會演講時也說過:“奧運會重要的不是勝利,而是參與;生活的本質不是索取,而是奮鬥。”這一原則已被世界各國運動員和廣大民眾所廣泛接受。競爭原則表明奧林匹克運動是一項倡導挑戰與競爭的社會活動。競爭是奧林匹克運動的基本形式,也是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基本形式之一。人類在競爭中,勇于向世界強手和先進水準挑戰,不斷超越自我、超越他人,有所發展、有所創新、有所前進。公正原則是參與奧林匹克競爭的行為規範。奧林匹克精神蘊含了公正、平等、正義的內容,承認一切符合公正原則的優勝,唾棄和否定一切不符合道德規範的行為。公正原則使奧林匹克精神具有了極大魅力。友誼原則是奧林匹克運動的目的。奧林匹克運動不僅僅是一項單純的體育活動,其最高目標,是要通過體育活動的手段,把世界上不同國度、不同種族、不同語言、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凝聚在一起,使大家相互交往,增進了解和友誼,進而達到世界的團結、和平、進步的目的。奮鬥原則是奧林匹克精神的靈魂。奮鬥精神是人類得以繁衍生息、繁榮昌盛的重要品質,是人類最偉大、最可稱頌的內在力量。賽場的奮鬥是人類奮鬥的一個縮影。奧林匹克精神要求人們具有堅韌不拔的進取精神和克服一切困難的英雄氣概。

體育運動是人類文化現象之一。薩馬蘭奇主席說奧林匹克運動就是文化加體育。奧林匹克精神是奧林匹克運動文化意識形態的本質內容。人類的各項競技運動成績和運動記錄,是社會文化的一部分。在這部分社會文化的積累、更新和創造過程中,奧林匹克運動起了重要作用,眾多凝聚著人類智慧和體能的歷史記載,多半是經過奧運會確立的。奧林匹克運動屬于全人類,隻有真正了解奧林匹克精神,人類才能真正擁有它。

中國文化

中國傳統哲學講究天人和諧、“神人以和”,從不過分強調人對自然、對自身的挑戰,也不孤立地、片面地強調  奧林匹克精神
人對自然、天地的超越,而是講究 “象天法地”,向“天”與“地”來學習合乎自然,遵循自身限度的立身處世原則。“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厚德載物”,就是講人要不斷進取,承擔對個體存在的責任,但又要有所警惕,不要一味強調進取,要保持個人、環境和社會之間的協調。這對于主張“更快、更高、更強”的奧林匹克精神是一個重要的回應與補充。
中國禮樂文化主張萬物和諧,陰陽協調,以中和、和諧、協調為美的最高境界。中國古代有所謂“六藝”,即“禮”、“樂”、“射”、“御”、“書”、“數”。“六藝”強調的不是技藝的競賽,而是通過技藝的修養來完善人格,達到內心的和諧,促進心靈與體格之間的和諧互動。這與奧林匹克精神旨在推動人的體育與心靈的和諧發展的理想有著巨大的契合,對于當今奧林匹克比賽過度強調比賽成績,忽視心靈提升的現象有著重要的啓發意義。
中國傳統文化不但主張和,而且提倡和而不同,強調統一之中的差異、和諧之中的多樣,在尋求一致的同時包容個別。對于奧林匹克精神中西方文化對世界其它地區弱勢文化的強勢壓迫與侵犯,這是一個很好的回應與補充。今天,奧林匹克文化更應強調不同文化的和諧交流與對話,尊重文化身份、文化個性、文化多元化。這在全球化時代有著重大意義。
貴生、達生精神是中國傳統文化一個重要維度。中國古代認為,人是“天地之心”,“天地之性人為貴”,“天地人之才等耳,人豈可輕,人字又豈可輕。”從這種觀念出發,中國古代文化中不是把對物的追求和佔有作為人生的目標,而是把提高人的德行修養,完善人的內在德性作為人生的最高目標。這對于當代奧林匹克運動中過度商業化、過度競爭化和相應的體育腐敗是一個富有啓發意義的回應與補充。
中國傳統自然倫理觀念認為天地宇宙間人與萬物是都和諧共處的,主張克己復禮,把人的作用與行為限製在與天地萬物和諧共處的宇宙秩序之中。中國古代社會提倡節製與合理控製人的欲望,反對對生命的無度消費和對外物的無度佔有。這種倫理觀念對于奧林匹克文化中的過度商業化和興奮劑醜聞都是有力的回應,它從東方哲學和智慧的角度回應了促進人的身心和諧發展的奧林匹克精神。同時,它對于回答當代人類文明所面臨的生態問題、可持續發展問題等許多重大挑戰提供了啓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