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德修斯·埃裏蒂斯

奧德修斯·埃裏蒂斯

奧德修斯·埃裏蒂斯(Odysseas Elytis,1911.11.02 ~ 1996.03.18),希臘最傑出的現代詩人之一,出生于克裏特島。曾在大學學習法律。二戰時期在希臘軍隊服役。1979年憑借作品《英雄挽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終身未婚。

  • 中文名稱
    奧德修斯·埃裏蒂斯
  • 外文名稱
    Odysseas Elytis
  • 國籍
    希臘
  • 出生地
    克裏特島
  • 出生日期
    1911.11.02
  • 逝世日期
    1996.03.18
  • 職業
    作家
  • 主要成就
    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初生的太陽》、《英雄挽歌》、《理所當然》

人物簡介

奧德修斯·埃裏蒂斯奧德修斯·埃裏蒂斯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他以中尉軍官的身份開赴阿爾巴尼亞,戰後遊歷歐洲各國。1948年擔任<雅典日報>書評專欄作家;曾代表希臘出席在日內瓦舉行的第二屆現代畫家世界大會。1967年移居巴黎。他被認為是希臘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現代主義作家。1979年作品<英雄挽歌>獲諾貝爾文學獎。獲獎理由:“他的詩,以希臘傳統為背景,用感覺的力量和理智的敏銳,描寫現在認為自由和創新而奮鬥”。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希臘文學史上出現了新的復興,形成著名的“三十年代”繁榮,促成這一繁榮的是一九六三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希臘著名詩人喬治·塞菲裏斯。而繼“三十年代”繁榮之後開啓希臘文學歷史新篇章的,則為另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詩人埃利蒂斯。瑞典學院所以給他授獎是因為“他的詩以希臘為背景,用感覺的敏銳和理智的力量描寫了現代人為自由和創新而奮鬥”。

要簡短地介紹一位不易了解的詩人,便應當首先建立他與這兩種成分,即超現實主義和神話的關系。這並不像看起來那麽容易。我們可以引用他自己的話。他一方面說:“我把超現實主義看做這個垂死的、至少在歐洲是垂死的世界上最後可用的氧氣。”另一方面他又明確地表示:“我從來不是個超現實主義流派的門徒。”他的確不是。埃利蒂斯同這個流派的基本詩作,同它的以其滔滔不絕的偶然聯想進行的自動寫作法不會有任何關系。他在詩歌表現手法上的探索引導他走向超現實主義的反面。即使它那些尚未證明過的組合詞的肆意展現使他自己的寫作法獲得了解放,他也仍然是個嚴格講究形式的人,一個用心創作的大師。

請讀讀被許多人認為是他的最有代表性的作品《理所當然》吧。它以精心的結構和庄嚴的辭藻使每個字都各得其所。或者舉他的設計精巧的愛情詩《花押字》為例,它在我們所知的文學作品中是少有匹敵的。這篇詩由七首短歌組成,每首的行數是七或七的倍數,即七—二十一—三十五,直到當中達到高潮的一首四十九行,然後反過來以同樣的級差遞減,即三十五—二十一直到最後一首七行的短歌,與開頭的一首相同。這樣的結構當然用不著讀者去多費心思,我們也不必數這些台階,但它確有自己的美。可是,帶有這種像一個歐幾裏德線形圖結構的詩,並不是在模仿超現實主義的自動寫作法。

基本概況

(圖)希臘(圖)希臘

希臘
埃利蒂斯同另一種成分即希臘神話的關系,加以說明。看慣了那些業已熔毀並被改鑄成當代西歐模式的希臘神話。我們有了一個拉辛筆下的安提戈涅,一個阿努伊筆下的安提戈涅,而且今後還會有。在埃利蒂斯看來這樣處理是可厭的,是唯理主義者將野花改成了盆栽。自己就沒有寫布勒東筆下的安提戈涅。他從不模仿神話,而且攻擊他的那些模仿的同胞。在這個觀念世界他也有他的一份責任,盡管作品不是出于希臘歷史上古代故事的復述,而是重新採用那種製造神話的方法。 他看著有著光榮傳統的希臘;它的群山,那些以其高峰的名字使想起人類精神是多麽崇高的群山;它的水域愛琴海,埃利蒂斯的家鄉,來將珍寶沖上陸地,讓西方得以收集起來引以自豪。在他看來,這個希臘仍是一個活生生的始終在起作用的神話,而他正如古代的神話作者那樣描寫它,將它人格化;賦予它以人的形態。這給他的想像帶來了感覺的親切性,而作為他的詩的信條的神話,也從那些在迷人的風景中嬉遊的美麗青年男女身上找到了化身,他們熱愛生活並相互愛戀,在炫目的陽光下和在波濤翻卷的海灘上。

不妨把這種態度稱為樂觀的理想化,而且,盡管它那麽具體,也可以說是離開眼前現實的一種飛翔。埃利蒂斯的十分嚴肅的語言經常在努力擺脫瑣屑的日常生活。這種理想化可以說明,為什麽他的詩既能使讀者神往又能引起他們的批判性思索。埃利蒂斯本人詳細表明了他對事物所持的觀點。他說,希臘語作為一種語言不適于對生活進行悲觀主義的描寫,而且它沒有可以用來寫詛咒性詩歌的措詞。對于西歐人來說,凡神秘主義都是與黑暗和夜晚相連的,而對于希臘人則光明才是偉大的神秘,每個光輝的白天都是它的反復出現的奇跡。太陽大海和愛,便是純化一切的基本要素。

那些至今認為真正的詩必須反映它的時代和一種政治主張的人,可以引用他寫那位在阿爾巴尼亞戰役中犧牲的陸軍少尉的精心之作。埃利蒂斯本人也是一位少尉,而且恰巧是最先實施總動員密令的兩位軍官之一。他在前線參加了抵抗墨索裏尼優勢進攻的激烈而殘酷的戰鬥。為哀悼那位體現著希臘迄未完成的生存鬥爭的陣亡戰友而寫的詩篇,比起那種習慣于空喊文學任務的人的作品,有著更為真實而慘痛得多的意義。

埃利蒂斯從自己參加戰鬥的經驗中得出的結論卻完全是另一種性質。詩人並不一定要表現他的時代。他也可以公開英勇地反抗。他的職業不是要逐條記下我們日常生活中的社會和政治狀況,以及個人的傷心事。相反,他走的是“從現實向可能”伸展的道路。埃利蒂斯的詩本質上並不如我們看來那麽條理清晰,而是在一個背景的襯托下對現時進行透視,從中獲得光明。的神話扎根于作為詩人搖籃的愛琴海邊,但神話本身卻是關于人類的;它不是從那個已經消逝的時代,而是從一個永遠無法實現的黃金時代汲取養料。說這是樂觀主義或是悲觀主義都毫無意義。因為,了解得正確的話,隻有未來才值得記在心頭,隻有那永遠得不到的東西才值得為之奮鬥。

埃利蒂斯同另一種成分即希臘神話的關系,也要求加以說明。我們看慣了那些業已熔毀並被改鑄成當代西歐模式的希臘神話。我們有了一個拉辛筆下的安提戈涅,一個阿努伊筆下的安提戈涅,在埃利蒂斯看來這樣處理是可厭的,是唯理主義者將野花改成了盆栽。就沒有寫布勒東筆下的安提戈涅。他從不模仿神話,而且攻擊他的那些模仿的同胞。在這個觀念世界他也有他的一份責任,盡管作品不是出于希臘歷史上古代故事的復述,而是重新採用那種製造神話的方法。

看著他的有著光榮傳統的希臘;那些以其高峰的名字使我們想起人類精神是多麽崇高的群山;它的水域愛琴海,埃利蒂斯的家鄉,來將珍寶沖上陸地,讓西方得以收集起來引以自豪。這個希臘仍是一個活生生的始終在起作用的神話,而正如古代的神話作者那樣描寫它,將它人格化;賦予它以人的形態。想像帶來了感覺的親切性,而作為詩的信條的神話,也從那些在迷人的風景中嬉遊的美麗青年男女身上找到了化身,熱愛生活並相互愛戀,在炫目的陽光下和在波濤翻卷的海灘上。

個人經歷

(圖)海島克利特(圖)海島克利特

海島克利特
奧德修斯·埃裏蒂斯出生在Heraclion(Candia)在海島克利特。不少時刻他的家庭在詩人完成他的中學研究和以後參觀雅典大學的法學院的雅典永久地後定居。他的作為一位詩人的首次出現1935的通過雜志“NeaGrammata”(“新的文化”)向了致敬作為一個重要事件和新式他介紹了-雖則提升偉大許多反應-在戰勝和有效造成成功開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夕和去在由我們的天決定的詩的改革。 1937年他在Corfu參觀了預備軍官的軍校學生學校。在戰爭的爆發他在少尉等級擔任了,首先在第1支軍隊的總部然後在第24個軍團,在先進的防火線。在德國職業時和以後,在希臘被解放了之後,他非常活躍,出版詩歌的連續收藏和寫關于當代詩歌和藝術問題的雜文

他兩次是希臘國家廣播電台基礎的國家戲院的行政委員會的節目主持人(1945-46和1953-54),成員,希臘電台和電視服務的行政委員會的主席並且希臘全國遊人的組織的顧問委員會的委員的在雅典節日。在1960年他被授予了第一個狀態詩歌獎,在1975年1965的菲尼斯旅團的命令和他是Mytilene鎮的塞薩羅尼基大學和名譽公民的哲學學校的名譽醫生。

During歲月他在巴黎安定的1948-1952和1969-1972。在那裏,他聽在Sorbonne的文字學和文學教訓並且了解了世界的先鋒派(Reverdy,不列塔尼人,Tzara、Ungaretti、Matisse、畢卡索、Chagall,Giacometti)的先驅。從巴黎開始他後來旅行了並且訪問了瑞士、英國、義大利和西班牙。在1948年他是希臘的代表在日內瓦“國際會議上”,在1962年在1949年在“國際藝術評論家聯合的”建立的國會在巴黎和在“Incontro羅馬dellaCultura”在羅馬。

在1961年,國務院的應邀,他遊遍美國;並且-相似的應邀-在1963年在1965年通過蘇聯和保加利亞

Elytis詩歌通過在四十年期間活躍出現指示了,一個寬廣的光譜。不同于其他,他沒有轉動回到古老希臘或拜佔庭,而是完全致力于今天希臘文化,他嘗試-用根據精神和感傷的方面的某一方式-加強神話和機關。他的主要努力是趕走他的從無理的後悔的人民的良心,通過道德補全自然元素供給動力,達到在表示的最高透明度和在接近光的奧秘最後成功,“形而上學太陽”-根據自己的定義。關于技術的一個平行的方式導致傳入“內在建築學”,明顯地是可認識的在偉大他的許多工作,主要在AxionEsti-它是值得的。這工作-由于它的對音樂的設定MikisTheodorakis-將在所有希臘人之中廣泛被傳播並且成長為是一人民的新的福音書。Elytis的理論想法用在標題(提供)之下的一系列的雜文被表達了我的卡片對視域。除他以外努力于翻譯詩歌和劇院並且創造一系列的拼貼畫圖片。他的詩歌的翻譯被出版了作為自治書,在文集或在十一種語言的期刊

創作風格

(圖)羅馬(圖)羅馬

羅馬
要簡短地介紹一位不易了解的詩人,便應當首先建立他與這兩種成分,即超現實主義和神話的關系。這並不像看起來那麽容易。我們可以引用他自己的話。他一方面說:“把超現實主義看做這個垂死的、至少在歐洲是垂死的世界上最後可用的氧氣。”另一方面他又明確地表示:“從來不是個超現實主義流派的門徒。”他的確不是。埃利蒂斯同這個流派的基本詩作,同它的以其滔滔不絕的偶然聯想進行的自動寫作法不會有任何關系。他在詩歌表現手法上的探索引導他走向超現實主義的反面。即使它那些尚未證明過的組合詞的肆意展現使他自己的寫作法獲得了解放,他也仍然是個嚴格講究形式的人,一個用心創作的大師。

但是一種藝術形式返老還童時所發生的最好事情往往不是由于有個明確的計畫,而是由于一種未曾預見到的交叉。對于希臘詩歌來說,與超現實主義相接觸意味著一次繁榮,它使得我們可以稱過去五十年為希臘的第二個黃金時代。在那眾多的創造了這個偉大時代的傑出詩人中,無人能讓我們比在埃利蒂斯身上更清楚地看到這個有力的交叉多麽重要:那就是劃時代的現代主義與祖傳的神話之間的激動人心的遇合。

主要作品

奧德修斯·埃裏蒂斯奧德修斯·埃裏蒂斯

1、<方向> (1940年)

2、 <初升太陽 >(1943年)

3、<英雄挽歌>(1946年)

4、 <理所當然>(1959年)

5、 <六加一Remorses的天空> (1960年)

6、 <光樹和第十四麗人> (1972年)

7、 <主權太陽> (1972年)

8、<顫音愛情>(1973)

9、 <會標> (1973)

10、<步詩>(1974年)

11、<我看見卡> (1974年)

12、 <畫家Theophilos> (1973)

13、 <第二次寫作>(1976年)

14、 <魔術隊在Papadiamantis> (1976年)

15、 <Signalbook>(1977年)

16、 <瑪利亞Nefeli> (1978)

17、 <三個詩歌下的方便旗> (1982年)

18、 <日記4月的一個隱形> (1984年)

19、<小水手> (1988年)

20、<他說:我的愛> (1986年)

21、 <Krinagoras>(1987年)

22、<挽歌的Oxopetras> (1991)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