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利弗·斯通

奧利弗·斯通

奧利弗·斯通(Oliver Stone),1946年9月15日出生于美國紐約,美國導演、編劇、製作人。

1981年,執導處女作《驚魂手》。 1986年,執導"越戰三部曲"系列第一部《野戰排》。 1987年,憑借《野戰排》一片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原創劇本獎、最佳導演獎兩項大獎 。1989年,執導"越戰三部曲"第二部《生于七月四日》,憑借該片獲得1990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獎等三項大獎。 1993年,執導"越戰三部曲"終結篇《天與地》。 1995年,自導自演影片《尼克松》。1997年執導電影《U形轉彎》。2006年執導電影《世貿中心》。 2008年,執導傳記片《布希》。 2012年,在聖塞巴斯蒂安電影節上獲得終生成就獎。2015年,拍攝傳記電影《斯諾登》。

  • 中文名稱
    奧利弗·斯通
  • 外文名稱
    Oliver Stone/William Oliver Stone
  • 出生地
    紐約
  • 畢業院校
    耶魯大學 肄業
  • 國籍
    美國
  • 主要成就
  • 代表作品
    《野戰排》、《生于七月四日》、《龍年》、《刺殺肯尼迪》、《華爾街
  • 出生日期
    1946-09-15
  • 職業
    編劇、導演、演員
  • 星座
    處女座

​人物經歷

1946年9月15日,偉大的奧利弗-斯通在美國紐約出生,少年時期的斯通受到了布努埃爾和戈達爾的深刻影響,他的家庭和他自己的早年生活也成為他後來電影拍攝的主要源泉和題材。

奧利弗·斯通奧利弗·斯通

奧利弗·斯通他的父親路易斯-斯通是一名普通金融職員,父親在華爾街的起起伏伏成就了奧利弗-斯通1987年的電影《華爾街》。耶魯大學在外人看來是一個夢想天堂,但對于斯通來說卻是可以隨意丟棄的玩物,在耶魯僅僅讀了一年之後,他就前往越南“支教”,在做了一年的鄉村教師之後,斯通經墨西哥輾轉回了美國。

1967年,斯通又回到了他熟悉的越南,但這一次不是來教書,而是因為戰爭。兩次天壤之別的越南之旅也把這個貧窮而美麗的國家深深地烙在斯通身上,他後來拍攝的“越戰三部曲”成為別人難以復製、逾越的鴻篇巨製。

和大多數心懷電影夢想的青年一樣,斯通在越戰結束後開始了自己系統的學習階段,他在老師馬丁-斯科西斯的帶領下以攝影師的角色進入電影圈,其後他出任了一些編劇和剪輯的工作,這些工作為奧利弗-斯通日後的成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1978年他憑借《午夜快車》獲得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斯通默默無聞的電影生涯結束了,1981年的導演處女作《手》接踵而來。

1986年對于奧利弗-斯通來說應該是個值得紀念的年份,波爾多的庄園為世界奉獻了若幹美酒,而斯通帶給世界的則是一部《野戰排》。獲得2項奧斯卡提名並不奇怪,讓評論界奇怪的是如此角度偏頗的戰爭片竟然在當年的賣座榜上排名第三,奧利弗-斯通的電影被喜歡、被厭惡的陣容旗鼓相當,對奧利弗-斯通及其電影的爭論由此開始。

在《薩爾瓦多》(1986)、《華爾街》(1987)、《脫口秀》(1988)未獲好評的情況下,奧利弗-斯通又在1989年推出了“越戰三部曲”之《生于七月四日》,6項奧斯卡提名,最終斬獲最佳導演、最佳剪輯,在其他14項電影節提名中獲得10項大獎,奧利弗-斯通一舉樹立的好萊塢一流導演的地位,並把對政治和戰爭的鮮明觀點打造成自己的性格標簽。

奧斯卡的小金人給了斯通無限自由的創作空間,在“越戰三部曲終結篇”《天與地》之前,他還執導了《大門》和《刺殺肯尼迪》,前者不僅成為“大門樂隊”的“官方傳記”,更是後來許多搖滾電影學習的榜樣;後者將斯通的政治片提升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從《野戰排》、《生于七月四日》的旁敲側擊,《刺殺肯尼迪》換成了一副直接拷問的架勢,通過翔實的史料和經絡分明的剖析,給觀眾呈現了隱藏在歷史事件背後的政治黑幕,《刺殺肯尼迪》也因此成為美國最具爭議的電影之一,湯姆-漢克斯在近日宣布將按照官方的“華倫報告”拍攝一部正說“肯尼迪之死”的電影。

奧利弗·斯通奧利弗·斯通

似乎所有禁忌的主題都能讓奧利弗-斯通產生興趣,1994年暴力題材的《天生殺人狂》雖然在獎項上收獲寥寥,但對于暴力的過分表現,還是在電影界掀起了軒然大波。

《大門》的經驗,讓對于政治深感興趣的奧利弗-斯通執導人物傳記得心應手,從《尼克松》開始涉及著名政治人物的傳記。而斯通獨立電影的巨大影響也為他贏得了眾多政治人物的友誼,《尼克松》反映平平並不能阻礙斯通政治情結的膨脹,紀錄片《指揮官》和傳記片《卡斯特羅》給全世界重塑了一個活生生的古巴反美英雄形象。

獨立電影的精華已經深入奧利弗-斯通的骨髓之中,外界的評論對他完全不起作用,在巨星雲集卻應剛愎自用而大敗的《亞歷山大大帝》之後,斯通重新操起了賴以成名的政治電影老行當,這一次他緬懷的是9·11中的平凡人,雖然他一直宣稱這是一部很“單純”的紀錄片,但影片《世貿中心》的上映還是受到了重重阻撓,令所有人不解的是,同題材的《93號航班》卻順利通過審查。

令人欣慰的是,這點挫折並沒有消磨獨立戰士奧利弗-斯通的鬥志,相反可能會令他越戰越勇。近期的訊息顯示,斯通有計畫為伊朗領導人內賈德拍攝一部紀錄片,而且已經得到了內賈德的同意。更令影迷們振奮的訊息是,斯通有意拍攝他的第四步越戰片,4000萬美元的預算和布魯斯-威利斯的加盟,值得每一個“斯通迷”振臂高呼。

社會活動

做客上海國際電影節

奧利弗·斯通奧利弗·斯通

“電影對社會負有道義責任,不能隨意渲染暴力。”斯通以自己的影片《天生殺人狂》舉例說,美國曾經發生辛普森殺妻案,轟動一時,美國媒體連篇累牘地渲染案件中的明星、金錢等因素,他因此受到觸動,拍攝了這部講述一對小情侶瘋狂地殺死數十個人的影片,以此討論是什麽觸發了社會暴力。如果不能傳達給社會以有價值的思考,任何人哪怕是電影導演,都沒有理由為了殺人的感官刺激來拍攝戰爭或暴力影片”。斯通說。

批評日本無視歷史

奧利弗·斯通奧利弗·斯通

2013年8月,美國著名導演奧利弗・斯通在日本廣島核子彈爆炸紀念儀式上,批評日本政府無視歷史,並稱不相信日本首相安倍。

斯通說:“(今天的紀念儀式)很有諷刺意味,安倍首相等發表了講話,談到和平以及棄核,可我不相信他。了解歷史的人都不會相信他。”

斯通說,德國和日本同為二戰戰敗國,但戰後德國進行了反省,政治家們向受害者道歉。他質問說:“我要問你們,為什麽?德國經歷了慘痛的教訓,在我看來,它仍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力量,但日本卻不是。”

他還說:“可怕的是,日本民族主義重新復活,特別是安倍及其支持者,對二戰、中國的南京大屠殺、慰安婦問題胡說八道。”

紀錄片

《不為人知的美國歷史

這位知名導演目前正在日本宣傳他的系列紀錄片《不為人知的美國歷史》(The Untold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該片從另一種角度解讀20世紀的美國歷史,挑戰那種認為美國開始敗下陣來的觀點。這一系列紀錄片將在日本的NHK電視台播放。

這部紀錄片包括對兩次核子彈爆炸的討論。與斯通一同製作這部紀錄片的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歷史學教授庫茲尼克(Peter Kuznick)說:對我們兩個人來說,與日本的爆炸受害者以及歷史學家和記者見面是一次學習的經歷。這部紀錄片認為,長期以來關于這兩次核子彈爆炸對于結束戰爭來說是必要之舉的論斷不實。包括前蘇聯參與對日戰爭在內的其他因素對于促使日本投降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他說,我們看到的越多,學到的就越多,然後我們越來越感到苦惱,愈發意識到日本認真對待過去對于日本、乃至美國和全球其他國家有多麽重要。日本和美國在這個欺騙之網中聯結在一起,我們在其中共同捏造我們的全部歷史。

2014年4月, 奧利弗·斯通先生受聘擔任中國人民大學客座教授。

個人作品

指揮官Comandante (2003年)

倆共電台Talk Radio (1988年)

導演作品

粉紅鎮(2013年)

野蠻人Savages (2012年)

華爾街2金錢永不眠 (2010年)

小布希傳W.(2008年)

世貿中心World Trade Center (2006年)

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2004年)

指揮官 Comandante (2003年)

挑戰星期天Any Given Sunday (1999年)

U形轉彎U Turn (1997年)

尼克松Nixon (1995年)

天生殺人狂Natural Born Killer (1994年)

天與地Heaven & Earth (1993年)

門 The Doors (1991年)

刺殺肯尼迪 JFK (1991年)

生于7月4日Born on the Fourth of July (1989年)

倆共電台 Talk Radio (1988年)

華爾街Wall Street (1987年)

野戰排Platoon (1986年)

薩爾瓦多Salvador (1986年)

編劇作品

亞歷山大大帝 Alexander (2004年)

指揮官 Comandante (2003年)

貝隆夫人Evita (1996年)

尼克松 Nixon (1995年)

天生殺人狂Natural Born Killer (1994年)

天與地 Heaven & Earth (1993年)

門 The Doors (1991年)

生于7月4日 Born on the Fourth of July (1989年)

華爾街 Wall Street (1987年)

英雄膽8 Million Ways to Die (1986年)

薩爾瓦多 Salvador (1986年)

野戰排Platoon (1986年)

龍年 Year of the Dragon (1985年)

午夜快車Midnight Express (1978年)

個人榮譽

1990年憑借《生于七月四日》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1987年憑借《野戰排》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1979年憑借《午夜快車》獲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

影片風格

變化多端的畫面

乍一看起來,斯通作品裏的畫面似乎並不像有些人做的那樣,力求精致,但若能了解到其中寓意,你會發現,斯通的畫面是十分講究的。首先是他對光線的運用,光與影的巧妙結合是其作品的一大特色,在不同場景對布光的要求各不相同。在他早期的以戰地為主的影片中,對光色的運用基本上是遵循好萊塢的光色配給的,且在戰場環境中多用到質地柔和的光線,有時畫面相當明亮、甚至是耀眼。在《生于七月四日》為數不多的戰爭場面裏,整個光色非常耀眼,具有強烈的逼迫感和悶熱感,一片金黃的攝影風格也強化了這一段落的突出地位,並且同整個影片的其它段落形成了反差。當他的拍攝技法日益成熟後,更為多變的畫面形式取代了他原來套用的傳統風格,逐漸形成了他自身所具有的強烈個人風格。在他九十年代所拍攝的多部電影中,質地硬朗的光佔據了主流地位。許多非常規的攝影構圖模式使影片的整體格調與其他常規影片相比大異其趣。如對取景角度的多變選擇,在《刺殺肯尼迪》中,他運用了許多特寫鏡頭,而非以前多使用的中景,後期運用更為大膽,將拍攝角度傾斜、畫面焦距變化等技法頻繁使用,形成了一種獨具魅力的風格體系。對設備的選擇亦是變化多端,從航拍到升降鏡頭,再到近距離的大特寫,還有用手提攝影機拍攝的具有紀實風格的片段等等,都大大豐富了影片的視覺元素,令觀眾在不經意間感受到不同凡響的體驗。

凌厲快捷的剪輯

剪輯一直是長時間以來斯通風格的最重要體現。在一般看來,在一部電影裏運用過多過快的剪輯是“大逆不道”的,但斯通卻將這樣既快又多的剪輯用的得心應手,不僅沒有讓整個影片看上去毫無頭緒,而且豐富了其主控思想的可視性,使每個部分相互連線。像他這樣的,人們在觀看時能一眼看穿卻又不覺煩躁的剪輯運用實在驚人。他的這種風格在《火樂焚城》中就得到了極好的表現,那種比MTV還眩目的切換讓觀眾不知不覺地投身其中,到了《天生殺人狂》的時候,剪輯手法已被他運用得出神入化,並直接引導著影片主題的展開。斯通作品裏鏡頭間的時空表現是相當有價值的,特別是對時間的掌握,在不停地更換或重組。對時間段的選擇及銜接亦是恰如其分,每個時空的過度都對影片的發展具有推動性的作用。在剪輯的構圖搭配上顯得大膽張揚又切合整體情境,經常反常規地跳過180度軸線,隻對準人物關系,而不體現場景空間,甚至是模糊了影片的敘事空間,強調事件的本身。但這並不是說他對長鏡頭的運用置之不理。有時候,在一連串眼花繚亂的切換過後,一個長鏡頭的出現會讓人打起精神,全神貫註。《薩爾瓦多》中的一個長鏡頭運用應證了這一點,當時攝影機沿著成直角的走廊進行移動拍攝,這裏,直角處成了切換的替代,由此使得光線發生了變化,人物形體位置也發生了相應的改變,整個情節也在這裏出現了轉折。這樣的長鏡頭運用不會使人感到冗長,又讓影片在這個時刻引起觀眾極大的興趣。

主體環節

在他的世界裏,事件總歸是排在第一位的。即使是在以人物為主的影片中,事件也是推動人物走向的中心。由此可以看出,斯通作品的立足點還是對歷史的闡述和自己思維的註入。他把零零總總的各類政治歷史事件運用各種敘述方式聯系起來,通過並行構置來傳達出個人的政治見解。有時看他的電影會想到許多商業模式的動作片,往往以某個事件為導火索,引入劇情。在他的影片開篇,一般會由一連串快速有力的切換或單刀直入的敘述將起主導因素的事件擺在觀眾的眼前,之後進入主要的事件,並將各種事件進行富有立體感的排列,貫穿始終。而人物則是在事件中得以體現的,有時會把人物從事件中獨立出來,以一束錐光給他表現的舞台。因此,除了事件以外,各種人物也是他的作品裏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他總是把那些敢于直面政治醜惡的人塑造成英雄,而將政界大多數人設定為“醜惡的、虛偽的”,對于身陷事件漩渦裏的人,他總以摸棱兩可的態度來解決,總之,各個時期重大歷史事件以及由此引出的人物都是奧利弗·斯通電影中不二的主體,亦是他電影風格的一種體現。

聲音配置

對于藝術的嚴格要求也是其電影的一大特色,特別是音響的關鍵作用和對音樂的運用。從《手》、《野戰排》開始,一直到《天與地》,他一直追求的是一種接近真實的聲音,一種能讓觀眾身入其中的聲音。《刺殺肯尼迪》、《天生殺人狂》等影片則在原有的基礎上更加註重對特定環節的效果設定的處理,這些電影中對聲音的處理已經超越了敘事文本的範疇,進入了一種相對寬廣的具有非敘事特征的影音風格中,這與他電影裏表現得日益明顯的,脫離原有敘事,更多使用意識流動來引導觀者思維變換的風格也有很大關系。奧利弗·斯通斯通同時也很註重音樂在影片中的作用,使用交響配樂是一大特色。《野戰排》和《天與地》中都使用了較富詩意的音樂來烘托戰場的大環境,著力點不是戰爭,而是人發自內心的詠嘆。在《天與地》中與他配合的是日本作曲家喜多郎Kitaro,他為影片註入了一種富有深意及具有細致入微心靈刻畫的音樂,讓人仿佛是接受了一次心靈的洗禮。不過,最令人難忘的還是與好萊塢首席配樂大師約翰·威廉姆斯的幾次合作。《生于七月四日》和《刺殺肯尼迪》的音樂都是相當地激昂有力,伴隨著影片所表現的一種堅持奮鬥、不懈努力的精神。《尼克松》與前兩部比,要弱不少,但更細膩清脆些。略有不同的就是《火樂焚城》、《天生殺人狂》等幾部風格迥異的影片,這和影片的形式內容有著很大關系,因為這幾部影片並不是正統的敘事類影片,在音樂的使用上也就更加風格化。

字幕

有一個鮮明的標志可以讓我們一眼就能看出:這就是一部奧利弗·斯通的電影。就是大段排列的字幕。在他幾乎所有作品中,都有一些警醒式的至理名言,這些名言警句若合並在一起,真的可以組成一個篇幅不小的警世錄了。和其他影片一樣,這些字幕會在片頭、片尾被醒目地打出,片頭一般是一些寓意較深的話語,片尾和片頭差不多,但有時會加入一些背景式的介紹,與那些寓意深刻的哲理性話語放在一起,頓時給人以一種歷史的沉重感。

個人觀點

“電影對社會負有道義責任,不能隨意渲染暴力。”斯通以自己的影片《天生殺人狂》舉例說,美國曾經發生辛普森殺妻案,轟動一時,美國媒體連篇累牘地渲染案件中的明星、金錢等因素,他因此受到觸動,拍攝了這部講述一對小情侶瘋狂地殺死數十個人的影片,以此討論是什麽觸發了社會暴力。

“如果不能傳達給社會以有價值的思考,任何人哪怕是電影導演,都沒有理由為了殺人的感官刺激來拍攝戰爭或暴力影片”。斯通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