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利

奎利

奎利是一種類人型種族,居無定所,以工程學技能和機器人知識的卓越而著稱。自從母星萊諾奇被征服,奎利人就一直生活在移民艦隊,一支由各種星艦組成的巨大艦隊。

  • 中文名稱
    奎利
  • 外文名稱
    Our view
  • 人種
    類人型種族
  • 出處
    《質量效應1》
  • 所屬
    單機遊戲
  • 居住地
    移民艦隊

簡介

大約在《質量效應1》故事的三百年前,奎利創造出了桀斯,一種初級人工智慧,充當他們的勞動力。然而,桀斯最終獲得智慧之後,奎利人開始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後果感到恐懼,並嘗試毀滅他們的造物。桀斯贏得了接踵而來的戰爭,迫使他們的創造者流亡。奎利人生活在回收船隻、二手船隻以及迴圈利用的技術組成的艦隊上,在整個銀河系裏流浪。

生理

奎利人整體的身材比人類稍矮稍瘦。奎利人為內骨骼結構,有嘴唇、牙齒、兩隻眼睛及眼皮、淚腺。他們有三根粗壯的手指,包括一根拇指、兩根食指,每隻腳上有三根腳趾。與人類以及阿莎麗人相比,他們的小腿非常明顯的向後彎曲。除了腿與手的部分,奎利人身體的大致形狀以及雌雄二性的區別都與人類相似。奎利人的耳朵,或者說類似耳朵的器官與人類有顯著不同。

萊諾奇萊諾奇

奎利人生理結構最明顯的特點是其脆弱的免疫系統,這是由于生活在無菌環境中長達幾世紀。其後果是,所有的奎利人都必須穿著高度復雜的防護服,保護他們免于疾病或者受傷引起的感染。奎利人的防護服可以在破裂或者類似的破損時進行區域獨立的隔離,以阻止污染物的擴散(與船隻在船殼破損時使用隔板一樣)。

奎利人的免疫系統本來就偏弱,因為病原體在他們的母星的生態圈裏很少見。更進一步,本就很少的那些在地的病毒與病原體都對他們有一定的益處。在移民艦隊上繁衍數代之後,奎利人的免疫系統由于常年生活在移民艦隊的無菌環境裏而更加衰退。因此,奎利人會接種大量不同的疫苗以及其他免疫措施來抵抗疾病。但是,即便在幹凈的環境裏奎利人也不會無緣無故的脫掉防護服。

想要脫去防護服的話,奎利人必須服用抗生素、免疫增強葯物、草葯等等之類的手段來保證安全,但即使如此,風險也一直存在。因此,用身體來交流感情對奎利人而言非常困難,甚至繁殖也是如此。移民艦隊的船隻一般都有"無菌室",作為產房或者手術室,但是依然會有風險。奎利人最為私密的舉動就是把彼此的防護服連線起來。然而,這麽做一般會導致奎利人生病,過一段時間後就會適應。

與突銳人一樣,奎利人是右旋蛋白質基礎的種族,與人類和阿莎麗人相反。人類和阿莎麗的左旋蛋白質食物,較好的是不可消化,最惡劣的情況則是有毒,引起強烈的過敏反應。如果想吃東西的話(除了那些雲遊的奎利人食用的那些營養膏),可以吃凈化過的突銳食物。

歷史

自打奎利人遠離母星萊諾奇之後,他們就一直以強大的工程學能力而著稱。他們在銀河系紀遠1900年左右創造了桀斯,用于勞動以及戰爭。奎利人將他們的程式限製在一般的虛擬智慧型的水準,與人工智慧相差甚遠,恪守議會製定的禁止研發人工智慧的法律。但是隨著奎利人改造桀斯以使他們適應更復雜的任務,一個高度復雜的神經網路形成了,這一舉動深刻的改變了桀斯,以致使他們獲得了智慧。有一天,一個桀斯個體向他的監督者詢問關于存在的特點。根據軍團的說法,盡管這不是第一次桀斯向奎利人詢問靈魂的問題,但是,這是第一次引起了奎利人的恐慌。

驚慌的奎利政府下令滅絕所有桀斯,以阻止可能發生的革命。他們低估了桀斯的神經網路。桀斯開始保護自己,接踵而來的沖突演變成全星球的戰爭。幾十億的奎利人死去,幸存者們被迫離開了星球。由于向議會求助被拒絕,奎利人乘著剩餘的艦隊離開了恆星系統。之後,議會為懲罰奎利人的粗心大意,取關閉了奎利人的大使館。從那以後,奎利人的艦隊便在各個恆星系統間流浪,搜尋資源以維持移民艦隊的存續,同時也在尋找可以殖民的星球。他們依然抱著從桀斯手中奪回萊諾奇的希望。

文化

奎利人的首要目標是生存以及移民艦隊的存續。絕大部分的習俗以及法律都圍繞這個目標。一對夫婦擁有一個以上的孩子是違法的,這樣才能保證艦隊的人口零成長(如果人口減少,那麽這個規則就會暫時取消,多生孩子也會受到獎勵)。家庭規模也因此很小,結合緊密。因為奎利人都把生存依賴于彼此同船的船員,他們不像克洛根的個人主義那樣,是一種更加註重團結的種族。忠誠,信賴以及合作是珍貴的品質。

移民艦隊移民艦隊

奎利人喜歡講故事,他們把這當成是在艦隊上掙扎求存的調劑,他們也把舞者的地位抬的很高。

年輕的奎利人會被要求外出雲遊,從而獲得成年人的身份。雲遊是奎利人體驗艦隊外的世界的機會,與其他種族文化交流,學會珍惜與族人在一起的生活。雲遊出行是個重要的事件,所有的船員都要前來送行,雲遊的奎利人也會獲得很多禮物,在旅途上幫助他們,以及增強免疫針劑,還有一些在外生存的建議。年輕的奎利人在找到有價值的東西之前不能結束雲遊--不管是信息、錢或者補給都可以。當他們返回時,他們不會回到出生的飛船上,而是會選擇加入其他船隻。此舉可以保持奎利人的基因多樣性,避免近親婚姻。奎利人會把帶回的禮物交給新的船長,以證明他們不會是這艘船的累贅。盡管這些禮物有可能因為不夠好而被船長拒絕,但是這種情況非常少,絕大多數船長都很歡迎新船員的加入。擁有很多船員代表著很有名望,因為這表示著船長有足以支撐這麽多船員的物質與金錢。

大多數奎利人的船隻都很擁擠。家庭成員共享一個狹小的生存空間是很正常的,而且離其他家庭也很近。居住空間很不舒適,設計的很糟糕,有些是倉庫之類的改造而成。家庭成員把自己的那一小片地方用多彩的被褥裝飾起來,一來可以隔絕聲音,二來可以更加舒服。奎利人不大重視個人所有的物品,他們會衡量物品的價值,一旦無用就交換成其他的東西。所有船隻都有一層用于交易的甲板,在這裏交換東西。

奎利人一直穿著防護服,一部分原因是應對船殼破損,另一部分是應對缺失的個人空間。因為防護服使得人與人一眼看去難以區分,奎利人就養成了談話時互相交換名字的習慣。

隨著時間推移,這些防護服也慢慢獲得了標志性,以及文化上的含義,獲得第一件防護服也是一種儀式。完成雲遊回到艦隊之後,他們可以改動自己的防護服,以反映他們作為成人的新身份。與他人連線防護服即表示最大的信任和喜愛。

由于與桀斯之間的仇怨,奎利人不完全信任虛擬智慧型以及人工智慧,但是他們也表出了對這些智慧型的令人驚訝的憐憫,比之于其他種族,更加能把這些智慧型當做生命對待。

奎利人把所有飛船的指揮官一律叫做艦長,無論是不是奎利人,與軍銜也無關。他們的理由是,指揮官的決定對于他所在船隻有極大的影響力。

經濟

奎利人的經濟體系與其他銀河系種族都大不相同。神堡地區通行額度點的同時,奎利人社會中不存在貨幣。奎利人最為重視最的私人空間,所以為了保持空間最大化,不會留下無用的物品。如果奎利人有不需要的物品,他們會把這件物品擺放到類似市場的公共區域。可選的物品都放在儲物箱裏,有需要的可以隨意拿走。由于奎利人的社會是以對同胞的忠誠已經榮譽為基礎,所以鮮有不同意交易的情況存在。

然而,食物和葯品的交換卻較為嚴格。從養殖船或者是偵查艦隊帶來的食物,都被統一存放,謹慎的分配給個人。流出的食物都被嚴格追蹤,以防使移民艦隊出食物短缺,或者更糟糕的情況,大規模飢荒。葯品也被仔細的分配。然而,奎利人即使在艦隊上也總是穿著防護服,所以他們的病的幾率相對很低。控製葯品流動就產生了一個應對大規模疫病的葯物儲備,這對于奎利人脆弱的免疫系統而言是很有必要的。

另一項資源來源是移民艦隊途經的恆星系統。奎利人會以很高的效率開採可以開採的所有星球。在此恆星系統中的其他種族,如果有足夠的工業資源或者合作的意向,會贈與奎利人"禮物",包括船隻、食物或者其他補給,來敦促艦隊盡快離開。一般來說,上將聯席會議會接受這些禮物,因為移民艦隊沒有足夠的理由消耗所有資源。有時,有一些船隻會在已經殖民的星球軌道上巡回,向移民艦隊出售食物、補給或者當地出產的小玩意。

宗教

奎利人曾經崇拜先祖。這種崇拜包括人格復製並轉化為類似虛擬智慧型的互動介面。奎利人把這些人格的復製品弄的越來越復雜,希望這些祖先的所擁有的智慧可以儲存在真正有智慧型的復製體裏。然而,桀斯在叛亂時摧毀了這些祖先知識的資料庫。一些奎利人認為桀斯叛亂是對他們傲慢自大的懲罰,但絕大多數人還是認為奎利叛亂是一個錯誤,而不是懲罰。

奎利人在的社會依然很流行先祖崇拜。莎拉·藍于通貝號將軍就讓上將聯席會議處理感謝祖先的事宜。這些祖先成立了移民艦隊,把他們從桀斯手中拯救出來。

政府

移民艦隊

移民艦隊(又稱艦隊)上大致有一千七百萬奎利人。技術上講,移民艦隊依然處于軍事管製下,隻不過現在是由上將聯席會議,以及民主選舉的議院控製,但是絕大部分船長以及船上平民都傾向于將事務控製在"家庭"範圍內。奎利人有若幹個部落,橫跨整個艦隊,或者集中在某艘船上。

法律

盡管議院製定的民法與那些以星球為基礎的民主法律差不多,但是執行與審判程式更加特殊。從桀斯的手下逃跑之後,奎利人幾乎沒有人手來維護艦隊上百萬人的治安,于是他們把海軍陸戰隊分配出去,維持秩序與法律。今天,奎利人的海軍陸戰隊受到警察訓練,但是也保持著在飛船空間內的戰鬥素養,全權接受軍隊的指揮。

嫌疑人一旦被捕,就會被帶到船長處接受被指責事項的審判。船上的議會可以做出建議,但是根據傳統,船長對紀律問題享有絕對權威。

絕大多數奎利人船長是很仁慈的,隻分派罪犯那些比較險惡的船隻維修工作。一些頑固的慣犯會被"不小心"留在途經的有人居住的星球上。這種在別人的星球上拋棄罪犯的做法給奎利人和當地行星系統的居民們造成了摩擦。船長幾乎沒有別的選擇;空間與資源都緊缺的情況下,供養毫無產出的囚犯人口絕對不是可以接受的選項。謀殺、叛國重復暴力犯罪以及破壞船隻、食物儲備或者養殖船都可能被判處流放的刑罰。奎利人使用死刑;據塔莉對指揮官薛帕德所說,暴亂、劫持飛船會被處以死刑。流放一般是比較常規的處罰,因為流放者的後代可以回到移民艦隊去。

與銀河系的關系

人類與奎利沒有政治關系,因為移民艦隊尚未途經人類佔據的星域。其他種族則因為種種原因看不起奎利人,其中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他們把桀斯"放"了出來。這件事也正是奎利人在神堡的大使館被取消的原因。奎利人經常被看作是小偷和乞丐。塔莉曾經陰鬱的說起過,她當年進入神堡的時候被神堡安全局扣了不短的一段時間,才放她去四處遊蕩。

因為艦隊有限的資源,奎利人把途經的恆星系的礦產開採一空,這件事經常引起當地居住種族的不滿。而且移民艦隊經常會把囚犯流放在當地--因為他們不想供養無產出的囚犯人口--這也是因為他們僅僅是缺乏資源。然而,在移民艦隊上的生活也給了奎利人特殊的技能。以塔莉所展現的舉例,他們有一種可以從桀斯存儲器核心裏恢復資料的技術。他們是維修和回收技術的大師,尤其是針對飛船零件,他們也是採礦專家,因為移民艦隊需要巨量的燃料。他們可以維修那些其他種族拿來回爐的東西。這樣的效率和技術就導致了某些公司會悄悄的在移民艦隊到來時僱傭奎利人"做兼職",替代公司現有員工,非常的讓移民艦隊困擾。

這種不受歡迎,以及整個種族都隻是一個交易的個體,導致奎利人非常的與世隔絕,隻關心移民艦隊的存續。他們的流浪生涯以及被從神堡驅逐也意味著他們不怎麽關心其他種族的好壞。

軍事

在早期,許多奎利貨船都裝備武器,當做不正規的"私掠船"。平民船隻也有強烈的武裝的偏好,使得他們不受海盜的歡迎。盡管他們已經重建了他們的軍隊,但是依然隻有一百艘多一點的戰艦來保護成千上萬的其他船隻。如果接近的船隻身份不明,他們會極其精確的將之消滅。

因此,從雲遊歸來的年輕奎利人會被給予暗號,因為他們經常是坐著買來的或者回收的飛船回家,艦隊不清楚情況。一個密碼用來表示雲遊成功,艦隊會歡迎他們回家;另一個暗號表示飛船被劫持,該飛船會被立即摧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