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愛博士

奇愛博士

《奇愛博士》(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是美國導演斯坦利·庫布裏克根據彼得·喬治小說《紅色警戒》改編的一部黑色幽默喜劇片,于1964年在美國上映。

本片是一部眾口稱贊的影史經典,獲得了第37屆奧斯卡金像獎四項提名,與《2001太空漫遊》、《發條橙》並稱為"未來三部曲"。

  • 中文名稱
    奇愛博士
  • 外文名稱
    Dr.Strange-love,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Dr. Strangelove
  • 製片地區
    英國
  • 導    演
    斯坦利·庫布裏克
  • 對白語言
    英語;俄語
  • 類    型
    喜劇
  • 出品公司
    哥倫比亞影業公司
  • 發行公司
    哥倫比亞影片公司
  • imdb編碼
    tt0057012
  • 主    演
    喬治·斯科特,彼特·塞勒斯,斯特林·海登
  • 上映時間
    1964年1月29日
  • 製片成本
    $1,800,000
  • 製片人
    斯坦利·庫布裏克
  • 色    彩
    黑白
  • 分    級
    USA:GP
  • 主要獎項
    奧斯卡金像獎 最佳影片(提名)
  • 片    長
    93分鍾
  • 編    劇
    彼得·喬治
  • 其它譯名
    怪癖博士,核戰爭狂人博士,我如何學會停止恐懼並愛上炸彈,密碼114;斯特倫奇洛夫博士

電影劇情

《奇愛博士》電影劇照(18張)這部影片拍攝于冷戰期間。影片開始,通過旁白介紹了背景:一年多來,在西方高層領導中有一種謠傳,蘇聯正在製造一種能毀滅地球和人類的終極武器。畫面上,氣象萬千的雲海鏡頭之後,美國空軍B-52戰略轟炸機不分晝夜地值勤,巨大的雷達飛速旋轉,搜尋目標。冷戰即將引發熱核戰爭,可能性急劇上升。危機一觸即發。

奇愛博士奇愛博士

美國戰略空軍基地司令傑克·裏珀將軍通過電話向副官曼德裏克下達命令,美國空軍基地,進入緊急戰備狀態,立即派B-52轟炸機攜帶氫彈向蘇聯境內目標實行攻擊……

不論是滿懷西部精神的上校騎著氫彈飛向蘇聯大地,亦或核彈如繁花般在大氣的海洋之上綻放…這些鏡頭都讓人依舊難忘.這部《奇愛博士》盡現了“黑色幽默”和“暴力美學”的精妙之處,開創了全新的蒙太奇樣式。而其背後對人性和政治的反思更使它超越了本身的電影藝術性,成為了一部有切實思想性的傳世經典。不論是處于冷戰時期,還是站在此時此刻我們都能從《奇愛博士》的鏡子裏重新審視自己,審視世界。

角色介紹

傑克·瑞朋演員斯特林·海登
  • 美國空軍將領,將轟炸機派去摧毀蘇聯,因為他懷疑共產黨正密謀侵害美國人民。
奇愛博士演員彼得·塞勒斯
  • 奇愛博士曾經為納粹服務,如今成為美國總統的戰略顧問,有權列席軍事會議。
墨爾金·馬夫雷演員彼得·塞勒斯
  • 美國總統,毫無主見,他對這一災難所做的最有效的努力就隻是安撫喝得醉醺醺的蘇維埃總理。
巴克·特吉德森演員 喬治·C·斯科特
  • 美國空軍上將,生活不檢點,同時也是一位戰爭狂人。
剛上校演員 斯利姆·佩金斯
  • 是負責投放核彈的空軍上校,對于投擲核彈有著近乎偏執的狂熱。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Group Captain Lionel Mandrake彼得·塞勒斯/Peter Sellers----President Merkin Muffley彼得·塞勒斯/Peter Sellers----Dr. Strangelove彼得·塞勒斯/Peter Sellers----Gen.'Buck' Turgidson喬治·/C·斯科特/George C. Scott----Brig. Gen. Jack D. Ripper斯特林·海登/Sterling Hayden----Col.'Bat' Guano基南·懷恩/Keenan Wynn----Maj. T.J.'King' Kong斯利姆·佩金斯/Slim Pickens----Russian Ambassador Alexi de SadeskyPeter Bull----Lt. Lothar Zogg詹姆斯·厄爾·瓊斯/James Earl Jones----Miss ScottTracy Reed----Mr. StainesJack Creley----Lt. H.R. DietrichFrank Berry----Adm. RandolphRobert O'Neil----Lt. W.D. Kivel(as Glen Beck)Glenn Beck----FrankRoy Stephens----Capt. G.A.'Ace' OwensShane Rimmer----Burpelson AFB Defense Team memberHal Galili;Laurence Herder;John McCarthy----Lt. B. GoldbergPaul Tamarin----

職員表

製作人:斯坦利·庫布裏克/Stanley Kubrick;Victor Lyndon;Leon Minoff▪ 導演:斯坦利·庫布裏克/Stanley Kubrick▪ 副導演(助理):Eric Rattray▪ 編劇:斯坦利·庫布裏克/Stanley Kubrick;特裏·索澤恩/Terry Southern;彼得·喬治/Peter George;彼得·喬治/Peter George▪ 攝影:吉爾伯特·泰勒/Gilbert Taylor▪ 剪輯:Anthony Harvey▪ 藝術指導:肯·亞當▪ 美術設計:Peter Murton

編輯本段角色介紹

在斯坦利·庫布裏克當初尋求投資方時,哥倫比亞影業提出了一個荒唐而蠻橫的條件,那就是彼得·塞勒斯必須在片中至少扮演四個主要角色,因為他們堅信,庫布裏克在1962年執導的《洛麗塔》之所以會取得成功,完全歸功于彼得·塞勒斯的表演。另外,塞勒斯曾在1959年的《喧鬧的老鼠》中一人分飾三角。庫布裏克雖然深感過分,但還是接受了,因為這在電影商業領域早已司空見慣。

不過最終,塞勒斯隻扮演了四個角色中的三個,在影片剛剛開拍時,他還應該扮演在片尾騎著核彈從天而降的轟炸機機長,可塞勒斯認為自己的工作負擔過重,而且對角色的德州口音也力不從心。庫布裏克一再懇求塞勒斯接受角色,並讓在德州長大的編劇特裏·索澤恩錄製出機長台詞,以供塞勒斯學習。可在拍攝艙內場景時,塞勒斯不慎扭傷腳踝,隻得放棄角色。

在曼德雷克、馬弗裏和奇愛博士這三個角色中,塞勒斯認為演繹曼德雷克最輕松,因為二戰期間他曾在皇家空軍服役。在塑造總統馬弗裏時,塞勒斯一改純正的英國口音,操起了美國中西部口音,並從前伊利諾斯州州長、曾在兩次總統競選中敗北的阿德萊·史蒂文森(Adlai Stevenson)身上獲得了靈感。在最初的幾個鏡頭中,塞勒斯假裝出感冒症狀以誇大人物的軟弱無能,引起了現場劇組人員的頻繁笑場,而庫布裏克認為馬弗裏是一個嚴肅角色,不應該呈現出喜劇效果。盡管塞勒斯在隨後的表演中恢復了常態,但患有感冒的總統仍出現在部分場景中。

作為總統的科學顧問,奇愛博士是蘭德公司戰略家赫曼·卡恩(Herman Kahn)、曼哈頓工程負責人約翰·馮·諾伊曼(John von Neumann)、德國火箭專家沃納·馮·布勞恩(Wernher von Braun)和“氫彈之父”愛德華·泰勒(Edward Teller)的集合體,在拍攝中,塞勒斯模仿了任影片特效顧問的攝影大師維加的口音,並即興發揮讓奇愛博士誤行納粹禮,還借用了一隻庫布裏克用來防燙的黑色皮手套。​

精彩對白

General Jack D. Ripper: Mandrake, do you recall what Clemenceau once said about war?

Group Capt. Lionel Mandrake: No, I don't think I do, sir, no.

General Jack D. Ripper: He said war was too important to be left to the generals. When he said that, 50 years ago, he might have been right. But today, war is too important to be left to politicians. They have neither the time, the training, nor the inclination for strategic thought. I can no longer sit back and allow Communist infiltration, Communist indoctrination, Communist subversion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st conspiracy to sap and impurify all of our precious bodily fluids.

裏珀將軍:“曼德雷克,你記得克裏蒙梭是怎樣談論戰爭的嗎?”

曼德雷克:“不,我不記得了,長官。”

裏珀將軍:“他說戰爭是如此重要,以致不能全部依賴于將官。這句話是他在50年前說的,也許在當時是正確的,可時至今日,戰爭不能依賴于政治家。他們沒有時間,沒經受過訓練,也沒有戰略思想的傾向。我再也不能袖手旁觀,再也不能容忍共產主義者的滲透、灌輸、顛覆和他們侵蝕、污染我們珍貴體液的陰謀。”[1]

影片段預告絮

穿幫鏡頭

在那些士兵攻擊空軍基地的一個鏡頭裏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其中某個士兵拿著德國二戰時一款叫MP40的沖鋒槍在掃射,問題是那時候美國應該在用M3A1

《奇愛博士》原聲《Bomb Run》考證

一架和五角大樓失去聯系的B52轟炸機孤獨地承載著毀滅世界的任務……

一路昂揚地飛過身下美麗的高山大河,平原深谷,飛過歐洲大陸,飛向蘇聯……

配樂是一段在原聲帶裏被命名為Bomb Run的無歌詞男聲哼唱……

無歌詞哼唱用得是地方的話,能起到插曲和配樂沒有的奇效。

關于《奇愛博士》裏一段配樂的問題:

《奇愛博士》裏面用得很多的一段,最早出現是在10分左右,B-52轟炸機向基地確認了用核武器襲擊蘇聯的R計畫的時候。

音樂是軍號伴著鼓點,調子很好聽,很振奮。像在給出征的戰士鼓勁。

最早聽到它是在一首Joan Baez的《Johnny, I Hardly Knew Ye》,演唱年代不祥,大致在五十到七十年代之間。歌詞是以一個傷兵妻子的口吻寫的,是反戰的。因為調子很明快上口,我一聽之下覺得應該是很有名的歌,但搜尋歌詞,卻發現歌詞居然沒有統一的版本,和Joan Baez相關的網頁也不多。這可能說明這首歌早就有了,且有很多人翻唱過。後查到歌詞節選改編自愛爾蘭詩人Padraic Colum(1881-1972)1922年編選的一本愛爾蘭詩集裏的一首詩,是沒有留下作者的民歌。民歌裏出現的地點Athy也是一個愛爾蘭地名。

那這段音樂是不是專門為這首詩譜的曲?還是它本來是一段軍樂,後來有人取反諷之意, 改成了反戰的民謠?

繼聽過Joan Baez的版本後,又在一個月之內聽到了這個調子。是在Sex and the City裏,主角Carrie和人閒聊的時候說到和戰爭有關的話題,Carrie表示她對此有所了解,就哼了一小句。

據此我覺得它最初是一段軍樂的可能性比較大,那它是哪一國的軍樂,從什麽時候開始有的呢?

其實有了Dr. Strangelove這麽有名的片子答案是不難找的。

算是部分答案吧:

The score for the B-52 scenes is mostly made up of the melody of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a traditional Irish anti-war song, which also provides the melody for the somewhat better-known (at least in the United States) American Civil War song "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 Again". While the former tells the story of a soldier coming back from a war heavily mutilated and broken, with the last lines being "They're rolling out the guns again, but they'll never take my sons again", the latter describes the celebrations that will take place when the soldiers return from war: "The men will cheer and the boys will shout / The ladies they will all turn out / And we'll all feel gay / 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

美國南北戰爭期間,一位愛爾蘭裔南方軍隊樂隊指揮Patrick S. Gilmore把一首抗議英格蘭征兵的愛爾蘭反戰民歌Johnny, I Hardly Knew Ye(《強尼,我快認不出你了》)改成了歡迎戰士凱旋的歌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當強尼凱旋歸家時》)。

事實上,這首曲調上口的歌在戰時廣為流傳,南北方的軍民都在唱。

Carrie是時尚女,她如果知道一首古老的愛爾蘭民歌是奇怪的,但她知道南北戰爭的歌並用它來表達對“戰爭“的了解,就很容易解釋了。

庫布裏克的心思一向用得很狠,此處對待戰爭的兩層潛文本也算一例。

他這部片子裏的戲謔、瘋狂和黑暗與Johnny, I Hardly Knew Ye是一致的。Johnny這樣形似armless,boneless,chickenless egg的怪物,和核彈一樣,都是人類不斷進步的必然產物,它們既是人性的,也是非人性的,既是原始野蠻的,也是現代文明的。它們的產生和侵蝕對于人類而言是不可避免的,而所有一切的終結,就和Dr. Strangelove的結局一樣,是一場美麗的終極毀滅。

補上這兩首歌的歌詞:

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

This is generally credited to the Union Army bandmaster, Patrick S. Gilmore, who wrote it in 1863. It is similar to the Irish song Johnny I Hardly Knew Ye(a tale of a maimed soldier returning from war). Which version came first is debated.

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 Again,

Hurrah! Hurrah!

We'll give him a hearty welcome then

Hurrah! Hurrah!

The men will cheer and the boys will shout

The ladies they will all turn out

And we'll all feel gay,

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

The old church bell will peal with joy

Hurrah! Hurrah!

To welcome home our darling boy

Hurrah! Hurrah!

The village lads and lassies say

With roses they will strew the way,

And we'll all feel gay

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

Get ready for the Jubilee,

Hurrah! Hurrah!

We'll give the hero three times three,

Hurrah! Hurrah!

The laurel wreath is ready now

To place upon his loyal brow

And we'll all feel gay

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

Johnny,I Hardly Knew Ye(By Anonymous)

Padraic Colum (1881–1972). Anthology of Irish Verse.(1922)

While going the road to sweet Athy,

Hurroo! hurroo!

While going the road to sweet Athy,

Hurroo! hurroo!

While going the road to sweet Athy,

A stick in my hand and a drop in my eye,

A doleful damsel I heard cry: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With drums and guns, and guns and drums,

The enemy nearly slew ye;

My darling dear, you look so queer,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Where are your eyes that looked so mild?

Hurroo! hurroo!

Where are your eyes that looked so mild?

Hurroo! hurroo!

Where are your eyes that looked so mild,

When my poor heart you first beguiled?

Why did you run from me and the child?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With drums,etc.

Where are the legs with which you run?

Hurroo! hurroo!

Where are thy legs with which you run?

Hurroo! hurroo!

Where are the legs with which you run

When first you went to carry a gun?

Indeed, your dancing days are done!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With drums,etc.

It grieved my heart to see you sail,

Hurroo! hurroo!

It grieved my heart to see you sail,

Hurroo! hurroo!

It grieved my heart to see you sail,

Though from my heart you took leg-bail;

Like a cod you’re doubled up head and tail,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With drums,etc.

You haven’t an arm and you haven’t a leg,

Hurroo! hurroo!

You haven’t an arm and you haven’t a leg,

Hurroo! hurroo!

You haven’t an arm and you haven’t a leg,

You’re an eyeless, noseless, chickenless egg;

You’ll have to be put with a bowl to beg: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With drums,etc.

I’m happy for to see you home,

Hurroo! hurroo!

I’m happy for to see you home,

Hurroo! hurroo!

I’m happy for to see you home,

All from the Island of Sulloon;

So low in flesh, so high in bone;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With drums, etc.

But sad it is to see you so,

Hurroo! hurroo!

But sad it is to see you so,

Hurroo! hurroo!

But sad it is to see you so,

And to think of you now as an object of woe,

Your Peggy’ll still keep you on as her beau;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With drums and guns, and guns and drums,

The enemy nearly slew ye;

My darling dear, you look so queer,

Och,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Johnny, I Hardly Knew Ye(BY Joan Baez)

Joan Baze常常以簡單的配樂襯托她同樣簡單卻在樸實中見動人之處的聲音。她演繹的這首老歌,除了表示妻子堅定信念的最後一節的伴唱,模擬軍樂隊的打鼓聲壓倒了其他所有隱約可辨的配樂。歌聲和鼓點相呼應,節奏感強烈得仿佛一首軍歌,而她歌唱的是這樣一個在戰爭中失去四肢和雙眼的士兵,驚悚、殘忍、痛苦和反諷纏繞在一起,直到最後妻子唱出自己的決心:再也不讓那些製造槍支的人奪走他們的孩子。

然而,那是她能決定的事嗎?對于那些人她又是什麽呢?

也許,她隻是平凡,渺小,普通,充滿著世界各個角落的墊在金字塔最底層的奴隸,而這個世界屬于奧林匹亞山上的少數神明,為了永遠不能到達的“永恆”,讓他們主宰的藝術世界成為可能,艱難地活著的人類的痛苦不得不永續不熄。

戰爭,永遠睡在你我身邊,凡人不知道她什麽時候醒來。

With your guns and drums

And drums and guns

Hurroo hurroo

With your guns and drums

And drums and guns

Hurroo hurroo

With your guns and drums

And drums and guns

The enemy nearly slew ye

My darling,dear,you look so queer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帶著你的槍和鼓和鼓和槍

帶著你的槍和鼓和鼓和槍

帶著你的槍和鼓和鼓和槍

敵人差點殺了你

我心愛的,親愛的,你看起來這樣怪異

強尼,我差點認不出你

Where are your legs that used to run

Hurroo hurroo

Where are your legs that used to run

Hurroo hurroo

Where are your legs that used to run

Before you left carrying a gun

I fear your dancing days are done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你過去習慣奔跑的雙腿在哪裏?

你過去習慣奔跑的雙腿在哪裏?

你過去習慣奔跑的雙腿在哪裏?

在你持槍離開前(習慣奔跑的雙腿)

我怕你跳舞的日子結束了

強尼,我差點認不出你

Where are your eyes that were so mild

Hurroo hurroo

Where are your eyes that were so mild

Hurroo hurroo

Where are your eyes that were so mild

When my heart you did beguile

And why did ye run from me and the child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你過去如此溫和的雙眼在哪裏?

你過去如此溫和的雙眼在哪裏?

你過去如此溫和的雙眼在哪裏?

那時你讓我的心陶醉

可你為什麽離開我和孩子

強尼,我差點認不出你

Ye haven't an arm ye haven't a leg

Hurroo hurroo

Ye haven't an arm ye haven't a leg

Hurroo hurroo

Ye haven't an arm ye haven't a leg

Ye're an armless boneless chickenless egg

and ye'll have to be put with a bowl to beg

Johnny I hardly knew ye

你沒有胳臂,你沒有腿

你沒有胳臂,你沒有腿

你沒有胳臂,你沒有腿

你是一隻沒有胳膊,沒有腿也沒有小雞的蛋

你不得不和一隻碗放在一起去乞討

強尼,我差點認不出你

They're rolling out the guns again

Hurroo hurroo

They're rolling out the guns again

Hurroo hurroo

They're rolling out the guns again

But they won't take back our sons again

No they never take back our sons again

Johnny I'm swearing to ye

他們又在大量製造槍支

他們又在大量製造槍支

他們又在大量製造槍支

但他們再也不會收回我們的兒子們

不,他們永遠不會再次收回我們的兒子們

強尼,我向你發誓

影片評價

一句話評論

最優秀的黑色喜劇。

毫無疑問,《奇愛博士》足以入選影史十大佳片。

最滑稽的反戰題材電影,趕在世界末日之前觀看吧

——《奧斯汀紀事》 [1]

《奇愛博士》(又名:《我如何學會停止恐懼愛上炸彈》)是庫布裏克對于人類未來進行哲學思考的三部影片中的第一部,也是他為全人類敲響的一記警鍾。他以其慣用的高屋建瓴的敘事方式和獨特的拍攝技巧以及黑色幽默的諷刺手法,令這部影片成為電影史上不可多得的經典作品。正像有些人所評價的那樣,質疑《奇愛博士》是不是經典,就像質疑《蒙娜麗莎》是不是名畫一樣。

影片一開始即通過旁白為我們介紹了如下背景:“一年多來,在西方高層領導中有一種謠傳,蘇聯正在製造一種能毀滅地球和人類的終極武器。”在冷戰的時代裏,謠傳也變成了製定戰略的依據。于是,隨著身為美國戰略空軍基地司令的傑克·裏珀將軍給副官曼德裏克打的一個電話,命令他美國空軍基地進入緊急戰備狀態,並立即派B-52轟炸機攜帶氫彈向蘇聯境內目標實行攻擊,一場近似于荒誕離奇的鬧劇正式上演了。

首先登場的是B-52轟炸機的指揮官康格少校,此時他正手捧一本《花花公子》雜志看得津津有味;他的手下也都做著各自的休閒活動。當康格收到核攻擊計畫並證實無誤後,作為狂熱的好戰分子的他,立即如註雞血一般,親自駕機向蘇聯領空駛去,同時切斷了轟炸機組成員與外界的一切聯系,並激勵手下準備同“俄國佬進行一場面對面的核戰爭”(看來的確不能高估這位少校的智商,在他眼裏,核戰爭或許就像肉搏戰那麽簡單)。

五角大樓作戰室內,緊急軍事會議正在召開。由于B-52轟炸機的對外聯絡已被切斷,聞訊趕來的總統隻得改變計畫,在絕密作戰室召見蘇聯駐美大使。蘇聯大使來到作戰室,不料等待他的卻是一場近身搏擊:巴克將軍認定蘇聯大使所攜帶之照相機是間諜工具,于是兩個人立即打成一團。熱線電話接通了,這一頭是歇斯底裏的美國總統,那一頭是同樣歇斯底裏的蘇聯總理。二人最後達成協定:為避免發生不幸,兩國應聯手將B-52轟炸機擊落。

一個恐怖的訊息被蘇聯大使透露出來,他說蘇聯的確製造出了可以毀滅地球生物的終極武器,並且它將在敵國攻擊蘇聯時自動發射。這種武器會造成世界生物滅絕的可能性將來自于它爆炸後產生的放射性塵劇照(24張)埃,這一點得到了奇愛博士從科學的角度作出的肯定。

戰略空軍基地內,裏珀將軍已被當作叛軍遭到國家軍隊的圍剿。一番激戰後,基地士兵因寡不敵眾被迫投降。眼見大勢已去,裏珀將軍在浴室中飲彈自盡。

僅存的一家繼續飛往目標的B-52轟炸機終于逼近目標。所有人員開始進行投彈準備,但核彈艙蓋開關失靈。康格少校頭戴牛仔帽進入核彈艙,騎在氫彈頭上,修好了艙蓋控製電路。卻同氫彈一起被發射了出去。隨著氫彈爆炸,一朵巨大的蘑菇雲冉冉升起。

知道世界即將毀滅的作戰室裏的一班人馬,正圍著奇愛博士,聽他大談特談如何挑選人類精英躲入地底,等待核輻射散去。

畫面一片空白,世界終于毀滅。

……

當影片的最後一個畫面在我們眼前消失時,我們不知是應該輕松微笑還是應該深沉思考。的確,庫布裏克用一種調侃的幽默與諷刺的口吻為我們提出了一個沉重的話題,那就是當世界一旦落入以戰爭為人生第一要事的狂人手裏時,它的結局就隻能是毀滅。

影片中的第一狂人當屬“奇愛博士”。“奇愛”很顯然是一個杜撰的名字,即“奇怪的愛好”。不是嗎?這位博士不愛面包偏愛炸彈,不愛和平偏愛戰爭。他雖然身體殘疾,卻比那些正常的人更加危險,他是毀滅性之核戰爭的主要設計師。從他那隻不靈便的卻總是會不自覺地大行納粹軍禮的右手我們可以感覺到,他其實是一個不散的法西斯陰魂,“屠殺”二字會給他帶來不盡快樂,而世界末日則更令他興奮無比。

第二狂人應屬空軍基地司令傑克·裏珀將軍,他是這次核毀滅的始作俑者。正是由于他的一個電話,遂將世界引入無底深淵,然而一旦我們知道他之所以下這道攻擊的命令僅僅是因為婚戀屢遭挫折從而心裏失衡,我們就更在一種大荒誕後感到一陣大恐懼。

B-52轟炸機的長官康格少校自然也應算是戰爭狂人,隻不過他的言行給觀眾帶來更多的是滑稽與可笑。當他接到進攻蘇聯的命令時,他激動莫名,他對下屬說:“我認為,要是你們對戰鬥沒那麽點兒強烈的個人感情,你們簡直算不上人……我敢說這玩意兒(指核戰爭)一結束,你們就會排著隊等著得到提升和嘉獎,不管你們的種族、膚色、信仰如何。”在他的簡單近似白目的腦子裏,似乎核戰爭仍舊有勝負之分。而如果在現實當中,核武器真的交給這樣膚淺的拿戰爭當兒戲的人的手裏,我們是否還能夠坦然地接受這一切並笑得出來?

同樣熱衷戰爭的還有那位巴克將軍。當他收到美軍轟炸機即將對蘇聯實施核攻擊的訊息時,並沒有特別地激動,而此時和年輕貌美的女秘書調情似乎顯得更為重要。但在五角大樓的作戰室,他則極力想說服總統同意這種毀滅性的冒險戰爭。庫布裏克找來喬治·斯科特(即後來飾演巴頓將軍的)來扮演這個角色。

影片的敘事結構很簡單,故事發生地主要有三處:一是國防部作戰室;巨大的暗淡空間,巨大的會議圓桌,以及幅電腦控製的巨幅地圖;一是B-52轟炸機座艙、控製室和炸彈艙;一是空軍基地的外景和辦公室內景。三者之間沒有關系,而是各行其是,即使在每一個地點內,人與人之間也難以溝通。語言時而單調乏味,時而陳詞濫調,時而瘋人瘋語,庫布裏克運用交叉剪輯的方式將三者有機結合,形成了本片獨特的敘事風格。

運用音樂來收到對比鮮明反差強烈的效果是庫布裏克慣用的手法,本片亦不例外。例如當核攻擊計畫得到證實後,樂曲《當約翰尼勝利回家時(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緊隨響起,並貫穿所有轟炸機段落的始終,此舉意在創造一種自相矛盾的結果,誰都知道,在核戰爭中,沒有任何人會勝利回家。影片結尾處的曲子《我們不久將重逢(We'll Meet Again)》則更具深意,在一朵又一朵“盛開”的蘑菇雲的籠罩下,人們到底要多久才能重逢?又該到哪裏去重逢?

黑色幽默即是令人在笑中摻入眼淚、苦澀和絕望,庫布裏克巧用了這種手法,為人類展示了一個悲觀的前景。作為一個與時代脈搏共同跳動的嚴肅藝術家庫布裏克借此讓我們看到了事物的本質,即冷戰是二次大戰之後的怪胎,它存在一天,世界就將置于死亡陰影之下一天。而法西斯主義不時地借屍還魂,則更值得所有善良的人們時刻張大警惕的眼睛。

獲獎記錄

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1965

最佳改編劇本 (提名)

斯坦利·庫布裏克

最佳影片 (提名)

斯坦利·庫布裏克

最佳改編劇本 (提名)

特裏·索澤恩

最佳男主角 (提名)

彼得·塞勒斯

最佳導演 (提名)

斯坦利·庫布裏克

最佳改編劇本 (提名)

彼得·喬治

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 Film Award) 1965

最佳英國電影

Best Film from any Source

最佳藝術指導(黑白片)

肯·亞當

最佳英國男演員 (提名)

彼得·塞勒斯

最佳編劇 (提名)

特裏·索澤恩

最佳編劇 (提名)

斯坦利·庫布裏克

最佳外語片男演員 (提名)

斯特林·海登

最佳編劇 (提名)

彼得·喬治

雨果獎(Hugo) 1965

最佳戲劇表現 [2]

影片製作

創作背景

《奇愛博士》起初源于庫布裏克的模糊想法,他希望基于當時普遍存在的冷戰恐慌拍攝一部關于核事故的電影。隨著研究的逐漸深入,庫布裏克意識到存在于核大國之間的“恐懼天平”非常微妙而脆弱。在庫布裏克的要求下,國際戰略研究所的創辦人阿拉斯泰爾·布昌(Alistair Buchan)推薦了彼得·喬治所著的驚悚小說《紅色警戒》(Red Alert),深受小說吸引的庫布裏克立即買下了改編拍攝權,並開始與喬治聯手改編劇本。在改編過程中,兩人得到了多位專家的指點,庫布裏克本想將小說故事拍成一部嚴肅的劇情片,可當著手劇本初稿時,庫布裏克想起了“共同毀滅原則”,這是一種旨在同歸于盡的核戰策略,一部黑色喜劇由此應運而生。

因為彼得·塞勒斯正在處理離婚糾紛而無法離開英國,所以庫布裏克選擇在倫敦的謝伯頓製片廠拍攝本片。劇組在該製片廠的三個主要攝影棚中分別搭建了五角大樓的作戰室、B-52轟炸機和裏珀的辦公室及走廊,製片廠的大樓也被用于拍攝空軍基地的外景,而擔綱本片藝術指導的正是剛剛完成《諾博士》的肯·亞當。在設計作戰室時,庫布裏克起初非常看好雙層布景設計方案,但後來又一改初衷,亞當隨即完成了最終出現在影片中的表現派布景,整個混凝土房間長130英尺、寬100英尺、高35英尺,儼然是一個三角形的防空洞。除了布滿牆面的巨型戰略地圖外,房間中央還擺放了一張酷似牌桌的大圓桌,盡管本片是黑白片,但庫布裏克仍堅持在桌面鋪上綠色台面呢,從而讓演員們更深刻的體會到他們正在參與一場玩弄世界命運的危險遊戲。

由于沒能得到五角大樓的協助,而B-52轟炸機在當時又是不允許參觀的尖端武器,所以布景師隻能參照B-29轟炸機的機艙結構和B-52的駕駛艙照片來打造片中的機艙內景,當布景完成後,應邀前來的空軍官員對機艙的精確程度贊不絕口,據說甚至連黑匣子都分毫不差。庫布裏克對此深感不安,他懷疑肯·亞當的研究工作是否合法,唯恐嗅覺靈敏的FBI會調查此事。

拍攝過程

在影片拍攝期間,庫布裏克得知與本片主題相似的《核子戰爭》也正在籌備當中,盡管《核子戰爭》是一部超現實驚悚片,但庫布裏克擔心相似的整體情節會毀掉《奇愛博士》的票房潛力。實際上,《核子戰爭》的小說的確與《紅色警戒》如出一轍,彼得·喬治因此提出了涉嫌剽竊的指控,雙方最終庭外和解。更讓庫布裏克焦慮的是,《核子戰爭》的導演是西德尼·呂美特,擔綱主演的是亨利·方達和沃爾特·馬修,其票房號召力不可小覷。為阻止拍攝《核子戰爭》,庫布裏克和哥倫比亞影業將其製片方告上法庭,理由是該片的同名原著剽竊了《紅色警戒》,而庫布裏克享有著後者的改編拍攝權,除此之外,兩部影片中的部分角色也非常相似。最終,庫布裏克如願以償,《核子戰爭》在8個月之後才得以開拍,而且票房也因《奇愛博士》搶佔先機而差強人意。

影片原定在1963年年底公映,11月22日,製片方組織了影片的第一場試映,而肯尼迪總統在同一天遇刺身亡,由于當時美國公眾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所以影片的首映日期被延後至翌年1月。《奇愛博士》是一部眾口稱贊的影史經典,好評率達到了百分之百,影片不但被美國電影資料館永久收藏,還曾榮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導演和最佳影片提名,並在眾多權威媒體評選的“影史佳片”榜單中名列前茅。

製作發行

製作公司

哥倫比亞影業公司[美國](presents)

Hawk Films Ltd.[英國]

發行公司

哥倫比亞影片公司[美國](1964) (USA) (theatrical)

Columbia Pictures Corporation Ltd.[英國](1964) (UK) (theatrical)

Columbia Films S.A.[法國](1964) (France) (theatrical)

Columbia Films S.A.B.[比利時](1964) (Belgium) (theatrical)

Columbia Films(1964) (Finland) (theatrical)

美國廣播公司[美國](1968) (USA) (TV) (original airing)

標準收藏[美國](1992) (USA) (video) (laserdisc)

Columbia TriStar[美國](1994) (USA) (video) (laserdisc)/(1997) (USA) (VHS) (widescreen)

華納家庭影片公司[美國](1999) (USA) (DVD)/(????) (USA) (VHS)/(2001) (USA) (DVD)/(2000) (USA) (DVD)

哥倫比亞三星家庭影片公司[美國](2004) (USA) (DVD)/(????) (UK) (DVD)

Columbia Film(1964) (Sweden) (theatrical)

Neue Visionen Filmverleih[德國](2006) (Germany) (theatrical)

Sony Pictures International(1987) (West Germany) (theatrical)

Svenska Filminstitutet (SFI)[瑞典](2001) (Sweden) (theatrical) (re-release)

Columbia TriStar Italia[義大利](????) (Italy) (VHS)

Egmont Entertainment[芬蘭](2000) (Finland) (video)

Nordisk Film[瑞典](1999) (Sweden) (DVD)/(2001) (Sweden) (DVD)

RCA/Columbia Pictures Home Video[美國](????) (USA) (video) (laserdisc)

Sony Pictures Home Entertainment(2009) (Netherlands) (DVD) (Blu-ray)

Sony Pictures Home Entertainment(2009) (Sweden) (DVD) (Blu-ray)

Sony Pictures Home Entertainment[美國](2009) (USA) (DVD) (Blu-ray)

Universal Pictures Nordic(2005) (Sweden) (DVD)

其他公司

British Oxygenthe producers gratefully acknowledge the assistance of

Ferro, Mohammed & Schwartzmain title by

Institut Geographique National[法國]location filming (uncredited)

Marconi Wireless Telegraph Companythe producers gratefully acknowledge the assistance of (as Marconi's Wireless Telegraph)

Post Logic Studios[美國]digital film mastering (uncredited)

Solartron Electronicsthe producers gratefully acknowledge the assistance of

Telephonethe producers gratefully acknowledge the assistance of (as Telephone Manufacturing)

關于導演

庫布裏克除了喜歡改編別人的小說(For example:Anthony Burgess“A Clockwork Orange”orStephen King“The Shining” ),也喜歡用前人的音樂,尤其是古典音樂配現代的非人性的場景。經典的比如《A Clockwork Orange》裏的貝多芬,如《2001太空漫遊》裏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和《藍色多瑙河》。有人說,在這部電影裏聽《藍色多瑙河》,心裏咒罵著庫布裏克真是個天才,自己也快想發瘋了。

人性與非人性的探討也許是庫布裏克最核心的關註點。

他的高明在于他沒有完全站在理性、文明、民主、自由的一方而對Alex、Jack、Dr. Strangelove這些現代畸形人完全持譴責批判的態度。這些人所呈現的非人性可能也是人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的故事把他們與奉行現代社會框定的“善”之價值的人們共同呈現在一個個瘋狂的境遇下,讓觀眾自己思考。這就不難理解他為什麽不喜歡《斯巴達克思》,恨不能把它從作品列表裏移除,因為它一邊倒,它是人性的,太人性的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