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志 -2009年白雲默執導電視劇

奇志

2009年白雲默執導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該劇創作宗旨,集中抗戰期間京東的幾大品牌,再現與北平近在咫尺的順義地區錯綜複雜如火如荼的抗戰生活。 京東歷史上,倍受推崇的焦莊戶地道戰,揚名大江南北的順義白酒故事,深沉迷離的京東護寶傳說,在其間,穿插往返,增加回味

  • 中文名稱
    奇志
  • 出品時間
    2009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首播時間
    2009年
  • 導演
    白雲默
  • 編劇
    馬成
  • 主演
    王亞楠,陳龍,徐麒雯饒敏莉郭常輝,馬天放,趙亮,舒耀宣,唐國強,薩日娜
  • 集數
    34集
  • 類型
    歷史,抗戰
  • 上映時間
    2009年

基本信息

導演:白雲默

編劇:馬成

奇志奇志

主演: 王亞楠 陳龍饒敏莉郭常輝 馬天放 趙亮 舒耀宣 薩日娜 唐國強

上映: 2009年

類型: 連續劇

地區: 中國大陸

語言: 國語

時長: 34集 顏色: 彩色

演員表

角色演員
林 峰王亞楠
齊雲亭陳 龍
杜 鵑徐麒雯
良 秀饒敏莉
豹子郭常輝
王奉才馬天放
胡慶生趙 亮
杜仲陽舒耀宣
齊天順唐國強
劉錦芳薩日娜
內藤永信劉衛華
齊天翔秦 焰
良秀父雷恪生

創作主旨

該劇創作宗旨,集中抗戰期間京東的幾大品牌,再現與北平近在咫尺的順義地區錯綜復雜如火如荼的抗戰生活。 京東歷史上,倍受推崇的焦庄戶地道戰,揚名大江南北的順義白酒故事,深沉迷離的京東護寶傳說,在其間,穿插往返,增加回味。

該劇的劇本,有當地原創型的生活底蘊,既弘揚了紅色經典,傳承了歷史文化,又把故事濃墨重彩地呈現給觀眾,立意于主旋律作品。

奇志

該劇具有故事性強、弘揚主旋律,弘揚民族精神,並且有明顯的北方地區農村特色,把抗戰大的背景與人文歷史故事緊密地結合起來,與現實需要融合為一體。既考慮到歷史的視角,又兼顧到觀眾的欣賞需要。為此,專門請了幾位歷史學家出謀劃策,為保證劇本的成功奠定了基礎。

劇本兼顧了市場需要,著意于好看,吸引人,從生活的角度發掘人的本源,感悟人的真善美。同時,使人們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增強民族自信心,民族自豪感。劇本還在于提升人的理念,凈化心靈,使人感受到,雖然幾十年前的事,卻在短距離的直接接觸。共產黨的領導,人民的擁信度,是政權穩固的基礎。富國強民,才能抵御外敵侵略。

劇情簡介

據編劇馬成介紹,這部電視劇由當地農民企業家張強投資2300萬元製作,其創辦的北京家赫兄妹影視製作有限公司是順義區龍灣屯鎮焦庄戶村的文化企業。

《奇志》劇照《奇志》劇照

該劇以抗日戰爭為背景,取材于著名的焦庄戶地道戰故事、順義白酒軼聞和流傳在抗戰期間冀東潮白地區的護寶故事,由北京市順義區著名鄉土作家馬成歷時一年創作完成。《奇志》發生在1938年,在抗日的戰火硝煙中,為躲避戰火,在冀東西部邊緣潮白地區的牛山鎮,不經意中,顯現了御筆手抄《道德經》。于是,日偽軍、假抗日為名的遊雜物裝、散兵遊勇、土匪和民間多年來窺探其密,臥薪嘗膽想發財的人,蜂擁而至,展開了明爭暗鬥。一時間,奇思妙招兒,險象環生。我軍選派優秀的基層指揮員林峰(雷震),巧妙地打入到敵人內部,依靠民眾,大智大勇,與之周旋。在共產黨、八路軍的領導下,寶藏終于回到人民手中。

該劇由李惠民監製、白雲默導演、畢鈁涵出品,李惠民總監製,白雲默執導,編劇為馬成。演員陣容強大,既有唐國強、雷恪生、薩日娜等名家友情出演,也匯聚了王亞楠、陳龍、饒敏莉、徐麒雯等實力派領銜主演。編劇馬成是抗戰期間焦庄戶民兵隊長馬文藻的兒子,多年研究冀東抗戰史,著有《焦庄戶地道戰史話》、《盤山槍聲》、《喋血潮白河》等多部作品。

分集劇情

第1集

三十年代末,中國國內時局動蕩,民不聊生。八路軍選派優秀的基層指揮員林峰,打進敵人內部,冒名頂替雷震。齊家正在為大少爺齊雲亭的婚禮忙碌著,這時一場空襲打亂了婚禮的喜慶氣氛。酒坊的老東家齊天祥最頭疼的事就是他那個不爭氣的兒子齊雲亭,在父親的苦苦央求之下,杜鵑無可奈何的上了齊家的花轎。可誰知迎親路上他們卻與日本人迎面遇上了。

第2集

壽山叔為了救雲亭被日本人炸死了,同時戲班的良班主也因為傷勢過重死在了齊家大門口,本來應該熱熱鬧鬧的婚禮,卻一時間哭天搶地聲一片。雲亭和父親決定為逝者做些事讓他們能夠安心的離去。一番波折之下新娘子終于進門了,外人祝賀道喜聲不斷,隻有新郎新娘兩個人各懷心思暗自神傷。林峰也順利突破日本人的包圍到達國民黨處接受秘密任務。正在雲亭和杜鵑拜堂成親之時胡雪凝卻鬧上了門。

第3集

良秀因為父親的死傷心不已。胡老爺得知杜鵑逃婚的事,借口上門賠禮道歉實際上想羞辱齊家。杜鵑在逃婚路上見到了雷震並在雷震的幫助下躲過了日本人的小隊。雲亭因為幫助杜鵑逃婚的事被父親家法處置。杜鵑的錢被偷了,隻好上到當鋪典當,誰知被壞人盯上了。良秀在無意中把父親埋在了齊家的祖墳裏,這一連串的打擊讓良秀無法承受。

第4集

良秀一人冒著雨把父親的墳墓遷了出來,悲憤至極。雲亭在父親的要求下去杜家負荊請罪,卻碰見了跪暈倒在齊家門口的良秀。雲亭聽了良秀悲慘的遭遇,親自到警察局要求釋放良秀的師兄們可是沒能成功分.享者電.視。于是雲亭使計進入監獄看望良秀的兩個師兄弟。杜鵑丟失經書後報警找到當鋪老板那裏指控他搶了經書,經書雖然找到了,可杜鵑也被抓了起來。這本早年間皇上親筆手書的《道德經》引發各路人馬集聚牛山鎮一帶。

第5集

杜鵑又被帶回了牛山鎮的監獄和雲亭見面了,兩人哭笑不得。警察局的李所長也對這本《道德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找人向胡老爺探聽情況。良秀為救人隻得在街頭賣藝,可是被齊家的手下驅趕被逼的走投無路。雲亭、杜鵑一行人不想在監獄裏坐以待斃,用計謀打暈了獄警逃了出去,同時國民黨的殘兵夜襲警察局,搶了警察局的槍。這時一個神秘的國民黨專員又出現在了牛山鎮。

第6集

雲亭逃脫後李所長找上了齊家要搜查雲亭,齊老爺想辦法打發走了李所長。雷震開始執行他的秘密任務,可剛到接頭的地方就發現接頭人已經死了,而自己也被一幫日本人盯上了,可沒眼色的杜鵑卻誤打誤撞陷入了這場亂局。雷震救了杜鵑兩人一起逃到了城外,雷震看杜鵑一人在外便打算和她結伴同行,幫杜鵑找到她的心上人。可沒想到杜鵑的心上人卻被日本人打死了,杜鵑決定為鐵蛋報仇。

第7集

雲亭和良秀為了救人又一次來到了警察局卻無功而返,正當兩人失望離去時,雲亭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杜鵑尋人無果隻好返回客堆尋找雷震可是被一幫日本人劫走了。雲亭看良秀一人孤苦無依就把她帶回了家。日本人為了《道德經》的下落拷打了杜鵑,可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雷震一行人在經過周密的部署後決定深入敵營營救杜鵑,計畫失敗兩個人都落在了日本人手中。

第8集

雲亭為了討好父親修好了父親心愛的懷表並且想借找杜鵑的名義問父親要錢。日本人想盡方法希望從雷震那裏拿到鑰匙,雷震寧死不屈。杜鵑看到被日本人打得傷痕累累的雷震泣不成聲,雷震卻反過來安慰杜鵑。雲亭為了幫李所長籌集槍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把玉酒鼎當了換了五百大洋。雲亭、良秀等人一起去取槍,胡老板偷偷跟在後面想知他們做了什麽事情。胡老板告訴土匪雲亭是齊家酒庄的大少爺,雲亭被綁架了。

第9集

日本人拿杜鵑的性命威脅雷震讓他交出鑰匙,千鈞一發之際雷震幫杜鵑擋住了日本人的刺刀。良秀為雲亭被綁架的事十分傷心,在小姐的追問下齊家上下得知了雲亭被綁架的訊息,可齊老爺卻不相信,良秀找到李所長那裏尋求幫助。另一方面,日本人從一手王的兒子處得知齊雲亭能開啟盒子上的鎖的訊息分.享者電.視。齊老爺也從李所長的口中確定雲亭被綁架了,準備籌錢救人。胡老板通過威逼利誘把齊家的玉酒鼎弄到了手。

第10集

雷震去歪駝嶺救雲亭竟遇到了十幾年的未見的大哥,向王奉天說了攻打歪駝嶺的原因,沒想到王奉天二話沒說就讓他把人帶走。雲亭讓雷震的人把槍還給李所長,並要求李所長放了良秀的師兄。雲亭知道了自己是被家人用兩千大洋贖回便反悔不願幫雷震開鎖,可聽到杜鵑的名字他立馬改變了主意。胡雪凝在路上纏住了雲亭說她有玉酒鼎的下落並可以取出來給他,讓雲亭等她。

第11集

雲亭到了日本人處提出要先見到杜鵑才給他們開鎖,日本人無奈之下隻得答應。齊老爺看到被打碎的玉酒鼎被氣得夠嗆,追問之下知道了雲亭當了玉酒鼎的事情。胡老爺也在同一時間知道了胡雪凝打碎玉酒鼎的事氣憤之下要打死胡雪凝。雲亭雖然知道盒子的鎖十分難開啟,但是他喜歡挑戰的性格,還是讓他接下了這個任務。當晚日本人遭到襲擊,雲亭一行人又落入另一幫人手中。

第12集

雲亭和杜鵑談話過程中,雲亭暗示杜鵑喜歡上了雷震,杜鵑害羞不肯承認。雷震識破了日本人的計謀,並想用假意投誠換取日本人對他的信任,解救自己和雲亭、杜鵑。日本人讓雷震殺了雲亭、杜鵑證明自己的誠意,雷震隻能向兩人開槍。雲亭、杜鵑兩人對雷震感到失望,同時也為自己的前景擔憂。日本人拿到了一種依賴性葯水並給雷震註射,以此防止雷震毀約。雷震向雲亭、杜鵑解釋了自己的苦衷,兩人相信了他。

第13集

雷震警告兩人日後要加倍小心,以免再次落入日本人的陷阱。雷震受傷了杜鵑進入一家當鋪想換些錢,卻被趕了出來。杜鵑到醫館賒葯又一次被拒絕,可一個陌生人幫她出了葯錢。之後三人一起回到了鎮上,雷震和兩人告別,杜鵑依依不舍。杜鵑不願回家,雲亭隻好帶杜鵑住到了客堆裏。雲亭讓客堆的小伙計給良秀報信,讓良秀到客堆會合。雲亭向良秀表白了,同時也讓杜鵑可以放心的回家。

第14集

杜鵑回到了久別的家中,父女兩人相見抱頭痛哭,杜鵑的父親也原諒了逃婚的杜鵑。雲亭興奮的和良秀一起回家,良秀卻告訴了他一個壞訊息玉酒鼎被打碎了,思索之下雲亭還是決定回家。雲亭跪在大廳裏以期獲得父親的原諒分.享者電.視,可是齊老爺還是決定用家法教訓了雲亭,良秀等人為雲亭求情。正巧碰到了上門道歉的杜鵑父女,杜父想讓杜鵑重新回到杜家,可雲亭拒絕了,齊老爺大怒把雲亭打的半死。

第15集

那個神秘的國民黨專員又一次找到了李所長那裏打探訊息,胡老爺看到了好奇心又起在隔壁房間偷聽,被抓了個正著。胡老爺在威逼下供出了土匪和《道德經》的下落。齊母找良秀聊天知道了雲亭和良秀之間的關系並非大家看到的那樣。杜父還是一心想把杜鵑送回齊家,杜鵑百般不願意,杜父一氣之下打了杜鵑一巴掌。老祖宗來看望雲亭並向雲亭詢問《道德經》的下落。

第16集

齊家老祖宗在勸慰雲亭之後便離去了,雲亭的母親親自上門想使雲亭和杜鵑復合。杜父用一些不好聽的話刺激杜鵑,杜鵑聽後十分傷心。雲亭受傷後,良秀悉心照料還給雲亭做了綠豆湯。日本人調查了王奉才的背景預計胡慶生此行凶多吉少,而就在他們交談的同時胡慶生已經到達了王奉才的山寨。而另一件神秘的寶物玉如意也出現了,事情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

第17集

李團長的情人美英和相好豹子約定要騙取團長的保險箱密碼,然後兩人帶著玉如意遠走高飛。李團長得知美英背著他偷情的事大怒一槍打死了美英。豹子回到山寨把探聽到的玉如意的事告訴了王奉天。胡慶生再次找上了楊啓明希望繼續保持合作關系。齊家兩夫婦還在為雲亭和杜鵑的事操心,一心想把兩人再次撮合到一起。在胡慶生的請求下王奉天等人打算先探聽對方虛實再作打算。

第18集

雷震帶著幾壇酒上歪駝嶺看望王奉才想從他手上拿到《道德經》。杜鵑按照杜父的囑咐給雲亭送葯,走到門口卻止步不前不願進齊家看望雲亭,讓良秀把葯拿了回去。胡慶生把王奉才的話帶給了楊啓明,楊啓明考慮之後決定赴約。川子不斷向雲亭打探他和良秀的關系,雲亭不勝其煩和川子說了良秀的事,正巧被送葯的良秀聽到了。王奉天針對見面地點仔細考慮,最終決定把見面地點定在了胡慶生家裏。

第19集

強子卻不明白雷震為什麽不向王奉才提《道德經》的事情,良秀擔心雲亭的病情。杜仲陽對雲亭愧疚決定每天親自熬葯送給雲亭。豹子懷疑雷震上山的動機可王奉天卻不以為然。胡慶天正頭疼"專員"與王奉天見面的事分.享者電.視,王奉天晚上就到了胡慶天的家把見面地方定在了胡家,胡慶天有苦難言。鳳蘭拿葯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個陌生人受傷倒在路上就把他帶去了杜家。

第20集

鳳蘭去杜家為哥哥取葯實際上想探望受傷的張文禮。鳳蘭看到了張文禮的口琴,兩人聊天時得知口琴壞了,便自告奮勇帶回家去讓雲亭修理。雲亭送了塊手表給良秀被上門的胡雪凝看到了,雲亭趕走了胡鬧的胡雪凝,可是良秀的手表在糾纏中被弄壞了。張文禮傷勢痊愈了,因為身無分文杜仲陽收留了他並收他做了義子。胡慶生打算在"專員"與王奉天見面那天大辦宴席並邀請了鎮上所有人參加。

第21集

胡慶生親自上齊家送請柬可是齊天祥給了他一個模棱兩可的答復。鳳蘭和張文禮熟悉了起來,兩人相談甚歡。二良看到了街上形跡可疑的胡慶生和胡鐵想教訓他們卻被大良攔了下來。二良在小巷用布袋套住了胡慶生狠狠打了他一頓,卻不小心被胡慶生看到了臉。齊雲亭為了讓胡慶生不能追究二良的事答應會參加宴席。強子因為雷震私自派小分隊保護王奉天對雷震產生了抗告。

第22集

胡家的宴席十分熱鬧,沒想到雲亭一番妙語就幫二良化解了危機。胡雪凝看到了落單的雲亭便纏住他不放手了。王奉天帶著雷震趁亂進入了胡家,可雷震看到胡家的院子回想起了一些事情。胡慶生介紹妻子們給王奉天、雷震認識,三姨太卻對素未謀面的雷震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專員"在車上看到了胡家二姨太立刻離開沒有參加宴席,王奉天對此很是惱怒。鳳蘭懇求齊天祥讓張文禮到齊家做大主事的副手。

第23集

齊天祥聽了鳳蘭的請求隻同意讓文禮在酒坊做伙計,鳳蘭被拒絕哭著跑了出去。杜鵑給雲亭送葯從他口中知道了雷震訊息,兩人高興地打鬧了起來,這一場景正巧被齊母看到了。王奉天對"專員"和胡慶生的做法很氣憤正在向雷震抱怨時,豹子跑來說山寨丟東西了。齊母喝完喜酒回家的路上碰見了杜仲陽和文禮,文禮給齊母留下了一個好印象。雲亭去接齊母可從杜鵑口中得知齊母被刺傷正在杜家搶救。

第24集

齊母經過搶救還是因傷勢過重去世了,臨終前齊母要求雲亭和杜鵑重新在一起,兩人為了滿足齊母最後的請求便答應了。豹子一早就找到雷震、強子說他們偷了山寨的東西雙方發生了爭執。雲亭為母親守孝回憶起母親分.享者電.視和自己相處的點點滴滴不由悲從中來。齊家老祖宗詢問齊天祥出了什麽事,知道了齊母的死訊後暈了過去。齊天祥請杜仲陽回憶齊母遇害的經過希望能得到有用的線索。雲亭分析齊母的遇害經過之後懷疑張文禮就是凶手。

第25集

小紅被救醒了,雲亭從小紅口中沒有得到任何有關凶手的信息。杜鵑收到了一封給雷震的信,為給雷震送信她獨自上了歪駝嶺,卻被豹子纏住了。雷震想下山看望雲亭可豹子卻拔槍相向,雷震為讓杜鵑回家偷偷送她下山,路過胡家大門的時候之前的一些記憶好像又出現了。王奉天發現雷震不見了綁了強子並想挑撥他和雷震的關系。齊母不在了,齊家老小都一蹶不振,齊家上下一片混亂。

第26集

張文禮一番話罵醒了齊雲亭,雲亭為了告慰母親的亡魂開始振作起來。"專員"再次找上了胡慶生說是要確認上次宴席的賓客民單。齊家一家的事都等雲亭拿主意,雲亭一人顧不過來,決定讓張文禮幫忙操辦母親的喪事。雷震下山久久未歸,豹子公報私仇讓手下教訓了強子。豹子因為私自對強子用刑被王奉天訓斥,豹子心裏不服氣下山去了碰到了胡雪凝兩人一起喝酒。

第27集

王奉天下山找豹子可是兩個人因為《道德經》和玉如意背後那虛幻的寶藏產生了爭執,不想卻被胡慶生聽到了這個驚天秘密。雷震因為沒有按時註射依賴性葯物病發倒在了杜鵑家門外被杜家父女搭救了。齊母下葬當天齊家上下悲聲一片,齊天祥讓杜鵑、雲亭一起跪下祭拜齊母。杜仲陽為救雷震用上了一切想得到的辦法,可是雷震的病情卻沒有任何好轉。良秀在深思熟慮之後打算離開雲亭回南方老家。

第28集

良秀與雲亭告別,雲亭要良秀保證回老家處理完事務後一定要回來找他。雷震在杜家父女的悉心照料下蘇醒了過來,杜鵑詢問雷震的病因,雷震卻故意轉移話題。雲亭和父親在為母親報仇一事上爭執不下,兩人誰也說服不了誰。雲亭讓齊家老祖宗給父親施壓,齊天祥隻能同意懸賞緝凶,可父子兩人臨走前老祖宗的一番意味深長的話,讓人迷惑不已。

第29集

胡慶生得知玉如意的下落打算下重金購買。警察局李所長看到齊雲亭帶來的一箱子銀元硬著頭皮接下了他們根本完成不了的任務。齊家大主事看見雷震脖子上的玉佩之後就不知所蹤。原來胡家三姨太和齊家大主事分.享者電.視原來是青梅竹馬可是因為胡家的介入兩人沒能在一起。雲亭和順子也奔波在街頭巷尾尋找母親遇害的線索。胡慶生用盡手段想用一個祖傳的瓷瓶換取福根手上的《道德經》。

第30集

福根看到胡慶生的瓷瓶不滿意要把《道德經》拿走,胡慶生發狠和福根爭奪起《道德經》,胡鐵為了救胡慶生失手打死了福根。杜仲陽為雷震配了幾味葯可苦于無人試葯,杜鵑知道了偷偷試了葯,暈了過去。雷震重新回到山上把打聽到的訊息告訴了王奉天,王奉天終于知道是福根偷了他們的東西。胡慶生讓胡鐵處理福根的屍體可是胡鐵一慌張把屍體弄丟了。警察局李所長發現了福根的手上緊握著《道德經》的碎片。

第31集

強子得知李團長尋寶隻是為滿足一己私利,十分失望。李所長有了《道德經》的下落向"專員"邀功卻被臭罵了一頓。鳳蘭讓張文禮查賬,文禮對鳳蘭說了馮主事克扣工人工資的事可卻不讓鳳蘭告訴父親和兄長。強子把李德彪的陰謀告訴了雷震,雷震安慰了強子並告訴他會有解決辦法。雷震突然發病引起了大家的擔憂,在眾人忙碌救治雷震的時候張文禮若有所思的走了出去。

第32集

雷震並未痊愈又一次不告而別,讓雲亭、杜鵑很是擔心。雷震和強子向李德彪攤牌,李德彪讓手下把雷震圍了起來,雷震的一席感人肺腑的話勸退了眾人。李德彪表面上說會考慮雷震的話卻背後偷襲被強子擊斃。李所長為了掩蓋福根的死因冤枉雲亭是殺人凶手。杜鵑把杜仲陽配的葯拿去給雷震喝了,杜仲陽大怒。齊天祥因為一系列的打擊一病不起,杜仲陽讓鳳蘭早作準備,這一關鍵時刻齊家久未露面的二爺齊天順回來了。

第33集

齊天順主動找上雷震並給了他一封信,兩人接上了頭,原來齊天順是組織上派來幫助雷震的。齊天順親自找到了警察局李所長想搭救雲亭,李所長給齊天順出了個主意。"專員"讓人找來了胡家四姨太想和她相認,原來兩人年輕時就相識又牽扯出一段傷心往事。齊天順的出現使日本人的計畫被全盤打亂,日本人為保全計畫命令李所長釋放雲亭。齊天祥不行了向家人交代後事。

第34集

齊天祥去世了,鳳蘭為父親守孝,想到自己悲慘的身世泣不成聲。雷震看到雲亭房間裏擺放的各種工具睹物思人,又想到和雲亭相識的一幕幕。馮大主事截下了胡家三姨太給雷震的信,兩人為是否和雷震相認傷心不已。爭奪寶藏已趨于白熱化,各路人馬已經開始蠢蠢欲動。齊天順卻告訴大家一個關于齊家釀酒的秘密武器"千年酒樽",並準備用"千年酒樽"代替玉酒鼎彌補過失。

第35集

雷震王奉才等人劫持了囚車把雲亭救了回來,可雲亭立馬就被王奉天挾持了,讓雷震拿保險箱換人。雷震回想起胡家三姨太的話覺得可能和自己的身世相關,向馮大主事詢問。晚上雷震潛入胡家和胡家三姨太相認了分.享者電.視,不巧被胡慶生看到了。雷震前腳剛走張文禮後腳就到了,要求見胡慶生並要交給他一封信。雷震帶著保險箱按約上山解救雲亭,可王奉天卻要雲亭幫他們開啟保險箱才肯放人。

第36集

雷震向王奉天等人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想規勸王奉天參加八路軍。豹子想殺了雷震被王奉天阻止了,王奉天對雷震說他要考慮一下再給他答復。雲亭正準備下山回家卻從雷震口中聽到了父親去世的噩耗。王奉天回山寨後決定聽從雷震的話繼續從軍,豹子不同意開槍打死了王奉才。齊家老祖宗讓齊天順把"千年酒樽"在賽酒大會上拿出算是對沒有保管好玉酒鼎的補償。雷震再次找到胡家三姨太詢問小時走失的經過。

第37集

胡鐵請杜仲陽為三姨太看病,卻從杜仲陽口中知道了一個驚人的訊息。雲亭一人在酒窖裏裏發呆,良秀來找雲亭,雲亭向良秀表白了。張文禮自告奮勇想替齊家送"千年酒樽"到賽酒大會並且賠罪。雲亭聽到後執意要自己去,齊家老祖宗和齊天順隻得答應。良秀告訴雷震雲亭的事情,雷震準備和雲亭商量一個萬全的方案。賽酒大會開始前夕各方勢力都開始在牛山鎮集結。

第38集

牛山鎮外一場激烈的戰爭打響了。內藤永額度胡雪凝做人質,脅迫胡家三姨太拿《道德經》給他,可是三個人在拉扯中胡雪凝中槍了。雲亭一行人準備妥當,開始向賽酒大會出發。可剛出門沒多久就被豹子一行人攔住了,"千年酒樽"被搶走了,鳳蘭為救張文禮幫他擋了豹子一槍。內藤永信在雙重打擊下選擇了剖腹自殺,同時豹子從胡家拿到了《道德經》。豹子將兩樣東西帶回山寨讓胡慶生幫他解開藏寶圖的秘密。

第39集

《道德經》被酒母浸泡後顯現出了當年勾畫的藏寶地點,豹子得到藏寶圖十分欣喜。胡鐵偷偷上了歪駝嶺想解救被豹子關起來的胡慶生並告訴了胡慶生杜仲陽說過的話。胡慶生接受不了這一打擊精神失常了。齊天順從齊家老祖宗得知了一個驚天秘密:原來眾人費盡心思尋找的寶藏就在齊家的酒窖裏。真正的護寶之人出現,他也是一直貫穿始終的神秘人物,齊家老祖宗,一個委身于齊家男扮女裝多年的老太監。

第40集

杜仲陽為了寶藏的下落用刀威脅齊家老祖宗,齊家老祖宗為了救張文禮被刺身亡。鳳蘭想殺了杜仲陽為死去的父母報仇張文禮阻止了她。雷震回到酒窖發現了暈倒的杜鵑,從杜鵑口中得知了杜仲陽的惡行。杜鵑為雷震擋下了杜仲陽致命的一刀,雲亭見狀開槍打死了杜仲陽。經過這場慘烈的財寶之爭,雲亭終于想通,雲亭、良秀決定加入八路軍和雷震一起保衛自己的國家。

時代背景

30年代末,中國國內時局動蕩,民不聊生。

北平東部牛山鎮著有一個遠近聞名的酒作坊--齊家酒坊。這裏有著一群血性男兒,他們用自己的言行撐起民族的脊梁,把酒業文化發揚光大,同時,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指引下,酒坊同仁更以自己對國家民族的愛,主人把一份早年間皇家從人民手中搜刮的驚天寶藏交還于人民手中。

齊家正在為大少爺齊雲亭的婚禮忙碌著,這時一場空襲打亂了婚禮的喜慶氣氛。隨著這場災難,牛山鎮的紛擾剛剛拉開序幕。

八路軍選派優秀的基層指揮員林峰,打進敵人內部,冒名頂替雷震,執行秘密任務;國民黨的散兵遊勇借抗日為名在隨時窺測著;佔山為王的土匪、深藏民間的尋寶人等一應登場。

一本早年間皇上親筆手書的《道德經》引發各路人馬集聚牛山鎮一帶。這本《道德經》的來歷與作用眾說紛紜,總而言之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真經",為了尋寶、為了探秘、為了權利……,人們展開了殊死的爭奪。

酒坊的老東家齊天順最頭疼的事就是他那個不爭氣的兒子齊雲亭。一是兒子的婚事,二是酒坊傳內不傳外的釀酒秘方。這個秘方一直是在齊家忍氣吞聲幹了十幾年的大主事馮耀祖的所求。

隨著對《道德經》的爭奪,人們漸漸也對它所帶來的秘密更加明朗化,這不是一本普通的經書,而是一本隱藏著一個天大秘密的"說明書"。

真假《道德經》、新舊《道德經》一個個謎團又幹擾著人們的思緒。

解密者們剝繭抽絲地一層層探求開解著皇上手書《道德經》的終極秘密,當《道德經》的秘密即將真項大白于世的時候,人們才發現《道德經》僅僅應該是真正秘密的冰山一角,另一個"冰山角"浮出水面--一個早年間流落民間的如意悄然融入人們的紛爭之路。

《道德經》與這個如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發現者從不等待。一個個有背景的如意都被人們陸續找出。銅的、金的和玉的如意,而究竟哪個如意才是《道德經》真正的"伴侶",成為所有人的困擾。

就在所有探秘者止步不前時,一個神秘人物點撥了所有的人,那就是,《道德經》和玉如意確是有著極強聯系的一對"關系物品"。它們的組合將揭秘出的是一個寶藏,一個天大的寶藏。

寶藏的秘密被證實是早年間有一位太監從皇家寶庫中偷運出來的一筆巨額財富。寶藏被隱匿于某地,人們一定要先找到藏寶圖才能去尋寶藏。

此時人們對齊家酒坊釀酒秘方的探尋更是加劇著,不慎秘方被盜竊,但盜方者很快就失望了,因為他們根本無法做出齊家酒坊的頂級美酒--他們沒有齊家的水,齊家酒坊的水中有奇。 [page_break] 經過多方周折,尋寶的人們最終獲得了藏寶圖的些許信息,發現《道德經》本身就是藏寶圖,而要看這個藏寶圖有一條件,那就是一壇罕見的"千年酒母"。在尋寶人們的不懈努力下找到了那壇 "千年酒母"。酒母就在齊家酒坊的水井中,這也正是齊家酒坊的酒口味超乎尋常的原因。

《道德經》被酒母浸泡後顯現出了當年太監費心勾畫出的藏寶地點。各路尋寶大軍幾經爭鬥才到達藏寶地點,眾人險些全軍覆沒于藏寶處的機關之下,而這時人們才發現這是一處空穴,隻有一封含義不清留給後人的信。

通過繁雜的破譯,人們又找回到最早他們發現酒母的齊家酒坊。正當所有人都驚訝地發現酒坊才是真正藏寶之地時,他們已經被眾多護寶之人所圍。

這時,真正的護寶之人出現,他也是一直貫穿始終的神秘人物,齊家"老祖"--一個委身于齊家男扮女裝多年的老太監。

原來,這位當年20多歲的太監看到大清朝國將不國心急如焚,就決定從皇家寶庫中盡可能多地偷出財寶,以備日後重建國家之需,但他萬沒想到大清朝落而不興。為保財寶的安全,他不斷拋出錯誤信息讓尋寶之人誤會財寶的秘密,這樣財寶才能以不變應萬變的安全存在下來。同時他興建齊家酒坊來掩蓋寶藏。

經過多年財寶之爭,已盡風燭殘年的老太監終于想通,他把財寶悉數交給了共產黨,因為他看到並深切地體會到隻有這些紅色革命者才是人民真正的救星,才是該享有財寶的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