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獨

失獨

失獨:指中老年的父母失去獨生子女。他們當年回響計畫生育號召,誕下唯一的孩子,將所有希望寄予其身上。然而,子女的不幸離世讓他們在最需要照顧的時候變得老無所依。

  • 中文名稱
    失獨
  • 外文名稱
    The lost
  • 拼音
    shigu
  • 定義
    指中老年的父母失去獨生子女

失獨定義

失獨:指中老年的父母失去獨生子女。一對夫婦,回響政府號召,實行計畫生育,隻生一個孩子。但是,獨生子女一旦亡故,家庭中的老人父母,在承受精神打擊的同時,也遭遇經濟困難,養老成了難題。現雖有養老院、敬老院等,但大多數屬私營,收費昂貴。

社會問題

一對夫婦,回響政府號召,實行計畫生育,隻生一個孩子。但是,獨生子女一旦亡故,家庭中的老人父母,在承受精神打擊的同時,也遭遇經濟困難,養老成了難題。現雖有養老院、敬老院等,但大多數屬私營,收費昂貴。 在2012年3月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趙超認為:“失獨”夫婦年老以後,養老和醫療無法解決,應由政府出資,將其送到敬老院、養老院,免費安度晚年等等。

在遭遇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滅頂之災之前,這些父母大多經歷過上世紀50年代的經濟困難、60年代的“文革”浩劫、70年代的上山下鄉、80年代的一胎限製、90年代的分流下崗。在遵照國家政策多年之後,唯一的孩子突然離開,他們發現自己的人生已然從主流中掉隊,亦被國家政策所遺棄。

我國是一個實行計畫生育的獨特國度,已經有上億的新生兒降臨,他們從來沒有兄弟姐妹,其中一部分又因天災人禍,未嘗盡人生百味,便先于父母離世。

從表面上看,沒有孩子是失獨家庭和普通家庭的唯一不同,但實際卻是,沒有孩子,兩種家庭在任何生活細節上都迥然不同。一個三口之家,失去年紀最小的人口,從此不啻滅門。

政府幫扶

失獨者養老問題凸顯 專家稱政府應出台幫扶辦法

中國社會正在快步進入“老齡化社會”,從傳統來看,家庭養老一直是中國的最主要的養老方式,但是對于失獨家庭來說,這“最主要”的養老方式失去之後,他們就隻能依賴國家和社會。但是目前,對于失獨家庭的幫扶製度並不完善。

政府幫扶政府幫扶

在2001年頒布了《人口與計畫生育法》中,涉及失獨群體社會保障的條款為該法的第四章第二十七條:“獨生子女發生意外傷殘、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和收養子女的,地方人民政府應當給予必要的幫助。”

但是有法律專家分析,這裏的“幫助”不是“責任和義務”,而且“給予必要的幫助”這個概念很模糊。在法律上沒有一個具體的量化標準,執行起來也有很大的伸縮性。

針對失獨家庭,現行的國家計生特別扶助政策,對獨生子女傷亡家庭進行補貼每月每人一至兩百元,但在年齡方面要求女方年滿49周歲時,夫妻雙方才能同時納入扶助範圍。而這樣的經濟救助和年齡門檻對于數量龐大的失獨家庭來說隻能是杯水車薪

剛剛過去的6月,施行16年的《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迎來首次修訂,中國的養老問題再次提上國家議程。而這份大規模擴容的修訂草案並沒有給予數量龐大“失獨老人”特別的關註。

對于失獨群體困境,中國社會科學院老年科學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伊密認為,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開展對失獨家庭的調查,了解他們實際困難和需求,政府部門要出台失獨幫扶政策,隻有政策才具有穩定性和普惠性。

伊密表示,失獨家庭是整個中國老齡工作中的新問題,國家的老齡政策也應該面對這個特殊的群體出台相應的幫扶方法。

“由于情感方面的受傷,很多失獨老人並不願意入住現有的養老機構,他們喜歡抱團取暖,希望有專門的失獨者養老機構,失獨者在一起生活,他們彼此心裏才會消除芥蒂,但是具體怎麽組織實施這就需要政府的探索和磨合。”中國計畫生育協會原副會長苗霞說,如果把失獨群體的養老問題研究好,解決好,對于中國的全民養老就有開拓意義。

迫在眉睫的精神慰藉:全社會要營造關愛的環境

其實,近年來隨著失獨問題的逐漸凸顯,失獨群體的養老問題已經引起中國政府的重視。今年4月國務院公布的《國家人口發展“十二五”規劃》就明確提出,鼓勵有條件的地區在養老保險基礎上,進一步加強養老保障工作,積極探索為獨生子女父母、無子女和失能老人提供必要的養老服務補貼和老年護理補貼。

但是,經歷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楚,步入老年的失獨者要重獲生活希望,最關鍵的還是要走出自己的記憶陰影。所以相比于物質幫扶,對于失獨老人的精神慰藉更是迫在眉睫的問題,但是目前,中國社會對于失獨群體的心理救助機製幾乎沒有,甚至社會上還存在一些對于他們的誤解與歧視。

10年前,一場車禍讓劉秀蘭獨子小偉英年早逝,然而讓劉秀蘭沒想到的是丈夫在兒子去世半年之後就跟她提出離婚,分崩離析的家庭悲劇交織在一個中年婦女身上。

“當時甚至想過自殺,因為我覺得周圍都是歧視的目光。”雖然已經過去了10年,但是提起自己的遭遇,54歲的劉秀蘭還是泣不成聲。

從事近十年失獨群體研究的苗霞說,在她接觸到的案例中也出現過很多失獨者遭遇社會歧視的問題,特別是在一些農村地區,“失獨媽媽”甚至會被戴上“克子”、“克夫”的迷信帽子。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失獨群體中的個體差別性無疑增加了精神救助工作的復雜性,所以,在對失獨者進行精神救助前,怎樣保證救助工作科學有效就更顯重要。

“很多失獨者不再願意接觸社會,他們的心理變得脆弱和敏感,甚至選擇自我封閉,所以要對失獨者的心理進行研究,對失獨者進行科學的心理幹預,同時還要編寫這方面的教材對基層社區工作者進行培訓。

苗霞認為,國家的政策不可能細致到對每個個體給予針對性的關懷,所以一方面學術界要進行專門的研究,另一方面,民間團體和社區工作者要針對失獨者不同的境遇進行個性化的志願服務

“失獨,已經不僅僅是哪一項政策的問題,它是個社會問題。”苗霞說,整個社會要去關註了解這個特殊的群體,給他們營造一個關愛的社會環境,人與人之間的愛心關懷才能讓這個悲傷的群體走出陰霾,重獲陽光。

失獨數量

盡管已成社會熱點,但中國到底有多少失獨家庭目前仍沒有確切資料。據人口學專家、《大國空巢》作者易富賢根據人口普查資料推斷:中國現有的2.18億獨生子女,會有1009萬人在或將在25歲之前離世。這意味著不用太久之後的中國,將有1000萬家庭成為失獨家庭。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