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率

失業率

失業率(UnemploymentRate)是指失業人口佔勞動人口的比率(一定時期全部就業人口中有工作意願而仍未有工作的勞動力數位),旨在衡量閒置中的勞動產能。失業資料的月份變動可適當反應經濟發展。失業率與經濟成長率具有反向的對應變動關系。失業率被視為落後指標

  • 中文名稱
    失業率
  • 外文名稱
    Unemployment rate
  • 釋義
    失業人口佔勞動人口的比率
  • 中國首次公報
    2013年9月9日

簡要介紹

公式

失業率%=失業人數/(在業人數+失業人數)%

失業率失業率

美國,失業率每月第一個周五公布,在台灣,則于每月23日由行政院主計處公布。失業資料的月份變動可適當反應經濟發展。大多數資料都經過季節性調整。失業率被視為落後指標。

通過該指標可以判斷一定時期內全部勞動人口的就業情況。一直以來,失業率數位被視為一個反映整體經濟狀況的指標,而它又是每個月最先發表的經濟資料,所以失業率指標被稱為所有經濟指標的"皇冠上的明珠",它是市場上最為敏感的月度經濟指標。 如何解讀該指標 一般情況下,失業率下降,代表整體經濟健康發展,利于貨幣升值;失業率上升,便代表經濟發展放緩衰退,不利于貨幣升值。若將失業率配以同期的通脹指標來分析,則可知當時經濟發展是否過熱,會否構成加息的壓力,或是否需要通過減息以刺激經濟的發展。

概念

商務印書館《英漢證券投資詞典》解釋:失業率 英語為:unemployment rate。失業人數佔總勞動力人口的比例。是資本市場的重要指標,屬滯後指標範疇。失業率增加是經濟疲軟的信號,可導致政府放松銀根,刺激經濟成長;相反失業率下降,將形成通貨膨脹,使央行收緊銀根,減少貨幣投放。在美國勞工部于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五公布,市場上投資者對其非常關註。

失業率失業率

另外,失業率數位的反面是就業數位(The Employment Data),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非農業就業資料。非農業就業數位為失業數位中的一個項目,該項目主要統計從事農業生產以外的職位變化情形,它能反映出製造行業和服務行業的發展及其成長,數位減少便代表企業減低生產,經濟步入蕭條。當社會經濟較快時,消費自然隨之而增加,消費性以及服務性行業的職位也就增多。當非農業就業數位大幅增加時,理論上對匯率應當有利;反之則相反。因此,該資料是觀察社會經濟和金融發展程度和狀況的一項重要指標。

種類劃分

周期失業

就業水準取決于國民收入水準,而國民收入水準又取決于總需求,周期性失業是由于總需求不足而引起的周期失業,一般出現在經濟周期的蕭條階段。

自然失業

消滅了周期性失業時的就業狀態就是充分就業,實現了充分就業時的失業率成為自然失業率。

隱蔽失業

表面上有工作,實際上對生產並沒有做出貢獻的人,即有“職”無“工”的人。

造成原因

造成失業的原因很多,因此失業的結構與變動情況是觀察重點。失業可分為:

摩擦性失業

摩擦性失業(Frictional unemployment):是指人們在尋找工作或轉換工作過程中的失業現象。

增加職業訓練計畫與提高信息溝通(使失業者能確實掌握就業機會)可降低這方面的失業。在實際勞動市場上,失業率總是圍繞自然失業率波動,原因之一是工人尋找最適于自己的工作需要時間。

它是由于經濟運行中各種因素的變化和勞動力市場的功能缺陷所造成的臨時性失業。經濟總是變動的,工人尋找最適合自己嗜好和技能的工作需要時間,一定數量的摩擦性失業必然不可避免。即勞動者想要工作與得到工作之間的時間消耗造成的失業。

結構性失業

結構性失業(Structual unemployment):指市場競爭的結果或者是生產技術改變而造成的失業。結構性失業通常較摩擦性失業持久,因為結構性失業常表示人員需要再訓練或是遷移才能找到工作。

經濟產業的每次變動都要求勞動力供應能迅速適應變動,但勞動力市場的結構特征卻與社會對勞動力需求不吻合。由此而導致的失業被稱為“結構性失業”,結構性失業,主要是由于經濟結構(包括產業結構、產品結構、地區結構等)發生了變化,現有勞動力的知識、技能、觀念、區域分布等不適應這種變化,與市場需求不匹配而引發的失業。結構性失業在性質上是長期的,而且通常起源于勞動力的需求方。結構性失業是由經濟變化導致的,這些經濟變化引起特定市場和區域中的特定類型勞動力的需求相對低于其供給。

季節性失業

季節性失業(Seasonal unemployment):農業,建設業與旅遊業特別容易受季節性因素影響。季節性失業是一種自然失業,它給社會帶來兩個方面的不良影響:一是季節性僱員由于就業時間短,收入受到影響(盡管有補償性工資差別);二是季節性失業不利于勞動力資源的有效利用。

對季節性失業人員的職業指導應側重于信息服務,指導他們在淡季以靈活的形式(如非全日製工作)臨時就業。

周期性失業

周期性失業(Cyclical unemployment):由于總需求不足而引起的短期失業,一般出現在經濟周期的蕭條階段。周期性失業的原因主要是整體經濟水準的衰退;由于它是可以避免的,因而周期性失業也是人們最不想看見的。20世紀30年代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就完全屬于周期性失業。每一個工人都從事著他們一直從事的工作,因此不存在摩擦性失業。與人們更傾向于手持貨幣而不是消費、企業被迫削減產出導致的失業相比,結構性失業同樣極不明顯。

周期性失業與結構性失業、摩擦性失業等失業狀況不同,周期性失業的失業人口眾多且分布廣泛,是經濟發展最嚴峻的局面,通常需要較長時間才能有所恢復。在中國經濟仍處于高速發展的階段中,中國目前及未來幾十年出現嚴重經濟衰退和周期性失業的機率很低。

非自願失業

非自願性失業(Involuntary unemployment):如果工資品(wage-goods)的價格相對貨幣稍有上升,現行貨幣工資水準下願意工作的勞動總供給量和在此工資水準下的勞動總需求量都將大于現有就業量,那麽勞動者就處于非自願性失業狀態。 是1936年由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在其著作《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中提出的概念。

凱恩斯認為,如果工資品的價格較貨幣工資稍微上漲,勞動者願意在當時的貨幣工資下提供勞動供給,而在同一時間的總勞動需求都大于現在的就業量,那麽就有非自願失業的存在。

造成影響

失業率通過失業率指標可以判斷一定時期內全部勞動人口的就業情況。一般認為,摩擦性失業、結構性失業和自願性失業都是難以避免的,它們與經濟社會的總需求水準、與經濟周期無關。因此,它們也被統稱為自然失業。自然失業與總勞動的比率就是自然失業率。自然失業率一般被認為是經濟社會所難以消除的,因為摩擦性失業、結構性失業和自願性失業總是存在的,它與周期性失業、經濟運行周期及總需求水準無關,因而是相對穩定的,是一個國家能夠長期持續存在的最低失業率。當經濟中不存在周期性失業時,所有失業都是摩擦性、結構性、季節性和自願失業時,便認為經濟達到了充分就業,即消除了非自願性失業或周期性失業以後的社會就業狀況。因而又可以說,充分就業時的失業率就是自然失業率。充分就業既意味著一個國家勞動力資源的充分利用,也意味著一個國家所有經濟資源的充分利用。當實際失業率等于自然失業率時,一國經濟處于長期均衡狀態,所有的經濟資源都得到了充分利用,即實現了充分就業均衡。

失業率失業率

存在關系

自然失業率

自然失業率(natural rate of unemployment):指充分就業下的失業率。

為摩擦性失業率及結構性失業率加總之和。由于人口結構的變化、技術的進步、人們的消費偏好改變等等因素,社會上總會存在著摩擦性失業和結構性失業。就長期而言,景氣迴圈帶來 的失業情形常會消弭無蹤,社會上隻留下自然失業現象,"自然"的定義並不明確,沒有人能明確的指出一個社會的自然失業率是多少,它會隨著人口結構的變化、技術進步、產業升級而變化,以台灣地區而言,一般認為自然失業率是介于1.5%~2.5%之間。

失業率發布時間(台北時間)

每月第一周周五20:30發布

失業率影響

失業率通過失業率指標可以判斷一定時期內全部勞動人口的就業情況。一直以來,失業率數位被視為一個反映整體經濟狀況的指標,而它又是每個月最先發表的經濟資料,所以失業率指標被稱為所有經濟指標的“皇冠上的明珠”,它是市場上最為敏感的月度經濟指標。一般情況下,失業率下降,代表整體經濟健康發展,利于貨幣升值;失業率上升,便代表經濟發展放緩衰退,不利于貨幣升值。

若將失業率配以同期的通脹指標來分析,則可知當時經濟發展是否過熱,會否構成加息的壓力,或是否需要通過減息以刺激經濟的發展。一般認為,摩擦性失業、結構性失業和自願性失業都是難以避免的,它們與經濟社會的總需求水準、與經濟周期無關。因此,它們也被統稱為自然失業。自然失業與總勞動的比率就是自然失業率。

失業率

自然失業率一般被認為是經濟社會所難以消除的,因為摩擦性失業、結構性失業和自願性失業總是存在的,它與周期性失業、經濟運行周期及總需求水準無關,因而是相對穩定的,是一個國家能夠長期持續存在的最低失業率。當經濟中不存在周期性失業時,所有失業都是摩擦性、結構性、季節性和自願失業時,便認為經濟達到了充分就業,即消除了非自願性失業或周期性失業以後的社會就業狀況。

因而又可以說,充分就業時的失業率就是自然失業率。充分就業既意味著一個國家勞動力資源的充分利用,也意味著一個國家所有經濟資源的充分利用。當實際失業率等于自然失業率時,一國經濟處于長期均衡狀態,所有的經濟資源都得到了充分利用,即實現了充分就業均衡。

菲利普斯曲線

菲利普斯曲線表明的是經濟成長率與物價上漲率之間的關系,可稱之為“產出-物價”菲利普斯曲線。這是後來許多經濟學家所慣常使用的。這種菲利普斯曲線以經濟成長率代替了第二種菲利普斯曲線中的失業率。這一代替是通過“奧肯定律”實現的。

美國經濟學家奧肯于1962年提出,失業率與經濟成長率具有反向的對應變動關系。這樣,經濟成長率與物價上漲率之間便呈現出同向的對應變動關系。在這一關系的研究中,經常不是直接採用經濟成長率指標,而是採用“現實經濟成長率對潛在經濟成長率的偏離”,或是採用“現實產出水準對潛在產出水準的偏離”。這一“偏離”,表明一定時期內社會總供求的缺口和物價上漲的壓力。

現實經濟成長率表明一定時期內由社會總需求所決定的產出成長情況,而潛在經濟成長率則表明一定時期內、在一定技術水準下,社會的人力、物力、財力等資源所能提供的總供給的狀況。潛在經濟成長率可有兩種含義:一種是指正常的潛在經濟成長率,即在各種資源正常地充分利用時所能實現的經濟成長率;另一種是指最大的潛在經濟成長率,即在各種資源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時所能實現的經濟成長率。

這裏採用的是第一種含義。這種菲利普斯曲線的表現形式是:在以現實經濟成長率對潛在經濟成長率的偏離為橫軸、物價上漲率為縱軸的坐標圖上,從左下方向右上方傾斜的、具有正斜率的一條曲線。這條曲線的走向與第一、二種菲利普斯曲線正好相反。這條曲線表明:現實經濟成長率對潛在經濟成長率的偏離與物價上漲率二者呈同向的對應變動關系,即正相關關系。當現實經濟成長率對潛在經濟成長率的偏離上升時,物價上漲率亦上升;當現實經濟成長率對潛在經濟成長率的偏離下降時,物價上漲率亦下降。在一輪短期的、典型的經濟周期波動中,在經濟波動的上升期,隨著需求的擴張,現實經濟成長率對潛在經濟成長率的偏離上升,物價上漲率隨之上升;在經濟波動的回落期,隨著需求的收縮,現實經濟成長率對潛在經濟成長率的偏離下降,物價上漲率隨之下降。這樣,這條曲線表現為一條先由左下方向右上方移動,然後再由右上方向左下方移動的曲線環。這條曲線環呈現為略向右上方傾斜、位勢較低、且較為扁平的形狀。“向右上方傾斜”,說明現實經濟成長率對潛在經濟成長率的偏離與物價上漲率為同向變動關系;“位勢較低”,說明物價上漲率處于較低水準;“略”向右上方傾斜和“較為扁平”,說明物價上漲率的變動幅度不大。

各國情況

中國

中國凡屆滿一定下限年齡、具有勞動能力、要求有報酬的工作而尚未獲得工作職位的人口,稱為失業人口。不願工作而賦閒的人,或雖有工作願望而尚未達到規定下限年齡的人,均不得算作失業人口。中國通稱的失業人口。

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採用兩種失業統計方法。一種是行政登記失業率,另一種是勞動力抽樣調查失業率。兩種失業率都是政府決策的重要依據。

登記失業率統計的是到公共就業服務機構進行失業登記、享受失業保險待遇並求職的失業人員數量。由于各國公共就業服務和社會保險發展水準不一,登記失業率在國與國之間不能比較。而抽樣調查失業率基本依據的是國際化的失業定義,可以進行國際比較。

因此城鎮登記失業率和失業率是兩種不同的概念,使用的統計方法也不同。中國公布的城鎮失業率,是登記失業率,它是勞動保障部門就業服務機構對失業人員登記統計匯總的結果。應該說,城鎮登記失業率,是政府製定就業政策的主要參考依據。由于中國就業服務體系和社會保障體系還不完善,到勞動保障部門就業服務機構登記求職的失業人員數量不夠全面,再加上就業和失業登記辦法還不健全和規範,因此,存在著實際失業率高于登記失業率的現象。

一些科研單位對城鎮失業率有這樣那樣的推算,統計數位不盡相同,這些資料都可以作為參考,但不能作為決策依據。社科院披露的失業率是用“德爾菲法”調查出來的。這個方法實際上就是把調查的內容,向一定數量的專家、學者征求意見,然後把意見進行綜合,最後形成結論。這次選擇了50餘名從事就業和勞動統計研究的學者以及相關政府部門的專家(官員),發問卷請他們對失業率、城鎮失業承受能力等問題進行判斷和預測。這些專家、學者長期關註這一領域,註意收集這方面的信息,他們的判斷應該是有根據的。

登記失業率,不等于實際失業率。中國還沒有開展勞動力抽樣調查,所以沒有抽樣調查失業率。今後將逐步建立勞動力抽樣調查製度。但採用抽樣調查方法確定失業率後,城鎮登記失業率還要繼續使用。

公開資料

2013年9月9日,中國首次向外公開了調查失業率的有關資料。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署名文章《中國將給世界傳遞持續發展的訊息》透露,“今年以來,中國經濟運行穩中有進,上半年GDP同比成長7.6%;5%的調查失業率和2.4%的通脹率,均處于合理、可控範圍。”

5%的調查失業率,高于此前人社部公布的一二季度均為4.1%的登記失業率。而2013年的就業壓力其實比較大,一位人社部專家表示,這和當前的經濟情勢密切相關。

首次公開調查失業率

李克強總理在上述署名文章中所說的5%調查失業率,可謂官方首次公開調查失業率水準。

對于該失業率水準,中華全國總工會的專家表示,前些年雖然沒有公布該資料,但應該和2013年資料差距不大。該專家稱,5%的調查失業率比例並不算高。李克強總理在上述文章中指出,未來十多年,中國將有上億人口融入城市。

更多人口進入城市,是否會增加城鎮就業壓力,中華全國總工會專家表示,城鎮就業壓力除了和勞動力供給有關,也和經濟發展速度、發展方式有關,需要關註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後新創造的就業崗位。整體上來說,就業壓力還是比較大。

希臘

希臘政府公布的最新資料顯示,受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影響,希臘2012年7月份登記失業率攀升至25.1%,創出歷史新高。表明就業市場情勢仍在惡化。

當前希臘經濟正在經歷嚴重緊縮。官方資料顯示,自2008年債務危機發生以來希臘經濟規模萎縮了20%。青年失業率已經突破50%,達到了令人擔憂的水準。經濟學家估計,希臘經濟2013年可能連續第六年出現衰退。

希臘IOBE基金會研究員Angelos Tsakanikas說:“這是經濟衰退帶來的必然結果。”他說:“希臘的未來將會有更多不確定性。”

希臘國家統計局公布的資料顯示,失業率已經從6月份時的24.8%升至25.1%,與西班牙8月份時的失業水準相同。

希臘和西班牙是歐元區17個成員國中失業率最高的兩個,歐元區平均失業率已經攀升至11.4%,創下1999年有此類以來最高水準。

希臘統計局報告說,7月份大約126萬名希臘人失去工作,幾乎每天有1000人失去工作。受影響最大的群體是15-24歲年齡段的年輕人。這個年齡段年輕人失業率高達54.2%。

在2008年7月金融危機爆發前希臘全國境內登記失業人數僅為364000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