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集團

太古集團

太古經營一系列廣泛的業務,範圍遍及五大洲。太古的主要營業地為亞太區,並以大中華地區為中心。公開上市的太古公司總部設于香港特別行政區,其核心業務分屬五個營業部門:地產、航空、飲料、海洋服務和貿易及實業。 太古的母公司英國太古集團總部設于倫敦,除持有太古公司34%股權外,亦是一系列全資擁有業務的控股公司,這些業務包括深海船務、冷藏、道路運輸及農業活動,主要營業地為澳洲、巴布亞紐幾內亞、東非斯裏蘭卡、美國及英國。英國太古集團擔當太古政策的統籌人,並根據不同的協定在集團內提供管理及諮詢服務。

  • 公司名稱
    太古集團
  • 外文名稱
    SwireGroup
  • 總部地點
    英國倫敦
  • 現任主席
    何禮泰(JamesHughes-Hallett)
  • 公司類型
    上市公司
  • 僱員人數
    太古集團+聯屬公司:超過125,000
  • 業務範疇
    船務、地產、旅遊、零售、酒店等

集團簡介

英國太古集團有限公司

英國太古集團有限公司的總部設于倫敦,是太古的母公司,與全球各地的成份股公司保持密切聯系。英國太古集團負責為太古製訂整體政策,以及提供一系列廣泛的管理服務及中央支援功能。

太古集團

英國太古集團旗下的太古公司,是一家以香港為基地的上市公司,業務集中于亞太區,特別是中國內地及香港特別行政區 (香港特區)。除參與太古公司的業務外,英國太古集團亦于澳洲及美國的冷藏市場佔有非常重要的份額,其于澳洲的業務組合日益成長,包括道路運輸及分銷服務,以及農耕及畜牧。英國太古集團亦持有巴布亞新畿內亞主要貿易集團Steamships Trading Co. 的控製權,並透過總部設于倫敦的James Finlay,于非洲及斯裏蘭卡擁有重大的農產業務。英國太古集團旗下擁有船隻的太古輪船于世界各地進行貿易,但其所管理的班輪服務則主要集中于西太平洋及澳大利西亞一帶營運。

太古輪船有限公司 (太古輪船)  

太古輪船有限公司是英國太古集團有限公司全資擁有的遠洋航運公司。該公司于英國註冊,並于香港、新加坡、印尼、巴布亞新畿內亞、印度及美國設立代表辦事處。

太古集團

太古輪船擁有的船隊共有十七艘多用途船及一艘巴拿馬級散貨船。公司管理的班輪服務租用太古輪船全部十七艘船隻,還另外租用二十七艘多用途船。

太古輪船管理的班輪服務為全球一百二十多個港口提供服務,並開發多元化的幹散貨運輸業務,包括好望角型船運輸及散貨物流業務。

班輪服務

​公司管理的主要班輪服務為:

Swire Shipping Ltd.

Swire Shipping Ltd.(英國)是提供多用途班輪方案的主要承辦商,在其核心地區亞洲-南太平洋區以至北美洲、歐洲、中東及印度次大陸提供全面的港口到港口運輸服務。

以下班輪服務由Swire Shipping營運:

Westabout RTW (Bank Line) Service

Eastabout RTW Service

West Coast North America Service

South East Asia Service

Papua New Guinea Service

Pacific Islands Service

Trans Tasman Service

Europe Pacific Express Service

Swire Shipping的多用途船隊可載運各式各樣的一般/集裝貨物(包括重型及大型特殊貨物搬運)、散裝裝卸包裹(鋼材、林產品)、菜油、散裝包裹以及集裝箱貨物(一般及冷藏)。

Tasman Orient Line (TOL)

TOL由太古輪船與Ahrenkiel Group共同擁有,是連線紐西蘭、亞洲及南太平洋的主要獨立班輪服務公司。

TOL經營三項獨立服務,分別將紐西蘭、新卡裏多尼亞及菲濟連系至亞太區各大貨物門戶,以及主要的地區港口及小港口。

TOL的多用途船是為運載組合多樣的貨櫃及散裝裝卸貨物而設。TOL定期載運木製產品、鋼商品、建材、一般貨物及特殊貨物。

Polynesia Line

太古輪船亦長期持有Polynesia Line的權益,Polynesia Line經營美國西岸至大溪地、薩摩亞及美國薩摩亞的班輪貿易。

Swire CTM Bulk Logistics

Swire CTM Bulk Logistics成立于二零零八年,是太古輪船與DryLog旗下的商務航運部門C Transport Maritime (「CTM」) 各佔五成權益的合營公司。DryLog是Ceres Shipping 的全資附屬公司。該合營公司致力提供專設的離岸海洋物流方案,使能在有難度的位置裝卸貨物,並對轉運船、散貨轉運駁船、浮式起重船及其他專用船的設計、建造(或改變原有噸位)及營運具有豐富經驗。

Quadrant Pacific Ltd.

Quadrant Pacific的百分之六十一股權由太古輪船持有,該公司在紐西蘭經營船務代理及裝卸服務,並持有菲濟一家船務代理公司的共同控製股權。

Swire Oilfield Services Ltd.

Swire Oilfield Services 是離岸石油業的主要供應商,提供運輸器材及其他重要的服務。Swire Oilfield Services營運的基地分布于英國、挪威、丹麥及荷蘭,營業範圍遍及北海,亦于西非多個國家發展重要的業務。該公司擁有逾三萬二千個貨運裝置,包括飛機燃料及化學品運輸油缸、廢物壓縮器及各種各樣的專用幹貨櫃、貨欄、泥鬥、冷凍單位及增壓組件。Swire Oilfield Services亦提供全面的油田化學劑散貨儲存及分銷服務。

James Finlay Ltd.  

James Finlay 于一七五零年創立,是世界上最著名及最備受尊崇的茶商之一,其業務由種茶以至生產各式茶產品不等,範圍廣泛。該公司由英國太古集團有限公司全資擁有,在東非及斯裏蘭卡擁有廣闊的種植園,除生產茶葉產品外,還從事環球茶葉貿易、茶葉包裝及茶汁萃取業務。

太古集團

James Finlay位于肯亞、烏幹達及斯裏蘭卡的種植園,每年生產五千萬公斤紅茶。全資附屬的 Finlay Tea Solutions在全球從事紅茶、綠茶及速溶茶和茶樹精油等茶葉浸提物的貿易,以及中東、日本與歐美市場無咖啡因茶的貿易。Finlay集團在斯裏蘭卡及英國擁有包裝業務,在東非及中國則擁有龐大的茶汁萃取生產設施,生產不同種類的特產產品供應當地及國際著名的飲料生產商。在英國,Finlay Beverages 為多個客戶包裝私人標簽的茶、咖啡及特產茶,該等客戶包括英國主要的連鎖超級市場Sainsbury's、Asda及Co-op。

Finlay的種植園除種植茶葉外,亦于斯裏蘭卡種植橡膠,並于東非及斯裏蘭卡不斷發展商業木材業務。Finlay Flowers 在肯亞擁有佔地九十二公頃的溫室,每年出口一億株玫瑰、康乃馨、百合花、小蒼蘭及六出花到英國、歐洲中東、澳大利亞、日本及美國的主要客戶。此外,Finlay Flowers與商業顆伴Hilverda Plant Technology合作發展鮮切花的生產設施,該設施位于雲南省府昆明市以北五十七公裏的嵩明縣。除從事種花的業務外,Finlay 亦透過以德國為基地的全資附屬公司Omniflora銷售鮮花往歐洲大陸及北美

Finlay透過全資擁有Flamingo Holdings從事植物培植業務,包括種植、處理、包裝、銷售及分銷鮮花和蔬果,供應英國市場。

非種植業務包括在斯裏蘭卡營運多家代理公司,業務範圍由保險以至航空不等。James Finlay Colombo亦正發展一項溫控物流業務,為此並已興建一所新的冷凍儲存設施。

太古股份有限公司

地產部門:

Swire Hotels是以香港為基地的太古地產有限公司的全資附屬公司,現正發展一系列精品豪華酒店,計畫于二零零九年推出,並將負責該等酒店的管理工作。Swire Hotels已收購的物業分別位于布裏斯托、埃塞特、查頓漢及布萊頓。太古地產有限公司是香港的主要地產發展商之一,首個投資項目為共有61幢住宅大樓的太古城,該項目亦是香港首個擁有園景設計及平台花園的大型私人屋苑,項目並包括含零售及辦公樓元素的太古城中心。

太古地產的發展策略,是把投資物業集中在直達主要鐵路網路的交匯點之上。此理念確保公司的物業能透過優越的交通聯系,為客戶提供最具效益的方案。

飲料部門:

太古飲料在香港、台灣、美國十一個州及中國內地七個省份擁有製造、推廣及分銷可口可樂公司產品的專營權,專營地域覆蓋超過四億二千萬人口。太古飲料是可口可樂公司的策略性業務伙伴之一,獲該公司指定為「主要特約製造商」。太古亦與可口可樂公司緊密合作,共同進行品牌發展及市場推廣工作。

太古集團

太古與可口可樂公司的關系始自一九六五年,當時太古收購可口可樂香港專營業務的大部分股權,該業務今天名為太古可口可樂香港有限公司。太古公司于一九七八年收購美國鹽湖城的可口可樂裝瓶公司,翌年付運首批已裝瓶的可口可樂到中國北京、廣州及上海等地出售。

航空部門:

國泰航空公司是一家在香港註冊並以香港為基地的國際航空公司,提供客運及貨運服務前往全球一百二十個航點。國泰航空是全球主要航空公司之一,向以提供優質服務、提升產品質素以及維持全球其中一支最現代化的機隊見稱。太古公司持有國泰航空四成股權,是該公司的大股東,而英國太古集團有限公司則為國泰航空提供管理服務。國泰航空公司于1946年9月24日由美國籍的 Roy C Farrell 及澳洲籍的 Sydney H de Kantzow 成立。最初,他們均以澳華出入口公司的名義在上海發展,後來才因保護主義問題遷往香港,並註冊為國泰航空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初時以兩架改裝自C-47運輸機的DC-3營運航班,開辦往返馬尼拉、曼谷、新加坡及上海的客運及貨運包機航班。國泰航空公司是香港第一所提供民航服務的航空公司。

太古集團

工程及維修:

廈門飛機工程有限公司

太古集團

廈門太古飛機工程有限公司1993年7月1日在廈門註冊成立,于1996年3月18日開始運作,現已成為世界上最大和維修能力最強的維修中心之一。公司一直致力于以其合理的價格和極具競爭力的停場周期為客戶提供最高質量及安全標準的維修服務,贏得了各航空公司及維修同行的一致認可。迄今已服務全球超過90家知名航空公司,有著超過900架飛機定檢維修的豐富經驗。目前,公司擁有六座雙寬體機位機庫,其中第1、2、3,5,6機庫可同時容納兩架寬體飛機及一架窄體機停場大修,第四機庫則同時可接納一架A380及一架B747飛機停場大修。公司的第六機庫于2011年中旬建成並投入使用,從而,廈門太古可容納17架飛機同時進廠維修。

山東飛機工程有限公司

太古集團

山東太古飛機工程有限公司(STAECO)位于中國濟南遙牆國際機場,于1999年3月27日正式投入運營,為中國國內主要的航空器維修基地之一。公司主要面向中小型飛機開展航空器維修業務,業務範圍涉及:飛機機體大修、重要系統和結構改裝、航線維護、零部件翻修、工程服務、計量檢測和維修培訓等。"精細化生產、細節化管理"為公司重要管理思路,以安全、質量為先,以客戶、服務為重,一直保持驕人的安全記錄和快速的發展速度。

香港飛機工程有限公司(「港機工程」)

香港航空發動機維修服務有限公司

集團歷史

●太初

太古最初隻是利物浦一家小型進出口公司,于十九世紀初正式開業。公司創辦人John Swire (1793-1847) 是個約克郡人,生于富蔗的磨坊小鎮哈利法克斯。他的家族在那裏當地主超過一百五十年,直至一七五零年代末,他的祖父開始從事羊毛貿易業務。可是到了一七九零年代,隨著美洲新大陸的崛起,羊毛業面對廉價進口棉花帶來的競爭壓力,導致John Swire 的祖父及父親相繼宣布破產。

年僅十多歲的John Swire 決意前赴利物浦發展。當時利物浦是英國一個繁盛的貿易中心。起初他在一個親戚的進口代理公司當學徒。他努力工作,經過短短幾年,終于在一八一六年開設自己的公司。John Swire 的業務主要環繞著他的老本行 – 紡織業,經營新奧爾良原棉進口業務和蘭開夏郡棉產品出口業務。在他苦心經營下,小小的公司日見興盛,業務蒸蒸日上。到一八四七年John Swire 去世時,他留給兩個兒子John Samuel Swire 和William Hudson Swire (1830-1884) 的貿易公司已頗具規模。

當時John Samuel Swire (1825-1898) 隻有二十二歲,但已是一個非常傑出的商人,他的企業家本色,為公司後來的成就奠定基礎。他在二十多歲時在美國各地遊歷,一度持有美國阿肯色州的郵政專營權,成就斐然。到了一八五四年,他航行到澳洲淘金,盡管無功而還,卻于一八五五年成功在墨爾本設立分公司。雖然他很快便把這項業務交托代理公司負責,然而Swire Bros.的成立,使業務重心由大西洋轉移至太平洋,讓公司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墨爾本的業務後來發展為出口各類貨物到澳洲的貿易業務,貨品由鐵絲網、水泥、橄欖油到健力士啤酒等,種類繁多。英國太古集團于一八六零年代從事健力士啤酒裝瓶業務,並以Dagger Stout 的名稱出口至海外。

一八六一年,美國內戰爆發,John Swire 趕在戰火燃起前重返利物浦,但過了不久,內戰對棉花貿易造成災難性的影響。幸好兄弟二人已將一八五零年代首次擁有的兩艘棉花貿易帆船Evangeline和Theodore號的股份賣掉,使他們可以無後顧之憂地轉向對華貿易,從中國進口珍貴的茶葉和絲綢,而中國亦成為他們潛在的紡織品出口市場。

中國及其他地方

多年來,中國一直閉關自守,直至此前二十年前左右簽訂南京條約,開放多個口岸進行對外貿易,中國才開始走進世界市場。在此之前,從事外貿的洋行隻可在廣東南面的港口 (廣州) 設立商店。經過四分之一個世紀,西方對華貿易的焦點轉移至位處長江江口的上海。

但中國與英國遙遙相隔,加上中國代理商做生意缺乏朝氣,John Swire 不久便欲進行更直接的交易。就在這時,即一八六五年,John Swire 的一位老朋友跟他接觸,那是利物浦的一名船主Alfred Holt。Holt 是個工程師,曾設計一種新式汽船,其航行速度快而且耗油量少。他建議利用這種船搶去運茶船往來利物浦至遠東的業務。在他遊說下,Swire 爽快地答應投資于他朋友的Ocean Steam Ship Company (其後易名為Blue Funnel Line) ,而Holt 則答應,假如Swire 打算在上海自立門戶,便會讓Swire 擔任其中國代理人。

Holt 的提議使John Samuel Swire 深受鼓舞,于是在一八六六年前赴上海。同年十二月四日,《華北日報》刊登了一份小通告,宣布一家名為Butterfield & Swire 的公司正式成立。Richard Shackleton Butterfield 是Swire 的合伙人,這家布拉德福德羊毛及精紡毛料製造商是Swire 其中一個最大的出口客戶。結果他們的合作並沒有維持多久,經過短短兩年,這個合作關系便告結束,但新公司在其後一百年仍保留著Butterfield 的名字。為配合當地傳統,John Swire 不久為公司起了一個中文名字 – 太古洋行。「太古」喻意規模宏大、歷史悠久,事實上,這個名字至今在亞洲區仍然廣為人知。

到了一八七零年,太古已于日本橫濱、中國多個口岸和香港設有分公司,另外亦在曼徹斯特及紐約設有辦事處,而英國的總部則由利物浦遷往倫敦,直到今天。

抵達上海後,John Swire 驚覺在長江流域航行汽船具有一定潛力,當時長江是西方與中國內陸通商的唯一通道。在Alfred Holt 及其克萊德造船廠Scotts' Shipbuilding & Engineering Company 的支持下,太古成立了太古輪船公司,這家公司于倫敦註冊成立,由太古洋行指派人選到上海擔任管理職務。John Swire 立即為新公司訂購了三艘密西西比式明輪船 - 「北京號」、「上海號」和「宜昌號」。在三艘新船抵達中國前,他已收購了剛剛宣布破產的公正輪船公司 (Union Steam Navigation) 的資產,因而取得長江流域沿岸的貴重物業和兩艘汽船。公正輪船公司的舊船「惇信號」在一八七三年成為第一艘懸掛太古船旗航行的船隻。

在短短一年間,John Swire向Scotts' 購入了兩艘沿岸貿易船,用于一項輔助性業務,John Swire 為這業務起名為Coast Boats Ownery (CBO) 。這家公司很快便在中國沿岸開拓了一項壟斷業務 – 豆餅貿易。「豆餅」是黃豆在壓榨成油後利用所餘豆殼造成的肥料,主要供南方水果種植區使用。到了一八八三年,CBO 與太古輪船公司合並,當時CBO的租船網路已遍布東南亞,並已開辦前往澳洲、紐西蘭及日本的航線。

太古輪船公司業務日趨多元化,促使公司開拓新的業務領域。首項行動始于一八八一年,公司收購港島鰂魚涌多幅大型土地,不久便開始興建太古煉糖廠並于一八八三年投產。由于太古輪船公司由爪哇、菲律賓和北昆士蘭進口原蔗糖的貿易日益成長,加上有中國和日本兩個現成的市場,促使太古糖業的煉糖廠成為全球規模最大和最先進的廠房。到了十九世紀末,公司已擁有一支小型運糖船隊。

當時Blue Funnel和太古輪船公司的船隊規模龐大,顯然有需要在遠東地區自設維修設施。由于香港是個優良的深水港,是理想的修船地點,因此太古于一九零零年在太古煉糖廠旁邊的一幅土地興建太古船塢。這項龐大的十年計畫主要由Scotts' Shipbuilding (當時為太古輪船公司的主要造船公司) 精心設計,在James Henry Scott (1845-1912) 的領導下付諸實行。John Swire 于一八九八年逝世後,由Scott 繼任為公司的高級合伙人。身為這個造船家族的後裔,Scott 早在三十二年前Butterfield & Swire 成立時已在公司內工作,並一直擔任John Swire 的親信副手。太古船塢于一九一零年為太古輪船公司建成第一艘內河船「沙市號」,其後不久更與Scotts' 合作為公司建造沿岸貿易船。太古船塢後來成為全香港最大的船塢和最進取的僱主之一,為僱員提供房屋、醫院和學校。

與此同時,公司繼續為英國多家知名公司擔任代理,至一八七零年代中,公司涉足保險業,代理Royal Insurance和Guardian Royal Exchanger 前身的業務。到了一九零零年,太古洋行以太古的名字在上海擁有最大規模的火險業務及相當龐大的海洋及意外保險業務組合。在之後九十年,保險一直是太古的重要業務範疇。公司在早期亦曾代表多家位于沿岸小港口的銀行,在一八八零年代,更一度印行自己的「鈔票」,由「太古庄」發行,是中國南方汕頭地區風行一時的貨幣。

到了一九一四年,原有的合伙協定期滿,英國太古集團變為一家有限公司,首任主席為John Samuel Swire 的長子John 'Jack' (1861-1933) 。其後二十年間,在Jack 和他弟弟 (George) Warren Swire (1883-1949) 的領導下,船務方面出現相當大的發展。Warren Swire 于一九二七年接任公司主席。到了一九二零年代末,外國汽船在中國內河航行到達巔峰時期,而三十年代的大衰退對這裏的業務影響緩慢,因此船隊規模擴大,促使公司在上海開辦新的業務。終于在一九三四年,太古洋行于上海開設了Orient Paint, Colour & Varnish 工廠。

逆境自強

太古船塢 (約于1925年)。

第二次世界大戰將太古艱苦建立的業務王國毀于一旦。戰事結束後,公司在全中國的財產慘遭搶掠或破壞凈盡,連倫敦辦事處的內部亦遭突襲。太古輪船公司的船隊散失不全,超過三十艘船隻不知所終。而香港的太古船塢和太古煉糖廠亦被美國的炮彈炸成頹垣敗瓦。

當時長江停止對外來船隻開放,中國不斷增加沿岸港口的限製,

太古糖業的貨車。

這是公司在一九四九年革命後逐步撤出中國大陸的先兆。那是一個轉捩點,然而在Jack Swire 的兒子John 'Jock' Kidston Swire (1893-1983) 的領導下,公司從這次危機中東山再起,變為一家更具實力的公司。到了一九五零年,太古糖業重新投產,而太古船塢亦為太古輪船公司製造了第一艘六千噸級輪船。

太古輪船公司雖以香港為基地,但這時已將業務焦點南移至澳洲、紐西蘭及巴布亞新畿內亞,而太平洋沿岸地區的業務網路亦日漸擴大,為公司日後一直營運至今的定期貨櫃船業務定下階模。

一九五二年,為鞏固上述輪船業務的基礎,英國太古集團再度直接活躍于澳洲,以試驗性質投資于當地一家小型陸路拖運公司。這項投資的成功,激發公司于一九五六年收購冷凍貨物運輸公司Frigmobile 的管理股權,其後還投資于冷藏、冷凍貨物運輸及特別陸路拖運等多項業務,這些投資現時均成為了太古于澳洲的主要業務。

在這期間,太古洋行也開始建立香港的業務,首先于一九四六年成立合營公司Swire & Maclaine,為日後各類國際專營權業務的發展奠定穩固基礎。該公司于一九四八年將漆油廠遷往香港太古船塢重建後租出的樓宇,自此公司不斷開拓各類型專門業務,這些業務發展至今,範圍已相當廣泛,由漆油、鋁罐製造以至廢料處理服務等,包羅萬有。

航空公司的誕生

Jock Swire決意要為公司開拓新的業務方向。他認為空運業是戰後世界的未來發展關鍵,于是積極為太古洋行搜尋航空代理業務,並由一九四七年開始,將原來投放重建太古船塢的部分資源用于發展啓德機場的飛機工程設施上。一九五零年,Pacific Air Maintenance Services (PAMAS) 與Jardine Air Maintenance Co.合並成為香港飛機工程公司 (港機工程) - 現今一家世界知名的飛機工程公司。

一九四八年,Jock Swire 說服董事局將公司已所餘無幾的資金進一步投資于另一項航空業務上,購入國泰航空公司百分之四十五股權。當時國泰航空成立僅兩年,創辦人是美國籍的Roy Farrell 和澳洲籍的Sydney de Kantzow。他們之所以相識,是因為二人在戰時曾一同駕駛C47型飛機運載物資飛越著名的「駝峰」航線,由印度橫跨喜瑪拉雅山前往中國。該公司的第一架飛機是Roy所購入的一架DC3 (Dakota) 型美國剩餘軍機,昵稱Betsy。在短短兩年間,他們已將機隊擴充至包括六架DC3型飛機及一架Catalina水上飛機。

可是,在一九四八年,Roy和Syd遇上了麻煩。他們需要現金重整這門小本生意,因而面對當地一次嚴峻的收購威脅,而香港又可能對外資航空公司實施新的著陸許可權製。就在這時,太古洋行購入這家小公司的控股權益,從此,香港航空業的發展便成為了Jock Swire 倍感自豪之處。

一九五九年,國泰航空購入首架渦輪螺旋槳飛機– 洛歇 L188 Electra。這一年標志著國泰航空的一個裏程碑,因為公司同時取得北行往日本和南行往雪梨的航權。這時國泰航空變成了徹頭徹尾的地區性航空公司,到一九六二年接收首架Convair-880M型飛機後,更進入了噴射機時代。

開拓業務新領域

一九六五年,太古收購了一家美資公司 – Hong Kong Bottlers Federal Inc.。這家公司持有可口可樂的香港裝瓶業務專營權。當時Hong Kong Bottlers 的年產量為一億零四百萬瓶。一九七四年,該公司易名為Swire Bottlers,當時其年產量已高達一億八千萬瓶,而公司亦名列全球首五十家可樂裝瓶商。時至今日,太古已是全亞洲及美國最大的可口可樂裝瓶商之一。

對太古來說,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是一個瞬息萬變的年代。七十年代初,貨櫃船務急速發展,太古船塢的成長已非其港島區所在地所能容納,因此公司決定關閉船塢。一九七二年,太古船塢與香港歷史最悠久的黃埔船塢合並,組成香港聯合船塢 (聯合船塢) ,基地設于青衣。當時太古已開始參與發展香港的葵涌新國際貨櫃碼頭,同年更購入先進的貨櫃處理設施現代貨箱碼頭的股權。

早于一九五九年開始在香港股票市場公開上市的Taikoo Dockyard & Engineering Company,這時易名為太古洋行有限公司 (在九零年代易名為太古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太古公司) 。這是一家現成的控股公司,持有太古一切在港業務。太古公司的出現,象征著現代的太古集團就此誕生,亦標志著Butterfield 于公司久被遺忘的權益終于壽終正寢,而英文公司名稱中的Butterfield 一字亦全部改作Swire,以突顯集團的企業形象

到了一九七二年,太古糖業也關閉了煉煻廠,集中經營糖產品及包裝業務。在七十年代中,太古新成立負責地產發展及管理的太古地產公司,開始以港島東區的船塢和煉糖廠在清拆後騰出的大片土地興建太古城,為這一區帶來全新的市區面貌。太古城是香港首個私人屋苑,連同太古城中心零售/寫字樓綜合樓群 (其地庫停車場以太古幹船塢舊址建成) ,是太古地產首個發展和管理的著名商業項目,同類項目還包括太古廣場、太古坊及又一城,為香港的商廈發展帶來嶄新的演繹。

國泰航空機隊于一九七三年增添首架波音707 型長途飛機,此後十年,該公司發展神速,引進了一系列L1011 型三星式廣體飛機,並在一九七九年購入首架波音747-200型噴射式珍寶客機,迅速加強公司的實力。翌年,國泰航空首次開辦直飛倫敦的航線,成為真正的國際航空公司。

七十年代出現的革命性變化還包括太古公司的其他新發展,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包括于一九七五年成立離岸石油支援公司太古海洋開發公司 (當時名為Swire Northern Offshore) ,以及于一九七六年購入香港空運貨站有限公司 (香港空運貨站) 的股權。在此期間,母公司英國太古集團亦嘗試投資于離岸石油業務,在一九七九年收購一家專門提供北海運輸設備的供應商Swire EPD (後以Swire Oilfield Services的名稱成為英國太古集團旗下一個業務部門) 。英國太古集團亦涉足澳洲的陸路運輸及物料處理業務,于一九七一年收購Transwest Haulage,以及購入巴布亞新畿內亞貿易公司Steamships Tradings 和格拉斯哥的茶葉貿易商James Finlay 的股權。

七十年代末期,太古首次投資于美國,由太古地產收購邁阿密市一些地產業權,太古公司又首次取得可口可樂的鹽湖城裝瓶專營權。一九八二年,英國太古集團將冷凍貨物倉儲公司United States Cold Storage 納入為旗下全資附屬公司,不久更于澳洲再接再厲,在一九八八年將冷藏服務供應商W. Woodmason (英國太古集團自一九七零年以來的聯營公司) 納入為旗下的全資附屬公司。五年後,John Swire & Sons Pty 收購了South Australian Cold Stores,進一步提高該公司于冷藏服務市場日益上升的佔有率。

太古是新南威爾和南昆士蘭省的主要商業地主。

太古于一九八零年代亦開始投資于澳洲的畜牧業。一九八三年,英國太古集團與聯營公司James Finlay 聯手收購Clyde Agriculture 一半股權。自此Clyde (現時為英國太古集團的全資附屬公司) 的業務由棉花種植擴展至包括羊毛和牛肉,而其持有的土地更增加了二十倍,覆蓋新南威爾和昆士蘭州逾二百萬英畝土地,包括澳洲史上最著名的部分畜牧產業。

在此期間,香港的太古公司繼續發展貿易業務,于一九八三年收購馬拉松運動用品連鎖店,後于一九八七年購入Reebok運動及消閒鞋的專營權。同年,太古開始涉足環保服務和廢料處理業務,這些業務後來成為太古的重要業務範疇。太古先後與Browning Ferris Industries 和SITA International 組成合作伙伴,成為香港政府廢料處理工程的主要承辦商,營運多個堆填區及提供廢料轉運服務,包括利用由太古的聯營公司HUD Marine所設計及營運的多艘小型貨櫃船為香港各離島運送廢料。

由一九八零年代開始,太古亦開始再投資于中國內地,其中多次與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 (中信公司) 聯手進行投資,該公司自一九八七年起為國泰航空的主要股東。投資集中于飲料和製造業務,這些業務使太古在中國現代工業界奠定穩固的根基。

這個趨勢到九十年代仍沒減退,當時港機工程與業務伙伴在中國南面的廈門市合資成立了一家飛機大修公司 – 廈門太古飛機工程公司。到了一九九四年底,太古公司已分別與卜內門、嘉士伯和Tate & Lyle 簽訂合營協定,在中國內地經營漆油生產、釀酒和煉糖業務,至今太古在內地的貿易業務包括行銷Reebok 和Rockport 等一系列名牌運動鞋。

到了九十年代,太古對航空業務進行重大的突破,包括收購香港的地區性航空公司港龍航空(現為旗下全資附屬公司) 和全貨運航空公司華民航空的股權,以及在一九九五年由港機工程與勞斯萊斯公司合組香港航空發動機維修服務公司,接管港機工程的引擎大修業務。

一九九九年,太古公司繼二十年前獲得富豪汽車台灣專營權後,取得福斯和Kia汽車的台灣獨家代理權,藉此擴大其汽車貿易業務。到了二零零二年,台灣太古汽車取得奧迪汽車的專營權,增加了太古在台灣豪華汽車市場的佔有率。

由一九九零年代末至二零零零年代初,太古的英國母公司英國太古集團有限公司增設了一些重大業務。該公司在一九九四年收購澳洲維多利亞省散貨運輸商Kalari,使太古在澳洲陸路運輸市場的專業地位更見提升。在收購後,太古銳意擴充該公司,在全澳各地提供專門的倉儲及集散服務。在一九九六年,英國太古集團收購了Collins & Leahy 的多數股權,藉此使早已在巴布亞新畿內亞建立的實力進一步提升。Collins & Leahy 是巴布亞新畿內亞高原區的主要貿易集團,為Steamships Trading 的股東。二零零零年,Collins & Leahy 成為英國太古集團的全資附屬公司,其後太古在上市公司Steamships 集團所佔的股權增至百分之七十二。在二零零五年,Steamships 收購Collins & Leahy 在巴布亞新畿內亞的大部分業務,使其涵蓋貿易、製造、酒店、地產、船務及運輸業務,而Collins & Leahy 則仍保留地產、航空及農業業務。

Frigmobile是Swire Cold Storage旗下一個廣受愛戴的品牌。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John Swire & Sons Pty Ltd. 收購P. Cleland Enterprises Ltd 大多數的冷藏及集散資產。這次收購行動是太古至今在澳洲所作的最大宗單一投資,大大增加了集團在澳洲冷藏市場的實力,並且取得多份新的重大集散契約,為太古于二零零四年將澳洲冷藏業三大公司合並成立Swire Cold Storage 作好準備。

在英國方面,英國太古集團有限公司于二零零零年,即著名茶業生產商James Finlay plc 慶祝成立二百五十周年紀念時,增持該公司的股權至百分之一百。James Finlay plc 在很久以前已開始成為太古的合營公司。至于英國太古集團旗下歷史最悠久的營運公司,即在英國註冊的全資附屬船公司太古輪船公司,亦在近年進行擴展行動,于二零零三年收購Bank Line 及Indotrans。

在二十一世紀首十年裏,太古公司于中國內地的投資繼續成長。二零零二年,作為香港主要地產發展商的太古地產簽訂了一份合營協定,于廣州優越地段天河區發展及管理一個四百萬平方呎的綜合發展項目,預期于二零一零年竣工,將命名為「太古匯 - 廣州報業文化廣場」。太古地產在這項目的股權已增至百分之九十七。

二零零四年底,太古升達公司開始于上海興建一座新的危險廢料焚化廠,其年吞吐量達六萬噸,將成為全中國最大及首個按照歐盟環保標準設計的危險廢料處理設施。

在航空方面,港機工程將持有的廈門太古飛機工程公司股權增至百分之五十四點五五,而廈門太古飛機工程公司已建成第六個機庫,進一步提升處理能力及擴大于廈門高岐國際機場提供的服務範圍。該公司于二零零四年開始進行波音特別貨機改裝計畫,將波音747-400型客機改裝為全貨機。廈門太古飛機工程公司是全球獲發牌照進行該類工程的少數設施之一。港機工程與廈門太古飛機工程公司于二零零五年簽訂意向書,于廣州白雲國際機場合資發展一個機庫設施。國泰航空公司在闊別北京十三年後,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重開往來北京的每日客運航班,並由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開始,開辦前往上海的每日客運航班。該公司亦取得營運客運航班往返廈門的航權。

國泰航空于二零零六年慶祝成立六十周年,這一年的重點項目是宣布國泰航空、太古公司、國航及其母公司中航興業與中信泰富達成股權重組的協定。根據這項破天荒的協定條款,主要地區性客運航空公司港龍航空成為國泰航空的全資附屬公司,在國泰的管理下以原有的品牌繼續營運,而國泰航空及國航則最終互相持有對方的百分之十七點五股權。這個伙伴關系對國泰航空的顧客、股東及員工均有重大裨益,並為國泰航空和國航帶來更多合作機會。計畫中,雙方將于上海合資成立空運設施、延長代號共享安排、實施往來香港與主要內地城市的合營航線安排,以及彼此互派營業代表。截至二零零六年,國泰航空的廣體飛機機隊數目已突破一百架,這項突破緊接公司宣布歷來最大型的飛機訂購計畫,包括訂購十八架于二零零七至二零一零年間付運的波音777-300ER型飛機,以及三架于二零零八年付運的空中巴士A330-300型飛機。

今天,太古在全球僱用超過十一萬三千名員工。雖然業務既多元化又遍布世界各地,然而英國太古集團仍是一項家族業務:現任榮譽總裁及永遠總裁均為當初在利物浦起家的太古創辦人John Swire 的後代。

企業文化

太古旗下多項主要業務均有悠久的歷史,代表著豐富的經驗和專業知識。承先啓後,以遠大的目光積極擴大投資,是太古的一個主要優勢。除歷史悠久外,太古向以高度誠信和優質管理而馳名于世,對此我們深感自豪。同樣重要的是,無論在過去或未來,太古旗下經營各種業務的公司均在營運創新、客戶服務、取進管理和最佳環保規則等方面創設標準。無論何時,我們都明白必須繼續「做得更好」。若缺乏了創意、革新和進步,我們就不可能在過去一百九十年來一直迄立商界,並且不斷進步。

太古的格言是「敬業務實」,換句話說,我們實事求是,以務實的態度發展業務。今天太古是一個規模宏大、業務多元化的集團。可能並非每一位員工都認識這句格言,但太古旗下所有業務均致力發揮太古格言的基本精神:凡事追求卓越,精益求精。我們的成功全賴于此。

企業社會責任

太古是一家首屈一指的國際企業,凡事以維持絕對的誠信為先,這是太古的成功之道。我們致力在業務運作中表現出最高的專業性、責任感及透明度,為顧客提供優質的產品和服務,同時為股東提供理想及可持續的回報。我們是奉行平等機會的僱主,給予僱員具競爭力的薪酬福利,協助員工發展事業,提供安全和健康的工作環境,並積極就各種事務諮詢員工的意見。

為履行良好企業管治的整體承諾,我們相信要推行各種造福社群及保護自然環境的工作,這是我們對社會負責任的表現。以下四項原則帶領太古營商一百九十年之久,是太古推行企業社會責任工作的基石:

以最合乎道德的方式經營一切業務,實踐我們對客戶、員工、股東、業務伙伴、供應商及其他利益相關者的承諾。

關顧員工,培育各營業地的社區,以及對各營業地作出正面的貢獻。

明白社會責任必須與長遠的業務決策和目標相配合。

致力讓員工及旗下社區參與企業社會責任工作。

我們在二零零五年推出一項內部計畫,推動員工參與企業社會責任的事務,繼而在二零零六年舉辦僱員義工工作坊和一系列有關「企業行為規則」的培訓課程。

太古與社區

太古的慈善工作委員會由一名董事出任主席,年內定期舉行會議,以檢討及管理所有營務地中,各項由我們資助及捐贈實物的慈善活動和社區計畫,包括周期性舉辦的獎學金、長期贊助,以及環保及文化藝術工作等。委員會與各主要贊助項目保持緊密聯系,確保受助者從太古的幫助中獲得最大的長遠利益。

多年來,太古一直積極資助教育工作。我們深信幫助兒童建立更美好的未來,是回饋曾經協助我們發展業務的社區其中一個最佳途徑。我們對亞洲區教育事業的支持,最早可追溯至二十世紀初葉,當時太古是極少數捐助創辦香港大學的外資公司之一,所捐款額共四萬英鎊(約相等于今天的二百萬英鎊),並贊助香港大學設立工程系太古講座教授席。同時,太古更每年提名四位太古捐助學人(Taikoo Donor Scholars)。

此後,太古為香港大學多個設施投入大量資助,包括于一九六零年代設立供研究生使用的柏立基學院。至七十年代,太古捐款興建一所新的大學部生宿舍 - 太古堂;並于九十年代,為成立位于鶴咀的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提供主要資金。二零零三年,太古集團承諾再捐出港幣四百萬元,用以提升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的設施。

太古人才濟濟,屬下不少傑出行政人員均是香港大學的畢業生。為答謝香港大學為我們提供人才,太古為這一代的香港大學學生提供大學部生及研究生獎學金。現時太古博士生獎學金計畫每年為兩名中國內地研究生提供獎學金,于香港大學修讀為期三年的博士生課程。二零零三年,我們設立了兩個獎學金:「太古研究生獎學金 - 普通法碩士」及「太古研究生獎學金 - 經濟學碩士」,提供兩名內地學生于香港修讀一年製碩士學位課程的全年費用。此外,太古研究生助學金資助北京港澳事務辦事處一名代表于香港大學作附讀生。

太古亦資助香港中文大學興建社會科學大樓的講堂;至于香港理工大學,其設計學院講座教授席就是為表揚集團的慷慨捐助而命名的,而香港航空發動機維修服務公司亦自二零零六年起為該校提供三個工程學大學部生獎學金。現時太古為香港六所大學提供二十七個大學部生獎學金;國泰航空亦提供旅遊獎學金,資助超過一百九十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于香港中文大學進修,並贊助香港中文大學及城市大學的交換生計畫。

在一九八零年代,我們設立了太古教育信托基金,資助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特別是來自太古各營業地的學生,到英國修讀大學部生及研究生課程。太古與牛津大學淵源深遠,信托基金現時資助來自亞洲的研究生于St. Antony's及Nuffield College修讀課程,並每年頒發獎學金給一位台灣學生在University College讀書。University College 亦撥出多個大學部生學位給香港大學一年級學生就讀,現時共有三名來自中國內地的太古教育信托基金學者在牛津修業。太古教育信托基金亦資助三名太古在港員工子女于英國的大學就學。

二零零五年,太古參與一項重要的新項目,與香港科技大學(科大)攜手成立「太古國際青年精英培訓計畫」。太古認為香港如要保持世界主要商業及金融中心的優勢,便要進一步邁向領導國際化的潮流。精英培訓計畫讓科大每年取錄六名海外學生,于不同學院修讀全日製大學部生學位課程,獎學金包括學費和在香港的住宿及生活費。與此同時,二十名經挑選的在地大學部生有機會參加科大每年一度的海外交換生計畫,並獲太古獎學金資助前往美國及歐洲的著名大學攻讀為期由一個學期至一個學年不等的課程。

此外,太古也積極支持中國小教育。太古可口可樂在中國內地資助「希望工程」,這是一個以改善貧困農村地區教育水準為目標的政府認可計畫。太古亦在二零零五年開始于韶關市乳源縣資助一所高中學校二十名來自貧困家庭的學生。在台灣,太古集團慈善信托基金自一九九四年開始一直為服務台灣國際社群的財團法人台北歐洲學校提供主要經費,最近捐出台幣二千萬元興建新的太古歐洲學園國小部。而在香港,集團旗下公司支持一個獎學金計畫,為一百二十五名中學至大學程度的員工子女提供資助。

太古于一九二三年在香港創辦太古國小,這是一所供太古煉糖廠及太古船塢員工子弟就讀的免費國小,于一九四七年轉為政府津貼學校。該校于二零零三年遷至由太古地產資助及發展、共有三十個課室的校舍裏。今天,太古教育信托基金為該校學生提供多個獎學金,每年更額外撥款聘請兩名合資格國語教師及兩名英語母語教師,以加強學生的語言能力。

英語是環球商業語言,現今的學生必須及早學好英語,香港才可維持國際金融服務中心及區內貿易樞紐的地位。在這方面,太古支持多項有關工作,包括「社區英語學習中心」- 供成年人改善英語會話能力的免費設施。

香港的少數族裔人口日漸增加,為確保他們能夠融入社會,太古地產于二零零五年推出「香港是我家」活動,幫助南亞裔兒童認識香港社會文化及提供廣東話課程,並與他們一起參與在地社區工作。

在澳洲,太古集團的Churchill Fellowships撥款資助農業研究,特別著重棉花種植業的研發,而國泰航空與太古旅遊亦聯合贊助一項運動獎學金計畫。二零零二年,John Swire & Sons Pty與Clyde Agriculture向Back O'bourke Exhibition Centre捐出四十萬澳元。Back O'bourke Exhibition Centre是一所教導澳洲年輕人認識澳洲內陸傳統的解說中心。

在航空方面,國泰航空的「見習飛行員培訓計畫」自一九八八年起至今共為超過三百名見習飛行員提供就業機會。五十多年來,從事飛機工程的聯屬公司港機工程一直積極培訓香港畢業生成為認可工程師,每年提供超過八百個不同課程。國泰航空為香港航空業的發展作出長期承擔,其中包括支持香港航空青年團的「高級航空教育課程」,為有志加入航空業的年輕人提供基本理論培訓。國泰航空于二零零三年推出「飛躍理想計畫」,教授有關航空業的專門知識,以及鼓勵年輕人在國泰飛機師的指導下參與社會服務。

多年來,Swire Charitable Trust每年在英國頒發十個飛行獎學金,贈予由Air League選出的參選者,讓這些有志成為飛機師的年輕人免費獲得相當數量的基本飛行訓練。

在太古的企業社會責任理念中,鼓勵員工參與公司的慈善及社區計畫已成為不可或缺的工作。例如,太古地產愛心大使計畫為太古員工及其家人提供參與社區活動的機會,包括經常接觸長者,藉此建立一個和諧共融的社會。該公司亦推行了一個針對環保問題的「環保小先鋒」計畫。

太古旗下公司在贊助香港藝術活動方面不遺餘力。二零零五年,古典鋼琴演奏家張緯晴首度于香港藝術節演出,由太古獨家贊助,當時張緯晴年僅十三歲,是香港藝術節歷來最年輕的表演者。

二零零六年,太古集團慈善信托基金承諾捐出港幣三千六百萬元贊助香港管弦樂團,為期三年,使太古成為該樂團的首席贊助。該項贊助有助樂團舉辦更多不同類型的音樂節目,包括舉辦免費節目,廣邀世界知名的國際表演家和中國優秀的年輕音樂家為香港市民大眾公開獻技。同時,國泰航空也是亞洲青年管弦樂團的指定航空公司。

太古亦為香港展能藝術會提供資助,該會致力讓弱能人士融入社會,讓社會上無論傷健人士均可享受藝術的樂趣。

太古地產致力推動文化藝術,長期在所管理的物業公開展出不同的國際藝術品,其「港島東藝林軒導賞團」更提供免費導賞活動,加強學校團體及公眾對這些藝術品的認識。旗下商場定期舉辦免費現場音樂表演,公司亦提供免費展覽空間,供畫廊及年輕藝術家使用。太古坊逢星期五舉辦的Friday Fest晚間音樂會,由藝術家、表演者及音樂團體作即場音樂表演,是太古坊每周的熱門節目。太古地產是「香港小莎翁戲劇會」的創會贊助商,該會舉辦戲劇班讓在地國小生與專業戲劇表現者一起排練並演出改編自莎士比亞名著的英語戲劇,藉此幫助以廣東話為母語的小朋友加強講說英語的信心,使英語表達更加流暢。

太古和國泰航空明白到在學校推行健康教育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兩家機構成為「生命教育活動計畫」的香港區主要贊助機構。該計畫利用流動課室,教導中國小學生及有特殊需要的學生認識濫用葯物和酒精的禍害,計畫卓見成效。

國泰航空于一九九六年成立「國泰愛心兒童輪椅庫」,為不幸患上肌肉萎縮症的香港病童提供特製的輪椅。國泰航空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每年一度合辦「零錢布施」機上籌款計畫,資助該基金會在一百五十多個國家實行各種計畫。港龍航空亦實行一項類似的計畫,支持「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于區內的工作,而港機工程與其廈門附屬公司廈門太古飛機工程公司則為該飛機提供免費維修服務。現時太古正資助一名來自昆明的奧比斯眼科學生于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就讀。國泰航空又向弱勢社群送贈免費機票,以及免費接載有需要人士到海外進行生死攸關的手術。

在英國,英國太古集團支持各種慈善工作,其中特別著重醫療和教育方面的工作;而在香港,獲太古贊助的包括公益金、匡智會、香港外展信托基金會、紅十字會、善寧會及恩光之友會。

太古一向樂善好施,積極回應社會因天災而產生的種種需要,並致力協助有關的援助機構,例如發生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印度洋海嘯及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在巴基斯坦發生的地震。單在香港,太古已為海嘯災民向公司及員工籌得超過港幣一千萬元,而國泰航空及港龍航空亦派出飛機運送物資到災區。James Finlay熱心參與斯裏蘭卡于海嘯後的救援工作,在當地設立難民營,其後更協助重建工作。Finlay又在巴基斯坦向難民派發醫療用品、救援物資、衣服和帳篷。

廈門大學2011年4月21日宣布,在太古集團慈善信托基金(“太古信托基金”)的資助下,計畫于福建省設立一所臨海實驗與觀測站(以下簡稱“海洋站”),監測全球氣候及由人類引起的環境變化對海洋生態系統造成的影響。該研究站將包括時間序列觀測裝備、海洋生態模擬實驗室及海洋工程材料和儀器研發海上試驗室,以及為進行海洋考古學研究而設的潛水訓練中心。

研究站佔地約66.34英畝(約27公頃),面向台灣海峽的開放水域,受河流的影響相對較小,具有突出的地理優勢。該站位于一個珊瑚礁自然保護區的南緣,極少受人類活動的影響,其海洋實驗資料及實地監測資料可用作客觀反映中國南海東北沿岸大陸架地區的典型特徵。

廈門大學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戴民漢教授說:“臨海海洋定點實驗與監測能夠直接、連續地提供科研實驗資料和現場觀測結果,是獲取海洋基礎參數的三大重要手段之一。這個項目將與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建立緊密的合作,對此我們感到十分興奮。由太古信托基金捐出的人民幣五百六十萬元,將用作研究站的興建費用。”

戴博士補充說:“海洋站作為廈門大學海洋研究的野外台站,將聯合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共建若幹設施,建立“姐妹觀測站”,共同開展海洋生態系統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回響研究,並爭取納入國家生態觀測網,建立可持續的運行及發展模式。”

香港太古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及負責監察太古信托基金的太古慈善工作委員會主席雷名士說:“太古對環境具有長期的承諾,于一九九零年資助成立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過去二十年間,該研究所以其優良的設施進行了頂尖的海洋科學實驗。祈盼廈門大學太古海洋研究站將來也會創出佳績。”

企業與環保

今日世界的挑戰,是如何改變人類產生和耗用資源的方式,以減低對地球生態系統的影響至可以持續的水準。任何負責任和積極進取的公司都必須迫切處理一個問題:如何達至可持續的企業發展,即在力求發展的同時,亦致力保護和加強地球的維生系統。

太古以認真的態度對待其環保責任。作為一個業務多元化的商業集團,我們深明旗下業務會對環境造成影響;而作為負責任的企業公民,我們知道應該持續減低這些影響,以對顧客、員工、股東及營業地的社群負責。太古致力確保旗下業務能超越各營業地在法律上對最佳環保作業規則的要求。然而,我們明白單以法例來衡量表現是不足夠的。尋求新的方法,務求「做得更好」,正是太古旗下所有公司的首要工作。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