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解體大法

天魔解體大法

若要使用此法,使用者便需先逆轉經脈,忍受體內真元膨脹的痛苦,以自殘軀體的代價激發體內潛能,自身功力可在瞬間陡增數倍甚至數十倍,可對敵人一擊必殺。但使用此法後,使用者必定經脈盡斷、元氣大傷,是一種被逼到萬分緊要的關頭時(如當碰到的敵人比自己強得太多,或被敵人點了重要穴道一時無法解開),為求和敵人同歸于盡而使用的霸道武功。

  • 中文名稱
    天魔解體大法
  • 多見于
    梁羽生作品
  • 解釋
    逆運真氣的邪派武功
  • 使用者
    厲勝男、江海天、文道庄、展元修

小說武功

多見于梁羽生作品,是一種逆運真氣的邪派武功,一經貫通,全身骨骼便會發出爆豆似的聲響,功力可在短時間恢復,甚至更勝從前,但消失也快。

若要使用此法,使用者便需先逆轉經脈,忍受體內真元膨脹的痛苦,以自殘軀體的代價激發體內潛能,自身功力可在瞬間陡增數倍甚至數十倍,可對敵人一擊必殺。但使用此法後,使用者必定經脈盡斷、元氣大傷,是一種被逼到萬分緊要的關頭時(如當碰到的敵人比自己強得太多,或被敵人點了重要穴道一時無法解開),為求和敵人同歸于盡而使用的霸道武功。

遊戲武功

見于《新劍俠情緣》及《劍俠情緣2》中的武功,八十年前的西域大魔頭歐陽罡風所留下 ,其秘笈被少林無窮大師尋得,獨孤劍和張琳心一同上少林報信時在無窮大師處悟得心法,後成為獨孤劍絕學。

天下各家各派的武功心法雖略有不同,但萬變不離其宗,都是要打通穴道和經脈,讓真氣在體內暢通無阻,讓潛能源源而出。但此門武功卻是反其道而行之,需要封住各處穴道和經脈,讓真氣鎖在其中,將全身內力積聚于身體某一部位爆發,積聚越多威力越強,可在瞬間重創乃至消滅敵人。但如果使用者內力未臻化境,貿然使用此招後必身受內力反噬之苦,極易走火入魔,輕則武功盡廢,重則命在旦夕。

新劍俠情緣》中,獨孤劍和張琳心在金兵大營中被金國第一達人、“天劍客”南宮滅打得毫無招架之力,獨孤劍被迫使用此門武功,最後成功殺死了南宮滅,但自己也是經脈盡斷、幾近死亡,幸得張琳心和岳家軍眾人合力尋來長白山雙頭人參和天山雪蓮,才能死裏逃生。後來獨孤劍鑒于此門武功過于霸道,對使用者自身傷害極大,將其作了改良,使用時雖仍要損耗真元,但已無性命之憂。後來獨孤劍在鳳池山庄地牢中傳授給了侄子南宮飛雲,南宮飛雲將其名改為“江翻海沸”。

武功綱領

總綱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是故虛勝實,而不足勝有餘。魔之道,生有盡而滅無窮,所以生滅盡,而有盡化無窮。魔以天道而為之,及不足也;天以魔道而行之,始無窮也。天道長衡,而魔道常更,故及不足,乃至無窮者。道歸一,天魔生也。

第一層

太初成天地,陰陽兩相生。

身心凝魂氣,經脈各相承。

吞吐自成息,神意自相通。

周身無掛礙,心境亦澄明。

第二層

日光月華聚,寒暑亦為用。

凝氣下涌泉,神意上勞宮。

內息丹田匯,魂守命門中。

方能平風雨,神氣並噴涌。

第三層

神凝安于心,氣定聚于胸。

神氣相涵化,魂息混異同。

相偕集頂心,循爾任督通。

勻往散經脈,長此行不窮。

第四層

天地猶可逆,氣血亦可易。

緩急或而返,凝神使相宜。

相宜身益強,血氣不盈體。

方補己不足,損天地有餘。

第五層

天地之有餘,不及而不已。

凝神斂內息,彼互動盈虛。

時補時不足,常虛常相予。

神氣久聚散,及養于天地。

第六層

萬物相生克,俯仰于逆旅

開合為天地,動靜以生息。

動靜有虛實,開合莫能一。

虛實化無窮,動靜兩相宜。

使用者

(見于梁羽生作品)

厲勝男

原來厲勝男用的是一種邪派中最為狠毒古怪的內功,名為“天魔解體大法”,這是準備與敵人同歸于盡才用的,可以把全身精力都凝聚起來,作雷霆萬鈞的一擊。以前孟神通就曾用過這個邪法,在重傷之後,臨死之前,一舉而擊斃了大內總管寇方皋,如今厲勝男全部通曉了喬北溟秘笈的上乘心法,運用起來,比孟神通更為厲害,等如功力驟然增強了三倍,唐曉瀾至多能應付兩個厲勝男,因此便自然感到招架不住了!

——《雲海玉弓緣》第五十一回

江海天

文廷璧哪會知道,江海天用的是喬北溟秘笈中一種最古怪的功夫,名為“天魔解體大法”,在自殘身體的任何一部份之後,內力可以陡增一倍以上。當年,厲勝男在天山南高峰與唐曉瀾比拼內功,就曾經用過這種邪法,反敗為勝,幾乎要了唐曉瀾的性命。但“天魔解體大法”最為耗損元氣,所以金世遺在傳授這種功夫的時候,也曾經向江海天再三告誡,要他非在萬不得已之時,決不可以輕用,如今江海天是因為文廷璧辱及他的師父,一怒之下,才不顧後果,決意與敵人兩敗俱傷的。

——《冰河洗劍錄》第二十三回

文道庄

江海天道:“老前輩說的不錯,看這跡象,他似乎已是走火入魔、性命難保了。不過他現在口吐鮮血,卻並非是因為受了內傷,而是他在使用天魔解體大法!”

“天魔解體大法”是一種極歹毒的邪派內功,使用的人在自殘本身、見血之後,功力可以陡增一倍。但使用這種功夫,極傷元氣,過後不死也將殘廢。是以邪派達人,隻有在準備與對方兩敗俱亡的時候,方敢使用。

文道庄咬破舌尖,使出了天魔解體大法,果然攻勢大熾,金逐流的玄鐵寶劍都幾乎遮攔不住。史紅英更是近不了他的身。

——《俠骨丹心》第四十四回

展元修

原來展元修自忖在十招之內,決計勝不了桑石公,但若一滿十招,自己的功力已是封閉不住穴道,勢將被寒毒侵入,變了個終身殘廢,他權衡利害,索性冒險用了邪派中的一種怪異的功夫,最為耗損元氣的“天魔解體大法”。

“天魔解體大法”在自傷身體之後,功力可以驟然增加一倍,那口鮮血是展元修自行咬破舌尖噴出去的。他硬接了桑石公的九次毒掌,功力雖然是大不如前,但在增強一倍之後,卻又要遠勝于桑石公了,桑石公如何還能招架?

——《龍鳳寶釵緣》第四十八回

孟神通

這是最厲害的一種邪派功夫,名為“天魔解體大法”一用此法,本身亦必隨之死亡,但卻可以將全身精力凝聚起來,作臨死前的一擊,威力可以平增三倍以上,孟神通唐曉瀾比拼內功的時候,就曾經想過在到最後關頭的時候,要用此法與唐曉瀾同歸于盡的。

——《雲海玉弓緣》第四十九回

厲盼歸母親

厲盼歸悲憤之極,將書攤開,叫道:“書你拿去,快放我的母親。”就在這剎那間,孟神通得意的笑聲剛剛發出,突聽得一聲慘呼,那老婆婆一口鮮血噴出,向前沖出幾步,突然間便像一根木頭般的倒下來了!原來她為了免得兒子受孟神通的威脅,早已決心一死,來保全這本武功秘笈,就在孟神通和他兒子說話的時候,她強自運功,施展邪門的“天魔解體大法”,自己震斷了全身經脈。孟神通全副心神放在那本武功秘笈上,並未察覺她暗中運功,陡然間被她掙出了掌握,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

“天魔解體大法”是邪派中一種與敵偕亡的功大,那是碰到了敵人比自己高強得多,或者被敵人點了穴道,無法解開的時候,拼著一死,才使用的。

“大法”用到盡時,自己的全身經脈固然全部震斷,而敵人受這臨死的一擊,也是無法幸免。可惜厲盼歸的母親功力未純,孟神通受她的陰力一震,立即將她推開,雖然留下內傷,卻未至當場身死。

——《雲海玉弓緣》第二十七回

辛十四姑

辛十四姑在劍光圈中東竄西閃,眼看隨時都有中劍的可能,額上的冷汗涔涔而下。忽地“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來!

說也奇怪,這口鮮血一吐,她的青竹杖一揮,力道忽地陡增,谷、韓二人的長劍竟然給她蕩開。辛十四姑倏地就從劍光圈中竄出,洪圻首當其沖,她一抓就向洪圻的琵琶骨抓下。

原來她自知難以幸免,一狠下心,使出了邪派功夫“天魔解體大法”。

這“天魔解體大法”在自殘肢體之中,功力可以突增一倍。但卻極耗真氣,過後至少也得大病一場。而且這種邪派功夫,也隻是能夠收效一時,不能持久的。

——《鳴鏑風雲錄》第九十五回

黑風島主

黑風島主驀地一聲咳嗽,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掌力卻是突然加強。

西門牧野料不到他竟敢使用“天魔解體大法”,自傷元氣,退了一步,冷笑說道:“你要趕著去見閻王麽?”

——《鳴鏑風雲錄》第一一六回

朱九穆

朱九穆一見西門牧野已經逃跑,更是心慌,驀地大叫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呼的一掌,向武士敦當頭劈下。

朱九穆用的是邪派中最怪異的功夫——“天魔解體大法”,這天魔解體大法在自傷身體之後,功力可以驟增一倍。但過後卻是元氣大傷,縱然不死,也得大病一場。

——《鳴鏑風雲錄》第一0五回

金超岳

金超岳沉聲吼道:“我與你拼了!”“哇”的又是一口鮮血對著笑傲乾坤噴來,笑傲乾坤不願濺上滿身血污,側身一閃。金超岳雙掌齊推,那股力道竟然十分猛烈,笑傲乾坤的那一抓,本來要抓碎他的琵琶骨的,竟給他的雙掌蕩開,而且還禁不住倒退三步。

笑傲乾坤吃了一驚,好生詫異,心道:“這老怪已給我打得連連吐血,怎的突然間又有如此功力,反而比剛才強了?”

原來金超岳用的是一門邪派奇功,名為“天魔解體大法”,這門功夫在自傷肢體之後,功力可以陡增一倍。金超岳因為已經給笑傲乾坤打傷在前,索性再咬破舌頭,施展這門邪派奇功。

——《狂俠天驕魔女》第八十一回

柳元甲

柳元甲驀地一聲大吼,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便似一枝血箭似的向蓬萊魔女射去,蓬萊魔女吃了一驚,側身一閃,臉上濺著幾點血點,竟然火辣辣作痛。笑傲乾坤見多識廣,知他是要施展邪派的“天魔解體大法”傷人,忙把折扇一張,給蓬萊魔女撥開血箭。柳元甲雙掌齊推,掌力大得出奇,笑傲乾坤與蓬萊魔女都不禁退後幾步,說時遲,那時快,柳元甲已是突破包圍,如飛逃跑,下山去了。原來他這“天魔解體大法”極傷元氣,隻能在最危急之時用來救急,卻不能持久的。

——《狂俠天驕魔女》第七十八回

竺迪羅

蓬萊魔女見東海龍的劈空掌力不遜先前,知他沒有受傷,放下了心。這時,他們一來因為摸不到竺迪羅的深淺,覺得他的武功太過怪異,追上去也未必就能將他活擒,二來也急于要給釋湛施救,希望能留得一個活口,也就隻好讓竺迪羅逃走了。原來竺迪羅練有一門邪派的奇特內功,名為“天魔解體大法”,在自傷肢體之後,功力可以陡然增強一倍。他第一次吐血是因受了東海龍掌力之傷,第二次吐血卻是他自己咬斷一小片舌尖,施展“天魔解體大法”噴出的血箭。所以在第一次吐血後功力大減,而在第二次吐血後卻又忽地增強,就是因為這門邪法的緣故。但因這門邪法,極傷元氣,隻能暫救燃眉之急,絕不能長久支持,故此他在一掌擊退東海龍,開啟缺口之後,便要急急忙忙逃走。他說是不怕蓬萊魔女,其實正是心中害怕。

——《狂俠天驕魔女》第四十五回

西岐鳳

旁人看不出來,西岐鳳自己卻是心中明白。忽地一咬舌頭,叫道:“大哥,你快走!”一口鮮血噴了出去。說也奇怪,他這一口鮮血一噴,功力竟似陡然加強,一聲長嘯,劍招有如暴風驟雨,殺得金超岳連連後退。金超岳雙掌所發的熱風冷氣,也被他這一聲長嘯,蕩得向兩邊散開!蓬萊魔女這時方始大吃一驚,心道:“難道是我走了眼?西岐鳳未見輸招,怎的便甘冒性命之危,使用這種邪派的天魔解體大法?”原來西岐風這咬破舌頭,乃是將全身的精力凝聚起來,作最後的一擲,這麽一來,功力可以突增一倍,但本身的元氣,也大受損傷,要是不能即時殺了敵人,終必被敵人所殺!又即使能殺了人,過後自己也要大病一場!蓬萊魔女想不到西岐鳳所練的是正派內功,竟然也懂得這種邪派大法?尤其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未露敗象之時,忽然施展出來!要知蓬萊魔女早已隨時準備下去相助,隻因看得差錯,以為他們二人聯手,多半可以取勝,故而不想分功。要是他們早露敗象的話,蓬萊魔女也早已下去了。如今眼睜睜地看著西岐鳳自損元氣,使用“天魔解體大法”,要阻止已來不及!

——《狂俠天驕魔女》第二十四回

公孫奇

蓬萊魔女大喜道:“師兄,你恢復了功力啦?”公孫奇面色慘白,苦笑道:“我、我不成啦,我與這老賊同歸于盡,死亦瞑目,你,你不必我為費神啦!”笑聲越來越弱,身子恍如風中之燭,搖搖欲墜。原來公孫奇是用了邪派中最狠毒的“天魔解體大法”,拼著與柳無甲同歸于盡的。這“天魔解體大法”在自傷肢體之後。功力可以驟增數倍,但過後不死也必重傷,公孫奇自知活不過今日,是以寧願早死幾個時辰,也要一泄胸中的怨憤。不過,倘若不是華、柳二人正在狠攻柳元甲,他也是絕不能夠得手的。

——《狂俠天驕魔女》第一一九回

魯長老

魯長老蹌蹌踉踉地連退幾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宇文化及哈哈大笑,身形一起,便要抓他的琵琶骨。哪料笑聲未絕,魯長老陡地一聲大喝,連人帶棒旋風般地向他劈來。兩人來勢都急,登時撞上。宇文化及隻道他已是氣衰力竭,一掌便可將他打翻。哪知他全力打出的一掌,竟然連魯長老的打狗棒也蕩不開,給他結結實實的一棒打個正著。這一棒的力道大得出奇,宇文化及大吼一聲,血如泉涌,反而給魯長老打翻了。原來魯長老乃是用“天魔解體大法”來增強自己的功力的,這“天魔解體大法”本是邪派中的一種最奇異的功夫,在自殘肢體之後,可以刺激本身精力,使原有的功力陡增一倍。

魯長老並非出身邪派,但他少年時候曾遠遊西藏,機緣巧合,得一個紅教僧人傳他“天魔解體大法”,他當時由于好奇之念,便學了下來,數十年來從沒用過。如今才是第一次使用。他咬破舌尖,使出這種邪派奇功之後,立即便用最剛猛的伏魔杖法,痛擊宇文化及,宇文化及如何能夠抵擋?

——《狂俠天驕魔女》第一0一回

檀公直

哈必圖道:“檀公直,你不住手,我可要得罪了!”左拳疾發如風,一個“攢拳”,自右臂的勾手圈中直攢出來,沖打檀公直的太陽要穴。由于檀公直已是豁出性命的打法,出手招招狠辣,哈必圖若然稍有顧忌,隻怕自己的性命先自不保。在這生死關頭,性命當然比聖旨更緊要了。檀公直心裏想道: “我可以死,但不能累親家為我喪生!”咬破舌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說也奇怪,他這口鮮血一噴,卻更顯得精神,出拳的力道比以前大得多。

哈必圖見他吐血,初時還以為他是受了內傷,那知歡喜未過,隻覺對方的內力已是有如排山倒海而來!

原來檀家由于是金國的貴族,搜羅的武學典籍甚多,有一門邪派武功叫做“天魔解體”大法,自殘肢體,可以功力倍增。這門邪派武功,檀公直也曾看過秘笈,隻因它是邪派武功,當初隻是為了好奇而學,並未打算使用的。

——《武林天驕》第三回

穆志遙

穆志遙屢攻不下,突然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說也奇怪,他口吐鮮血,劍上的威力,卻似乎憂剛才更加強勁了。衛天元雖然還能夠防御,但在他的快劍強攻之下,已是漸漸有點應付不暇之勢。

原來穆志遙用的乃邪派武功中的“天魔解體大法”,自殘肢體,功力可以驟增一倍。

——《幻劍靈旗》第十一回

齊勒銘

齊勒銘突然咬破舌頭,噴出一口鮮血。說也奇怪,他這口鮮血一噴,楚勁松登時就感到一股強勁之極的內力,好似排山倒海的涌來。

原來齊勒銘已是施展了天魔解體大法。天魔解體大法是一種刺激功能的邪派內功,在自殘身體之後,功力可以立即倍增。

——《劍網塵絲》 第十四回

白駝山主宇文博

白駝山主陡地咬破舌尖,向齊世傑猛撲過去。

原來他見到楊炎來到,已知不妙,唯有拼著兩敗俱傷,作最後一擊,他咬破舌尖,是在施展威力最強的邪派內功,天魔解體大法。

天魔解體大法,可使本身的功力驟增一倍,但也最傷元氣。兩個月前,天山之戰,他就是憑著這種邪派內功,在孟華劍下僥幸逃生的。本來他的功力剛恢復未久,極不適宜再用此法,但在這生死關頭,性命尚且難保,他自是顧不得這許多了。

——《絕塞傳烽錄》第十二回

楊炎

他一嚼舌尖,噴出一口鮮血,這是介乎正邪之間的一種內功運用,能令精神陡振,功力倍增。

······

他是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趁著“天魔解體大法”的作用尚未消失之際,把劍上的力道越發加強,雪山苦學的七年之功,發揮得淋漓盡致。但他那剛猛的力道一和孟華的劍接觸,便如泥牛入海,一去無蹤。孟華卻沒運勁反擊。

——《彈指驚雷》第十一回

海蘭察

金逐流道:“他咬破舌頭,口噴鮮血,這是西藏密宗的天魔解體大法。所用的掌力,則好像是他本門的..”話猶未了,海蘭察又已接連輕飄飄的拍出幾掌,依然聽不見風聲,但方圓數丈之外,竟然砂飛石走!突然有個人“哎喲”一聲叫了起來,打斷了金逐流的說話。

——《牧野流星》第五十四回

北宮望

北宮望“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喝道:“繆長風,我與你拼了!”雙手箕張,和身撲去。這是市井流氓的打法,哪裏還有武學名家的風度?

但北宮望使用這種打法,繆長風卻是不能不和他硬拼了。雙掌相交,發出鬱雷似的聲響,雙方突然都好像變成了僵硬的石像,手掌膠著,誰也不能移動分毫。說也奇怪,北宮望的掌力非但沒有因業旦受傷而減弱,反而大大增強了。

繆長風本來就在奇怪,剛才中他的一掌,按理說還未能夠將他重傷,令他立即吐血的,此時方始明白,北宮望原來已是用上了邪派的“天魔解體大法”。

“天魔解體大法”是一種十分怪異的邪派內功,在自傷身體的刺激之下,潛力可以盡數發揮,比平常最少可增一倍!但使用這種邪派內功,最傷元氣,劇鬥過後,不死也得大病一場。北宮望這是下了決心和他同歸于盡了

——《遊劍江湖》第六十九回

歐陽堅

金逐流掌心一翻,掌力盡吐,精妙的後著也跟著使出,“啪”的一聲響,那人著了一掌,“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叫道:“好厲害!”不敢再接金逐流的第二掌,從窗子裏就跳出去可是說也奇怪,在那人口吐鮮血的那剎那間,金逐流卻不由自己地退了兩步,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人逃走,要想阻攔已來不及。

..........................................................

激戰中忽聽得遠遠的一聲長嘯,嘯聲重濁,而且音尾極弱,武學高明之士,一聽之下,就知道此人是受了內傷,故而中氣不足。金逐流暗暗好笑:“誰叫你用了天魔解體大法,傷我不成,反而傷了自己了。”金逐流聽得出發嘯這人就是他們剛才在封家所遇的那個人,想必和這個漢子乃是同伴,故而在受傷之後,向同伴打個招呼,好叫同伴逃跑的。

——《俠骨丹心》第七回

葉慕華

葉凌風大吃一驚,說時遲,那時快,那少年已托地跳出圈子,拔足飛奔。原來這少年是施用“天魔解體大法”,自行咬破舌尖,噴出鮮血的。

“天魔解體大法”是一種臨到性命關頭才使用的邪派功夫,自殘肢體之後,刺激神經,可以增強功力。這少年的父親葉沖霄是邪派出身,後來才學正派武功的。這少年家傳本領,故此也是邪正兼通。

但“天魔解體大法”隻能見效片時,功效一失,元氣更傷。黑衣少年在彈開葉凌風的寶劍之後,立即便要飛逃。

——《風雷震九州》第二十六回

孟七娘

原來孟七娘雖然知道辛十四姑是會出來幫忙她的,但她卻不願意領辛十四姑的情。而且也不知辛十四姑什麽時候才會出來,隻怕出來之時,自己已經傷在敵人手下了。是以她在情急之下,不惜自傷元氣,使出了一種極為古怪的邪派內功——“天魔解體大法”。

——《鳴鏑風雲錄》第二十七回

齊世傑(沒點出名字)

齊世傑不甘被擒,情急拼命,咬破舌尖,把殘存的氣力全都使了出來,猛劈一掌。也是這大漢輕敵一些,以為齊世傑已是無力反擊,這一掌竟然給齊世傑打個正著。可惜齊世傑氣力不濟,否則這一掌就能將他重傷。

——《彈指驚雷》第一回

樊通

蓬萊魔女拂塵反手一揮,拂落射到背後的幾枝利箭,那盜魁猛地咬破舌頭,噴出一口鮮血,施展邪派內功中的“天魔解體大法”,掌力陡然增了一倍,蓬萊魔女既要騰出一隻手來撥箭,劍上的勁道就減了幾分,那盜魁的掌力陡然增強一倍,蓬萊魔女的劍尖竟然給他震歪了。說時遲那時快,盜魁趁此時機,已脫出了蓬萊魔女劍圈的籠罩,“撲通”跳入江心;蓬萊魔女拂塵凌空擊下,“啪”地打中了那盜魁的背心,可惜那盜魁的大半個身子,已浸入水中,隻是塵尾的一部份碰著了他,他背上皮開肉爛,卻依然泅水逃了。

——《狂俠天驕魔女》第二十九回

龍象法王

龍象法王大吃一驚,心裏想道:“這魔女的天罡塵法,果然名不虛傳!”披肩百孔千瘡已是不能復用。龍象法王拼著豁了性命,不待她第二招來到,便即搶先發招,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接著呼的一掌便劈過去。他用上了邪派的“天魔解體大法”,口噴鮮血,功力卻是陡增一倍,所發的“龍象功”仍然達到了最高的境界—— 第九重的功力。

——《狂俠天驕魔女》第一百二十回

龔平野

金逐流掌心一翻,掌力盡吐,精妙後著也跟著使出,“啪”的一聲響,那人著了一掌,“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叫道:“好厲害!”不敢再接金逐流的第二掌,從窗子裏就跳出去了。

金逐流又道:“不過,這人即使不是我外祖父的這派傳人,他的師父也一定是個邪派達人,他除了玄陰指還會邪派中最古怪的天魔解體大法。”天魔解體大法在吐血之後,功力可以陡增一倍。秦元浩這才明白了金逐流剛才何以在傷了敵人之後,反而自己也退了幾步的原因。

——《俠骨丹心》第七回

焦固

焦固施展兩敗俱傷的“天魔解體大法”,咬破舌頭,將全身氣力凝聚,猛擊了精精兒一掌,他的一條腿也給精精兒打斷。精精兒正要痛下殺(攔截)手,無巧不巧,恰值牟世傑經此路過,精精兒吃了焦固一掌,功力減了幾分,不是牟世傑的對手,給牟世傑趕跑了。牟世傑替焦固駁好斷骨,一直將他護送到三百裏外一個丐幫的分舵,這才分手。

——《龍鳳寶釵緣》第二十三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