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衣無縫 -2015年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社出版張璡斕編著圖書

天衣無縫

楊軍,豐滿時代的擁有者20多年前:一張沒有返程的機票、兩箱軍用壓縮餅乾、僅有的50元美元,一個弱小女孩遠赴巴黎求學……現今:她是阿瑪尼終身設計師,擔任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服裝設計總監、2009年國慶60周年慶典國家領導人禮服定製、2010年上海世博會視覺藝術總監、2015年米蘭世博會錦繡國禮設計總監。作為華人時尚設計師,她在行業內取得了諸多國際頂級榮耀,她還是國家新材料領域的領軍人物之一。從愛新覺羅氏後裔到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在她這裡,學者和巧匠、藝術家和科學家完美結合。嬌小的身段、樸實的外表,難掩她堅強的信念和火熱的愛國之心。本書將向讀者講述她的故事:•紮根人性、融貫東西的設計哲學;•國際頂級時尚品牌的管理和運作方法;•卡爾•拉格菲爾德的設計思想、授徒方式;•為名人定製高級服裝的故事;•龍袍、鳳袍與國家領導人禮服製作的不傳之秘;•傾心推廣錦繡非遺文化、對祖國堅不可摧的熱愛;……本書不僅講述了一位東方設計師的傳奇故事,更展現了國際頂級的設計哲學、國際頂級品牌的運作路徑,為中國時尚品牌的運作提供了借鑑,為後來者開啟了國際視野。本書值得時尚設計師、品牌總監學習和參考。

  • 中文名稱
    天衣無縫
  • 裝幀
    平裝
  • 定價
    45.00
  • 作者
    張璡斕
  • 出版社
    北京大學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5-10-1
  • ISBN
    9787301256558
  • 副標題
    東方皇裔與時尚設計的傳奇

編輯推薦

華人設計師中前無古人的傳奇,一個柔弱女子綻發的為國、為民、為族驚人力量。《天衣無縫:東方皇裔與時尚設計的傳奇》展現了國際頂級的設計哲學、國際頂級品牌的運作路徑,為中國時尚品牌的運作提供了借鑑。“中國之鶯”著名聲樂教育家周小燕、時裝界的“凱撒大帝”卡爾•拉格菲爾德、義大利“時尚教父” 喬治•阿瑪尼、書法家愛新覺羅•啟驤聯合推薦。

媒體推薦

浮躁的環境中保持堅定。她既是學者又是工匠,是當代藝術家和科學家的完美結合。在她身上所表現出的這些特質足以激勵年輕人。

天衣無縫

“中國之鶯”、著名聲樂教育家,周小燕

楊軍用感恩的心去做設計,她的作品如溫暖陽光下的優美鏇律,給人們以美的體驗。

時裝界“凱撒大帝”、“老佛爺”,香奈兒藝術總監,卡爾·拉格菲爾德

楊軍為自己構建的哲學思想體系,堅定了她的信念與擔當。

時尚“教父”,喬治·阿瑪尼公司創始人,喬治·阿瑪尼

楊軍將自己的每一段人生感悟都融進生命的樂章,真理的陽光複合、豐富了她的世界。

2007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格哈德·埃特爾

於族、於民、於國,楊軍盡心竭力,執著不屈,其志可勉,其行可鑑,堪為當世青年之楷模。

書法家,愛新覺羅·啟驤

作者簡介

張璡斕,阿瑪尼大中華區高級定製總裁,張大千第三代傳人,中國女子書畫院秘書長。一直作為設計師出現在中國高級定製的舞台上。喜愛藝術和哲學,一生和美結緣同,“隨意優雅”是她一直尋求的風格。

目錄

引子皇裔風範

壹龍的傳人

愛新覺羅氏

五個名字

興衰榮辱

姓氏背後的責任

外婆的油紙傘

大家小姐

傘畫世界

文革記憶

父愛如山

家中的老革命

學文還是學理

夢開始的地方

我的大學

第一個舞台

夢想的召喚

三件禮物

貳巴黎的誘惑

時裝界的哈佛

巴黎的擁抱

心中的“哈佛”

卡爾·拉格菲爾德印象

一定要收下她

難忘的一課

量身定製

巴黎給了我什么

藝術的滋養

一生的導師

第一次綻放

叄緣定阿瑪尼

喬治·阿瑪尼和他的時尚王國

時裝設計師之王

選擇阿瑪尼

阿瑪尼的面試

阿瑪尼才有的奢華秀場

T台上的蜘蛛俠

為帕瓦羅蒂定製服裝

紅·虹

時尚圈和娛樂圈

好萊塢的寵兒

同胞的信任

在阿瑪尼的成功之路

阿瑪尼的言傳身教

男裝主設計師

楊軍的設計覺悟

品牌的力量

不只是設計:阿瑪尼的ERP&KPI

大中華區服裝高級定製

楊軍的定製哲學

喬治·阿瑪尼的親筆授權

肆跨界

去南加州大學讀博士

哲學的指引

從面料到材料

奔赴洛杉磯

當藝術遇到科學

"想入非非"的設計師

腳踏實地的實踐者

科學家導師和設計師學生

諾貝爾化學獎的光環

攻讀博士學位

材料與視覺藝術

伍盛世華章

北京奧運會

中國奧運夢

服裝設計總監

中國畫卷

思想的碰撞

現場鏖戰

一場視覺盛宴

轉戰上海世博會

全情投入

世博情結

陸江山多嬌

我的中國心

豐滿時代的擁有者

我的品牌

中華文明的榮光

錦繡天地

龍袍傳人

將非遺發揚光大

向世界引薦中國

與時尚對接的古老文明

培養複合型設計師

打好品牌文化的根基

科技引領時尚

希望的田野

米蘭世博會

甘為人梯

堅定前行

跋家族之榮耀民族之驕傲

序言

推薦序

人類,在文明與智慧所匯聚的時空中發展。東方智慧與西方哲學,科學與藝術,古典與時尚,這些要素相互碰撞,交融著哲學與美學的奢華巡禮,時代必將誕生精英。

我和楊軍博士是忘年之交,相識二十餘年,這本書中的故事有的我已熟知,有的也是初次見聞。講述了她的成長曆程,遇艱困而執著,獲成就而內斂,在浮躁的環境中她依然保持堅定。她既是學者又是工匠,是當代藝術家與科學家的完美結合。在她身上所表現出的這些特質足以激勵年輕人。

從愛新覺羅後裔到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她引領並活躍在國際藝術時尚界的最前沿;不惑之年成功跨界科研領域,孜孜不倦地鑽研新材料技術;師從諾貝爾獎獲得者,先後榮膺多項國際發明專利;學成後毅然回國,填補國內在新材料科研領域的空白,成為國內稀缺的新材料領域的專家:她是一位豐滿時代的擁有者。

楊軍博士的腦海里有一份最樸素的道理:祖國就是母親。這不是虛偽的,身為一名中國人,對祖國母親要永遠充滿真摯的情感和義無反顧的熱愛,這種熱愛是刻骨銘心的、堅不可摧的。

你也許會驚異地發現,身為時尚設計師,她的生活卻如此樸實無華,較小的身段,堅強的心靈,負擔起了時代的重任。她從容、自信、豪邁。她將良好的狀態歸因於融匯東西方的哲學思想體系和明確的人生目標。作為藝術家,她創作思維前衛、高尚而內斂,時刻追求原創;紮實的功底和渾厚的文化薰陶,以及對中國元素恰如其分的表現,使得她的作品灑脫而厚重。作為科學家,她在其所鑽研的套用領域嚴謹苛刻,永遠以追尋真理為目標。

楊軍博士的成長奮鬥史,見證著時代的變遷,鐫刻著深深的歷史印記。她誓志與祖國共命運、同擔當。她腳踏實地地用思想的靈感述說五千年的文明,綻放光榮與夢想。她是思想者,更是踐行者。

楊軍,她做到了。

謹以此,致一位愛國志士、時代才俊、民族驕傲!

周小燕

中國著名聲樂教育家

後記

家族之榮耀 民族之驕傲

楊軍原名愛新覺羅·豳靼,是愛新覺羅氏後裔,清朝雍正帝愛新覺羅·胤稹直系後裔。族譜中燾字輩,愛新覺羅·燾禾。承蒙中央政府之厚待,愛新覺羅族胞宗彥,為上承報答國家在念,下啟難忘祖宗自強之教訓,愛新覺羅子孫皆以誓志報國為己任,其中,楊軍就是燾字輩中出類拔萃的代表。

燾禾承繼草原民族強悍、自信、豪氣之胸懷,又不失江南文人雅士之靈氣,集學者、藝術家、科學家於一身,堪為族人後輩效法之楷模。燾禾功績卓著,為族,擔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搶救業幾近失傳的龍袍製作技藝,傳承千年之文明;為民,勇為國際頂尖品牌首屈一指的設計師,更為北京奧運會、上海世博會等舉國盛事留下華彩篇章;為國,而立之年捨棄安逸、涅檗重生,成功轉型為國內新材料領域的頂尖專家,獻力於國家的科技和國防事業。於族、於民、於國,燾禾盡心竭力,執著不屈,其志可勉,其行可鑑,堪為當世青年之楷模。

知前路之艱而勇為,承先輩之訓而奮發,勉之,勉之。

愛新覺羅·啟驤

文摘

皇裔風範

1998年,英國白金漢宮,接待王室的規格。

“你不在意鴉片戰爭時期英國的掠奪吧?”伊莉莎白女王問向身邊一位個子不高、來自東方的年輕女設計師——楊軍。楊軍還未回過神來,女王就解釋道:“你到我的王宮,一定會看到你們故宮的很多東西,這是歷史,希望我們可以很好地溝通。”

楊軍答道:“不無遺憾!中國的文明也是世界的文明,希望中英文化再多些碰撞。”

聽罷此話,伊莉莎白女王不禁對查爾斯王子說:“看,這就是皇裔風範。”

一直以來楊軍與歐洲似乎有著不解之緣,在巴黎求學,到義大利工作,可以說歐洲是楊軍的“第二故鄉”。一位來自中國的年輕女設計師,能被伊莉莎白女王親自接見,在國際時尚界堪稱一段佳話,說起來這還有個有趣的故事。

1998年,一位做外交官的朋友委託楊軍為一位英國老太太設計服裝。在酒店的會見中,並不知道對方身份的楊軍與老人親切地攀談起來,在了解到老人從1974年開始便已對中國文化深感興趣,她更是分文不收地為其設計了衣服,由此成為朋友。後來楊軍才知道,這位老人是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身邊的總督瑪瑞夫人,而更沒想到的是這些衣服竟引起了女王本人的注意:“瑪瑞,你最近怎么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漂亮了?”

在得知瑪瑞請了一位中國設計師後女王更為訝異,在設計師如此之多的英國,地位尊崇的總督夫人居然去請一位外國人做衣服,這讓她對楊軍本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恰好在年度歐洲時尚聯盟的推薦名單上,女王也發現了楊軍的名字,並且得知她是滿族人,是清朝皇室愛新覺羅氏的後裔,對她的興趣更加濃厚,隨即向她發出了造訪白金漢宮的邀請。

白金漢宮有600多個廳室,收藏有許多精美的繪畫和紅木家具,藝術館大廳內專門陳列英國歷代王朝帝後的100多幅畫像和半身雕像,營造出濃厚的18、19世紀英格蘭的氛圍。宮殿前的廣場上豎有勝利女神金像和維多利亞女王坐像,此外還辟有一座占地240 多畝的御花園。這座舉世聞名的宮殿張開雙臂歡迎楊軍的到來。

楊軍身上與生俱來的皇室風範,傳承的宮廷文化體系,使她的作品自然而然地呈現出一種磅礴大氣,卻又不失率性純真。那種氣度,似乎把人們帶到藍天白雲下無邊無際的草原上,欣賞著草原上的異域風情,領略著宇宙天際浩瀚的美。她善於從生活中發現美,從藝術中感受美,一句詩,一首歌,一幅畫,都可以成為楊軍的靈感來源。

對於女王的這次接見,楊軍將它當成了宣揚民族文化的大好機會,馬上向國家申請商務訪問,將聲勢做大。在接受會見的過程中,女王問她:“你覺得我穿什么衣服比較好看?”

楊軍回答說:“您穿了一輩子的宮廷禮服,應該穿一次旗袍。”然後,楊軍不失時機地向女王介紹了旗袍的由來和製作工藝,巧妙地將中國文化傳遞了出去。

女王看出了她的“狡猾”,笑著說:“你是中國人,當然會這樣說。”

頂級的服裝設計師,眼睛就是皮尺。回去以後,楊軍精心地為女王量身定製了一件旗袍,女王欣喜地接受了楊軍親手為她設計製作的這份禮物。

造訪白金漢宮,讓楊軍真切地體會到王室文化的威嚴性、正式性。接見的時候,一切都遵照國際禮儀和王室標準,伊莉莎白女王居中,左側是查爾斯王子,客人在右側。現在留存下來的就是這張照片。女王和楊軍自然也聊到各自的國家。

當今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楊軍發現,在歐洲越是接觸到更高層的人,對於中國的評價就越高,正如她對中國的未來發展始終充滿信心一樣。

1998年,楊軍第一次見到伊莉莎白女王。未曾想到,14年後,藉助倫敦奧運會的機會,2012年7月,楊軍又一次造訪了白金漢宮。這一次楊軍有備而來。作為故宮龍袍、鳳袍手工製作技藝的傳承人,一款緙絲鳳袍,是楊軍贈送給伊莉莎白女王的禮物。

緙絲鳳袍,是清代皇后服飾,皇后的朝服由朝冠、朝袍、朝褂、朝裙及朝珠等組成。朝袍以明黃色緞子製成,基本款式是由披領、護肩與袍身組成,披領也繡龍紋。朝袍分冬夏兩類,冬季另加貂緣,輕便保暖;夏季的採用緙絲,輕薄透氣。

楊軍秉承傳統手工藝,又略作改良,特意為女王量身定製的緙絲鳳袍,帶著宮廷文化淵源,精湛的工藝、精巧的設計、精美的面料都讓伊莉莎白女王讚嘆不已。按規定,這件鳳袍應該存放在大不列顛博物館,但是這一次女王卻說,容我自私一回,因為這是愛新覺羅後裔設計製作的,代表著兩個皇室家族的友誼,希望能保留在白金漢宮。英國人很嚴謹,國家、政府、王室之間的管理非常嚴格,為了這件緙絲鳳袍,王室特意向國會提出申請,讓鳳袍留在了白金漢宮。

這次拜見伊莉莎白女王的場面很隆重,女王吩咐打開內宮一個一個的“博物館”讓她參觀。受此殊榮的向來都是別國王室人員,如丹麥王室、西班牙王室。能再次見到女王,楊軍尤為感謝歐洲時尚聯盟,因為楊軍是它的國際簽約設計師,這次仍是歐洲時尚聯盟為楊軍的倫敦之行穿針引線。以設計師的身份去,比較中立,不涉及政治,只做文化交流。這些細節上也體現出楊軍的大度得體。

伊莉莎白女王非常喜歡楊軍,每一次見面都相談甚歡。這一次,女王還送給楊軍一份“大禮”。女王特許每一年給楊軍3 個皇家藝術學院的推薦名額,推薦學生入學。皇家藝術學院成立於1837 年,是世界最著名藝術設計學院之一,也是世界上唯一在校生全部為研究生的藝術設計學院。它獲得皇家特許狀,擁有獨立頒發學位的權利。楊軍欣喜之餘,也談到自己希望在材料研究上取得長足的發展。女王很驚訝,原來楊軍不僅僅是一個服裝設計師,還是一個懂材料、搞科研的複合型人才。她甚至向楊軍發出進劍橋深造的邀請。不久,楊軍確定去美國攻讀材料學博士,特意給伊莉莎白女王去信,告訴她自己的選擇,並向她表示由衷的謝意。

盛世華章:北京奧運會

中國奧運夢

楊軍並不熱衷於體育,她沒有過多的時間用來鍛鍊健身。當然有時游游泳、騎騎馬也是非常愜意的。不過對於奧林匹克運動會(以下簡稱“奧運會”),這個全球最大的體育盛會,全世界的人都在關注,楊軍也不例外。而且她和億萬中國同胞一起,見證了中國的百年奧運夢成真。

1908年倫敦奧運會後,天津一家刊物介紹了奧運會的歷史,並提出了三個問題:中國,什么時候能夠派運動員去參加奧運會?我們的運動員什么時候能夠得到一塊奧運金牌?我們的國家什么時候能夠舉辦奧運會?這就是著名的“奧運三問”。歷經百年的不斷追求,這三個問題終於全部有了答案,中華民族的奧運夢想終於實現。

中國對奧運會最早的記載是《萬國公報》,它曾經預告了1900年第2屆巴黎奧運會。

1932年,由6人組成的中國代表隊第一次出現在奧運會上,劉長春是唯一的參賽選手。當時的美國媒體寫道:劉長春,中國4億人的唯一代表。

1952年,赫爾辛基奧運會,中國派出40人的代表團參賽。1958年,中國與國際奧委會的關係中斷。1979年,中國重返奧林匹克,恢復了在國際奧委會的合法席位。

1980年2月,中國代表團參加了在美國普萊西德湖舉辦的第13屆冬奧會。

1984年,第23屆奧運會美國洛杉磯舉辦。7月29日,26歲的中國射擊運動員許海峰獲得男子自選手槍慢射項目金牌,這是洛杉磯奧運會第一枚金牌,也是中國的第一枚奧運金牌!中國在奧運會史上實現了“零的突破”。

從洛杉磯奧運會之後,中國連續參加了漢城、巴塞隆納、亞特蘭大、悉尼、雅典五屆夏季奧運會,共奪取112枚金牌。

1991年,中國首次申請在北京舉辦奧運會,可惜以2票落選。

1999年,中國第二次申辦奧運會,2001年7月13日,中國申奧成功。

2001年,當全球華人都為中國申奧成功歡呼雀躍、欣喜如狂之時,尚在歐洲的楊軍也第一時間從新聞中得知喜訊,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與此同時,她已經開始思考:我能為北京奧運會做什么?

服裝設計總監

2004年雅典奧運會,楊軍隻身一人專程從米蘭來到希臘,想親眼目睹奧運會的盛況,親身感受更快、更高、更強的奧林匹克精神;同時也藉此機會想想自己能在奧運會上做什么。幾天下來,最讓楊軍覺得出彩的地方就是奧運會的開、閉幕式。開幕式中希臘演員以如詩如夢般的表演展示了愛琴海的浪漫和古代希臘的文明,而獨樹一幟的聖火點燃儀式更是將開幕式的熱烈氣氛推向了高潮。

按照奧運會閉幕式的傳統,將會讓下一個舉辦國在閉幕式上用8分鐘時間表演展示最能體現舉辦國特色的文化藝術精髓及體育強項。這次8分鐘節目屬於中國,節目將中國功夫、大紅燈籠、民樂、京劇融為一體,演出在《茉莉花》的音樂中開始,在《茉莉花》的歌聲中結束。

經過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實地觀看與考察,楊軍以服裝設計師特有的敏銳和在視覺系統場景上的經驗,很快找到自己在奧運會上的用武之地:奧運會開幕式。開幕式歷來都是奧運會的重頭戲,是世人矚目的焦點。在開幕式上既要反映出以和平、團結、友誼為宗旨的奧林匹克精神,也要展現出主辦國的民族文化、地方風俗和組織工作的水平,同時還要表達對世界各國來賓的熱情歡迎。開幕式上,除了進行一系列基本儀式外,一般都有精彩的富有民族特色的團體操和文藝或軍事體育表演。

奧運會開幕式是一次經典的文化視覺盛宴,最全面地體現了主辦國的歷史和文化,是奧運會極為精彩的一部分。在這樣一個廣闊的舞台,進行視覺傳達和文化展現,服裝設計師大有可為。

對於楊軍,設計師並非一個個人化的職業,它承載著太多對國家的承諾與愛。“我多么想通過奧運會還中國一個本真的面目。”這樣一番宏大理想,也許在外人聽來有點程式化的隆重,而對於楊軍來說卻是最平常的一個心愿。她從不吝於表達自己對祖國的熱愛,對中國文化的自豪。龍袍入藏羅浮宮,鳳袍永駐白金漢宮,而2008年北京奧運會,楊軍多么希望中國閃耀世界啊。

對於擔任奧運會開幕式服裝設計的重任,楊軍特別自信。她認為自己正當華年,從以前的學習經歷、工作經驗和執行能力來看,完全能夠勝任。2006年楊軍從美國博士畢業後鏇即回國。回國後楊軍的工作單位是歸口中國紡織工業協會 的,楊軍立即向協會領導匯報了自己的想法。協會做了一番考察,決定向何振梁先生引薦楊軍。

何振梁先生時任中國奧委會主席,他看到紡織工業協會鄭重其事地推薦了一位女服裝設計師,從履歷看,能力和實力是具備的,還獲得過2000年法國騎士勳章,在歐洲做過雙年展,確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於是他很快安排了一場會面。

楊軍見到何振梁先生,落落大方地表達了自己為奧運開幕式做貢獻的心愿。她自信而坦然地告訴何先生:自己具備這份工作所需的執行力與表現力,雖然喝過洋墨水,但有著中國文化的根基,是非遺產繼承人。何振梁很認真地聆聽著,末了,不由得呵呵一笑:“聽來聽去,不用你好像還是我們的錯。”

雖然何振梁私下裡很欣賞楊軍,但參與奧運會的工作人員必須經過嚴格的評選和政審,需要等待一段時間。緊接著便是幾輪政審,走了很多程式。

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是向世界展示中國5 000年文明的大平台,在楊軍看來,這份責任,可以說是重如泰山,壓力不可謂不大。但如果做下來,該是多么令人自豪、多么“過癮”的一件事!

思想的碰撞

進入到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籌備團隊,楊軍便開始了連軸轉的生活,思想始終處於高度集中的狀態,整個團隊都在為百年中國奧運漂亮圓夢全力以赴。作為一名職業設計師,楊軍始終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導演是靈魂,其他人都是配角,音樂、服裝、化妝等需要協同合作,配合導演的表現力,表達出導演組的創意。

根據奧運會的慣例,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由三個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是歡迎儀式、展示奧運五環,中國國旗入場,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奏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等等,時間長度約14分鐘。

第二部分是文藝表演,名為《美麗的奧林匹克》,分為上、下兩篇,上篇名為《燦爛文明》,下篇名為《輝煌時代》。時間長度約1個小時。

第三部分是一些儀式,包括運動員入場式、北京奧組委主席致辭、國際奧委會主席致辭、中國國家主席宣布奧運會開幕、奧林匹克會旗入場、奏奧運會會歌、升奧林匹克會旗、運動員代表宣誓、裁判員代表宣誓、放飛和平鴿、場內火炬傳遞及最終的點火儀式等。這部分將近2個半小時。

開幕式的文藝表演風格一直是舉辦國用來展現本國文化與藝術的舞台。北京奧運會已經明確:在開幕式的表現內容上,將重點展示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燦爛文化,當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建設成就,以及當代中國人民的精神風貌。

在藝術風格上,開幕式堅持用世界語言講述中國故事。導演組通過的最終方案是:開幕式充分體現民族特色、時代特徵,以中國特有的“繪畫長卷”為線索,以中國美學的寫意精神展現東方文明的底蘊,用絢爛的色彩展示當代中國的勃勃生機,用富有創造性的當代藝術表現形式,賦予開幕式以現代性和國際性風貌。

作為一個盡責的職業服裝設計師,楊軍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楊軍是當仁不讓。尤其在涉及色彩運用、視覺傳達方面,楊軍敢於充分發表自己的意見。在中國畫卷展開的最初,楊軍建議用黑白灰。總導演卻更偏向於運用濃烈粗獷的色彩。楊軍的黑白灰並非憑空而來,而是源自於她對於中國文化的理解,對太極的理解:從太極的黑白生髮出天地萬物,由極簡逐漸演繹出絢爛。

“整個開幕式的色彩變幻透露出中國的哲學思想,在表達之中不斷地否定,不斷地肯定,你可以看到,黑、白、灰就是一種古樸色彩語言的表達,中國5 000年的歷史文化,只有這種高灰的色彩哲理,才能體現出這個民族的厚重。而當共和國這一頁開啟,我們也會用極致飽和的色系來表達現代中國的精神風貌。這才是屬於共和國的陽光色彩。”楊軍說道。

“整個開幕式中,我們用了大量的漸變色,這就是中國騰飛的象徵,過程的象徵,任何東西都是螺鏇上升的,這是我們對中國騰飛的健康表達。”楊軍補充道,“開幕式上,極具視覺衝擊力的金色系都不多,我們想告訴大家,中國沒有威脅,它很祥和,我們尊重歷史,我們願意忠實地還原這個時代的色彩。”楊軍把自己對於奧運色彩的運用表達得淋漓盡致。

用世界的語言,解讀中國古老文化的密碼,色彩就是這樣一種語言。展現中華文化的豐富多彩,用的筆墨是濃墨重彩,那么底色用優雅的黑白灰,豈不更能營造一種深遠的意境?黑白灰的問題,楊軍與總導演分歧了半年,最終通過反覆論證才定下來,採用黑白灰的基調。

開幕式並非只涉及文化、藝術,它同時還要體現較高的思想政治覺悟。為了配合“和諧社會”的主鏇律,展現秦始皇時代的一些表演最後刪掉了;少數民族服裝的元素在這種莊重正式的場合,楊軍覺得使用也應該慎重。作為中國國服研究院的首席研究員,同時身為滿族人,楊軍並不贊同旗袍做正裝,而是認為漢服應該成為國服。漢服大氣包容,更加能夠覆蓋整個民族,在民族的服飾上,也表現了民族的和諧問題。

楊軍也很直白地與總導演交流:北京城留下的主要是明清痕跡,清朝淋漓盡致地表現的是滿族的東西,沒有寬泛性,並不能代表中國整個5 000年的文化,因此不能把京城文化、故宮照搬上去。楊軍一直做故宮宮廷作品,表現宮廷藝術,在這方面很有自信。最終,開幕式上的中國畫卷氣勢磅礴,完美展現了中國文化5 000年的博大厚重。

現場鏖戰

越臨近開幕式,楊軍就愈發忙碌。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就要開幕了,籌備團隊8月7日就要入場準備,還要進行最後一次彩排。最後一次彩排,各個崗位都要各就各位,每個項目的負責人都要接受指揮能力的培訓,因為人決定一切。全世界的眼光都聚集在中國北京,鳥巢里的一切準備工作都井井有條,嚴格有序。

從8月7日晚上11點進場,楊軍一直連續作戰到第二天下午2點。從半夜開始就要為參演人員化妝,穿戴好服裝。大家井然有序但又爭分奪秒,所有事項的準備完成,都要精準到秒。

主席台上為籌備團隊預留著席位,楊軍在下午兩點完成服裝準備後,被送到主席台上。領導允許大家出現12分鐘,作為一種榮譽,但到了時間,就得趕緊下來,接著幹活。楊軍只坐了10分鐘,就又退場回到後台。她的任務是每一件服裝都要打理得清清爽爽,檢查每一個細節,必須很認真仔細。全部檢查完了以後,楊軍還是特別緊張,那時候什么感覺也沒有,就是盼望著快點開始。

服裝團隊也是一個非常主要的表現團隊,有很多部隊參與。活字印刷大型表演全是軍人,因為只有軍人紀律嚴明,統一聽指揮,動作能完成到位,民間的演出團隊就比較鬆散,表演不了。在後台,楊軍感覺每一個人都很緊張,不停地聽到表演完的演員在下場後說上場如何如何緊張。在那樣的環境下,大家都有各自的職責分工,是一個系統在運作。楊軍專注於自己的工作,沒有閒暇時間而且紀律也不允許管其他人、其他事。

楊軍和團隊在後台指揮“千軍萬馬”,連水都不能喝一口,隨時原地待命,不能有任何意外。在後台只能通過電視螢幕觀看演出情況,還得接受指令,就像打仗一樣,保持戒備狀態。服裝團隊一共準備了20萬套服裝,花了幾個億,但最後上場的只有6萬套,還有好多服裝沒有上場。

演出服在面料的選擇和色彩的搭配上,都要求特別嚴格。很多節目陪練3年,最後上不了,雖然不忍心,但是為了開幕式的質量,也沒有辦法。所有的演出服,按照國家的規定,都有統計表,多少件、多少種顏色、樣式、碼數、適合做什么,都有詳細的記錄。這是國家的財產,不能浪費一分一毫。後來奧運會的演出服很多又在大型活動或電影拍攝中利用,充分實現了它們的使用價值,很讓人欣慰。

8月8日晚,開幕式圓滿結束後,楊軍被分到歐洲組去應對歐洲的媒體。因為和歐洲有時差,楊軍又忙到了半夜。

後來大家一起出來,本來想合影留念,但是因為進入鳥巢時,規定不能帶相機也不能帶手機,只好把美好的記憶留在心中。這一刻,大家抬頭還能看見天際的月亮,就這樣走回奧運村。回想起開幕式的整個過程,大家是既緊張又激動,還有特別驕傲和自豪。大家的身體都很疲憊,但精神卻沉浸在一種不可抑止的喜悅中。

一場視覺盛宴

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一片流光溢彩,驚艷了世界,撫慰了國人。文藝表演打開的中國畫卷,從古代的四大發明到絲綢之路,從具有中國特色的戲曲到太極拳,時間跨度長達5 000年,人物服飾也從春秋戰國、秦、西漢、唐、宋、元、明、清一路走來。

導演組要求開場的鑼鼓音色不太像鼓,也不太像青銅,最終選擇的是春秋時期的缶。古樸的缶聲穿越時空,回到3 000多年前的春秋時期,那時人們穿著的是“深衣”,深衣就將上衣和下裳連在一起,用不同色彩的布料作為邊緣,可以使身體深藏不露,雍容典雅。《五經正義》中認為:“此深衣衣裳相連,被體深邃。”

活字印刷一場裡,宣讀竹簡的官吏們身著漢代時期的服飾,漢朝自文景之治,經濟逐步繁榮以後,服飾開始由節儉轉向奢華。漢代絲綢錦繡產量極多,紡織工藝很發達,《絲綢之路》中數千演員用艷麗的色彩和華美的服飾再現了聞名遐邇的絲綢之路,也展現了當時服飾文化的繁榮。

“華表”展現出盛唐時期服飾的發展。中國古代的服裝在唐朝發展到了全盛時期,款式、色彩、圖案都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局面。唐代女裝的特點是裙、衫、帔的統一,服飾豐美華麗,大氣飄逸。

“奧運會給予了一個設計師太多超越設計本身的東西。”可以如此盡興地通過奧運會的載體,用歷史、美學、哲學的多維視角給予中國文化以充分的解讀,這讓楊軍和她的夥伴們興奮不已。不禁讓人回想起奧運會開幕式的那天,楊軍在後場把每件服裝擺了又擺,挪了又挪,直到最後一刻都閒不下來。“可能自己真的是一個完美主義者。”楊軍微笑自嘲,眼裡卻有顯而易見的幸福感。在她看來,這場精耕細作的奧運會開幕式,就是一場哲學與美學相會的最完美的視覺盛宴。

“整個開幕式的色彩變幻透露出中國的哲學思想,”楊軍舉例子說,“當共和國這一頁開啟,我們用了極致飽和的色彩,大量的漸變系,金屬面料與解構主義來表達中國的精神風貌,這就是中國騰飛的象徵,厚重,輝煌,有力。”

這是一場哲學與美學融會的視覺盛宴。2008年,這魂縈夢牽了多年的奧林匹克情結終於可以解開,撫慰那一顆顆熾熱的愛國之心。

能參與到這樣一個重大的歷史時刻,楊軍至今回想起來仍難掩激動。這確實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這樣一個大型的多媒體廣場,這種立體性的表演在全世界都是第一次,也許在未來10年都很難有機會重複。因為它特別複雜,需要團隊每一個人的努力,並不僅僅從傳統的團體操的角度來講,還有科技的,所有的現代和傳統的手段在一起混合運轉,立體交叉運轉,非常複雜。它的複雜程度可以是一個電影的100倍,需要非常默契的配合和所有人兢兢業業地投入,才不會出任何紕漏。

而在這個過程中,楊軍收穫了太多的信任與友誼。奧運開幕式上的完美演繹,是哲學跟美學的結合。這不是哪一個人的成績,而是整個籌備團隊乃至全國人民齊心協力的結果。5 000年厚重的文明給中國人帶來力量,要不然今天我們的一切都是蒼白的。奧運會的導演團隊極具才華又廣采博納,尊重每一份方案,尊重每一個建議;整個表演團隊,面對一遍又一遍的排練從不喊累,還互相激勵。

至今楊軍還記得這一時刻:“當北京奧組委主席劉淇對我說,中國設計師,留下來吧。那一刻,我才發現,生命的價值原來可以這樣張揚。”

在奧運會這樣的語境之下,不僅是設計師,整個民族的生命價值因為一份責任而變得擲地有聲。北京奧運會太多的細節之美還留待我們掘取,但,我們只要記得這樣的事實——中國設計成功地升華了它,這是中華兒女共同的榮耀。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