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這裏的以是指"用"的意思,整體意思是君子要懂得順應天道,懂得承載包容。

  • 中文名稱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 作品出處
    《周易·乾》
  • 創作年代
    商朝
  • 含義
    力求進步,永不停止

基本信息

出處

這個句子出自孔子為《周易》寫的《象傳》。象傳,既是解釋卦象立義的。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乾卦)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坤卦)象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周易》上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流傳更廣。但兩千年來,知者多,能解者少。然而,在學術界仍有不同的解釋,似乎還沒有公認的正確訓解。  

比較通俗的解釋(參考):天的運行康泰良好,君子應該效仿天而自強不息;地的情勢取法坤相,君子應該效仿地而厚德載物。註:坤相,其義為“順承”。清華大學校訓即為:“自強不息,厚德載物。”乃是引用此處。

釋義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下句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清華校訓,兩句意謂:天(即自然)的運動剛強勁健,相應地,君子處世,也應像天一樣,自我力求進步,剛毅堅卓,發憤圖強,永不停息;大地的氣勢厚實和順,君子應增厚美德,容載萬物。 可以這樣譯為:君子應該像天宇一樣運行不息,即使顛沛流離,也不屈不撓;如果你是君子,接物度量要像大地一樣,沒有任何東西不能承載。

君子法上天剛健、運轉不息之象,從而自強不息,進德修業,永不停止。《周易.乾》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運用

在2004年審核通過的人教版語文書第10冊(即五年級下冊)的回顧·拓展二的日積月累中出現。

讀音

tiān xíng jiàn,jūn zǐ yǐ zì qiáng bù xī

周易原文

《易經》第一卦 乾 乾為天 乾上乾下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潛龍勿用,陽在下也。見龍再田,德施普也。終日乾乾,反復道也。或躍在淵,進無咎也。飛龍在天,大人造也。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 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 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 第二卦 坤 坤為地 坤上坤下 象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 文言曰:坤至柔,而動也剛,至靜而德方,後得主而有常,含萬物而化光。坤其道順乎! 承天而時行。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詮釋一: 《易經》中認為: 乾為馬,坤為牛。 用馬來象征天。 故,天行健,就不難理解,駿馬以形容自強不息;坤為牛,以牛來詮釋人之品德。 有些古句是不需要詳細解釋的,關鍵在于個人的體味。

詮釋二: 《易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天行健”與“地勢坤”失去了對稱,怎回事兒? 據帛書《周易》,“幹”為“鍵”,“天行健”乃“天行鍵”,“鍵”乃“幹”之古字,而“鍵”又訓為“健”,串在一起: 天,行矣,幹(鍵)。幹,健也。 據帛書《周易》,“坤”為“川”,“勢”乃“執”,“地勢坤”乃“地執川”, “川”乃“坤”之古字,而“川”又訓為“順”,串在一起: 地,執也,坤(川)。坤,順也。 “地”也有“原初的肯定性的強力”, “執”執力為“勢”,所以“地執坤”變成了“地勢坤”。 “執”執持、執守;“勢”“勢力”、 “情勢”,坤之義大矣哉。 人參贊天地化育,參入“存在者之整體”,又能“復”,而得以“見天地之心”。天、地、人,三才而兩之,中道而行,何惑之有? 天行矣,幹。幹,健也。君子以自強不息。 地執也,坤。坤,順也。君子以厚德載物。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詮釋三: “天行健”出自《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乾卦)、“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坤卦)。 意謂:天(即自然)的運動剛強勁健,相應于此,君子應剛毅堅卓,發憤圖強;大地的氣勢厚實和順,君子應增厚美德,容載萬物。 譯為:君子應該像天宇一樣運行不息,即使顛沛流離,也不屈不撓;如果你是君子,接物度量要像大地一樣,沒有任何東西不能承載。

總理引用

2006年4月6日,正在紐西蘭訪問的溫家寶總理在會見當地華僑華人代表時,語重心長地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我們中華民族自古就有自強不息、團結包容、吃苦耐勞、勤奮努力的高尚品質,不僅能夠在自己的國家創業,還能夠在世界各地努力奮鬥,創造豐碩的成果。”

作為一種精神力量,自強不息已經滲入中華民族的精神血脈中,成為中國文化不可或缺的精神因子。張岱年認為,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有四點,其一就是剛健有為。1914年,梁啓超先生在清華大學作題為“君子”的演講時,即以“自強不息”為中心,激勵清華學子發憤圖強:“君子自勵猶天之運行不息,不得有一曝十寒之弊,且學者立志,尤須堅韌強毅,雖遇顛沛流離,不屈不撓;若或見利而進,知難而退,非大有為者之事,何足取焉。人之生于世,猶舟之航海,順風逆風,因時而異。如必風順而後揚帆,登岸無日矣。”接著,他又提到了“坤”卦中的“厚德載物”,以為“坤象言君子接物,度量寬厚猶大地之博,無所不載,君子責己甚厚,責人甚輕”。梁啓超先生通過對這兩卦的分析,要求莘莘學子既要像天體運行那樣,有著剛健有為、奮發進取的精神;又要像大地包孕萬物一樣,有一種兼容並包、廣收博採的精神。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兩條精神命脈,也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傲然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精神之源和力量之源。溫家寶總理在許多場合多次引用這兩句爻辭,就是在強調這種精神對于民族獨立和國家強盛的重要意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